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7日星期六

少爷!你的骚穴真浪!


设定:7 y+ ^$ c7 e. [! h! E
少 爷——程瀚阳,21岁,纯0,身高188厘米,体重83KG,鸡巴长20米,粗5厘米,就读于京城西城区的体育学院篮球专业大二。长期运动造就出无脂肪精瘦肌肉型身材。因为自己身材的原因超级喜欢精瘦而又肌肉结实的无多余脂肪和赘肉的高个子的粗长大鸡巴猛纯1。喜欢被粗长的大鸡巴操。19岁时经朋友介绍签订了专门为喜欢粗长大鸡巴狠操的骚0提供固定“特殊保镖服务”的豪强保镖公司的阿虎阿豹做贴身保镖。& v$ P# J! F3 j4 M
豪强保镖公司所有保镖身高至少在185以上,鸡巴至少要20厘米长,性能力超强,专门为骚0提供贴身服务,工作地点为骚0的床上,工作内容是为骚0的骚穴进行特殊服务;服务方式是用自己的精液为骚0的骚穴滋润。" f9 x, d. W! f/ K  E
最初出场操程瀚阳的是他的两个保镖:
阿 虎:24岁,纯1,身高191,体重88KG,鸡巴长22厘米,粗5厘米。17岁当兵,因成绩优异直接入特种部队服役5年,退役后进入豪强保镖公司两年。长期锻炼和剧烈运动造就出无脂肪精瘦肌肉型身材。在程瀚阳身边当保镖两年。
阿 豹:24岁,纯1,身高193,体重90KG,鸡巴长22.5厘米,粗5.5厘米。16岁当兵,1年后入选特种部队服役5年,退役后和阿虎一同进入豪强保镖公司两年。长期锻炼和剧烈运动造就出无脂肪精瘦肌肉型身材。在程瀚阳身边当保镖两年。 
阿虎阿豹合约到期后接替的保镖:
李昊洋:哥,23岁;李海锋:弟,23岁,纯1,体重93KG。身高195厘米,鸡巴长23厘米,粗5.5厘米。兄弟两16岁当兵,2年后入选特种部队,5年后退役,刚退伍便经上届退役的战友阿豹和阿虎介绍进入豪强保镖公司。
------------------------------------------------------------------------------4 l% }$ g) b3 c; W( R' T
罗 浩:21岁,纯1,身高198厘米,体重96KG,鸡巴长23厘米,粗5厘米;就读于京城南城区的体育学院篮球专业大二,体校篮球队中锋,长期锻炼和剧烈运动造就出无脂肪精瘦肌肉型身材。
陈铭伟:21岁,纯1,身高197厘米,体重95KG,鸡巴长24厘米,粗5厘米;就读于京城南城区的体育学院篮球专业大二,体校篮球队前锋,长期锻炼和剧烈运动造就出无脂肪精瘦肌肉型身材。6 h- q  \6 G6 I. p
———————————————————————————————————————
混血三兄弟& V' _- s, Z4 Z- B  M1 ^1 a
张 驰:英文名雷欧,24岁,纯1,身高207,体重103KG,鸡巴长29厘米,粗6厘米。现就读于京城南城区的体育学院篮球专业大四,校篮球队队长兼X模特公司当红台柱模特,长期锻炼和剧烈运动造就出无脂肪精瘦肌肉型身材。被称为城西体育学院头号种马。% l7 s. J! M- a1 F; |$ o
张 锋:英文名莱特,27岁,纯1,身高205厘米,体重103KG,鸡巴28.5厘米,粗6厘米。为豪强保镖公司老板。18岁高中毕业进入军队,5年后退役,回家后开办了豪强保镖公司。公司里的保镖全是特种部队出来的年轻帅气的粗长大鸡巴的纯1猛男。
张 威:英文名雷恩,30岁,纯1,身高206,体重102KG,鸡巴长12英吋(30厘米),粗2.4英吋(6厘米)。为老板张锋和张驰的大哥。, J# c+ {/ Z1 v( j' a
———————————————————————————————————————

一、% U, \# [2 y! |9 J
就读于京城西城区体育学院篮球专业的程瀚阳今年21岁;长相帅气阳光媲美明星;作为国内顶级富豪的父母当年是因为巨大的经济利益而结合在一起的。在他16岁那年,自觉已经完成任务的二人各自单飞后不约而同的移居国外寻找各自的性福去了,只是每个月在他的国际账户上都有7万美元和5万英镑的入账,还有父母解除婚姻时留给他的房产,位于京城西郊山脚下的一个住满了顶级上流阶层的豪华别墅楼盘──归田园居。别墅区分为东南西北四大区:每个大区有三个小区,每个小区只有10栋别墅。因为在这里居住的都是顶级的富豪和权贵,因此为了显示住户的身份地位和保护隐私,每幢别墅之间至少间隔百米远。身高188体重83公斤的他长相帅气,由于经常打篮球的原因身上没有一丝赘肉,饱满的胸肌、六块腹肌,宽肩窄腰翘臀的好身材,胯下更有一根硬起来后有20厘米长,5厘米粗的大鸡巴,在裤裆里鼓囊囊,更添了几分性感。加上那金光闪闪的豪门背景,一直没有女朋友他走到哪里都是众多想要爬床成功,一举成为富家太太的美女们欢欣雀跃的发骚勾引的对象。
# s3 a+ f5 R8 o5 T; }, s! X0 e
“嗯……哦吔……好爽……用力……操……操我!”在程瀚阳的别墅里,二楼是一个超大的隔音完美的单独房间,程瀚阳正大汗淋漓的跪趴在床上,如此一个完美身材的帅哥此时正被两个精瘦而又肌肉结实没有一丝赘肉和多余脂肪的酷帅俊男在用他们粗长的鸡巴一前一后的狠狠的操着。这两个酷帅俊男的粗长大鸡巴在程瀚阳的骚穴屁眼和嘴巴里不停的进出,坚挺的肉棒上一条条紫红的血管青筋怒胀着。程瀚阳满脸都是那两个酷帅俊男的精液,就连头发都已经被那两个酷帅俊男的精液浸的湿漉漉的,随着前面的帅哥的大鸡巴在程瀚阳嘴里不停的抽插带出大量的唾液和精液的混合液体,沿着嘴角顺溜的从脖子流下滴落到床上;下身小腹和背上更全是那两个酷帅俊男射在他身上的大团大团的半凝固的精液,屁眼处更是随着身后那个猛男不停的抽插流出大量的精液,沿着大腿流到床上。随着身前和身后的两个猛男的大鸡巴不停的操着程瀚阳上面和下面的一大一小两张嘴的撞击动作,程瀚阳身下那根20厘米长,5厘米的从来就没有操过人的粗长大鸡巴正一甩一甩的,前端粉红色的龟头现在胀的发紫,正不停的往外流着淫水,随着鸡巴甩的四处飞溅,浸湿了身下好大一片床单程。两个帅哥的身上也同样的已经被三个人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液体沾满了全身。 
这两个酷帅俊男是程瀚阳的保镖,在后面用“九浅一深”的方法操着程瀚阳骚穴的是阿虎,191厘米的个头,88KG的体重,22厘米长的5厘米粗的大鸡巴;在前面操着程瀚阳嘴巴的是阿豹,身高193,体重90KG,22.5厘米长5.5厘米粗的大鸡巴;加上在特种部队练出来的全身腹肌精瘦结实的倒三角身材和超级电动马达公狗腰使得两人每天晚上在床上都十分的生猛,让程瀚阳每天晚上都享受着极致的快乐,以至于程瀚阳除了球队训练和比赛以外的每天晚上都会缠着他们两个人的粗长大鸡巴要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满足为止。

“少爷!爽吗……我的大鸡巴……操的……你爽吗……”阿虎一边狠狠的操着程瀚阳的屁眼一边下流的问着程瀚阳。+ [9 v! h2 Q  a; F3 r6 X
“爽……好爽……阿虎好会……操……的小穴要……化了……要升天了……好爽……”被阿虎用“九浅一深”方式操的程瀚阳不停浪叫,这时候只见阿虎猛加速狠狠的冲着程瀚阳的骚穴用力狂顶,然后突然一下拔出那条22厘米长的鸡巴,在鸡巴离开程瀚阳骚穴的时候因为空气的进入发出了“啵”的一声,然后程瀚阳不安的扭动身体:“不要啊,嗯……不要拿出来,快放进去操……我啊……狠狠的操我啊……”阿豹紧跟着从程瀚阳的嘴巴里抽出大肉棒,迅速的和阿虎换了一个位置,把他那22.5厘米的大鸡巴狠狠的捅进了程瀚阳的骚穴中。4 N8 X( Q# o. `1 U

2016年2月24日星期三

当大叔遇上少年

第一章:激情开端
【本人年轻时是纯1,后来慢慢的转型为0,邂逅到刘浩然这枚极品小鲜肉后不但拯救了我对爱的信心,还给燃起了我强烈的冒险之欲望。这位小孩子脸蛋不算非常精致和帅气,但胜在青春无敌加上可爱的娃娃脸,刚过16岁,可是身高比我39岁的大叔(168公分)高了整整一个头还有多,丁丁也粗大了一倍(呵呵,提前透露了,我的是亚洲人标准的12cm,有一次无聊拿尺子量了一下,这个少年的丁丁居然刚好23cm,原来真的有亚洲人的丁丁可以达到如此的尺寸!此外,他的丁丁还是非常肥大鲜嫩那种,跟我短短而细细的小丁丁放在一起,那是多么可怕的视觉冲击,目测体积有三倍多:(确实自卑啊)。一开始我们喜欢一起洗澡,在水汽迷漫的浴室里,我抬头仰望小鲜肉,少年把勃起的硬邦邦的大丁丁放在我也勃起小丁丁上,好自豪得意的感觉,还向我吐舌头做鬼脸说:“哥哥的丁丁好小,不过好可爱!”(其实我年龄上可以做他爸爸了,但我长相年轻,一开始在网上聊天时我怕他嫌我老我还告诉他我比他大10岁,见面后我说比他大了不止十岁,他也猜我最多27、28岁)】' j1 U, ?' k3 V
4 c* P  h0 {) t0 ~5 m8 Z  A
文笔不好,所以不懂如何把故事写得更好一些,只是尽力把当时的经历回忆出来而已。0 g' C% L8 q; O* U

其实现在的小孩子普遍发育都非常好,刚好刘浩然童鞋又是一个喜欢体育锻炼的孩子,学校校队的篮球选手,所以在嘿呦时身体素质超级厉害,完全可以轻松的把我这位身材偏小的帅叔叔掌控在股掌之中。其实第一次跟这个小孩爱爱时,他懂的不多,也是在我的调教下越玩越厉害。我虽然39岁了,但样子样子确实不错的,因此少年也对我十分的迷恋,一开始我并没有跟他有进一步深交的打算,后来小屁孩不停的发短信说要出来见我:) 

然后就直接带到我家(我一个人住),在每次激情前,我们喜欢紧紧的抱着对方,就是我身高比这个少年矮了一个多头,拼命踮起脚来也只能到他的下巴,也不知现在的小孩吃什么大的,16、17岁就一米八、一米九的,(其实也可以理解,现在孩子的营养跟我们以前不能同日而语,自己的儿子才14岁,上次回家看到他居然已经跟我一样高了,厉害的一年可以长高十几公分,估计下次见到面绝对已经大大的超过了爸爸168公分的身高,估计是遗传了母亲那边的身高基因)。不过最让我吃惊的是这位少年的丁丁,第一次把内内扯下时还没勃起居然比我的粗大了一倍有多(体积上),我自己那硬邦邦的小丁丁居然给彻底比下去了,少年还没勃起的肥丁丁都比我大很多:(  所以一起洗澡时也特别激情,我不敢相信一个比我小23岁的小男生的丁丁可以比我这个成年人大这么多,不但在身高上,在性器官上小鲜肉都彻底压过了他身下帅帅的叔叔,这让我确实很自卑,但更多的是激动,我经常在浴室里主动跪在美少年的胯下像着了魔一样疯狂给他口交,顽皮的少年会抚摸着我的头发并用力冲击着我的喉咙深处,那干净的巨大的而又鲜嫩的中学生巨根实在壮观,在他胯下我彻底沦陷......8 k' g  P* E, G, J
- F# D" Y' G1 p$ t7 z
不过现在依然让我最心跳的是我被小鲜肉在卧室落地镜子前狂操的场面,大家能想象吗?就是一个帅叔叔撅着小屁股被身后明显年轻很多的小男生狂干狂操狂屌的画面.....这些画面绝对不逊色于任何的GV场景!玩过几次后小鲜肉越来越放得开,有时候会直接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的挺进来,还喜欢稍微粗暴的强扶着我的头对着落地镜子说“叔叔,看看你身后正在操你的是谁?”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看着站在身后无比享受的小孩子。看着一个已经人过中年的帅大叔被一个比自己更好小23岁,可以当自己儿子的少年扯着头发肆意的狂操着征服着,痛苦的脸竟然更红了,这种耻辱感,这种被青春期少年征服着、抽插着、蹂躏着的复杂感觉,使我更加的欲罢不能.....
第二章 帅大叔遇到小鲜肉

給籃球員同學當狗兒子

过来给我舔鞋,儿子” 眼前这个身高超一米九、穿着一双耐克白色空军一号篮球鞋、一身阳光运动装、腿和手臂上的肌肉都强壮有力的男人正一脚踩着一只篮球,一脚踩地,手摸着胯裆,对 着跪在地上的我说道。 “是的,爸爸” 我像狗一样的爬过去,然后双手捧着他那只踩在篮球上的白色篮球鞋开始舔起来。我身高只有一米六,虽然也有点肌肉,但是在他面前显得十分瘦小,卑微,那只47 码的大篮球鞋在我眼前就像小船一样,而那条粗壮有力的腿则像一座山一样耸立在我面前。我奋力的舔着篮球鞋,爸爸则弯腰用手摸了摸我的头。我抬起头向上看去,看 到他胯下那无比巨大的隆起还有那高大伟岸的身躯如山一样耸向天上。
9 z9 s: K" ^! q5 ^
我叫小羽,本该已读高二,现在却…不提也罢。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叫天豪,是我的同班同学。我初一的时候玩得太疯成绩满江红结果留级。 再念第二次初一时就和真正的初中新生的天豪认识了。刚刚开学的时候,他谁都不认识,当时我们俩因为身高差不多被分到同桌,从此我们俩便成了很要好的朋友,每天一起上下学,一起打游戏等等,。我仍虽然同学但我留过汲,的生日月份也比天豪足足早十月,所以我其实比天豪大了将近2岁。因此初开始时他自动自发叫我”羽哥“,不到一个月彼此熟落了成哥儿们。
由于我很少运动,而 天豪则每天都打篮球并顺利进入了校队,他的身体就像春天的笋一样蹭蹭往上长,而我则只是初中一开始长过一点,一米四几而已。而天豪 才开学三个月,的身高已经从一开始的一米五长到了将近一米七。

踏入青春期 发育期的男生彼此回都愛玩偷窥游戏,或拿手机偷拍好朋友上厕所,相暗中比较生殖器的大小。" e( t$ M8 p. ?( B1 Y5 T- ?
有一回初中篮球校队到高中部练习赛,那天下午的我心血来潮去高中部天豪…
到了是比赛已完毕,我便去更衣室找。: I/ n( ]1 ~5 h
才到更衣室听到正在一人在唱着歌边沖洗,声音像是天豪。我顽心一起,拿手机掀起浴帘闯入猛拍…随即被踹出,才发觉是误认了。- ]. k  v% \) K" J6 f
那人不是天豪而是高中部学长,而且还是学校的老大。结果我被盛怒学校老大叫手下捉我跪在校廁门口,然后召集全部手下來打我。我害怕下便谎称是天豪的弟弟,有人说看见天豪小学4年级的弟弟天佑帶羞同学來看天豪练习賽。我迭谎称我是还在读小学三年级的幺弟。
結果学长叫手下找天豪來问。
天豪來的路上,学长说我不像小学生(我那时毕竟已经14岁,虽矮也将近1米5高)将我脫光驗身。在恐惧圧力下我鸡巴縮成ㄧ茬,加上还沒毛,学长们开始信我是小孩。
4 L5 [  }/ Q& ?! o. R9 P. `0 z( |% Y- S
天豪和他弟弟天佑到時我还光著屁股在哭。我见天豪立喊“大哥救我,“天豪不解的拉我一旁问清楚后假意斥骂我私自偷跑出家。而天佑裝着拿裤腰帶抽我屁股,我则装萌吋只10岁的天佑求饶道“二哥,我不敢私自偷离了,求你別打了”。天豪則向老大求情说我是他的小弟,是小学生不懂事,请同是蓝球队的学长宽宥我。
那老大欣赏天豪打球天份便允了但我却必须他嗑3晌头,然后钻裤襠离开。
这之后,我和天豪地位置反过來了,。天豪改叫我“小羽“或么弟,原本我沒改囗但一次碰到天佑和他的同学,质问我“怎么过桥抽板了,见到哥也不称呼了“
说完拿出那天出毬的照片还仿模我那天裝萌求饶模佯,还说要将照片发上载…。, L: a) q: J: ?4 v
天佑说“別闹了,如果小羽真当了我弟你们也是他的哥哥,作哥哥不愛应该上载弟弟的裸照并且要爱护弟弟哟!。”
“他都反口没认你作哥哥,我们就是要上载…!”) K7 ]5 ~+ t: w) R5 M* e2 d
, j! m. l. Z; J. f  z
我听后为了不让裸照上载急说“我是小佑哥的弟弟,你们不能把我的裸照上载网站”, p2 x9 M- B! [, D/ v" p1 O
活出口便知不对,他们顺势道:好啊!我们是小佑的朋友,你既然是小佑的弟弟,也算是我们的弟弟,。来,乖!來给哥们请安哥哥们就不上载你的裸照。% C# @# u% t$ d4 B) a* l" G
元奈下我只对这群比我小4岁的小学生鞠躬道:小佑哥好,各位哥哥好,弟弟小羽給您们问好了
他们只是想捉弄我,见我低头出丑后哈哈大笑后便把裸照还我(毕竟他们还是小学生,根本没真往性的方向去想)+ c% G& W3 x/ z
+ y7 s0 T8 k1 N) N
既然比我小3岁我都能叫他们都叫哥了,自然也改称天豪作“豪哥“。7

一室贱奴

引子
“靠,这么好的一对被你抽到了,好不爽,我也想要呢!”8 ^) D( ]0 M" l: P5 W
“切,不要贪多嚼不烂,你不是也有一对‘双王’”
“哎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你那副‘牌’”5 c( g: O2 Y& F- U
“你是喜欢所有我得到的东西吧,如果我都交给你,你恐怕哪个都不珍惜了。”, G* I, }, ^, j$ F
“说的也是,嘻嘻,全校最优的货色,都被我们给私吞,那群老不死可是心疼得要命呢。”3 a9 W( \9 n3 _) n# v! ^
“不过等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凑齐这一套完美的好牌吗?毕竟每家人只允许挑选一次哦。”1 P5 J0 k2 m* }
“是啊是啊,这可是用一次没一次的宝贵机会,我们可要好好享受呢。”5 j3 q7 c. q  b, T- ^3 d; J
“那就来看看,谁能更快把自己的那套牌收到手里吧。”: L- o$ g8 y+ U
“输得人,可要把自己的牌让给对方玩哦。”
“你其实早就计划好互相玩了吧?”6 m7 ?6 ~! A8 x! k% Y6 e$ l. a( p
“哈哈还是你知道我,只有七个的话,确实不够我的胃口呢。”
“那就这么说定了。”
第一章: _1 M8 J0 i7 A+ C: c
    厉典章满头水滴,才刚进宿舍就脱掉了自己的跆拳道服,精赤的上身随着双手高抬脱衣服的动作,展示出紧实的腰肌,漂亮的六块腹肌,黝黑的乳头因为这个抬手的动作,和挤出一条沟的胸肌一起互相靠近,汗水粘腻的如同橄榄油,让他的身体泛着油光,略略有点凶狠的脸因为炎热有些烦躁,却显得更加帅气,一头短短的头发看上去就硬的扎手,他脱了上衣就开始:“操,老赵头居然又来巡查,老子想光膀子都不行!”说完就开始脱跆拳道服的裤子。阴毛几乎覆盖了一半的腹肌,肚脐上方都还有生长,从肚脐埋进黑色的三角内裤里,双腿修长有力,一双大脚左踢一下右踢一下,但是学校的跆拳道服虽然质量很好,却已经粘满了雨水,怎么脱都脱不下来,厉典章双手乱摆维持平衡,左脚乱踢,右脚单腿蹦来蹦去,艰难地脱裤子。
    正在专心打电脑的宁海头也不回,梳理得整齐的中短发沿着鬓角,发尾凌乱,配上他的大号黑框眼镜和大夏天都一丝不苟只解开一个扣子的米白色衬衫,整个人有一种英伦美少年的禁欲感觉:“在我面前骂教导主任不太好吧,我会很难做。”“少来,谁都知道你最讨厌那个死老头,老宁你装什么好人。”旁边正在有一下没一下拍篮球的顾江晨头都没抬,他已经穿好了一身大红的篮球服,额头上还戴着一条白色的额带,把乌黑的短发护得都冲天翘起,像是灌篮高手里的仙道彰一样,现在被大雨拦在宿舍里,只能无奈地在宿舍里拍球。“对啊老宁,如果你真的这么严格的话,就不会让晨晨在宿舍里拍球了。”旁边的李承平则穿着一身白色的足球服,足球袜直箍到膝盖,他揉着自己刚睡醒还很凌乱的金色头发,却被顾江晨一球砸了过来,李承平眼睛立刻亮了,抬脚就把球接住,然后身体后仰,躺在床上,把球用双腿颠来颠去,顾江晨当然舍不得篮球被当成足球踢,忙过来抢,篮球却已经被一个足球给撞开了。高大的张军虎背熊腰,一身肌肉看上去比厉典章还要凶狠,方正的国字脸十分严肃,满布下巴和两腮一层胡子,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还要成熟:“想踢球为什么不去操场!”“拜托,大哥,我刚睡醒就下雨了耶!”李承平一脸委屈,把足球踩在脚下。“狡辩!”张军狠狠瞪了他一眼,也没有多说,就要往浴室走。
    浴室里正好走出一个人,就好像窗外的雨都停了一样,立刻让整个宿舍都亮了起来:“店长刚进去。”张军顿了一下就说:“典章我跟你挤挤!”厉典章立刻不满地叫出声:“哎呦喂虎哥你可别进来,你要进来我可就没地方了!”张军却不管不顾的进去了。结果张军刚进去,宿舍的灯闪了山,就彻底熄灭,只有宁海的笔记本电脑还有着亮光。

黑獄之欲

第一章

走出監獄,我沒有再回頭挺胸深深呼吸了一口氣這就是自由空氣的味道嗎』有點潮濕與下水道的臭氣我冷陪笑了一聲,將手插入褲帶里褲帶里沒多少錢,連五塊美金都不到沒有錢,也沒有人來接我出獄,自然就只能用走路的我想,這條唯一通往監獄所的大道上,沒有任何車子會停下來載一個一看就知道剛出獄的受刑吧』空氣中瀰漫著霧氣,有些濕冷我抬起頭,天色一片昏黑在這樣無星無月的黑夜裡,我往前走的方向,可沒有半分遲疑我很清楚,在這條路的盡頭,就是中國城我忘記介紹我自己我的名字叫傑克有個中文名字,叫做藍夕觀我自小,生長在中國城,父母都是中國人,開着中國餐館因為無法女育,所以領養了我不過他們一向不太管束我,所以從年輕時代,我在中國城,算是從小打架到大倒是混出了不小的名目在十年前,我由於毒品交易罪行被捕,今天是因為行為良好,被判假釋出獄為了等到這一天的來臨,我熬了三千六百多個日子,所有的原因,都是為了那個背叛了我的男人在當時,他還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有着漂亮的黑色頭髮,在清晨時的床上,那雙美麗的眼陣韌睜開時會流蕩着笑意而今,已經十年了,他該已經成為一個健壯的青年了吧』而我,已經三十五了。顏朝我沒有一刻忘記這個名字,日日夜夜,咬牙切齒,刻骨銘心驕傲的眼神,飛場跋扈的笑容為了這個男人,我願意做盡一切,把所有能給的都送了他我連一根手指也不敢碰觸他把他當神一股的供起來,只想他在我身邊,能看到他就滿足對他的信任甚過一切,手下有人勸戒我不可相信這個中國少年,我反而殺了那人. 結果,他是個卧底的警察,親手把我送入了監獄胸中之限如火燒,已經整整燒了十年,半點都未曾熄滅我握緊了拳頭,沿着公路,我從黑夜走到白日,再從白日走入黑夜渴了就喝公因的泉水,餓了就吃五塊美金買的乾糧,累了就席地而睡到了第七天,中國城已經在我眼前矗立我知道我的身體發著爭日沒洗澡的惡臭,入了城,所有行人都露出匡鼻的眼神,紛紛掩鼻匆匆走過,當然是嫌棄我不過,我可沒半分介意這一切的代價,都會要那個人來付清的他以為我被判了無期徒刑,所以他可以一輩子逍遙,他不會知道,我已經獲得了假釋,下一刻就要走入他家。 
2 V) ~+ ~" `; g9 Y/ z- \
我的名字,叫做顏朝在警局多年,專長是卧底今天,是我升級的日子,同事都在為我慶賀回到家時,已經是深夜了我蹌跟着腳步,由於頗有些醉意,所以不太敢開車,同事要送我回來,被我婉拒了天上仍然無星無月,我走了半個小時,終於到了家門口。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天的夜色都是這樣的四周的路燈似乎又壞了明天一定要去投訴社區管理員,真的都沒盡到責任我摸黑的用鑰匙開了門小豪應該已經睡了吧』自從父母五年前去世後,我就和小豪兩人相依為命我們兄弟年齡懸殊,小豪幾乎可以等於是我一手帶大的想到小豪,我就微微露出笑意,明年他要十五歲啦時間真是過的好快大門出乎意料的,竟然沒有鎖住我陪然了一下,小豪這糊蹤蟲又忘記鎖門,若是有壞人進來怎麼辦呢』等明天他睡醒,一定要好好教訓一頓我推開庭園的鐵門,走入院子正要進入屋中,忽然間到了淡淡的煙味那獨特的煙味,十年來,我從來沒忘記過心中忽然升起恐騰,是那個人出現了嗎』他在裡頭』小豪被他如何了』我強自按壓下內心極欲嘔吐的恐懼感,從胸口的槍袋拿出手槍,上了膛躁手躁足的踏上了玄關大廳中,傳來少年輕聲的嘲泣,那種嘲泣聲包含了無盡的羞憤與恐懼,痛楚與絕望,是小豪的聲音忽然間我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小豪,小豪到底如何了』正在此時,玄關之處約燈亮了起來,我知道自己躲藏之處己被發現,時間已經刻不容緩只有小豪,只有小豪,是我捧在手心上嗬護的寶貝,不計任何代價,我都必須救出他』胃酸不斷湧上我的咽喉,我強自使自己冷靜下來手中的槍有點濕猾,俱是我掌中冒出的冷汗我一個箭步沖向前,循着那男子低沈的笑聲,我的手槍直指着半躺在抄斃±的男人,不要動!. 那男子緩緩抬起頭來,仍是一貫冷峻的神色,淡藍色的眼睛不帶一絲感憐#陬眼眸,已經沒有當年看着我時的痲迷之色,他的身軀比十年前更加壯碩,那張極富人格的臉孔,比當年更加剛毅我怔怔的看着他藍夕觀半赤裸着上身,側靠在沙發上頭,有種慵懶又邪惡的神態他低啞的笑着,自有種森塞的輕狂,顏朝,好久不見了你把弟弟調教的很好啊,服侍男人還真有一套,我順着他半裸的身軀往下看藍夕觀的牛仔褲拉鏈半開着,那赤紅帶黑的巨挺毫不頤忌的昂然高舉一個頭髮凌亂的少年,穿着上頭有唐老鴨圖案的睡衣,畏縮的趴在他下身之處藍夕觀一隻手按在少年頭頂之上,讓少年的嘴隨着頭頂上男人施加的力道,在那根赤紅的巨挺不斷的吞吐着由於口中所舍入的異物過於巨大,少年的口涎順着男人的堅挺緩緩流出,每次吞吐,都有細絲的口涎順勢流出,發出極為淫蕩的瞅瞅之聲那對男人進行服務的少年,是我的小豪我的手顫抖的幾乎握不住槍男人另一隻手,在小豪的乳頭上用力揉捏撫摸着小豪唐老鴨可愛型的睡衣,已經在衣服胸口之處,被切開了兩個圓洞,那雙如紅豆大小的稚嫩乳頭,就由那兩個回洞中裸露於空氣中,讓男子忽意的揉捏着那男子看着他回齜欲裂的神色,懶懶的笑着,想不到當初才五歲的小胖臉,只會纏着人要吃棒棒糖的小胖臉,現在長那麼大了不過即使長大了,我還是喂小胖臉吃樟棒糖喔你說好不好吃啊?少年低聲嘲泣着,眼淚不斷的流出男人的聲音很溫柔,別停我有說叫你停下來嗎』,少年打個;冷顫,連忙繼續上下擺動,用自己的嘴來滿足男人的慾望我強自冷靜下來,但是聲音仍然顫抖着,夕觀,你放開我弟弟,不然我馬上開槍. 藍夕觀聽而不聞,聲音仍然很溫柔,你弟弟很不錯啊,我很多天沒洗澡了,他可以替我清的那麼乾凈,等一下我會好好,獎勵他的我再也忍受不住,對着藍夕觀的腦袋扣動了板機只聽,碰,的一聲,我的手一麻,手中的槍落在地面上我回過頭,看着廚房和卧室出現的四玉名大漢,心中幾乎是絕望的藍夕觀的語氣依然清清淡淡,顏朝,我既然能來找你,怎麼可能沒防範呢』你該知道,我既然回到中國城來,就等於已經掌握了這整個城市你鬥不過我的,我無力的跪坐在地面,你想怎麼樣』只要放了小豪,我什麼都答應你。   H: Q9 r5 ^

元宵煙花噴很大


【第一場】
元宵節。二月的夜晚還冷著,在公園中的樹林子閒逛,樹幹都是瘦瘦高高的,既不擋風,也遮不住一個身子,我找了一顆樹旁依著,只見空蕩蕩的林子,心想今晚應該是沒什麼對眼的人了;不久,遠遠走來一個深藍夾克的年輕人,看起來衝著這個方向走來,總不能直盯著人家在走路,我就稍微轉身到樹幹的另一面。但是他更接近走過來了,並且很快的就把身子蹭過來,我瞧了他的長相一眼,像是個剛下班的業務員,規規矩矩的樣子(我喜好有點壞壞痞痞臉臭臭的);雖然心裡也不是特別期待,還是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褲檔,沒想到那裡已經是硬梆梆的鼓成一團。(我沒有以貌取人,只會以鳥取人)* P% B  S1 w# ]
 替他拉下褲拉鏈,真的是跳出一根粗粗的大丁,我用厚厚的手掌裹住粗粗的肉根擼了幾下,暖暖的手裹著熱燙燙的肉根,心裡真有說不出的舒服。他見狀也拉下我的內褲,一只手就抓著我半硬的丁丁,「冰!」我大叫一聲,他的手掌簡直是寒冰掌來著,他那大頭熱著,我這小頭都要龜縮了。( b& M& x2 Y& f* B2 `/ [- Y/ p8 b
 光是兩人互相乾撸著也不過癮,我把他拉近過來面對面,把他的粗丁往我的兩只大腿縫夾進,他自己就慢慢晃動起來。這時候還有另一人慢慢走來,他嚇的趕快拔出,我安慰「沒事,都是來看的,只要不接近就好。」雖然被嚇著,他的大丁丁還是直挺挺的,果然是大頭不接小頭各自為政;他再度插進我的大腿間,因為我的兩只大腿有練騎山地車,就像金華火腿的腱子肉特別發逹,一包夾起來就像裹在肉蒲團中,每次都讓對方進的來出不去,果然他的大丁丁很快就開始出汁,搞的腿縫間溼溼滑滑,我也開始覺得癢了起來。* \1 w. e4 K. V6 m/ D
 但是在不遠處看的那人開始接近,面前的這小哥開始著急了,作勢又要退開,我心想待會兒又要嚇得拎起褲子多無趣,手一抄從口袋把潤滑油包開了,就抹在他的大丁丁和我的腿縫間。他說「口水嗎」,就亮了一下油包給他看,「趕快一鼓作氣,不然人就要過來了!」我催促著。他就開始發力,因為有油潤的關係,每一下發力更深入戳進更到位,都戳到我的菊花摩擦到洞邊了,我忍不住呻吟「幹,舒服嗎?」他也是大氣連喘一直叫「好敏感好敏感,快射了!」於是我把腿夾的更緊,用雙手環抱他,同時耳鬢廝磨對著耳朵吹氣。- D' w, B  Q7 {7 l+ y& {  ]
 他大叫「不行了!」同時把濃滾滾的熱液就射在我的腿間,一波一波就像浪頭打在消坡塊,弄得消波塊上都是精痕。我稍微把屁股後的內褲拉起,不讓濃精流下去,然後他才回魂似的從我身上抽退出來,一副欲罷不能的德性。我用手摸摸他的粗丁,還是半硬的很有手感,他連呼「太爽了!」
 其實在他爆射時(外人當然看不出來,只有我的大腿知道),我身邊突然鬼不覺的出現那個第三者,一伸手就要過來摸,我當場被活生生嚇到,趕快把他一把推開,反而是對面正在爽射的小伙子毫無察覺,真是小頭當家時大頭就失靈,他是「精魂未定」,我則是「驚魂未甫」!7 ?9 a9 x/ S  D7 ?9 A9 [
 小伙穿好褲後一直「謝謝」,我連說「不要謝」,只是看著我自己翹高頂帳篷的內褲,只有意猶未盡了。! B4 }3 |/ R& a5 R$ g6 z
: O1 B9 a5 q8 `, v& H  h3 N8 M, I
【第二場】5 ~3 ]  [, h1 m, t( j
 繼續漫步,走上一條步道。褲子裡仍然溼黏黏,保有著剛才的激情餘溫。
 這時與一個戴著白口罩的弟弟錯身而過,感覺他看了一眼,我仍往前走。
 我在棧道的木欄邊停靠,弟弟就走近前來,但一條小道上不時有他人走來走去,不過他也性急了,就挨著身靠上來,我瞧了他一眼(看不到長相),應該是不到25歲的學生,身材很瘦。起初我們只是用手碰碰彼此,但是人來人往實在不能幹啥。他亮出褲子中的小傢伙,喔,是根大傢伙,好大的丁丁,我的手掌一握住還冒出個頭,果然是個硬道理的小伙。
 我們稍微走向公園棧道的暗處,走這幾步路時他都沒有把丁丁收進去,我就拉著他(的丁丁)到拐子角落,此時他已迫不及待享受著我替他撸管,而且一直冒水出來。自帶水的大丁丁真是天物,感歎造物主的神奇。為了避開其他路人的視線,我把他轉到正面,然後再度將大丁丁插進我的大腿間,兩人就緊緊的密合起來。他面向我,我則面向著廣大的群眾路人(咦?)所以他就可以心無旁鶩的抽插起來。他用帶水的大丁丁一直進出,連潤滑油都不必準備,我的大腿間已經溼成一片了。而且這長度又直搗我的菊洞,連洞邊也溼起來了。從我的鼠蹊會陰到菊洞,他又粗又直的丁丁就長驅直入這一直線的腿中甬道,捅的我都軟了。其實路人都停在不遠的地方看著,但我也顧不得掩面了,元宵一刻值千金啊!
 幾分鐘後,我被幹的叫聲連連,弟弟的喘氣聲透過口罩傳出來,一直說「要射要射」,還問我要射在哪裡。起先說讓他射腿裡就好,但我又補充:其實喜歡讓人射臉,但是現在有人看不方便顏射。弟弟說:怕來不及拔出就會射。(到底大腿裡的溫柔鄉是有多爽,我自己都很納悶)結果在最後關頭他居然拔出來了,兩三秒後他把我按蹲下來,就噴出來了!我趕緊把臉蹭上去,都一坨坨往左臉塗上來,是又熱又燙的男人體液,還有青春氣息。我稍微張開嘴,輕輕吻著龜頭,有些體液就往嘴裡滲進。最後等他射停了,整張左臉都是黏糊糊的,嘴裡也吃了一些。
 他喃喃說「不好意思」,就自己拿紙擦乾。(其實都在我的臉上,也沒什麼要擦的吧!)+ u( U! W5 w9 ~! o2 ]3 y
 冷風一吹,臉上就結成薄膜,有點像肉毒桿菌注射太多失去了表情,顏面動彈不得。(咦,我又沒去打過肉毒!)0 }( Z% ^2 u0 M. J% F5 X
 弟弟已經走遠了,但是臉上還殘留剛才的激情痕跡。(好想說別人射了你的左臉,就讓他也射右臉)而且內褲裡也是溼溼的,年輕人就是會出水,真的是自來水…!

2016年2月21日星期日

我的凶残体育生老公

第一部分 火车淫乱夜 楔子# O& x' ^8 b* k, w. {
  朱问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傻逼的事。尽管他周围从来不缺二货,但今天下午在火车检票口发生的一切着实让他目瞪口呆,认定了这个在自己对面铺睡得七横八竖的家伙是二货界的领头羊。他自认为自己不是脸皮薄的人,只是在外人面前,他会表现得“体面”一些,有些白痴事他也是会偷偷做的,但是刚才自己目睹的事件让他清楚地认识到,诶,自己脸皮也不算厚嘛,智商也蛮正常!还是太嫩了!* L; [: }% Z( }$ z7 `) {% Y
  刚进检票口,吴昊就被拦住了,死活不让他走。吴昊这暴脾气就受不了了,当即冲过去就跟那个拦他的小妹“理论”起来。那个小姑娘大概也是新来的,还是第一次碰见这么野蛮的人,第一瞬间居然被吓了一跳。她缓了缓神,方才秉着一如既往的工作态度和跟前这个楞头小子讲清楚。- m5 N( L1 d( X# ]* {
  “先生,是这样的,火车站规定是不能携带活物入内的。你手里这只鸭恐怕不能带进来哦。”$ x$ e. C5 X, n3 u# X2 Y$ P5 U& \
  吴昊呆滞了两秒,才明白原来是手头这只鸭惹的事,这是他同寝室的一群逗比买给他回家过年的,瞎扯“喝口老鸭汤,直男变鸭王”什么的,虽然可气,但毕竟是兄弟一番苦心,他也没怎么想就提着鸭子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准备回了家就让老妈给他炖了喝。不过现在~~  f9 r8 d2 A6 O) P" J% s: i
  他就一根筋,想也没想就顺手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把两尺长的砍刀,悲哀地和鸭子对视了一眼,然后手起刀落就给它嗝屁了。既然活的不让带,死了总行吧。万万没想到,他还是不能进站,还被带到了隔离室,原因是禁止携带管制刀具。我就个草了……
  朱问自认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但是这种一年难见一次的活宝他还是满乐意多瞅两眼的。除开智商捉急,那小子长得还挺帅,小寸头,棱角分明的脸,有模有样的五官,古铜色的皮肤和一身腱子肉,蛮符合运动型男的指标的。朱问弄清了情况,看见那傻小子被带走后也就离开了。以后,也不会与他有什么交集了吧!
  吴昊从隔离室出来时脸上写满了悲愤,他两步化作一步快速的走向自己的车厢,他现在心情很糟,就他娘的想好好睡一觉。他娘的鸭没了,拿来保身的刀也被没收了,要不是火车赶得急,老子非得跟那群不动产撕逼!
  3号车厢6号,3号车厢6号,找到了。吴昊买的是软卧车票,5号和6号组成了一个单独的房间,还带推拉门。他转进房间时看了眼对面铺的那哥们,什么也没说,随手把背包一扔,便趴在自己床上睡着了。不一会儿连呼噜声都响了起来。- a3 x- Q& V' d& f" H3 i3 X
  当朱问看见刚那楞头青一脸不爽地冲进房间时,他不禁想起了刚刚被屠杀的那只鸭的悲惨遭遇,他怕这小子心里一个不快就把他手刃了。然而在他小心翼翼的目光中,那小子居然倒头就给睡着了。
  朱问有些紧张,他从来没有跟这样的一类人待一块过,他身边朋友都是那种很斯文的人,久而久之他也觉得自己是个斯文人,连说话都很斯文。而眼前的这个人绝对是不同于他这类人的存在,脑子里充满了暴力,野蛮,肌肉这几个元素。所以朱问不愿招惹他,即使同处一室,朱问也自认自己不会在他醒后跟他搭话。

第一章 初次见面,我叫gay
火车开了将近一个钟头,天色开始慢慢变暗,像这种大冬天的,不到七八点天空就黑得一塌糊涂。车厢内安有空调,热风吹起来还很舒服。朱问坐在床边,透过玻璃上淡淡的霜看见外面的冰天雪地后宛然笑了一下,庆幸自己待在的是这样一个温暖的地方。不然,这样的天气自己在外面呆上不到一个小时就给冻成傻逼了。. h. E3 `' H4 [& p" D; f
  一想到傻逼这个词,朱问就无法不往自己对铺那位兄台多看两眼,没法,这人给他的第一印象就这两字最合适。 . S% y

体训队公共男具

【一】
“力哥,今天轮到我操你了吧?”/ Z" W3 y% `1 z2 K' W# e
王浩刚回到寝室,就把上衣脱了,浑身上下只穿着一双球鞋和训练短裤,露出体育生特有的精壮肌肉,靠在门框上坏笑着。, X6 Z2 p, E# s( ?: n; y$ f  M' [) m
“操,日子掐得真他妈准!”3 R+ i+ f7 A$ B2 _9 t4 h9 N% H4 h
同样是体育生的严力也把上衣一甩,露出黝黑油亮的肌肉,往床上一趟,说道:“来吧,速战速决,老子还要洗澡去上晚自习呢!”( z/ p+ n- Y. ]# A+ [, @
“不急,先等会儿。”王浩开始脱鞋。3 B" R. Q+ o% N, v' p; G; J
“我操,你他妈又要玩那一套!”严力一看到王浩开始脱鞋,就骂道,“够了没啊!”
王浩在严力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回骂道:“你管老子!躺好了!”9 u, ?2 e1 J6 F5 T! }# ?
王浩鞋子一脱,寝室里顿时弥漫着一股脚臭味。但是在场的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反而有些期待。! w3 C! s/ S) K
王浩穿着一双黑色船袜,训练了两个小时,早就湿透了,散发着体育生特有的脚臭。他把脚一伸,放在严力面前。严力心领神会,抓住那只大臭脚就舔起来。4 x' ^( l$ q% b& H2 _
“谁他妈让你隔着袜子舔了!”王浩一脚踩在严力脸上,“把老子袜子脱了,套你狗JB上,再舔!”
“操,逼事真多!”# F& a/ G% j7 n9 d
严力骂了一句,把王浩的袜子脱了,然后站起来,一把拉下自己的短裤。2 i. t' @# d* i7 T
王浩一看就冷笑起来,严力裤裆里早就湿了,硕大的JB硬得根铁棍似的,一翘一翘往外冒着淫水,包皮都包不住。
“嫌麻烦你他妈别硬啊!”王浩看着自己的袜子套在那根健壮的JB上,“每次闻到老子脚味就硬得什么似的,有种你他妈别舔!”
严力理直气壮地一挺JB,叫道:“老子就舔了!”
“老子就不给你舔!”王浩伸出脚,总脚趾夹住那根比自己还粗壮的大JB,“今天就给你撸管,其他的别想!”
两个大男生小孩儿斗气一般来回着,随着王浩在严力JB上那几下套弄,脚下的袜子已经彻底湿透了,混合着脚汗和淫水的味道,让王浩和严力都兴奋极了,严力的呼吸明显粗壮起来,皮肤也开始发红。
“想不想舔老子的脚啊?”王浩开始诱惑他。
“想!”严力闻着那股男人的脚味,脸上已经潮红一片。
“想就说点好听的!”
严力想了想,说道:“浩哥,我想舔你的脚!”& ~3 ^, e! f4 i: w
“你他妈这是求人的态度?”王浩用脚趾狠狠地夹了一下严力套在袜子里的JB,让这个健壮的体育男生浑身一抖。8 r. k0 q) ~8 ^" ~& k. L% U  e6 p8 ?
严力“啪”的一下跪了下来,上半身跪得笔直,喊道:“浩哥,求你让我舔你的脚!”/ l+ |4 a$ C% S  \: d
“老子脚这么臭,你想舔?”/ v' a! H! n9 Q0 `/ r* c& u
“我就喜欢脚味!”
“妈的,真贱!”王浩一脚踩在严力JB上,另一只脚伸到他嘴边,“双手背在后面,给老子舔爽了!”
严力嗤笑说道:“哪回没给你舔爽?”+ e2 _" E" @1 f4 S! U6 z& L
说完,就含住王浩的脚趾,舌尖在趾缝间来回扫弄,将上面酸臭带咸味的脚汗舔干净。* M7 ^* j" q& v: q
“日,真JB舒服!训一天了就等着你给老子爽爽,比按摩还舒服。”王浩一边感受着脚趾在严力嘴里的湿热温暖,一边用还穿着球鞋的那只脚踩着严力的胯下。
球鞋的鞋底当然比JB要硬,严力被踩了一会儿就喊道:“受不了了!”
套在袜子里的JB早就淫水流得到处都是,把袜子浸得更湿,散发着脚汗和淫水混合的雄性腥味更是极大的刺激,严力干脆一把扯下袜子,丢在一边。7 |; o: v6 f; K
王浩一脚踩在他的腹肌上,骂道:“哪个准你把袜子取下来了!”
严力吐出嘴里的大脚,气喘吁吁地回答:“浩哥,受不了了,就这么踩吧!隔着袜子太JB折腾人了!”! k4 W, t+ Z' F9 w
王浩就骂道:“妈的,你就这么贱!”5 c( t# ^3 y1 ^9 A4 X" J
严力呼哧呼哧喘着气,做了个鬼脸。王浩看到后更加来劲,狠狠踩在那根分量十足的雄性生殖器上,将它踩到贴着地面摩擦。3 {% m& t) k+ k( v9 b+ K- w8 A; v
“啊……好爽……浩哥你的脚真他妈的棒!”
“狗日的还话多!老子踩烂你的狗JB!”3 C* y.

狗奴自述

1.緣起
7 u! e( O; ?# o6 d8 M
2006年的1月中旬,瑞雪隨風,新春將至,我生命中的第16個年頭開啟。由於小學跳過級,我此時是一名高二的學生。高考正如一個越來越清晰的陰影籠罩在心頭,但是在寒假里心頭終究會多透進一線陽光。 比起假期更讓我激動和興奮的是,父母出於學習兼顧娛樂的想法給我買了一台電腦,并連上寬帶作為生日禮物。 儘管嘮叨著要注意把握時間,不要上“不好”的網站,他們其實是很放心的,畢竟從小我就算是一個典型的模範學生,“品學兼優”。 然而我的內心世界與他們的忖度真真是大相徑庭。那台嶄新的聯想電腦對我意味著什麽,也許乾渴的喉舌和胯下傲然挺立的小鳥才能反映出我的內心。 之前我出於“看美劇”、“練英語”、“查資料”等理由在週末晚上去他們辦公室玩電腦時主要做了些什麽,不言自明。儘管談不上喜歡,但我英語不錯,其最大動力也差不多是爲了這種目的,畢竟黃網大部份是外國的,而且用英語谷歌搜索更容易規避被屏蔽的情況。 當然,刪除歷史記錄也是必備絕技。其實如果真是一般的黃片黃網,我也不會特別害怕被髮現。人之常情,誰可避免?發現了也塌不下天來。 每次離開前檢查三四遍歷史記錄、下載文件夾,如履薄冰,如臨深淵,為的卻是我的特殊癖好:gay+sm。自從13歲稍通人事,又上了一些外國網站以後,我就知道自己是一個gay,還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賤奴。

凡事大概都有後天因果,但是我的取向卻似乎是天生如此。以gay來說,我第一次找到家裡的黃片,就只全神貫注于裡面男優從軟到硬,一柱擎天的大雞巴,然後是結實的肌肉,粗重的喘息,霸氣的抽插。直把搔首弄姿,淫叫連連的女優當做無物,而在男優喊著“一格”,拔出來射出濃濃的白精時,我一個沒忍住居然在褲子里就射了,連腿都興奮得不由自主抖起來,成為一次終生難忘的體驗。往遠的說,第一次在百科全書里看到男女性器官的圖解時,我就沒怎麼注意過女人的。後來看多了同志論壇和島國的G片,更加是對A片和女人沒有半分興趣。 從sm這方面來說,在懵懂的童年似乎沒有什麽確鑿證據,印象深刻的是和小朋友在草地上扭打時最喜歡被人家騎在地上爬不起來的感覺。到了初中,我們學校有把男同學壓在地上扒褲子的惡作劇,雖然因為我是老師的孩子,沒人敢扒我的,但我沒次看到都是挺著硬硬的小屌走開,倒真希望壓著的是我,不過終究也不好意思拋下“好學生”的面子去加入。那種心癢難搔卻又畏首畏尾的滋味雖然現在看是個笑話,但至今也沒忘卻。回想起來這也可稱得上是奴性的肇始和起源吧。: j9 H3 e7 s0 E

2.臣服

陸專異男背著女友和我

那是發生在一個夏末微涼的晚上,我一個人在路邊攤吃著肉圓,然後他出現了,身上穿著黑色的短袖T-shirt,右上方大大兩個白色的字,陸專
5 F8 W: ~$ u" O3 E
他並不是很壯碩的體格,但是看起來很精實,身高大概有180吧,五官端正,眉宇間透出一股英氣。他的皮膚黝黑,眼睛炯炯有神,我看他看傻了眼,直到發現他和我四目交接時,才趕快假裝沒事,把眼神閃開。0 m/ Z6 I" M5 g

路邊攤的座位並不多,所以他和女友只好坐到我同桌的對面,雖說是同桌,但也不是離得太近。沒一會兒肉圓和麵線都來了,我邊吃,眼神就無法克制的一直飄到他身上,又一面怕他和他女友發現,所以要一瞬間把目光趕緊移開。過沒多久她們就有說有笑的吃完了,直到他們上了機車,目送他們離開,我才在惆悵中拼命把桌上的食物清空。9 ], o% T9 ]% M+ a. G! O
% O3 ^9 v) @# x; t2 c4 |
那時候,我一個人在小鎮的工業區上班,住在公司附近的宿舍。那裡下班後沒有太多的休閒娛樂,剛好附近有個剛蓋好不久的公立游泳池,於是下班後我就偶爾會去那裡游泳。那是個高中游泳池,常常有成群的高中男孩來游,年輕人代謝比較好,只要稍微運動一下,個個都沒什麼體脂肪,皮膚也是緊到不行。
' {# e& \! x1 R, I. E8 r' Q1 `
我對高中男孩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遐想,雖然是青春肉體,卻又稍嫌太稚嫩了些,感覺若能再稍微成熟一點的話,就會更可口。所以每次去那裡,也都很認真在游,沒放太多注意力在泳客身上。

直到有一次。! g& k; E* @+ t
/ h$ Y) t0 Q1 O3 v; ]: i
我不小心闖進了別人的浴簾裡。: i5 i2 X& I- w" ]" X  J

那裡更衣室並沒有門,而是用灰色的塑膠浴簾遮蔽,於是如果上個人使用完並沒有拉得很開,或是正在使用的那人沒有拉得很緊時,好康的事情就有可能發生了—男人的翹臀就會在你面前展露無遺。通常是翹臀,因為處於半公開的場合,大家多有警覺心,沖洗時也多半是將正面朝向著牆壁。; U) V& P4 E; b7 Z6 T4 t) j

但我真的是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而那人也蠻奇怪,竟然是以正面朝向著開口處,也就是說,他的一切就在我面前展露無遺,於是一瞬間,我的眼光真不知道要往哪擺。$ r- ^. g) ~/ m! O3 A$ B! a7 M
' u( `/ d2 T8 S  q# U
「對...對不起。」我趕緊撇頭想將浴簾再拉回去。
「要不要一起?」我拉到一半聽到這句話有點傻眼,有沒有聽錯啊?: P

淫荡健身教练

从公司大楼出来的王志沉着一张脸,今天真是有够倒霉的,先是早上交往了半年多的男友打电话过来提出分手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天好不容易准备下班回家又被老板留下来加班,从公司出来已是深夜。 王志夹着公文包走在街头,正准备穿过马路的时候红绿灯的颜色就从绿色跳到了红色,他停下脚步颓然地等待着绿灯,即便现在四周很少有车子穿过他也不愿走过去。在等绿灯的间隙王志从西装裤里掏出手机翻到徐明的电话按了删除,说句心里话王志挺喜欢徐明的,不然也不会花那么久的时间追他,更不会交往半年之久都不碰对方的身子。王志以前也交往过几个男朋友,但是基本上都是以肉体交流为主,这回好不容易想静下心安稳地找个人过日子对方也不随他的愿。 说来徐明分手的理由很奇怪,他是这么说的:“王志啊你那根太大了,我受不了,咱俩分手吧。”王志当时在公司听电话差点有想摔手机的冲动,不过碍于附近有人在他便没这么做。昨晚王志和徐明进行了第一次肉体上的交流,回想起来过程确实有些惨烈但是也不至于分手。王志就想不通了,屌大还不好啊,你丫的徐明,分了手以后还见不得能找到像我这样大屌的,找你的牙签男满足你去吧!王志越想越气当时就挂了徐明的电话。 回家前王志去超市买了几罐啤酒,准备付钱的时候从兜里翻出了一张名片,回到家以后他仔仔细细地对着名片盯了一会儿。XX健身俱乐部健身教练孙胜文,王志想了半天也记不起来这个孙胜文是谁,更想不起来这张明信片怎么会在自己的衣服口袋里。王志喝了一口啤酒,趴在床上,要不以后去找找看,反正他也想去健身。 周六,王志起了个大早,经过两星期工作的摧残他总算彻底摆脱了感情破裂的创伤。都市感情就是这样,来的快去的也快。王志本以为自己会为了这段结束的感情伤心很久却发现自己并没想象中的痛苦,看来他对徐明也没付出多少感情,本质甚是肤浅。或许他还是比较适合花花世界没法谈真感情,又或是生命对的人还没出现,反正这一页算是翻了过去,即便以后想起来也是不痛不痒。 王志去了那个健身俱乐部并且看到了孙胜文,当时孙胜文真在帮人压腿。王志见孙胜文的第一眼就觉得还不错,挺合眼缘。孙胜文留着一头板寸,身材简直可以用超级棒来形容,肌肉分布地恰到好处,特别是那结实的翘臀,看得王志就想朝着上面摸两把。 “怎么以前没发现自己好这口。”王志站在角落盯着孙胜文的背影看,自言自语地说道。他过去交往的几个,包括徐明,都属于细腰窄臀看上去清秀的奶油小生那款,没想到现在对着个和自己身材差不多的健身教练也会来性趣。 大概是感觉到身后总有人在盯着他看,孙胜文扭过头便正好对上了王志的视线。孙胜文起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就朝着王志微微一笑,那微微上扬的嘴角带着些不明的意味简直戳中王志的心,就从那刻王志决定要把孙胜文拐-。

Hi man 高雄男同志三溫暖奇遇記

本人(173/65/22不分偏0)2/11-12號剛從軍中解放回家 飢渴的很想找人打炮 於是約了之前覺得不錯的優菜(176/58/18/1號以下簡稱 綸 )一同前去hi man# Y5 T' B' F7 P5 }# ?* e! i* |' E7 |
! Y, d1 W3 k# t, G- c
在去之前,我們先到壞男情趣(在六合夜市內,屈臣氏旁巷子 有興趣自己去google)買了內褲跟潤滑液,老闆身高超高而且介紹到提睪內褲,自己也半勃起了目測應該全勃有18吧 哈哈
5 I2 G8 i6 n# {* q+ V0 i
進入南華的巷口拐個彎進入一條小巷便可以看到Hi bar的廣告小海報 進樓後搭電梯上樓便可以開始一場尋根探險' z' r3 {: ?2 c& J
/ f  q# L/ j# T+ @' v
一進入 Hi man 印入眼簾是溫馨的櫃檯 有親切的服務人員還有提供免費保險套,結果一問之下潤滑液那邊100ml賣50我在壞男買200ml買299....好吧那個潤滑效果以及保濕度真的有差啦 只是感覺價格差好多,如果不計較使用品質推薦在 Hi man裡面買就好,在櫃檯右側是置物櫃區,再往內走有個交誼廳 裡面有沙發跟電視外頭有陽台可以抽菸3 f! n' q; ]% l4 L- r: E) Q  D

我跟綸一踏進置物櫃區 就開始有人在物色我們了,可惜的是高雄人還是比較害羞的 沒一個主動上來,我就這樣跟著綸在沖洗區開始互相幫對方洗 洗的時候路過好幾人 都禮貌性地迴避了我們/ y$ o/ S" n+ S( ?6 p! H
; `+ h6 Z7 I- C, z4 I2 ?
進入烤箱後開始沒甚麼人 我們進到最裡面 先喇舌 互打 然後漸漸地有人進來看我們玩 過沒多久就來了一個不差小壯跟我們一起喇 喇一半我還蠻想玩一口氣吃兩根就蹲下去幫兩個吸 綸的全勃有長17/粗4.5~5 小壯的比較短也有15可是很粗有5~5.5吧 反正很爽的吸到兩人全勃當然就是正戲啦 先叫小壯去櫃檯拿套 , 我跟綸就開始互打喇舌 旁邊圍觀至少3~4人吧 哈哈第一次在這麼多人面前喇舌根互打感覺很爽 尤其對象又很優
' o) `$ @! F/ q- y7 d
小壯拿來後我要求他們雙龍我 可是我太緊 只好讓他們輪幹 我先讓綸幹我 綸技術超好 看不出只有18 之前給他幹過也是 而且他是持久型 一幹都超過1小時 然後我讓小壯在前面讓我幫他口 口一半有人開始揉他的奶 他就受不了想幹我 我就又提一次雙龍 然後坐在綸身上等他插入 可是他太粗一直插不進來只好作罷 最後他跟綸交換 綸一直用屌來回摩娑在我的舌尖 我則興奮的猛夾小壯的屌 最後他就射了 感覺得出他也很久沒發洩了 好幾股不斷地抖動然後拔出來套子有1/3都是他精液
% k$ N/ S( ^; e9 e! `/ Z
之後綸他要去通鋪那裏玩 我就跟他走到迷宮暗房 我跟他邊聊天邊互打 一路來了很多人不時用手摸我們 挑逗我們 然後我們就去房間開始第二輪過程一直有人不斷敲門  我就故意叫得更大聲淫蕩 讓他們聽得更清楚 綸也很賣力地一直插我 他是直屌雖然一開始不是很舒服 可到後面整個很酥麻 爽到我不斷夾他 幹了差不多1個半小時 我終於在他九淺一深的傳教士體位被幹射了 可是他還沒爽完 所以他就自己再去覓食了 我因為幹的很累就先回去了 對了入場後可以在裡面玩24h而且可以外出喔,除非你是特別活動入場不然你只要24小時內回來就繼續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