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1日星期日

高中被当兵的大JB表哥操了一个暑假


我的第一次就是同解放军, 不过他是我的表哥。和表哥从小就好。 记得我八岁的时候, 有一次和表哥去海边游泳,差点淹死, 还是表哥把我救起来的。后来他去当兵,好几年暑假去大姨家都没有见到他。刚进高中那一年暑假去大姨家, 表哥也回来探亲,我真的好高兴! 也是那一年, 我有了难忘的第一次。那一年我十五岁,表哥二十一岁。 
# Z9 ]8 Z& |, v  D
在大姨家,从小我就是和表哥睡,而且他也喜欢搂着我睡。而现在, 因为我喜欢锻炼,已经是一个大小伙子。表哥因为游泳足球都好, 更是一个高大英俊的大小伙。那天晚上他搂着我,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舒服。可能因为兴奋, 我们很久不能入睡。他突然悄悄地问我,他可不可以亲我一下。我笑了一下,他就开始吻我,在这不知不觉中, 我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好象自已的身体有一种强烈需要感觉。我任由自已接受他双手的抚摸,情不自禁地和他接吻。过了一会, 他开始慢慢地往下吻,从我的脸到颈部, 到胸部, 再到腹部,臀部。。。他把我年少但已相当粗大的Yin'Jing含在口中,舌头不停地舔我的龟头,吸我的肉棒。他的双手不停地抚摸我的屁股,并用舌头舔我的肛门,并用一根指头试伸进我的屁眼,我激动得呻吟起来。他又开始吸我的Yin'Jing,我激动得实在忍 无可忍,一下子把精液射了出来,他一口,一口把我的精液全部吞进肚里,还把我的Yin'Jing舔得干干净净。我无力地躺在床上,他让我转过身子扒在床上,又开始舔我的屁眼,用双手把屁股分开,用舌尖舔我 的屁眼深处。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活, 非常激动。 慢慢地,他把他粗大结实的Yin'Jing慢慢地从我的屁眼插入我的体内。 他开始在我的体内慢慢地抽插,开始真的很疼,但慢慢的我开始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快感,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 他也越来越激动,一边用双手分开我的屁股,好插的进去一点,一边加快了速度,不一会儿他抱紧我浑身一阵颤抖,一股热流射入我体内。。。深夜,我从梦中醒来发现表哥还拥抱着我,他的Yin'Jing虽然没有 先前那么粗大坚硬,但仍然温柔地藏在我的体内,我稍一动他的Yin'Jing就从我的肛门口滑了出来。 我悄悄地爬起来到卫生间去洗一洗,我刚开始洗,表哥也来了。我们一边洗, 他一边告诉我一些他在部队和战友的故事。 我又激动起来, 有了刚才的经验,我主动向他出击。我抱住他,一边抚摸他肌肉强健的身体,一边和他接吻。我们俩的身体都很快有了反应,我们拥抱在一起,热烈地吻着对方,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使劲的磨擦着。我们的 舌头相互绞在一起,用力的吸对方的舌头,两根肉棍也一会儿相互顶撞,一会儿在对方肉体上不停地摩擦。我们双手不停地抚摸对方的身体,淋浴喷出的水象润滑油一样滋润着我们。我们俩浑身湿淋淋的回 到床上, 相互用舌头舔身上的水珠, 然后我们又相互口交。我第一次尝到男人的Yin'Jing感到特别刺激,表哥的肉棒含在口里特别有味,即有滑嫩的肉感,又有健壮小伙的强壮感和力度。

射在肛里班长继续抽插

调到金门守备开始快一个多月了,我接到了老兵班长的通知,4 j0 _+ G% G/ K2 ^3 u, W
1 K( `( F- R3 g. i4 b8 X0 J
要我下午跟他去营部参加军演报告。8 O! h4 E2 e1 k' ?5 c1 \& v6 k6 c

营部离我们这连很远,路也很难走,还好班长向连里借了一辆吉普车,( _) Z' F; i; c! y2 L
8 s3 n/ x4 M" ]' j
带着我一起去营部。去营部的路全是土路,颠簸的厉害,加上老式的
) x4 Q' n- ^$ d3 j4 J4 F
军用吉普又热又闷,我随着汽车的起伏,被颠的在座位上一上一下的,8 g! U  u9 W  }

不知道怎么的,想起和男朋友操弄的时候,也是这么坐在他身上一上
* k  f$ v/ h, M/ I2 t
一下的,这么想着,不知不觉的有种热热的感觉,胯部也有些好像被\r0 R3 h* Q6 I, A8 x5 z
摩擦着有点湿了,也许天气热也有关系。9 Z' @. x: S% X
我开始有些发sao了,这一个多月来,因为答应男友不会兵变,所以,
都只有用双手解解闷而已,但后面可就一直欠滋润了,这种感觉一来
就挥之不去,而且越来越强烈。我从后视镜里看到自己的脸红红的," d+ m9 K& N2 K7 o( H. g9 I" Q* y! r
眼神里充满了渴望。偷偷的看一眼班长,他一直在很专注的驾驶," T* t, X) C# w* Q$ K) ?
好像从没注意我的表情。" m% M, V% `9 \2 a4 b3 O
我觉得下身憋的厉害,很想尿尿的感觉。急忙要班长停车,我很歉意' W( {% b+ h; Z$ F& K, V. ]9 H
的对他说自己要方便一下。  B* C5 i# W! g: x; g
车停到一大片高梁田的边上,我急急忙忙的钻了进去,找地方解决了。! ^9 A2 G0 ], f$ ]8 W: `
在阴凉的田地里,我真有一种想要脱光了的冲动。小解完了后,我往回走,$ R/ ]. \! k; ?9 {) W+ ?' o
突然看到班长在离我不远的田埂边,好像也在小便,站在那,
屁股一动一动的。我连忙躲到高梁丛里,这时候他转过身来甩动,哇!,
我看到他两腿之间那巨大的玩意,黑红黑红的,又粗又长,真的好大,3 N: ?, Q% Q: D
至少有二十公分以上吧!插进piyan里的话,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呀。
他一面用手套弄着大鸡巴,一面向我钻进高梁田里的方向张望着,2 l* A# H' b$ E* @- c
嘴里还不知道嘟嚷着什么。这时候我也知道他肯定很想弄我,' l* O' I" _% G" A/ s# _
其实我已经注意班长很久了,他的身材高大,当兵锻炼出来的  |9 a& K* Q: \: h. f
结实背肌以及很有味的古铜色皮肤,一直是我意yin的对象,
而且这时我又何尝不是sao的厉害,两个都是有色心没色胆,
还装的一本正经的,看来一定得有一个人有所表示了,我暗暗想。6 @6 _% y7 j* }5 q0 o3 N
看到他看过来,我连忙退了几步,故意弄出了很大的声音,
然后找了个作物很稀疏的地方,把裤子脱下来装着在小便的样子。) S8 \8 m& c7 ~! W9 Q- Z
就听到身后哗啦、哗啦有人过来的声音,然后声音一下就没了,( ^  o- v9 \( X2 T
我知道他一定看到了我。我很兴奋,还故意把上衣向上拉高,
我想班长一定可以看到我光溜溜的屁股了。

學校圖書館裸體自拍,被研究生帶到讀書室,強行進入。


因為自己是某叉大畢業的學生,所以不時會回到母校晃晃! U1 n+ E) f, b

我叫阿超,183,73,25,已經是個上班族了,
但有的時候放假也不知道要去哪裡,就跑來學校看書,$ ^# ^& |& p3 d! b' H

某個禮拜天上午,我吃完早餐來到叉大的圖書館,簡單的換個證件就進圖書館開始看書,
禮拜天的早上沒什麼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學校圖書館的關係,可能藏書不多,而沒什麼人,( a% N* P( b) j2 D' H9 Q+ o; }& x

看著看著就下午了,這時候看書看的有點累得我,跑去上廁所,男廁所只有單號樓層才有,
我突然色心一來,想著想在圖書館裡拍些全裸的裸照,而開始看看,哪裡有地方可以拍照,
我跑去1樓上廁所,也順便從1樓收尋人到7樓,結果發現都沒有人,除了櫃檯的阿姨以外, Z6 X. S' c1 Q5 k. b( K5 Z
) o: v+ s5 S. G: E
) y6 I6 o3 d' t7 \! M/ j+ [$ L

我到了7樓,剛好有個男廁,7樓只有研究生的讀書室,還有一些研究的期刊,平常就很少人來這邊,3 g! _8 T' F) w. `3 L
更何況是假日的下午,而我開始現在座位去,坐在椅子上,拉鍊拉開,開始露屌,拍了幾張後,1 s" _8 T' D- T- o. C+ w

跑去看看研究生的讀書室,看看有沒有人,感覺好像沒有人,就在讀書室門口拍了幾張,( I8 S7 b8 V  j7 {) w" I7 j
衣服脫到頭後面,褲子脫到小腿,把屌用到全硬,差一點要噴出來,拍了幾張後,跑到男廁去,
; i$ G9 _6 ~* u/ d5 n9 c9 ^6 x. m) U1 i
一走進隔間,就把全身的衣服給脫光,放在隔間裡,確認沒有人,就走出去座位區,
開始用手機定時自拍,躺在桌子上,用跪姿,從屁屁拍到我的2粒大睪丸,還有屌,之後用錄影拍正面,打手槍3 l9 X9

2016年1月30日星期六

北京三里河轶事

 北京市有一条著名的街道,它就是三里河路。但是北京人都叫它迎宾路,它的西侧是钓鱼台国宾馆,它的东侧沿着街道是一片整齐、漂亮的绿化带,弯完曲曲的甬道镶嵌其中,是人们休闲纳凉的好地方,这里也是北京市著名的同志活动场所-------三里河街心花园。0 Y' ^( }5 k; p# G  |7 Z# Q
      三里河街心花园虽然没有二里沟街心花园名声大,但是它也在北京的同志发展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由于这里离居民区较近,人员比较杂。来这里的同志们在交友中也就格外小心。
      我给大家讲一个在同志群中不怎么样的北京人的故事。( n, A+ Z- H6 k+ h& l+ }
      此人姓童,当年30多岁,家住魏公村。童1米65的个子,长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走起路来左右摇晃。北京找不着媳妇,娶了一个山西人做老婆,有一个孩子。家里有小买卖,童在住家附近卖报纸。/ J' V+ b& J# C% h4 Z( }" E+ `& U# R
      不知道他是怎么进的同志圈。据说本人品质不怎么样。北京圈里人不爱和他交往。他就把眼睛盯住了外地小伙子。
      家里有了几个钱之后,他就专门雇外地人给他卖报纸。且每个外地人都在他家呆不长。后来还是这些外地小伙子中的一个同志大胆道出了其中的秘密。
      童雇用的小伙子有几个特点,第一,都是刚来北京时间不长的。第二,都是比较老实、在北京无依无靠的。第三,长相都是比较精神的。# v. t& _4 D9 g
      A是河南省无为县人,全国有名的乞丐之乡。别看家乡穷,小伙子长得还挺英俊。来北京后干一些杂活。被童雇用后,吃住在童家。白天卖报纸,中午有人给送饭,不休息。晚上做饭,洗衣,干杂活。稍不和童的心意,就克扣本来不多的工钱。
      一个礼拜以后,童开始用语言挑逗A,逼、吊、操不离嘴,给A讲黄色笑话,观察A的反映。一天半夜,他来到A的屋里,脱光衣服就往A的被窝里钻,搂住A又亲又啃。A非常害怕,一动也不敢动。童就势把A的根叼在了嘴里。A的根在童的嘴里迅速膨胀,童又舔又裹,A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不一会,就泄了。
      第二天,A照常去卖报。童见A没有反映,晚上又过来了。他开始鸡奸A。A无处可去,不敢反抗,忍气吞声。这以后,童几乎天天晚上过来,不管A是否痛苦,不断让A变换姿势,接受他的奸污。6 X5 c+ c5 T$ {, F, B
      通过童,A知道了同志,知道了北京的同志圈,知道了三里河。
      一次,童让A外出到三里河附近办事,A办完后来到了三里河街心花园。一个北京小伙子被A的形象及淳朴气质所吸引,主动上前和他聊天,这才知道了A的处境。他憎恨童的行为,帮A找了工作,并在经济上接济了A。从此,A的精神得到了解放,A也和小伙子成了好同志。A这才真正尝到了同志的乐趣
1996年夏天,我在三里河街心花园结识了一位外地青年单翔。将近3个月的接触,我了解了他的基本情况。他的经历在同志中很有代表性。0 f- l: ^  e; L. v3 Y2 c8 Z
      单翔1976年出生在山西省晋北靠近陕西的临县。这里是名副其实的穷山沟,缺水少雨。兄妹四个,他是老三。小学文化程度。别看文化水平低,小伙子却很聪明,各种活计一学就会。长相也不错,1米75的个子,宽宽的额头,浓浓的眉毛,大手大脚,大骨头架子,壮壮实实,利利索索。7 }2 @$ N0 ^" M  P. T
      1994年18岁时,和村里年轻人一起翻山越岭到外面闯荡,先在大同落了脚,后来边打工边走,于1995年初来到了北京。# L; W) Y$ B* y0 I& v
      刚到北京时在一家个体运输户蹬三轮送货。逐渐熟悉了北京的道路。由于受不了老板的气,到了一家快递公司跑起了业务,每天要骑自行车跑几十公里的路,慢慢熟悉了北京的各大单位。然而好景不长。老板要回原籍发展,公司关闭,他又没了工作。好在手里还有几个钱,他开始满北京找工作,晚上就睡在火车站。
      有一天,他在三里河附近寻找活儿干。到了中午,买了两个馒头,来到了三里河街心花园,找了个路椅,坐下吃了起来。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充满了暖意,吃完饭的他躺在路椅上打起了瞌睡。
      一觉醒来,已是下午四点。睁开双眼,发现他的周围有几个男人在闲逛。走到他面前时都使劲看他,不象是散步。他很纳闷,没发现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一会儿,走过来几个小伙子,坐在他旁边的路椅上。你摸我一下,我打你一拳,嘴里说着一些脏话。有两个竟然无所顾忌地拥抱接吻。边吻边用手摸对方的裆部。
      单翔觉得好奇,就坐在原地没动。两个小青年见旁边只有一个外地人,更加肆无忌惮,其中一个掏出对方的根就叼了起来。0

淫荡员工和保安在公厕寻欢

一踏进这间办公楼厕所,就听见一些零号发出寻欢的呻吟声!淫零们就像惨遭一号们淫奸一样。
! M& N) Z; R" f. w0 U0 b
透过朋友介绍这间通往淫界的公厕,前几个月这里就开始出现同志性爱活动。事因这层楼周末加班的同志员工不甘寂寞,打开Grindr约附近的GAY一起在厕所打炮。久而久之,形成了一个小潮流,知情的同志也慢慢集合在这个厕所里,特别是爱玩的零号。

凭住好奇心推开厕所大门走进去,里面的几个厕门已经关上了,但你可以听见激情做爱发出的淫叫声。更夸张的是还有些人会爬上来偷窥厕所里面发生的性事,陶醉于性爱交配的男男似乎也不介意。' B9 u# g, ^, f( J8 |

在厕所里的GAY抚摸自己的裤裆暗示约炮,有的走向对方身上摸住他人的下体,为了刺激男人间的性欲。很自然地大家为了满足性需求,也拉住对方进厕所格里大战一番。此时,我也被淫荡的零号拉住进厕所格里。他帮我解开裤子掏出肉棒,我的鸡巴高高翘了起来对住他,一看就知道我的鸡巴需要他服务。贪婪的他张开大嘴吃下我的阳具,迅速帮我含硬,看样子他吃得很渴。我手放在一旁,任他吹我的棒。他自己也很好色,两手握住我双手,嘴巴拼命吸住我的肉棒,分明暗示要做我的人。舌头拼命舔住我的龟头,弄得我很刺激,我的鸡巴都被他吸硬了。我忍不住两手按住他的头激操他的嘴巴来回抽插,让他吃进整根肉棒。淫荡的他双手抱住我的腰部,吞进我整根鸡巴。即使马眼已流出不少淫汁,他也帮我舔干净。
) B2 W* R3 ?4 w
我:我要插你的洞。3 D8 A8 y# O+ I) j$ B1 f
他点了头,脱光所有衣物和我准备交配。
, ?8 a& A) ^$ z, a, m
看见他穿的制服,好奇问了他,是不是这里的员工。他不好意思承认,我更兴奋了。竟敢在厕所和男人偷吃!我要替他公司好好惩罚他才行。我坐在马桶上,命令他自己坐上来。他先继续舔湿我的肉棒,再吐出口水往自己的屁眼涂上。随后握住我的肉棒对准自己屁眼插了进去。
9 e$ ^  m0 n( |- Y( h. t8 {
他:啊....啊....啊..../ y# C" h) M! s  a  V7 j5 h
3 P5 }5 \- A6 _& C7 r5 l! P
看他努力坐上我的肉棒,我边玩弄他的乳头让他嗨。我的龟头很快插入了他的屁眼,他自己也渐渐将我整支鸡巴坐了下去,确保我的肉棒顶入他的肉洞。开始和我骑吊。他自己也很厉害,上下摆动身体,屁股顶住我的鸡巴。我抱住他腰部让他激情地骑吊,他爽得闭上眼睛咬住嘴巴。2 U; `, L- E4 H3 p) ]$ y! b
* M  r8 c: v% P) _' j* O: L
我:喜欢吗?7 P& }: B- W& o" Z
他又点了头。. x& b- i5 M9 c' d

不久,我和他换另一个性爱姿势。我让他扶住墙壁,从后扶住他腰部狠狠操他一番。每一回都大力顶进他的屁眼,操得他开始不停啊!啊!啊!他的肉穴很紧,一直不停收缩吸住我的鸡巴,我操得爽极了。持续的抽插几十回合,我等待高潮的来临。一阵子,自己的鸡巴就快敏感得不行了。直接顶住他肉洞深处,往他里面喷射精液。他也察觉到了我在他体内停止了几秒,释放了不少精种。" h

被磨龜頭和手指幹的已婚直男

我有兩個微信帳號,一個是開放給同志,另一個是給“nearby”的女帳號,裡面是說我有按摩屌,讓你又硬又持久,還有前列腺按摩服務。# T# Z& W. D/ Q" }7 a, g6 R3 @8 k: E- r
/ D5 |# k: i0 o9 Y8 S
上個星期去古晉的是時候一天有超過一百多個騷男人來加我(女帳號),因為是女帳號所以都是直男和雙男,其中有些是已婚的。: p, K4 B+ {1 p6 e1 F" b2 B9 F
1 V) U7 F) x# H- m, R8 n8 i' ~* r6 J1 R( p
說說其中一個比較特別的已婚直男。他三十多歲,冷氣技工,長得黝黑,高壯,說不上帥,但是有一種熟男味。+ K" d& \' `7 k& u) P7 D) R- q
  R9 e/ Q( S8 d2 P2 O
首先他加我微信,然後問說我的按摩可以讓他持久嗎?當然我會問更多啊!他說做愛通常半小時才射,我就說普通嘛!不需要按摩。可是他就想試試能不能更持久。當我引起他的高度性趣後我發了兩個影片給他,叫他看。當時他在工作,到了晚上七八點下班後他才看。接著,他就質疑我是男的還是女的,我就承認咯!當然,因為已經看了我的影片他也覺得超爽,就說要來給我玩屌。
: k1 R* {% H- X) `
約好了來到我的酒店時, 是個標準的直男,水電工型的。我們先做個溝通,比如說禁忌,身體狀況,中途停止的暗語等。他說乳頭會敏感,也想試試看前列腺按摩。了解好了我叫他脫了衣褲,只穿件內褲躺在床上。: n4 q

HI途中來的爽感

自從玩了煙嗨之後, 就很享受被幹的爽感和給無套粗屌的抽插感
  Y1 D) ]2 m, U
我身材165/58/0 有運動習慣,但身材沒有到極優,有線條 屁股很不錯, 很常約一個固砲(A)身材176/65/1來我家玩嗨

當一個盡責的零, 就是要盡全力的讓壹舒服; C% t$ |, `& x
& X& a- C: @% y$ s8 N
由於需要時間等他, 所以自己就先呼了幾口, 順便把自己的小穴給清乾淨
' z+ \# C% z/ i0 P5 Q
呼了大約3-4口, A就到了
6 B* F" r( X! d6 q
A:很乖嘛~自己知道先呼,這麼想要喔? 還穿後空內褲,騷喔

我: 還好啦,等著也是等著啊, 內褲是我的嗜好% W1 w( C  L4 M8 U3 b
0 V" h$ y* O- B1 }' F" v
說話的同時A就很順手的把手摸在我的屁股上,: t, S8 \; ~) ]9 v
, L( f+ F# N3 i9 U# d3 x4 a& B
我也解掉他的褲子, A的身材有線條,大部分的0看了不會拒絕,加上屌屬於很爽的尺寸16/6加上直屌,想當然屁股會湊上去
6 z3 k$ c+ {; r/ ~. Z1 R  o
由於他的習慣是,喜歡他在吹的時候吞一顆黑威, 然後叫我慢慢地舔上他的屌+ M7 _3 S6 u2 C9 C
" Y! U- `9 r# n
我就慢慢地用舌頭舔上屌,用舌尖舔一下馬眼,再慢慢的含到根部, 他的敏感帶再蛋蛋附近, & c5 S4 l& p  s/ p
我也就很順口用舌頭舔到蛋, 含在嘴裡用舌頭去繞著蛋,從一顆到兩顆都含在裡頭, 再慢慢舔到屌上" N1 m3 X2 J( h
' H# X5 T; O1 Y
這時候可以感覺到屌已經慢慢地漲大了,我還是裝作不在意的慢慢含著屌,另外一隻手自己鬆著後面的穴

A:幹!你把我吹得好爽, 給你一個獎勵, 幫我吹煙屌
我:好啊, 會幫你吹超濃的那種喔
% U! `$ P0 M: l3 b
就這樣,我吸了一大口,他的屌就湊過來,我就把嘴張開,把嘴裡的煙慢慢地呼到他的屌上

A:幹~~好爽喔~很常吹人家煙屌喔?% T9 [# g- d2 p0 s: C
我:嗯~? 哪有,只有你肯給我實驗啊( o' P  t, s( s+ n- G$ ^0 r9 A
A:在幫我含多一點,硬一點,你就可以坐上來了  A) e

我和老婆被直男操爽


说实话,和老婆的性生活很不和谐。有时候我是能拖则拖,要说质量一点都谈不上,以致老婆对我颇有微词。' j) J- n$ g3 [- Z; |
( {3 B( \4 M0 i0 J4 e
  一天,一个朋友介绍的朋友来我家找我办事情。32岁的样子,身高181,长的很帅气。大概好几天没有和老婆做爱的原因。看到年轻的帅哥,老婆又是泡茶又是拿水果的,我虽然心里不是很开心,但是一想到因为我的关系得不到应有的性福,所以也没有太在意。我们在谈话的时候老婆在旁边东问西问。正好这个时候有个电话打过来,我就去阳台接电话。可是等我回来,我发现老婆已经靠着那男人很近。突然我的心理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让眼前的男人来满足一下自己的老婆。于是我借口把老婆叫到房间,把我的想法和她说了一下。大概长时间没有得到我的滋润的原因,也或者是我亲自说的缘故吧,老婆那关算是通过了。于是我来到客厅对那男人说,“你的事情我努力帮你,当然其他还得看你表现。正好我家水龙头坏了,你帮我修一下,我有事情要出去一下。一切都听你嫂子的吧。”* i& C& J  j6 H. C) t

  说完我就出门了。本来我是想去公园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艳遇的,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那天居然公园没有什么人。抽了一根烟,脑海里一下冒出老婆被那男人强奸的场面。于是我很快开车回家,蹑手蹑脚打开门,听到卧室里传来哼哼哧哧的声音

“哥……你的鸡巴好大呀,抓在手里一大把,含在嘴里一大口,插在逼里一大截……哦,哦 ……用力插吧……爽死我了……”听着老婆淫荡的声音,我的下体突然有了反映,我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床上两具裸体呈现在我眼前。老婆仰着夸张的张开双腿,那个男人正有力的冲击着。大概太投入,没有发现我。我慢慢走到男人身后,看着眼前的健壮身体,我不禁双手抚摩上去。他猛然停止了插入,神色慌张的看着我,“哥,没有关系,这是我老公安排的,你快操我呀,不要停,用力操我”大概老婆的话给了他鼓励,他看我也没有怪罪他的意思,于是又继续抽插起来。
# ]4 H& `& [6 c6 s8 A1 {# L5 i
  我脱光了自己衣服,跪在床上看着他那巨大的大鸡巴不挺的在我老婆的B里抽插,双手摸上他那黑黑硬硬的奶头,嘴巴也迎了上去。突然他停止了动作,把刚还在老婆B里抽插的大鸡巴展现在我的眼前。“舔他”他的话语带着毫不质疑的语气。看着眼前挂满液体的大鸡巴,我毫不犹豫的张开嘴巴。他深深地插入我的深喉。一边插一边问:“操你老婆你有没有意见呀?你老婆的B这么紧,是不是留给老子干的呀?”. D( c& s( H4 G
0 f( {3 E& e+ O6 C# o, M, A" ~
  “没意见,你只管插只管操,想什么时候操就什么时候操,想怎么操就怎么操。”
3 [; ]. B- P5 j3 z
  “是吗?我要一起操你们!”

  “好啊。”: i1 ^% c( r2 c$ e* `
4 Z0 `) r* K7 O2 ]
  “把你的屁股抬高,我要操你的B。”4 f0 x: k/ j& {5 G( P* S
, u) s& }# C3 v5 h# C
  于是我和老婆并排睡着,努力抬高自己的屁股。
  “要不要我操?”
9 S% @  S! c5 ]
  “要……”6 n( N% n9 d/ \- r
' k9 q% u+ _4 w0 l2 b7 Y
  他把润滑剂用力抹在我的屁眼周围,手指一根接一根的往里插“你个贱货,是不是被很多男人干过?怎么你的B还没有你老婆的紧?”+ Z$ d5 d& Q, j+ i9 M9 F- q/ q+ F
) E! `) x: d( {: z
  “没有,我没有被很多人操过的。”

  “啪”他一记耳光扇到。“说实话,被几个人操过?多大的?在那里被操的?”

2016年1月27日星期三

表弟操了我十年的回忆


从小有了那么多操逼的经历,当然,应该说是让人操的经历,我也对操逼的事越来越上瘾了,同学和他哥的鸡巴好像越来越不能满足我,特别是同学的哥哥成家后,几乎再也没操过我,因为他有了一个真正的逼让他操了吧。反正我挺失落的,屁眼逼的空虚时常让我到处找鸡巴操我,虽然也有几个邻居男孩操过我,但比起同学哥哥的鸡巴,真是差之千里啊!就在我十七岁那年,我发现了我舅舅家的表弟,从此,我又有了十年的性福生活。 
事情是这样的,虽然是几乎天天在一起玩儿,但可能是亲戚的关系,我根本没把表弟放在眼里,整天在一起打打闹闹的,从来也没想过和他发生什么,那时倒是特别迷恋大舅家的大表哥,在大舅家睡的时候也偷着摸过几次表哥的鸡巴,硬硬的,但不是特别大,每次都想做他鸡巴上,但终于也没敢那样做。但和老舅家的表弟却就那么突然,也可以说是自然的就发生了。
      那时大姐刚成家一年,姐夫做生意常年要在外面跑,姐姐就和姐夫在外面一起做生意,我就成了他们家看家的人,天天吃完晚饭就去大姐家睡,必竟只有十七岁,一个是寂寞,另外也有点害怕,就找人做伴,我的表弟就成了我的宿伴。那天晚上,我们来到姐姐家,新房的热炕,新婚的被子在两个人的气氛里就有了情欲的因子吧,关灯后,我们两个躺在炕上自然而然的就说起了性,我们讨论毒着男人怎么和女人操逼,我的鸡巴在被子里硬的像一根棍子,屁眼逼也痒的闹心,我忽然像那根神精搭错了,一下子把手伸进了表弟的被窝,说:表弟,我摸摸你鸡巴是不是硬了。表弟反抗了一下就不动了,我手有点抖,声音也发颤的说,表弟,你是不是也想操逼了?表弟有点难为情的把胳膊挡在了眼睛上不说话,任凭我摸他的大鸡巴,这真的是一根大鸡巴。我的手刚刚能扣住他的粗度,长度后来我量过,足足的十九厘米,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竟一口吸住了表弟的鸡巴,表弟身体一下子挺了起来,像僵住了一样,嘴里发出了一声啊·······。

从父亲那里学习什么叫做男人


父亲年轻的时候真的称得上是帅哥了,英武的脸庞,络腮胡刮得很干净,但是还能看见性感的胡须茬;身材也很棒,175的身高显得精干,两块结实的胸肌,再加上六块健康的腹肌,这是当年在农村干活时留下的成果。后来,父亲通过努力,考上了大学,最后做了一名大学老师。/ c, m( ?9 e2 m/ ^, }/ k% T! g7 l* [
小时候是坐在澡盆里洗澡的。记得好几次爸爸给我洗着洗着,我的小鸡鸡就翘了起来,当时还不知道“勃起”意味着什么,只见爸爸帮我搓洗着鸡鸡,笑着说,小鸡鸡骄傲得翘起来啦!我当时觉得挺害羞,并不知道鸡鸡翘起来意味着什么。现在想来,爸爸当时爽朗的笑声其实流露出一种男人的自豪,他儿子的胯下也长有这个小东西,而且还能翘起来,说明一切正常。记得夏天的时候,父亲经常在家里光着膀子,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那时我就喜欢捏捏父亲胳膊上的肌肉,佩服得五体投地。有时候睡在父亲身边,喜欢摸摸他的乳头,甚至会用嘴巴吸一吸。然后揪一揪、闻一闻父亲的腋毛,那种男人身上的味道让我痴迷。所以我怀疑我G的倾向是不是在那时形成的。' N2 f5 Y8 Q1 T
上小学了,家里的澡盆开始容不下我的身子了,于是到了冬天,父亲便带我去单位的澡堂洗澡。记得第一次和父亲一起洗澡,进了更衣室,看着父亲脱去内裤,两腿之间露出一个深黑色的大 自己好几倍的大家伙,这家伙和我的既像又不像,父亲的私处有浓密漆黑的阴毛覆盖在其周围,裸露在外像朵磨菇的暗红色龟头也格外显眼,我禁不住好奇地问:“爸爸,为什么我的鸡鸡又小又短,而你的这么大,还有那么多头发长到那里去了呢?”这时进来几个刚洗完澡的大人,他们听到了,乐得哈哈大笑。父亲有些窘态,但还是告诉我:“你还小,等你长大了,鸡鸡也会长得像爸爸现在这样的,还会长毛的。你看旁边这些叔叔的鸡鸡,也和爸爸一样。”随后父亲把我带进了澡堂,我发现父亲说的确实是对的,在这雾气腾腾的澡堂里,喷头下的男人们鸡巴都像父亲的一样,长着阴毛,不过我还是觉得爸爸的鸡鸡比他们的都大。

帅气直男自愿被人操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李文俊,100%直男,现在是新闻系的三年级生,亦是我校足球队队长。既然说是足球队,当然有一副令不少人羡慕的身材,180CM高,还在六块结实的腹肌,还有因为经常脱了上衣在球场练习,皮肤已经变得黑黑的。这样的身材,再加上蛮帅气的样子,我早已成为校内的有名人士,每一次足球比赛,都有不少学妹,甚至不是我校的女生来支持我,早已见怪不怪。然而,我的心从来只有一个人,她是跟我一起入学,现在一起上课的同学,琪琪。虽然我从小都认识许多美女,但在开学那天第一眼看到她时,我已经像触电一样,就有那种,「我终于找到这个人」的感觉,所以第一天认识她,我已经决定要做她男朋友,可惜,这样有吸引力的我,却总是得不到她的欢心,直到现在,我也只是她的好朋友…….她的样子很清纯,有点……有点像那叫做BOBO的过气女星,不过就是「大奶版」,我有时候,都会看着那位BOBO早阵子被发布出来的艷照,看着她的小穴,幻想是琪琪,再痛痛快快的打手枪,然后将所有精液射到「她」的脸上,爽!!!!" M& u% h" A! s4 u7 J' U# o( j1 |
  在今个学期开学的时候,在学校举办的「校队训练营」中,我认识了他。他叫林超杰,相当普通的名字。其实早在训练营之前,我已经听过他的名字,因为运动成绩一向十分出众的我校,竟然在上年度的大学排球赛事中不入四强,当时准决赛的对手就是林超杰原在的大学,在那场比赛,听说基本上就是他个人表演…….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今年他转来我们学校。此外,还有一个原因令我早听过他的名字,哈,其实还不是老原因,就是因为他的外型吧,有不少女生早早就谈论他,很烦。第一次见他,才明白为何人未到,话题先到,他果然是排球队最想要的人,185CM左右,却不像一般高大的人那样笨拙。样子……更不用多说,就象是一个活生生的余文乐站在面前,但他又没有那种一般美男很嚣张的感觉,反而很平易近人,很爱笑,笑的时候,有点点像小天…….训练营有个传统,就是所有队员都要向各个队伍的队长问好,所以排球队的他,也要跟我这个足球队队长问好。那一刻,真的很瞩目,因为许多人都知道他条件比我更好,很期待我这个本身的「话题王」如何被比下去……我总不能被人看下去,唯有硬着头皮去面对……为了表示自己不怕,之后在营中的时间,我更加主动的跟他接触,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跟他熟了以后,也发现跟他很投缘,再加上他在学校又未交到太多朋友,所以他一有时间就会找我,更认识了琪琪。最后,我最怕的事就发生了,就是他竟然跟琪琪交往起来……虽然我非常不满,但还是要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跟超杰做朋友。某天,跟他做过健身之后一起洗澡…「哗,你身材真好。」他夸张的说。「还可以吧。」哼,是在挖苦我吗?明明自己的比我还好。「但还是有一个不好看的地方……」「是什么????」从来没有人敢挑剔我的身材。「你不认为你皮肤的颜色很奇怪吗?上身这样黑,下身却….. 很正常,平时我们练习都没穿上衣,你难道想叫我练习时脱去裤子?」「哈,我当然不是这意思,但总有其他方法,你看看我。」这时,我才第一次留意他,果然,他无论上身还是下身,也是一种颜色,没有一点碍眼。「你是去晒灯吧?」哼,会晒灯很威吗? 「当然不是,你有胆子吗?有就跟我一起走,保证你有跟我一样的效果。」「哈,怕你吗??」就这样,我跟他离开浴室,上了公交车。也没有留意太多,只记得,下了车再跟他走了二十分钟,眼前就是一个沙滩。虽说是下午两点多,但整个沙滩都没有人。「你看,多美。」说着他就脱了上衣。
  「还以为有什么方法,还不是到沙滩,你…….」「你什么呀,快吧。」说时,他竟然把自己脱得光光……「你有病吗?」「不用怕,这里很偏僻,没有人会来,快。」他边说边催促。「就是没有人,也……不好吧。」「你不是没胆子吧?」他有意挑衅。我也不跟他说太多,行动最实际,我也把自己脱得光光。就这样,两个大男孩赤裸裸的躺在沙滩,什么也聊一聊,当然,很快话题就扯到「性」。他说着操过许多女生,日本的,美国的……说着说着,竟然说到琪琪。「不说你不知,琪琪其实很贱,当日为她开苞,小穴紧得很。有时候,就是叫她帮我吹,她自己也会流出淫水,一副求我干的样子。哎呀,你干吗这样兴奋?

直男尝鲜


那时我在酒店打工,也不说说是酒店,只是其中的一层而已,是一个桑拿中心,做什么的大家不用我说想必也知道,那时上班比较轻松,只是别人嫖完出来,收拾一下房间而已,因为我晚上要锁门,所以每天要凌晨四点才睡。那时年级比较小(还在上学)加上我是管做财务这一块,平时没什么事,就喜欢跑过去跟服务员聊天,忙的时侯帮他们做点事。
那时我们那边分二块,下面是做足浴和正规按摩的。上面有二十来间贵宾房,中间有一张防火门(虽然是消防用门,但还有一个更大的作用是安全)下面基本上停了,只有贵宾房这边做生意。那时生意超好,技师的服务超好,什么漫游,冰火,五雷轰顶,倒吃锦羊奶什么的,现在都记不清了,不过我们那里只有女技师哦,本来这边的服务员都是女的,后来女的由于面子比较薄都做不长久,于是后面招的人都是男生了。# t8 Y8 X0 x. E# m6 l8 h9 Q
刚开始,他来的时侯并不喜欢他,为什么呢?就是长得太一般了,太黑了,加上他是河南人,说实话那时不怎么喜欢河南人,所以对他也就一般般。因为我在里管点事,所以各方面还是比较吃得开的,所以那时有什么不好做的事,经常叫他去做,长得帅的,一般都好轻松,我那时住的是一个包房,一个人住,有时他们服务员经常到我房里睡,因为我那里开空调不受限制嘛,我晚上睡觉喜欢抱人,有时还摸摸,但好多只是摸摸并没有深入,那时交了BF,但他经常出差,有时他有时间我没时间,工作虽然比较轻松,但时间比较长,整个一层的所有钥匙全在我这里,中午12:00开门,一直要到凌晨4:00才关门,而这一项工作,除了我没人能代劳,所以有时为了图方便,有时他会过来,晚上有时就在我这里过夜,久而久之,他们可能知道了一点什么,有时他们跟我睡时,我摸了他们之后,他们有时也会反摸二把。记得有一次,二个人跟我睡,我那里床是2M*2M的,一点都不挤,当时假装睡着了,摸了他们二下,他们当时并没有睡着,接着他们二个就讨论着如何制我,于是二个商量着,要吸我的乳头,因为我乳头比一般人要大一点,有点儿像刚发育的女生,当然,是刚刚发育的那种,我心里那个乐啊~!他们二个一人吸一边,爽得我没法形容。可惜只是装睡。其后并没有发生什么,是不是让大家失望了呢?当然这并不是我这一篇的男主角,因为我一般让他们过来睡的,都是长得比较帅的那种。不说远了,还是直入正题吧。

被7个直男轮搞


昨晚,家里没人了。突然很闷。3年没玩了,想改。但很难。于是突然发飚,到本市聊天网上打出:想同时伺候多人。其实我没玩过这种的,看过录像,自己没机会玩的。没想很快有人过来,1。87帅哥,他问我很闷吗?我就说是。想玩?嗯。我知道他把我当女生了,也懒得说明,正好也可消遣一下。又逗乐一会儿,他说他有几个人,下午一起打球了,刚刚喝了酒,正上网呢,带会儿想找个小姐玩。我说几个?他说7个。都多大了?他说都差不多,最大的27,最小的也21乐。又笑说,放心,都成年人了。没有不良少年。操,就这还不是不良呢。我说你们7个人要找几个小姐?他说他们也不是什么坏人,以前没这么玩过的,只是想刺激一下。我说到底想找几个?他有些不好意思说,最后才说,你自己行吗?晕,我说那不会出人命马?他说不会把,又不打人。我的心一下就痒起来。咳,女人想钓男人就这么容易。我怎么就这么难呢?见我不说话,他问行不行?我说你们不会搞虐待把?他说哪会呢。都好着呢。又聊了一会儿,我说,我只能给你们做口活儿。他就怀疑了,说你不是男人把?或者来例假了?说完还嘿嘿嘿的笑。当时我就知道这事成不了了,就说算了吧,你就当我是男人。他说草,什么几把东西。咳,他这放映也算正常,谁叫咱是这种人呢。    又过了得有半小时,他又来跟我说话了,问我干不干。我说我真是男人。他说知道的。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想揍我。毕竟它不是这种人。再说有几个人在一起,喝了酒,很容易冲动的。我说算了,我不敢的。我这一拒绝,他到来劲了。说怕什么,就玩玩而已。其实,我的心理还是很渴望的,这好事,谁能不想呢?我说你们一起来吗?他说是,刚才就是出去商量的,大家都没玩过,想试试什么滋味。我说说好了不能打人的。他说草,干吗打你。就这么,我反复几次让他发毒誓,证明不是想打人。最后他都烦了,说真J8烦人,本来听有兴趣的。我也不想他真的走人。就说好吧。    最后说的见面地点是在体育馆旁边,那里晚上很少有人,只有很少搞对象的,因为很黑,不安全。我就去了,找了个撒腿就能跑的位置,以防万一。不一会儿,来了两辆出租车,还有一辆摩托。我给吓坏了,从没见过这种阵势。第一反应就是跑。跑出老远,看着他们。 确实是7个人,都很高,最高的得有1。85左右,最矮的也有1.8。看来他们下午玩的是篮球,刚才没问。周围很黑,看不清模样,不过感觉都很帅。搞体育的人给人感觉是很帅气的。他们左左右右的转了一会儿。然后问其中一个,你说好了吗?当然说好了。不会骗人吧?这谁他妈知道。然后有人打趣说,要是不见人哥儿就,玩你了,都他妈的硬起来了。然后他们就围着其中一个打闹起来,差点把那人给扒了。    观察了一会儿,我感觉,他们不象是肇事的。在说我也不想放过这个机会。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亚,这辈子可能也就这一回。咬咬牙,我就走了过去。离他们5、6米远,我停下来。由于太黑,好一会儿,他们才看见我。很快,就有一个走过来。搞体育的就是冲,干什么不不怵头,我就欣赏他们这股劲头。经过简短的询问,确认了,就是双方。那个人领我过去。然后是商量在那里玩,不过其他几个都不说话,也难怪,都没干过这个。最后说好,就在体育场旁边玩。东北角有些树,草长得也不错,又没有居民。玩了他们在前面走,我自己跟在后面。没人过来和我说话,我的牙齿剧烈的打着颤。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都站好了,那第一个人说,现怎么玩?我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随你们便。他笑了一下,说,草,我们没完过,还是你先把。咳,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个下贱东西了,这会儿,他们是不把我当人的。

东北黑土地的爷们


这是一段关于东北黑土地的往事,那里的壮汉眉粗胡子硬,行走坐卧都透着彪悍劲;那里的老汉吸着旱烟,喝着烈酒,说起古时风月今人流韵,自是别有味道;那里的青年瘦长清秀,淳朴诱人。山好水好空气好,还有更重要的,我要说的是几个跨马扬鞭,荷枪实弹,舐血耍刀,追鹰撵兔的猎户,个顶个都是真正的血性汉子,所以故事也好。再加上几个人挤在一个火热的大炕上,想不出点歪七扭八春光香艳的荤腥事都难,所以你就耐着性子往下看吧,原汁原味的东北野味大餐,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故事先从护林员老田头说起,老田头六十多岁,是个被交叉配了几代的中苏混血的种,就是我们东北俗话说的二毛子。 虽然外貌更接近中国人,但老毛子的某些生理特征他还是有的,比如说他的眼睛有点深陷,目光凌厉,比如说他的汗毛很重,满脸的胡子刮也刮不净,所以他即使不生气也是铁青着脸,怎么看怎么吓人.再比如说他的家伙特大,大的走起路来裤裆都是一鼓一鼓的,惹的那些没事干的老娘们老围着他转,就连那些老爷们也好奇,总喜欢趁老田头不注意结结实实抓上一把,抓住了就吐着舌头说:“操,可真大。”
    这样的评语就惹的大家更想一看究竟。更诱人的是,平常威武跋扈的老田头这时会显得特别宽宏大量,他也不急也不恼,被人抓住了那一坨骚肉,他反倒变的更骚,不停的往人家手里顶动,边顶边说:“大不大,大不大,晚上叫你家婆娘给我留门,咱做一回肉碰肉的好兄弟。”,这话往往会掀起哄堂大笑,把气氛热烈到极点。/ y) ^1 b+ s% ^+ x1 ?
    就是因为他的特别夸张的男性生理特征再加上他豪爽的性格引出了一串故事,改变了一些人,改变了一些事,也让现在的大家能一饱眼福。$ s+ f- Z; w, [" n) {' F
    老田头的职责就是挎着老式的步枪骑着马四处转悠看有没有偷伐树木的,同时密切注意如果哪里发生火灾他就要立刻上报。
    而到了冬天,他就会随那些猎户一起进山打猎,既饱口福又能看林护木,还可以热热闹闹的打发时光。5 t: X. o, C! `/ C: I# W4 a
    老田头的老伴已经死去三年了,日子过的有些冷清寂寞。但村里的老少爷们都传言他和最风骚的马寡妇有一腿,有人说曾在半夜看到老田头摸进了马寡妇的门。4 X% v8 g( d$ v" r0 H
    事情发生在第一场雪下来以后。雪一封山,老田头就开始张罗上山打猎的事。先招呼了老老少少的几个爷们晚上到他家喝酒。, P3 I; B; F& I' W- i1 Y5 |% r* _. r- m
    屋外天寒地冻,黑糊糊的飕飕刮着小风。屋里明亮的灯光下一炕的老少爷们围了炕桌坐下,酒在热水里烫着,一大盆的酸菜炖粉条子,一大盘木耳炒鸡蛋,一盘花生米,一盆子清炖山蘑菇。炕洞里木材劈劈啪啪的烧着,屋里那叫一个暖和。
    大家猜枚划拳,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喝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商讨打猎的事。打猎一方面是吃肉卖皮子改善一下生活,另一方面是一些野猪熊瞎子老到村子里来搞破坏,李大娘家的一头猪就叫狼给掏了。
    猎是年年打,轻车熟路,很快就安排妥当了。斯文白净胖胖的老李头就开始讲三侠五义的古,年轻的听着听着就把话题岔开了,老往风流韵事上扯。老李头就识趣的闭了嘴,换老田头和老赵一唱一和的插科打诨的讲。7 g0 W5 A/ k! J) [8 L
    最先向老田头发难的是一个叫黑蛋的壮后生,他挑逗着老田头说:”老田大爷,说说你和我马大婶的事呗。”& E/ k* j: E+

大学校边宾馆开房挨操记



距离上次车震一周后的周日下午,网友在QQ上告诉我,说又想操我了,当时因为宿舍没什么人,我正偷偷看欧美的G片看的JB肿胀,就回他说:我也想让被操了。他告诉我:“记得上次跟你说的么,再给你找个大1操你,想么?24    180  67 的。想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叫上他。”“嗯,叫上吧。”“那好,我在你们学校附近的7天开房,我叫他,快到的时候告诉你,你就出发来。”"好的"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他给我发短信说可以出发了,我就出校门往7天走,走到门口,看到他在外面,对我说,房间开好了,他是出来接我的,那人在房间洗澡,我就跟着他上了二楼的一个房间,进房间他就把们锁了,我听见浴室有人洗澡,暗暗期望是个帅哥,就先坐在床上看电视,一会,那人洗澡出来了,虽然不是很帅,但是看起来很舒服的那种,我有点兴奋,更性奋的是他什么都没穿、浴巾也没裹就出来了。我看到他的下体不禁咽了口唾沫,这要得益于我在宿舍看的片子,看的我已经流了好多yin水在内裤上,明显感到龟头那块都是湿的,接下来我去洗澡,因为前一天才洗过,所以快速冲了一下就出来了,然后网友去洗,他朋友躺在床上示意我过去,我就把浴巾解开扔在地上过去了,这时候我的JB已经是挺立状态,下午的片子加上面前一个男性裸体,我有反应是再正常不过了。我走过去,躺在他身边,他抱着我,说:“听说你很敏感,哪敏感?”“全身都敏感”他伸手在我乳头上捏了一下,我哦了一声,他抓住我的JB说,:“已经这么硬了,果然是个骚货,喜欢吃JB么,下去给我好好吃,一会好好让你爽。”说着按着我的肩膀把我的头按到他的私处,我抓着他的屁股,用舌头舔他JB然后含在嘴里,开始给他口,一会用舌尖轻揉他的龟头,一会抓着他的屁股使劲把他的JB全部塞在嘴里,把他的龟头挤进我的喉咙,嘴唇接触到他的阴毛,刚洗完澡的原因,凉凉的,马上他的JB在我的嘴里变粗变硬,还是硬的JB吃起来爽,他好像也来了感觉,抓着我的头用力把JB往我嘴里操,由于不停插到咽喉,所以我不时干呕两下,这时候网友冲完澡出来,看见我们俩已经开始,笑着对他朋友说:“怎么样,还行吧?”“真不错,身材好,腰真细,口的也不错,不知道菊花怎么样。”网友说:“我让你看看菊花怎么样。”说着去他的包里拿出RUSH、油和套,问道:“戴套不戴?”我嘴里塞着大JB说不出话,他朋友问:“你跟他做平常都戴么?”网友说:“有时候戴,不过他说不戴爽,上次就没戴。”“那就不戴,操,口的真爽,你操他骚逼让我看看他怎么骚的。”于是,网友把套又放回去,把R拧开,我把大JB吐出来,用力吸了两口RUSH,然后接着给大JB口,浑身开始发热,我骚了起来,开始不停扭动跪着的腰身,网友在我的PIYAN上抹油,并用手指往里捅了一下,我嗷的呻吟出来,口交的动作顿了一下,网友开始拿着他已经挺立的JB在我的PI'YAN周围摩擦,我扭动屁股配合他,然后拿着龟头对准我的PI'YAN,慢慢挤压进来,问我:“一个星期没被操了吧,想不想我大J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