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1日星期二

不要出门打野炮

小威和小鱼是我喜欢的两个男孩,小威是我高中暗恋三年的直男,小鱼是我在大学的一次夏令营中认识的清纯帅哥,可惜也是个直男。我一直幻想能和小威做爱或者是把小鱼泡到手,可惜这仅仅是幻想,现实中,对于你爱的人,你是不可能去伤害他们的。

一天夜里,我独自走在马路上,一个戴墨镜的大叔从我身边走过。我总觉得空旷的街道莫名出现这种黑帮穿着的人不是好事,于是我加快脚步。由于一周多没打飞机,而且白天见到好几个帅哥,现在心里火辣辣的,就像找个地方解决一下。个人习惯,每次打飞机时我都会幻想和小威或者小鱼做爱,也有时候会幻想3P。我边走边注意周围,当确定四周没人时我快步拐进了街边花园,找了一个石凳坐下。再次确认周围没人后,我迫不及待的掏出JJ撸了起来,过了一会,JJ就乖乖地流出水来。我用食指蘸了一点,放入嘴中,幻想着正在吃小威的JJ。又打了一会,感觉要射了,我赶快停下来。我站了起来,裤子一坨的拖在脚上,我往前走了一段,到另一个石凳,又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后我索性把裤子、鞋子、袜子都脱了下来,这时的我,挺着一根小钢炮,穿着皮衣站在街边公园。蛋蛋因为天气凉紧紧地收缩着,红红的龟头流着水。我把自己的内裤当作小威的内裤塞进了嘴里,一边挺着JJ打灰机,一边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我玩弄着自己的乳头,幻想着被小威捉住要害的感觉,不一会就又有射精的感觉了。我赶快停下,把袜子从鞋里拿出来系在JJ上。我坐下,犹豫着要不要脱光了爽爽的打完灰机,毕竟这种一个人大半夜的打野的机会是不多的。突然,就看见一张出租车从树对面的马路上行驶而过。我庆幸还好车没停下来,要不我就要被抓个正着了。好运不长,就在我刚低下头玩JJ时,那个戴墨镜的大叔居然从街边公园的小路出现了,而我来不及藏起来,只能赤裸着下半身和他对视了。我脸一下就红了,JJ也软了下来。他站在离我一步远的地方。我看不见他的眼睛,不过我猜他是在打量我。毕竟是暴露在人家眼皮下,很快我就没勇气看他了,我垂下头不知所措。我想,如果我是他,肯定把这个在路边打灰机的孩子先虐爽了,然后再走。可他的影子一直不动,我觉得时间停滞了,我不知所措。我再次抬头看他的时候,他已经把墨镜摘了,并且在打电话。他朝我坏笑了一下,我知道自己完了,面红耳赤,根本听不进他对着电话在说什么。

2015年4月20日星期一

他干了我和老公

和老公在一起一年多,从认识起他就告诉我他是纯1,25岁178的个子,从北京体育大学毕业,上学时他是游泳队的所以身材很匀称,穿起紧身的T-SHIRT 两个胸肌鼓鼓的,屁股又圆又翘。很多次他操我的时候我都抓着他的打屁股,那时候我就在幻想如果老公做0的时候会怎样呢,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0 _; h8 Z5 T: r+ C& Z/ y
! @2 Q; m7 d. `) _
有一次老公出差大概要一周的时间,我的骚穴顿时觉得空荡荡的,于是我翻看手机找寻之前的大吊们,顿时有个名字从我脑海闪过。小豪,一个一年前把我操的几乎要晕过去的大猛1,于是我给他发了信息 我:想你的大鸡吧了,我骚逼好痒。7 J4 C- B  w* p3 |2 k

小豪:臭骚逼,这么久不联系我,这个周末我有时间,玩烂你的逼。
+ C7 k9 k$ T% V& T
我:好啊,一定把你伺候爽了。

一周很快就过去了,周六我早早就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等着小豪。不一会门铃响了,许久不见,小豪晒黑了,但是身材依旧那么魁梧更有男人味儿了。我还没说他直接就把我的头往下按,隔着牛仔裤我发现他的裤裆已经鼓起了一大包,我跪在地上迫不及待的解开他的拉锁,是一条大色大囊袋的内裤,上面黄黄的有很多尿渍,小豪看了我一眼说:骚逼,为了给你留着我一周没洗了,喜欢吗?他还没说完我就把鼻子凑过去使劲的闻着,嘴里说着:喜欢,好喜欢你男人的味道。: F2 [" j! b/ g7 U6 V
* l3 D- r. S* v( \! s
小豪见我迫不及待的样子,把大吊从内裤里掏了出来,我一下子就把这只又黑粗18cm的大鸡吧含在了嘴里,一股骚味弥漫在空气中,上面的包皮垢告诉我小豪很久没有洗过他的大吊了,于是我仔细的大口大口的为他清理着。这时小豪抓起我的头发,对着我的脸吐口水,“骚逼,爽吗”,“好喜欢你的大鸡吧”我赶忙说。紧接着又是两记耳光,我顿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下贱,平时还在老公那里装清纯,如今却享受着被这个男人的蹂躏。/ j! r) A3 A4 R. C8 O2 y
4 f" S2 n# I8 C6 P2 t

大学生操军官

我上大学的一个暑假,在家觉得无聊就找了份家教干.很快熟人就介绍给我一份.说是教一个军官英语,我满口答应下来. g5 ?5 q: W( O
第二天中午我就拨通了那位军人的电话,接通了.那边传来的是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我当时心里一颤,脑子里满是幻想.接着我就答应他下午开始去给他辅导 ( Z5 e6 O- M! X$ B2 W. D6 m+ f
下午我按照地址找到他的住处,比较偏僻.按响门铃,忽然门被打开来,一个穿着短裤拖鞋的威猛男人站在我面前,181/80的身材,刚毅的脸,浑身经过训练结实的肌肉....当时我完全都在欣赏他,差点没有说不出话来.寒暄几句后就进了屋4 F- Q( d. M& c' e7 Y( k
我给他都是比较基础的辅导,不用花什么精力.所以我的眼睛总是乘他不注意的时候瞟在他的身上,欣赏这具极富诱惑力的身躯.坐在他身边闻着他身体散发出的雄性气息,简直让我晕旋.他搞错的时候我也会假装生气的拍他的大腿,借此来小小的满足一下自己的欲望.而他也会很好脾气的说:"对不起,我笨,呵呵".那段时间,每天下午去他那里是我最期待的时光 
经过一个星期的接触,我们就比较熟悉了.有一天辅导完,他说一个人在家没意思,就请我吃饭.我一口就答应下来,想想和他吃饭觉得很兴奋.到了饭馆,我们就开始聊天.他说他是西安人,部队分配到这里,也没什么认识的人,每天也挺无聊的.我就说那好,就让我带你认识这里吧.他听了很高兴.吃过饭后我就带他随便到处逛了一逛,到江边的时候他忽然问我是学什么专业的,我就说:"外语啊".他就忽然伸手拉开我的衬衣领口朝里面看了看,说:"哦,还以为你学体育的呢,身材不错".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他边走边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我就感觉他的手臂怎么这么重,但心里却很高兴.所以就故意和他靠了更近,当我感觉到他发达结实的胸肌贴在我的背部时,我简直都快克制不住的硬了起来了 / W' J: X;

被外国哥哥轮

我今年读大一,暑假里我到美国去找哥哥。哥哥比我大五岁,在美国读书。
而我正好到美国去渡假,同时也打算去美国读书。我和哥哥可说是长的都非常帅气,我一直觉得我的身材很棒,身高182公分,匀称的上身,修长的腿,翘起的臀部,可以说是很不错的。哥哥身材就更好,身高188公分。不过,我长得比哥哥稍显可爱点。我到美国以后开始学习英文,经过一个月的学习,日常交谈没有问题。今天我早回家了,听到哥哥的房间里发出了:“啊……用力…用力…好爽……”是哥哥的声音!”0 f+ o: y' j9 Y3 h
我好奇的从门缝里偷看,眼前的景像叫我吃了一惊:一个金髮青年把哥哥的左脚放置在右脚上,自己也躺在哥哥的旁边,正好是把身体左侧下方的哥哥从背后抱住的姿势,yinjing直直插入哥哥向后突出的pigu里去了!他一面抽送著,一面用一隻手揉捏著哥哥的乳头,还用嘴唇吸吮著他耳朵。. n# z5 ^% C$ f. p  ?) u( j* n4 K
“啊……啊……噢……”哥哥发出的呻吟声使我看呆了,平时哥哥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一个认真读书、甚至连女朋友都没有的好孩子。虽然哥哥拥有那么好的身材,容貌也不差,也算是一个帅哥吧!但没想到哥哥却有这么yindang的一面。不知不觉我发现我的J8也湿了,将房门完全拉开走向他们。
这时,哥哥已经被金髮青年干得全身都是汗水,整个人因gaochao而不停地颤抖著。金髮青年见到哥哥不行了,便拉起哥哥的下巴,叫哥哥用嘴去吸吮他的J8,哥哥熟练地张口含住J8,然后手握棒身,一边吞吐,一边用手套弄;而他则是闭上眼睛,享受著特殊的服务。
“啊…我要射了……”他抱紧哥哥的头,让哥哥无法逃避,roubang深深地刺入,配合shejing的节奏,摇动哥哥的头。
“呕……唔……”大量的jingye射在哥哥嘴里。金髮青年慢慢拔出roubang,当guitou离开哥哥的嘴唇时,粘粘的液体形成了一条丝线,连接著哥哥的嘴唇和他的yinjing,从哥哥的嘴唇还溢出乳白色的液体。他用guitou沾上液体,像毛笔一样把jingye涂在哥哥的嘴边四周。好像享受余韵一样,又把roubang再次塞入哥哥的嘴里,前后来回两三次,仅是如此,萎缩的roubang又硬起来了。而这时哥哥也发现了我:“啊!文杰,你……”哥哥不好意思的问。

新郎新婚之夜被帅哥轮奸

婚礼在一间豪华酒店举行,时间是国庆节第一天。我穿着黑色礼服,握住新娘的手,在主婚人,证婚人,介绍人的带领下,由十二位男女傧相护送着,走进大厅。
大厅里全部由红玫瑰装饰,宴席流水一般摆下来,最终我的新娘不胜酒力,被人扶回预定的蜜月套房休息。我则继续和人拼酒。直到最后一帮好友歪歪斜斜的告辞,才摸索着上楼。刚到门口,便仰头倒在地上,呼呼大睡。2 S1 }0 }2 s* u0 S; d
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我感到有舌头在嘴里不停的翻搅,一只手则伸进衣服揉搓我的胸口,令我感到很舒服。3 G! s( K0 U7 K4 l  G8 N5 D
对方将我衣物扒光,开始用嘴巴吸吮我受到刺激尖翘起来的乳头。; h- h% `3 ]: ?% R9 T5 E6 i, ^2 m6 K
“哦。。。。老婆。。。。。你好热情。。。。。”我翻身想压住新娘的时候觉得不对劲,睁开朦胧醉眼,我吓了一大跳,顿时酒意全消。
这不是我的新房!: O6 B8 m! o2 P  Y2 P; x
更令我惊恐的是全身赤裸的我竟被好几个男人牢牢按住,其中一个人按住我的手强吻, 另一个按着我的脚吸我的阴茎, 胸口的奶头被一左一右的嘴巴含住又咬又舔。 我呜呜的拼命挣扎,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被玩弄的下身传来讯息,我浑身一抖,JING'YE喷进男人嘴里,腰身瘫软了下来. 眼前景物渐渐褪色变白。。。。。。" Y/ W4 t4 W# {: A' c5 ?
仿佛做梦一般,这几个人对着我急切的又是舌吻又是吸乳,一般只有美艳女子才可能遇到的遭遇,如今全部发生在我这么个身高一米七八的男子身上。但是奶头上不断传来的痛感提醒我这是现实。/ _+ x2 k% o4 Z
正当我被强吻到口水流了满地的时候,又有两张嘴贴上身体,开始猛舔我的密穴和囊带。他们熟练的对我两个囊带又吸又吐,伸出舌头不断刺探小穴,仿佛在和前面为分身口交的人相互呼应,。
我被迫给这六人连番口交,他们射了我一脸JING'YE。但是这些似乎还不足以满足那些人,他们不顾我的挣扎叫骂,将我弄进浴室,把水管插入后穴将里面反复冲洗了几次,直到再排出来的水已经很清澈了,才满意的将我浑身洗净,抬到卧室。9 T! o) Q8 Q8 J: E* O
小小一张双人床上竟然乱压了七个人,我早已精疲力竭,停止了挣扎,手脚都被压着,全身到处是唾液,皮肤都被摸索得发红。3 {  ]" B: T9 }+ {: B
再后来,我被他们高高抬起双腿,下身一览无遗地暴露在众人眼前,小韩急切的蹲到我两腿间含住,其他人则纷纷猥亵起我的胸口、屁股和大腿.“住手!你们这群混蛋~~~~”我徒劳的想阻止众人,但是不一会就断断续续的呻吟了起来。小韩见状便掏出了他那18厘米长的大肉棒,架起我被剃干净阴毛的臀部,在股缝间缓缓的来回摩擦着,他的阳具顶端渗出淫水,恶意的对准了我的密穴。' L% r

给27岁继父当性奴

叮咚”“谁呀!”心想,我正在洗澡谁来敲门。 我裹了条毛巾,去开门。“原来是你啊?!”只见门外站着位穿着体面的男士。他叫张明,今年27岁,不久之后就会成为我的继父。事情还要从2个月前说,一天母亲跟我说,准备给我找个后爸。想想也是,父亲在我18岁时候去世至今已经6年了,妈妈守了6年寡也难为她了。“我现在自己独立了,我无所谓的,只要对你好就行了。”我边玩电脑边说。“那后天是周末,我们请他来吃顿饭大家熟悉一下吧!”母亲见我这么通情达理,很是高兴。“随便!” 很快到了请客那天了,我下班回家,看到门口多了双男性皮鞋,想必他已经来了吧!妈妈不在家,我往客厅瞄了一眼,一位大约27岁左右的男的坐在沙发上。“请问你就是张明吗?”我疑惑的问。“是呀!你是峰峰吧!”他站起来走向我准备和我握手。我真素有点惊讶,没想到即将成为我继父的男人如此年轻,做我哥哥还差不多。我由于发愣,手没伸出去,他主动握住我的手说:“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啊!!哦哦!!!”我附和着,其实心里已经打翻五味瓶不是滋味了。 我仔细端详他,短袖西装衬衫,贴身的那种,能勾出完美的身线,尤其是两块胸肌更是明显;下面穿着黑色西装裤,看起来腿好粗,好性感!样子当然没得说,短短的头发,眼睛是双眼皮,鼻子很有轮廓,小麦色的皮肤,嘴唇很薄,嘴角微微上扬,看着有股邪邪的味道,嘴巴很好看,一看就是个吹萧的好嘴!他那西装下结实匀称的身体和档部那包高高的突起都成了我SY时幻想的片段。 他把我拉到沙发上,寒暄起来。我看到他的包在旁边,“你在哪里上班?” “哦!我在你妈妈公司做财务。”“哦!那你是和我妈一起下班的?!”说着,门开了,母亲提着大包小包的进了门。“峰峰!回来了!快帮妈妈拿菜,重死了。”“我来吧!”张明强着走到门口。“随便买点好勒!还买这么多。”他带着怪罪的口吻,和母亲有说有笑的进了厨房。我突然有种犯恶的感觉,一想到这么年轻的男人就将成为我的父亲,我就难以接受。不过我还是很有礼貌和他吃完了这顿饭,饭后他做了很多家务:扫地、擦桌子、洗碗。俨然已经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而我只是不作声默默看着。 他走了之后,我和母亲大吵了一顿,最后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那天晚上,我睡在同学家,第二天,我回家收拾一下行李,搬出去和同事合租了。虽然事后,我也有点悔意,发了条道歉的短信给母亲,可是我在短信中说的很清楚,我还是无法接受一个只比我大3岁的男人做我父亲,我需要一段时间缓冲。就这样,我开始外面独自住宿生活。“你今天不用上班吗?我还在洗澡呢?!”我冷冷的问。“你管你洗吧!你妈妈放我半天假,要我带点东西给你,她知道你口叼,外面吃不惯叫我买点你喜欢吃的菜和零食。”他边说边把东西放进冰箱。 哗哗~~~~~~~~我又开始洗,蒸汽使我看不见外面的情况。 突然,门一拉开,是张明。他都已经脱个精光了,宽厚的肩,结实的胸肌,两颗嫩红的突起,肚脐为起点一路的汗毛延伸到腰带里,下面穿着一条包的很紧的肉色内裤,由于水溅到上面,变的透明了。“我在洗澡,侬组撒(上海话)?”我很生气但有点不知所措。“别装正经了,你电脑盘里的东西,我早看见了。还不错,喜欢大吊男,今天让爸爸来让你尝尝。” 他的一番话让我想起,当时走的太急没把这些东西删掉。 “什么爸爸?!别搞笑了,你的岁数做我哥还差不多。” “哦!那就让哥来爽死你。”说着,强吻我,整个人也顺势挤进狭小的淋浴房,水顺着身体的曲线流下,那结实的后背,紧紧的浑圆上翘的臀,笔直的腿。他的舌头很灵活,在我牙齿间穿梭。“你还KISS过吧!让哥哥教你。”一把我的嘴张大,舌头伸进嘴里开始和我的缠绕在一起,有时候出来的时候,舌尖都会带着我的唾液。边KISS,手不停地摸我下体,不停地抓我PP,有时还拍打。 “没想到,看你蛮瘦的,PP还是蛮紧的。”6 M& R1 F

2015年4月19日星期日

勾引到邻家帅哥操爆我

扬家刚刚搬到我们这个小区才三个多月,可我从已开始就暗暗喜欢上了他,每次我都是把窗帘拉开一点缝隙,然后在后面偷偷地看他从楼下走过.他的个子高高的,肩膀宽宽的,身材
绝对一流,也难怪,他的大学是在北方某所体育学院读的.高旭扬的父母在我们市里很有关系,他现在很顺利地就在市里一家合资企业工作.追他的女孩简直排成长队,每当我看到他开
车带着漂亮女孩子,心里总是酸酸的.唉,我怎么能向他开口呢!!我知道,他的性取向绝对是异性恋,这是我亲眼所见.两个月前的一天深夜,我还在阳台上摆弄刚买的高倍望远镜,下意
识的我将镜头对住了旭扬的窗口---他竟然没有拉上窗帘!由于时间已近深夜,我家的阳台背着月光完全是黑影,他的房间在月光的照射下,还开着微弱的台灯,我看见了!旭扬赤裸着全
身,站在床边,头仰着,脸上是极度愉悦的表情,他一边大口喘着粗气,身体还一边有节奏的颤动,他的手垂在下身.颤抖...颤抖...大幅度的将胯往前抽送...慢慢的,我看清了,在他的
下身,有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正在给他...之后,两人都躺倒在了床上,运动员出身的旭扬似乎意尤未尽,又一个翻身跃到了那女孩儿的身上,他们疯狂地接吻,旭扬从她的脖颈一直吻到
她的腿,两手还在她身上揉捏着,我听不见,那女孩此时一定在愉悦的呻吟.突然,旭扬健美的臂膀一撑,潇洒的扑到了女孩儿的玉体上,然后高高抬起下身,挺起他硕长的剑,重重的压住
女孩儿,狠狠地插入她...接下来是两人在床上激情的翻滚,或上或下,我在这边看的早已硬的不得了,只好自己解决...终于,旭扬再次压倒了女孩儿,他的健美的长腿紧紧扣住那女孩
的两腿,然后尽情的抽动,时而猛烈,时而舒缓,女孩早已经受不住这般折磨,疯狂摆动着头发,极力迎合着这个篮球系高材生的每一次插入和撞击.旭扬真是马力十足,又接连不断的插
了几十次,才尽情的在她的体内喷发...远远地观战的我,早已看的口干舌燥,大汗淋漓.

我和民工壮汉子的经历


他是一个民工。其实刚开始认识的时候我也不能确定他是不是民工,只是感觉到他身上的那种农村和城市融合的味道。
那天我上自习回宿舍,因为有点饿了,于是便到外面的超市想买一些东西来吃。经过学校门口的时候,突然有只手拉住我;我一惊,连忙回头,问道:“谁啊?… ”其实心里已经吓坏了,“什,什么事?”
“你别慌…”有个稳重的声音说话了。“我只是… ”
这时有辆车经过,我看清楚了他,是一张厚实的脸庞,穿着一件背心,下面是健壮的肌肉,胸前的两块硬挺着,奶头很大似的在那件薄薄的背心下突挺着。看起来他不是那么像个坏人,而且直觉告诉我,自己对他有种好感。 
“你能借点钱给我?…”他低着头,几乎不敢正视我的脸。
是个乞丐,我想…
“我…我会还的…我…”他抬起了头,我看着他的眼睛,是双紧皱着的眉头下的眼睛,炯炯有神,“我不是乞丐,只是我今天刚发的钱丢了,我没有钱寄回家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我想给家里打个电话,行吗?”
“这样啊…”我不禁相信他,因为我无法去怀疑一个表情凄苦的而且自己很有好感的人,“好吧,不过…好吧,我还是借你手机吧。”于是我从包里拿出手机递给他。
他满是感激地看着我,“谢谢你,小阿弟。”
“没关系,你打吧。”

叔叔的大老二

01.

                        半夜,家明被一阵压抑又尖锐的声音吵醒,不知什么时候,自己三角内裤中的鸡巴早已硬梆梆了,伸手一摸,热得有些烫手。

                        隔着一层薄薄的木板,那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分外的明晰,连那粗重的喘气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还有那床板嘎吱嘎吱的响动声。

                        家明握着自己肥长的老二,睡在身旁的堂弟呼哧哧打着鼾,家明尽可能不让自己弄出声来,竖着耳朵听到仅隔了一薄木板的房间里,几乎每天半夜都要上演的精彩欢愉叫声,脑子里想象着叔叔的大老二扑滋扑滋抽插着自己婶婶浪穴的样子,想象着平时看上去老实八交的叔叔,在做种事的时候会是一副怎样的淫荡表情。这种想象让他不自觉得显得格外亢奋,因为他,对他的叔叔已经垂涎了好久,久得连他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开始。所以大一刚一放假,他就赶忙往乡下跑。当然,谁也不知道他心里的这个秘密,除了他自己。

                        “孩子……他娘,操得爽不?”压抑的声音,微弱地传进了家明几乎贴到木版的耳朵里,那直接有些粗鲁甚至有些猥亵的话,让他听得一阵亢奋。

                        “恩……死鬼,每天半夜……都要弄,还让不让睡觉了……恩……死鬼……用力……”家明他婶婶带着娇嗔的呻吟声断断续续跟着传了过来,听那语气显然是舒服已极。

                        “还……不爽?操死你……个骚娘们……老子……操……”跟平时在家明眼中不同,老实憨厚的叔叔,在床上竟然是一副无比粗俗的模样,不过这更让他觉得兴奋就是了。

                        “死鬼……轻点,孩子们……睡旁边呢……恩……”呻吟着的婶婶提醒着说话肆无忌惮的叔叔。

                        “怕啥,两个小P孩懂啥?”叔叔嘿嘿一笑,哼了一声道:“今天晚上……老子要把你操死。”

                        “恩……死鬼,今晚……你的大家伙怎么……特别粗硬……恩……是不是下午的时候看见隔壁的林小媳妇了,才这么起劲……”家明他婶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长途大客愉玩帅哥大J8

2009年9月5日下午4时多,我从哈尔滨的安发桥下上了往回返的卧铺大客车。这是哈尔滨的长途大客,说是4点发车可天已经见黑了6点多了车才开,我是上铺靠近车尾。车开了,车内安静下来。虽然白天很热,可晚上已经有些凉意了,乘客们陆续把车上备的毯子打开盖在身上,准备睡上一觉明早到家。 这时候,跟着跑车的那个大个小伙子抱着件军大衣来到我铺的过道处,在过道上用木板在两铺之间搭起一个简易床,铺上大衣就躺下了。上车时我见过他,他是车主雇的帮工,专管帮旅客搬运行李包裹的,小伙子个头有一米八多,很壮实,十八九二十不到的样子,从背后看是个壮壮实实的男人,可他那圆圆的单纯而稚气的脸却暴露了他的实际年龄。他穿一身有些脏的工作服,躺下后没有盖的,我便把毯子橫过来给他搭过去一半,他说了声谢谢,往我这边靠了靠紧挨我躺下了。灯息灭了,车内一片黑暗。很快有人打起了呼噜声,旁边的小伙子也传出了轻轻的鼻息声。 不常坐这种夜间行的车,很不习惯,我久久沒有睡着。看着旁边的小伙子突然之间我产生一种强烈的冲动,手在毯子下面向小伙子的裆部摸去。小伙子仰躺着,我很容易就摸到了地方。隔着裤子感觉到小伙子的J8是躺在肚子上的,我手轻轻一按他在表面就硬了,并且一挺一挺的。我听了听动静,小伙依旧在打着轻轻的呼声。

情趣店里的高潮

我朋友是开性保健品的,我经常去他店拿写,套套,润滑,和器具的东西,也经常和他做,有一次他出去上货,我闲暇无事,就答应他去帮他看店,店面分两个房间,我做里里面屋子里就能看前面的营业的柜台,那天晚上大概8点多的时候,我正在里屋看这G片,是美国的男1号正用狗爬的姿势用力的操着骚0,我用手也在慢慢的打手枪,这是有推门的声音,我马上提起裤子,来套营业的柜台前,进来的是一个二十七八的年轻男人,个子不高,穿着浅色牛仔裤,黑色T血杉,眼睛大大的,应该算的上是一个帅哥。
我忙打招呼,“大哥,您需要点什么” # o$ ]5 g* ]2 v8 M3 C- D$ |7 A
男人点了根烟,说道“润滑油”7 d$ ?0 S/ E) J, U/ }2 [7 x' L5 W
“您要多少钱的,有10块的 20的 还有30的”" T& m+ o; D7 z' C) k( o
“哪个好啊”3 V, \; ^- N0 L, s7 X0 w
“30的好,水溶润滑,效果好”  X% `( N' H( Z- p+ ~/ {
看这样的肯定也是爱操屁眼的同志4 H. c$ C8 i" k% g* M) t! P& r. f
“你用过吗”+ Y2 D/ U: R3 h6 j
没反映过来,他居然这样问我5 n8 A$ Y# W1 R: h8 e* m) |
“用过”- [) s% Z7 h' [- B
“那能试下吗”
没反映过来他已经像柜台里走来,其实刚才还在看G片,看的我直难受,居然来个帅哥,但就不知道他是0还是1,反正不管是0是1,只要现在能有人陪做就行啊。+ ^; d) d% C3 Z" y0 a1 X. _1 j
“那到里屋试下吧”
里屋,他一屁股就坐床上了,接下来的动作就是脱掉牛子裤,他居然没穿内裤,而且我已经感觉到他性欲是挺强的,因为就这会,还没怎么开始呢,鸡吧已经就挺起来了。
那时候的我都有点楞住了,真没这么直接过。
“想什么的,先给我添会”5 \) d8 |4 p7 z2 L: \  l/ }
“恩”* ^3 F) V* B+ Q, e" b" \+ {. ^& p
在地板上,把头 埋在他的两腿之间,他的鸡吧还真是不小,而且又白,毛毛还少,就是在龟头的地方有点弯弯,我先将龟头含嘴里,用力的吸着,然后在慢慢的把鸡吧吃进一半,采用9短1长的方法。

我和我的中年儒雅气质主人一起成了警主的真实奴隶

一、 我跟我中年主人淫乱的几年主奴生涯

     我今年34岁,跟我的主人在一起已经快9年了,他是一个处级干部,是我现在所在城市中石油系统一个下属单位的党委书记兼总经理也就是单位里的一把手,虽然是下属单位但是也管理着200多人,我主人个子不高1米7都不到。稍微有点发福,,51岁。,戴着一金边框架副眼镜更现得斯文儒雅有学问有修养,因为一直养尊处优所以白白净净的,官场混迹多年使得他儒雅斯文中带着一股威严。说实话,我主人在中年人里还是属于比较优秀的,儒雅,斯文,有学问,,有气质还有一定的社会地位。
   
     我大学没有毕业就当了兵,在部队已经升到了二级士官,我特别羡慕军官肩膀上的肩章和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在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希望能当个军官后我毅然选择了自己要求退伍,退伍时我24岁当了5年兵,在家乡县城一家企业里开始了我的人生第一份工作,我认识我的主人那年我只有26岁,我放弃了家乡很好的发展机会,我从家乡跑来了重庆这个直辖市,成了他的一条狗奴性奴,我来的时候我的主人还有一个比我小2岁的小帅哥奴,那个帅哥奴接受不了我主人收两个奴,在我到来后的半年离开了我的主人,我主人对我说他永远不会把我当BF看待的,永远都把我当他的狗,要我自己考虑清楚。我当时想着如果我一直对他好他可能会对我好的时间长了他肯定会对我像对BF一样的,就这样我一直在重庆工作,跟着我主人一起生活,开始了我给我主人做狗奴性奴的生涯。

如何像G星那样做一个0


最近在书店看到一本英文原版书《How to Bottome Like a Porn Star》,翻译过来就是《如何像G星那样做一个0》,读来有趣,觉得作者作为资深同志和专家,确实提供了很多干货,对所有同志们都是有益。所以不敢独享,遂翻译中文以飨论坛的朋友们。 

大家都知道,做0需要在生理上、心理上做诸多准备,为了完全接纳1, 0 不仅要通过训练,让后庭适应异物的进入,同时还要调整好心理,进而通过放松让直肠内部消除不适感,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此书是美国著名的同志作家兼资深咨询师Woody Miller 的畅销书,在书中他详细解说了0们需要知道的所有问题,不仅对想做0的亲们有帮助,就是对所有同志们都是一个好的参考,毕竟了解你自己Know Thyself)是最重要的。 

因为上述原因,我打算逐章翻译。我尽量持续更新,不过工作、生活所累,如有更新不及时,还请各位看客原谅。

如何像G星那样做一个0——同志肛交终极宝典

曾几何时,你是否看着GV暗自忖度“那些G星做起0来怎么那么容易呢?”那些1们将胯下的硕大阳物捅戳进去,可是0根本不疼。他们怎么做到的?更重要的是,你能从他们的表演中学习到什么呢?

从GV中可学甚多,有好有坏。本书将向你展示GV明星使用的极端傻逼,而又极端危险的避免做0时产生痛楚的方法,同时还会提醒读者那些方面他们做对了,进而帮助你完成无痛做0的转变。

在我们开始之前,让我告诉你我是怎么知道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的。我带领研究团队采访了大批GV届人士——摄影师、星探、制片人、导演和GV演员。大部分受访人让我们无语,应为他们言不由衷,害怕GV界神秘不在,故不愿透露太多。我的团队不得不向他们发誓全采用无记名采访,这样他人不会知道我们采访了什么人,尽管我们采访了很多大厂牌。

很多GV明星无痛做0的秘密在我们看来简直是再危险不过了,他们讲我至于一个道德两难的境地:我是不是该告诉读者那些GV明星的危险方法,即使我不断警告,我也知道读者中必定有人要去尝试?

最后,我还是决定以诚实面对读者。是啊,有些读者就是牛逼,不畏危险,这和学着抽烟不无二致。我想这本书该叫什么呢,要不要叫《如何避免GV明星的危险方法做个好0》?但是我的编辑阻止我,让我别太娘(搞得编辑像1,我像0似的)。其实GV明星0能够教会我们很多东西,只要你知道哪些可以接受,哪些不要做就好了。

所以,让咱们找点乐子!本书严重剧透GV幕后不为人知的行业秘密,进而学习如何无痛做0,这样也许你也可以想GV明星那样让大1蹂躏了。

我们开始吧。

2015年4月16日星期四

遇見你,慾見愛+愛,倫敦

一、聊天室的豔遇

* R7 y: R2 Z) x
; C- N# o- |; d% q- q3 ]
4 X0 l- n/ z' L* @( I5 M' S
" t+ M& |+ r- D6 `$ s( t! q+ j
     大學生的生活,最繁忙大概就是在期中考跟期末考的那兩個禮拜,大學念到第三年後半段,從菜鳥慢慢變老鳥,大概能夠掌握這循環的周期。經過期中考一整個禮拜的洗禮,完成了幾個考試與報告,這樣忙碌的生活,熬到周末,終於可以稍微放鬆一下下。5 z1 m) |. o4 |3 c8 u3 X' S, P6 Z

  u. R& O9 D% w2 C; r
6 C4 Y* S3 c/ ~$ @& M* i; p1 ~9 `
     星期六的晚上,自己一個人在房間上網亂逛,瀏覽一個個好友張貼在塗鴉牆上的訊息。接近四月底的春末,天氣已經讓人感到有點悶熱,光著上半身在房間,球褲裡的三角內褲,似乎感到有點緊。右手握著滑鼠,左手開始有點不安份的隔著褲子撫摸,這一個多禮拜都在準備考試跟報告,根本沒那閒情逸致好好發洩打一槍,積了這麼多天沒射,自己褲裡的屌開始有一點反應,想找個人來一起互打跟幫我吹射。


: j9 D( @+ e6 W, P
     上了圈內著名的約砲聊天室,隨便打了個名稱進入,看著同一個城市裡,有著超過上百人在線上,一個個誘人聳動的ID名稱,企圖吸引到相同興趣的另一人。跟許多人交換那一連串數字資料,也互相換了照片,但都沒有遇到比較看順眼喜歡的對象。後來遇到了一個叫阿幹的Top哥,換了照片跟資料,177公分70公斤的健壯身材,似乎是個不錯的對象。但看到他的名稱ID寫著要約人10做愛,本來我只想找個人打槍純粹發洩一下,並沒有想要做愛,在電腦前猶豫考慮許久是否要答應。9 M% l: S3 M; N# G- {
7 k' c8 W$ |5 F9 X$ r9 }) Q
- M# K; K7 e/ p) i6 m

     在床上,我雖然是1號跟0號都可以的不分,但平常都當Top比較多,很久沒當Btm。看著他的名字叫做阿幹,嗯,我想,他應該是很會幹人吧。既然很久沒當0被幹,不然今晚就來讓這個阿幹哥調教一下好了。跟他交換電話,約定在他家見面的時間,我就先去沖個澡,並把我那許久未被進入的小穴洗乾淨,打算來好好放縱玩一整晚。

2 C

大雞巴籃球猛男們與我

人物設定
9 W2 y3 T% r* S6 {. T- K
Btm小瑋→( v& i, C! B6 s% [3 q! `
身高:168cm- B4 x( R1 H3 R9 O8 u( j
體重:52kg. H  g, J- y5 L" R
年齡:19歲
興趣:文字創作. v  E# h" P. ]) r0 X8 F3 C
簡介:系上籃球隊唯一的男球經,其實很討厭打籃球。平常的時候人很爽朗但遇
到陌生人又會有點害羞。只要看到或開始幻想運動型猛男(尤其是打籃球的)的裸體就會很容易被挑起性慾。現在的男朋友是奇蒼。

Top阿鬼→
身高:178cm  [+ Q* S$ d9 D; Y) \8 ~: w# x
體重:72kg: G) Y/ z$ x" }* S$ ]
年齡:20歲1 w! v: d4 @0 [& U; j/ T3 ?
屌:17/5(龜頭很大,很粗)
興趣:打籃球
簡介:系隊裡最會打扮也是最典型那種壞壞的帥哥,小瑋的同鄉。邪魅的臉和曬得勻稱的結實身材讓他的追求者前仆後繼。雖然平時待人溫文有禮,但私底下看的G片類型多為"野外強暴"之類的片。在跟小瑋做完愛之後似乎對小瑋產生了一些感情。, X+ C# T7 I$

超H淫荡的男人们-

一、
“啊 哈……唔……再,再深点儿……哦……给我,快……哦……”一个全身赤裸泛着红晕的男孩跪趴在床上,头埋入枕内,口中不断地发出腻人的呻吟声。双手紧抓 着两侧的床单,身体因为阵阵的快感而微微颤抖。他的身后,一个健壮的男人将他的男根深深的埋入男孩的臀瓣中激烈的抽插着,一手握着男孩的渐渐搏起的肉棒揉搓着压向自己,同时另一手拽拉着男孩的一只乳首。  . H3 A: @6 ?6 f) T) A7 [
“小贱人,刚才喊着不要不要的是谁啊?嗯?”那男人一脸的不屑,似乎完全没有陷入性欲中,只是享受着征服的乐趣。又一个挺身,几乎将男孩的身体顶穿。  7 ~3 Z1 b1 n5 \; t4 `
“啊……”男孩激昂地将头向后扬,他的鸡巴已经是急欲勃发的状态了,可是由于身后人的钳制,使他不能释放自己。“不……放,放开……啊……”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似乎就要将自己的身体撕裂了。  7 `" c6 `. R. s- {- K# R& s
“你在命令我吗?”看着身下的男孩哭泣的脸,男人感觉到了高潮。  
“呜呜……不,不是的……求求你……啊……我不行了……”男孩已完全臣服于男人的身下,他哭泣着恳求着。  3 T; t: W' `$ x9 [
“呵呵……乖孩子,说,你想要什么啊?”看着男孩的泪水,男人觉得自己更兴奋了,他微微退出了一些,那微裂的肠壁受到刺激痛苦与欢乐的感觉引得男孩一阵痉挛。  3 Y) R# Y* k6 E8 r9 F0 v/ X+ x
“啊……求你,求求你,干我,求你恨恨地干我!啊……”男孩已放弃了一切尊严,只为这感官的快乐。  + U- `# v* c6 j
这时,男人突然退出了男孩的身体。体内的空虚感使得男孩主动地向后寻找着可以满足自己的东西。“唔……给我……”  : H3 T7 |/ m# c3 ]* i! l2 Y

“YIN荡的小东西。”说着,男人将男孩的身体搬过来面对着自己,一手仍然抵在男孩的马眼上不让他满足。他将他的头抬起,看着双眼红润,鲜唇欲滴的男孩,邪笑道:“想要?”他轻拨男孩的龟头。  
一阵激流传遍全身,男孩颤抖地点点头,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5 G7 @2 B, |& a" u+ x; _6 k6 J: x
“自己满足它!”男人的另一只手将男孩的头深深的按向他的腹部,让他用自己的嘴去自慰。  
男孩的双腿大大的叉向两侧,露出细细的阴茎以及极度充血的龟头。看着看着,他受到诱惑似的主动探向了那里,双手将自己的双腿撑得更开。虽然身体弯曲得 很难受,但他仍成功地含住了自己的鸡巴连同男人的手指。那手指一边挑动着他的龟头一边逗弄着他的小舌,如此刺激的事使得他什么都不去想,也来不及想。 在他享受着口中的美好时,男人一不知何时到了他的身后,然后重重地将自己的男根狠狠地插入浑然不觉的男孩的股缝中。  ; v

深陷---體育教師祖雄的巨根日誌

(一)% _# F8 N: |1 Q* ?# U
祖雄是志明私立學校的體育教師,收入豐厚的他本應該過著富足的生活。然而,投資失敗讓他血本無歸,他不僅搭上了全部積蓄,每個月還要為房屋抵押償還幾千元貸款。經濟壓力讓他無力喘息,是時候想想辦法了。
學校的工作並不繁重,祖雄決定找些兼職緩解經濟狀況。今年29歲的祖雄儀錶堂堂,無論身材和相貌都是十分出眾的,可他從體院畢業後就來學校做體育教師了。受於專業所限,其他的事情他也不會做,體力工作他又覺得低三下四,這一度讓他處在兩難境地。
祖雄在健身時無意看到了一則廣告,是一家雜誌社在招聘兼職男模。酬勞不錯,工作時間也是在週末,他決定去試試。
這家雜誌社規模不大,運營經理孫明接待了他。他介紹了雜誌社的情況,旗下的幾本雜誌都是主攻男士時尚健康方面,銷量也比較穩定。目前急需新鮮血液,處於成本和定位考慮,主要面向兼職非職業男模。酬勞方面,一次拍攝從1000元到上萬元不等。" h+ I; w- o2 T% ?# `( s' q
孫明對祖雄還是比較滿意的,他遞給祖雄一條三角內褲,:“你換上內褲,我看看你的身材如何,主要是胸肌腹肌。”2 L( K7 }4 ?" `. ^1 g- u. S
祖雄心裏也在打著算盤,覺得酬勞不錯,他覺得還是要爭取這次機會。他接過內褲,脫掉自己的衣服換上。
孫明上下打量著,膚色健康,胸肌很結實,腹肌棱角分明,人魚線深陷而性感,內褲裏緊緊包裹著一大包,臀部也很緊實,體毛也不覺得突兀恰到好處,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孫明很滿意。
祖雄終於如願所長的和雜誌社簽訂了兼職合同。  G3 K$ _: O4 E# H! q- L
祖雄很快就被安排了拍攝計畫,他在週末如約來到雜誌社的工作室準備拍攝。
工作室雖小,但是設備還算齊全。4 \. ^/ i4 v+ }, L) L. `! {
孫明走了進來,祖雄問道:“我是第一次拍攝,很多流程都不太懂,還要請攝影師多指教。”4 n! e0 K6 |8 ~9 J
孫明半開玩笑的回答:“我會指教你的。”
原來,孫明身兼攝影師一職,雜誌社的大多數拍攝都是他完成的。
孫明擺好燈光,讓祖雄脫掉衣服,他開始給祖雄塗抹嬰兒油,這樣拍出來的效果才好。

體育學長幹了學弟室友



我叫阿志,178公分72公斤,現在大三,是系上籃球隊,平常又會跟同學上健身房,所以有著健壯的身材和黝黑的皮膚,從高中就被很多女生倒追過,交過兩任女朋友,但其實我對可愛的小男生也蠻有好感的,只是沒有很在意,也從來沒有認真的想過會和男生發生關係。
       因為沒抽到宿舍,所以在學校旁邊的公寓租了間家庭式的雅房。沒隔多久隔壁房間就搬進了一個大一新生,叫做小祐,168公分54公斤,長得瘦瘦可愛的樣子,白白淨淨的,很像國中生。跟他聊過之後才知道他是我們系上大一的學弟。
       因為天氣還是很熱,我通常都穿件吊嘎和球褲在家裡晃。開學過沒多久後,小祐就會有事沒事跑到我房間來跟我聊天,或是來問我程式的問題,我也就把他當作弟弟一樣來照顧。有一次他問我,學長你有交過女朋友嗎?我說廢話,都交過兩個了,你咧? 他說他沒交過,然後開始問我跟女生做愛爽不爽,是什麼感覺,我就跟他形容被口交有多爽,女友被我幹到叫超大聲的,說著說著也有點反應了,我就調侃他,你沒交過女友,屁股那麼翹,是不是其實是想被男生操啊,他反而羞紅了臉說,沒有啦,就跑回房間,我卻覺得他那樣挺可愛的。( b4 L4 C  t8 \* D
      8 l& Q+ _: }5 x: x: c
又隔了段時間,我還是很常開他玩笑,他好像也漸漸習慣了,開始會跟我互開玩笑,都是言語上的挑逗,像是:我幫你舔奶頭喔,幫你哈棒棒,之類的,我就會回他,幹你真的很欠幹誒,或是趁對方不注意互相襲擊對方的乳頭。* S3 h9 \& h) \  Z6 m% ^
直到有一天,小祐又來問我程式的問題,突然很認真的問我說「你會不會討厭gay?」4 r5 z2 }& z  n8 h
「不會啊,你該不會真的是吧...?」
他說,其實他高中就交男朋友了,一直到現在...我很驚訝他會跟我說這個,不過他的重點其實是,他可不可以帶那個男生回來過夜?1 a8 V5 F8 z7 r* S% s6 B
「OK啊,記得打炮不要太大聲就好。」
他好像很開心,當天晚上就把那個男的帶回來了。他叫做小碩,但長得一點也不碩,173公分60公斤,在另一間學校唸書,跟我同一屆,瘦瘦結實斯文型的,帶一個黑匡眼鏡,感覺是一個乖學生。跟我打一聲照面之後他們就進房間去了。, u# Z9 s2 V: H  J$ O6 [0 ~. E2 _

和天菜異男間的兄弟情誼

我和Iven的認識,追溯到他大二那年要轉學來我隔壁大學, [/ x* @1 {9 w9 |/ l- B- d# b
透過朋友介紹,要我幫他找房子和工作,看在他這麼帥的份上我就答應了
因為我大學時期很愛泡酒吧(不是GAY BAR),又很喜歡聊天交朋友7 r; T4 X- v4 D
尤其我很有長輩緣,所以認識了一堆酒吧老闆和知名連鎖店老闆之類的, D2 J. E7 b9 {! V* l0 e. p
幫他找了一份錢不錯多的酒吧工作,房子也找在跟我同一棟的雙人大套房
雙人套房的原因是他當時的女友為了他,也從外地轉來
很難想像一個貼文2.3千個讚的嬌嬌女,願意為一個男人這麼做,由此可知他多少女人(還有男人)迷戀
+ p( B  Y+ e7 b8 c
由此,打開了我跟他超要好的兄弟之情/ H1 V$ q6 \% T6 a0 F
基本上,我們大二大三都還是正常關係9 w; e! |: N, {4 Y, L
三天兩頭一起吃飯,幾乎天天他來我家互相串門子

他常常來我家" I. x2 e3 U3 E( S+ ?
總是會脫到只剩下緊身CK四角內褲
就看著他那根軟著也很大的大屌直直地放好好在裡面
配上一身完美體態,壯但又不是太超過
不過我最期待的還是他要洗澡和睡覺的時候
' U9 O3 _* \: u+ i+ L

越大越爽之gay吧性事

阿杰绝对是我在北京见过的最酷的酒吧侍应生。当他第一次来到我们酒吧谋求一份工作的时候,我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好几个月了。阿杰是从新疆来的外省学生,在北京的大学学习外贸商务。他有着一幅典型的西北帅哥的特征:浓眉大眼,坚毅挺俊,身材更是像个专业运动员一样的好。除了拥有天赐的阳光英俊的外表之外,阿杰还特别会收拾自己,他的穿着让人感觉既另类又合身,越发衬托出了他的酷和帅气。最IN的是,阿杰在他的右臂上面刺了一只展翅欲飞的猎鹰,当他穿着T恤或是紧身背心的时候,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健壮的胳膊上面那漂亮的纹身。

尽管我们工作的酒吧是一家同志吧,而且我也知道他是同志,但我从来都不敢奢望阿杰会看上我这样一个平凡普通的男孩。不要说我太自卑,因为阿杰他实在是太帅了,自打他来我们酒吧工作之后,每天晚上来这里想讨他欢心的色狼们就像一窝苍蝇一样络绎不绝。而我总觉得自己长得很普通,身体也很单薄,说好听点是个还算可爱的男孩,说难听点扔进人堆里就找不到了。由于觉得没希望得到这个大帅哥的垂青,所以我总是有意无意地回避着他,因为每当我看见他那张让人心跳的俊脸,我就情不自禁地发晕。对了,忘了介绍,我叫小飞,今年快19了,阿杰比我大,他21岁。5 p6 N; l+ \8 @9 q
. e% X5 R, R. G2 J* b& @8 N
我曾听人说起过,阿杰的鸡巴不是一般的大,尺寸决不输给欧美同志色片里面的鬼佬,这种传闻听得我心里痒痒的(哈哈,可能是因为我有特强烈的阳具崇拜的嗜好吧)。当然了,这些38的消息都是从我那些和阿杰睡过的朋友们那里传出来的。我也曾经亲眼看见过一次,那是在他换工作装的时候。可惜当时他的鸡巴是软的,但我很满足了,我也不敢奢望我能看到他鸡巴勃起后的样子。那次偷偷看他脱掉衣服穿上制服的经过对我来说已经是人生中一次美妙的经历。$ h2 b& S! p, P- z' X, w

2015年4月15日星期三

高中的种马校草

第一章        校园种马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刚进这所学校的开学典礼上,漂亮的双眼皮,高挑的身材,一头不长不短乌黑的密发。在隔壁的班队伍的最前面——体育委员的位置。说他是学校中的校草绝对不为过,在人群中,就像一颗明珠般的抢眼。我看着他的侧面,穿夏季校服的样子,刚发的夏季校服有点宽松,但他穿了校服胸口仍然是有点股股的,身材自然应该不错。在往下看,长校裤裤脚被他挽了起来。一边高一边低,这......应该是刚来学校像表现一下自己吧,露出了右腿的小腿,他的小腿细细长长,很有运动员的线条感,肌肉饱满。至于胯下那条巨蟒嘛,我就自己想象成十六七厘米的样子,不自觉口干舌燥起来。~
        就这样,他作为我梦中yy的对象半个多学期,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每一次晨会,出操都能见到他,脑中就不自觉的yy起他的身体。
        有一次在老师办公室帮忙批试卷的时候,他进来了,不用想也知道,估计犯事儿了~我坐在旁边偷听,从老师口中得知,他的名字叫林峰。学习成绩不是太好,仗着自己有点家业,而且是体育特招生,在学校里勾搭妹子,而且几乎一星期换一个!!本来老师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时间长了,老师也看不下去了。/ F/ R* k$ a. m) g% O& }4 s" |3 P
        “我说林少爷啊,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呢,你说你要找女朋友吧我也放纵你了,你说你在学校里目中无人吧,我也算了,你总得节制点吧。上周跟别人家女生去宾馆了吧?”0 U4 E/ s1 F) q6 j  y% E% y( ?
        林峰根本不理会老师的指责,低着头剥指甲。
        “这周又看上崔晶了吧?”
        “嘿,老师你眼力真不错”林峰坏坏地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
        “我可警告你,可别约人家女生,人家成绩可是名列前茅,别害了人家,记得。你走吧”
        ......; _& o  a( b' U- \' [$ b+ O
        短短的几句话,我就大致猜到原来“林少爷”是个花花公子,可能...还是头小种马呢。想着想着又失神了~嗯..这么对女生,如果有个机会一定好好惩罚他一下!

德国男人与我的激情往事

在我正式去过欧洲之前,R是我对真实存在的欧洲人的所有理解。而与R之间的性事,也可以构成我对于“做爱”最为虔诚的解读。虽然有很多文章对于欧美老男人对亚洲青年男性的扭曲迷恋,以及亚洲青壮年始终得不到欧美青壮年爱情眷顾诟病不已,但我很难把我和R界定进这样的关系。

R和我认识的时候,他三十八岁,我二十三岁。R不难看,相反,他应该算是英俊的。他出生在德国,十五岁时向家人出柜,只身前往法国巴黎,在巴黎生活了十年后,又再次奔赴美国纽约,一待又是十年。R喜欢亚洲男生,通过工作的关系来到了中国,忙碌于北京和上海。R身材高挑,五官端正,蓝色的眼珠可谓迷人,嘴角浮动着浅笑,皱眉的时候很有几分严肃,却很令人心动。因为在各种语境中生活过,他的英语听不出来自哪儿,清晰而方正,就像德国人的性格一般。

我刚毕业,租了房子,有一份不痛不痒的工作,心情浮躁,性欲蓬勃。我也不难看,但是算不上英俊,顶多算是有几分聪慧的可爱。谈不上身材,所有的优势大都源自青春的荷尔蒙,那是一种当你年纪大一些时,回味起来依依不舍的气息。


07年,同志交友网站大行其道之时,那时候有一个针对全亚洲的交友论坛Fridae。(如今虽然不再登录,但还是定期能收到它的newsletter,显然它还在app的夹缝中生存着。)R主动向我打招呼,我们很快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倒推十年,那时的同性恋,是一种既蓬勃又羞涩的状态,渴望群体的认同,渴望爱,渴望性,身体和精神都奔涌着饥渴。何况,R是个外国人,是一种更致命的性幻想。

当我踩在R的脚背上开始和他接吻时,黄昏的光线浅浅地照在木质地板上,夏末秋初,一切都覆盖上了罗曼蒂克的气味。R没有喷香水,也没有想象中难以接受的体味,干净而简洁。他长时间地和我接吻,后来我发现每一次R都会长时间地和我接吻,那对于R,是一个必要的前奏,是进入我体内之前,安抚我、感慰我,最重要的仪式。他有时会用舌头急促地碰我的牙床,放佛要把我吞咽进去,我不喜欢,会以闭紧牙关的方式表示拒绝。温和些。我用英语提醒他。于是他收敛起在我口腔内搅动的舌头,轻轻地用舌尖搭讪我的舌尖。就这样,我喜欢。我轻轻地鼓励。

R大多时候穿衬衫,偶尔在他家,才会看到他穿着短袖T恤。在我们“交往”的两年里,虽然性是重要的部分,聊天也是R喜欢的部分。我英语还可以。我们聊工作,聊生活,聊他是否真实存在都难以考据的台湾男友。偶尔我会在做爱前或做爱后,为他煮上点饺子。他极其喜爱简单的中国食物,尤其是路边摊的煎饼。对于这种“怪异”的Pancake,他吃得津津有味。

我们为彼此脱去外衣,为他衬衫解纽扣时,他会用蓝眼睛细致地看着我,以致我会产生这是我外籍男友的可怕错觉。我们或轻或重地吻着彼此的身体,我们从来不着急。赤身拥抱的时候,我第一次确认,西方人的体温的确高于亚洲人,那是一种电热毯式的拥抱,暖和又不烫。他有细细的体毛,但是很软,腋下和阴部明显做了除毛工作,像电视里看到的那样,有很多的痣和斑。我则相反,几乎没有体毛,但是腋下和阴部,像大多数亚洲人一样,反而有毛发。他喜欢亲吻我的身体,与他的同类不同。从上到下,从正面到背面,我的身体吸引着他,他的体温吸引着我。

真正R要进入我身体的时刻,我还是异常紧张的。虽然在彼此爱抚的过程中,我已经目睹、抚摸、亲吻过R那异于亚洲人的硕大阳物,但想到他捣入我的身体,却没有三流情色小说里描写的急不可耐的心情,反而是强烈的心虚。轻点、慢点。我反复地念叨。R知道我的紧张,而作为一位年长的成熟男子,他大概可以理解我的紧张,表现出了他应有的欧洲绅士风度和性方面的经验。

我们采用了背入式,这是相对容易的姿势。他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背,慢慢地试图进入。他的手在我颤抖的身体上感受着同性爱的愉悦与相伴而来的疼痛。相对于亚洲人,欧洲人的龟头是小的,茎部更粗长,经验足够的话,其实更容易进入,且更容易刺激对方的敏感点。R在无数遍的亲吻和抚摸后,进入了我的体内,在我的紧张呼吸中,他暂停在进入的动作,陪着我调整呼吸。呼,吸,放松。呼,吸,放松。我要开始动了哦。R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说道。带着关怀和渴望的低沉。嗯。我说。

R出差很频繁,基本是上海和北京。他不喜欢上海,按他的说法,上海的人见人第一反应是从头到尾打量一番,你的服装、手表、配饰,尽收眼底,并快速反应出价格。那时候,我还没有如此频繁往来于京沪,因此对上海产生了极端恶劣的印象。他的工作是为一些企业做活动策划,我以为他是做公关工作,但似乎不是,我也没有细究。他说他有一个台湾男友,但我在他家里从来感受不到两个人的生活气息,何况家里连张男友的照片都没有,岂不是奇怪,毕竟他已然出柜,无所畏惧。所以,说来更像是托词,而其实我也从未想过要和一位外国人发生多么惊天动地的跨国恋情。

R在我体内急剧地抽动。我们变换着姿势。我时而仰躺,时而趴着。我好像射了。我看着生殖器上挂着的粘稠但透明的液体,有点害羞地对R说。那是前列腺液。R突然失声笑了起来,撑在地上的手臂因为笑而抖动起来,R用手指轻轻地划过我生殖器的尖部,抹掉那透明的液体,进而放入了嘴里。很棒的味道。R又笑了几声,轻轻俯身吻了我一下。

这也许是做爱过程中比射精更快乐的部分吧。R仍然非常卖力地抽动着,直到我表现出真正射精的冲动。在他的帮助下,我喷涌出从未见识过的能量,铺洒在他结实的胸口。我可以射在里面吗?R非常礼貌地问道。其实R是带着安全套的,也许是西方性安全教育很到位的缘故,他们即使带套也不一定会在对方的体内完成射精。可以。这是我必然的回答。伴随着R低沉却剧烈的吼叫,他完成了射精。他倒在我的胸口,而我上完了我的精品性教育课程。

公廁輪奸

2001年新换了一个工作,由于工作轻松,便暖饱思淫欲,骚0么,就总惦记着怎么被大JB操。长春六月的时候,蚊子还不多,天气却热到了只穿裤头出来就可以的地步了。春城大街上有一片浓密的树林,西郊路和春城大街交汇处有一公共厕所,距离十字路口大约有20米,藏在十几棵数后面,半夜我路过的时候,路灯隐约照在厕所墙上。心中一动,希望能在这里猎到自己喜欢的。隔了几天,公司聚餐,喝完刚六点多。回家洗了个澡,猛然想起那个公共厕所,上网一查,花醉红尘里竟然记载了这个厕所就是点。我忙穿了一个如同内裤一样的超短紧身牛仔裤衩,一件乔其纱的半透明短袖衬衫,没穿内衣内裤,光脚穿了双塑料拖鞋,骑自行车去那个厕所看看。6月的晚上7点多,天还没黑,厕所里只有一个20岁左右的民工在大便,一共有五个蹲位,我蹲在中间的那个,那个民工在最里面。来的时候我带来一瓶可乐,用来灌肠,也没管那个民工是否知道我在做什么,直接拧开瓶子就开始灌肠。一面脱下牛仔裤衩放在塑料袋里,放在蹲位旁的水泥隔板上。并把套和润滑液放在塑料袋上。这样,来的人差不多都知道我想做什么了。刚开始灌肠,里面的民工就擦擦起来了,走到我面前看到塑料袋上的摆设愣了一下,拿起来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贱贱的说是操我时候用的,他就问能不能操我。我当然同意了,他裤子还没提起来,浓密的毛和半截JB都看的很清楚。我主动拉下他的裤子,给他KJ。他的JB不是很大,而且有点尿骚味,软软的,口感很好。很快他就硬起来了,他拿起套子问我可以操后面么,我说没问题。站起来转身,给自己润滑一下,撅起来准备让他操。还没插进来,门口一下进来两个二十多岁的男孩。从服饰看是马路对面饭店的,看到这个场景,其中一个转身就出去了,另一个站在那里楞着。民工不在乎他们看,摸索着开始操我。操的比较猛,第一下我很疼,我反射的躲了一下。他伸手抓我腿,又使劲操了一下。这下进来了,但我疼的已经眼泪都出来了。愣着的男孩站在我俩旁边的蹲位开始撒尿,一边尿一边硬起来,我看的清楚,就伸手去抓,他躲开了,然后说你用嘴给我裹。我扒在水泥隔板上,后面被操着,前面裹着。这个孩子没怎么经过KJ,几分钟就射了,也没吭声,射了我一嘴,射的很多,因为插的深,我也没留神,结果一下就吃了。

壯男與假屌

他是一個看不出來是同志的壯男,胸部像個飽滿的山丘,因緣際會談好跟他愉快地玩,講好的條件就是不能邊玩他自己邊打手槍,條件不少,只是,當一個自備了數根假屌的男人說他需要被捅到尿失禁這麼要求,
我不禁的就答應了他,想看看這是甚麼樣的一個人物。$ H# m/ C8 |/ ^& C7 i& k# n

約了他在城市的某個旅館,進了門,嗯,讓人垂涎的壯男。進門後的他直接把背包一攤,假屌一根一根地拿來出來,然後跟我說:你看個電視,我自己來。只見他脫了衣服,拿了假屌去浴室清洗,洗畢,放置在! u. ]+ ?) S. G4 @
大浴巾上,請我幫它們擦乾後,又自己進浴室去清洗他的後庭。一切就緒後,他趴上了床鋪,翹高了他豐滿的臀,露出他的菊花,淡淡卻又真誠地說,可以開始了!
9 L9 K1 \/ ~! I# G( L8 u, m8 x# i
看著這一個人趴著等待讓你玩弄,我不禁硬了起來,先用手指頭幫他慢慢地擴張,也一邊看看一字排開的假屌裡,盤算著接著下來的順序。一隻手指之後兩隻手指,大約五分鐘過後,他轉過頭來說,來吧!

我從最小隻的假屌開始,抹上了潤滑劑,看著它進入了這個壯男的蜜洞。他發出了愉 快的聲音迎接了這個會帶給他的愉悅!慢慢地進出讓他感覺到舒服,不到三分鐘,我開始準備比較粗的另一隻。這次我不再以7 Z8 m- \5 `# X! @3 m1 h
慢的節奏,進去後,粗暴的撞擊,壯男開始呻吟了起來。而圓壯的臀部也起了節奏的動作,漸漸地,壯男進入了他想要的境界。我又找上大小差不多,但底部有個睪丸狀的,這樣方便我滿手的潤滑液時可以好好& A% j7 Z, P' F% J/ a# N2 i" f
地抓住,用力的捅這個男人的屁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