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堕落的父亲

第一章  小舅舅
      医院冰冷的声音彰显着人生命的脆弱,红灯和急救就像遏住脖子的那只手。9 j  P6 ?2 F: T8 a: N6 ?) k
     “医生,我妈妈究竟怎么样了!”
     “患者多处骨折,加上大出血…对不起,我们没能力救回她,节哀吧…趁她还有意识,快去最后见她一面吧。”
     我和父亲呆呆的愣着。终是忍不住伤痛,我哭了出来,一边捶打父亲健壮的身体。父亲多了一条疤痕的刚毅的脸上虽然没有泪水,却也有抑制不住的痛苦和自责。父亲和母亲开车游玩,却因为父亲开车走神而造成了母亲的死亡,父亲的心里肯定是十分哀伤。4 [( C9 M9 z$ e
     母亲全身插满了管子,可她还是笑着。对着他爱了一生的男人,没有怨恨和责怪,只有让人沉溺其中的爱恋:“我有你和小建,此生无悔,只是,你还需答应我三个条件。第一:你可以再续后弦,不用反驳,只要你爱过我就够了。第二:不要再强迫自己忍受身体的欲望了。我知道的,因为我,你从未得到过真正的满足。第三:好好照顾自己和小建。第四:…请帮我照管我年迈的父亲和我的小弟,拜托了…”说到最后妈妈已经泣不成声,爸爸拉着妈妈的手拂过脸庞:“好好,你说什么我都答应…我都答应…”妈妈笑了,试图抚摸爸爸,却只留下了一只垂下的手。那天,威武的父亲抱起母亲,哭得像个孩子。6 g# L: {; u3 C' X9 c$ V; R7 W
     母亲丧礼,外公和小舅舅都来了。对于小舅舅,我只知道他是外婆高龄生产的,外婆因他而难产大出血而死,且小舅舅生来体弱,带着几分病气,母亲父亲和外公都难免纵容些。外公和小舅舅红了眼睛,低声啜泣不止。父亲遵循母亲的遗言,好好安慰一通。只是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小舅舅总是偷偷瞄看父亲,还经常脸红,眼中光芒闪烁,不知在想什么。. M4 v% x# U. @- u: v# X" D
    说起我父亲,在警局上班,高大威猛,健硕的身材常常让男的女的流口水,加上又是警局的老人,总是会有男的女的来骚扰父亲,可是父亲只爱母亲一个,对这些烂桃花统统视而不见,洁身自好。可是英俊的脸庞和壮硕的身材还是吸引着一群有一群扑火的飞蛾。& A" Q# r+ ^% o4 E% S$ p. U0 H
    日子还是照过,我和父亲相依为命。我每天放学回来后都帮父亲收拾衣物,每当遇到父亲黑色的子弹内裤的后,我都会忍不住狠狠嗅一把,看着兜住父亲雄卵的内裤中央的那白色的瘢痕,然后自己嗅着打起飞机。是的,我喜欢我的父亲,喜欢他的坚毅,喜欢他俊美的脸庞,喜欢他健硕的雄体,当然,更喜欢他黑色内裤下不可阻挡的巨大肉棍。我是gay,我爱上我的父亲,我希望他能狠狠地用他粗硕的鸡巴顶我的菊花,让我体会他真正作为警察父亲的正义和温柔。
     但是,外公的到来,让我认识到了我亲爱的舅舅真实的想法。

第二章 新的开始
    “就让他住一阵子吧,家里穷,我…我也是真的没有办法了,不能让他和我苦一辈子啊,求求你了!”我回家后,门口有一个大麻袋,外公跪在客厅,眼泪已经模糊了他的脸庞,小舅舅也在一旁跪着,不停的啜泣。不得不说,虽然外公其貌不扬,但是妈妈和小舅舅都有一张美人的脸,想来都是继承那位去世的外婆的,我就寡淡了点,既不像我美丽大方的母亲,也并不像我英武的父亲。父亲如何能承受这样的大礼,连忙扶起二人。细细沉思后,终是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外公喜极而泣,连忙又跪了下来。父亲苦笑,扶起外公。其实我知道,父亲也只是个小警察,纵然英俊挺拔,却也只是在茫茫人海中的一个普通人,工资虽不低,却也只能供我们父子二人生活,再加上小舅舅,只怕是父亲有心无力。外公拉着小舅舅:“阿宾我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我们祖上就是农民,好不容易出了你姐姐,却…”外公想起妈妈,又是一阵神伤,“你要好好听你姐夫的话,将来飞黄腾达,别忘了…别忘了光宗耀祖,如果这样,我就是死也瞑目了…”小舅舅似乎也感觉出来了什么,只是一味的哭。最后,外公看了看小舅舅,走了。1 A" _* @: c+ W# x" o4 I+ o" k
    外公的死毫无意外,农村老人辛苦一辈子,妻子女儿均不在,托孤后便赴死,伤亡保险金便送到了小舅舅手中。小舅舅知道了,也接受了这个结果,在父亲怀中大哭,将父亲的白衬衫也打湿,只是…不知是不是我错觉,小舅舅似乎用自己的手在抚摸父亲健硕的胸肌。只是父亲憨直,只知拍着小舅舅后背,轻声安抚。看着这一切,我的心中有了一种危机感,似乎,好像,小舅舅朝我笑了…
    家里多了一个人,日子也是照常过。小舅舅因为因为外公的死耿耿于怀,父亲便答应他休息一周再去学校。小舅舅比我小一岁,于是,我便去上学。父亲近几天因为死的亲人太多,也申请了休假,呆在家中。我这次出门上学总感觉有点不适,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慢慢萌生了芽。! l5 u5 n3 }  Q/ x7 b* V( {+ d. M

$ `  p3 R* |9 R) ^; E8 Z+ ]. J
第三章 暗芽的萌生
    一周后回家,父亲早早回来了,小舅舅也做好了一桌丰盛的佳肴。只是,父亲看到小舅舅时眼光闪烁,而小舅舅依旧挺着那张美艳的脸对我笑着。我有些奇怪。吃饭时,父亲像忍耐着什么,而小舅舅脸上也一直是笑容。这时,我筷子掉了,弯腰去捡时,不知为何突然瞄到父亲的裆部,与平常无异,只是…父亲的拉链附近好像有点白色的液体。我快速起身,以免露出破绽,但心理却烧起了一把大火,再看小舅舅的眼神,似乎带着得意。我愣了,看着羞愤的父亲和小舅舅,觉得自己周围的人都变了。* \% h  v. B5 _  L( N5 F
    吃完后,我洗碗,父亲回房处理公务,小舅舅洗衣服,我偷偷在洗碗中途跑到洗衣房,不出我所料,小舅舅正拿着父亲泛黄的白色内裤痴迷的嗅着,还伸出舌头往尿渍的地方舔了舔,另一只手握住他宝贝的玉柱上下抽动,嘴里只叫着“姐夫…姐夫…”我不知我是怎么回去,又是怎么洗完了碗,回到房间去的。只知道小舅舅似乎对父亲很痴迷,这种念头令我一阵烦躁。" n9 e) s2 x1 x+ |" C* D) s8 V2 N
    几下做完作业,我躺在床上,脑袋一团浆糊。起来上厕所时,路过父亲紧锁的房门,听到了我一辈子的嫉妒和不甘。6 }4 i" K$ n6 o  J: s, e
    “阿宾…这样不对,我是你姐夫,怎么能这么做呢…哦…啊…”似乎是父亲无力的推阻。
    “姐夫…”天哪,我从未听过如此说话的小舅舅,纵然小舅舅有些女孩子气,却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男生,居然会发出如此魅惑的声音,“就不能为了姐姐,为了我的身体,让我再吃一你的精华么?”伴随而来的是父亲裤子拉链的打开声音。( ?  D8 z1 Y. W
    “可是,都喂了你一周了,还不够吗?哦…哦…嘶…”什么!父亲已经喂了小舅舅一周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英武挺拔的父亲居然对自己的小舅子做出这样的事?0 N% d) Z2 Y9 a3 l6 T  O5 o% S3 @
    “那怎么够啊~我的身体太差,爸爸告诉我只有食用成熟精壮男人的精液才能让我慢慢改善体质。父亲年迈,又穷,又想起了你,这才把我送来,可是父亲他却…”小舅舅果然高手段,居然如此会哄人,看来他被宠这么多年不只因为外公老来得子啊。2 M& p& h6 h. _. O5 i3 L2 H" `0 ^
    “别别,别哭啊,你要吃,姐夫就让你吃个够,来,脱了我的内裤吧。”  “姐夫的下面真大呢,好雄伟,姐夫果然是真男人…嗯…嗯真好吃…”5 z0 B: e8 V4 f9 n
    “哦…哦…吃吧,把身体养好,只是…今天吃饭时你怎么能当着小建的面这么做呢。你们都还小,我不希望小建知道…”. N; Z( J3 ?9 o$ N
    “嗯…好的,嗯…嗯…小建是我外甥,虽然比我大,可我不会害他的,呵呵。”
    我发誓,我听出了小舅舅的不怀好意。
    “哦…那就好…哦,我的鸡巴好吃吗…真爽…哦阿宾,你太会含了…说实话,这周我蛮爽的,自从你姐姐去世后,我就没有这么爽过了,哦…吸我的雄卵,吸他…”
     “那还用说,姐夫一根粗棍胜便天下无数男人,再加上英俊的脸和发达的肌肉,有哪个女人不想投入你的怀抱?姐姐肯定能理解姐夫的需求的”3

约炮群组:首次4P无脸面具群交会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不喜欢在同志交友APP里放自己的脸照。

有的时候并不是因为我们长得丑,而是我们不喜欢暴露自己的身份。当然,这造成我在同志交友APP里约炮“找吃”也变得更不容易。
: w  E! A  c" f8 f# G4 g) Q/ p
后来,为了让我们这些无脸群体容易约炮,我索性在微信创建了无脸约炮群组,短短几天就吸引了百个人加入。" s) l1 G0 E. q0 l* A- S) l5 ~" S

当然,我这群组就没要求会员一定要放自己的脸照,但有规定会员要修改自己的名字:“称呼+身高+体重+角色+城市”。; m, A( H0 D8 J

自己尝试在群组里举办第一次的性爱趴,虽然响应不热烈,但还是获得了群里几个活跃的组员支持。为了保持整个性爱派对的神秘刺激感,只有我这位群主知道他们的真人长什么样子。想参与的人需单独发他们的脸照给我,而最后确定了最终的人数,就会告诉大家相关的基本资料,大约几高和几重,什么角色。最后,就有两个攻和两个受参加。
$ m, H  \* p, o3 b
第一次搞这活动,我还为了保持整个活动的神秘感,特地准备了面具或头套,让各个玩家选择。大家也达成一致,先后顺序抵达酒店房间,由我给他们面具戴上。他们这四人是不知道对方什么样子的,玩的过程中也不能摘下。通过这种方式,大家玩得又安心又刺激,哈。

四个人陆续登场,戴上面具和头套进房。准备好后,大家还坐在床上的角落耍酷哦。8 O6 a* ?% o' l" A4 h+ W

两个攻一开始选自己的交配对象,然后由两位淫零替他们口交,这两个骚逼还真拼命地含吸这两个攻的大雞巴,感觉他们超幸福的,哈。我就在旁负责拍摄,给他们留念。( h0 Y3 A8 G; O1 Z

虽然看不见这两个攻脸上的喜悦,但他们底下的两根鸡巴很老实地硬了起来,尤其是被这两个骚零握著,不停用舌头舔玩。搞得这两个攻男还按住了他们的头部,让这两个骚零吞入他们的巨棒。1 W8 ~3 L: X7 p# p
: g+ d$ A& c; |0 W6 S
没多久,其中一对就主动要求玩肛交了!我也拿了安全套和润滑油给那位攻,由他先开炮。这个攻男躺在床上,由零号爬到他身上负责骑屌。这好色的淫零就是特别的骚,一坐上男攻的鸡巴,就开始一直淫叫。底下的那位攻舒服地在享受,看得旁边的第二对攻零都很嗨,俩人还一直在打手枪。别说他们,我自己当时都硬了,哈。

整个气氛可以说瞬间变得很嗨,连旁边第二对的攻也拉住另一个零号上床开战!第二位攻也模仿第一位攻,俩人让骚零骑著他们的大屌。虽然看不见这两个零号的骚样,但他们的嘴巴却是一起在淫叫,一个比一个叫得更响!/ n9 d& N, `$ N+ h6 I% g7 v8 W

接下来,两个攻开始干活了。吩咐这两个零号躺在床上,拉开他们的大腿,采取猛攻式。俩人抱腿又猛插,而且直入尽根,大鸡巴更本就是狠狠撞入了两个淫零的心花。都不知这两个骚逼是痛还是愉快,大声叫个不停,还好我们是在房间里。两个攻越干越猛,真的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阵狂抽猛插,还来一阵阵的肉啪啪声。
' \6 q1 V3 O( R1 }+ K
第一个攻随后还转头叫著第二个攻,俩人展开一雕双洞的阴谋,互相交换底下的淫受。天生骚媚的淫零被第二根的鸡巴插入后,随着第二波激烈的肛交,又发出那种浪荡声。感觉他们内心更本就是春情大解,特别是肉穴能吃到两根男攻的大屌。两个骚逼被一抽一送,还不停摸住男攻的肉体。
) m1 u" {% c. {  s2 ]% ]( I
最后的两个男攻,在自己发狂的抽插中,迎來了自己的高潮。其中一个内射在安全套里,另一个拔出来射在淫零的身上。而两个淫零躺在床上,互相帮对方抽打,直到射出来为止。

爺們亂倫事


我今年二十歲,上大學二年級,在學校足球隊踢中場,小東是前鋒,我一米八整,七十公斤,長得還行.小東一米八三,七十五公斤,平頭,很男人,很帥。他是我男朋友。我們的身材都是壯壯的,很性感。我的雞巴十八釐米長,五釐米粗。他的二十釐米長,六釐米粗。正因為他的雞巴大,所以我做了他的零,他做我老公。開始前我們約定誰的雞巴大,誰就做一。我原是自信滿滿,結果在他雞巴硬起來時嚇到了,一是他的雞巴太大了,二是他還不操死我啊!願賭服輸,我只好翹著屁股迎接他的大雞巴,我之前從未做過零,在他雞巴進入的那一刹那,我感覺到菊花撕裂了,他壞壞的笑看著我,挑逗著說別哭啊,哈哈。我心裡罵到這個王八蛋,嘴上卻說沒感覺。結果他更加用力,啪啪地操著,我過了一會,有了快感,忍不住呻吟起來,一聲聲叫他老公老公,操的爽死老婆了,他換著各種姿勢操我,大約四五十分鐘後,他突然從我屁眼拔出雞巴,我全身像被抽空了一樣,他說張嘴,我知道他要射在我嘴裡,我不想,他不管,粗暴的插進我嘴裡,使勁抽插。插了十幾下後,屁股向前一頂,雞巴深深地刺入我的喉嚨,一股股精液的熱流流了進去,我覺得好多好多,。這次我被爆了菊,好幾天走不了路,他很溫柔地照顧我,跟做愛時的粗魯判若兩人,我也很感動,幾天後我好的差不多了,菊花卻癢癢的,想他的大雞巴操。; m, ^- K6 s9 ?5 s* N1 w7 X) w3 Q
1 T, r$ v( v0 T1 p) C
今天是週五,我們踢完球,一起去小東家,他爸媽今天不在,回他姥姥家了,我們準備先在外面吃飯,然後回他家洗澡,今晚就住在他家,他說要好好操操我這個欠操的家貨,我也好期待他的大雞巴,想著那種被他操時的充實感,還有他頂我前列腺時的陣陣快感,我的菊花更癢了,雞巴忍不住想勃起,呵呵。我們隨便在外面匆匆吃完飯,迫不及待的回到他家,進門他就撕下我的衣服,同時也撤下自己的球衣,我們相擁吻著進入浴室,他吻著我的嘴,脖子,乳頭,接著按下我的頭,我就勢跪在他面前,從他平坦的腹部向下吻著,舔著,來不及沖洗的汗液充斥著男性荷爾蒙的氣息。讓我的雞巴更硬了,我一口吞下他的大雞巴,使勁吸著,用手揉著他的大雞蛋,他享受地閉著眼睛呻吟著,後退坐在了浴缸邊上,用腳揉搓我的雞巴,過了一會,他站了起來,讓我躺下抱著自己的雙腿,他一手給我打著飛機,另一隻手在我屁股上用力捏著,拍打著,他把屁股上的手伸到我的嘴裡,讓我舔,然後插入我屁眼,一根,兩根,四根,呵呵,接著把雞巴湊到我嘴巴邊,我用唾液完全濕潤了他的雞巴後,他讓我起來,趴在洗潄台上,對著鏡子,他拍拍我的屁股,使勁的把我屁股向兩邊分開,用雞巴在我菊花口試了試,突然用力完全插了進來,我被著突如其來的刺激弄得雙腿一軟,差點倒下,他嘿嘿的笑著,說,看著鏡子,我抬起頭,鏡子裡兩個強壯,帥氣的小夥子,他壞壞的笑著,在後面使勁的插著進進出出,我的表情是則痛並享受的,我覺得一絲羞恥,自己一個長著大雞巴的勇猛男人卻翹著屁股讓別人操著,而且自己還非常願意被操,很舒服的樣子,我突然想到我爸爸,想到他知道自己的兒子翹著屁股別操時會是多麼的傷心。我們兩個肆無忌憚大聲的呻吟著。「小東!」我們被著突然的一聲嚇了一大跳,回頭一看,小東的爸爸站在浴室門口吃驚的看著我們。7 c" v;

和别人去爬山,他男友大屁股我不客气了

上次,我和我男友,还有另一对男男情侣(T哥和B弟),四个人约好一起去爬山。
/ O! I. n% s4 a7 n
那时候,我们四人都在山上走了接近一个小时,我的双腿有点累了。眼看还有一段路要继续走,我想到待会还要再走回下来,我可没这种精力。我懒得跟他们,只好告诉男友,自己先在这儿歇会,让他和他的朋友(T哥和B弟)继续走上去。

当时,那个B弟也不想继续爬上去,说他脚也酸了。T哥就提议B弟和我在这里等他们,我男友也同意了,毕竟B弟和我在一起,相互有个照应。那里的环境还真幽静,简直就是人稀烟少来。最后,我们四人兵分两路,我和B弟待在一起,而我男友和T哥就继续走上去。6 T  y+ O$ m) {& B

我和B弟还挺无聊的,俩人开始聊起天。因为他是我男友的朋友,我和他其实不熟悉的,还是第一次见他。俩人说下说下,就讲到彼此的性爱经验。原来他和我一样,之前都玩过野战,而且都是和陌生人一起搞!我听他这么说,内心都有点小刺激。这家伙还望著我,我心想他肯定在暗示我什麽的,因为之前在健身房,就被不少淫零这么勾搭。我也望回他,俩人互相传神,脸上在偷笑。
5 ]9 h. g6 r1 g. C0 m5 e+ f
我带著这骚逼往旁边的丛林走进去,反正我男友和T哥也不可能这么快爬下来,说不定他们也背着我做些什么不可见人的东西。- m4 g# Q2 X  H8 c# C1 v
( x, I) u) z1 {  C2 k: ^: K
B弟的身材还算可以的,适合给我用来打发时间。我让B弟蹲下来帮我口,挺着自己的鸡巴不停撞住他的嘴巴。这骚货也很配合我,张开口让我的肉棒来回袭击他的淫嘴。顽皮的我故意顶住他嘴里,让B弟一口又一口地含住我整根肉棒。他抬起头,还装出无辜的样子看著我。我最爱看这种骚货,明知自己在偷吃,还要装清纯。
/ |  {- _1 p, Y; s  ]
我还故意按住B弟的头部,问他的穴是不是干净的、没病的。他就告诉我,这两年都只是和男友玩而已。我内心在暗爽,把他扶了起来。趁我男友和他男友还没回来,赶紧解决这骚逼。9 f0 E& f) S6 t8 T" R* o2 ~

我从后紧紧抱住B弟,伸手进他衣服里,就故意揉搓他的奶头,再伸舌舔吻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已经伸进他裤子里,抓住他肉棒抽打。B弟被我玩出一脸兴奋的表情,嘴里不停呻吟。我还故意伸手指进他嘴里,这骚逼直接含住了,幻想是我的肉棒。. v8 p: K# ]3 F+ `8 T2 q' \! C0 W

我将B弟的裤子退到膝盖处,同时也将我的裤子拉到膝盖,不停握住鸡巴摩擦他的屁眼。他已经很嗨,一直扭动自己的屁股。为了满足他,我就直接扶住这骚货的腰,用力插了进去。他轻轻嗯了几声,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一定是顾虑男友突然出现。我告诉他放心好了,我们都已经躲到这里,他们要是早回来,也不容易找到我们。我更故意用一只手盖住他的嘴巴,开始往他深处插进去,另一只手就强势抓住他的肉体。

在同学婚礼上遭遇大肉棍直男

好友要结婚了找我当伴郎,因为我确实长得比新郎好看很多(同学都如此认同的),在婚礼的现场,我认识了杰。他是我同学的主管,年龄相符,只是留过洋,人还蛮好相处的,这次我同学还想借机巴结一下杰的。! m7 c" J* Q+ }! R! u. ~4 i
     我跟杰第一次见面是新人在婚宴前,我同学另外请了我跟杰一顿非常丰盛的预先慰劳宴,说是婚礼当天我们肯定没机会吃好,所以先补偿我们。1 n) g1 G; r% d) C/ g/ u
     杰长得很帅,仪表大方,谈话很风趣,不过我当时心里嫌他油了点。再见杰时,就是迎娶当天了。一早我随着新郎的迎亲队伍,我和杰是同一车的。来到新娘父母家,因为屋子小,一干人等跟长辈打过招呼后就先回到车上小憩,留下新人跟长辈聊天。! A$ B  k$ s9 a, v* s4 t
     按计划好的行程,再来就是等着中午到外面吃饭,然后再趁着今天新人穿着婚纱礼服,下午时到户外拍些照,晚上再到婚宴现场去。我跟杰坐的车虽然是杰自己的大奔,但当天还另外有请司机来开车,因为杰是公司的领导,在等待新人时,司机似乎知趣地不待在车里,而去找其它车的司机吹牛了。我一时也百般无聊地拿出手机来打游戏。
     当天我的礼服是黑色的,衬着我的胸口的皮肤特别的白,我的皮肤也是公认的细白粉嫩。杰先是坐在我旁边,也没事做地凑过头来看我打手机游戏,此时他的脸庞离我很近,呼吸几乎都在我耳边,更要命的是我嗅到一股致命的直男味不知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他说他的手夹在和我并坐的中间不舒服,就伸展开来绕过我的头,而变成搂着我的肩了。这下他的脸更加靠近我了,他的气息更加让我意乱神迷了,我装着仍忙着打游戏而没注意(抗拒)他的搂抱。8 a" y! U- l3 T& j5 J2 k, h: B
     他似乎越来越大胆地假意指导我打游戏而竟然跟我脸贴脸地偎在一起。我吓一跳地头离开他的头,转看他一下,谁知他说:你好帅啊!竟突然就对嘴地把我亲下去!因为他的一只手原就在我背后揽着我,而且在汽车后座,这下我根本无处可退,要命的是我根本抗拒不了他的气息,他的亲吻。他的舌头伸进我嘴里翻搅着,除了跟我的舌头缠绵外,还不时抵触我口腔里的上颚,我竟有丝丝酥麻的感觉,他一定是亲吻的老手。他的另一只手也来扶着我的脸,让我的脸根本就能完全配合他亲吻我的姿势。谁知他那只手竟不安分地慢慢往下摸去,先是摸到我的脖子,噢,我的脖子是我的致命处,禁不起一丝触碰。被他发现他一摸我脖子,我就几乎软掉时,他竟变本加厉地改亲我的颈部,让我更加受不了,我感觉到我的下体逐渐膨胀了,而且他原摸我脖子的手现开始挑逗我胸前的小红豆上去了!我推了推他,说:不要,谁知他竟说他的车窗的护膜是能看出去,外面却看不进来,让我别担心。可我的意思是我根本跟他还不熟,他怎地就这么大胆我还在思想挣扎时,他竟变本加厉地,原揽着我的手竟溜到我礼服的里面。他解开我的衬衫,完全露出我雪白上身!杰看了赞不绝口,眼睛发亮地开口含住我的一只凸起,同时也用手揉捏我的另一只凸起,哦,我被他这样搓揉吸吮,下体简直涨的受不了了。

2018年3月30日星期五

耀哥番外篇-耀哥自述:我如何成為肉便器

我只穿著一件小短褲,跟著前面這個陌生台客走,
台客有著刺青,身形粗壯,說是陌生其實也不算陌生了,
畢竟剛剛才跟他結束男人間最深入的肉體交流。0 U0 ^8 b* t3 y& q) s0 \& I3 T# k
身後傳來阿明的聲音: 好好的玩!放開的玩!查埔人就是要放的開。
我心裡想著,現在的我只要有查埔人的懶叫,  a+ Q9 V5 O, r: ^
不管是誰我都會乖乖地配合。2 ~0 X4 _, v' M4 A
我坐上刺青台客的車,只見他笑著:
等一下還有更刺激的等著你,7 {9 Q8 V" D; G1 }
我已經約了6、7個年輕小弟,
等一下你就好好享受,表演給我老大欣賞。* i9 M# o# z( k5 b
我不發一語,低頭看著自己。一個粗壯的刺青漢子,% R( [9 k7 i6 O8 Z1 h8 j; M: q" X& a" i
乳頭上卻穿了乳環,* W8 s- Y! s+ }5 y
我自己是覺得很性感,不過看過的人卻覺得淫蕩無比。
更不用說我雞巴上的PA環,讓我看起來更是充滿淫蕩的感覺。
而懶叫上的入珠,讓我的懶叫看起來更加威猛,不過我是不在乎,
畢竟現在我只在乎我的屁眼,只要屁眼有雞巴可以爽,1 g+ {4 c$ G2 l% y, m
其實懶叫現在對我而言只是裝飾品了。: G8 v. ?: E* a4 b( s
說到屁眼,想我一個如粗壯又有男人味的漢子,+ Q  b9 ~' g" g% k1 L5 G# j
竟然會喜歡上被人雞姦的樂趣。我想都是公司該死的小林害的。9 E* G) \+ Z8 L% `- S
* J  d* y8 [0 G4 j% t6 |1 j) g
去年的員工旅遊, 說什麼幫我按摩,竟然按到我的屁眼裡,3 ^3 L' D9 X# Q3 k! U) y
手指一根一根的插,插到林杯顧不得矜持,雞巴一直流水,' i% d+ c1 D4 f" P. i9 d2 E
連防曬的瓶子都塞進我的屁眼裡,不過那個感覺真他媽的爽,; _) b2 z: B' f  m$ D0 O% }
跟老婆相幹也沒那麼爽。該死的小林真他媽的厲害,
用瓶子玩到我雞巴流洨,感覺真是爽。
不過沒想到小林這傢伙竟然是同性戀,
還一屁股坐上林杯的懶叫上,5 c  i% ]  e4 E, q3 @
林杯當然給他一頓痛快,操的他哭天搶地。, P5 L1 z$ H  J  F
不過說真格的,其實也不能怪小林,現在想想,& j7 C  s5 G2 Y
其實那個按摩師傅其實才真的有問題。給他按摩久了,& b3 E3 Q, _' F
每次我都是脫個精光,我也沒想那麼多。
畢竟他也只穿一件泳褲,
每次他趴在我身上油壓,還真是爽。
師傅雖然也跟我差不多年紀," }8 s4 ^' E0 h) c) @  A/ C
不過身材還真是棒,被他按了幾次,
9 Z' j. @5 h: h! W4 V
他提議說中年人要多做攝護腺按摩來保養,我也相信,
在他的教導下做了浣腸,第一次讓人家插屁眼還真是尷尬,- C- u6 z- |' [1 t- N/ A
師傅要我趴著翹起屁股,這姿勢還真叫人害羞。/ d+ F3 O. b6 H0 @( _8 F
不過師傅果然是師傅,- }3 o7 r+ ^( j- h  w
一根手指還真是靈巧,我竟然沒有什麼痛覺,才幾分鐘,
他就按的我雞巴一柱擎天,淫水直流。
我那時心想攝護腺按摩真有效,
我的雞巴硬成那樣,害我超不好意思。還好師父說這很正常,
要我平時也多按。所以我在家平時沒事也會自己來,
沒想到這就是人家說的肛交,也是該死的小林跟我說我才知道。
原來這根本不是什麼攝護腺按摩,就是人家說得肛交。
之後也常去找這個按摩師傅,做做攝護腺按摩,  S( z+ |2 f3 Q6 I! _
每次我的雞巴都硬的跟什麼一樣,後來我也不在意,2 r! i4 W0 Y- f1 Z
有時還在師傅的慫恿下,在他面前打起手槍。
公司的小林聽到後,直說我根本是個暴露狂。
不過男人間坦誠相見,打打手槍也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
$ A: p( r/ I4 k1 W9 E; B
而讓我真正變成現在這幅德性,還是阿明這個冤家。
又是該死的小林,設計我在河堤讓阿明幹,! i' \; R' q: W5 ^6 K. }5 I
不過第一次被男人幹,還真是很奇特,感覺超怪的。
我一個大男人,竟然被一樣同是粗壯的查埔人抓著屁股猛操,
感覺還真是怪,不過阿明肏我時,我心中卻有一絲奇怪的感覺,# B8 Y% ~$ o0 T8 Y
感覺…好爽..好棒,很想再讓這個漢子再幹我的屁眼。
之後雖然跟該死的小林繼續曖昧的關係,有時讓他吹吹懶叫,' I" f" y. [, K
不過我還是想著阿明這個粗壯的刺青漢子。我打聽了阿明家,
我竟然不知羞恥的去找他。5 q& G3 ~# s: r3 [4 G4 D( h
經過閒談發覺阿明真是一個粗豪又爽朗的漢子,
我們又去了河堤上打了一砲,再次讓阿明幹,我真的覺得超爽的4 G$ I" ~2

肉便器耀哥



午後悶熱的倉庫裡,只見耀哥全身赤裸,滿是汗水坐在椅子上,
耀哥表情痛苦,不住的顫抖。耀哥顫抖的原因,來自於我的嘴。
耀哥已經在我嘴裡射出第三次的濃精。% |0 u7 |  `+ q+ `! b% M
耀哥:幹!!足爽ㄟ…林杯ㄟ懶叫不行了…
我抬頭笑著看著耀哥:還要一次嘛??
耀哥:懶叫不硬了…; k+ \& p. k/ R% w+ G& _( V
這時同事爸剛好進來:怎樣??阿耀射了幾次??
我:三次了
同事爸抓起耀哥已經疲軟的雞巴,
耀哥的雞巴雖然疲軟,卻依舊粗大,
搭配著新裝的入珠,看起來依舊誘人:也差不多了…剛好人也來了…
只見同事爸身後站了幾個壯漢,我嚇了一跳。因為最前面的一個人,# t: t( m9 h6 ]5 S
穿著警裝。而且還是認識的人。這個身形肉壯的大哥,8 m9 \  p  A9 D; _  w) y+ d7 }
是附近的派出所的員警。: G/ [7 e" I# U! \3 @
警察先生40出的年紀,長相粗獷有型,有著滿臉的鬍渣。
而這個粗獷的員警,正看著全身赤裸的耀哥跟我。
而後面的粗壯年輕男,9 s4 O) G9 W. B# W1 |# m6 ?
也讓我吃驚。粗壯男是附近國小的體育老師,20出頭歲的年紀," |  i9 m+ @8 o7 D3 H
身材粗壯結實,一副陽光男孩的樣子。沒想到他穿著一副運動裝扮,) V4 e. n# q4 t/ F5 e! `
竟也出現在這裡。而最後一個人,我卻不認識,長相兇惡,
微禿的頭髮理著平頭,穿著一件西裝褲跟吊嘎,
吊嘎下的半胛刺青讓他更加顯的流氓氣十足。
我想等一下在悶熱的倉庫裡,
一場滿是汗水跟男人味的淫穢遊戲就要展開。
- s9 [1 u7 R! |7 r6 Y- I2 W
- J0 h1 d0 l# {0 o2 l3 p$ o) ^
同事爸走進來,笑說:等不及了,就開始吧。6 g: H0 \5 N( I  @# K
眼前耀哥雖然已經被我榨乾,雞巴已經疲軟無力,- O1 @+ N1 p: N$ U2 S* M
卻依舊被粗壯的體育老師從身後抱住,一根粗屌已經肏著耀哥屁眼,0 _+ V7 U0 M3 _8 W" r7 }3 }- }) E
耀哥就任憑他操幹著。而流氓樣大哥走向我來,& u& F  p1 B& o4 A7 ~: C7 g% i% U
一把將我壓下去:林杯懶叫足硬ㄟ…快給林杯爽一下$ t( o3 _0 p0 I8 x) [, F
我也不客氣地跪在地上幫流氓大哥服務。
流氓大哥:速卡大力ㄟ!!!速齁硬!!林杯但ㄟ用大懶叫操乎你爽!!
沒ㄧ會,流氓大哥抱著我的腰,猴急的將粗屌肏進我的騷穴。
流氓大哥:幹!!!足緊ㄟ!!!看林杯把你肏鬆!!!
耀哥這時嘴裡吹著肉壯警察的屌。在悶熱的倉庫裡,
來的三人衣服也不脫,滿身大汗玩弄著我跟耀哥,
以我們的肉體取樂,進行著男人間肉體的玩樂。
而這時大家又換手,肉壯警察肏著我,而這時流氓大哥躺在地上,
讓耀哥坐上去,耀哥剛將大屌插入,
年輕力壯的體育老師從身後抱住耀哥,, L7 E& a' t  A  i* v' W) d
開始將自己的粗屌幹進耀哥的屁眼。. }; _# K. p2 I9 c4 w. E/ r; K
& ]/ G4 |: _2 x8 H( q3 e
耀哥:幹!!!足爽ㄟ..兩隻懶叫…插我…足爽ㄟ…
耀哥嘴裡呻吟著,屁眼裡插著兩隻粗屌。讓耀哥十分滿足。
* p- L$ h8 m4 R0 x6 V
流氓大哥:幹你娘!!!看你架粗勇又查埔款,
想不到是吃重鹹的!!!身上傢私真多,懶叫還入珠,不過軟趴趴。( Y8 o1 N# _# }$ F4 `- |1 r
流氓大哥拉著耀哥屌上的PA環,一邊揉著耀哥屌上的入珠。: o" T) ~: Q7 C! f  o: H. b" C
只聽耀哥不住得呻吟:好爽….0 Q4 D' P" {, ~9 O8 G7 Z2 @3 N2 A
而這時我也好不到哪去,而肉壯警察操著我的騷穴," F. g3 j" e3 N2 N- }! _5 j1 D9 N
而同事爸竟也要將自己的入珠粗屌在幹進我鬆弛的屁眼。

同事爸:幹!!!真緊!!!足爽ㄟ….# L3 j( r# T$ W- r' m- p
我的屁眼裡插進兩隻粗屌,一隻還有入珠。
我不住的顫抖,享受著這難得的經驗。
眾人已經玩開,我跟耀哥像是玩物一般任由這群男人取樂著。6 M* y6 E! d0 @( @# Z" w' I
悶熱的倉庫,已經充滿男人的汗水味,我跟耀哥被輪流操著,* b1 {/ U3 M, w* l, G9 r
玩著,不論是屁眼還是嘴。無時無刻都有著粗屌插著幹著。
我這時屁眼裡插著肉壯警察的屌,嘴裡吹著體育老師的雞巴。) d- n# R" n7 U; y9 v$ C
體育老師:好吃嘛???% b* _# x  r0 j9 `. y/ ?
我:恩~~老師的屌很好吃/ `& w, E9 Y' j1 S& Q: a
體育老師抽出屌來,用滿是口水跟淫水的屌拍著我的臉:5 S' m) M' {  f  |; |
你不乖歐!老師就用這跟肉棒好好教訓你…聽不聽話??
不聽話老師就用大肉棒教訓你
我:下次不敢了!!以後一定聽老師的話…
我舔著雞巴,津津有味的吃著。
而流氓大哥一邊肏著耀哥一邊說:
幹!!!做老師ㄟ嗎真變態!!!
而體育老師一邊肏我的嘴一邊說:1 c% m% V: K/ b0 j+ M! `$ S( W
輝大ㄟ…老師嗎是人…還是你也想被大肉棒教訓一下…
流氓大哥:幹!!!林杯咖窗不是隨便呼幹ㄟ!!: R/ H9 H0 w+ Q- }
這時警察先生抽出我體內的雞巴,& f5 w2 Q4 @' |% q! |/ Q1 Z
走向流氓大哥:對!!流氓就要警察來教訓…! s* O9 h! c" Y4 S9 M8 N; z- N" V
警察先生一把抱住流氓大哥。, X; j6 P, U# F8 Y6 s* S+ g
我看著警察先生,身上制服都是汗水,: D$ \% Y2 c6 r) R; D
緊緊貼在身上,然後抱著一個粗獷的流氓樣台客。+ j" H1 U1 b# ]& i' p  m6 L; X/ u
警察先生竟然慢慢的將屌幹進流氓大哥的屁眼裡,& }' W+ l; m2 E; Y# {( l4 ^) s
流氓大哥低聲的呻吟著。
兩人就在我面前開幹起來。
流氓大哥:幹!!!警察ㄟ懶叫就是不一樣!!!揪粗ㄟ!!!林杯…揪送ㄟ…; `! A! K; p0 b# _9 q
流氓大哥被警察操著,嘴裡不住的呻吟。8 a9 G  [" a2 _$ z  D$ Q
警察一邊操著流氓大哥一邊說:幹!!!流氓就是欠教訓!!: ]6 l( N9 Q* M: R6 N9 m4 `5 L6 M5 o& e
林杯用我ㄟ警棍好好教訓你!!
而這時粗壯的體育老師,把我壓倒在地,一屁股坐了上來:
幹!好爽!!!還是男人的屌比較爽9 C. X: {' E- y1 q7 @# t
我看著眼前這個粗壯的陽光男,有著粗壯黝黑的肉體,5 R9 T1 B! G# n! D
竟也喜愛男人的肉棒。同事爸笑著:他們都是玩咖,要幹人也愛被幹…%

壯男浴池

剛上高中的小武家裡開了一間浴池,便宜的價格和裡頭不錯的設施,深受附近居民的喜愛。$ o# x! D( r/ Y0 z+ T1 X( i6 T# I
; ]& g# k' ]1 t( K* b. R
不知為何,很少有女生跑來這間浴池,大多是附近體校的學生或是運動館的體育員前來洗浴。
5 J* l% i' V* J  z0 Y/ O
故事是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 j! j8 G6 ^8 p& g/ \
/ k- n* K  x% a: J7 H+ i
「小武啊,他來了ㄟ,去打聲招呼啊。」$ f" P* w  V. V, K$ `3 {$ \4 p

櫃台一位中年壯碩的老伯,對著小武擠眉弄眼。5 L9 w8 T% G1 u& @

小武瞪了老伯一眼,「山叔你別黑白講些有得沒的。」% m9 }; R' V6 k4 u' r" S/ ?% j

「我哪裡黑白講了,」山叔嗤了一聲,「上次也不知道是誰,在淋浴間的縫隙中偷看人家洗澡,還一邊打手槍。」

「人家年紀輕輕,要胸肌有胸肌,要腹肌有腹肌,屁股還又結實又翹,嘖嘖,連我都有點動心了。」

「山叔!!」小武吼了一聲,「有客人一直抱怨蒸氣室會漏水,還不快去看!」* N4 p( ?- {: T8 P1 @
8 I8 [0 Z# f4 f- w7 W
山叔嘖了一聲,看了眼小武的身後就拍拍屁股起身離開,居然沒有和他抬槓。
9 i1 L; a3 W3 z, U4 ?& G, t
「打擾了,」一個聲音從小武出現在背後,「可以給我一罐助曬油?」$ A4 `' d% y- G0 {" k

「好...好啊,」小武有些傻傻地看著對方十分有精神的濃眉大眼,和陽光無比的燦爛笑容,「你的皮膚古銅色很漂亮了,應該不需要用助曬油了吧?」% f3 I7 M' c9 E: d

說完小武有點想撞牆,被老爸聽到這句話一定會讓他被老爸拿藤條劈頭猛抽,居然不賣產品而且還調戲客人。) ~! A! B# R, k& v5 h- i6 W
4 P5 `  B3 H1 t) v3 B
對方露出有點害羞的神情,「有些地方...還是需要用到,可以給我一罐嗎?」
4 A0 k" l! N0 ?# e
「喔喔,好,請等我一下。」小武從一旁的櫃子裡拿了瓶助曬油,對方交了錢後,就走進更衣間。
, [8 U% s) D4 R  {
小武看著對方肌肉糾結的後背,直到對方消失在幕簾後面,才嘆了口氣。
# \7 X3 g) w; C- R' D6 i$ k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游泳隊結實的身材,不知道要練多久才能和對方看起來一樣強壯勇猛。

不過...助曬油,他不會是要去日光室吧!

小武猛地抬頭,二話不說在櫃檯掛了個暫停服務的牌子,往機房旁的小路奔去。: b1 I6 Z+ `( @0 t/ H
, ^' H- J# a" e6 p! J" s+ d
小武家浴池的機房,為了方便,開了好幾個小路通向浴池裡的桑拿室、淋浴間、大浴池、日光室、更衣室。
' q; M- K. o. q* G; u; q
讓哪邊出狀況的時候,能很快的察看機房和那個地方,不過這個方便被小武用在了不好的地方。
% W1 @6 w) L) ~1 J
小武家浴池的日光室,不只有一間間的小隔間,還有更大能容納五、六個人的隔間,小武老爸的本意是怕曬日光無聊,能多幾個人聊聊天多好,都是男孩子有甚麼好不能讓人看的。

不過有的時候,這種大隔間的日光室裡,會有無限迤邐春光。* I5 m( j3 s- m# I0 i: |
/ s' H/ b, Z! D& E
小武走進機房的小路,打開日光室旁儲藏間連接走廊的門,一進入就能看到一間間的隔間整齊地羅列在眼前。
, }' }' L# `- U& _1 j' @2 r" W6 G
小武正巧看到那位肌肉帥哥正圍著毛巾,手上拿著一些用具,背對著他走進日光室的大隔間。/ p8 }' F/ p5 k  I" t& q1 f9 S: I0 i0 n
% R" q! E- D+ G9 R- Q, [  {
有些做賊心虛地摸過去,小武打開了大隔間的偏門,進去有機器運作的小機房裡。) M! u8 e4 j9 G( ^0 [3 n

隔著木頭的縫隙,小武能清楚看到大隔間裡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