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9日星期四

被BF和他朋友輪操

旭是我认识不久的朋友,因为彼此挺喜欢的,就算建立了BF的关系。他22/176/70,是个纯1,对性活动有着非常强烈的JI情。他们喜欢各种性刺激,他经常用各种方式玩弄我,比如持续不断的操我屁眼,比如轻微的SM,比如在野外或公园的角落,比如在车里,总之是变着花样GAY。我呢,天生喜欢放荡的性爱,所以配合的很默契: X0 K* f  Z0 }0 D  E
  旭爱打蓝球,水平也不错,认识一大帮球友,当然其中有不少同志。昨天是周六,晚上旭在中医药大学约了一场蓝球,带着我去了。他们一共是4个人,旭把另外三个人介绍给我,也把我介绍给他们。他们里面强大约23.4岁,斌大约22岁左右,亮大约25、6岁,估计是个游泳爱好者。难得是这几个人都挺男人的,不C,估计都是做1的料。蓝球打到晚上9点,旭又组织大家出去吃饭喝酒,闹到了11点。反正第二天也休息,旭建议大家到他家里打麻将,另外三个家伙也爱凑热闹,就大呼小叫的来到了旭家里。旭就住在北四环外的主场小区,是他去年买的两居,我并不和他住在一起,只是经常来找他玩和GAY。
  到了旭家里,大家纷纷去洗澡,换上了干爽的上衣和短裤。我也进去洗澡,旭跟进来让我给自己灌肠,他说他晚上要操我,让我先把屁眼里面洗干净。我于是在卫生间把自己身体和屁眼里面都冲洗的干干净净,换上衣服出来。他们四个已经开始搓上了,一边搓一边聊天。斌看看我,问旭是从什么时候和我交往的,旭说时间不算太长,他们都淫笑着说旭找了个不错的老婆,已经泻了不少火吧,旭洋洋得意的样子说那当然,我老婆又骚又浪,爽着呢。他们这样边玩边开着玩笑,我则坐在旭旁边看他们玩。
  玩了一会,旭提议不玩钱的,玩点奖惩,每次输的最多的脱一件衣服,如果三家输的一样多,则赢者可以指定其中一人脱掉一件。这么说定了,大家开始玩,第一次脱衣服的是亮,他脱掉了短袖T恤,露出了光滑黝黑的上身。第二次脱衣服的旭,他也脱掉了短袖T恤,旭的身材也还可以,他时不时的去 健身 ,虽然成绩不太明显,但身材还可以。第三次脱衣服的还是旭,他只好把短裤脱掉,只剩下三角内裤了。第四次是旭脱掉上衣,第五次还是旭,他只好脱内裤了。旭站起来,嘴里说“操,脱就脱,给你们看看我的本钱”,说着就脱掉内裤,露出了大鸡吧。旭的鸡吧属于偏大的,硬的时候大约有16、7吧,不是太粗,但龟头又黑又大。旭还用手摇晃了几下自己的鸡吧,坐回到桌子旁边继续打。大家开始讨论,如果旭继续输怎么办呢?斌说“旭,你要是再输的话就让你老婆脱吧,怎么样?”旭大大咧咧的说“可以啊,是不是老婆?”然后转头看我,我笑笑,没说话,算是默许了。大家这回更来劲了,打了一圈下来,亮已经脱光了,胯下摇晃着大鸡吧,斌、旭和我都剩了短裤。但他们两个短裤里有内裤,而我里面没穿内裤。接下来旭又输了,我只好脱了短裤。我的身材也还不错,有很明显的肌肉,还有比较匀称,而且皮肤很好,鸡吧也不小。旭拍了拍我的屁股,问他们几个“我老婆身材还不错吧?鸡吧也不小,小屁股又翘,能夹死人哦”,他们三个就起哄“那就夹一个给他们看看吧”。旭可是个张扬的家伙,他把我搂过去亲了亲,就把我头按下去给他吃鸡吧,我操,吃就吃,我伏到旭胯下把他的鸡吧含在嘴里,KJ了10几下,把旭的鸡吧吃的坚硬润滑。那三个都把头探过来看,旭挥挥手,让大家坐下继续玩。斌问,下一步如何奖惩?旭说,那就让赢的那个指定一个人,让我老婆给他KJ50次。大家一致叫好,继续打麻将。第一次是亮赢了,他就朝我叫“老婆,来给我KJ”,说着站了起来。我本来就喜欢性刺激,更何况这里有4个大男人,哈哈,爽。我就过去把亮已经微硬的大鸡吧吃到嘴里,给他KJ了50次,这回全硬了,又粗又大又黑,大概有23cm左右。下一次赢的是旭,他把内裤脱掉让我给他KJ了50次,旭的鸡吧很粗,但不算长。接下来赢的还是亮,我又给他KJ,他嘴里啊啊的叫,笑着夸我技术好“我操,我都想射里面了”。下一个赢的是斌,他也脱下内裤让我给他KJ,他的鸡吧中等吧,略偏大,有18,9cm,有点包皮。一圈下来,只有旭没有赢,其他人我都给KJ过了。旭很郁闷,大叫不爽“我老婆让你们操过嘴了,可我还没呢”。大家宽慰他,你不是经常操他吗?不只是嘴,屁眼也操呢,还在乎这一次吗?旭说也是,继续玩。0 l5 F( L& d5 ~- _1 r2 z
  大家问,这回赢什么呢?总不能赢了的操你老婆屁眼吧?旭拿出慷慨劲了,“没问题,赢的就操我老婆屁眼100次”。这一步倒是我没想到的,不过旭都说了,我也不在乎。四个男人光着身体,翘着大鸡吧围桌打麻将,而我也光着身体等着给他们奖励。第一次是旭赢了,他站起来到床头柜里拿了KY出来,把我上身压伏在桌子上,把KY涂到我屁眼和他的鸡吧上,然后跟大家说“我操我老婆都不用套子的,我家里也没套子,你们看着办”,然后他把坚硬的鸡吧顶在我屁眼上,慢慢挤了进来。另外三个人都站起来凑到我屁股处观看,还帮着数数字,旭这样操了100下,波的一下拔了出来,挥挥手说“继续玩”。四人又落座继续打麻将。不过我觉得他们看了刚才的活春宫一定都很兴奋,打麻将有些心不在焉。接下来赢的是斌,他站起来把我按到桌子上,对旭说“旭,我可不客气了”,旭说 “你不用客气,想怎么操就怎么操,我老婆骚着呢”。斌用手指捅了我屁眼几下,说“不算很紧,我不喜欢操紧的”,然后把KY抹到他自己的鸡吧上,就顶到我屁眼上插了进来,接着就前后移动抽插。那三个人包括旭都过来观看,也是数了100下,到最后几下的时候斌狠狠的操着,我觉得他拔出来的时候鸡吧超级硬,是挑着从我屁眼里出来的。接下来赢的还是旭,他轻车熟路操了我100下。再接下来是强赢,他站起来把我拉到卧室床上,让我仰卧在床边,他双手抓住我脚踝向上推起,粗壮的鸡吧对准我屁眼就操了进来,那边三个人跟了过来观赏并且数数,旭咕嘟着“可别操多了,要公平公正公开”。强操了100下还想继续,被旭他们给强行拉开了。旭凑过来看我屁眼,说“我老婆的小屁眼让你们操开了,要是松了不爽可找你们算帐”,其他人说不会啊,屁眼是有弹性的,再说不那么紧了你以后操起来也免得早泻。游戏继续进行,下一个赢的是亮。我喜欢这小子,他身材很好,鸡吧也大,我就主动问他什么姿势,他说你就趴在桌子上吧,我喜欢从后面操,于是我趴在桌子上,他又在我屁眼上抹了些KY,然后就感觉到一根长而坚硬的棍子进入了我的身体,我操,我觉得从龟头直到鸡吧根部是那么长的一个过程。操进来以后亮就抽插起来,每次都是差不多拔出来再操到底,真爽死我了。我开始小声呻吟起来“我操,都插到我肚子里去了”“旭,他们操我呢” “哦,男人的大鸡吧”,我还用双手扒开自己的两片屁股,尽量露出屁眼让亮更深入的操我。

2016年9月23日星期五

操逼纪实,操完骚0再把他的老公操成骚逼

绝对真实经历,现在还在交往,不过我从来只当他是炮友 , y: m  n# u# _+ O
        我一直比较喜欢胖壮多毛的中年人,常在网上搜罗这样的。很多中年人太矫情,又想被操,又装出自己是纯1的样子,无聊之极。) T, c" @* g$ @2 x- S' t
       不过我现在要说的这位某连锁火锅店经理却不同,他年纪看着有40多岁,胖,但是不是肥胖,是那种圆乎乎比较紧致的胖。我第一次见他时是一个下雪天,他只穿了件衬衣加个羽绒服,一条牛仔裤,显得蛮时尚的,关键他整个人让我的感觉稳重、干净、有素质。
       在咖啡店,他脱掉羽绒服,衬衣最下面口子没有系牢,露出鼓鼓的肚皮,但是不是那种大肥肚,让我垂涎的是肚子上稀疏的体毛。操,我就喜欢这类型,当时就硬邦邦了。
       我们周围没人,他就直白地问:“可以叫你老公吗?帅哥。”
       我当然愿意了,这么好的中年尤物,不据为己有干嘛?就说:“好啊,宝贝老婆,是不是已经想委身于我了?”
       他一点都不羞涩,很坦白说:“喜欢你,现在就想给你?”倒是很直接。他说去他家里吧,他一个人,单身。我求之不得呢。于是就坐他车,大约20分钟就到他家小区了。车上我手一直没有闲着,一直在他肚子、腿、裆部游弋。他一直骂我是个小流氓,还说就喜欢我耍流氓。
       到了家里,一进门他就和我抱到一起,激烈舌吻。中男的舌头真肥厚,嘴里淡淡的香味,真他妈好吃。$ j8 c  U' Z; u* q. W: Q
       来到床边,他三下五除二就脱光了衣服,我也迅速应战。两个人很快就滚到了床上。我开始咬他耳朵,鼻子,嘴唇,乳头,他开始放声大叫,真的是勾人心魄,叫的太有技巧了,很难用文字形容。
        我问他:“你多长时间没有被操了?”
        他说:“一天不被操就难受,已经一周了。”
       他告诉我,其实他有男朋友,不过出差了,是个公务员,不过即使在,他也无法满足,需要经常偷食。哈哈,真是开朗加淫荡。
       他跟我说脏的不能接受,太暴力不能接受,其他都可以。我操,极品男,极品骚男,就喜欢这种不掩饰内心的骚男。
       我躺下,他开始一点一点为我口交,从头到脚,每个脚趾头都舔一遍,他一边舔,我一边粗鲁地辱骂他:“贱货,骚屄,老屄,贱男”。我越粗鲁,他就越兴奋。他虽然已中年,但他的鸡巴从进门开始就直挺挺冲着天。他说如果是和喜欢的男人,他性欲会无比旺盛。
       他几乎舔遍了我全身每一寸肌肤,包括腋窝、阴茎、阴囊、屁眼,任何地方,非常卖力,也非常享受。舔完了,就爬到我身边,在我耳朵边说让我干他菊花。哈哈,我说我也给你吃鸡巴玩玩,他说可以,不过这会菊花流水了,立刻就想被操。我摸一下他的菊花,果然是骚菊,真的湿湿的,黏黏的,一点不夸张。他说今天知道找人干,已经全部洗过了,而且一天都没有吃饭了,所以后面很干净。我仔细闻闻,淡淡的香水味,确实诱人又干净。忍不住舔了一会,舌头伸进去,我,凉凉的感觉。

他开始叫,让我操。我就戴上套子,一点润滑油都不需要,直接插入。他立刻脸色通红,浑身紧张,他说这是喜欢和突然的舒服造成的,一会就好。果然2分钟后,他开始软绵绵的跟棉花一样,叫声变得轻柔,但是却勾魂。我面对这他,他的脸色红润,面色淫荡,嘴角微张,眼睛半开半闭,一股淫荡下贱的欠操样。我说“贱逼,是不是欠操”。他说“老公,我欠操,你操我一天一夜好不,我菊花很滑,操一晚上都不干”我开始勇往直前,奋力猛干。他则配合我的节奏,一会咬牙,一会狂叫,一会叫老公,一会叫爷们,一会扭动身体,一会把头歪倒一般,一会又抬起头来看着我插入的地方,然后张大嘴叫老公,说我太猛了,真喜欢,想被我干一辈子。操,骚男,被操爽了,什么话都说。趁他张这最,我吐一口唾沫进去,他立刻吞咽掉,然后又张开嘴,一连吃了十几口,吃的我自己都口干舌燥。太骚了。他床前有一面镜子,我让他爬到镜子前,我操,我骑到他别后,狂插,他身上的肉略微晃动,在镜子里看着,太淫荡了。干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突然他的菊花开始升温,然后开始紧缩,他不再动,而是张大嘴,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然后大叫几声,几股液体喷射到床单上,操,被我干射了。7 R$ I/ }+ n; L$ Z" W9 E; q# S

他让我不要停,继续猛干,他说射完以后被继续干会更爽,果然,他菊花里开始分泌更多的液体,但绝对不是脏东西,比较透明,没有异味。我实在受不了了,太骚了。一会我就说射,他立刻让我拔出,迅速脱掉套子,直接一口含住,我忍不住了,全部喷到他的嘴里。他好长时间才松口。哇,太他妈爽了。极品,绝对极品。他说,以后可以无套干他,他定期查体,绝对没有问题,而且让我看了体检结果。不过我还是坚持戴套。晚上就和他相拥而眠了,半夜我醒来,看他这么诱人,就直接戴套插入,时间没有第一次长,不过他还是被操射了,我反倒没有射。他说他想被轮干,不过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问我想不想和他朋友一起干他,我说只要你朋友可以让我操,我就和他玩。他想了想说,不知道,他朋友菊花他只舔过,不知道有人进去过没有,不过他用手指进去过,他朋友好像很爽的样子。哈哈,看来有戏。下次可能有更好玩的了。

警察的地獄

16岁的阿汉是名高一学生,在县城里,因为二哥是警察局長,平日里甚是威风那些派出所的所長,交警隊的大队长見了他都点头哈腰的,至于那些小警察,在他跟前根本就說不上話。在縣城裡,他教那些警察幹嘛,小警察就得幹嘛,可畏呼风唤雨了。

平时阿汉和几个同学关系不錯,他们几个胡朋狗友沒事就欺負欺負同學,打架斗毆,甚是自在。一天,他的一個同學李強求他辦事,說他的哥哥被一個交警王雷罰住了,請他幫忙。他一口答應,说现在就去找那個交警。到了路口,阿漢看見那個交警正在指揮交通,就喊他過來。( t) i) L, d) a; l2 P( j
- n/ ^" K* `* N, m: T/ J
那個交警也就二十五六的樣子,高大魁梧,大概一米八五左右,一見阿漢叫他,慌忙跑過來,一個標準的敬禮,然後立正站好,敬畏的問,漢哥有神麼事啊?李強和他的哥哥就在旁邊,都傻了。那么威風的警察,見了阿漢都那麼敬畏,而且還叫哥,呵呵,真是過癮。阿漢沒理他,直接走進交警休息的警亭,李強和他哥哥李明也跟著進去了,那個交警也慌忙跟進去。進了警亭,阿漢直接就給了那個交警王雷一巴掌,王雷臉上頓時就是一個紅印。王雷嚇得撲通就跪下了,顫聲問,漢哥,怎麼了?

阿漢厲聲問他,剛才是不是扣了一個叫李明的駕駛證,說著指了指李明,王雷一見李明,就明白了,肯定是剛才扣的這個人是阿漢的熟人,這會來要證了,怎麼這麼倒霉,偏偏扣了阿漢的熟人。交警王雷明白這次捅了馬蜂窩了,於是他對阿漢說,漢哥,我錯了,你懲罰我吧。4 P. H& `, }4 V1 u8 T: G1 U. {
) l% \5 ?! L8 F% L  f$ B3 d# Q
阿漢嘿嘿一笑,說,懲罰是肯定的了,不過先小懲一下,你把我們三個人的鞋添乾淨。王雷二話不說,跪在地上,就舔了起來。李強兄弟兩個都呆了,李明也不過才剛19歲,那見過這種情景,一個高大帥氣的年輕警察,居然身穿整齊的警察制服,戴著警帽,跪在地上舔自己的鞋子。兄弟倆頓時就熱血沸騰起來,下面也不由得有些勃起了。阿漢見王雷把三個人的鞋都舔乾淨了,坐直了身體,說道,好了,站起來吧。王雷這才敢站起來,立正站好,一動都不敢動。0 P, G! n. G9 V  M- b: Y8 d
: h8 E  Y; U6 N/ ^6 U
阿漢問交警王雷,把你的情況都向這兩位大哥匯報一下。王雷於是向小李兄弟敬了個標準的禮,然後大聲喊著,報告兩位大哥,我叫王雷,今年25歲,未婚,身高185,體重90公斤,漢。阿漢笑著問他,你都25了,也沒結婚,,那你平時是怎麼解決自己的生理需要呢?4 z" ^1 V8 l) _1 f' z) U6 W
8 H7 T  S+ B3 l% N- ^; @! V
王雷的臉頓時紅了,不好意思,可又不敢不說,只得如實稟報,報告漢哥,我平時都是自己打飛機。李明兄弟兩人一聽,當場笑翻了,問王雷,你一個堂堂警察,沒事居然打飛機,丟不丟人啊?阿漢羞赧的低下了頭。阿漢笑著對李強兄弟兩人說,咱們才學的生理衛生課,老師一帶而過,現在就請王警官給我們現場講解一下人體知識吧。王雷的腦子一下子就木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可是想想,這是局長的親弟弟,連自己的中隊長都被他玩的死去活來的,自己又算什麼呢,乾脆豁出去了。想到這裡,王雷便去解開自己的警用領帶,又解開警襯,剛要脫下,被阿漢攔住。說,你幹嘛啊,是暴露狂啊,我讓你給我們講解生理知識,你脫衣服幹嘛,把褲子脫掉就行了。王雷一聽就明白了,他是想讓自己穿著警服讓人玩弄,這樣在同學面前才有面子。王雷心一橫,就把腰帶解開了,拉開警褲的拉鏈,將警褲褪到大腿處,露出了綠色的軍用內褲。阿漢嘴上輕蔑的說,還當過兵啊,穿這麼老土的內褲,心中卻驚訝於這個警察的結識的肌肉,一塊塊十分有形。王雷緩慢的拉下他的軍用內褲,露出了他濃密的陰毛。接著王警官一用勁,便將他的內褲整條拉下來,一個粗大的陰莖便跳入三個少年的眼簾。4 L+ H  L

流光淫水的一天

有天看完G片真的覺得很想要,有點精蟲衝腦就上了聊天室,遇到了這個top。) V) @3 P1 z/ V6 J/ Q
  W4 O2 ]7 o! F4 T! ^: h9 c
180多公分的身高,身材一般般的大男生,不算是特別迷人的類型,不過笑容還滿溫柔的,聊了沒多久他便說可以到她家去約,騎了幾十分鐘的車子到了她家,沖了個澡清理了一下,便坐在他床上和她閒聊。% Z9 H( U0 q: {, ?
6 p4 W1 f* J& Y; j6 J3 d
從聊天聽起來,是個很一般般的大男生,但聊著聊著當然也就不安分了起來,他朝我靠了過來,用雙手環抱我,在我耳邊吸氣,敏感的我立刻微微地顫抖了起來,這似乎挑起了他的性慾,開始在我身上輕輕的探索。

他用嘴唇輕輕的碰觸我的耳朵,手指輕輕的在我的乳尖打轉,我輕輕地呻吟著,慢慢的他伸出他的舌頭,舔遍我的耳、脖子,然後紳士地問我:可以親嘴嗎? 我小聲的說了可以以後,他便快速的將嘴唇貼了上來,伸出了他的舌頭,靈活且熟練地和我接吻,讓我下面起了反應,變得很硬。

可能是最近練的還可以,算有料,他不停用手抓著我的胸,並且持續的吻遍我的臉,接著脫去了自己的上衣和我的,用舌頭快速地進攻我的乳頭,他的舌頭真的很靈活,而且很懂得挑逗我,我情不自禁的越叫越大聲,屌也在褲黨裡不停的抖動,他抓了幾下我的屌,就快速的脫掉了我牛仔褲,接著他起身站在床邊打量著只剩一條內褲的我,然後將自己的褲子脫掉,原來他只穿了運動短褲,沒有穿著內褲,就這樣他還半勃的屌呈現在我的眼前,我看著他有點粗大的屌和屌環(束著屌和睪丸的金屬環,不太知道那個叫什麼...),吞了一口口水,覺得等等可能會很痛...

看我看得出神,他先出聲喊了我:嘿,可以幫我吹嗎? 我允諾了以後用手輕輕捧起他的屌,感受到他的粗大,用舌頭試探性的舔著,接著張口含住,在我嘴中來回套弄著,接著我的嘴感受到了他慢慢地變大,變成碩大的粗屌,我以坐姿只能含住他的三分之二,接著他躺上了床,讓我繼續為他服務,我用舌頭在他龜頭來回的滑動,一下淺一下深的含著他的屌,因為很久沒有幫別人這麼做,稍稍地抬頭看了他一眼,瞬間覺得自己很像捷克獵人裡幫別人吹屌還邊看著對方的角色,頓時很害羞,而這個舉動似乎讓他非常喜歡,一直說我很可愛,我也感受到他越來越堅挺的屌在我口中蠕動著。接著我嘗試著要含得更深一點,但他實在太粗了,雖然不是17 18的長屌,但也讓我真的沒有辦法含到底,頂到喉頭的時候真的有點不舒服,想要嘗試第二次深含時,他突然抓住了我的頭,開始擺動他的腰,用屌幹著我的嘴,每一下都讓龜頭頂到我的喉嚨,實在忍不住的我一直發出乾嘔的聲音,吐出他被我口水濕潤的屌,他用懇求的語氣拜託我讓他多幹幾次嘴,雖然很不舒服,我還是答應了...9 S6 A9 H% v& g, o
" x  x6 P7 s  P* G' x

2016年9月20日星期二

王大虎打工记《枷锁》

一、


从酒店里走出来,王大虎还是感觉到自己腿脚有些发飘使不上力气,软的跟面条似的,走几步都有些忍不住打晃,还是极力控制住自己身体的平衡,才没有出什么洋相。
来到外面,伸手捂了捂口袋里的东西,那一叠厚实的钞票被他折的整整齐齐,正好好的躺在里面,欣慰的想:为了儿子王铁,做什么都是值得的。但是,王大虎又似乎听到在自己的心里面有个声音在无情而刻薄的嘲讽自己。
现在,真的仅仅是为了赚钱才走到这一步的吗?不自主的想到昨晚的疯狂淫乱,王大虎马上就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滚烫起来,竟又开始有了反应,刹那仿佛有一道电流窜过,腿脚差点又一软,忙甩头将刚刚升起的欲念压下。
再次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更重要的是,这个汉子清楚自己也已经离不开这个圈子了。
回去的路上,王大虎的脑子里有些空空的,不想也不敢去多想其他事情,对于自己的堕落,他已经习惯并向这个现实妥协。事实上,这个农村出来的朴实汉子,并不懂得去怎么样反抗,也无力去反抗那些垂涎他的身体的男人们。
经过一家糕点店的时候,王大虎停了下来,他忽然想到从小到大好像自己从没有给王铁做过生日,而王铁也从没跟自己提起过。以前是在农村,条件不好,可是现在自己已经有了点钱,而且似乎除了出卖身体和尊严得到的这点钱,他实在不知道还能给儿子什么了。
王铁从不过生日,而且为了省掉回请的钱他也从不去参加别人的生日宴。好像明天就是王铁的生日了,这次王大虎决定要好好补偿一下王铁,因为他也不知道下一次是不是还有这样的机会。
摸出徐总给他的那部手机,王大虎按下了儿子的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里面传来王铁有些喘气的声音:“爸?”
这孩子应该是刚刚踢完球回来吧,王大虎想到,但是下一刻另一种不可思议的念头又从王大虎脑子里冒出来:要是和王铁做一次,他又会发出怎么样的喘息声呢?刹那间,忽然就好像一只顽皮的猫爪挠在王大虎心坎上,他眼前似乎又浮现起那天在游泳馆看到王铁换衣服时露出的那具黝黑健壮、充满蓬勃朝气的身体,王大虎立刻就觉得身体里有团火焰剧烈的燃烧起来,喉咙发干,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王大虎想到那天看到的王铁的身体以及他胯下那一件巨大的宝器,忍不住热血沸腾,鸡巴在裤裆迅速膨胀了起来,屁眼也变得痒痒的,湿湿的。王大虎眼里露出深深的渴望,出神的想着,还是电话里再次传来儿子的叫唤才让他猛然惊醒,出了一身大汗,脑海里的欲念顿时烟消云散。他心里对自己说着,他是自己的儿子呀,怎么能对他生出这样不堪的念头?
可是自己的身体却无情的将王大虎出卖。王大虎发现自己对王铁的渴望随着时间的堆积已经越来越难以压制,看到他,听到他,甚至只是想到他,自己的思想都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到那种事情上,让他背负着深深的负罪感,让他无地自容,但却始终无法克制自己。
电话里,王铁又叫唤了一次,这次他的呼吸平静了下来,声音里带着对父亲的担忧和关心。
王大虎在心里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清醒过来,声音有些嘶哑,回答说:“是我。”
“爸,有什么事吗?”
“我…”犹豫了一下,王大虎说,“明天就是你生日了,你想要什么礼物没有?”从没给儿子过过生日,王阿虎自然也不怎么清楚该如何给孩子做生日,只是想给孩子他想要的。
似乎被父亲突然的举动震惊了一下,好一会王铁才讷讷的说:“爸,我都这么大了,还过什么生日啊。”
王大虎说:“要不你请几个同学去好好吃一顿,庆祝一下吧。”
“还是不了吧,你一个人赚钱不容易,还是留着钱给自己买点东西吧,别太辛苦了,身体重要。”
王铁的话让王大虎喉咙里堵着什么似的,半天说不出话,知道电话里王铁喊了他几声才反应过来,心里又一次对自己说:为了儿子,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就对电话里说:“从小就没给你做过生日,现在有了点钱,就给你过一次吧,不用心疼那几个钱,钱没了还可以再挣,只要你过的好就好。”
电话里王铁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那好吧,明天晚上我到你那里去,随便弄点东西就行了,你不用准备太多。”
跟王大虎合租房子的那个人因为家里有事,前两天已经回去了,昨天打电话来说没个十天半月估计回不来,房子虽然不算大,但是给王铁弄个生日宴,挤上十来人还是足够的。
王大虎答应着,又跟儿子聊了两句,才不舍的挂了电话。

被黑人大JB操爽!!!准备好手纸哦…

被自己的第三个BF甩之后。我郁闷了好半天,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我就是这样的被甩呢。难道是我自己那里不够好么。可是他们偏偏都不给我任何的理由。坐在电脑旁边。郁闷的我突然有了勾引男人的想法,而且立即付诸实践,开始寻找男人。我要报复,这个是心理的潜意识的想法。
在激情聊天室里面。我打出了自己的条件。24,180,70.顺便用视频拍照当做自己的头像。不一会儿,一个名字叫黑人的开始跟我聊天。原来是一个老外。我心理暗笑,第一次来勾引就来了一个老外,我是不是天生就是勾引男人的哦。黑人点开视频,哇,让我惊讶,原来黑人就是黑,问起国籍,他没有说,就让我看了他傲人的资本。20CM的大鸡吧,真的是够长也够粗。我还真的没有尝试过被这样粗壮的鸡巴操。我第一个BF也就是正常人的14左右,第二个BF也是在14左右,只有第三个稍微长点,而且粗。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是欲求不满的男人,或许是自己没有的淫荡还没有被开发出来吧。黑人让我脱光了视频,让他看见我的身材,他说他很满意,问我要不要到他那里去过夜。我想咯想。反正都是这样的。要报复就开放点。我问了地点,就坐车过去咯。这就是我激情淫荡的开始。
出门的时候我还是特意挑选了下衣服。感觉还是很阳光的。一条运动短裤,里面配了一条淫荡的丁字内裤。那也是原来第三个BF喜欢看我穿,所以才买的。配上一件短T恤,露出了健美的胸部和肩膀。在穿衣镜看见自己修长的身材,饱满的臀部,肚脐眼走路的时候若隐若现,让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满意。来到黑人的住处,敲开了房门,黑人就穿了一条白色网状松垮的短裤,网不大,但是刚好可以看见里面没有内裤,那条大鸡巴就软软的垂在胯间,让我一阵的眩晕,心理突然有点害怕。黑人说着7份熟的普通话,让我进屋。一进屋黑人没有表现出色狼的模样,而是拉着我的手带我参观了他的房间。宽大的客厅,虽然不是很豪华,但是也很干净,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厨房和卫生间和卧室的墙壁上都装了立体的镜子,让我有点不适应,在带我进卧室的时候,黑人从背后用一只手抱着我,那一只手拉着我的手,放在了他软垂的大鸡吧上。帖子我耳边说:宝贝。你身材真的够棒。今天晚上就让我好好的操你的淫穴。以前没有听过BF说过这样淫荡而直接的话。我的脸一下就红了。另外一只手下意识的要拨开黑人的手,想要离开他紧贴的身体。但是我没有如愿。黑人两只手直接强硬的把我抱起,走进了他的卧室。我下意识的抱住他的身体,眼睛却突然看见了房间一个大的穿衣镜,里面凸显出我的潮红的脸,还没有等我想明白为什么房间要这样大的镜子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被放在了一个宽大而柔软的床上。而黑人也直接把他的身体压在了我的身上。嘴直接对着我的嘴吻了下来。一股雪茄的味道,让我有点迷茫,这个是我喜欢的VILIGER.NO.10的味道,有点香甜,我不由自主的跟随者这个味道,寻找黑人的舌头,也就是这个味道,激发了我淫荡的开始。
我有点疯狂的索吻,双手抱着黑人强健的身躯,被男人压着,我头脑开始发热,虽然不是第一次被男人压在胯下,但是这次的感觉好像特别的激烈。还没有被操,我双腿就夹住了黑人的腰,好像要立刻被人操一样的。黑人放开了我的舌头,诡谲的笑着说:宝贝,才开始就这样淫荡啊。那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的满足你。脸刷的又红了。还不等我回复什么。黑人就直接脱掉我的T恤,扯下了我的运动短裤。只剩下淫荡的丁字内裤。黑人瞄着我的下体调笑到:宝贝,你不该穿这样的内裤来勾引我的哦。不知道我的理智跑到那里去了。我突然翻身跪在床上。双手刷的一下就拉下黑人网状短裤,黑鸡巴跳了出来,我的嘴就直接奔了过去。以前BF要我口交的时候都一定要洗的很干净。而这次,我有点疯了。一股臊味直接灌入我的鼻腔,但是我还是没有任何的顾及含住了那个又粗又长的黑鸡巴。黑人被我突然的动作吓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反映过来了。他弯下腰,用手直接拍打我圆挺的屁股。淫荡的说,骚货,差点被你吓着了。而我被那臊味熏着了。只是知道吞吐大鸡吧,屁股稍微有点疼痛。被黑人拍的。但是感觉很适应,又感觉很舒服。黑人开始用手指挑起细细的裤条,又拉紧。弹回去。股沟传来细疼微痒的感觉直冲大脑。我沉醉了。嘴巴有点酸了。我还是第一次这样疯狂的吃大鸡吧。我离开了大鸡吧,这个时候才仔细的看了看。大鸡吧周围长满了黑毛。两个大卵蛋沉甸甸的悬在两腿之间,乌黑的龟头上沾满了我的口水。黑人用手挑起我的下巴。居高临下的淫笑着。骚货。快吃。说着就直接把大鸡吧拍在我的脸上。我张开嘴,等待着大鸡吧的临幸。这次我没有哪么疯急,伸出舌头,细细的舔着龟头,又用牙齿轻轻的咬着大龟头,然后用舌头舔开马眼,里面渗出淫水,带着咸味,布满了口腔。黑人舒服的呻吟了起来。“啊。。爽啊。。骚货真的很会舔。。。”黑人的手开始在我身上游荡,先是轻轻的拧我的胸,尤其是乳头,被拧的疼痛了,但是却又舍不得让他放开。乳头就这样突翘着。心理突然冒出来个想法。难道我还有被SM的倾向?还没有等我细想,黑人拉着我的包淫穴的细布条,一下就拉成了两段。我的淫穴就这样暴露在黑人的手里。黑人一只手用力的把我的腰压沉下去。屁股高高的翘起来,屁股自然而然的就分开了。(被操的次数多了,只要跪着屁股翘起来,那两团肉就会分开的)黑人又用力的拍打我的骚穴。我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对待过。或许是以前的BF都很规矩吧。做爱都是一成不变的。那种搔痒的感觉,我又疯狂了。我放开了大鸡吧,抱着黑人的腰,屁股使劲的翘起,大鸡吧顶在我的胸口。嘴里冒出诱人的声音:“大鸡吧,噢噢。好爽啊。轻点。大鸡吧。求求你。轻点”

野炮经历:一对狗男女误闯同志性公園被捕肏

深夜和朋友到圈内出了名的Gay Park公園玩野炮,怎知就让我们遇见不可思议的事情。一片漆黑的公园,在那原本就是一群基佬找吃的地方,怎知来了一对“异类”。3 L; q: m) w- |0 H

起初,和朋友在那走走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绕过一条小路不远处,看见有几个男人围住两个光溜溜的肉体。也许太暗,我们几个人还以为是群P呢,朋友说不如去观战。当我们靠近时,才发现其中一人有对奶子。天啊,这是什么情况?
# o( V2 L0 y$ U/ J) [3 I% ~/ K% R
朋友小声问站在身旁的一个炮友,才知道有对狗男女误闯进同志野战区。眼前那对狗男女当场可说很紧张,而旁边一位大哥好像在说教他们。我们几个也不敢太靠近,就在一旁观看他们。那对男女更是无奈害怕,女的一直苦求放过她,说是第一次和这个男人出来玩,答应不会再玩了。后来双方几分钟的对持,那个男人向大哥妥协,吩咐这个女人穿上衣服先独自回去。5 W0 Y/ ~7 e) L( f
- l' B$ N: Y. m: B" S- Z( R  i% a
大哥和他身边那些炮友拉住这个直男,不知想带到什么地方?其中一个男的告诉我们要跟来就安静点。我其实当时很犹豫,身边的朋友都很好奇,我们也跟住他们。, I6 A9 H; _( M0 p4 m

(一路上和朋友也不太清楚事故,和其中一人聊才了解像是这对男女误以为这位大哥是这里的居民/警察,担心将他们野外性爱车震照交给警方处理。而那位大哥故意恐吓他们,女的那位只好求饶,男的也求大哥他们放过,就做了性交易。朋友刚趁机偷拍了他们裸露的照,但环境实在太暗,不清楚=.=) A7 h R  |) s/ M+ a7 H( A0 D+ j



他们将这个直男拉到公園黑暗角落的草丛堆后,我们大概也知道他们想对他怎样,估计他们也不想让别人看见。
4 j; N; }  u8 U& K8 B
大哥大声吼那个直男:躺下!* K- E% D. h0 r  w
6 X! e4 ~0 t9 s/ B: N, m( y
直男说道这场交易结束后,必须删除他们的裸照。大哥吼回他:说到就做到!张开你自己的双腿!像你那只母狗一樣!
! @0 t0 l5 B( q& ]7 P: m4 l
直男乖乖就办,自己低下身躺在地上。大哥脱光全身,将衣服扔在一旁。嫌直男双腿张开得太小,于是双手拉开直男的双腿放在他的大腿上,一来就握起自己的雞巴对准直男的屁眼前抽打。直男当时的表情看得出很紧张,毕竟自己平时爱和女人玩野外车震,而这次却要他扮演女人的角色。# e. Z6 ?* I1 n! L4 p7 r6 r

大哥打硬自己的雞巴,伸手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安全套戴上。那个直男还在低声求大哥放过他,看是否还有一线希望。但还是太迟了,大哥已朝他屁眼上吐口水,用雞巴摩擦他的屁眼。这时的直男更是不要...不要...的哀求。

很快我们听见直男已经开始啊...啊...啊...叫。大哥更用力的顶进去,他突然啊!啊!啊!地连续叫了几声表情十分难受,求饶大哥不想被操。大哥只告诉他安静点,拿起手机威胁他,裸照还在他手中。而大哥自己的朋友也在旁叫他放松,我和在一旁的朋友也只能待住看。# C, R7 P5 @0 {3 {  c6 W
  O$ Q2 F) p* d- m0 ]
大哥开始用力地往他里面抽送,直男的大腿随住大哥的抽插节奏激烈摇摆。嘴里一直传出"啊!啊!啊!啊!啊....."的叫春声。简直就像色情片里的淫零叫声,听得大家都很刺激。一旁的炮友们也一个接一个脱掉身下的裤子,玩起自己底下的雞巴。看得大家都痒了,连我和朋友也脱了。; z2 p6 H* z% y- Z
! y5 ^2 G% B! X5 V& E6 K: j) f
大哥边顶住直男的深处,边来回插进插出。直男紧抓住旁边的野草,尝试压抑自己。看见他的雞巴被大哥操得垂头丧气,第一次被破处肯定很难适应。唯有几分钟后,才听见他低声"嗯...嗯...嗯...”,他才慢慢接受了。! P0

2016年9月17日星期六

看著龍哥持續漲大的陰莖和流出的淫水..玩了3p

表哥阿龍今年32歲,從南部上來找工作目前暫時住我家,平常除了工作外下班偶爾會跑健身房,身材黝黑外又練的一付健壯的體格(大概173/71左右吧)加上爽朗的個性和笑容,算是帥哥一個,以前有不少女孩子追,但不知怎麼地都沒下文。
一次休假時和阿龍表哥去海水浴場玩水游泳,在沖洗室裡第一次坦裎相見.....喔~~粗壯的大小腿上佈滿短短的捲毛,整齊地延伸到陰部和平坦小腹上的肚臍,兩顆飽滿的睪丸搭配著甩來甩去的粗大陰莖,包皮在未全退之下龜頭微微露在外面,因陰莖較為黑亮所以就顯得龜頭部份特別的乾淨紅潤......但是最特別的是看到他在沖水時自然地張開雙腿略為半蹲在清洗跨下和屁眼的時候,不知怎麼地我竟砰然心動,心中有個衝動想從後面抱住他並將我的大屌頂進他的的菊花洞裡,想到這裡老二已經翹的高高的.....但是相反的龍哥卻毫無忌憚的在我面前搓洗龜頭...... + q0 \2 Z! Q" {) F4 ]; g
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而毫無遮掩.....看的我心中再怎麼癢但是也莫可奈何,只好匆匆把身體擦乾就趕緊離去,深怕被他看穿我的窘境......不曾有過的奇妙體驗,像是一股電流觸動我心一般,龍哥這麼男性的肉體與酷帥的臉孔.....令我深深著迷不可自拔......
; F8 e& u6 T5 Y, l& X6 e
過了一段時間後,無意間竟有另我興奮的發現……% ?, V- c5 n$ c6 Y/ T; ~/ T+ A
那就是有次我在工作中因有事需提早下班,中午想先說回到家中準備先睡上一覺再出門的時候………一進家中發現龍哥並沒有去上班,浴室裡流洩著水聲,門外是兩雙男人的特大號運動脫鞋,一旁還散落著兩件藍色和白色的男性子彈三角褲及一些衣物,這?.......難道龍哥…………??4 R$ ]1 F$ X" `# h
於是我決定先潛入廚房外和杰哥房間相通的陽台,用窗簾做掩護把窗戶打開一個縫窺視……
數分鐘後,果然龍哥和另一個男人手牽著手全身裸露著步出浴室走進房間,並把門反鎖,兩個男人的爛鳥都翹的高高的,看來龍哥果然是個同性戀無疑.….....咦~仔細一看另一個男人身材黑黑壯壯的很像運動員的身材,再仔細一看臉旦不就是住在對面在學校裡教體育的那個又帥又壯的體育老師阿成嗎?阿成的年齡身材外型都和龍哥相仿,真是物以類聚啊,呵呵.....6 F4 U+ T$ k2 z+ i, d4 b8 F
一開始龍哥與阿成先抱在一起………接著嘴就湊在一塊兒了,帥哥阿成蓄著短短的鬍子,刻意修飾的鬢角及兩頰稀疏的短髭倍增性感……...一陣舌與舌交鋒的深吻之後,兩人開始屌對屌摩擦起來………龍哥手握兩人各約17公分的黑粗懶鳥用力手淫起來,而猛男帥哥阿成則咬著對方的耳朵不知在說些什麼下流的髒話……..接下來他們像a片一樣進行69,龍哥飽滿的龜頭在猛男帥哥阿成的嘴唇間進進出出,時而發出啵!啵!的聲響,讓猛男帥哥阿成的鬍渣搔著卵蛋而忍不住自喉頭間呻吟起來....., w  l/ o9 C: {- h2 S! K+ h
雄渾厚重的男性呻吟!龍哥索性將臀部抬高,自己撥開兩片屁股臀肌,大刺刺的露出屁眼讓對方舔.....此時龍哥淫叫的更大聲了!1 b" |6 {3 p1 ~. m7 B% W6 h5 w
% {$ O, B" X5 @1 c
你能想像一個男人在另一個男人面前肆無忌憚勃起,並且毫無羞恥的讓男人舔自己最私密的屁眼嗎?我從來都不敢想.....如今卻讓我親眼目睹這一幕.…….
正當心裡的衝擊還未平息的時候,卻又看到帥哥阿成一手拿著保險套架在龍哥的嘴唇中央,然後另一手扶正自己的大屌往龍哥嘴裡塞,一直捅進咽喉裡……..好奇特的戴套方式啊!5 ], u8 K" y& ^6 O( t' E5 }% T
接著又拿出像注射筒一般的道具,往龍哥的屁眼注射像是潤滑液的東西,並且抹一些在在自己的大屌鳥頭上,再從正面打開龍哥的雙腿,向上掀起屁眼就想插入......0 [% {! n3 {5 f+ o! U0 G
似乎有聽到噗ㄘ!的一聲……龍哥大聲的叫了出來,手推了一下猛男帥哥阿成厚實的胸膛,似乎要他停止抽動……但是阿成的大屌正享受龍哥又熱又緊的菊花,怎麼會理會龍哥的制止,不一會兒猛男帥哥阿成便開始如同幹女人一般對著龍哥的屁眼猛操,並且越來越快,整支大屌都插進去了.....% r0 r% B/ @* d. d$ E
看著龍哥的表情不知是痛還是爽,只是呻吟不斷....到後來竟抓住猛男帥哥阿成的兩片屁股肉向自己的屁眼挺進…猛男帥哥阿成下面操著屁眼,上面則和龍哥瘋狂的親吻著,時而乳頭時而腋下....$ p9

被叔叔抓住情肛交发泄



从小父母就把我寄养在叔叔和阿姨的家里生活,所以我和叔叔的关系一向都很好,叔叔和阿姨把我当干儿子看待。中学读书时有放假就会去叔叔果园的工厂幫忙做些简单的工作,顺便偷吃免费的水果哈。
- v$ b% u  j' v8 d( \
叔叔本身不知道我是个同性恋,直到暑假那天我在房间里看G片自慰被他发现。自己也没想到叔叔当时会打开我房门,吓了我一跳。我一时来不及反应,被他看见电脑播放的G片和我玩住自己的雞巴,我整个人慌张死了。还好叔叔没怪我...他只是好奇为何我会看这种片,我惟有向他坦诚了。当天,也没发生什么事,也许他当我小孩看待,就只是叫我别玩这么多。! ]4 d9 B3 V; T
4 G% V; R' B2 p) k( U1 X$ V
某天,叔叔无聊问我有没其他A片让他看,想打下飞机。当时,自己的电脑就只有G片和双性恋的A片,我只好开双性恋的A片给叔叔看。叔叔边和我一起看边打飞机,那时可说是我第一次看见叔叔的雞巴,感觉他的雞巴满棒的。叔叔本身就是肉食动物很少吃菜,所以体格也较大。加上在果园时常被太阳晒,肌肤较黑,整体看起来算满壮的。他就像我第二个爸爸,我自己打飞机时也曾幻想过叔叔操我,羞羞的说。

叔叔说阿姨在家,自己都好久没看了,因为阿姨不给看。叔叔自爆自己小时候也有和同学一起偷偷看色情片打飞机。他觉得我口味挺重的,男人之间玩屁股会很爽嘛?看见叔叔的龟头很大,害得我忍不住对叔叔说,我能不能摸他的雞巴。叔叔也没怎样,就让我摸住它。我开始手痒忍不住幫叔叔抽打,叔叔说我顽皮,也幫我的雞巴抽打。我和叔叔两人那天玩到雞巴很硬,大家最后都射了出来。当天我们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东西,就只是互打,但那次却成了我和叔叔性接触的渠道。
0 |( t- N6 f- w& Z& s
叔叔后来也会走进来房间,和我一起看色情片打飞机。一次也许自己忍不住,我低下头含住叔叔的雞巴,嘴里的舌头一直舔住他的大龟头。我吸了几分钟才敢抬头望住叔叔,叔叔脸上刺激的表情,明显告诉我他很喜欢。双眼含情地看住我,我更加拼命地吸住叔叔的大雞巴不放开。接住我又吐了出来,伸出舌头舔住叔叔的龟冠和马眼,故意向他挑逗。我在色情片的鼓催下,自己的欲望也更加大胆了。我握住叔叔的大雞巴在我的股沟上摩擦。叔叔并没抗拒,双眼欲热认真的神情,我想他也受欲望感染了。他主动开口说,想玩我的屁股。这天,我握住叔叔的大雞巴对准自己的屁眼坐了上去,我自己也没想到会有和叔叔玩肛交的一天。' a# e# z% L/ S' q8 `6 Q+ m% N

骑住叔叔整个过程,他也变成只猛兽,很快将我推躺在床上,往我里面激烈抽插。直到最后才拔了出来,射在我身上。他对我说,想不到我的屁股搞得他很爽,害他射了在我身上。那次之后,我们的关系变得复杂了。在假期这段日子,我瞒住阿姨,和叔叔两人开始了彼此的性关系。直到暑假结束后,我又回到自己的家了。下个假期,我又告诉父母要到叔叔的家去玩。
, E! M1 _3 m; A
叔叔成为了我的性伴侣,到现在阿姨也没生过小孩,也许叔叔厌倦了阿姨的老穴。假期里我和叔叔忙住取精,我们俩人玩得最刺激的一次,就是在他果园的工厂。我亲自向叔叔提出,要在他的野外工厂上做爱,满足我的欲望。叔叔自己也想尝试在户外干我这只小母狗,于是就在周末没工人来的时候,载我一起到工厂去。我要求叔叔让我拍下来,好让我回去后想念他时可以看。叔叔拿我没办法,只好答应,但要求不能拍他的脸,我说好吧。
" ~" z% o% g5 B0 }" f: \
叔叔和我两人开始在露天台拥抱互相隔住内裤摩擦对方的雞巴,挑逗我们两人之间的欲望。我的雞巴在内裤里已经很硬了,我想叔叔的也是。两人又开始摸住对方的裤裆,故意玩硬对方的雞巴。接下来,叔叔还是先下手将我的内裤脱下,我的鸡巴都弹了出来。他笑我的鸡巴这么硬,一定是很想被他干了!

2016年9月10日星期六

被痞子双龙

周末闲来无聊,就到留下转了转,楼下的红灯区真是热闹,门口的小姐,不管什么样的都有,又丑又胖,还有大婶,真是难为那些花钱招妓的直男了……
我离这些臭娘们儿远点,我在对面的马路边走边观望着这些妓女演的戏码,就在这时候在红灯区那边的马路上,有两个小伙子引起了我的注意,两个光头,精瘦精瘦的,光着膀子,下身穿着沙滩裤衩,赤脚穿老北京的布鞋,我随后就在马路对面一边观望一边跟踪,他们俩应该是来招妓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跟好几家门口招客的妓女谈了几句就离开了,一直走到了红灯区的街头,一家都没进去,然后他们俩就站在街头好像在谈着什么……
“两位帅哥!”我走上前去大招呼
他们俩回过头来,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浓眉小眼,那脸瘦的就像骷髅一样,说实话,有点丑,但是很爷们,很痞,前胸都有很大一片纹身,那一身的肌肉估计是瘦出来的……
“干嘛!”其中一个没好气的回着我的话9 B, C' `' G# C& c
“看你们俩在这条街溜达一圈了,怎么没进去爽爽?”
“我们哥俩儿都想操屄,身上就100了,这帮妓女不接。
“哦,你们多大了啊?怎么身上没钱啊?
“都20了,妈屄的!这帮臭婊子,有钱的时候比谁都积极!!!
“这样吧,我给你们俩找个!”
“真的?100快能行吗?”+ h3 v9 D1 P$ o& L; L& {6 J
“我行吗?不要钱!”: & o2 j: E+ W8 }5 R; G" S! T
“你他妈的是变态吧!滚蛋!!!!”
“看来你们俩还是不想啊,操什么不是操…
“你他妈的一个男人!我操什么!”
“操屁眼啊,保证比你招的任何一个妓都爽。”% x% `) ^& l( ^4 s$ K: K- o
“放你妈的屁!滚蛋!”1 c: x# o' e# P8 W6 v( t9 [& s
“哥,别急……操屁眼真的很爽,比操屄爽多了!”这时候他旁边的那个搭话了
“小子,你他妈的还操过屁眼子?”/ f6 t3 y' ]7 V1 l$ K
“是啊!上次招妓,那个婊子让我操他屁眼子,爽死了!”. D9 @) z# v3 G. d5 K# j, ?9 U
“你们俩,长的不好,又没钱,我就不信你们能憋住。”我心想着…
“我操!那老子也要试试!小兄弟!走吧!”
“行!”


一路上我们攀谈着,这帮混社会的痞子也挺惨,别看平时耀武扬威,其实口袋里连分钱都没有,骂我的那个叫牛子,他弟叫黑蛋儿,一路上我看着他们俩松垮的裤裆,牛子的鸡巴应该不小,在裤衩里一摆一摆的,黑蛋儿的也差不多,走着走着我们仨就走到一处公园,这是一个郊外的公园,三面是树,一面是湖,黑乎乎的,唯一的光源就是湖里反射出来的月光。% I- C" W) F) B* L' }& ^) z
“来给老子舔舔!”牛子说话了+ I6 H- N' }1 M" Q/ U! Y: L3 g
“好的,哥。”" T% Y& Q. J& t2 X
牛子就那样站着,我跪在他面前,迫不及待的拉下他的裤衩,一条大鸡巴刺溜一下滑了出来,真是长啊,再长一点就从裤管里露出来了,然后还有浓重的尿骚味,闻的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低下头,面朝上,张开嘴,从他的龟头开始,把这根肥软的鸡巴吸进嘴里……
“噢~~~他妈的爽!!!!!!
牛子的大鸡巴在我的嘴里慢慢变大变硬,感觉要把我的头挑起来一样,我的嘴也被这根越来越粗的鸡巴撑的越来越大,最后,他的鸡巴整个都硬了起来,我一下没含住,鸡巴啪的一声打在他精瘦的肚子上,那龟头高高的在肚脐之上,真是一根神器啊~~~真是人瘦鸡巴大!
“哥!他口活怎么样?4 \& q: ~; r8 v
“就他妈的舔了舔!我怎么知道!
听到这里,我从上往下,猛的把他的鸡巴含进嘴里,那龟头一下戳进了我的喉咙,留在外面的鸡巴,我还能用手握住!真是又长又粗!
“爽!!!口活棒!那帮婊子从来没含的这么深过!!!!!”
我一边上下动着脑袋,一边用手给他撸鸡巴!
“小子!!慢点!!!老子两个月没操屄了!!!敏感!!!!!”- C" n6 _7 o/ C7 C) G0 X
他一边说着敏感,一边抱着我的头开始操我的嘴,没有五分钟就缴枪了……那浓重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进我的喉咙深处,我用手握住他的阴囊揉搓着,想把精液多挤出来一些,射了将近20股!!我操!就算两个月没操屄!自己也能打飞机吧!!怎么会这么多!!!
“哥!该我了!!!”黑蛋儿有点等不及了
这时我还在忘情的吃着牛子的大鸡巴,这时,黑蛋儿早就吧裤衩脱到脚踝了,那软绵绵的鸡巴比牛子的鸡巴还粗还长!今晚真是捡到两个宝了!我一下吐出牛子的大鸡巴,一口含住了黑蛋儿的鸡巴,他的鸡巴在我的嘴里感觉怪怪的,说软不软,说硬不硬,有点吃硬海绵的感觉,我吞吐了半天都没硬起来,就在我纳闷的时候,黑蛋儿猛的抱住我的头,把着半硬的鸡巴插进我喉咙里,他射了……原来是一根死鸡巴!!!!!!!* `  t/

2016年9月6日星期二

性福人-生 11-24

十一) 無理取鬧的學生會會長
  學生會的聯校活動,就是以表演晚會的形式舉行,由區內關係較好的四間中學合辦(兩間男校,兩間女校),對普遍只敢在網上結識異性的中學生而言,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和異性有真正的接觸,所以這個聯校活動,都得到同學們的期待和支持,入場券收益亦是學生會其中一個主要的收入來源,而且對學生會幹事而言,每年活動的成敗直接關乎他們的聲望,亦間接影響他們報讀大學的錄取成功率,因此幹事們對這個活動的重視程度是可以理解的。4 y* S% I% z7 d0 ^0 m! _$ ^# E; `
  “好,有請各部門同學交代一下籌備進度吧”CK在第二次會議時說道。" t1 v1 v/ G7 G8 U% F' _
  “首先,我是負責…………….”如此類推,各幹事就嚴肅認真地公佈自己組別的情況,內容雖然悶又和我沒關,但我今次也專心聆聽。差不多兩個小時後,會議終於結束,臨走前CK宣佈:”請各位同學留意,活動定於本月30日晚上舉行,但之前的一個星期,每晚大家都要留在學校禮堂睬排!”
  “下………………………”不少同學發出抱怨的聲音,特別是那些和我職責相似的同學(我負責催場,就是活動期間提醒表演者準備的工作人員),就更加不滿了。# r8 i% \. J/ K
  “同學是不是有甚麼意見?”CK一副唯我獨尊的姿態發問。
  “不好意思”一個會員舉手問道:”我只是負責當晚的入場接待,睬排練習似乎和我沒有甚麼關係,我可否………”話未說完,就被CK的訓斥截住了。
  “我想聲明一下,有這種想法的人實在太不負責任了!!大家作為學生會的一份子,不是應該盡力對學生會有所貢獻的嗎?!就算和自己的職責無關,但就不用了解活動的睬排情況嗎?需知道你們……………….”就這樣,我們就被CK訓示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我可以肯定,超過半數的成員心裡都不斷在咒罵着CK………………..: w- U  j' e$ g$ g7 Q5 ^
  我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家,家傭早已準備好晚飯後離開了,我就把飯菜弄熱,然後和阿澤一起晚飯。$ r3 v: ^+ ^  q6 A6 {. X
  “哥,我快要參加學界籃球比賽了,你要不要來看?”
  “可以呀,甚麼時候?”
  “24日5點”9 n8 |. {8 f4 _! E  \
  “24日呀………..我要睬排耶…………”
  阿澤一聽到我那天沒有空,就沒精打采地低頭不語。我心中不忍,就說:”好啦,我想我應該可以看完再去睬排吧………………….”
  “真的嗎!!!太好啦~哥是最好的~!!!”阿澤終於笑了,對我來說,阿澤是我最重要的親人,我希望他可以開心快樂。" C3 W, ]( |/ m1 W7 I) K% _
  第二天,我請求催場組的組長24日那天放我一個小時假期去看阿澤比賽,組長人很好又明事理,就一口答應讓我晚一點去睬排。
  比賽的日子轉眼就到,我準時到達體育館觀看比賽,阿澤和他的組員已經在場中熱身,阿澤看到我,立即高興地向我揮手,隊長用力敲打阿澤的頭罵道:”專心啦!!還在溝女(對不起,想不到較識合的書面語)!!!”阿澤伸一伸舌頭,就轉身練習投籃了。/ [- d( R( t/ H
  戰況其實並不激烈,因為實力相差太大,四節的分數都是一面倒由阿澤那邊拋離,完場時更以67比24大勝對手,我看一看錶,完場時間比預期還早,就到場中誇讚阿澤幾句,給他我預先買了的能量飲品,叫他不要太晚回家,要做好家課之類,就趕回學校睬排了。
  車程大概半小時,回到學校大概7點半,一踏進禮堂,CK就像黑面神一般對我破口大罵。
  “你還懂得回來的嗎?!你知道現在幾點呀?!你到底有沒有責任心?!你是要連累大家一起拖垮這次晚會嗎?!”$ }8 ~) c6 X* k: P+ `6 y( N
  “會長大人,我這個做催場的,這幾晚也只是呆坐在觀眾席,唯一的工作就是你口中的[不要阻頭阻勢],請問我可以怎樣連累大家呀?”, O1 o

性福人生 1-10

性福人-生 (第一集)
  K9 ?& c% w, X; R
  大家好,我叫阿生,今年十六歲,身高1米78,由於自少習泳,鍛練出一副不錯的身形,雖然不是甚麼倒三角冰塊肌,不過在瘦削的外形下,還是隱藏著薄薄的胸肌和明顯的腹肌。" u8 i" F- G1 }& c( h
  自少就知道自己的取向,也全因游泳所賜;眼光一直只停留在各種各樣的壯男肉體,很難不令自己醒覺和一般人的不同;特別踏入青春期之後,下體簡直好像雷達一樣,不斷提醒著我對男體的熱愛。& F2 l/ d+ J" ]+ b: i9 }1 a, ^
  還記得兩年前的一個暑假早上,我如常到泳隊習訓,當天的訓練很簡單,甚至可以說完全不能滿足我對游泳的渴求,所以訓練後仍然留在泳池中繼續游泳。習訓後的泳池會開放給公眾使用,所以泳池慢慢變得擠擁,而我的眼睛也不知覺地停留在各種男體的身上;望著望著,竟然看得在水中勃起!!年紀尚少的我害怕被人看見,連忙轉身,下體貼著池邊,緊閉雙眼期望下體快點軟下來,不過越緊張,下半身越不聽話,連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池邊”罰站”了多久………….( s& Y5 z( W$ `6 K& i, Y  a
  突然,有人輕敲了我的頭頂一下,我一抬頭,就看見上面站著一個穿著背心短褲的救生員,他對我說:”小鬼!!你站在水中做甚麼?!你不是在尿尿吧!!!”5 H( n, M! V2 b2 h: u6 e
我嚇得慌了,當然不敢告訴他真相,但又不懂用甚麼藉口回答,只能支悟以對,羞得低下頭不敢看他。3 _" M, p8 D3 n& ^7 K- o; ~
  “上來!!”他見我沒有回答,就一手抽著我的右手,把我從泳池中拉上來,而我也好像一個犯錯的小孩子,乖乖的順著他的拉力上水。一上水,泳褲內的秘密自然隱瞞不了,加上我的泳褲沒有綁得緊,下體已經在泳褲頂撐出一個洞來,救生員哥哥俯撼到我泳褲內勃起的龜頭,恍然大悟般笑一笑,就搭著我的肩膊,拉我到椅子旁,脫下他的背心蓋著我,再裝作我好像抽筋一般扶我回更衣室,進到更衣室,我已經羞愧得連眼淚也流出來了,他就哄我說:”對不起啦,誤會了你,不要哭啦~”
我看真他,二十多歲的外表,帥臉,身材結實,膚色黑得發亮,大大的胸肌上還有兩顆又突又黑的乳頭。天喔!這個救生員哥哥比我剛剛偷望的任何一個男人都吸引多了!!!我看得入神,下體又不爭氣地撐起來,還被他發現了。他笑一笑,對我說:”呵呵,偷看人有這麼興奮喔,被抓都還硬得起來~看來哥哥真的要好好懲罰一下你咯~”說完,就把我拉進盡頭的一間沐浴間,一關上門,就把我的泳褲一手脫下來,我嚇得不懂反應,驚恐著接下來要承受的懲罰…………( n. j6 P8 A. _: c7 R- R2 n

2016年9月5日星期一

色欲都市

兰桂坊的小巷里灯光幽暗,人声鼎沸,各色人群散落在不同酒吧的角落,或扭动身躯散放雄性荷尔蒙的魅力,或静静安坐摇晃着手中玻璃杯的液体,但无一例外,都暗自守着一颗颗同样躁动不安的心。1 ^2 {( G3 A0 q# b& i" ?) ^2 c

       KEN下班后有事没事都喜欢到兰桂坊来,但是他不会固定到一家酒吧里去,因为他觉得无趣。对于现阶段的他来说,新奇的猎艳才是他觉得最有意思的事情。兰桂坊的夜晚聚集的都是 在附近公司下班后出来消遣或应酬的人群,以前是外国人居多的,现在亚裔的面孔也占了大多数,这正合KEN的胃口,他不喜欢与洋人交欢,除了肉体的碰撞以外,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国人不一样,只要对上眼了,有感觉了,做起来特别带劲,一定要耗尽最后一点精力,仿佛那一刻在自己身上耕耘的对方就是自己的唯一和全部。

      自KEN在吧台边坐下以后,来搭讪的人就没有停过。
     “靓仔,自已一个人吗?请你喝一杯?”
     “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很像那个明星李某某?”
     “帅哥,你是男模吗?我好像在米兰的T台上见过你?”
+ U, ^' D$ h8 w8 j7 p  [8 l
      一般而言,KEN对于这些习惯性的搭讪技巧已经耳熟能详,所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在weekday的夜晚,如果对方长得还不错,身材也还过得去,KEN也就会跟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攀谈。时候差不多了,再找个地方干上一炮,发泄发泄。但今天是星期五,KEN想等一个有感觉的人,来一次酣畅淋漓的性爱。
7 `4 f9 l. A3 b; N
       周五晚下班族很多,络绎不绝。西装革履的正式打扮,却松了衬衫口下的领带,随性中散发出职场男人独特的气质。KEN最迷的就是这款男人,穿着得体的西装出入在港岛最繁华的地段,步履匆匆,精神紧张,亚历山大;下班以后往往比任何其他男人更有发泄的欲望。那膨胀的欲望引导着他们挥霍着自己的身体,把压抑在体内已久的火焰,燃烧在对方性感的裸体上,在同一个时刻获取满载快感的高潮。+ Q3 u3 Y) W! M" C

       KEN环顾四周,心情犹如过山车般一起一落。明明准备行动了,却瞥见男人无名指上亮瞎狗眼的婚戒;明明符合标准了,却等来了身材更魁梧的洋人坐进了他对面的空椅。“原来跟我一样是个骚货。”KEN哼了一句。! |4 F% a7 {$ ?' k

      “没事,你还有我。”
       KEN吓了一跳,赶紧转过头去,就在那一瞬间,KEN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因为他知道,今晚有好戏上演了。在他的右手边的转椅上,坐了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KEN注视着他,精致标准的五官,还有一头用发泥GEL得一根根竖立来的短发,显得人特别有精神。浅色的衬衫搭配紧紧系着的金色的领带,明显是小了一个size的西装,他的身材把衬衫和西装外套撑得很得体,腰间的菲拉格慕经典的八字皮带把男人的上半身和下半身标准化分开。这个男人穿衣服真有一套,懂得修身显身材,提高腰际线把腿显得很长,也就是说这个男人还蛮有心机,应该算混得不错。KEN稍微用眼睛瞟了一下他的下半身,长腿的尽头是一双系带的Oxford黑色尖头皮鞋,鞋码估计有43了,笔直的西裤与皮鞋之间是纯黑色的条纹棉袜,即使坐着也没有露出裸腿,性感十足。KEN瞬间精虫上脑,满脑子都是为这个男人一件件脱去衣物再被他狠狠征服的画面。* ?* a8 k$ n: e1 C" U

      “今早是我一直盯着你看,现在轮到你啦?”男人操着粤式普通话,流利地说着。KEN瞪着吃惊的眼睛望着他,一头雾水。
      “可惜你没有serve头等舱,不然我们就可以共进晚餐了,来场浪漫的约会。”
      KEN恍然大悟,然后不怀好意地笑了,“现在也不迟呀。对了,我叫KEN。”
“我叫Stanley。”男人说着,对着KEN努了努嘴,示意KEN跟着他走。6 t- V' R; s0 [: r. c: ?$ K5 q, W
0 D0 c$ W3 G* F6 ?( ]
      Ken跟在Stanley后面走着,心里却觉得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似曾相识的满足感。眼前这个帅气的男人竟然在航班上就开始留意他了,这个炮约得也太神奇。修身的西裤不仅勾勒出了他笔直的腿部线条,还有一个饱满的翘臀,看得KEN心里痒痒的,好想为他做一次背部推拿,再轻轻咬一口那鼓起的臀部。$ c% _% h6 Z* x6 ?( C0 ^
      Stanley已经为KEN打开了车门,Ken坐进去以后,Stanley关上了车门,自己也上了车。他示意Ken把头伸过来,然后轻轻地吻住了Ken的嘴。Stanley的唇是那么湿润和舒服,Ken的头脑一片空白,还以为Stanley会有进一步动作的时候,Stanley将车子驶离了。

      “不好意思,Ken”Stanley微笑着说,“我第一见到你这么精致的男人,所以主动了点,希望你别介意。”
      Ken也及时从空白中抽出身来了,渐渐进入了角色,“怎么会呢?我喜欢Top和Master我的男人。”& W: W* E' A+ s* _% G. K* ?# a" p
      “是吗?哈哈,我刚进酒吧,就远远看见了你。我当时就在想,真是上天的安排,让我们在这里重遇。下飞机的时候,我原想找你的,但是我等了很久都没有看到你,我又赶时间回公司做汇报,所以……我还以为就这么错过你了。”Stanley开心地说着,深情地望了一下Ken,“还好还好。我带你回家可以吗?我家有酒,环境也舒服一点,就我们俩,边喝边聊。” 5 s7 L; H5 {# Q* B4 J
$ k- C5 U# j1 E$ K1 l- c8 }
       那么真实的借口和的闷骚的邀请。老子见过很多了,如果你不是情场高手,那就是傻B。Ken这么想着。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心里泛起了一阵涟漪, 是自己多想了还是怎么样呢?约炮的日子也不少了,这样的人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却依然假得那么真,真得那么假。既然我对你也有意思,也已经上了你的贼车,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你直接说想上我不就好了,还兜那么大个圈子。不管了,稍作试探,但还是执行吃了再说的原则。. D# X; _. e7 u& U% [1 o# ]
      “Nice.”Ken清了清嗓子,“对了Stanley,你是做什么的?”  g& a% j) ]8 w8 a3 l0 P0 l
      “我是做金融的,算小高层了吧,哈哈。”. G" A& O! h/ }- S0 L3 @
      “原来被我约…遇到了个男神啊,嘿嘿”6 [6 F; @# X+ n  y1 U' }7 i
      “什么男神,还不是人一个。每天穿得人模狗样的而已。看得出来,你应该也喜欢西装黑袜这些吧?我留意到你一直盯着我的脚看哦。”
      “那男神带我回家,不怕被你BF发现?”' q7 b4 V# ^" D0 [; Z+ }6 S
      “我单身哦。”Stanley在红绿灯口停住了车,又使出杀手锏望着Ken,“要不我追你?”“不过,当你们这行的最不缺的就是男人了。”Stanley自言自语。; ^# ^4 P# A: L2 [$ @
      Ken不打算接这话,于是续了上一个话题,“我就喜欢跟你这样的西装男人做爱,一会儿一定伺候得你爽歪歪。”
      Stanley又开心地笑了。
5 G/ C! D/ _4 M% ?8 |+ f
      刚一进门,Ken就从后面环抱住Stanley的腰,把头贴紧他的背,不断地在他耳边呼气,双手顺着背部推开穿过对方的腋下胡乱地在他的胸膛上抚摸,隔着衬衫不断地抚摸。黑暗中,他听见Stanley享受的细微喘息声,他知道Stanley也进入状态了,于是更大胆地抓起了Stanley的胸,一边揉捏一边用舌尖浅浅地滑过了他的脖颈,Stanley一阵微微的抽搐。突然,他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啊啊~屌。”原来Ken引导Stanley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骚臀上,然后隔着衬衫拨弄起了他的乳头,舌头也没闲着,渐渐滑过了耳垂,接着在耳廓内使劲搅动,惹得Stanley酥麻的激爽感觉传遍了全身,连声大喊“好了好了,小骚货”。4 D9 j$ y* `( t9 [* n5 e

      Stanley把Ken拉进了卧室,随手开了一盏暗黄暗黄的灯。灯光的印衬下,Ken那张轮廓分明的英俊脸庞,狂野中带点妩媚,勾魂摄魄。Stanley明知这样的男人水性杨花,却还是难抵他的诱惑。他粗暴了脱去了Ken的紧身黑色上衣,同样阅人无数的他瞬间就觉得自己今晚的选择是一点都没错,光洒在他身上,那么均匀的小麦色肌肤,明显的肌肉线条更增添了他男性的粗犷,隆起的两块胸肌和下方六块错落有致的腹肌,让Stanley感觉自己西裤里的肉棒又硬了几分。Stanley决定缓一缓节奏,让他站在原地,自己则坐进了一张沙发椅,把双腿交叠着搭在了一边的矮桌上,然后冲着Ken露出了狡猾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