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9日星期日

夏日租屋淫遇2/2



當我跟阿德坐上教練勳哥的車子後發現勳哥的車子非常乾淨,且還有點男性香水味,且還是我愛的橘子味,這香味加上看到他們兩個坐在我前面不禁又想起剛剛的畫面,直讓我用力貪婪的吸取車上的香水味來"解火"。% f4 u0 [* U8 }9 r+ b, F3 H- X' T
, s( K( g( D9 A9 W
阿德:「小寺,你租的地方要怎麼走(是的,先跟各位大大說抱歉,主角名字想了有點久)?」

我:「啊 !?」1 \4 s5 t- ~2 z7 N, m5 c
4 a/ _/ q9 p# z% N4 t: G% h9 J9 Y
阿德:「我問你要怎麼走啦!?」. F# H/ f. Z& ?

我:「喔喔~就等等出校門口然後......(在報路的同時又一邊想著剛剛的畫面,差點被看破,畢竟太刺激了)」* ], x/ n, E- @
0 \5 {9 |$ j% [& d3 L9 l/ F7 h
接著車子一直往海邊開直到開到了我租屋的地方,教練跟阿德也才訝異我還真有辦法找到這麼漂亮的房子跟美麗的環境。1 ]( X- X' \3 g, Z& p
. ~4 H7 e: c( O1 F
阿德:「靠~阿德跟你住一起那麼久你都沒帶我來過」

我:「是你自己不要來的阿~且」) g  s9 T# b, L3 ?' R" u
5 x! h8 O/ v  o% e; A3 x
阿德:「安抓!?」

我:「喔~沒事~反正這邊是民宿老闆看我學生特定挪一個套房給我,反正這邊也離你家近你有空就可以過來阿」: `( p5 i7 B( {2 y, F9 K

教練:「這樣我也可以過來嗎!?」( k  B/ L$ i/ I" D( k9 W6 g

我:「阿!可以阿~教練過來當然歡迎~」: y5 b; I5 U. g! X$ I

呼~聽到他們要來要是讓他們發現這裡根本是"男體歡樂營"不知道他們是會狂歡還是...../ p' R) [8 H1 y# V' l+ h

突然一輛貨車開來,是大哥,而大哥還是一樣,紅色短褲加夾腳脫裸上身,身材還是一樣好,後來發現大哥都會在住的地方附近慢跑然後在搬重物,如此天然的訓練肌肉,難怪每次跟他做愛肌肉都是很好摸。而大哥一個下車,剛好又背對陽光,這照射下加上好身材跟帥熟男臉孔,直讓阿德跟教練看得目不轉睛。0 U.
B/ T: C: i4 }# r9 u
$ E2 F. M. h8 l3 }
大哥:「優~有朋友阿~你們好」(大哥說著一邊走過來一邊伸出手要握手)
, W. F8 o, L0 }. H. Y6 X6 p6 F
教練:「喔你好~我是小寺的班導兼教練~你是房東!?」
! ~+ i+ d( F9 w# R7 X) i
大哥:「是阿~雖然我長的比較像捕魚的啦~」
" {0 f/ }% \) c" `; i- H7 R3 N
教練:「哈~房東你真幽默」

大哥:「這位可愛的男生是!?」(大哥看向阿德)
. j4 G; K2 r+ ^% a- S" |
阿德:「喔~我是小寺的室友~房東好」  K+ L! S8 n9 {. [8 X; S: j
% ~8 f* K4 V  n# G' \: R+ C; j- b
大哥:「恩恩~你好~怎麼你們學校都出帥哥阿~我看小寺帥帥的了~你們連教練也都那麼"緣投"~更不用說你這位室友長的好可愛喔」
4 I7 w6 X5 {$ C. i3 R' }1 {2 H
眾人:「哈哈哈」8 L) C7 r) F" N5 t* Z2 ?! j' }

就在大哥幽默打招呼的方式也讓大家都很自在的繼續聊天,大哥也提出讓大家留下來好好招待一下,阿德跟教練也恭敬不如從命,而這"淫蕩"的進行曲,或許可以在這一個"晚宴"展開。也就在大哥準備晚餐空檔時,教練跟著大哥近去幫忙,阿德本來想幫忙但是大哥叫我帶他隨便四處逛逛,說"小朋友"別進廚房,讓他跟教練兩位熟男好好準備的好,大哥也說他跟教練這種社會人士準備晚餐會比較好吃,而阿德也只好跟著我去我租的房間看了。(後來想起來根本大哥是要跟教練好好認識認識)
( @0 W3 _, X! `$ @
一進門,阿德也連呼驚訝。4 B

夏日租屋淫遇 1/2



宿舍沒抽籤抽到,在不爽情緒下還是只有乖乖認命找房子!學校靠海,附近也多是從事漁業的居民,離鬧區也要幾公里遠,找房子希望可以找靠近學校近點的,說巧不巧的在出校門附近晃阿晃就看到一張粉紅色租屋張貼,說也奇怪,以前沒注意,現在看這張張貼還滿破舊的,似乎乏人問津。不過既然第一眼看到且地址離學校不遠就打過去問吧。

嘟~~~~~~~~~~~~(電話沒幾聲就接通了)3 ~  y1 f* ]2 K. P/ N( G$ z
: O  M# {( v# i
我:「喂,請問有房屋出租?」
* z/ ~) ]) H# q* S" I/ |
對方:「恩~無辣!只不過哩阿系過來看看唉,再決定!」(以上台語). `" I' k, _8 E0 R2 K' A
2 i, @  X. x: N$ m2 K4 t
當我聽到對方聲音時,莫名的被他些許磁性中又帶點年輕男生清脆聲音吸引,於是就騎機車過去"驗貨",也不管自己身上是綠色無袖加上白色短褲加脫鞋的打扮(因為要去看房子原本想打扮禮貌一下不過心急就直接沒換裝了;騎出校門,海岸風景伴隨,一路心情愉快又帶點"尋寶"的刺激,慢慢的騎到目的地。一路上從大馬路到小馬路又到鄉間小路,說真的心中有點感覺會被騙,不過一到現場,令人眼睛一亮,週遭雖然整個像沒有開發的沙灘海邊荒地,不過突然看到一棟房屋,白色牆漆、藍色屋頂,就連道路也裝潢成石子路的房屋,心裡的這是民宿吧怎麼會是要出租的!?不過停下機車又往屋裡面看,看到房屋裡面完全沒有家具又沒有擺設,自己心中的問號又增加許多。: l) O' r7 }- K6 C3 g1 {
" E# @9 g* n& P: X4 E
「阿!哩系賣租房的人客齁!?」(台語,他接下來的話語都是國台語夾雜)# C4 @. Q% t! N. q' J
(一個類似電話裡面的聲音,但現場聽又添增許多"熟度"); B6 ~' h* g3 i: e7 Y; H! u/ G' k6 V
1 Z$ e, A, g& z( a' ~1 Q; M
當下回頭一看,不看還好,一看差點覺得自己穿太隆重。首先看到對方有"阿部寬"的外貌與身材,不過肌肉線條更為結實又精壯,黝黑皮膚、短髮黑色中帶點些許黃褐色(看起來是染髮退色的樣子)。並且只穿一條紅色短褲,胸肌飽滿但不過份大,手臂肌肉也壯的剛剛好,看起來就適合枕邊人躺著睡,人魚線也一覽無遺。不過最重要的還是,由於正值夏天天氣熱所以滿身帶點汗水加上陽光照射下誤以為現場事要拍攝雜誌照。且他好像也不以為意只著紅色短褲出現在我面前!

優熟男(直接先這樣稱呼他):「先生!?」6 N# Z0 k: }; _
1 t- a; m; u: n' {" |/ c; M
我:「喔......不好意思,我是要租房屋的人」
(誰要他整個一出場就像要誘惑人犯罪一樣,害我看到忘神)
3 V  u0 N! D, Z; D4 F" s! T
優熟男:「喔喔!阿捏喔,這間房子齁我遠本打算開民宿辣,因為我貼了公告要租房子,阿囉謀郎來看阿,割想供直接裝潢開業辣。只不過哩割囉來阿,阿齁看一下,我這間齁先租哩,其他埃房間挖就先營業,阿哩看阿捏嚇謀!?」4 M( w  G$ c$ t- N9 C7 h

我:「喔喔!我是沒問題啦,只是租金跟傢俱!?」

体育生的皮革之旅


第一章:暗黑的呼唤
“生物学意义上的隔离,是指同一物种的不同种群生活在同一区域内的不同生境内,而造成的不能交配。例如,体虱和头虱由于寄生场所不同,已经形成了不同的适应性特征,虽然在某种条件下,它们也能够相互杂交,但后代中会出现不正常的个体,这就表明……李宽,我讲了什么?你站起来给我把刚刚的话复述一遍!”! ~  x# r# g5 s3 m5 g2 J! d7 ?/ K. M
教室后排一个穿白色运动服的男生站了起来:“……呃,嗯……这个”
老师叹了一口气“当初我叫你别选修我的课,你说你好好一体育系的远我生物专业的课干嘛?一挂还挂了3年?明年再过不了你毕业都成问题了你知道吗!别他么给我当儿戏!你坐下吧”
李宽忿忿的坐下来,嘴巴里不停嘟囔着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妈的小贱货,落到老子手里看我不弄死你,还敢跟我嚣张。”没错,这是李宽,性别男,爱好男,性癖s。今年22岁,是北京某高校体育专业大三学生,这个从他常年一身运动休闲服就可以看出来。然而现在,他的白色涤纶运动裤和内裤的双重束缚都不能压制住他性欲高涨的鸡巴。课桌下不在人前的下身已经早已撑起来一个老高的帐篷,顶端的圆形部分甚至渗透出了液体,在裤裆晕出了一片硬币大小的湿痕。李宽的双手一只用来压制住自己不听话的下身,一只用来挡住自己激凸的几乎快要爆炸的两个乳头,狼狈不堪的被叫起来回答问题,自然不爽。然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显而易见,就是讲台上的那个男人。! B+ Z) j7 @* M4 f
李剑锋,大学生物进化环境理论学讲师。人如其名,两道纯黑如同剑锋的眉毛,配上一双不算很大但炯炯有神的眼睛,五官算不上多精致,可凑在一起以后莫名的看着很舒服。加上做讲师5年来一直偏正式禁欲的流行品味,紧身衬衫下若隐若现的胸肌和人鱼线,运气好偶尔还能看见两个小小的凸点……加上裤子里面一看就知道很有料的大包,学院里的雌性生物几乎一大半都围绕在他身边,挤得满满当当的环形教室里,李宽当初第一眼看到,就被李剑锋的气质吸引,后来一问还是本家,更加坚定了想跟李老师勾搭上的决心。于是他一个体育系的强行选了生物工程的必修课,一挂就是3年。现在,李宽满脑子都是讲台上那个男人愠怒的脸,那张男子气十足的阳刚面庞在自己的脚下臣服,自己的鸡巴插进他的喉咙,李剑锋大开的嘴巴被撑到不停的流口水,痛苦的吞咽着自己的鸡巴,然后被射了一脸,粘稠成团的精液从他的鼻梁上流下,被艰难的舔掉吞进肚子里……叮叮叮叮……下课铃声跟李宽攒了一节课的欲火一起倾泻而出,妄想结束的李宽回到现实,自己的裤子已经被浸湿了大片,还伴随着一股浓浓的精液味,拉了拉自己黏呼呼的裤子。看来只能等同学都收拾完走掉自己才能走了,李宽这么想着,就趴在了桌子上眯起眼睛闭目养神。% p, |- r  @

淫靡的公廁激情



阿彥,高中畢業等待開學的準大一生,18歲,182/72,屌17.5/5,沒有明顯的肌肉但是身材很結實

自從準備學測開始阿彥便嫌少出門,更不用說洩慾,剛好今天就在家裡悶得發慌,想說之前在TT看見大家在說板橋公車站的廁所都很刺激就決定去朝聖一下。隨便套上了一件挖背白背心和一條短運動褲後便出門去了

大概走了5分鐘,阿彥便來到這傳說的聖地,在猶豫著要不要下去時,有人從後面撞到了阿彥右肩,阿彥回過神來一看,天啊也太帥了吧,對方大概185/75/22 肌肉型帥哥,精緻的五官搭配清爽短髮給人一整個很利落的味道

『不好意思,你沒事吧?』
! m+ y+ ?8 d) w8 [# Y0 J3 B
對方開口了,阿彥這才回過神來"呃。。啊沒事。。” 對方看見阿彥臉上開始出現紅暈G達就響了起來,主動地問阿彥是不是想來“朝聖”,這種暗號大家聽了大概也知道什麼意思了吧,知道對反是圈內人以後阿彥更害羞地點了點頭,“嗯。。。我住附近可是之前都沒來過。。真的!”
/ z6 H  }7 }3 |
阿彥說完以後覺得想巴自己巴掌,幹嘛要強調啊!而且幹嘛跟一個陌生人解釋這麼多,還說自己住附近= =) t* ]5 V) {. _6 c3 R

帥哥笑了,『我也住附近,我住府中那邊,你呢?』 “我住環球附近。。” 

『那真的很近誒!你很常來才是吧!』帥哥刻意逗阿彥的,阿彥果然中計了“沒有啦!我真的沒有來過!我只和我前男友。。。。。” (“靠!我幹嘛說這麼多啊!!!”阿彥心想)5 }' Y; H2 b$ s) w: j8 N. p
: s9 \7 v8 y$ Q: g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啦不逗你了~我也很少來這些地方,通常都直接在網路上約到家裡去,只是今天沒班,在家又好無聊想說就出來碰碰運氣看能不能碰見可愛底迪,沒想到還沒進去就碰到了,哈哈!』3 F( R% p: A4 c% H
' V4 G3 n- A( `7 y& T3 s$ e5 E
咦?!是說我嗎?? 阿彥聽了以後臉更紅了,帥哥接著說『你真的沒來過?那你要我帶你去看看嗎?』' J: k* G9 l$ O1 d3 N

蛤。。還需要帶哦。。阿彥心想,但嘴裡打說“好啊。。”; Y5 n4 g9 `* I8 U% d! i7 l

『那你等等下去要假裝不認識我,然後如果有人跟你對上以後你不要怕,是你的菜就讓他帶你進去廁所,如果你不想玩就站在原地不要動就好了』 帥哥邊說邊搭著阿彥肩膀往下走去. L" Z* o: [& g' g: g- G3 Z

『啊對了,我叫阿宏,你呢?』“我叫阿彥” 『ok 阿彥,記住了,等等出來時要等我哦!』阿彥點了點頭

分手,堕落日记



(一)
    本人从初中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了,所以虽然女性追随者”众多“,但是一个都没答应过。偷偷上过网过黄片,下小说,意淫打飞机,但是从来没和真正的男性谈过恋爱,更没有约过炮,上了大学,眼看年龄不小了,再不找男友就真的老了,但是还是到了2013年大三才入圈,找了个男友,隔壁学校的,老实说,我没有他爱我那么多,只是感觉毕竟是自己找的第一个男人,也属于初恋,而且他对我是真心的好,于是想着好好珍惜吧。大三到大四那段时间太美好,纯纯的爱,不掺杂任何利益和欲望。曾经想过跟他一起出柜,永远在一起,那是的想法真的很真实,但是现在看来可能会有些幼稚。不过总的来说,我还是爱我男友的,只是没他爱我那么多。' N- v# i' D! ?5 e
    我们在一起期间男友出过轨,我知道,被我发现了,他承认,不过不知道是真的不在乎还是太在乎,我并没有生气,只是开玩笑的和他说以后要是出轨了一定要告诉我,他也挺听话,还真的去出轨,然后在告诉我,我有时真的很后悔为什么跟他说那话。现在想想真是愚蠢。+ k2 B0 C3 P( t5 T( D! P7 L+ C
    纯真美好的时光总是太短暂,毕业了,我签了工作。他继续读研究生。期间我和他遇到了些事情,由于具体的人物和事件都太明显,在这就不说了,怕伤到某些人,毕竟我说的都是真实经历,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同志圈,万能的搜同网友人肉能力可不能小看,总之,他负了我,我骗了他,我们分手了。
    工作真的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以前想的是自己可以赚钱了,有时间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然而生活现实却是,老板让你加班,你就必须加班,本来就是单休,再加上几乎每个星期都加班,我是真的没有时间来休息,更没时间谈恋爱了。一晃过了一年,自己也成了老油条,加班照常,但是自己还是会找出零散的时间偷懒。有了时间,没事做,就喜欢胡思乱想,内心也开始躁动了。手机装上了不撸帝,当然没有抱着找男友的心态去,毕竟没有时间谈恋爱,找也白找。于是经常跟身边的同志骚聊,最后实在耐不住寂寞,约了一个人,419。那是我除了和男友的第一次,现在回想永生难忘,因为就是这一次,把我推进了欲望的深渊。" ~! o2 Q  N7 m, X! m% J8 C
    我有西装癖,他的照片刚好是穿的一件西装,看着年龄不算大,三十五六岁的样子,我怕痛,就问有没有rush,他说没有。看我犹豫,他继续说,没有rush但是有0爽水,我说什么是0爽水,他说就是给0用的,用了不痛,而且效果比rush好多了,头也不晕。我记得以前看的GV里边好像有用什么药水的,精虫上脑,试一下。订好了地方,时间。我即可前往他的地方,见面的时候,有点点小失望,比照片上的看着老点,但是还过得去,他又穿着西装,心里也莫名痒痒的,就别挑了。跟他拐七拐八的到了一个小旅馆门口,他突然说还要去买点东西,问我要点什么,一路上有点口渴,我说我就要瓶矿泉水,他则拿了两瓶红牛。买好东西,他说他先上去,我等几分钟在上楼,门会给我留着,我没多想就说好,毕竟这样也安全,两个大老爷们一起进也不太好看。他上去了,我马上也跟上去,一楼大厅是旅店的老板,他看我一眼,莫名的一个诡笑,“你们一起的?”,这都看得出来,看来老板是见过太多了,想着骗他也没用,就回答”是的一起的“。马上奔向房间。丢人。5 p: o1 B0 @4 _- \! _  @" G9 Q
房门锁好,“你要不先去洗个澡”,# q; {! J8 l3 \3 R
“不用了,我来之前就洗过了”,* _) ?# y0 I) V% B
“那我去洗了,你先休息一下”
“好的”
    我打开电视,胡乱播到一个当地台,我是外地人,听不懂他们的方言,不过我也没想听懂,我只是想有点背景音乐罢了。我拖好衣服,裤子,就穿了一件丁字裤(为了约炮专门去买的),躺在床上。他出来了,什么都没穿,我立马注意到他的鸡巴,虽然软的,不过很大,但是颜色有点黑,我想他肯定是经常约炮的人。
“宝贝,过来,吃爸爸的鸡巴”0 z2

2016年5月28日星期六

体育帅哥被一“流氓”帅哥强奸的全过程


凯是我的一位gay友,他身高一米八,长相英俊,再加上他那桀骜不驯、我行我素的性格和一身的癖气,被朋友们戏称“流氓”帅哥。前几天的一次朋友聚会,凯借着酒劲,给我们讲述了一段他大学时强奸一名体育帅哥的故事,听得大家新奇而刺激!下面是凯的叙述(用第一人称):
他是我们学校篮球校队的主力,一米八七的身高,身材匀称而结实,肌肤是那种浅浅的棕色,恰到好处。脸部的轮廓非常明显,嘴角总是微微上扬,一副难以驯服的样子。然而再难以驯服的小子都会被我搞定,现在我就站在球场边,看着远处那具裹在汗湿运动T恤里的诱人身材,心里暗暗这样想着。没错,我正在实施我的计划,几分钟后,他将成为我的盘中餐。想到这里,我不禁咽了一下口水。这是他罪有应得的。 
话要从上个星期说起,那天我有急事,背着书包匆匆从教学楼里冲出来,正遇上他搂着个妞往里走,我一不小就把那妞肩膀撞个正着。我马上说了声“对不起”就往外走,结果被他一把抓住了我的书包带,“你丫长眼没?找死啊!”一副北京人的横样。 我本来就讨厌大部分北京人那自以为是的样子,本想讽刺他几句“我道了歉你还想怎样?”但看着他高我半个头又怒火冲天的样子,我只好压住了心中的火气,幸好他的妞也劝他算了。我才得以逃脱他的魔爪(说不准还会挨一拳头呢)! 
言归正传,现在站在球场边的我正不停地咽着口水。结果发现那小子浑身是汗地下来了,短袖运动衫紧紧地裹在身上,那叫一个火曝!他发现了我,狠狠瞪了我一眼。也难怪,这场球他们输了,正烦着呢! 
“哥们,等一下。”我叫住他。 
“干嘛?”他还是恶狠狠的。 
“我有个女同学想认识你,她挺漂亮的!”我继续骗他。 
“真的?”他怀疑地问道,眼睛里露出一丝色光。 
“这事我敢骗你吗?” 
“哦,那什么时候见见。”(这个色鬼!负心汉!) 
“她呆会儿就去我家,离这里很近的。你去看一眼吧。” 
“那我也要回宿舍先冲个澡。”我知道有戏了! 
“就去我家冲吧。我家就在学校后门”(其实那套一居是我租的)。 
五分钟后,这小子就站在我的客厅里了。因为太热的关系,他一进门就把全身脱得只剩下一件白色三角内裤,并且内裤基本上已经汗湿了,里面鼓鼓的一大包若隐若现。好家伙,软的时候都这么大。 
我尽量克制自己不去看他的鼓包,以免露出马脚。 
“有水喝吗?”他一边四处张望一边问,看他渴得那样,我就知道机会来了。我从冰箱里拿出早已下了药的水递给他,他一饮而尽。“你的女同学呢?”看他猴急的。 
“哦,刚才她短信给我,说马上到。你先去冲澡吧!”我答道。 
他居然在客厅就把内裤一把扯了下来,然后走进浴室了!看着他结实的肩背和圆而翘的PP,我真想冲上去咬他一口! 

在同志浴池被轮得快要休克


前几天去长春出差,当然不会放弃去闻名遐迩的同志浴池去看看了,没想到,那夜,我却成了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当然,是幸福的宰割,心甘情愿的被宰割!
   当晚办完公事,喝了很多酒,不胜酒量的我打车到了目的地,正好是周末,人很多,我洗洗干净就到休息室看表演。天气很热,大都只穿了内裤在看节目,也正好是大秀各自身材的好机会,我当过几年兵,身体很结实,即便到了中年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而且常年坚持打球,所以脱光了衣服还蛮傲人的,尤其是本人体毛较重,从三角区一直到胸口,年轻那会还因此自卑来着,而到了这里,却成了一个资本,好些人都在拿眼睛瞄我的这一身毛,可他们那里知道,外表阳刚爷们的我却是个不折不扣的0号,连自己也觉得很惭愧。   
    慢慢的酒劲上来了,躲到楼下去睡,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有人在给我口交,不胜酒量么,头有些痛,友好的轻轻推开了那人,翻身再睡,依稀听到楼上依然歌舞升平。那人见我态度还算不坏,似乎受到鼓励,没有离开,而是轻轻的抚摸我的结实的后背,很舒服,我也就没再动,慢慢的他退去了我的内裤,轻揉我的两瓣翘臀,并开始给我舔肛,功夫很好,渐渐的有了感觉,喉咙也发出刻意压制的低沉的呻吟,男人的舌头真的很柔软很温热,打着圈,忽而又轻轻探进少许,痒痒的,他看出我是0号,但依然礼貌的伏在我的耳边,轻声的问我“可以吗?”,我害羞的没有出声,他便开始忘我的后面涂抹润滑油,这我才睁开眼,打量了他一下,光线很暗看不大清,不过轮廓还好,跟我一样的短发,鼻子很直很大,心想下面一定不会小。我咕哝一声要他戴上套子,便没再言语,他一定是个做爱高手,尽管JJ很大,但由于事先被他舔了那么久,又抹了好些油,所以很顺利的就一根到底了,没有急着动,轻吻我的耳垂小声说“痛吗?你里面好热!我好舒服!  ”我没吱声,但是后面却不争气的有节奏的收缩起来,似乎在求他快些开始。他的节奏掌握的很好,不疾不徐,每次都能感觉冠状沟轻拉在我的洞口哪里,将要滑出去又用力的挺进来,慢慢的我的欲望被彻底的勾起,后面越来越滑,我知道我流水了,他动的也越来越快,越来越深,彼此的呼吸很粗很急,都很享受,突然间他拔了出去,我一阵空虚,呻吟了一声,几秒钟的功夫他又进来了,我有了异样的感觉,他把套子退了,我说别这样啊,他说放心我没病,你要是有病我认可被染上,我太喜欢你了,你的B太滑了,他开始爆粗口了,同时动作的幅度也加大了,由于没有了套套,每次进出都会发出滋滋的水响,很刺激,我的心跳加快,后面高潮迭起。就在这时,又有人把一根热热的JJ硬塞进我的嘴里,趴在我身上的男人也会把嘴探过来吃两口,几分钟的功夫,前边那位就缴枪了,射了我一脸,我身上的连忙舔了起来,

輪姦小男生的淫賤派對


星期六的大清早,陽光還是一片暖烘烘的,照得人懶洋洋舒服無 比,我和豪哥已經準時到達了呀威在灣仔的寓所,不到三百尺的狹小空間,堆滿了一屋呀威的私人雜物,不但上班穿著的裇衫西褲,連穿著過的底褲竟然都倒掛在沙 發椅上,一個單身寡佬居住,住所凌亂一點是在所難免了,呀威三十二歲,身高5尺8寸,身形健碩得來恰到好處,倒不像我和豪哥在gym房裡頭依賴健身機器調 教出來硬磞磞的模樣,照呀威的條件,要找個女人作伴應該不是什麼困難事,偏偏再漂亮的女生他亦提不起興趣,唯獨那些廿歲出頭的可愛男孩子就引得他淫性盡 現......

我和呀威及豪哥都是在gay bar裡認識的,彼此都是名副其實的1號,當然大家都沒有向對方下過手,三人相聚時的話題總離不開怎樣淫慾英俊的男生,當中呀威的經驗固然最豐富,相反豪 哥年近40歲,粗手粗腳,樣子又不討好,雖然操練得一身肌肉,就是經常抱怨找不到n玩的男生,他甚至偷偷對我說如果可以玩到呀威就好了

大約一個星期前呀威就神秘兮兮的相約了我們到他的寓所,說有刺激的玩,包保我們爽過不亦樂乎,說畢還自個兒淫笑起來,我和豪哥不知他葫蘆裡賣什麼臭淫藥,就知道呀威總不敢胡扯哄騙我們倆的,豪哥更猜想說不定是呀威淫性大發,要我們輪流操他的屁眼吧?

呀威略為執拾一下,就叫我和豪哥守著大門,自己要離開一陣,我和豪哥坐在沙發前的地板上玩著x box遊戲機,臨出門前呀威還笑淫淫的說一陣子就叫我們來個精盡人亡,我用手拍一拍身旁豪哥的大屌:「可不要餓壞你家中的兩頭大狗公!」

這時我們才知道原來呀威要帶個人來供我們一起玩玩,一想起是多p的淫亂派對,我就興奮死了,呀威才不過離開二十分鐘,大門外又傳來了清脆的鎖匙聲,見呀威 推門進來,鬼頭鬼腦的向我們使了個眼色,向身後指了一指:「他叫小俊,是我在網上論壇認識的朋友,今天邀請他來到玩.」原來呀威尾隨著一個身穿白色校服的 小男生,媽的!平時呀威身邊都有不少廿歲出頭的英俊男孩子,想不到現在他連幼齒學生哥都不放過,小俊看上去不過十五,六歲,面蛋尖尖,五官十分標緻,皮膚 白淨得連很多女孩子都比不上,最誘惑人的是我還看見他白色校服上佩掛著屬於那名校"x皇書院"的校徽,我做發夢都未想過竟然有機會可以聯同兩個好兄弟輪幹 這樣可愛的男仔

大概小俊本身都不知道寓所裡有兩個的陌生男人,尷尷尬尬的向我們笑了一笑,猶豫著是否進來,呀威輕輕推著小俊纖細的肩膊:「進去吧,兩個哥哥都很好玩 的.」順手就把大門關上.小俊就像頭小綿羊被送進了餓狗羣的淫窟中,呀威隨口介紹了我倆,豪哥已經按捺不住,上前一手拉著小俊那白晢的手臂,把他拉到我們 原先打機的位置,小俊有點想反抗又不敢,害害羞羞的坐在我身邊,我把遊戲機手制遞了給他,和他玩了一局,這時豪哥坐回了原位,我們兩個就像兩座大山似的一 左一右把小俊夾在中間,把他擠得緊緊的,這是我才真正觸摸到他那滑溜的皮膚,近距離欣賞他漂亮的面孔,我整個人已經火辣辣燃燒起來,幻想到三個大色魔輪流 姦淫純情中學生的畫面,小俊大概心不在焉,輸掉了遊戲,嚷著:「很迫呀,不玩了,我想走.」

精液皮夹克


李子虽然长得有点猥琐,但是人不错,热心又会照顾人,工地里出了名的老好人。铁柱是李子的老乡,人长得虎背熊腰,成天一头板寸,特别憨厚老实,两人经常在一起干活,脏了累了互相有个照应。只不过李子三十老几了,一直未婚,这点让铁柱觉得不可思议,之前也老问李子,为啥不结婚,都被李子搪塞过去了。$ T5 C4 a  k5 d% r
这眼看快到年关了,工地宿舍里的工人也越来越少。最后走的就剩下铁柱和李子了,这一天有点零星的活,铁柱被派出去干活,就剩下了李子一人。但偏巧不巧的,铁柱原本要干一天活的工地停了电,铁柱不得不提前回了宿舍。
回了宿舍,铁柱没发现李子,就窝在床上看小说。但是看着看着,好像听见了些奇怪的的声音,趴在墙上听,有点像是人的呻吟声,听着很不妙,于是他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透过隔壁库房的门缝里往里看---,这一看不要紧,只见李子被袜子堵住了嘴,浑身被绳子捆着,正被穿着一身黑的什么人踩在脚底下,这一下铁柱就更紧张了,不会是偷东西的贼把李子抓住了吧?正想着,铁柱悄无声息的就去取了一根木棒来,轻轻的推开了房门,照着那人的后脑勺就是一棍,那人应声倒下。一见人倒了,铁柱赶紧拔出了李子嘴里的袜子,结果李子却来了一句,你打他干嘛啊,我们正在玩呢!
玩?铁柱脑子就是一嗡,一下就懵了,回头一看,这被打晕的黑衣人,原来穿着一身皮衣皮裤,还套着一双过膝的长马靴,铁柱一看这人的穿着也确实有点不同寻常,就更加不解的转头来看李子。李子一看,纸已经包不住火了,就如实跟铁柱说了。原来这李子有恋物癖,一直就喜欢皮革和臭袜子,还有点其他的倾向,就是喜欢捆绑,性欲的来源就是这皮衣皮裤和皮靴,还有这臭袜子,今天看宿舍没有其他人,就约了一个其他也喜欢玩的人过来玩他,结果刚捆上没多久,就被铁柱给闷棍了。

铁柱听完,虽有吃惊,却没有表现得非常诧异,原来铁柱也多少有点喜欢这些,因为铁柱其实也总穿一件皮夹克,虽然有点发旧了,他却一直很喜欢那个味道,而且他也有意无意的发现,自己每当穿着皮夹克的时候,李子总是在眼神里掩饰些什么。既然这事都说穿了,铁柱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也就跟李子坦白了自己其实也有点皮衣恋物的倾向,只不过他不知道这叫什么。此时躺在地上的皮夹克男还没醒,铁柱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就凑上去闻了闻,这一闻不要紧,铁柱顿时就起了他心,伸出手就对着这皮夹克男身上的皮夹克摸上了,结果就是这一模一揉之间,皮夹克男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呻吟声。这听似平常的呻吟声,一下子就把铁柱的占有欲给激了起来,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抓起刚才捆绑李子的绳子三下五除二就把这皮夹克男给绑了,绑得还特别紧,李子知道铁柱当过兵,但是竟然也不知道铁柱竟然有这么好的捆绑技术,皮夹克男身体开始有了反应,应该是意识逐渐回复了,等到他睁开眼,看到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手里拿了自己的臭袜子,刚想说点啥,就被壮汉强行塞住了嘴,半点声响都出不来,刚想吐出来,就看见刚才被自己玩得那个人,拿着一卷胶带就往自己脸上过来,还没来得往外吐,就被胶带强行给压了回去,他只见自己的嘴被胶带用力缠了一圈又一圈,眼神里已经充满了惊恐,但是更恐怖的事还没结束,一条胶带就直接封住了眼睛,一片漆黑又发不出任何声音,皮夹克男一下就慌了,他开始剧烈的挣扎,但是挣扎了半天,绳子并没有松动的迹象,而此时他还发现,自己的裆部被人的手给抓住了,而且在挣扎的同时,自己的裆部还被揉得起了反应。原来正当铁柱不知道改怎么处置皮夹克男的时候,李子就魔性的去摸被捆那人的裆部,摸着揉着的就让李子摸得起了个大包,就在这时,李子招了招手,让铁柱凑近点,然后让铁柱把这人竖起来捆在一旁的柱子上,等铁柱弄完,李子就凑了过去,一把掏出被捆在柱子上的皮夹克男的鸡巴,此时这皮夹克男的鸡巴已经完全勃起,李子不假思索的就普通一下跪在了皮夹克男跟前,抓住皮夹克男的鸡巴就往自己嘴里送。旁边站着的铁柱一阵恶心,但是不知道为啥,却又忍不住还要看,只见此时皮夹克男和李子都变的比刚才淫荡了很多,被绑在柱子上的皮夹克男被堵住的嘴里喘着粗气,鼻子张合得更加频繁,身体蠕动的也比刚才要厉害,铁柱正看的入迷的时候,突然就用他含着鸡巴的脸看着自己,并且卖力的招手,铁柱于是又往前一凑,结果李子从嘴里掏出皮夹克男的鸡巴,就冲着铁柱身上一甩,结果这一甩,甩了铁柱穿的皮夹克一身精液。

我与海军陆战队表哥


我叫帏杰,25岁,高180公分重73公斤,离开了家乡到南部工作,在一次机会中得知久未见面的大我两岁的表哥亦在南部当职业军人,因离开家乡时对人生地不熟的南部感到非常的陌生,就在我放假时决定去找表哥叙旧。- N* s4 h* U, c8 ~0 F' z$ \
  我到达表哥部队期待与表哥见面,那时一颗心忽上忽下,忽然我就看见从部队门口出现一个人面对着我,眼光左右打转,高约有185公分,短短的平头、紧身的白色无袖背心和迷彩军裤,倒三角的粗壮体格被背心紧贴得更结实,那胸前的两颗乳头挺立在他背心上,肤色是古铜褐。$ Y% ?( j4 a; P+ H' ~
  我接近他,叫声:「表哥」他接近我,嘴角微微的似有若无的笑了一下,说:「哦」跟表哥聊了几句,表哥说:「我刚到南部没多久,他刚好部队没有勤务,可以带我到处的走一走」。随後他即进入部队换衣服,再一次出来时,身穿白色的衬衫里面没穿内衣,他身上那件白衬衫薄得让人可以看见那一对又大又黑的乳头。让我看了差点发疯,我的阴茎在我的三角白内裤里开始硬了起来。一路上总是心不在焉的注视表哥粗壮的体格。& _$ C! c' Z+ @/ n7 X+ D
  我们逛了约二、三个小时後,表哥问我「我现住哪里,可以带他去吗?他放假时可以去找我玩」,於是我领着他,走回我现租的小房间。
  背对着他我走着,想着他酷酷有一点点“杀气”的长相,高挺的胸膛和宽宽的肩膀,那打扮和长相,等会不知道会不会冲动啊,心中七上八下,紧张兴奋又不安,又偷偷的暗爽。
  进到房间,表哥说天气好热,转身就要脱掉他的白衬衫。, F! `5 F# v; ]6 C) I$ ^+ f
  「等一下……」我紧张的脱口而出「先不要脱……」表哥於是手放了下来,有点尴尬的看着我。4 o/ ?8 _9 H0 a5 x
  我随口问表哥他有无女朋友,表哥回答说「我有女朋友了。」他接着说。
  开始了一问一答後,“场子”渐渐比较“热”,我倒杯水请他喝,他接下喝了一口。
  我看见表哥壮硕的身体,我随口问「表哥!我可以摸摸你的身体吗?」我开始要开动时, 表哥笑了笑,伸手抓住我的手,往他的胸肌贴去。/ ]2 K- g( O# G$ [' L
  虽然隔着白衬衫,我还是可以感觉到他胸膛的体温,,褐色的皮肤如此阳光健康,和他比起来我实在是一只白斩鸡。
  他抓住我的手,左胸摸摸移转到右胸再摸摸,他的胸肌实在是又大又厚,坚挺而有弹性。1 A; h3 X0 u' K5 \' X
  「表哥你真的是海军陆战队的吗?」我又开始发问。(事後想想还真是多此一问。
  「是啊,我还是两栖蛙人部队的…」表哥回答,边说他边把口袋里的军人证拿给我看,彷佛是要证明他的所言不虚。% t# p/ F: v( ?9 ?* |
  「哇!你真的是正港的蛙人耶,不简单耶……」看着照片中那颗大光头,我忽然发现原来光头的头型也能让人看起来更有性格!  z: e! v9 I: o8 |
  我边说边把头贴近他的胸膛,想要闻闻他身上是否有股特别的男性气味。/ i  x# ~# [. |4 H& R" H3 ]+ r
  鼻子里闻到的是一股男人野性的味道。一些些汗臭味混合着阳光日晒的浓烈气味,反而变化成致命的「男人香」。( @' G5 g, U  a
  我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好像飘出了身体,心绪再也无法集中了;心口急速跳动的脉搏越来越剧烈,身体也越来越热,就好像置身在火炉当中,下体硬挷梆地胀得难受,令人口乾舌燥、血脉贲张。我们两人在密闭的房里汗流浃背的,表哥开口说他想冲凉一下。「你要冲洗吗?」表哥说道。「嗯…好啊…要洗我们一起洗吧…这样比较快…」我强自打起精神,一股脑儿慾火焚身,提出了跟他一起洗「战斗澡」的主意。「嗯…好啊…没问题呀。」表哥爽快地应达道说着,表哥反倒是爽快地褪去身上的衣物。或许是他在军中和同袍弟兄都是这样一起洗,反倒觉得没什麽。表哥即脱下衣服只留下一件贴身的短裤。像是要证明他是正港的两栖蛙人似的,短裤上「海军陆战队两栖侦搜部队」和「永远忠诚」的两排字样,在在都说明表哥果然是正宗蛙人出身,童叟无欺,绝无虚假!後又将短裤脱下只穿着一件白色三角型内裤进入浴室,下挡挡不住他那鼓鼓的一包,而上半身结实的胸肌、腹肌,强壮的身材,漏出那迷人的肚毛与两腿毛茸茸的腿毛,而藏不住阴毛的若隐若现的从白色三角型内裤漏出来,那厚实的胸膛、硕大的胸肌、八块清楚的腹肌、倒三角形完美的背部曲线,以及黑黑大大的乳头和壮硕的胸膛,真不知羡煞了多少旁人,真希望自己能够跟他一样,也能拥有像表哥这般美好诱人的身段。

2016年5月21日星期六

【长篇 飞机文 持续H】世上最偉大的哥哥 3/3




二十六章:意外9 o& Y2 T$ [2 [. [# v" n
" t2 E0 Q1 @+ t6 x, Q  ^
前提:
過了半個鐘頭,整個更衣室只有小愷的身影。。一個人蹲在淋浴間用刷子在刷淋浴間的地板。。
就在此時,小愷聽到腳步聲,就伸頭往更衣室的門口望去。。。
原來是阿豪。。。

0 V) M! m. V9 D0 @) r
 \; p6 b5 D5 j" z! U
' C( Y! R/ R& C9 O' F
& X$ Q0 g5 h6 w% p" M' @. A
阿豪站在門口然后看著蹲著的小愷說:“就知道你的為人,一定很聽話的留在這里洗廁所。。”
小愷:“是你哦。。。”/ R  c: [5 ]* U4 D! l* v
接著阿豪走進來,走到了小愷的身旁。。。
然后說:“一個人那里洗得完,讓我幫你吧。。。”
小愷看著阿豪那微笑的臉龐。。覺得很溫暖感動。。
這時小愷站起身來看著阿豪說:“阿豪。。。謝謝你早上時為我說話。。我。。我。。真的很感謝你。。”9 c" Q* j/ y' T' @) M5 |: w% x! F
阿豪:“小愷。。。。”
兩人的眼神交流在一起。。兩個人就這樣愣在那里。。。


這時小愷回過神就說:“好了。。你不是說幫我洗嗎??快來幫忙哦。。”
阿豪:“哦。。。哦。。好。。”9 p. K2 j9 [5 j5 u) e& O$ A
接著阿豪把身上的衣服先脫下,以免弄臟。。: m2 c/ e  ^8 |: w3 P! z3 b6 i* W* o
阿豪的身材還是那么的結實,肌肉線條明顯的刻在阿豪的身上。。真的是百看不厭。。。9 o, s9 y7 A! t% i+ n8 q( X5 c/ Q9 h
阿豪裸著上身蹲下小愷的身旁。。
小愷遞了一個刷子給阿豪。。小愷:“用這刷子刷。。”
阿豪:“什么,那么小的刷子哦。。要刷到天黑啊???”& f4 z7 P6 L1 g! n1 K
小愷:“哈哈。。后悔了吧。。”) \0 X# n7 O; q& ]  X. H4 W- _
阿豪:“看在你的份上。。。我就獻出我的第一次給你。。”
小愷聽到阿豪說的“第一次”,臉上的表情變得有點尷尬。。/ \: y+ t, b0 t2 |
阿豪看到小愷的表情就趕快說:“哈哈。。是。。是。第一次洗廁所啦。。”
& t4 V* g7 m0 I' z
阿豪心里深知和小愷激情的那一晚之后,兩人恢復了朋友的身份。。雖然心里還是深深的愛著小愷。。但卻不想強逼小愷。。只有當好一個朋友的本份,默默的守護著小愷。。3 e# D6 S# {' f, u. F' F
小愷:“好啦。。快點洗吧。。不然我們真的是天黑都洗不完。。。”7 u$ D9 p- E" N4 h
阿豪:“好啦。。。”

兩人就蹲著,不停的刷著地板。。。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多,兩人終于把淋浴間都洗干凈了。。
兩人累得癱在地上。。。1 d. k& K1 y) x& p, u
小愷:“終于洗完了。。好累哦。。。”
阿豪此時是躺在小愷的身旁,接著頭抬起來看著小愷說:“對啊。。。累死了。。我。。我。。”
阿豪看著躺著的小愷,身上只有三角泳褲,小愷那結實均勻的肌肉就在阿豪的眼前。。
還有泳褲的那一包。。。阿豪吞了吞口水,看著小愷的眼。。。' l8 M5 D3 \% l3 t+ ]9 A; H3 ?
小愷:“那。。我請你去吃。。。”小愷話都沒說完,剛望過去阿豪的方向就被阿豪那深情的眼神吸引著。。. l8 ]' a7 S3 e9 K% @) B0 A3 t: E
阿豪的眼神就好像有磁鐵一樣,和小愷的眼神一交流,小愷就舍不得離開那深情的眼神 。。- H( y: ?  U; o: z" f" @! c( u$ `

阿豪:“小。。。小愷。。。”阿豪直接撲上躺在地上的小愷身上,緊緊地抱著眼前的小愷。。
小愷:“阿。。。阿豪。。。你。。”) `$ u) `1 R8 I' \( m3 q
阿豪用手指貼著小愷的嘴唇。。。阿豪:“小愷。。你不要說話。。就讓我抱一抱你。。好嗎??”  B. `) A6 e; T! L, @! ^* I' J9 F* }3 b
接著阿豪給了小愷一個深深的擁抱,阿豪的頭就靠在小愷的肩上和頸項旁。。
阿豪:“小愷。。我。。我好。。喜歡你。。”, G; G; h( {5 F8 ^5 g, y
被抱得緊緊的小愷感覺到阿豪的擁抱是多么的溫暖。。
接著阿豪開始親吻小愷的耳垂。。慢慢的一路吻到小愷的頸項。。1 S& O  u) P- V# t
忽然阿豪又稍微推開小愷。。接著走到墻的另一邊,面對著墻,背對這小愷。。3 R9 m% z5 @5 F* S: t+ ]
阿豪:“對。。對不起。。。小愷。。。我不應該再對你這樣。。。我。。我。。”6 d+ p7 S4 G7 @7 s& ~- N
小愷看著阿豪的背影,好想在此刻說:“沒關系。。我愿意。。”,但小愷始終突破不了心理的防線。。
只站在那里一聲不響的看著阿豪的背影。。。8 p. ?; G$ Y5 L  i. ]" e  H
阿豪:“我。。我知道我們應該做回朋友。。但。。但。。我真的控制不住。。”# l- b! ]; j; O( ~5 }4 o
接著阿豪用拳頭往墻壁不停的打下去。。。; H4 x" `, I" l% j
小愷:“不。。。不要。。。”; f; F5 l# b, ~9 o$ g+ n
小愷深怕阿豪的手會受傷。。

小愷直接跑上前,雙手從后面抱著阿豪。。。然后說:“不要這樣。。不要。。”
阿豪忽然被小愷抱緊而停止了拳頭的動作。。
阿豪:“對不起。。小愷。。我知道你想我們維持朋友的關系,我真的明白。。真的。。”
小愷:“我。。我。。”& H, a& W# B. G- ~. J( N0 ?
小愷都不知該說什么,只緊緊地從后面抱著阿豪的身軀,雙手環抱著阿豪那結實的腰部,深怕阿豪離開似的。。。
此時阿豪用手握著小愷那抱在自己身上的手。。然后身體和頭稍微往后轉,看著小愷。。
小愷看著那轉過頭來的臉龐,小愷不由自主地把嘴唇往阿豪的嘴唇貼了上去。。。
阿豪一被小愷的嘴巴貼上,再也忍不住那心中的欲火,直接轉過身,雙手托著小愷的頭和臉,開始回吻小愷。。
兩人的嘴巴再一次得緊緊貼著,似乎一點空隙也沒有。。
兩人此刻感覺只有對方的存在,其他什么都不再去理。。。0 [! X- G4 B' R$ m' d
兩人的舌頭不停的在挑逗對方的舌頭,阿豪更顯得主動,不停的狂吸小愷那軟軟熱熱的舌頭。。。" R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