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9日星期五

爸爸和工頭的秘密

父親是一個平常的上班族 早上準時上班 晚上準時回家 我是他唯一的兒子小跟班   K1 m) t3 x. u6 Q4 F) u
至於為什麼 母親不在身邊 是因為生活上難免會因為一些小事情而爭吵 鬧得不可開交 就因為這樣 父親和母親就離婚了 
現在我只跟著爸爸在一間當初他自己買下的房子生活 生活還過得去 爸爸也熱衷於上班 只是父親一回家中 都會拖著疲累的身子 到樓上自己的房間休息# _7 M- Z5 |1 y8 Y
0 k* m: d! x8 l" ^+ G5 Y/ h
但我懂得拿杯茶給爸爸喝 但每次端著茶要給爸爸的時候 總發現門反鎖了 微微聽見 爸爸自己一個人在房間 { 恩…恩..阿 } 但當時還小的我 不懂爸爸在做什麼 輕輕敲了門 叫了聲爸爸喝茶 可能爸爸也嚇到了 聽見爸爸回答說 等..等…等一下 我在門外等爸爸開門後 把茶遞給了爸爸 爸爸很快的喝完 然後問我 兒子你在門外站多久了..!? 
兒子我回答 : 剛來不久而已

兒子我又問 : 爸爸你剛在房裡不舒服嘛 怎麼聽見你在 {嗯…嗯…嗯…阿..阿} 的4 u# D# D; \# K; w9 P& v6 ]

爸爸急忙回答 : 沒有阿..可能是我剛打呼太大聲 被你聽到 “拍謝拉” {台語
}
兒子我回答 : 哦 這樣哦 
( 就這樣草草的被爸爸呼巄過去 )( H$ c  K' `0 }  h
做兒子的呢 還太小不懂事 只知道和父親說 爸爸 辛苦拉 爸爸晚安9 |* }: e+ L) C  z4 o
偶然的一天 只聽爸爸說要在家後面 多建一間自己的房子$ F2 H, m+ X% V& O
7 ?1 V" n  p, S# ~
我也不以為然的得聽聽 聽著他和一個 強而有力的工頭說話 可能是因為長期搬重物的關係 那工頭的身形肥常健碩 完美的胸肌 可能衣服太緊繃 顯的他的乳頭敏顯的激凸 從他身上的肌肉延伸到他手上的二頭肌 看他的腿厚重無比 可能也鍛鍊出非常雄厚的肌肉了巴 我看了他的褲檔 好大一包 不知道裡頭到底裝了什麼毒禽猛獸 
如果他全身都不穿衣服 應該是個非常猛壯的男人 裡著一個平頭 外表算 俊帥 算還可以 不醜就是了 

地铁乘务员的狗

北京的某条地铁线的某一站,有一个帅帅的男孩,他是我的主人,他的名字叫张凡。我的主人身高1米72,体重61,浓眉大眼,薄薄的嘴唇。很多人说他不像个主,但是在我眼中,他是个真正的男人。我自己是个小白领,月薪还够养活自己,家里拆迁有一套两居室,现在是我和主人的家。主人也是北京人但我俩在这个小两居里已经住了3年了。
认识主人的时候,我22,主人18,还是个职高的学生。周六和大学同学去打球结果在球场和另三个职高生发生了冲突,结果我见到了他们中的我帅气的主人。我动心了,赶紧把同学劝开,盯着主人去厕所的时候我跟过去,假借偶遇,认识了他。再之后我经常约他一起打球,18岁的他真有北京老爷们的范,不矫情,有一是一,有二是二,我俩也就越来玩的越好。我俩坦诚相见也很俗,有天晚上打完球,别人都有事走了,我就和他去吃饭喝酒。我俩喝的都有点多就让他和我一起回了我家,那会我还是和爸妈一起住。 进我屋他坐下,很严肃的对我说让我把鞋给他脱了,我喜欢他,于是就蹲下帮他把鞋脱了。他的脚真叫一个臭,刚脱了一只,他就用脚在我脸上蹭,我也没说什么蹭就蹭吧,把另一只也脱完后我就要起身。他直接用他的一只脚踩在我头上。我问他你做什么,他豪不犹豫的说他喜欢我,想玩我。我问他是不是喝醉了,他说没有,说从见到我就喜欢我,想主宰我的一切。
我没玩过SM,我是0.5 当1当0都可以,也许是酒精作祟,我没反抗,就任他用脚在我的脸上刮。我以为SM也就是这个吧。
结果他让我帮他脱袜子,我用手帮他脱的,之后他又光着脚在我脸上滑动,从脸蛋蹭到眼睛,鼻子,然后是嘴。他用脚趾翘我的嘴,一边撬一边还说宝贝张嘴帮我舔下,听话。我很听话的把嘴张开,他一个一个的脚趾往嘴里伸,开始我不习惯,只是用舌头轻微的碰,到后来,居然很主动的拿着他的脚,像吃冰棍似地一个一个的吸他的脚趾。 等我发现他没动静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睡着了,于是我就去洗澡,洗完澡只穿着内裤就睡在他旁边了,家里暖气很足,他还穿着厚厚的衣服,我先帮他把外裤,毛裤,毛衣都脱了,只剩下内衣,然后盖上被子。 我还没有睡着,他就开始活动。这是我所期待的。 他的手从我的脸一直摸到下面,手直接伸进内裤玩的的JB,很快我就被他玩硬了。之后他整个人压过来,我俩激烈的吻在一起,同时他也慢慢脱他的衣服。他把自己扒光后,就起身,然后坐在我胸口上让我给他口。我对自己喜欢的男人从来不拒绝被强迫。 他的JB硬梆梆的插进嘴里,我用力的吸着,双手搂着他窄小的屁股,他的身材真好。慢慢的他从被动的被我口,变成了自己双手按着床头,操我的嘴。

猛男司机

忍受着恋人离去的伤痛,我埋头在公司这次竞标的工作中。将近一个月披星戴月的忙碌,果然让公司拿下了这次的工程。平日总是顶着一张扑克脸的老板,脸上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更让大伙儿感到讶异的是,众人口中又咸又涩的老板,居然宣布要利用下周五、六、日三天,招待全体员工去花莲旅行,而且每人还可携带一名家属。

  虽然公司只负责家属部分的费用,几乎所有同事都认为这是绝无仅有的好机会,以后老板不晓得还会不会这么慷慨,所以每位同事都是有家属参加。

  我是只身自南部来台北工作,而爱人又已另结新欢。

  本来不想参加,可是在众多同事的劝说下,只好勉为其难的一个人参加了。想到要一个人面对空旷的房间,独自吞噬孤独的苦涩,出门走走或许是不错的选择。

  由于公司员工才不到廿人,加上家属,一辆大型的旅行巴士都还有一些空位。在星期五的一大早,一辆没满座的巴士就自公司门口向花莲出发了。由于同事人数不多,平时同事间的感情算挺不错的,加上有家属同行,一路上虽无导游小姐,车厢内的气氛却一点都不冷清。我是既无家属又还没熬过感情的伤痛,再加上近一个月的工作压力,一上车后我就挑选了右前方的单人座坐下,接着便自顾自的沉睡。

  「起床啰!」被叫醒时,我才发现车已到了罗东的亲水公园。半年前才和他来过,如今景色依旧,但却人事全非了。下车后,心中根本是了无游兴。胡乱逛了几下,离上车的时间还早,不管那么多,就返身回到巴士上。被我打断小憩的巴士司机打开车门,带着狐疑的脸问道:「怎么不多玩一会?」我懒得和他解释什么,径自坐下,想继续和周公打交道。

  「和女朋友吵架了ㄚ?」不带一丝怒气的话,却把我试图抚平的伤口,狠狠的揭开来。我将略带忿意的眼神望向发声处,竟发现那司机已闭上双眼,靠在驾驶座的椅背上打盹。从上车后就开始入睡的我,此时才清楚的看见这位司机的模样。

  依我估算年纪应该在卅上下,平头短发,单眼皮长相粗犷但皮肤很白,有点像日本人。不过在略嫌发皱的衣裤下,却隐约的显露出一付魁梧的身子,即使被衣裤遮掩着,仍然可以轻易看出肌肉的宽厚和结实。这司机健壮的身子这么近的呈现在眼前,我的阳具竟然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一闪神的思绪乱窜,很快的就被陆续返回的同事给打断。

2015年5月27日星期三

北京帅公0的被操经历

几年前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交往了一个男友,是个富二代,仗家里有钱所以不工作,每天各种疯玩儿。长的很好看,有点像余文乐的那种,特别招人喜欢。我也是从另一个gay的手里撬过来。刚开始我们彼此喜欢,每天最少做两次爱,也算是他把我底的开发成了一个好0。在这一点上,我要特别感谢他。他操人的姿势和花实在太多,让我体会到性爱的美好。不过,就和所有的同志恋爱一,保鲜期很短,也就不到半年。因为我们在一起的一个月之后,我就开始了工作,因为比较忙,所以一两周才能见到一面。但是因为那个时候已经被底的开发出来,所以一段时间不草,就觉得很痒。刚开始就是纯粹的逼痒,感觉有时候身体很怀念那种被击的感觉。时间长了,就是心理上的痒,看到帅哥就会直接顶别人的下半身看,有些人穿西装裤,鸡巴一甩一甩的,就幻想他的鸡巴甩在我的脸上。还有穿牛仔裤的,鼓鼓的一包,就幻想能被那种大鸡巴爆操。

我前男友,简称A,的鸡巴是直直的特别粉嫩的鸡巴,不是很粗。我一直很好奇,他操了那么多人,怎么鸡巴还不变黑,他告诉我说是因为被逼水滋润好了,所以颜色就鲜艳,不过我感觉就纯粹是基因好。

好景不长,我们之间的感觉越来越淡,尤其因为我长期出差不在家,我知道,他肯定在外面找了别的人,不然的话,以他那么烈的性欲,肯定会憋疯。

有一次,我出差回来,一下飞机,就给他打电话,一开始是不接,最后一只忙,我就发了微信给他,问他在干嘛,他说在朋友家打麻将。我说我要去找你,他说不方便。我说如果你不让我去,咱俩就分手吧。可能当时他还是不愿意分手,所以就勉为其难的说,让我来了就别后悔。说实话,我当时很害怕,因为他很严肃。但是估计当时就是真的想自己的男人了,所以就打车去了他的朋友家。2 b1 {4 J4 J: Q) l% k4 f

进门之后,发现是四个男人。有两个是A的好友,一个比A年纪大一点,当时可能26岁,身高184,体重不到80公斤,非常壮。说实话,我以前总幻想被他操,因为从他的裤子就能看出来,他的鸡巴很大,而且他很爷们儿,因为我是他的“弟妹,”所以对我平常很照顾。另一个是我男友的好基友,24岁,181,70公斤左右。我男友 24 182 70。只有一个比较矮的我不认识,不过一看就是0,皮肤虽然不错,但是就是很柔弱的那种骚0的子,不过也不女。我以为是184的新男友。2 ?( `, ^$ |+ T4 |
7 @7 c6 G+ q3 u6 e0 X5 n# z
感觉气氛很不对,因为床也是乱的。那个骚0衣服也没穿好。我就觉得肯定男友出轨,质问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他出乎我意料的爽快的承认了,他们是打算要轮草那个骚0。我当然觉得心脏要崩出来,眼泪唰的留下来。我男朋友搂我到隔壁屋安慰我说,他还没有操刚才就是让那个骚0吃他们几个的鸡巴。他这次参与是因为,我总出差,他憋得不行,所以才想找个人操。我那个时候才22岁,所以也算是白莲花一朵,就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对我。我男友就保证说,以后只操我,绝不碰别人。说说就上下起手,开始摸我。然后开始那种很攻击性的吻我,我最大的死穴就是嘴唇,只要他一吻我,我就感觉自己浑身酥软。这个时候听到外面,已经开始淫叫起来,还听到那种很重的撞击声。我知道183肯定在操。因为他很壮,操起来才有那种很厚重的声音。5 F

2015年5月19日星期二

鸭寮大J小伙子们

鸭寮小伙们


      肖俊勇是个俊朗健壮的青年教师,今年25岁了,不知怎么搞的,这小伙子不但没有女朋友,而且连结婚的念头都没有出现过。因为他行为举止的古怪,不为同事家人接受,他也懒得向别人解释,便借了支援边远山区教育的名义,到了一所偏僻的小学任教。


这个偏僻的学校地处大水库边,依山傍水,附近有四个小自然村落,距离最近的只有不到1公里。学校只有300多学生,教师也就十多个,清-色男性,大部分是本地人,学生放学老师也回家。俊勇因为是外地人,吃住都在学校。


   俊勇的行为举止的确让人侧目。最先让同亊吃惊的是他在不用上课的时候喜欢赤膊上身,显示他那鼓囊囊的结实肌肉;然后是据有同事目击,他在中午及夜里睡觉时竟脫光衣服,赤条条-丝不挂在房间里走动;又有放学后迟离学校的老师见过他赤身裸体在水井边旁若无人冲凉;更甚的是有时放学后还有几个年龄稍大的学生留在校内踢球,他竟然只穿条紧绷绷包裹裆部的三角裤就上场加入踢球,在那个偏远落后的乡间,就算拥有一条这样大胆开放的三角裤衩也是人们茶余饭后新闻......

死囚自白

过了很久,门外听到汽车的声音,门开了,几个武警走了进来,从铁架上解下绳子,命令我跪下,把我的两只手扭到背后合在一起用押解绳捆起来,抽掉了我的裤带,扒掉了我的鞋子,脱下我的臭袜子塞在我嘴里,又在我两脚踝间捆了根一尺长的绊脚绳,捆绑完毕,武警们提了绳子让我站起。我明白,是要押解我上路了。 我被武警们押着光着脚碎步跑到停在外面的囚车前,带队的武警中尉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听说你也是干过公安的,懂得规矩的,现在你是犯罪嫌疑人,该怎么样不用我多教育吧?”我被袜子堵着嘴,就冲他笑了笑点点头。“好,路上老实点。上车!”武警们把我架着上了囚车,命令我盘腿坐在地板中央,武警们坐在两边的座位上,我旁边的两个武警一左一右把他们的脚踩在我肩膀上,以防我不经允许站起来。他们穿军胶的脚就在我的嘴边冲鼻的臭味熏的我直皱眉,我明白这是规矩,从今天起我是个犯人了。囚车开到了县看守所院子里停了下来,两旁的武警把踩在我肩上的脚放下来,用枪一顶我的脑袋喝令:“起来!下车!”我两腿一使劲自己站了起来,两名武警把我架下囚车,押着我光着脚碎步跑到狱办室门前,带队的武警中尉把我嘴里的臭袜子揪出来,在我耳边命令:“喊报告!”我懂得规矩,立刻立正站好大声喊到:“报告政府!罪犯林少宇被押解前来!请求入监!” 带队的武警中尉对我点了点头以示表扬。狱办室里回答:“进来!” 武警们便押着我进了门命令我跪下。屋里满是警察,大家一边上下打量着我,一边议论,“这小子还挺壮的”“听说以前干过武警呢”“看他还满不在乎嘛” ,武警们把我移交给了警察,转身要走,我跪在地上说:“班长们慢走。” “呸!”武警中尉扭头啐了我一口,轻蔑地笑着对我说:“傻逼,放老实点!”一个老警察,问了我的基本情况进行了登记。三个年轻警察走过来,把我拉起来,把我的臭袜子塞在我嘴里笑着对我说“走,出去说点事”我明白这是要打我了。

高中生的性开发

大学时我和当时的老婆小杰有在校外租了房子同居过半年,当时是住在一个小高层的小区里的四楼。我们家楼下有个小帅哥,和父母住在一起。他是个高中生。我有时候会在楼梯间或傍晚倒垃圾时碰到他。看起来是个挺时尙的男孩。衣着很跟得上流行的脚步,耳朵上两边都带了耳钉,头发染了浅棕色,低腰牛仔裤常常若隐若现地露出内裤和一点股沟。当时小杰还和我打赌,他说不定还是个小GAY,当时我不以为意的笑笑,其实在心里,那个小男生确实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们不是很熟,碰过几次面后,也只是点点头,客气的寒暄一两句。毕竟他高中,我大学,而且在楼道里也谈不上什么,人来人往的,怎么说也难有共通的话题。不过他的身材是我喜欢的。瘦瘦小小的身板儿,不过从他露在外面的肌肤看得出来,他的皮肤很白晳嫩滑,可能是年纪轻的关系,腰细细的,屁股小小巧巧的,一个手掌就能包住,不过瘦归瘦,腿上倒还有点肌肉,能把牛仔裤绷得紧紧的,看起来很有青春气息。说到青春气息,年轻男孩子的身体闻起来就是不一样,走近就可以闻到那种特有的体香。
我跟他变的比较熟是在一次很偶然的场合。有一天我傍晚倒完垃圾,在附近的小公园内坐下来在长椅上抽烟,小杰不喜欢抽烟,所以不准我在房间里抽烟。刚点上烟吸了一口,才发现他也坐在另一座长椅上,右手指还夹着一根点燃的细长香烟。 他早就发现我了,有点尴尬吧!小小年纪,被邻居发现在公园内抽烟。他朝我讪讪地笑了一下。我倒是觉得没有什么,这么大的人了,要抽烟能怎样,那是他的自由。我并不会对小男孩抽烟有啥反感的,想我自己比他还小就抽上了呢。
我朝他笑了笑,耸了耸肩,表示我不在意。他笑了笑,犹豫了一下,走过来坐在我旁边。问他抽哪种烟。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包云烟来,是我平时不太抽的烟,我向他要了一根过来抽。
“味道还不坏嘛!”我说。

我的表哥我的奴

表哥小志
已经是夜里1点多了 骑车回家 
我 总是这么精力充沛 从不知疲倦 虽然已经上了十五六个小时的班 但是还是没什么困意 
在楼下 拿出我的秘密武器 按下开关 然后走5层楼 回家
我家不大 一居室 不过算我在这个城市的窝了 家里 除了我自己 还有我的小狗 小志 
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志 赤裸着身子 身后有我送他的尾巴 低着头用嘴脱下我穿了一天的运动鞋 说实话 这股臭味 我自己都快受不了 可是小志却很喜欢似的 每天都把他舔上好几遍 
换完鞋 小志把他的狗绳递给我 这是一条我连载小志JJ环上的一条绳子 哪个JJ环 自然也是我送他的 是我亲手打的 领着小志进屋 吃着小志亲手做的饭 其实挺幸福 小志就一直跪在脚下 让我这么无休无止的虐待 …
认识小志是在夏天的时候 小志 除了是我的狗以外 还有一个身份 就是我的表哥
我是一个东北的男孩 生在东北 长在东北 在吉林上的大学 学的金融专业 虽然是个重点大学 可是东北这个地方 除了大连以外 实在没有哪个地方算是富足的了 所以跟家里商量好 毕业了 要离开这个地方 去大城市工作 就这样 毕业的时候 就投奔了远在上海的姑姑
接我回来的哪天晚上 姑姑 姑夫 爸爸 还有表哥 我 我们一起在南京路的一个馆子里面吃了顿饭 
回到家 姑姑家的房子不错 大三居 向东可以远眺浦江对岸的明珠塔 向北就是南京路 向西就是人民广场 晚上睡觉 我被分配到表哥床上睡 爸爸睡在姑姑分给我的那间屋子里面
表哥 张辰 身高180 是个不折不扣的帅哥 今年26岁了 在一家外企做人力资源工作 由于基因的关系 表哥长的兼具南方和北方人的特点 就连性格也是并有北方人的豪放 和南方人的细腻 
洗完澡 我以为上海的男孩都很讲究 于是特意穿了身从家带来的睡衣裤出来 而他洗完回来却是只有一个小内裤 看上去好像我是上海人 他是东北人一样 房间里面虽然开着空调 可是还是很热 难怪 这是上海最热的季节 我跟表哥在他的房间里面聊天 他问我大学学的什么 想找什么样的工作 家里的情况如何 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话 我告诉他 我家里还好 爸妈工作都不错 妈妈快退休了 女朋友反对我来上海 后来吵了一架就分开了 聊了没几句话 我的脑袋上开始冒汗了 表哥告诉我 在他的房间不用那么拘束 我当然高兴 立马把睡衣睡裤都扒了精光 只剩下个小裤头 

和直男军人

那次见的是一个退伍军人,渑池的。大概23岁吧。。
其实我和他一共见了两次。 
第一次,他来三门峡玩,就找我了,,,我们只是在大张那里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就走了。别的什么也没做。。他挺帅的,也很阳刚。第二次是我去渑池有事,就给他打电话,就见了。
其实他都有女朋友,但是他说可以接受我,还说想试试做大爷的感觉,, 
然后我们就去了旅馆。。 
是他先进屋的,我在他身后,进去以后他就直接坐在床边上,我站在门口,很不好意思。。。他打开电视以后就问我到底想做什么,想怎么样。我不否认,他的样子挺酷的。。我赶紧说我想做他的奴隶,甚至是他脚下的狗。 
他说就,是狗还能站着吗??我怕他生气,就赶紧给他跪下,他让爬到他面前,我就爬了过去。 
我刚爬到他脚下,谁知道他一脚就踹在我肩膀上,一下子把我踹的坐在了地上。。。我当时害怕极了。我都不知道是为什么他会打我,,然后他说,是因为我没有主动给他叫爷。

我感觉他在部队的时候肯定就经常欺负新兵。
我赶紧再次跪好,爬到他脚下。。。他那天穿的是一双篮球鞋,白的。。有点脏了,他就让我给他舔,我也害怕他打我,再说我内心也渴望那样,我就给他舔了,,,他就半躺在床上看电视,我就一直舔,舔了大概二十分钟吧,两只鞋都舔的差不多干净了,就让他检查,他看了看说还不是很干净,让我接着舔,我就听他的话,接着舔了十分钟,他说如果我舔不干净,就让我舔一天。。。最后真的舔的很白,他才说好了。 
然后他说要抽烟,我一看他把烟放嘴里,我就赶紧拿火机给他点上。。跪在他面前给他托着烟灰缸,直到他抽完,最好还吐了一口痰在里面。 
然后他躺上,让我给他捶腿,捶背,按摩。。 

体育贱男

我178/21/68,從小到大可能是酷愛運動的關係,我的身材比起同齡的人我結實很多,我是屬於長腿型的男生吧,我的雙腿和1米8幾的高個男孩比我的比他們的還長,所以在床上操過我的男人都說喜歡扛起我的腿操我這種長的很陽剛很男人的騷貨,尤其是喜歡我的屁股,又大有圓又翹。呵呵我知道這跟我是學校長跑隊的隊員有關,長期的跑步給了我一副好身材,還有一個超級翹的屁股。
在家鄉只是和一兩個人發生過關係,印象最深的莫過於在老家勾引過一個直男吧,一般在網吧我都會上些健美網站來諮詢鍛煉的一些知識,我在一些BBS上面會看到有的男人會如何討論鍛煉肌肉。有的人會貼出一些健美的男體圖片和留下QQ,我從那特地加了個QQ現在連名字都忘了,但是不會忘記和他做愛的細節,我在 QQ上問他喜歡性交嗎。他說喜歡啊,我問他想和身材好的男人做愛嗎。有試過和男人做愛嗎。他立刻拒絕了,說他只和女人做過,而且也不知道怎?和男人做愛,我當時在網吧發過一張一個日本片子的截圖給他好象是小馬系列的片子,那張圖片是一個年輕健壯的男人撅起屁股,擺出狗扒式.一個肌肉發達的壯汗挺著他的鸡把操這個健壯帥哥的p眼。圖片很誘惑我一發過去,他很久都沒回話。

過了很久他終於回道:“這么小的地方可以插進雞巴去嗎?”我不由的笑了:“想試試嗎?”他沒回話。後來我看他不說話就下了,後來幾次上網我都給他看些小電影,然後他問我多大,怎?老發些這種東西給他。他以我是什么壞人,我家鄉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中小城市,看的出來他很小心。我對他說我是學生。我是校隊的你放心我不是什么壞人,他突然間對我感興趣了,那你身材好嗎。我自信的說道放心吧包管讓你爽,他呵呵的回到你是幾中的。我說我是X中的,他恩了說我是一中。離你學校很進。不過我早畢業了。我問他想操操肌肉帥哥的p眼嗎。放心吧我很緊的包管比你幹過的那些女人還爽。他有點心動了,他問我在那,我對他說我在XX 藥店旁邊的那個小區,那時候我讀高3就我一人住我對他說想玩嗎。他說可以試試,不過他要先看我的樣子如果不好的話他就走,我說沒問題。我約他在XX藥店見面。他打了電話說你先去。我說我已經在等你了。那天我特地穿了見無袖的T恤露出我結實的胳膊。我在那等了十幾分鐘,就看到一個高高壯壯的的帶眼鏡的男的向我走來,現在我都忘記他的樣子,呵呵因他太平凡了,他看了我一眼盯著我看了很久可能他覺的向我這?陽剛的怎?會喜歡被男人操呢。我問他說怎?了對我不滿意嗎。他搖搖頭。我問他想玩嗎。他點了點頭。我帶著他到我家。開門的時候突然間看到鄰居出來。她是看著我長大的。對我說誰啊,我嚇了一跳我心虛到說我朋友來我這拿東西,她狐疑的看了看他就走了,我把他領進屋裏,他對我說你真大膽,我笑呵呵的說你喜歡嗎。我抱著他感覺他心跳的很快。他推開我說抽會煙吧,我說哦

被帅保安强奸了~~~爽

已经是傍晚的现在,这个城市的夏天还是一如既往的热着.无聊的盯着电脑屏幕发呆,考虑着下一分钟是看G片还是聊个网友见面.突然"波"的一声头上的电灯闪了两下熄了."真倒霉!"灯管烧了."喂!是监空中心吗?我家里的灯管烧了,你那有换的灯管吗?能不能找个人帮我弄一下?"."好的,马上就到!"挂上电话,对物管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物管费总算没白交,更重要的小区的保安里有几个长的很不错,特别是小李,部队转业来的,大概180的个头,平头,脸部线条棱角分明,挺直的鼻梁,小麦色的皮肤,嘴唇很薄,嘴角微微上扬,看着有股邪邪的味道.单眼皮,眼神出奇的犀利,很长时间以来他那制服下结实匀称的身体和档部那包高高的突起都成了我SY时幻想的片段.不知道来的会不会是他呢?我充满了期待,彷佛灯管烧了也变成了一件愉快的事情! "丁冬"门铃响起"请问是你家的灯管烧了吗?我是李强,监控中心叫我来一趟."哈哈!老天真是待我不错,当真是小李来了."请等等,马上来"我迅速的脱了短裤穿了条平角裤跑去开门,我准备向他展示我26/183/70KG的标准身材,再配上我英俊的外表,哈哈,我不竟开始YY起来哇!震撼,绝对的震撼!!门外的小李裸着上身,宽厚的肩,结实的胸肌,两颗嫩红的突起,八块结实的腹肌无一不是对我致命的诱惑!我想当时看向他的目光一定相当的露骨.艰难的咽了口唾液,干咳一声借以掩饰我的失态"恩,那个,天气真热哈...那个,烧掉的灯管在卧室,请这边来!"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迅速的转身演示着下身的变化,引着他向卧室走去.如果当时我回过头就能看到小李勾起的嘴角上挂着的那丝邪邪的笑.小李站在梯子上换灯管,我扶着梯子眼睛注视着面前的JJ(他站在梯子上下身正好对着我,呵呵).

体育生之恋

第一集少男初长成

        成长是个漫长的过程,小小的我隐隐约约觉得人生的前面总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我,但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这种感觉时隐时现。无论如何,期待总是一种美好的感觉,上学也是一样。但是上了小学我才发现,我失去了许多自由,玩得时间少了,学习的时间多了。不再是幼儿园的孩子,撒娇也不能随心所欲了。我的注意力总是不能集中超过十分钟,因此上课的时候我总会分神,被其他的人或事吸去注意力。但好在老师不会太注意到我因为个子较高,一上学就被安排到了最后排坐。慢慢我发现,坐在角落里好处多多,这也形成了以后我的一个习惯。 * p8 ^! |5 E$ P" Y# L
9 G" p+ R7 Q+ G9 d  l
         生性聪明的我,并不需要太用功就可以把成绩考得中上等,所以,爹妈也就不太逼我去像其他同学那样上这样那样的奥数班、英语班什么的。这一点我倒要感谢爹妈,是他们让我有了一个比较快乐的童年。我最喜欢上的是体育课,体育老师也最喜欢我,因为我的身体素质让我不需要怎么训练就可以在运动会上拿一些不错的名次,并且大部分是田径项目,比如跳远和短跑。后来经过体育老师把我弄到校田径队开始系统训练后,我在我们那所小学就立马变成体育上的佼佼者了。并且,我学习成绩也不差,这使得我在学校里大出风头。到了三年级的时候,我在我们大木仓小学已经比较有名了,一是因为我已经成为了学校的体育尖子,二是因为我不太爱说话,给同学们都留下了一个比较高傲的感觉。

       不太爱说话的结果就是很少与同学交流,所以我的小学时代基本上没什么朋友。我每天的生活就是上课,到了下午四点以后就跟着校田径队训练,然后回家。如果那天下午不是体育老师临时有事开恩让我们提前回家,我也不会偶然看到我后面将要描述的一幕。这也是我人生第一次对“性”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认识。那天下午我四点就走到我们家的四合院门口,当时爹妈都还没下班回家。我发现家里某间房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这么热的天,谁会关着门,还把窗帘严严实实地拉上呢?好奇心驱使我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趴在门缝里往里一瞧,里面的景象上我不仅大吃一惊,而且立刻脸上发热起来。昏暗的小屋内,一个全裸的男人正搂着一个女子在床上激烈地翻滚着,低声呻吟着。

公用大屌

一. 高中啟蒙3 k8 x4 y; k, A" _) L% i2 O

, R3 F6 a( w  H  X: o
如果說不夠硬是男生老了會出現的症頭。我真希望快點到那個年紀。, ~; U& r3 Z5 }- H6 ^' E


$ |, h7 z2 ], Y

從國中開始,凡是輕微的刺激或是碰觸就讓我可以硬到一個不行。) J; Q0 Z& U& n& j" U# b
現在我26歲,十幾年來,只要朋友談論色情大小事,別說看影片圖片了,或是輕輕摩擦到我的敏感帶。
我的那傢伙就不自主的槓起來。我看電視,說甚麼吃了威而鋼連續硬好幾個小時,我真懷疑我體內有個小工廠,不斷製造威而鋼給我。, \4 U4 J) u! c6 q; B) g

3 f1 }3 j8 T( _0 `) I
你很羨慕? 壞就壞在我的屌形是純然的直屌,壓不下去也折不上來,17公分不算超大,但足以讓我褲檔膨脹到顯眼。
如果別人不小心碰到你,你就勃起,而且無論甚麼場合。看看你會不會獲得看變態的眼光。' j: r& u2 ~' g2 S" N$ @

你問我長得怎樣? 小時候被嫌醜,眼睛小小的。但自從韓風流行,討厭韓國的我一直被說是中韓混血。7 j7 k9 A) |  Y7 d' v' @# @8 E4 n
加上小時候愛好運動,178公分,69公斤,胸肌有,腹肌有,唯一的缺點是毛不多。除了陰毛。5 V) z5 q4 b; j( l; X8 O
+ C& c9 l& g2 L
在家,我習慣在房間,全裸一絲不掛。
沒甚麼理由,你試試看你全硬的時候別人彎折你的老二,正常男生都痛不欲生。
我也不喜歡打球,難免的摩擦一樣讓我不時的尷尬,所以我放棄了國小籃球隊長的頭銜。
自我開始不斷勃起後,我只會在自家的泳池游泳,至少不會跟別人碰撞。/ f7 W4 }, O8 w& q8 N' T+ z; M

我討厭跟女生接觸,因為在女生面前不小心勃起,我會被當成是變態吧? 雖然很多女生總是寫情書給我,但我討厭她們,討厭自己無法面對她們。
至少在男生面前,在我的好朋友面前無論怎麼不小心起了反應,他們會讚嘆的誇獎我的尺寸,尤其我的發育比較早,更因此成為死黨中男人的表率。
0 p$ m$ H- n  I9 E
開始上演跟國中同學玩雞雞戲碼? 好像很多小說這樣寫。' Y  n* I3 v& @+ E9 u, L" j- z4 c+ z
但是說真的那時候我偶一為之被看到我還是覺得相當羞愧東遮西掩,壓根沒想過要怎樣。

: h6 x$

峰哥的大脚 超爽超刺激的,不看后悔

一年前,我还住在那个闷热的阁楼里。现在,虽然搬进了公寓,但却很想念那间不足10平方米的被哥们戏称为“二等舱”的潮湿、闷热的小阁楼。; r* b1 L- J: ^3 [
6 b- @- f8 {! g( f
因为,阁楼的邻居,是我暗恋的峰哥──我“摞管”(天津发言:即手淫)时幻想的偶像!!% ]3 A8 p9 X. k6 }
2 W) q: N1 h" d3 {+ B1 v
  ?0 e$ F+ S& w* N5 x

峰哥是大约五年前搬来的。刚搬来的时候,峰哥大约二十六、七岁,儿子小迪才一岁多,正是咿呀学语的时候。
% {% h$ w" {; V$ u4 J0 ^2 i
搬家那天,是峰嫂先到的,峰哥可能在后面押车。我在房间里听音乐,听到外面一个女人在吵,吩咐着家具的摆放。我从窗缝中望去,是一个穿着一身红衣裙的风骚女人,我一看就烦了,把音响的音量开到了最大。
4 i& {4 J% ]$ G! Y( u+ z& v
外面的吵嚷声渐渐小了,也不在嘈杂。可能是运送家具的人走了,我想。于是,我把自己都感觉吵的音响旋小了许多。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充满磁性的男低音......我不由自主地从窗缝望去,哇噻!一个标准的酷男:大约180的个子,宽宽的肩、紧窄的细腰,海蓝色的无袖T恤露出了粗壮的脖子和汗毛浓密的双臂,乳白色的棉质休闲裤下面是一双穿着黑色夹脚趾皮拖的长着淡淡脚毛的粉红色的粗壮的大脚!!抬眼望去,一张透着男人粗旷的国字脸,浓浓的双眉,粗黑的胡岔,修剪的短短的小平头......我的鸡巴挺了!) ]%

[原創翻譯]鄉村俱樂部的大屌前列腺按摩師

“Shit!”我大叫一聲,開車急匆匆的駛入鄉村俱樂部,差點壓過門口的花床。我觀察了一下四周,一邊把頭套過工作服。心想:這真是夏日裏糟糕的一天開始。

我開進了俱樂部的停車場,不遠處站在我的老板Andy,像是准備對我說:你遲到了,Jeff!謝天謝地,在他發現我之前,我已經穿上了工作服,正在系紐扣。弄好之後,我趕緊從車裏跳了出來。" R+ B$ f  y' ~2 {9 ?# p- @
3 \4 x2 v! q5 V1 e3 a& b2 [) n
“這不算什麽好的開始,是吧?”他說道。“趕緊進去准備,15分鍾後你就要接待West先生。”: r$ _3 \. H; G" \. i' o/ |

“很高興能再見到你,Jeff。”他著說道。“午餐前你有兩個客人,所以我希望你的大雞巴在去年假期之後沒有荒廢的太厲害。”說著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離開去他的辦公室了。& B% C% o5 H2 ~6 ]+ x0 J
) j! j4 n$ k' A3 K' X3 Z
我站在那愣了一會,發現自己已經忘了這又將是個多麽難忘的暑假。我叫Jeff Wilson,現在正在富人區的鄉村俱樂部裏做暑期兼職。這是我第二年在這裏工作了。我今年25歲,正在攻讀工商管理的碩士學位。如果你看過我的簡曆,上面會寫著“鄉村俱樂部的按摩師兼職,”我想著這並不能概括我的工作本質。直截了當的說吧,我幹的就是那種給那些預約來俱樂部的猛男多金爸爸們進行肩部按摩,然後再用我的大雞巴狠狠地把他們幹的死去活來的活。我當然不是想說我幹的活的是一個鄉村俱樂部的正規項目,但在這裏這種事的確很常見,何況在這裏工作時還是很有趣的。打個比方吧,有對好閨蜜:Carole Timmons太太和Marissa Salvatore太太。她們每周會一起參加周三的早午餐,用最真誠的語氣和對方交談,討論孩子們的學業問題,私底下她們卻互相和對方的丈夫上床。所以說,這裏發生的一切事情是每個人都心知肚明,卻又守口如瓶的秘密。0 D) L9 z3 P3 y: Z7 F' F
$ w4 p6 b0 X: n' p
首先我要澄清一點,我做的工作這不是那種你們想象中幫那種有錢的離婚老基佬發泄欲望的按摩。我的客人都那種非常富有,非常有地位,而且是非常爺們的直男。不管你是在何種傳統何種文化下長大的,你應該知道男人總是喜歡給自己找樂子。隨著時代的發展,一些以前隱秘的事物也漸漸浮出水面了。就如同傳統的鄉村婦女用上比基尼和爽身粉,再穿上西裝進入職場一樣,男人們也開始改變他們的習慣。盡管這種事情不會出現在紅燈區或者黃色小報上,但在這裏,當女人們瑜伽或是躺在遊泳池邊喝著檸檬水進行日光浴的時候,她們的丈夫放松地躺在按摩床上分開雙腿讓他們的前列腺接受按摩的這檔事並不讓這裏的人難以接受。簡單點說吧,我會插入我10英寸的大雞巴來完成這活。(

2015年5月14日星期四

女友与好友

我们是一对交往五年的情侣,我三十二岁,178的身高,皮肤白净,肌肉不多,但也绝无肥肉,长相中等偏上吧。女友叫雯秀,二十六岁,雯秀在念大学时认识我,我那时是一家电子公司的工程师,我们在一次联谊中认识,进而交往到同居。女友身高162cm/ 47kg,32C/ 24/ 34,属于瘦型美女,雪白的肌肤,32C的胸部说大不大,但却上挺浑圆,已经是属于丰胸肉弹型,许多男人看到都不津流口水,更羨慕站在她身边的男友我呢。. w+ @# z$ C  X6 M& w: _  t+ K
在开始交往不到二个月我们就上了床,那时我们几乎天天做爱,只要两人一碰面就难免有爱要做。刚开始时,我们顾及形象,都在自家的床上,但有时候在郊外,或是我加班在公司时,也开始禁不起内心的欲火,在相互拥吻之下,我们在车上、户外停车场、公园、办公室、厕所等,都是我们做爱的地方。就因为这样毫无忌惮的想做就做,我们几乎所到之处,都会留下我们爱的足迹,像是国家公园、海边也都做过,我们越来越喜欢这样的感觉,所以不断的寻觅更好的地方,甚至想裸泳,脱光光在天与地之间,享受日月精华的洗礼二年多前,我在电视新闻与网路上,不断的收到有关换妻的事件,或是3P的文章,使我燃起好奇心,开始在网路上寻找相关的经验谈,或是问身边的好友,这方面的问题. 虽然说我们对性方面很开放,可以随性的玩,但是讲到换妻或3P时,内心还是很保守的,尤其是女友,第一次跟他谈这种事情,他完全无法相信,直说这怎么可能,我只好将相关的文章相片给他看,他一直觉得不可思议,怎么有人愿意另一半和别人分享。刚开始雯秀还无法看完整篇文章,在我不断的薰陶下,他已经会看完整篇文章,且还会跟我讨论,他甚至问我的感觉,想知道我会不会吃醋,而我却燃起莫名的兴奋,绝得有机会让女友尝试和别人做爱的经
验。我也不知道为何自己有这样的感觉,但日子久了,我将这样的感觉变成习惯,常常在和女友做爱时,也不断的要他幻想自己和别人做爱,他也很配合的去做,他似乎慢慢的可以接受这样的事,我就在她耳边问他最想和谁做,他总是吱吱呜呜的说不上来,不过却让我很兴奋了。

籃球帥哥的致命臭腳

籃球帥哥的致命臭腳大四的一年都在忙著找工作,也沒了時間和心情玩SM。現在終於有了一份工作,雖然錢不多,但還算輕閒,所以急著找一個臭腳主人。在久違的**網站裏聊了很長時間,突然看到一個網名為(***師大籃球臭腳)的主人,我的心情為之一震,因為我就是這個學校剛畢業的,而且現在還住在這個學校旁邊租的房子裏。馬上與他聊了起來,彼此還看了視頻,仔細一看,我記起來我還看過他打的比賽,他今年應該大二,叫林曉琦,是我們學校體育系的,主攻籃球,186的身高,長的不是特別帥,但特別有男人味,渾身肌肉很發達。回想當時看他打完籃球,光著膀子在我身邊走過的時候,下麵立即就硬了起來。在互看視頻彼此滿意後,我也告訴了他我是這個學校剛畢業的,而且現在就住在學校附近,他說這正好,以後可以隨時玩我。我們馬上聊起了到時具體怎麼玩。他問:“你喜歡什麼?” 我說:“我最喜歡主人的大臭腳,越臭越喜歡,主人的腳多大啊?” “46號,要叫我爸爸。懂嗎?**!” “爸爸,爸爸的腳臭嗎?” “**,爸爸打籃球的,你他媽的說我腳臭不臭,每次打完球,一個寢室的都不讓我回寢,能熏死人!” “太好了,爸爸,兒子好想給你舔啊,最好是剛打完球的時候,兒子馬上給您舔!” 琦說這個週六正好他要打一場比賽,我忙說:“那爸爸打完比賽後爸爸不要洗腳、洗澡,兒子用舌頭給您洗!!” 我們還談了一個具體其他的細節,比如滴臘,捆綁等,其中他說:“你必須喝老子的尿,懂嗎?”我以前玩SM從來不喝尿的,但由於琦太是我理想中的主人了,所以我馬上回答:“是的,爸爸,兒子一定喝爸爸的聖水!” 週六終於來了,接到琦的短信後,我馬上下樓接他,只見他比我記憶中的還要高,還要膀,而且更加有了英姿。,他的頭髮上和額頭還有汗滴,可見是剛剛比賽完,他穿了一套短袖的運動服,腳上穿了一雙大大的耐克籃球鞋,像小船一樣,鞋上面露出了白色的襪子,看到他的鞋,我的JB當時就勃起了!他看著我冷冷的說了一句,“走吧!” 我帶他上了樓,進屋剛關上房門,琦一腳就把我踹到了地上,然後揪住我的頭髮,狠狠的扇了我十幾個耳光,一邊扇一邊說:“你個大**,老子今天比賽輸了,你知道不?你個**!”然後扯著我的頭髮把我托到了裏屋,說道:“看老子今天怎麼玩死你個**!”

高中男生的疯狂(高h)

我叫邵男,17岁,高中男生。上个周末,我到学校拿点东西,没想到一头撞进了一场疯狂中。 周末的校园空旷安静,只有三个男生在篮球场上练球,领头那个一看就知道是向扬。
向扬是我们高中的头号帅哥,长得俊气逼人,又是校篮球队队长,篮球打得极棒,堪称一个风云人物。学校中很多女生暗恋他,他却从不动心,整天和一帮哥们儿打得火热。 / J) h/ ?% g" @9 W% t
走到球场边,我看清了和向扬一块练球的是他的两个篮球队队友楼蓝与况野。整个学校里就只有我们四个男孩,除了他们打球时不住发出的叫好声和篮球撞击篮板与地面的砰砰声,再没有别的声音。只见他们三个都赤裸着上身,聚精会神地练习。
我此时才发现,原来他们三个属于三个不同的类型,但却恰好都是我喜欢的。向扬是健壮型的,185公分的个子,配上宽阔健壮的胸肌和块块分明的腹肌,简直就是性感男模的样板。楼蓝则不同,是个秀丽型男孩,和他那漂亮得令人眩目的脸儿一样,他的身体同样是光滑鲜嫩的,虽然个子也高高的,但却苗条匀称,透着阴柔之美。相对来说,况野就是另一种类型了,帅气的脸上眉毛粗黑,高大健硕的黝黑的身体上毛发特别浓密,特别性感,尤其是投篮的时候,腋下浓密的黑毛在阳光下闪着黑亮的光泽,异常吸引人。
过了一会儿,他们看见了我,在窃窃私语了几句后,还没等我上前与他们打招呼,向扬和况野便一下子冲了上来,楼蓝则掏出一块手帕摀住我的嘴。我先是闻到一股猛烈的男孩汗味,紧接着闻到一股奇异的芳香,随后,便没了知觉。$

性愛輔導長的成長之路

(一)班長的陰謀
( n& k/ m9 }! j! W
每個男人都得要面臨當兵這檔事,而我當然也不例外
因為從小成績就不錯,讀的學校也算是知名的國立大學: C: f. ^: @" v% }8 c7 X
所以大學畢業時考上了預官,而且還是分數最高的政戰官
不過即便如此,也不是一進去就能任官
跟所有的新兵一樣,必須到成功嶺進行新兵訓練
雖然每個當過兵的人都說當兵很操
但是一想到能每天跟一堆男人混在一起就覺得很興奮...) c3 n& i) G  w: ?6 n3 O% B9 g* y, i. U

從第一天開始我就在觀察
同梯預官可能因為很多從小就是書呆子的關係,所以怪人不少3 j" G& _6 N9 `- S6 s
當然,長相跟身材優的也是大有人在9 ^1 _; a" l; n2 T6 ^/ |7 w6 U( t
至於隊上的長官,連長跟士官長就算了,一看就覺得都是已婚歐吉桑
不過幾個年輕的士官就讓人口水直流; [& n3 {. o2 R5 `9 L' i3 p
有時候光是看到他們捲起袖子時露出那粗壯的手臂肌肉8 Z! B0 g( @2 p( I
就讓人不禁幻想他們迷彩服底下的胴體是否一樣迷人
  _9 S) F5 K9 P6 T0 w
當兵最讓我痛恨的就是每天早上要跑步這件事2 ~+ `2 v/ r( [1 I; \
雖然看著一票男人大汗淋漓是我過去的興趣
但是跑完之後全身濕透,又馬上得要開始一天的許多訓練與工作實在讓人不悅
有一次跑到一半實在受不了,我就決定裝死
押隊的彥柏班長看到我速度慢了下來,竟也好心過來關心我

同学的骚爸爸

同学中年父亲的骚狗我已经在网上接触SM很长时间了,但我因为害羞和害怕并没在现实中接触,而且我所在的城市很小,同好也很少。我一直想找个成熟的中年男人玩弄我,也没碰到合适的。直到有次无意在一个交友网站上看到一个本地的因为本地的很罕见我就加了他!就这样我有了第一次经历,而且巧合的是我一个中学同学的父亲,看来我们这确实是太小了!经过在网上一周的接触,我知道他以前经常出差,在外地玩过并且有工具,也是一直在寻找本地的同好,我们约好了周末去他家,那天就他自己在家!那年我25岁,他49!我报着即兴奋又害怕的心里敲响了同学家的门!同学的父亲很快就打开了门,把我让了进去! 
他说:呵呵!来了,等你半天了! 我当时很不好意思的低声的叫了声:叔! : u7 r4 l5 n$ O
跟以前见到他时的心态完全不一样,当时觉得自己脸很热!因为同学在外地多年,我也好久没来过他家了,今天进屋后的感觉房间没有太大的变化,但自己的心理完全不一样了!进屋后,没说话,只是低头站在他面前!他做在沙发上对我说:来,过来,别不好意思!我不说了吗,进了这屋后,你就完全忘记自己的身份,忘记所有的一切,全身心的投入进游戏,咱俩开开心心的玩,大家舒服就是最好! 我很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轻声的说了声:恩! 
然后走到了他面前,很不好意思的看着他。当时他光着膀子,我看到他那身中年人的身材,肉很多,还稍微有点结实,从下面还延伸到肚脐下一些毛。看到后我更不好意思了,低着头不敢直视他! 他说到:别那么腼腆嘛,刚你在网上跟我聊的那激情哪去了!来把裤子自己脱到膝盖,你刚不还说要在我面前表演的你发骚的样子吗!这咋这么腼腆呢! 他说完我就慢慢的解开裤腰带,开始脱裤子!当时还是微低着头,脸更加的火热了! 突然他很严肃的说到:快点,给你像你在网上说的那样边扭着屁股边脱!

《軍體淫亂部隊》重鹹版

* P2 K; q+ i' @: ]9 |
在**市的軍區中都有這樣的一支部隊,他們歸屬于後勤部但卻又與後勤部迥異。+ j) ^3 ^$ b3 F' W" |5 Y) f( g, v
如果要舉例說明的話,那就是後勤部滿足的是士兵物質上的需求,而這只部隊滿足的是戰士們生理上的欲望,所以士兵們都稱其爲軍體部隊,但其全名卻是軍體淫亂部隊。! j4 {  B4 F8 y
他們這支部隊的職責就是滿足所有士兵的生理欲望,而這支部隊的成員卻清一色的都是男人,據上面解釋有兩個原因,其一、男子爲陽,陽陽交合才能更好的培養戰士們的戰鬥力,其二、女子太柔弱跟本不能一次性滿足上百上千戰士的欲望。
而我們的故事則將以一個新兵的視角來爲大家講述這個部隊裏發生的一些淫亂逸事以及那些特殊的部門。

1)參軍
大街上,大偉漫無目的的走著,剛入初二的他,漸漸覺得自己人生似乎變得飄渺起來,失落起來。! h- i1 D  ^2 V- B. }7 D
就在這時一張征兵的海報映入他的眼簾,“來吧年輕人”“你會成爲下一個國家的拯救者”這兩句宣傳語更加堅定了大偉的信念。大偉看了看報名的要求,年滿14周歲且18周歲以下,“真是天助我也,剛好14歲”大偉暗自興奮道。& @  {2 z! \0 b. W$ U$ U
——家中——
“你說什麽?你要去當兵”大偉的父親聽到大偉說要去當兵時吃驚的再次詢問確認道。
“恩,爸,我要爲保衛祖國獻出一份力量”大偉堅定的面對父親的確認。, u# |) \9 P2 c% ^
“不,絕對不行,我不同意”大偉的父親強烈的阻止兒子去當兵。
“爲什麽,這是公民應盡的義務”大偉實在不解父親爲什麽會拒絕自己。
“好鐵不打釘,好男兒不當兵。老子管你什麽義務”大偉的父親生氣的說道。5 y( c6 s+ H. j# Z- k  `8 ]' X
“爸,你是也當過兵的,”大偉這句話還沒說完,大偉的父親就“啪”的一巴掌將兒子打在地上。大偉不知道的是父親之所以去當兵是因爲父親在14歲時就把一個16歲的女生給操了,平時操了也就操了,但是怎料懷了孕,生了個男孩,也就是大偉,而大偉的父親就是爲了躲這件事才去當兵的。所以如今大偉14歲,大偉的父親也就29歲。  q. @+ @1 e8 |, Y) o( f- @' x/ z
“如果你去就不是我的兒子”說完,大偉的父親就走進臥室把門“砰”的一聲關上。
大偉眼紅的站了起來跑了出去,他暗自的發誓自己一定要去參軍,誰也阻擋不了自己。
大偉在大街上走到大概10點多才回去,而他一進家門就在電視櫃下面的抽屜裏拿到了戶口薄,並帶上了自己的身份證,而就在這時大偉聽到父親的房間裏傳來了異樣的聲音。

我們連的軍官的雞巴

俗話說得好——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們倆正在如狼似虎的年齡。我和連長都有三個月沒有在一起了。人常說:久別勝如新婚,連長今天真比老虎還厲害,完全主動,摟著我的大腦袋,就是一陣瘋狂地親吻,連長的**,美味的舌頭和口水比蜜都甜,熾熱的嘴唇、有力的舌頭、和短硬的胡茬、粗沉的呼吸,從我的嘴唇、鼻子、眼睛、耳朵、脖頸,開始,一種熱呼呼、劇烈麻癢的感覺隨著他嘴唇的移動,直往我的心裡鑽,又從心中傳遍全身。他一路往下,親吻、吸吮我的胸大肌和乳房,劇烈的熱癢傳遍我全身。把我從前到後,從上到下地玩了個遍。那天晚上,他把我摟在懷裡,還使勁親吻、咬齧我壯實、長大的腳闆子,用臉蛋和胡茬蹭我的腳掌、腳心,還一個一個地吸吮我粗長的腳趾,連長從來也沒有這樣積極主動地愛過我。我從頭到腳,簡直都要爽翻了。一會兒,連長就坐在我鼓漲的胸膛上,一手抓著自己已經Bó起,**滴淋的黑****;一手托起我的腦袋,就往我的嘴裡塞。眼前是灼熱,青筋盤纏、暴起,****黑青泛紫,硬如鋼鐵的黑****:「夥計,先給哥吃一下,慰勞一下哥的黑****,等一會兒哥就拿它操你。」「好東西——好夥計、好寶貝,又好幾個月沒見你的面了。」我雙手裡捧著連長熱乎乎的大黑****親吻,一連四個好,不由誇讚連長那已經**湧出的、粗壯的黑****。「大個,給哥好好地吃,哥都快憋死了。」 我知道,這是連長對我多年苦苦相思的獎品。「嘿嘿,哥,嘿嘿。」我不由得高興的笑出了聲。我雙手捧著連長硬梆梆的大黑****,面前就是一大片黑亮濃密陰毛,聞一下,噴香。我摟著他壯實的屁股蛋,嘴裡吞吃著連長那又滑又嫩、柔韌、肉筋筋的粗黑****,鼻子聞著連長濃郁的體香,想到一會連長就用這個好東西****,腦袋都發懵,簡直都要爽呆了。 我的****滴淋,始終都硬梆梆的挺著,我又粗又長的黑毛腿搭在連長的肩膀上。健壯的連長似乎有著無窮無盡的精力,隻見他紅光滿面,搖晃著寬厚的肩膀和精壯的身體,拱動壯實的大屁股蛋子,熱汗流淌地喘著粗氣,沉穩有力,一下又一下操幹著身體下面的我。連長興奮得一句話也不說,專心一意地操著壓在身下的我。

性虐牢獄

前敘! a; D3 m/ D4 u! i' k# u8 b
  一名赤裸的男人,身材精壯、成熟,在一間明亮的房間裡,不斷的呻吟、顫抖著,他只感覺一陣無力的虛脫感,伴隨著激昂的情慾,緊接著,一股股濃郁的雄性精華,像是湧泉般的從他堅挺的陰莖噴出;只見全身汗流浹背、繃緊著肌肉,讓這房間裡充滿著一股濃郁的汗臭味,而男子就在激情的肉慾中,隨著大聲呻吟,再一次,接連一股又一股的噴出了乳白色的精液,一陣濃郁的腥味撲鼻而來,就在這房間裡,這一名男子不斷高潮的射精、發情呻吟。

身分! ?7 }) Y3 h/ f! d) {# }1 m" J' }; n. U
  一個清爽的早晨,一名身材精壯無比的男子正在泳池裡晨泳著,他飛快的來回游著游著,顯露出他那健壯的身材是怎麼來的,只見男子游了好一會後,從泳池起身,看著他只穿著一件性感的三角泳褲,健壯的兩腿間那一大包,令人垂延三尺,他精壯的身材幾乎沒什麼贅肉,這名挑高、精壯的男子名字叫做林勇豪,今年41歲,是消防隊的資深大隊長。
. r5 [* C; f5 a) a4 H
    只見林勇豪回到更衣室內,脫下泳褲開始沖澡,從他帥氣的面容看起,林勇豪看起來成熟又陽光,身材精實健壯,身上的肌肉都是一塊塊明顯的突出,皮膚沒有太多的體毛,但是他的腋下依然長滿濃密的腋毛,搭上他高挑的身材,讓他顯瘦又健壯,更別說林勇豪兩腿間的陽具,黝黑的陰毛下,雖然沒有碩大無比,或是粗長誘人的比例,但是也是一具成熟自然的男根;只見林勇豪穿上衣服離開了泳池,往家裡方向前進,這是一天平凡的假期,但是他不知道這一天,讓他的一生將會有巨大的改變。


成都【这一年多任由老公摆布我的性事】

第一集【与老公相识到结合】
2010年6月中旬* N# n+ V! `! M* Z: z2 E! ^
矜持了这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进了聊天室。可能还是自己想要一个人,想要拥有一个人。聊天室人满为患,慢窗口的信息看都看不过了。我是比较被动型的,进聊天室1个多小时没说话。突然有个人给我发了个私聊“178.70.29.纯1”我当时欣喜若狂,不知道为什么的。问他找什么,他却说找BF。我心想那有这样找BF的呀。然后瞎扯了10多分钟。他问我要了QQ号码。然后我们加了好友。

《夜夜笙歌》他的QQ名字,呵呵!性欲强?他也问了我的情况,然后相互交换了照片。最后交换了名字,他叫“勤亮”我后来的老公。青岛人,178.29.70.纯1.在成都上班。
  \* c6 c8 g$ V* Q# s/ _, C* x
勤亮“我今天晚上好想要……”

我“这么晚了,还是改天吧”
# v5 k1 x' j& M+ {- l: R3 b
勤亮“我来成都几个月了,从来都没找过,今天第一次,你就拒绝我?”

可能是对这青岛人的期待吧(我喜欢山东人)。没忍住他的软磨硬泡。最后我还是答应了,去了他住的地方。他住在香槟广场旁边,公司给他租的房子。后来了解到,是在成都成立分公司,安排他过来组建。基本上组建的差不多了,所以他才有心思找朋友。

到了他住的楼下已是晚上10点半了,给他打电话,2分钟后他穿着背心和拖鞋就下来了。身材匀称,短头发,我认为英俊的类型。6 P; ], l3 \" X0 {# n
1 S" M+ R: C! J3 b
勤亮“肚子饿不?要不吃点东西"5 s/ N! L; p3 w1 w) Y# D
; n0 y* i. V. I# V# \6 D
我"不饿,你饿了?”8 Y1 o% g9 @; [  P" m
) r9 W% `- E5 r# D& Q% v9 m
勤亮贼贼的在我耳边说“待会儿饿了只有吃我的了”4 f3 i3 w5 F. a& g+ l
9 n: `/ }; u6 E, B7 T: |! q# P
我一拳打过去,挥到他腹部,很结实的腹部。我说“不吃饭了,上楼洗澡睡觉”

勤亮又是贼笑了两声“有人等不及了呵呵”  i/ v  T5 Z  F3 ?- t! k2 J) U& I

我们上了楼,进了房间。他把门一反锁,三两下就把我和他的衣服裤子脱了,抱着我往浴室里走。都没来得及仔细欣赏这个男人。原来早就把浴缸的水放好了,直接就把我放进浴缸了。水温刚好合适。然后他从我的身后坐在浴缸里。我就这样背对着他,他帮我搓背,抚摸我的身体,那一刻感觉好温暖。我感觉他慢慢勃起了,我其实也勃起了。然后我就伸手去摸他的几吧。额……吓了我一跳,他用力的抱紧我。他知道我什么反应。
4 o- }' c5 X( d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