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运动员及体育生直直弯弯的故事


我是一名田径运动员,名叫DH,退役后来到北京体育大学上学,与运动队相比,学校的训练已经很轻松了,这才让我有更多的心思与时间去直面自己的感情、欲望等等。我是个双性恋,但从小在运动队里呆着,故事很少,直到三年前来到了体大,才引发了一连串的故事。
  我不是个纯感情主义者,也不是个纯欲望主义者,所以我既不纯,也不乱。我信奉的教条是,跟着感觉走。另外,我还是个大男子主义者,我想要的东西,一定会想办法得到,不然我会觉得自己很失败。这也是作为一个运动员必备的好胜不服输的素质吧。8 y' q1 H2 S, y! `3 U
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会连续几年地给大家讲我的故事,过去的,现在正在发生的,未来的。有的人可能会喜欢我,或讨厌我,或纯粹从我的文里找刺激。都没关系,我只想给大家一个真实的我。
话说当年在某省队的性史也不是没有,只是不敢在女队找,一是太近容易惹麻烦,二是田径队也没几个看得过眼的。和队友出去找过几次小姐,索然无味,不想戴套,又觉得她们脏,后来就再也没去了,还不如自己在厕所SY呢。有一年在边上大学交了个女朋友,看着挺喜欢挺纯,以为是处,上床才发现根本不是,而且下面还比较松,这还不算,没几次就发现她肚子大了,对方妈闹上门来,不仅挨了训,还害老子赔了几千块钱,于是发誓二十五岁之前绝不交女朋友。
但是欲望又要解决怎么办呢?总不能老靠SY吧?当时队里有个从同一个老家地方出来的师弟,FS,比我小两岁,长得挺帅挺正太,还是个处,对我很是崇拜,老是哥前哥后的,也很听我的话。有次比赛完后放假,家里近的队友都回家了,远的不是去网吧包夜就是出去喝酒或找艳事去了。我那天自己出去理了个发,把自己整得很帅刚回宿舍,推门进去发现他正躺在床上把被子往身上盖,脸还红红的,我意识到他在SY,并且还半边PP露在外面,又结实又翘,居然让我斗有点冲动,突然我恶做心起,故意板着脸走过去把他被子一掀,吼道"你在干嘛呢?"FS当时大概被吓傻了,呆在那里,全果,半躺着,脸涨得通红,活像个害羞的答姑娘。我实在憋不住了,就扑的一声笑了,说,走,陪哥出去吃点东西去。(FS当时18岁,个头也和我差不多都185左右,也是练400为主的,身材很结实。)他马上套上短裤就跟我出门了,当时是夏天的傍晚。我们出去吃了些烧烤也点了几瓶啤酒,不一会儿他脸又红了,只不过这次是酒的原因,看来除了发育得很成熟的身材外,其他各方面他都是个小男生,都说运动队是个大染缸,估计几年之后他也会被带得五毒俱全了,其实那时我已经萌生退意了,全运会前八都没进,还一身伤,年龄也不小了,所以已经打算混到第二年退了去考北体大混个文凭了,当然,这是后话。% l% q

體育男神輪姦記

01- l; g& V  `9 o$ s5 ^- L

我翹著腿斜躺在電腦桌前面,我一面看著電腦上描寫猛男群交做愛的文章,一面打著自己的大雞巴想著,真想好好搞一場。& z. e( S4 r$ i5 K: U0 k3 c/ W4 ?


不過這上面的文章全都是肌肉猛一或者體育直男被淫姦輪虐的類型,我心裏想:
操,哪有可能啊?
我當TOP那麼久了,也沒幹過幾個肌肉猛一,頂多是流線型的結實野狼。
而我自己勤練健美,每次對方一看到我的身材也都是想被我操,哪可能會想操我。% R& t4 A5 u# o6 I# y# `# u% w
小說畢竟是小說。哈。


其實我現在是體育系大二的學生,高大帥氣的陽剛外表下,除了運動神經發達,那根傲人的巨屌也讓我性慾超強,( P1 F2 R2 c8 Q' N: ]
在龍舟隊擔任控槳手,被健身雜誌找去拍過幾輪照片,因為長相帥氣,也算是小小名氣的平面模特兒。

但我真正成為超級巨星的時刻,不是在雜誌上,也不是在運動競技場上,
我在CAM4上輸入自己的帳密開了視頻後,9 p6 e$ E9 Y$ g8 U7 O
慢慢脫下身上的外套,胸前那對巨大的胸肌就好像已經不受衣服控制一樣跳了出來。; D1 M5 T# x6 g- l) Q
僅剩的運動緊身衣把胸肌勾勒出飽滿的曲線,兩座山丘挺立在胸前讓我不消一分鐘已經登頂首頁,全部的觀眾熱血沸騰。

; _  u3 j" y3 @- }# `- ?, O
只是這一個動作,我就感到周圍無數熱切的目光。
而當我把自己的長褲脫下,露出被內褲僅僅包裹著的胯下時,周圍更是一陣騷動,仿佛都有人留下了口水。
「幹好大!」
「媽的,怎麼那麼大!」  S, S9 A. h6 Q$ A9 X  ~
「幹我小穴拜託」8 N1 }! @, \6 R  I, V2 v
「媽的巨根不是東方人的尺寸啊」! ?+ d3 j) i# O. L& F% m, m+ p( C
「老天真不公平,身材這麼讚屌還這麼大」
「好想吃!」
- b. O) R+ G) r

好友在三温暖幫大叔们诱捕淫零进行激烈肛交

周六下午,无所事事的我和好友家俊约好到三温暖寻欢。三温暖本身可说是同志圈最淫荡的地方,这里也是最多性爱发生的地方,几乎每日每夜都有不少人积极在做爱,精液都拼命在这里牺牲。可惜现在来玩的人越来越选吃,条件差的几乎都没人理会。

那天搞笑了,我的好友外表和身材还算不错,一般上应该可以吸引到不少零号的青睐。我的好友家俊竟然幫助我和几位叔叔钓鱼饵上钩。他让几位大叔躲在密室等候,我跟他走了出去。当然,我们也保持一定的距离。不久,就有几位淫零望住家俊,贪婪地想和我好友激干。其中有一位更上前偷摸我朋友的鸡巴,样子还满阳光的。俩人互相打眼色。一看就懂是要做爱。

家俊:想玩吗?
淫零:我要被你操。
家俊:那你跟我来。

淫零跟随家俊到了密室,我也随后跟了进来。果然是玩咖,这么快就钓到了一个阳光的弟弟。. B, \7 a. K8 Q" ]
3 A9 e2 I3 W4 j/ A) c4 S! p6 f
淫零:这个房还有一些人在哦。3 f0 s2 m1 B9 o# q) ]
家俊:没关系,他们也是在互玩鸡巴,你帮我吸就好了。
9 {5 z5 X; @- H& y
家俊按住淫零的肩膀,命令他跪下来帮他含鸡巴。淫零看住家俊的大鸡巴,也忍不住握住好友的鸡巴玩弄。接住,弟弟张开嘴巴含住好友的龟头,开始口交。他边含住家俊的大鸡巴边含情地望住好友,希望好友满意他的服务。那种眼神可见他对家俊的大鸡巴很痴迷。家俊握住淫零的头部,让他好好含住整根鸡巴。家俊给我和大叔们眼色,让我们围攻他。淫零不知道自己很快被我和大叔们围成一团,他被家俊紧握住头部,用鸡巴抽插嘴巴。我和大叔也开始行动了,拉起淫零的手抚摸我们饥饿的鸡巴。就是这些淫零挑吃,所以今天我们要好好调教他。

2015年12月28日星期一

炮友跟炮友室友被我HI操


大家好先介紹下.本人173/26/55/17/5不帥也不醜吧.' r7 \8 k$ {) [. [" ^) r
就是本人JB偏大點.% t9 K* c6 l& r- H$ |
我的炮友27/180/70/btm帥.他的室友26/180/65/vers& ^1 ]. [5 y4 W/ [0 ~

我的炮友晚上12點給我電話講他在他室友家裏想要我去HI幹他.
在家裏洗了下就去了.; P8 t1 x" v6 {/ l$ F
一進屋裏炮友講他室友在,不過不要緊他在房裏不出來.+ |" b; a9 L( K5 y  u0 R. M
我們玩我們的.我笑了一下.9 r5 }$ ~, R8 n' u5 t
炮友拿出了一粒藥要我服下.我就服下了.
我進了房後拿起壺燒了二口.
炮友屋裏的門跟他室友的門都沒有關.
而且都在隔壁.我馬上脫光了所有的衣服.手不停的擼著J吧.
沒有過一會JB硬得像鐵一樣.JB又粗又長.
正在擼的時候他的室友出來了.可能是要上廁所.
出來後室友只穿著一件紅色蕾絲性感的丁字褲.
我當時看著血就往上串.0 v0 o% l& t( E" a9 t+ [  V
看著室他眼睛眨都不眨的看著我的大JB有20秒後他回房裏自己HI玩.# s. Y5 p. J4 O$ b+ A
我這個人有點戀丁字褲跟白襪子.
只要騷0穿著性感的丁字褲跟白襪我就JB超硬.沒有過多久炮友出來了.6 A8 o# p+ r4 z" t% C
他在電腦裏調出了G片.自己HI著.時不時的把我的頭往胸口上按.
我明白了幫他舔MM.我口功不算是很好也不算差.: _; g3 r! P! u# E1 P( A" P; W+ I2 ?
口了一會.我就聽見我的炮友的呻吟聲.2 n; ?% F' t/ v1 w$ Y
手裏握著我的大JB只往他的騷B洞裏放.
我帶好了套擦了油.他躺著我的J吧對準他的菊花口輕輕的抽插著.
只聽見他的呻吟聲越來越大.這時他的室友忽然講要我們小聲音點.
房間裏不隔聲.於是我跟炮友動作都小了許多.( q/ e5 T2 U6 K( c7 f9 o% L+ U3 c
操了差不多1個多小時我發現我的炮友呻吟聲音越來越大肛門收縮越來越緊.* q) b$ d- H7 |0 C
我知道他要高潮了,我就加快抽插的速度.我的炮友就射了.
口裏不停的叫著幹死我.爽之類的話.看得出來他很滿足.1 F0 ?9 ^, w. G- z% J
我拿出了JB.他則不管我.自己跑著去洗去了.
我JB頂著難受.燒著冰吸了二口.這時隔壁室友又有了動靜.
出來站在門口拿什麼東西.不過我看他的眼鏡不停的叮著我的大JB看.
這時炮友從洗手間裏出來.他室友又回到了床上自己玩了起來.
我的炮友躺在床上自己玩著HI完全沒有管我的意思.
他講要不要我的室友一起來玩.我講隨便.
他於時給他室友發了微信.可出乎我意外的是他不玩..6 @/ ]+ @- s5 C# f
我當時有點尿急.住洗手間去要過他的門口.
我偷偷的站在他門口.看不到床上.還好門口有臺大電視..
借著大電視屏的反光可以看到他在床上的一舉一動.4 p) l4 Z+ {9 {4 h1 m& B
我隱隱約約可以聽到室友在呻吟.
我又喜歡又怕.我怕他看見就去上WC.
回來後躺在床上睡著了.) k%

行长爸爸被狂艹


二十岁生日那天,终於鼓起勇气去本城最有名的那个东风浴室。
  那个浴室在城南很偏僻的地方,绕了好久我才找到那里,和周围的荒芜不同的是,浴室的门口停了很多车,从名牌的轿车到破破烂烂的自行车都有。9 T1 ]2 }7 \# v0 L( f
  我站在门口好久,终於迈了进去。" f6 t) l- o  z/ X
  交了钱,领了钥匙,我走进去,里面热气腾腾,水声哗啦啦的,人挺多。我一进去,就有人朝我笑。: }. ~1 C  s9 N0 g( j
  各种的肉体此时都赤裸裸的呈现在我的面前。6 P0 k8 g& y; Q% S
  我草草地冲了一把,就奔向这个浴室最著名的小黑屋。小黑屋是蒸汽房,其实一点也不算小了。里面只开著一盏昏黄的灯,一进去,一股浓浓的男人体味扑面而来。
  我心里也是呯呯的跳,里面热气很大,虽然有小灯,但是依旧不怎麽能看清人的脸,必须很靠近才.  8 Y) m* n& E/ A* e- W5 S+ u% Y
我攥紧毛巾,坐下来。突然,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我差点没吓得跳起来,那个声音是我爸爸的。
我四处张望,发现在小黑屋的角落里,一个皮肤白白的,身体略微发胖的中年男人,此刻弓著身体,撅著屁股,他的身後站在一个个子很高的壮男,壮男的鸡巴正在用力地捅他的屁眼,我离他们很远,都听见啪啪的声音,可想而知撞的是多麽的重。
我的心跳一下子变得很快,但是眼睛却冷静下来,向那里看去。
壮男又一个狠狠地撞击後,鸡巴从中年男人的屁股里退了出来,套子也掉下来,旁边立即有一个瘦猴一样的男人顶替上去,迫不及待地将已经套上套子的鸡巴塞到中年男人的屁眼里去,中年男人立即发出叫声,很舒服的样子。
黑屋里人很多,有人拉住我的手,我却甩开,然後向那个角落走去。
那个瘦猴还挺厉害,把那个中年男人搞的拼命乱喊:“操死我了”、“慢点……啊……快点……”、“好哥哥……快点干我啊……”; p1 p  n/ {+ o5 C) n& b
我离他们很近,终於看清了那个中年男人的,证实了我的猜疑。1 x2 \  ]  F4 ^( m4 G( m
的确是我那个今年四十七岁的父亲陶正和。我爸爸在银行工作,他的工作非常的好,薪水也很高,使我和妈妈生活的非常幸福。印象中,他是个很忙的人,即使
是在家里,也不时有工作上的电话。也许是工作的缘故,他不拘言笑,总是很威严,西装衬衫永远烫的服服帖帖,一丝不苟,对我也很严格,一开口永远是训斥,即
使我已经上大学了,他还是像对小学生那样教育我。1 Y* `1 l  q) k+ B' g
但是此时的他,甩著脑袋,叫的欢呢,又有一个男人挤过去,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把鸡巴塞到他的嘴里,让他给自己口交,他看也不看,一口含住那个人的鸡巴,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瘦猴射了出来,又来了个满脸落腮胡的男人操我爸爸,爸爸他头也不回,根本不管身後的是谁,随著人的动作晃动身体,雪白的屁股在昏暗的灯光下简直耀眼。9 [4 u1 a, _" X  I) ]8 O
不知什麽时候,我旁边站了个年纪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的男人,留著平头,对我说:“第一次来吧?”我点点头,他笑了下,指著我爸说:“看上这个啦,那就' d0 u5 l& [- Q
去上吧,这个是我们这里著名的母狗,最喜欢被人操,谁都能上的。”说完他怕我不相信,等落腮胡退出後,他上前去,开始粗暴的操我爸爸。

在桌球中心里的一射

某天的晚上我和朋友载著我去桌球中心去玩桌球,那是间我朋友常去玩的桌球中心,大多数的人都认识我的朋友。到了桌球中心时,我的朋友把车子停好了之后,我看著手表,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
我说:都一点半了,插不多要关门啦!还是下次才来玩吧!
朋友说:没关系啦!这间桌球中心的老板我认识的,走啦!
就那样我就跟著我的朋友走进了桌球中心。到了里面,很多人跟我的朋友打招呼,打过了招呼之后,我的朋友就向桌球的人员拿了一间贵宾桌球房,就拿了钥匙,向着贵宾桌球室去,到了贵宾桌球室门前,拿着手上的钥匙把门打开,打开了之后,我们就进到这间贵宾桌球房里,从贵宾室的房间里,我看到旁边全都是黑色的玻璃状,可以看到外面正在玩桌子的人,但是从外面玩著桌球的人是看不到贵宾室里的一切的。我大概看过了周围的情况之后,开始玩桌球起来。玩了三盘之后,我望向外面正在玩桌球,看到外面玩桌球的人越来越少了,在看看自己的手表,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难怪外面玩桌球的人会少了起来。
朋友拿着贵宾室里的电话,联络外面的服务员,要求了两罐啤酒,过了不久贵宾房间的门打开了,服务员拿着两罐啤酒进来,放在桌子上面进出去贵宾房,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继续他的工作了。
我的朋友开始喝着服务员拿来的啤酒,喝了之后就对我说;只是这样玩著,多没意思噢!我们来赌一下吧!谁输了的就把身上的衣物脱掉,直到脱光光了之后,没衣物可脱时,就要被惩罚了,惩罚的方法是可以用任何的东西来玩,直到鸡巴射出精液为此,才算被惩罚完毕噢!好不好呢?: {( x  \+ B0 b8 X4 N* r& _
我说:好啊!谁怕谁噢!因为我对自己的球技还蛮有信心,所以才那么快的答应了朋友的要求啦!
我们开始玩起桌球来,第一盘我输了,就把我身上的衣服脱掉放在椅子上面,继续玩著第二盘,谁知第二盘我又输了,於是就把裤子脱掉,一样把裤子放在椅子拿里。继续玩著第三盘了,哈!这盘我终於赢了,朋友就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随地乱丢,把衣服丢在地上之后,又开始玩著第四盘了,这盘也是朋友输了,也把裤子脱掉,也顺手丢在地上。

和一对开放情侣约炮,前后上了他和他男友的屁股洞

上周无聊打开手机同志软件看看有没人要玩,就有个弟弟发信息和我约炮。也许他欲火燃烧,太想要做爱了,一直催我给他我的手机号码。; P& C( t- V! E! }4 Q

弟弟:喂,要做爱吗?
我:你有地方?5 O+ ]/ K0 V7 R( p$ J- J# u
弟弟:有,我男友家。( I9 l% m% T! b
我:哈?你男友不会介意吗?
弟弟:嗯,他没问题的。如果你不喜欢,他会在客厅玩电脑,我和你在房间做爱。
我:你男友很开放哦。4 _7 y8 P) f( F* x; V) Z) W
弟弟:如果你要3P,我男友也OK参与的。
. N0 {- T* _7 X6 H
(天啊,我都还没说。他就主动约玩3P!真是一对开放的情侣!)4 ^! T" T  b! j5 U, m, K
. Z% S6 P: V% M% R$ Z) a* ~; F
我:好的,可是你们有交通吗?
弟弟:嗯,给我你的地址。8 S' j0 E6 ?9 l* F9 B8 n
我:XXXX9 U0 ]; J. |& _4 u* w$ v
弟弟:我们就在附近,待会到了通知你。
我:没问题。& z& M5 ^# n$ v: [* P1 T& {. T
弟弟:待会见。4 \7 F  J; f# v' |' R# ~+ B2 j* |
, p5 X: X/ |8 m1 k3 B
当天晚上,这位弟弟和他男友来载我去他们的家里。我在车上和他们傻笑了,因为很少遇见这么开放的情侣。这位弟弟还很会交谈,不让气氛尴尬,而我也感觉到他男友好像也不介意。他们之间约好大家都可以偷吃,只是玩归玩,爱是爱。从交谈中,他们在一起有好几年了。两人即使偷吃,关系还是如此的好,真叫人羡慕。' ?2 H" e8 C1 S0 ?$ a
: S2 u( M: b: p7 x9 Z8 A, d
到了他家,我觉得和这位弟弟及他男友一起做爱,那种画面有点奇怪。担心会影响我做爱的情绪,我只好暗示这位弟弟,吩咐他男友在客厅玩电脑,不要打扰我们做爱。他男友只好乖乖地听他另一半的话坐在沙发上,然后淫荡的弟弟拉我进了房间。我心里偷笑了他男友:你就只能默默地看住你男友被我狂干。2 g%

2015年12月25日星期五

【长篇 高H】我和黑社会的约会 第一部 51-59

51." u1 ?8 _  `. D0 e" U
铅色的乌云低垂在空中,狂风从四处涌来,衣衫拉扯着肌肤,在森冷的空气中激烈回荡。- L2 ^) u5 M) @6 V' Z6 @' _/ k
大风吹散了她的头发,形单影只的她立在那里,像这副衰败景象里一株瑟瑟发抖的小草。我的大脑还在茫然,她已经缓缓地转过了头,黑色的长发飘扬在她脸前,挡住 了她的双眼,苍白的嘴唇微微颤动着,似在喃喃自语,又似在倾诉……,这副画面明明就在我的正前方,但一瞬间,又灵异地出现在我手中的镜头里,接着,开始在镜头与现实间走马灯似的疯狂切换……
虚幻中的我顿时精神紧张,后脊发冷,惶惶不知所措。* W0 [8 o' J# s, N% {& f5 V
就在心慌意乱,无法忍受之时,镜头里的脸突然得逞般地诡异一笑,接着,现实中的人影颓然倒下,向一片令人窒息的深壑绝壁跌去。, n* J+ k% a; t3 v) `4 z
“呼——!呼——!”
我喘着粗气惊醒,胸口闷堵,浑身细汗。9 h$ C2 o& l+ [8 T
……
一番挣扎,我选择不把昨天的事情告诉丁总,我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并不光彩,告诉他,对自己、对那少女都没有任何的帮助。而若是为了自己良心得安,意气地把 工作辞了,我认为这更是没用责任感的逃避。所以,我决定该干嘛干嘛,该做的工作还是照做,该开的车还是照开,该接的人照接!如果有人要我出来作证,我也不会拒绝,当然,如果当事人都不予追究,我也不会吃饱了撑的,主动跳出来去声张正义。+ q4 l; g5 G& F, `% U
我不是正义的斗士,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市民而已,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便是我的行为准则。
有了这样的想法,我不由地长舒了一口气。从梦魇中醒来后,一直压在肩膀上如巨石般沉重的负罪感,顿时也减轻了不少。但,转念想起梦中的情景,又忍不住不安起来,那女生该不会做什么傻 事吧!?

【长篇 高H】我和黑社会的约会 第一部 41-50

41.
冲了热水澡出来,客厅中央的吊灯已经被男人打开了,明黄色的灯光洒在整个房间里,让人心生温暖。. ]7 X$ [0 p4 m3 }( L
男人此时正手脚着地,头朝阳台,趴在茶几和平板电视之间,“呼哧呼哧”地做着俯卧撑,看样子是做了一阵了,背上和胳膊上一鼓一鼓的肌肉块,已经泛起了 一层薄薄的细汗,在灯光照射下,冒着黑黝黝的油光。, B) i( n% d' h& R
他做俯卧撑的动作快而轻盈,双臂与肩齐平,两条健美的大长腿并在一起,绷的笔直,整个人一起一伏的,看上去宛若一架正在跃跃欲试的肌肉“战斗机”,只是 “机身”中部套着白色弹性布料的两座浑圆“肉丘”让人觉得有些不伦不类。: Z2 D1 `" |# o8 b
看着男人运动得如此剧烈,我不禁有些担心这是否会对他背上的伤口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毕竟这还没过几天,伤口肯定还没有完全愈合!就在我走神的空挡, 他突然停下动作,回头斜望着我,带着些许兴奋的口气,大声命令道:
“儿子!趴爸爸背上来!”, j) t7 v' s& E6 O7 t* s
“……爸,您的……您的伤口还没好呢!”我在对他热情的态度惊讶的同时,心中难免有些担心。6 e2 F9 I5 S8 m
“叫你上来你就上来!”
“可……”
“少废话!不相信你老子是不是?!”
爷们的目光瞬间又变得凶狠起来,我没敢再说,慢慢地走到这架颇具“规模”的战斗机旁,看了看下方宽阔而充满肌肉的“机背”,犹豫了一下,还是扑了下去,没想到的是,感觉还挺好!我的 脑袋正好放在他宽阔的肩膀上,前胸贴着他厚实的背肌,腿则搭放在他结实的长腿上,双臂收起来背在自己身后,减少阻碍,两个人一大一小,一下一上,刚好合适!感觉有点像大鱼背小鱼,大海龟驼小海龟。
一切准备就绪后,“战斗机”启动了!

【长篇 高H】我和黑社会的约会 第一部 31-40

31.- L  k; [8 D! r9 |
“见过没!?老子再问你一遍!”他收起笑容,将两把黑铁锁的小钥匙揣在裤兜里,接着像扯不听话的牲口一样,将手中铁链用力一拽,口气冷得能掉下冰渣 来。为了顾全脖子,我不得不随着他这个粗野的动作迅速从地上摇晃着跪直身子,仰视着他。上方男人削瘦的脸上颧骨微显,高大的鼻梁里哼声沉闷,下巴上扬,目放凶光,一看就知道是要出狠招了。
感受着他强弩待发的紧绷身体,我反而更加坚定了自己一开始的信念——有种你就整死我,虽然这个信念是对自己生命极其不负责任的消极思想,但此时它却犹如一股热血 瞬间充斥了我的大脑。在我大喊一声“没见过!”之后,这股热血顺着我的鼻腔滚滚而下。' G/ I$ ?1 s& G& s/ ~
杨三儿终于不用忍了,一记老拳应声而下,继而开始大展拳脚,彻底撕下伪装的面具,露出他的流氓本性。“没见过!…………老子叫你他妈的没见过!”这句嚣张的 “粗口”像助威的号子一样,随着他每一次暴力的迸发,响起在这个狭小而安静的空间中,铭刻在我心里。我双手被捆,脖带铁链,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能拼命挣扎,大声哭叫。紧绷的铁链和小床栏杆随着我剧烈的动作频频撞击在一起,发出“咵咵咵咵”的金属声响。
……& j( m, l9 k( G$ [3 J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他打累了,也打热了,停下来,脱掉身上那件黑亮的薄羽绒服,扔在床上,露出里面白底绿花的T恤。“起来!”他气喘吁吁的吼道,我状若烂泥,根本不听指挥,他在狠狠地踢了我几脚,发现这也无济 于事之后,伸出手,揪住我乱蓬蓬的头发,帮我跪在了地上。我得好好感谢他,不过我说不出话来,我跪在那儿,弯腰驼背,身体发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地上的血迹,大脑一片空白。( _+ [

【长篇 高H】我和黑社会的约会 第一部 21-30

21.  }4 ^: `% l8 s0 T6 P& v, o, T" d; L
挂断电话,我看了两眼近在眼前、肌肉发达的两根黝黑毛腿,疑惑地抬起头。# a( z0 C3 O4 U
上方处于背光面的男人也正低着他极富个性的尖脑袋,吞云吐雾的俯视着我,银灰色的睡衣像两条勒在他厚实肩膀两侧的发光缎带,大大地敞开着,随风飘荡在男人背后。
“缎带”中间宽阔黝黑的胸膛上,耸立着两座钢铁般油亮坚硬的山峦,山峦的顶端是两团颜色有些暗沉的乳头,在昏黄光线的影射下,仿佛两只黑洞洞的眼睛,正在对我怒 目而视。
“爸……”感受着面前这具性感男体散发出的炙热体温,我轻轻地喊道,心中满满的崇敬和爱戴。
男人没有回应,仍旧慢悠悠的吞吐着烟雾,静静的,仿若一座冒着白烟,飘着锦旗的深沉黑塔。; c* q/ ?% d4 n# J! [( U/ [4 S& _  h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用自己带烟碱味的温热大手,拨弄了两下我细嫩的脸颊,然后顺势摸在他胯下那坨乳白色、沉甸甸的雄伟山脉上,用浑厚的嗓音沉沉地说道:“知道这 是什么吗?”, Y# X' H) @% b! w* s0 G6 D4 `
我放低视线,注视着他黝黑大手下那颗白得有些刺目的肥硕果实,它凹凸不平的紧绷表面,清晰地勾画出了里面的内容。那是昨夜还在我体内疯狂冲撞、肆意躁动的爸爸的 刚猛性器,现在,它如此安静的悬在我头顶上方,疲软而肥厚的身体宛如一个正在沉睡的魔婴。
这是什么?这是爸爸的根!爸爸的骄傲!爸爸的一切!
是它!造就了面前男人发育得一塌糊涂的肉体!是它!成就了男人爷们而放荡的个性!也是它!让我今天在公司的卫生间里痛不欲生,满头虚汗!还是它!促成了我趁中午吃饭的空闲跑两条街去买了 一支KY的决心!8 a  \

【长篇 高H】我和黑社会的约会 第一部 11-20

11.
在这个身高一米八几肌肉健硕的粗暴野兽手里,我是一只如何挣扎也徒劳的小羊羔,在发梢如钳子般有力的大手引导下,跟着男人踢踢撞撞地进了客厅旁的卫生间。
他转身打开灯,回过头,岔开大黑腿,俯视着地上的我,眼睛里有一丝坏坏的光芒闪过。
“给老子把裤子脱了!”他冷冷的说。" I0 V# B( y4 p
黄色灯光下两条粗壮的黑腿隐约散发出酸溜溜的汗臭,胯间油亮而紧绷的横卧山脊将里面粗壮大蟒健硕的躯体展露得一览无余。
仰望着上方英俊男人那张痞痞的脸,本还有所顾及的我,心里怎么也无法生出半丝抗拒,我乖巧地跪直身子,伸出手,像要拆封一件期待已久的贵重礼物一样,小心翼翼 地解开他皮裤上那条镶了一圈银色铆钉的宽大皮带,接着是浓密腹毛下的银色金属纽扣,还有隐藏在裆门里的那条性感的黄铜色拉链。
伴随着一股新鲜潮湿的骚臭,里面红色的低腰子弹内裤,像包裹在硬壳下的花生仁,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内裤红色的弹性布料被胯间那位英挺黝黑的大将军撑得有些稀 薄透明,上面分布着的几块黄色污渍,此刻正散发出刺鼻的尿臊,旁边两条细长的边带紧紧的勒在了肌肉发达的大腿根部,仿佛是中间这只肥硕大鸟两侧展成一字的有力翼翅,性感异常!
我口干舌燥地将紧身皮裤从爷们布满浓密黑毛的长腿上轻轻捋到脚踝,然后一只手抱住他沉甸甸的大腿,一只手迅速地从他骨感的大脚上将裤管取出。裤子脱掉后,我 抬手将其叠好,放在旁边的洗衣机上。惴惴不安地跪了回去。7 C# U0 r5 X: ~' J( w. m$ |
“内裤也脱了啊!操!啥事都要老子开口是不是,你他妈的不会主动点?”. `) z0 z* M7 ~
男人不动声色地狠狠说道。. m; ?' ^  {; N) W( z1 D
我脸白了白,不敢看他的表情,赶紧行动起来。在红色轻薄松紧带从爷们腿上垮下来的瞬间,里面那条微微勃起的大鸡巴便犹如冬眠已久的黑色狂蟒,从乌黑油亮的草丛中,迫不及待地一跃而起。/ d# S. L1 F3 |: e( `, y( w
观其此时的身形就约有十七公分长,六公分粗,宛如一条喷射力十足的粗大橡皮管,在灯光下泛着油腻腻的光泽。它黝黑而粗壮的躯干在遒劲有力的青筋衬托下显得分外狰狞,而被一层包皮薄薄覆盖 住冠状沟的紫红色硕大龟头则像刚睡醒的婴儿脑袋,微微垂着,下方扁扁的小嘴上还挂着一滴梦中遗留下的晶莹液体;两颗如乒乓球般大小的卵蛋,在岔开的粗壮大腿间,高高的悬着,仿佛是在昭显这只野兽所拥有的强大而旺盛的繁殖力!
在这雄伟而诱人的性器官面前,我不禁有些痴了,直到男人轻轻吐出的一句话。
“给老子从胯下钻过去!”

【长篇 高H】我和黑社会的约会 第一部 1-10

第一部6 V" d! `: |7 p* {! R0 \. ]
1.' ]/ d# j& z9 m2 g4 e$ D
晚上十点。6 i9 t+ S6 _; o: [4 D; Q$ a
我仍静坐在呆了一天的灰色格子间里,呼吸着办公室浑浊而沉闷的空气,一手握着鼠标在面前两台宽大而清冷的电脑屏幕上勾勾画画,一手悬在黑色的键盘上随时敲击。% e7 `% ~$ c. }
为了赶一个大型民用建筑的投标用图,我已连续加班数日,累得面黄眼浊、精神萎顿。# o! U* p  W! v) F8 h' A# A$ N
“塔塔”9 J, k/ s! ]5 R- z3 l+ ]2 {, a4 S4 Q
格子间上沿被突然敲出的两声脆响,将我从飞转的思绪中拽了出来。
抬起头,一个穿着银灰色修身西装,拎着一只新潮的黑皮大包的高大背影,正沿着我面前的过道,快步朝外面的玻璃大门走去。
“丁总!”
我连忙站起身,笑盈盈地朝那背影打了声招呼。之所以要站起来,完全是为了看清这位年轻有为的部门负责人脚上那双亮的能照出人影来的帅气尖头黑皮鞋。2 {6 e2 h: o  d0 K. P6 |
“下班了!”- w0 x5 Z* k2 l
那背影没有回头,只是很有派头的挥了挥手,丢下一句话,继续踏着商务男模矫健俊逸的步伐,迅速消失在空荡荡的大门外。4 z  I# n4 m: O% Z, `
我留恋的看了两眼,收回目光,鼻子敏感的发现,空气里多了一股淡淡的男士香水味道。
“不知道那双穿着锃亮黑皮鞋的大脚会是什么味道?一天下来应该也有不少汗味吧?”2 ?4 z: r4 @! T
我愣愣地坐回电脑椅,一边向往,一边用手捏了捏酸痛的脖子。
保持了一整天固定的坐姿,脖子早已僵得像一块生锈的发条,轻轻一按,便发出“咔咔咔”的缺少润滑的声响。
就像这缺少润滑的生活。
除了工作、睡觉,便是睡觉、工作。现在连睡觉时做的梦都已变成了工作。/ e& V$ m( L9 \5 R; N
“哎!”
深夜,空荡无人的写字楼里,我的叹息显得异常突兀。, K3 H9 r$ h+ n; k
伸伸懒腰,揉揉酸胀、发涩的眼睛,为了生活,一切还要继续。

2,$ z* b  X' }4 |: w6 [( r9 e/ K
“喂,醒醒!”& ]6 V2 ^2 j6 W$ T
袖子不知被什么东西用力拉扯着,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旁边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正一脸漠然地注视着我。
“啊,到了?哦,不好意思啊!”% f$ y$ c& d5 K  c6 i  |" }( ]: Z
我心惊地抹了一把挂在嘴角的梦口水,语无伦次地乱诌了两句,然后看了看面前的计价器,故作镇静地掏出钱包,付钱,下车。
外面清新寒凉的晚风,夹杂着一丝初春草木萌芽的气息。
我深吸了几口,依然抑制不住满脑子的混沌,摆摆头,拉了拉被汗水微微打湿的背心,昏昏沉沉地穿过早已空无一人的暗黄街道,埋头朝对面的小区走去。. f+ p; {; Q  T
“啊!”' d+ q3

看病奇遇记,激操一位淫荡已婚医生

上个月,我去某间诊疗所看病,那时下雨天,也没什么人看病,很快就轮到我了。一进去,就看到是个和蔼可亲的熟男医生。( `5 L1 |. g3 o: {, h; J( k0 Q2 R! G

许医生:你好,有什么病吗?
我:你好,医生。就有点感冒,头有点晕。% B& z+ F: O& y( W" J, v
许医生:我看看哦。; T7 u5 W2 ~0 p. x, N/ a

几分钟后,
许医生:没发烧,具体也不严重。就多点喝水,休息下,就没事了。
我:医生,不知你能帮我看大腿内侧吗?有点痒,好像有些红红的点。
许医生:好的,你将裤子脱下。
我:嗯。
" k* }: J9 i+ D# T# D' L
我那时按医生吩咐脱下了,只剩内裤。尴尬的事,我还没来之前,看了一些色情片。现在内裤里的肉棒还在勃起中。我其实有点害羞,让医生这么检查我的下半身。这时,我注意到医生好像也一直盯住我的鸡巴看,好奇怪。6 B2 G* h: k: L' \& r- O4 V

我:医生,我有什么事吗?2 o6 A8 p1 l4 V$ s1 j- q. f6 c
许医生:没事,让我看看你痒的地方。
我:哦,就靠近我内裤下方这,有点红和痒,不知是不是给虫咬?

于是许医生伸手到我的内裤下放抚摸。天啊,被他这么摸几下,搞得我有点兴奋,鸡巴都开始硬了。我感觉到医生的手好像有意地碰到我的鸡巴。

许医生:可能是皮肤敏感而已,没什么大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