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7日星期五

关于真崎航的一切

关于真崎航,你一定不会感到陌生。在中国大陆,台湾与韩国,真崎航有大量热情的粉丝,人气超高。不过,尽管“真崎航”这个名字如雷贯耳: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赫赫有名的岛国男优,他有自己的新浪微博,还有传说中的中国男友,他的影片或许就藏在你电脑硬盘最隐秘的角落;但是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真崎航是怎样从一个普通人,华丽变身如今声名显赫,万人瞩目的明星呢?
2011年7月刊的Badi(バディ,知名日本同志刊物)杂志,专门为真崎航出版了专刊。在这期杂志中,发布了日本摄影师为真崎航拍摄的一组内敛,深沉的黑白人物摄影,并配发了真崎航的自述,详细,坦白地介绍了这个男人从小到大的成长经历,以及他走上演艺明星道路的曲折故事。今天,我特别将这组写真,以及他在杂志中的自述(中文)发布出来——关于真崎航的一切。

真崎航自述:

航-KOH-
172/70/27
职业: GV男优
兴趣,特技(专长): 做家务,连续射*精
摄影感想:
这次的平面摄影工作和我之前拍同志影片完全不同, 要从一张照片呈现出自我真的很难,也是我从以前到现在最不擅长的部分。不过, 这次的工作不仅愉快也收获良多呢!

真崎航黑白写真(点击放大)

从小时候开始我最喜欢的东西就是JJ了。
因为我家就在温泉街上,所以 几乎没事就去泡一泡。当时的我一看到大人的JJ就兴奋异常,还会跑上去抚摸把玩。当然,这样见人就摸的举动会被当事人斥责,但是有些人被摸了以后还真的变大了!
从此以后, 附近的人就给我取了个外号叫”JJ小真”。也就是因为如此,不管是父母还是周围的人们都认为:“这孩子将来喜欢的一定是男人”。 所以,在我还没有同志意识的时候,就在这种“算了,反正喜欢男人也没大错”的氛围中长大了。
第一次的性*经验啊?我想应该是在小学3年级的时候吧!……
当时找到了父亲藏起来的录像带,结果看到了从来没见过的外国人JJ。刚好,当时学校里有一位年轻的美国人担任外语指导老师,于是到他家玩的时候, 我拜托他给我看一下。
刚开始当然是被拒绝了,但在我不断苦苦哀求之下,他只好在我保证绝对不告诉别人之后脱下裤子。当时我实在太兴奋了, 忍不住伸手去摸,于是 老师的JJ也渐渐勃起变大——于是我也就顺理成章地含住不放了。
当时我也看了一些“色と情”刊物,知道应该要把JJ放到肛门里面, 然后就会很舒服~~~~
所以就和老师做了,这是我的第一次。
从此以后我就开始了“性の爱”生活,把同学一个接一个全部吃掉了!
起初就是互相吹一吹而已,但在我拼命到处吹的同时,也发现每个人有感觉的地方都不一样,各种快感要素也不径相同。为了深入了解不同个体的性乐趣, 我阅读了大量的杂志和录像带,快乐学习的同时也越来能体会性的快感了。
当我在老家的书店看到PEANUTS杂志的那一刻,人生就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时我还在念初二,看到了上面新宿二丁目的情报之后,立刻兴冲冲地从岩手县,搭乘新干线直奔目的地。
当我在东京的公园坐下的那一刻,立刻听到有人问“多少钱?”当时我完全不懂是什么意思。直到做完之后, 对方塞给我一万块,我立刻觉得有长大成熟的感觉!
在家里,父母都还当我是小孩,虽然要什么都会买给我,但是这可是我靠自己赚的第一笔收入啊!就在享受美味大餐的同时,我体会到了自食其力的快感。
从此以后的每个周末,我骗父母说要去外婆家玩的时候,其实都是跑到二丁目钓冤大头,用同样的方法赚零用钱。
之后的高中生涯我到外国留学,当然也免不了和一大堆外国人做爱。回国之后,我进了航空公司工作,当时录取的是维修技师的职务, 但事实上我对机械方面完全不擅长啊 ……
这个时候我已经考虑到出柜的问题,所以必须要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因此向公司提出乘务员的职务申请调动 (杂志上有这个时期的照片,是奶油小生啊)。
这时的我还在札榥的大学就读,于是我上午去上课,下午就到航空公司。暑假时才上国际线客舱服务,偶尔才会在札榥留宿。
但是这样的工作方式还是免不了成为公司整顿的头号目标,到最后只好提出了辞呈。当时的我一心一意只想做飞机乘务员,所以 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也只有等大学毕业到时先上东京的打算。
在东京期间,我在badi杂志(就是发布专刊的这本杂志)的广告栏里,看到同志专卖店的征人广告,然后我就开始思考要不要用身体来赚钱,后来就抱着先试试看的心情打了电话过去。
面试之后,当天就开始工作了。 目前,我虽然已经没有在中野新桥那家店工作了,但这的确是我接触这个业界的开始。在同志专卖店我见识了各式各样不同的客人,也让我立志要从事跟性有关的事业。
我对性的看法啊?……
我认为性在各种情况下都应该存在。我看过很多很多的欧洲影片,真的觉得很厉害佩服不已,不时被特技体操般的体位和动作吸引入神。再回头去看日本的片子,便觉得千篇一律无聊一看就腻。
“如果是我来演的话……….”
这样的想法日复一日逐渐形成到难以抑遏。
之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和JAPAN PICTURES的工作人员连络上,才有了演出的机会。然而实际演出之后,我发现得一个指示一个指示照着做,于是个人变成了一个被使用的道具, 自我的个性完全被抹杀!
原来现实和想象有如此大的差距,完完全全是震撼教育啊!
还好后来又拍了几部片之后, 我才渐渐地把自我和镜头前的角色融合起来, 能够捉住摄影机所要拍摄的气氛配合扭动腰部, 拍摄前甚至会先询问对手之前拍的作品和风格,再建议如果这次改变不同的方式拍摄是否可行。
至此,我从一个懵懵懂懂的门外汉,转变为一个完美配合的演员,也更加认定当一个职业级GV男优的职志了。
日本目前还认为在GV中演出是件丢脸的事,所以往往扮演主攻的演员不是工作人员,就是要求把脸遮住才肯演。而扮演受方角色的主角,更是演一演就消失了。
这种现象的形成原因当然很多,但是我希望做我自己,所以抬头挺胸从事这个行业! 我要当一个职业级的GV男优,不但是个动作激烈的主攻演员, 更希望创造自我风格。
我要每个人都认得我的脸,我要做日本GV界的代表演员!
“在成*人电影中演出是件丢脸的事吗? 丢脸的应该是演出时JJ起不来吧!我从事这个行业之后可一次都没丢脸过,谁叫我是日本同性恋影业的代表明星——真崎航呢!?”

令人钦佩的真崎航

在这篇自述中,我为真崎航的坦率,努力与执着深深感动。航的梦想(“我要做日本GV界的代表演员!”)实在让人动容,而每个人都有追求梦想的权力。无论你是一名男优,还是普普通通的一名同志,我们都面对着来自外界的重重阻力,但是又那如何呢?
为了自己的梦想,努力地奋斗吧!永远不要管别人怎么看你,因为你是你自己的你。

和单位一帅哥的极度交合!

他是我们单位数一数二的帅哥,28岁的他182的身高。是单位适婚少女的极品对像。我们也是有一定交情的同事,喝过几次酒。说实话我开始知道他没结婚谈恋爱时多少有些奇怪。像他这些极品男还是单身不是有病就是gay!+ @' [, C& t- V6 L. |# d; I& Z' w
一天我们又在一起喝酒,他又醉了。我负责送他,我想可以卡油了!没想到在半路上他说:我不想回去。那你想干嘛?我问道。他扶耳说:我想去玩玩。我说:我不去!我是说想上你!他说。吓我一语不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该干嘛!你又忽悠我吧!他突然很真诚的说:是真的,我早就喜欢你了!我故意说:你是.?是的!说着就往我大腿摸!完全不顾及出租车司机的异样眼光。师傅去速8!我还是没有说话。他的手还在我裆间游走!我看见他牛仔裤已经耸立的高高的了。很快酒店到了,我们下了车。开了房。在这期间他的JJ一直是硬的,而且丝毫不掩饰,我想一定是酒精再作祟吧!: o0 r- s) j( \
一进屋他就一巴掌打再我头上,说你他妈还装是吧!我没有。什么没有,老子早就知道你了!知道Ak脚男吧?那是我!原来他是和我在qq上聊了一个月的网友。在网上是贱货现在还装个毛啊!来把我的鞋脱了!给哥放松下。我用嘴脱下了鞋,一股致命的脚臭夺鞋而出。哥的脚好闻吗?老子今天为了你都一个星期没洗脚换袜子了。真是一双白棉袜都发硬了。原来今天他是早计划好的。快!快舔老子日不死你!我捧着这双热气腾腾的大脚,陶醉的舔了起来。对就这样贱P!看着这双43码的大脚我当里的鸡巴已经雄壮无比了!看什么,喜欢老子的臭脚吗?嗯!喜欢。香吧?嗯。嗯,个屁呀!说话!!是的我喜欢。我便继续用我的舌头给他按摩着。说实话当时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把袜子脱了,他说道。我再次用嘴把袜子脱了下来。我刚要继续服务时他说:把你的衣服全脱了。哦,我回答道。来把我的脚洗干净了,要有一点脏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我开始给他洗起脚来,不论是指尖还是指缝我都洗的干干净净。他开始脱衣服了!他拥有着适中的体形小肌肉,一条隐约可见的黑毛从牛仔裤中窜出来直到肚脐处,太性感了。7 }# ~( K: s* L* t7 W; w, t

伺候4个篮球帅主


我的大学是一所以播音主持和表演为主的艺术院校,因此我们学校的帅哥非常多,而且在他们当中有很多gay。在我们学校帅哥经常出没的地方就是篮球场,而我的宿舍窗户正对着蓝球场,是.帅哥的好地方,因此我下午经常坐到窗边看男生打篮球。说是看打篮球,其实是看打蓝球的人。因为他们是帅哥中的帅哥,他们长的高,身材又好,最主要的是他们脚下穿的篮球鞋和白袜子,能让一个崇拜他们的人,心甘情愿的被他们踩在脚下,他们的身上散发着一种贵族气质。在他们当中,我特别喜欢一个人,但是不知道他的名字,他几乎每天都来打篮球,身高大约187,身材属于跳水运动员那种,样子非常清秀,而且五官楞角分明,看上去非常精神,他经常穿一身浅蓝色篮球服,一双白红相间的篮球鞋,一双白色AD篮球袜刚好到脚踝处。他就是我每天晚上睡觉前幻想的主人,幻想着被他高傲的踩在脚下,自己还要讨好的给他舔鞋子,伺候他。 
我多么想把幻想遍为现实,于是我想了几套认识他的方案,但我每次在校园看到他后,都不敢上前跟他搭讪,因为他太帅,我怕没有资格伺候他,就这样我只能在梦里伺候他了。大半学期快过去了,而我想被他虐待的想法也越来越深,每天在窗边看他打篮球已经满足不了我。也许是缘份到了,在一个偶然的几会上认识了他。 

家的沦陷

我叫王成,今年30岁,是复旦大学毕业的硕士,结婚三年了。我的老婆叫
陈雨婷,26岁,是我的硕士研究生学妹,她毕业后不到一年我们就结婚了。 
  说到我的老婆,真的是人见人爱,168公分的身高虽然不算模特身材,但
是前凸后翘,皮肤细嫩,有南方女孩特有的温柔和娇美,大学期间就有很多人追
求,至于她为什么选择一个瘦瘦小小的书獃子——我,按她的话来讲就是:「你
老实唄!」 
  我至今还记得我们的新婚之夜,书獃子似的我俩还双双都是「第一次」,在
尷尬和急促中我在老婆的帮助下脱光了她的衣服,让我惊讶的是她竟然有这么大
的一对乳房,要知道我和老婆谈恋爱的时候我很少动手动脚的,摸老婆的奶子也
就两三次,我这人天生胆小怕事,总是鼓不起勇气来,可能老婆就是因为这样才
喜欢上我吧——因为我老实——胆小还是老实?有区别吗? 
  在淡淡月光下,那对大奶子对我的衝击力如同一个重磅炸弹在身边爆炸,我
从来没见过这么白、这么嫩、这么诱人的东西了,我真是捡到宝了!后来老婆告
诉我,她总是穿着保守一些,以遮掩自己胸前的巨物,因为觉得自己是知识女性,
总不能像街上的妓女那样把半个乳房都露出来吧!我说老婆,你观念也太老旧了,
现在那些女白领穿的衣服都挺时尚高档,但前面都要露一点,清凉也美丽,你的
「条件」这么好,别以后都包得那么紧,让大家也看看我娶了多漂亮的老婆! 
  

刚进入同志圈子时候对直男所做的龌龊事情

诱惑刑满释放青年 
 

天气还很热,我徘徊在街上,今晚该去哪里借宿呢?去亲戚家太不自由,住旅馆吧。我选了一家车站旁边的物资招待所,15元一晚。我找了个双人间的。不知道为何,我总有点预感,我总在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洗澡完后,我躺在床上看电视,电视是21寸的,很旧,勉强能看。看着电视里张军,高棱的大力扣杀,我也一阵兴奋。今晚是雅典奥运会羽毛球混双的决赛。我正看着比赛,突然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进来一个年轻人,高170左右,中等身材,提着一个塑料袋。他把塑料袋往床下一塞,就出去了。过了10分钟左右,他来了,原来他是去洗澡的,刚才我没有注意。

     看着他,我找了个话题,问:小弟,你是哪里的?他说:是水口镇的。我说:你干什么的?他说今天找了一天的工作,腿都走酸了。我说你坐人力车呀。他说有钱还找事做呀。他说今天是因为怕人来向他要钱,才跑到古田城关来的。真倒霉,别人做六合彩的头都赚钱,他才做2期,就被人压中,要出3万元钱,出不起,父母又骂,大哥成家不管我,想到城关找事做,慢慢还彩民的钱。我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还说初中毕业后,就没有继续上学,在家混2年后,因为参与一件群殴事件,被判了3年的刑,在武夷山监狱受苦。只因为自己没有后台才这样。我只好安慰他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他说明天怎么样他都不懂的,他连旅馆都住不起,明天想回去车费都没有了。我看他确实很狼狈,人在困境时是很无助的。我不禁同情起他来。我又仔细看了看他,20左右吧,眼角有条一寸长的伤疤,上身赤裸,胸肌还不很发达,着一件长裤靠在被上。我说电视里的比赛好看吗,他说看不懂。   我口很渴,我去下面的店铺买了2瓶矿泉水,顺便又去取款机取了300元钱,回到了房间。

警察與我

還是一樣跑到ut男同論壇找尋現約砲8 C6 I3 ?8 k8 X. J/ h; t3 Q, _

一上去就有人密我 
聊了2.3分就說要約出來 我當然說好 但是他沒地  |$ V0 I2 P6 m% p
我又地但是在家裡  家人都去上班只有我在家" [, ~0 d% m: S! }, q
那就約我家了  ...9 `, J) k  R0 F) c
+ E$ z6 r1 z3 Q
趁他來我家途中 我先去上大號洗屁屁+ d  A4 z/ O7 a
洗完幾分他就到了  變開門讓他進來7 J  [9 x7 e; |
他是一個有點壯不算胖有點高長相還ok的(可是我偏愛瘦1哈哈)$ i4 N1 I" T! V# }
& x6 q- ]6 j2 V* H
就進來上樓梯到我房間 他偷摸我屁股捏了我幾下
我就不以為意走我的  到我房間就把門瑣了

他就開使脫掉他衣服褲子剩一件緊的內褲
屌的形狀我覺得很大  他就躺在我床上4 J( t9 v# i3 I0 U8 k: ]0 T
我也脫掉了我的上衣褲子躺下去
* `4 V  _" e0 n7 ?

直男警察的裤裆

可能我不算是个0," S- C: o9 b+ f* H- V1 S& J
只能说是个喜欢闻男人裤裆的奴,
因为我很喜欢闻男人穿着裤子的裤裆,- p( }# _- _6 F; b# o6 ~4 P$ Q
有时觉得被裤裆包着比直接看鸡吧更爽,
特别是直男,呵呵,( r  |# m+ ]3 ^1 q/ \) M
所以在大街上我就会很喜欢看男人的下面,  K% {% @0 N2 G- Y3 ?0 v
有时男人知道我在看他,! n2 w! M3 J6 l# [
他也不自觉低头看下自己的裤裆,呵呵,
为了能闻到男人的裤子,我在网上装女人骗男人,
可是知道我是男的后不是被骂就是不理我了,( e, N6 W. j: p; P5 ~+ D* v
可是最后有个小混混他说可以让我闻他裤裆,2 @, o0 d6 `  ^6 `% A
但是只能他脱下后去闻,
而且条件是帮他在迪吧卖货(卖摇头丸),
为了得到裤子我也同意了,见面后,3 m7 v3 c; Q* [, C6 ~: {- B
很快就熟起来了,他喜欢穿黑色的小西裤和黑色的小背心,
真想为他口交,; E5 y& a( u6 i7 W% \' d- n. ]

監獄假期

1. 入監
6 u% g/ r( n# _5 ^% b4 x5 s
4 R& h0 E- c& a; W
    一部囚車鳴著警笛來到PUB的門前,下來兩位穿著警服的人員走進PUB裡面,一路走一路踢著躺滿地面的人們,好像在找什麼人,終於走到一個穿著露臀皮短褲,頭戴頭套的人面前,把他頭套拿掉,確認無異時,將之翻了個面,屁股朝天的壓制在地,雙手反剪背後臀部上方手銬銬上。2 X# y5 N! k" @9 B7 W
' D8 K. x4 T* Y9 F  z4 q
    我在朦朧中,雙手被反剪銬上手銬。迷糊之中看見兩個穿著警察制服的人拿了一張文件,在那邊唸著,因未完全清醒,也聽不清楚唸了些什麼,只隱隱約約好像有提到「毀約…拘提到案…」的字眼。唸完後,把我拖了起來,我就搖搖擺擺的被拖出PUB,丟進一部囚車的後車箱。4 \& ?6 z1 {# u

    由於為了無法履約,昨天一下班就跑回家換上露臀皮短褲,頭戴頭套走到離住所不遠、人山人海、熱鬧滾滾的PUB。在此人蛇混雜的地方,加上藏頭蓋臉,應該不會被對方找到才對。一進舞場,就有人塞給我幾顆搖頭丸,吃了之後就加入搖頭擺尾的陣容,如此瘋了一整夜,直到清晨才混進躺了滿地的人群中睡覺。/ y9 S+ ?" y8 e
5 |$ `8 F- o$ d8 S" \
     上了車,實在太疲倦了,腦筋無法運轉,真不知到底發生了啥事,便在搖搖晃晃的車子上睡著了。# V& H7 x$ E5 T+ m, h$ W' w1 ^5 d


    醒來時,發現身在一個審訊室內,審訊官拿著我的監牢假期『入住許可通知』,「為何想要毀約。」$ p5 @7 Q6 |# k- w8 q
- R9 b+ w0 B- w
    這到底怎麼一回事?頭甩一甩,讓自己清醒一下,總算想起來了。6 |  U/ U  L" t0 L: n, _. l
6 y7 h0 K6 L& M) Z
    在去年假期一過,開始計畫下一年度的假期,找遍網路,都是與玩過的大同小異,要絕朢時,心血來潮,到特殊網路一逛,看到『監牢假期』的廣告,圖文並茂,圖中不少SM的鏡頭,應該是S和M都有,尤其古代的『笞刑』的圖像,就完全被吸引住了。假期為二十一天,每天兩人住入兩人買單,想住入者,要寄正後面的全身特寫,如果沒有壯碩的身材與美妙的屁股,將不接單,必須早點預約。一看價錢,高得有點離譜,不管了,下一個假期就以這個為主吧,便寄去一組修剪過能吸引人的特寫,不久就接到入住許可通知,上面特別注明,不能悔約,錢要在入住的前十天寄到,否則將受嚴厲的制裁,當天派人來接,不管身在何處,都會準時拘提到案。# _. k! R; j6 L# ]

被猛無套1輪操

2007年12月中旬,我在北京同志聊天室,有網友約人做愛。我和他聊,告訴他我的情況是27/174/63/0,喜歡群交。他說他可以聯繫別人來,問我是否接受被輪操,是否可以不用套子。我說可以,希望是幾個猛1。如果不用套子,就都不用套子,好好爽一次。不一會,他告訴我已經聯繫了3個1,都可以不用套子,想好好操我。我答應了他們住在玉泉路,好象叫玉海園的一個社區,我打車過去,不是很好找,通過電話好容易才找到。那地方是個兩居室,客廳不大,感謝樓主!上坐著一個大約25、 6歲的小夥子,有些黑,穿著牛仔褲和毛衣,身材不錯,長的挺帥的。這時和我聊天的那個網友過來迎接我,他個子大約有180左右,看上去27、8歲,身體比較壯實,穿著浴袍。他介紹自己叫阿龍,又把那個帥哥介紹給我,說他們都稱呼這個帥哥為小帥。阿龍告訴我,還有個朋友馬上就到。他們兩個已經洗過澡了,叫我去洗澡。我在客廳裏脫了衣服,只穿了內褲進到衛生間去洗澡。水挺熱的,我把自己洗乾淨,還把淋浴噴頭擰下來,把水管插進自己屁眼,把屁眼裏面反復沖洗了幾次,直到再排出來的水已經很清澈了,才出來。這時候第三個人已經到了,站在客廳中間和阿龍、小帥聊天。見我出來,他沖我點點頭。他大約30左右歲,個子也比較高,很有男人味道。阿龍告訴我他姓張,叫張哥就可以。張哥讓我們先進臥室,他自己要去洗澡,然後就脫衣服。我看他腿上汗毛很重,身體很結實。阿龍和小帥拍拍我的屁股,示意我去臥室..  t# Q. h6 I4 O1 F' {2 A8 r5 f6 s. h

臥室裏很暖和,我直接躺到床上。阿龍把浴袍脫掉,裏面是完全光著的,稍有些肚子,雞吧軟軟的垂在那兒。小帥坐在床邊脫掉衣服,果然,他身材很不錯,能看見肌肉的形狀。雞吧也是垂著的。他們兩個分別躺在我旁邊,開始摸我的身體和雞吧,親我的嘴。我的雞吧中等大小,很快就硬了,他們用手給我擼。我也用手給他們擼,也是很快就硬了。阿龍的雞吧中等偏大,小帥的雞吧比較大,也比較粗,形狀很好看。我爬起來給他們口交,他們兩個接吻,同時擼我的雞吧,還摸我的屁股,用手指撫摩我的屁眼。這時候張哥進來了,我轉頭看看,他身上的毛髮包括陰毛很重,雞吧黑黑的,已經硬起來了,中等偏大,可是很粗。張哥站在床邊,我轉過去給他口交,阿龍和小帥開始玩69。張哥按著我的腦袋使勁給他口交,還問我:“寶貝兒,喜歡我的雞吧嗎?”我恩恩的答應著。他的雞吧確實很粗,很爽.
+ U; J8 M' S# a* p

淫行部門

上班期間偷懶,在廁所隔間裡拿著手機看G片一向是我的樂趣,但沒想到,今天居然踢到鐵板。

我按照慣例拿出手機,戴上耳機,連上網路,掏出老二,享受影片中抵敵的淫叫聲,正當我懷疑怎麼今天聽起來悶悶的,念頭一閃過,就知道出狀況了,聲音沒有經過耳機,直接從手機喇叭傳出來,手忙腳亂急著關掉時,還能聽到廁所裡的回音『啊啊啊啊~~』。! q' T& L, g* U$ Y, ]3 X
1 Q; P( c  u9 m: k) F* e
關掉之後,廁所意外的安靜,我全身冒冷汗,告訴自己不要慌張,等一等就好,而且我在隔間,沒人知道是我,就算有人,等他離開就好,興致全消的我,一邊踱著腳一邊張大耳朵,終於聽到開門聲,洗好手離開了,但為了保險起見,我又多等了五分鐘才出來。
2 B% N7 {3 f* |" p4 Q8 a
結果,瑋哥就站在男廁對面的茶水間,喝著咖啡,一臉賊賊的笑臉對著我,他的笑讓我發毛。- A( R4 B8 {* M# F6 H# |7 z8 E

『Peter你上廁所不專心拉屎,在看什麼啊』# X9 b$ f& k9 f1 ]& D
『你聽錯了啦,那個是女生的聲音啦』% `8 b( l) S5 v! L) G- W
『哈哈哈,我又沒說我聽到是什麼聲音,所以你是真的在看G片喔!!!』) H( ^1 g, Y  r/ P4 N

幹恁娘,要不是我比瑋哥資淺,我早就罵出口了,剛脫離實習生變成正職員工不到半年的我,好像還是要維持基本的禮貌。  t8 c8 T, Q2 ?- N  v3 b' s
$ L1 v, d4 b4 G+ k

屌奴受虐日記

我叫太陽,台北大安區某大學的學生,今年19歲,身高177體重72,3 {1 ~2 o" X4 o/ \& r: O, X. q
因為健身的關係,我身型非常壯碩,不論是讓人自豪的42吋胸肌,& o2 z7 u5 j, ^4 J2 d
冰塊盒般的八塊腹肌,或是前陣子最熱門的人魚線,我通通都有!; h8 Z/ N0 l  b" W3 V5 C) {7 o
加上帥氣的外表跟笑起來像我名字般的燦爛感,
想當然我肯定是全校女生瘋狂的對象,不說你們可能都不知道,
每每我打完球或是運動完,總有不認識的女孩會主動遞水跟毛巾,, [  {% t- b8 ?4 T2 S
甚至說要跟我回家的都有,你們應該就知道我的帥氣了吧!
再加上我功課好,又是學生會的幹部,辦事能力佳,
明年的學生會長選舉,肯定是我拿下桂冠!/ K: K8 o1 j5 y+ r% [9 x( A3 a

只不過...' T; F6 M  I8 a; J& ^$ @$ T0 `
外表如此光纖亮麗的我,有個不為人知的小秘密,
那就是...我有性成癮症...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一般的男歡女愛已經無法滿足我,我渴望更舒服更刺激的性
特別是打完球或是運動完,我的性慾更是會莫名的加倍* ]' H; {5 z8 l
我渴望被人觸摸私處,玩弄我的龜頭,套弄我驕傲的20公分,+ B" t$ F- ?8 L' D, w6 }+ i
那些主動跟我回家的女孩們每一個都被我幹得死去活來,
每一次都是她們哭著求我停止,時間久了,+ q5 S( X+ y: h- F3 c
傳言慢慢的在女生群傳開,越來越少女孩願意投懷送抱,, d7 L7 U; ]5 A; f
這也讓我的成癮症更加惡化,* p1 E" H( T; J# L5 r1 [. k
我開始在網路上尋求慰藉,
但這似乎正是我陷入深淵的開始...

就從我第一次做0說起吧

我年已不惑,入圈八年。不過,早在20歲左右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喜歡男人,洗澡的時候也總是偷看別人的私處,但是,當時真的感覺那是一種罪孽,再加上我是一個非常理性的人,所以,那些欲望一直壓抑著。後來,娶妻生子,生活過得一直很平靜。八年前,開始上網,偶爾進入了同志網站,才知道這裏的世界是如此精彩。於是,下海了。不過,剛開始的時候,我只是渴望著能與自己心怡的男人有個肌膚相親什麼的就很滿足了,網上聊天,別人問我喜歡怎麼玩,我說喜歡裸擁。直到遇到了我的BF。他182,80,比我大不到一歲。高高壯壯的,就是我最喜歡那種。; b$ N: J( N# e$ J9 Z

           網上聊了很多,終於忍不住要見面了,那天晚上我開著車,到了我們約定的地點。遠遠的車燈一照,我見一個高高壯壯的男人站在路邊,穿一條灰色的歐版西褲,白色的休閒西裝,真的很帥。四周沒有別人,看來就是他了。請他坐進車來,我們一見如故,我開著車,拉著他一起兜風,繞啊繞,沒有任何目的。
為了不想有太多的紅燈阻隔,我將車駛上了環城路,其實也是因為那裏車少,在繞城跑了快一圈的時候,他說:送我回家吧!我家就在前面,路邊很近!到了他家的樓下,他請我上去小坐,我也沒客氣。因為在車上他已經告訴了我很多關於他的故事。他結過婚,兩人在一起一年多就離婚了,不過,不是因為他是GAY,而是女方有了外遇,第三者竟然是他很好的朋友。離婚後,他便進了同志圈,已經五、六年了,一直過著單身的生活。' a0 y- D* b4 _) z8 M
   

2015年3月23日星期一

我的大学

第一章 沦陷为努


2002年我上了大学,但是荫差阳错的我没有和同系的同学分到了一起。而是分到了一个特殊的宿舍:全部都是各系分完宿舍后正好被余出来的。当然这样的好处是其他宿舍都是6个人一屋,我们宿舍少1个,五个人一屋。这五个人分别有来自经贸系的张哲,李振峰。政法系的吴天。体育系的赵非,还有计算机系的我。     
    男生之间自然是自来熟,而且由于系别不同,哥几个的课程也一般不一样,通常白天是没有机会碰面的。也就是晚上8点以后我们五个人能凑到一起。当然我们五个人关系也不错,而且刚来学校,大家都还没从大学以前的学习状态解放出来,还是每天认真上课,认真晚自习。自然也没时间较朋友。当然也有个别的。 
    要说同宿舍的五个人,都不难看。其中赵非是搞体育的,身上没有一块赘肉,个头虽然只有一米78,但是也算男人的标准身高了。身条自然不必说,人长的也帅,身后的女孩按说应该是不少的。但是看他天天形单影只,半年的大学生活,还没听说过什么绯闻传出。李振丰,属于文静型的男孩,戴个眼镜,但是绝对不是那种书呆子类型的。也算个帅哥。吴天个头跟我差不多1。80的个子,相貌不算出众,但是也不算臭,倒┗至于因为样子找不到女朋友。当然,我们这里第一个有女朋友的就是宿舍的的一大帅哥张哲了。他几乎可以算的上是校草级别的了。经常在卧谈会的时候把某某女生写给他的信给我们当笑料。再就是我自己。我知道我是个gay,所以自然不必说,我很喜欢跟他们帮人。我也不差,自我认为如果我要较女朋友的话也不难,但是我没有,差不多我总是和这几个人粘在一起,而不合自己系的人在一起。知道情况的人说我是因为分宿舍的问题,所以跟他们关系更好,不知道情况的同学总说我“不近女色”。当然也不乏说我是同姓爱的,我其实也没否认过。 

军奴阿宏

第一章 平凡学生的第一次 
阿宏是个很平凡的一个学生,20出头还没当兵,等待兵单通知,个子瘦小 
他没什么朋友,就算有也是君子之交的朋友,个性算是滥好人吧! 
他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如果别人要求他做什么,他也很少会去拒绝别人. 
就算是不愿意还是很勉为其难的去,虽然脸上挂带着笑脸,但是心理干的要死... 
很少出去和人鬼混,总是待在家中,用他那台自己组装好的宝贝计算机,联机到网络上,东看看,西看看 
无聊时就去找一些养眼的图来看看,逛着逛着忽然看到了令他好奇的网站上... 
看到了一个奴隶的字眼,好奇心趋使下点下连结... 
剎那间...他呆住了...*_* 
出现在他眼前的图竟是女生被捆绑,鞭打,滴蜡...一些他想都没想过的事 
竟出现在他眼前,起先是呆住了,想说怎么会有人喜欢这样丫!!!但,后来觉得自己愈来愈喜欢︿_︿ 
就用搜寻引擎搜”奴隶”,想当然是出现一堆相关的连结了...还很高兴的点了连结才想要进要看个过瘾 
这时又令他傻眼了...o_o 
画面出来的竟是男男的画面,而且更令他觉得不可思议,图中人都赤裸裸的被捆绑,鞭打,滴蜡... 

SM 野战在WC

他穿了一身PUMA,很运动的样子,整个人黑黑的短短贴头皮的短髮,单眼皮小眼睛痞痞的,我就对著他,被他随便的用尿淋者,突然我觉得很羞辱,可是鸡吧不住的点著头,他看到我这样就走过来拉著我的鸡吧,我没办法只好这样羞辱的被他著拉鸡吧往前走,他把我拉到寝室厕所里说,他说要我伺候他,他叫我在卫生间里面对著他打飞机,我就对著他开始玩鸡吧,他就笑笑得看著我,我突然觉得很爽,玩著玩著淫水又流出来,我一边揉著乳头一边开始小声的叫,他看到我这浪样又笑了笑,他叫我不许停但是不许射,我突然很想被这个学弟玩弄,我连声说著是、是,他见我开始发浪就不住的笑我,可是我越见他笑话我我就越骚,我突然主动的叫他爸爸,他哎哎的答应著,他说叫我骚给他看,我就不顾廉耻的给他跪下,隔著裤襠去舔他的鸡吧,我刚感觉到有一根到肉棒的时候他就把我脚抬起来了,我又迫不及待的舔起他的鞋,他问我想不想做他的儿子,我那时骚极了,我说我乐意我求他骂我,他於是痞痞的笑駡我是骚货是条骚母狗,我听著他骂我就越发的骚,我甚至舔了他的鞋底,他脱下一隻鞋叫我叼著另一脚踩在我鸡吧上,我跪著求他侮辱我,他拿著手机录我,我骚极了我喊著爸爸求您拍我求您草我,我把他舔得爽了,他终於把鸡吧给我吃了,鸡吧也是黑黑的一大根,我疯狂的允吸著这个比我小的拳击队男孩的鸡吧,他拽著我头髮草我的嘴,下面脚不断的踩我的吊,我浪叫著爸爸,拳击队爸爸草我,他见我要射了,就停止玩我,我求他玩,我完全被这个小男生征服了,他叫我驮著他,於是我就爬在地上等他骑著我,然后他穿著衣服骑在我身上,在我屁股后面拉出我的鸡吧,我觉得自己真得很骚,我就说我是条骚母狗,他就乐,然后在屋里爬了几圈他突然叫我爬出去,我犹豫了一会,可是他开始拉我的鸡吧,我淫荡的鸡吧又流出水来了,我於是就骚得爬出去在走廊里那爬了几圈,我驮他回到寝室,

我就是这样从一个健壮的男子汉变成一条狗的......

看到很多虐恋小说,不是写的过于凭空想象,就是过于夸张,很少写的入骨入目的。我写下面的文字,着实冒着风险,但确是我本人的真实经历。文中只是把人名作了改动,其他没有一字的虚构。同时,也把此文恭恭敬敬地献给和我断断续续保持了四年主奴关系的我的主人阿炜。并祝愿他新开张的生意兴隆。也向他表明,虽然我们结束了主奴的关系,但我的心还是归属于他。正像阿炜对我说的那样,你这种持久又诚心的,甚至把生命都投给主人的奴,会找到一个好主子的。本人文字水平有限,语言或词语不当之处在所难免,请读者多多谅解。您读过后,可以加我的QQ728797995证实我的经历的真伪。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问,是不是阿炜抛弃了你。听了我下面的讲述你就知道了。
一、初识SM
真像歌中唱到的,那是2002年的第一场雪,黑龙江J市的11月初已经完全进入冬季。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股寒流,天空中飘着青雪,人们迈着小快步在街上急速掠过。大江,就是我,刚吃过工作餐,从食堂出来,正急匆匆地往一家电脑公司赶去。
整个一个上午,我都没有心思工作,脑子里都是昨天网上聊天的情景。
买了电脑在家上网有半年多了,昨天晚上突然发现了一个新的聊天网站----SM男孩儿天空。随便注册了一个名字进入,就有一个人和我搭话。

我的一个奴

我喜欢找健壮、朴实、穿解放鞋的民工做我的奴,总是在网聊天室里转悠,想收了一个称心的奴。唉,会上网的民实在少啊!终于有一天我等到了机会,在一个sm聊天室里碰到了一个民工,他说自己想找一个真正的主,把自己完全交给主人。我们聊了一会,大家都认为主奴关系需要一分感情来维持,他说自己是同志,会爱自己的主人,而我自己不是同志,我告诉他我会爱自己的奴,但不是同志那种爱,是一种好友间的友谊。最后他决定做我的奴,他说会听我的话,自己是民工可以来我的城市跟在我身边伺候我,我很高兴就收了他,告诉了他我的地址,他说第三天就能来到我身边。
中午12点左右,我来到了广场,我在告诉他来了以后在广场上等我。我在广场转了一圈,很快找到了目标,在花坛旁边的长椅上坐着一个民工,一脸焦急的四处寻找着什么,看上去20岁左右和我年纪相仿,肤色黝黑,是太阳晒多了的表现。一只脚穿着一破旧的纯绿色的解放鞋,解放鞋脏兮兮的都是泥、灰,因该是经常在工地干活,另一只脚是光着放在地上,整只脚也是很脏,手里则拿着一只鞋给自己扇风。一条灰色的裤子,还真是脏的可以,他的裤门露出一小段绿色的鞋带。我现在可以确定他就是我的 奴,裤门露出来的那条鞋带应该是捆着他的鸡巴,这是我的命令。我走过去坐在他旁边,他看了我一眼,我对着他一笑,伸手抓那段鞋带一拉,一个黑紫的龟头露了出来。“您……,主人,我……”

游泳教练狂操我

晚上没事在聊天室里晃,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人说话,突然看到一个叫"结实电聊"的,就上去打招呼,过了好一会才回,都说了情况就聊起来,然后他说要电话聊,给了我一个号码,打过去是一个酒店的,电话里他说他是山东人,游泳教练,带学生来比赛的,后来就开始聊敏感的问题,尺寸啊,猛不猛啊,他说他有一次把一个人跟干休克了过去,我心里想怎么可能,就讪笑了一声,没想到他很认真的说是真的,当时他吓坏了,都软了,赶紧给那人掐人中才缓过来,我其实还是不太相信,就说:呵呵,那人也太不耐操了吧?他说:你很耐操吗?我说:至少不会这么夸张被干休克啊..
E他说:呵呵,试试你就知道了.然后就开始在电话里说性的话题,他让我把衣服全都脱了,他说他现在已经硬的不行了,想干我,我就配合他,他让我趴在床上把屁股撅起来,我也没动,就说恩恩我照做了,他说现在就想把...插到我后面,使劲的操我,我就说我也很想让**哥哥操的.敷衍了一会,他可能听出我有点应付,突然就问我:你在哪里?我在····,你不远的话就过来。
我其实也被他挑逗的性起了,而且也满好奇是什么猛人能把人干昏过去,想了一想就说好啊我现在过来.
打车过去大概用了20多分钟,到了他房间门口,打他给我的电话,听见里面响了一声就被挂断了,然后有人走到门口的声音,猫眼暗了一下,门就开了."
是一个30多岁快40岁的短头发男人,比我高一头,轮廓很硬朗,侧身让我进到他的房间,就把门关上了,开始大家都有点尴尬,沉默了一会他说你要洗洗吗?我说我洗过了,他说那你先看电视吧,就进到洗手间关门洗澡了,我一边看电视一边想今天是怎么了这么晚跑过来,正想着,他围了条浴巾就出来了,胸饥很大,腰上有点松,不过能看出来以前身材是很好的,加上个子高,所以看起来特别的魁梧,他躺在床上,拍拍旁边让我过去,我就挨着他躺了过去,开始还是很客气的闲聊,因为离的很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热量,他说你把衣服脱了吧,我就把外衣脱掉,他摸着我的身体说,你皮肤还满好的啊,很滑,摸的我有点兴奋了,咽了口唾沫,他就说:怎么?兴奋了?'

2015年3月22日星期日

[SM]好友和他哥哥一起被輪姦

我今年二十歲,因為籃球的關係,認識了一個小我五歲的好友司平。司平雖然是高中生,但由於生來一副娃娃臉,再加上只有160公分的矮小身材,所以很容易被誤認為國中生。' y7 s5 e" w' l9 o. \
! Y8 h! M, t9 m1 v
我和司平認識兩年多了,雖然我們感情很好,但總是無法進展到情侶的階段,畢竟他可是個徹頭徹尾的異男啊!0 [! i7 R# |" C4 t

放暑假的前兩天,我正在計畫這次要帶司平去哪裡玩,沒想到他竟然打電話來對我說:「對不起喔~暑假前幾天我不能陪你了,我哥哥找我去台中玩…」! f8 x2 d" t' Q4 o) p' T  Q
& P5 m4 A5 b% R# y4 c# Q
他哥哥司青我見過幾次。他和我同年,是我高中隔壁班同學,目前正在台中唸書,雖然長的也蠻可愛的,不過不像弟弟頂多是純異男,他還是有名的恐同,自然對他沒興趣。0 C6 U; K( A2 {8 J8 g# v

不過我也沒有理由向司平抱怨,畢竟他和他哥哥不能常常見面,而且去台中玩也只會待在那一個禮拜,所以我只能在家等他從台中回來。
! n4 y$ W3 F4 M8 t7 x- A9 o& w
司平不在臺北的這幾天實在是很寂寞,我除了偶爾找其他朋友打打球逛逛街,剩下的時間就只能一個人躲在房間裡,看著網路上的色情圖片打手槍。2 |+ i% T$ E  g2 g& A" X% U0 o
/ b: _! n& J4 B0 O  U5 `5 v! ]
司平到台中之後的第四天晚上,我在網路上發現一段影片,片名叫『輪姦男高中生』,雖然知道這種片名有百分之99都是騙人的,但是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把它抓了下來。

我的警奴

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不单单是因为能搬进新家,而是我的左邻右舍,楼上楼下都是警察。能搬到这里来,也是机缘巧合,开始看了很多房子都不满意,最后还是通过一个朋友介绍,从他家一个在公安系统的亲戚那里买来的,很便宜,但是唯一不好的就是得等3年才能有房产证。不过有朋友在中间担保,尤其是这里警察这么多,就是看着也享受啊,其他的一点小事情也就无所谓了!) K5 H) ?8 ^# L% a; {' j( p! b
哦,对了,要告诉大家我是个同志,喜欢警察的同志,还是一个主,梦想是有一个帅帅的警察做我的奴。 眼看搬进了新家,一切都步入了正轨,现在就差一个警奴了。从装修开始,我就整天往这里跑,专等上下班的时候,好能全面的观察这里,看到底有多少符合我要求的警察。通过用各种理由接近搭讪,也认识了几个帅帅的警察,不过根据观察,应该都没什么戏,难免有点失望,看来还是需要努力啊! 转眼就一个月过去了,到了搬进来的第一个夏天。今天正好休息,独自一人在家,打扫过卫生,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突然有人敲门,顺便围了条浴巾。开门一看,呵,好家伙,这不就是我要找的男人吗,抬眼看去,他身高大约185,大约32、3岁,宽肩窄腰,眼睛不大,但炯炯有神,高鼻薄唇,皮肤黝黑,正好衬的牙齿雪白,额头上微微有层细汗,那叫一个性感。不过他没穿制服,也不知道是不是警察,就在我愣神的时候,对方伸出手来,说:“我姓叶,就住你对门,老刘托我给你捎点东西。”老刘就是原来的房主。 “我姓田,哎,谢谢,谢谢,还劳驾您一趟!”为了掩饰一下尴尬,我赶紧握住他的手,感觉他的手掌宽大,虎口处还有一层老茧,估计不但是警察,可能还是个刑警什么的。 “没什么,老刘和我是同事,现在咱们也是邻居了,捎个东西算什么。”正说着,他就把手收回去了。 “赶紧进来,屋里坐一下,我这刚洗了澡,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呢!”他朝我打量了一下,脸突然红了,虽然皮肤比较黑,但还是看的出来。我的身材也不错,182的身高,有点肌肉,皮肤也是小麦色,很健康。9 A5 `) I. b% w- R5 U; J, I
我侧身把他让进客厅,顺便瞄了他的下面一眼,正巧发先他下面有点鼓鼓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几吧硬了。心中暗自切喜了一下,没准有戏呢,就算不能做奴,没准也能玩玩。7 Q* }- J$ @; ]/ \. k) ]

(真实)嫖鸭记

在网站上看到一些朋友将自己在一些会所嫖鸭的经历发表出来,于是自己也忍不住将自己在金华嫖鸭的经过写了出来,以供大家欣赏。+ b: d: U6 W- N" c6 g) V
本人过去从未嫖过鸭,主要是怕这些会所不地道。8 v0 t# h/ H: L4 [, y# c, G
前不久,公司派我去浙江省著名的火腿之乡出差,晚上一个人住在宾馆里,耐不住寂寞,于是上了浙江同志聊天室,幻想能在他乡异地有一段艳遇,约见了几个聊友,要么是我对他不满意,要么是他对我不满意,折腾了两天,仍未能满足自己的性欲,还差点被人诈了钱财,再也不敢随便上聊天室吊性友了。上了纯爱社区,看到一些网友在会所嫖鸭的文章,于是也动起了去会所嫖鸭的念头,打开GAY网,真的找到了金华也有两面三刀家这样的会所,而且价格绝对比其他地方便宜,快188过300(完事就离开叫快,过夜叫过)。其中一个会所的几只鸭还真没有我喜欢的,而且他们只做上门服务,我可不想带他们到我住的宾馆,从而露了我的老底。于是只好上了另一家会所的网站,我发现这家会所帅哥还挺多。于是和这家会所的老板取得了联系,不错,他们有场地。于是我强按住不安之心,打车往这家会所所在地奔去。2 Y- q0 B: S; }) l; D3 Y
走进会所,里面虽然非常简陋,但管他呢,反正过来只是做爱。可很失望,我在网上看中的帅哥,见了真人后却不怎么样,于是想打道回府,但老板绝不想放过这笔生意,热心向我推荐其他的鸭子,这时走进一个小伙子,我眼睛一亮,只见他高高的个子,白白的皮肤,不胖不瘦的身材,浓眉大眼,帅而酷。于是我对老板说:就他吧!
小伙邀我一同去洗澡,因为我是洗了澡过来的,于是谢绝了,走进房间,老板热心地端进了茶水,并打开电视机播放同志毛片。- g6 k( i* Z" `6 l
洗完澡的小伙子围了一条浴巾进来。
“老板,我帮你脱衣服。”在小伙子的帮助下,我脱得一丝不挂,说实话,看了一会同志毛片,这时我巳硬不行了。小伙子也扯掉了浴巾,“天啊。”真看不出,这小伙子不但有发达的胸肌和腹肌,下面还有一条又粗又长的鸡巴,尤其是龟头,就象一只小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