2015年1月18日星期日

被大巴车小帅服务员狂操

2009年9月5日下午4时多,我从哈尔滨的安发桥下上了往回返的卧铺大客车。这是哈尔滨的长途大客,说是4点发车可天已经见黑了6点多了车才开,我是上铺靠近车尾。车开了,车内安静下来。虽然白天很热,可晚上已经有些凉意了,乘客们陆续把车上备的毯子打开盖在身上,准备睡上一觉明早到家。
0 \  r. L$ [: r$ z+ u

    这时候,跟着跑车的那个大个小伙子抱着件军大衣来到我铺的过道处,在过道上用木板在两铺之间搭起一个简易床,铺上大衣就躺下了。上车时我见过他,他是车主雇的帮工,专管帮旅客搬运行李包裹的,小伙子个头有一米八多,很壮实,十八九二十不到的样子,从背后看是个壮壮实实的男人,可他那圆圆的单纯而稚气的脸却暴露了他的实际年龄。他穿一身有些脏的工作服,躺下后没有盖的,我便把毯子橫过来给他搭过去一半,他说了声谢谢,往我这边靠了靠紧挨我躺下了。灯息灭了,车内一片黑暗。很快有人打起了呼噜声,旁边的小伙子也传出了轻轻的鼻息声。


    不常坐这种夜间行的车,很不习惯,我久久沒有睡着。看着旁边的小伙子突然之间我产生一种强烈的冲动,手在毯子下面向小伙子的裆部摸去。小伙子仰躺着,我很容易就摸到了地方。隔着裤子感觉到小伙子的J8是躺在肚子上的,我手轻轻一按他在表面就硬了,并且一挺一挺的。我听了听动静,小伙依旧在打着轻轻的呼声。按了一会我忍不住拉开了他的裤链,他的J8 竟一下挺了出来,原来他竟沒穿内裤。我轻轻抓住他的J8,他的J8不大也就在十二三公分之间,却十分硬,茎身较细,头大些,软沟很深。我慢慢玩弄着他,小伙依旧在熟睡,撸弄了好一会儿,我抬头看看四周,一片漆黑啥也看不见,此起彼伏的鼾声充斥车内,只有前方的司机在全神贯注的开着车。我轻轻揭开毯子,起身把他的龟tou含入口中,立刻一股小伙子特有的強烈味道扑嘴而来,味很大但我喜欢,小伙动了一下。由于他的J8不大我轻易就全部纳入口中。他的J8硬得很厉害,guitou硬的手指都捏不动。我吸吮着,突然他的pigu一下一下往上挺,直往我的嘴深处送。我感觉过了好长时间大约得二十多分钟吧,他的呼吸突然变快了,我明白他要射了,便紧紧啯住他的guitou-------,他爆发了。一股股热热的jingye扑入我的嘴里,射了好多,我咽了好几口才咽完。shejing时他轻轻哼了两声,淹沒在别人的呼噜声里。他的jingye味道很大,浓浓的是小伙子特有的那种味道,骚味很冲,他的这种骚味在一般人里很少见。射完后他马上又传出了均匀的鼻息声。他的J8在我的嘴里慢慢变软,最后瘫软一团。我一直这么含着它,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脖子都酸了才放开。这时他翻了下身面对着我,我的手正好摸着他的J8。我一直都沒睡,摸着它很溫馨。我又起身头趴在他的裆上,我喜欢啯别人的软J8,就这么一直啯着------。

  & O: H, D3 h6 N* O
    车速慢了下来,车外有人讲话,我忙把他的拉链拉好。车停了车内灯亮了,司机喊他卸货,他爬起来冲我笑了笑,转身去给乘客卸货去了,我看了一下表刚刚一点多。卸完货他回来躺下,我问他到哪了,他告诉了我地名。躺下后灯又熄了,黑暗中他好像一直沒睡着,我也不敢再摸他。过了一会,黑暗中他抓住我的手拉向他的裆部,他的裆已拉开J8挺立在外面。我一下意识到他刚才是醒着的,我握住了它,同时他的手也向我的裆部摸来,我们面对面躺着无声的互相撸动着。黑暗中他的手抠向我的嘴,我忙起身把头移向他的J8,他平躺过来为我啯他J8提供便利,他的J8已经又十分坚硬,啯了一会,他摸索着解开我的裤子,手摸向我的后门,我马上明白了他的意图,轻轻褪下裤子,把pigu撅给他,他涂了些口水,坚硬的J8就摸索着相当熟练的顶了进来。他很在行准确无误,他的动作很轻,除了周围的呼噜声和车的响声,几乎听不见他的响声。他挺进时一点也不疼很舒服。他抽插了很长时间,给我的感觉有一个小时吧,随着他的插动一股股热流从肛门深处荡漾开,麻麻的爽爽的,热流在翻滚,我忍不住要呼叫出來,他的手紧紧捂住我的嘴,我悄声说我要出来了,他的另一只手捂住我的guitou,紧操了几下,一个热浪炸开,我的jingye喷涌而出,全射在了他的手上。同時他的J8也在我的体内紧挺,我把pigu紧紧推向他,伴着我shejing时的肛门紧缩,在阵阵有力的努责中他也射了,除了感觉到他呼吸变得急促外,他一直在克制自己不弄出响声。完事后,他把手中的jingye抹进我的嘴里,整理好衣服,我摸着他,很快他又入睡了。


    4点多的时候天渐渐亮了,乘客们陆续醒了,他也醒了他问我到终点?我说对。我们轻声交谈着,声音只有我俩能听得到。他问我你胆子真大,不知我是不是就敢摸我,就不怕我翻脸给你两下子?我笑了笑沒有回答他,其实关于这点我设想好了。他又硬了说憋了尿求我给他撸撸,我们停止了交谈,他侧向我,毯子底下我不停的为他撸动,由于天亮了我无法再为他啯,直到他又射了出來,我用手接住他的jingye悄悄舔食干净。他看着我舔食他的jingye搂了我一下。陆续有乘客到站了,他不停的起來为他们卸下行李包裹。  , t3 y# @4 L# A! O8 H2 D0 q

! `3 r/ R9 ]: |
    5点半左右经过一夜的行程,车终于到终点了。下车时他問我家在场部?我回答是。我说你要是晚上不走就好了,我请你吃饭。他说不行,下午4点车就往回返。我又问他中午有空吗?他说不行今天要整车。他明白了我的意思说:等过几天我找你吧。他要了我的手机号。

7 e# V) H- y7 p6 C
2 K8 B8 B$ g& X0 H0 x3 ~9 S
$ P, \1 z  N! H5 n
    
五六天后的中午,他打来了电话。我忙赶过去想请他吃饭,他说沒时间吃了并说他吃过了,他就三个多小时的时间,三点多他就得上车,让我抓紧时间。我们就近找了家旅店,一进房间他就把门插上了,随后就脫下了裤子,说抓紧时间多玩会。他依旧是那件有些脏的工作服,他解嘲的说:干跑车过行太脏啥也不能穿。他依旧沒穿内裤,长裤一脫下就quanluo了。我蹲过去为他啯,这时我才看清他J8的模样:个头個虽不大却很坚硬,很直,饱满的guitou,J8直直的向上立着,和肚皮只差一点点的縫隙,两只蛋蛋很大,yinmao又多又密很大的一片。他催我快脫衣服,有些急不可耐。脫光后我们一起到了床上,我上他下我们69式的吸吮着。当他的手抠入我的后门时,我翻身下来摆了个仰姿,他跪在床上涂上我帶来的润滑剂抬起我的双腿就整了进来。他的身上很白,很干净。他上来就是一阵狂插狠捣,干的我不停的晃动,嘴上说着脏话,我小声呻吟着怕外面听到。狂插了半个小时后他狂射了,在我身上趴了会他才拔出J8。我们轻轻交谈,他说跟车很累收入又少,我劝他为何不去哈市的同志会所去做,他的身体条件完全可以。他说他去过而且去过好几家,看身材相貌人家都滿意,可一察视J8他就被刷下来了。有一次他求老板做1不行可做0,老板说要验证,马上让技师总管挺着大J8来干他,他哪受过这么大的,平时都是他干别人,哎呀把他疼得,老板一直在观察他的反应,当时他只顾疼根本沒注意老板。那个总管竟沒征求他的意见就把jingye射在了他的体内,让他很不快。30多岁的老板随后也干了他。老板的J8更粗更大,他强忍了下来。但他们还是沒要他,老板说他不适合做0,说做0很辛苦,有时一晚要接好几个,你收了人家的钱怎么干是人家的事,你沒挑选的余地,再说干这行必须全活,你沒做1的资本。回去后他发现肛门破了,好不气恼,因为是他送上门的啊。我又说:那你去饭店当服务生啊。他说干过,干了两个月就不干了,嫌太累,天天干到淩晨两三点钟,睡眠不足受不了。
$ W  w/ J. Z" }8 X- V1 U

    他又硬了,又一次插了进来,这一次我跪着撅腚他从后边干。就这样干一次歇一会,最后一次下来已经快三点了,我们用了好几种姿势。他一直夸我的肛门又滑又热又紧,让他好享受。看到我迢硬着他让我干他,但告诫我别射在里边,因为下午还跑车,射在里面他会一晚上肛门都流水,他又不穿内裤容易把裤子弄出痕迹怪难为情的。他用了一个犬跪的姿势,头抵住床高撅起pigu让我干。为防止他疼痛不适我先用手指为他扩了肛,然后才干。他的小juhua很紧里面很热,进的时候他很紧张,我特意多用了一些油,采取快速突进的方式減少他的疼痛,我猛地进去15厘米的J8一下到底,他痛苦的低低的啊了一声,浑身有些顫抖,我想快速解決战斗,稍停了一会让他适应过后就开始快速的抽插,临射时我拔了出来,他回过头就含住了我的J8,把jingye吞了下去。我下来问他舒服吗?他搖搖头苦笑了一下:就是感觉疼。他还调侃说也就是你让我尽情连干了三把,要不我才不让你干呢!
*; Z1 U3 ?3 D, p9 V' F
    完事后我们就分手了,他再沒来找过我。后来我曾向大客车的司机打听过他,司机说他不在这干了,从此再无他的消息,他的手机也停机了最后成了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