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3日星期日

猛1老公成浪0

老公身高178,70,28,1,非常帅气,尤其是结实的臂膀和胸肌让很多人着迷,让我最迷恋的还是他的翘臀,结实的屁股无论穿牛仔还是休闲裤,总是让人意乱情迷。老公走后,我一个人住在他的出租屋里面,这些天他一直没有碰我,即便有两次我主动趴上去,他还是找各种理由推脱,当然我也没有多想,因为他那么man,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老公会做0。平时在床上,他绝对是主宰,即便是gay片上的男主角也没有他那么强悍,所以我那么迷恋他,宁愿为他做各种事情。有时候一夜能三四次,他的鸡巴虽然不是很大,但是15公分也足够我受用了。9 p5 Q2 b. ^  H, x# f, p: R
他走后,我晚上一个人呆在出租屋里,除了看电视,我实在找不到更多的事情去做,无非就是玩玩手机,几个月不登录一次的blued,在那天我登录了,搜索附近的人,由于不在本市,我也就大胆的将头像换成了本人,并且在私密相册里放了几张自己的照片,很快附近别的人开始撩我,其中0.5和0我基本上都不予以搭理,倒是其中一个1勾起了我兴趣,他的谈吐不凡,有一种浓浓的书香气息,我自小生长在南方的一座江南小城,多水的江南是易碎的玻璃,故而,多数男人都有一种奶香气,所以多数南方的受喜欢北方的爷们,尤其是东北男人的那种大气,他们完全可以给我们带来征服感。简单的聊了几句后,他发了一张他自己的照片,然后开门见山地问我,约不约,或许憋了太久,身上的欲火一直没有散发出来,我随即回复,在哪里约,他说了一个宾馆,之后我便开始洗脸,整头发,虽然那个点已经晚上十点了,但多数人在出门的时候还是喜欢将自己倒腾一下,还是有很少的一部分人,出去约炮友不去稍事整理一下自己。; [6 s  B$ c+ P' ~6 L5 z! b# c
到了宾馆后,虽然这个1不是很帅,但是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很斯文,后来得知他是当地的英语初中教师,他很友好的问好,然后我坐下,喝茶,他不像其他炮友一进来就直奔主题,而是和我聊天,见茶也喝的差不多了,他问我要不要洗澡,这时候我由一开始的尴尬转换为不尴尬了,我便起身去了卫生间开始洗澡,出来后他还是裹着浴巾,虽然不胖也不像老公那么有肌肉,但是足以迷人,尤其是我已经憋了那么久,心中的欲火早已升腾而起,他此刻躺在床上,然后不容置否的说了两个字:“过来!”我随即便侧躺了过去,满是欲火的眼镜看着他,他顺势搂了过来,然后开始吻我,很温柔,瞬间让我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决堤了。4 g1 W: n6 {& ^+ w
由于第一次,我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拘谨,他拿着我的手伸向了他的胯间,非常硬,待我摸向他的鸡巴的时候,我内心多了害怕,这绝对不是老公的尺寸能达到的那种感觉。很快他吻到了我的乳头,而我和我老公一样,那个地方非常敏感,他舔到的时候我瞬间全身神经紧绷,并且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他很快发现了我的这一点,脸上露出了一丝坏笑,继而,开始攻击我的左右奶头,那种舒适和内心的欲望交织在一起,让我开始在床上抓着床单,紧绷着身上的每一寸肌肉,满是欲火的挺动着身躯,告诉着对方我很舒服,很想要,他似乎很了解受的内心,一寸寸的攻击着我,就这样弄的我欲火焚身,感觉菊花特别空,好想要一个硬物闯进来,让我欲仙欲死。我再也忍不住了,轻哼了一声:“我想要!”/ y% O) g. R# ]9 u! Z! I& Y- @
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是我能确认他已经听到了,他并没有采取动作,而是停下来,问我:“说什么?”5 O/ L  k5 z8 Q7 ^- \7 l: r
“我想要”我迫切的回答+ z# r/ ~. Z1 X4 D1 @
“想要什么?”他坏坏的笑着问,明明知道我所表达的是什么,但是还是吊足了我胃口,就要我抛却自尊,将最淫荡的话语说出来,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很会玩的攻,尤其是这种斯文却坏坏的攻,他永远知道你兴奋点在哪里,也知道你有多迫切,但是他就是不会直接进入主题,待将你全身欲火勾起,才肯满足你,让你的快感无限的放大,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想要你的大鸡吧干我”我已经无法再去顾及自己的自尊。
“干你哪里?”
“干我的菊花,菊花好痒”- I' \/ H" l5 r1 l
“你是骚逼吗”1 b' M2 G! M" C
“我是骚逼,求您了,快用您的大鸡吧干我的小骚逼”我几近带着哭腔求他操我。
“先帮老子舔鸡巴”话停后他便躺在那里,我几乎扑着上去舔他的大鸡吧,这才近距离的感受他的粗大,绝对有18公分,形状非常好看,虽然不是很强壮的他,但是这根完美的鸡巴粗壮的让我欲罢不能,我带着满腔的欲火开始舔起来,他伸出了双手还是一左一右的抚摸我的奶头,见差不多了,他说“骚逼,看你饥渴的估计很久没有满足了吧,趴下,老子要用大鸡吧干你的小骚穴了”
他将事先准备好的润滑液取出,将润滑液涂在我菊花上然后极其温柔的手指在我的菊花四周划过,如同按摩般,让我非常受用,可是这样也更加催情,我的屁股随之摆动和挺动,尝试将他的手指塞进我菊花,“小骚逼,你的菊花都流水了”然后他手指在我毫无防备之下,塞了进来,很奇怪,一点也不疼,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开始搅动起来,那种感觉爽的我忍不住呻吟,“小骚逼,里面很湿热嘛,老公进来了,放松”他带上套子之后在粗大的鸡巴上抹上很多润滑油,尤其是在龟头部位,他一点点的塞进来,当他的龟头部位顶上我的菊花,我就能感觉到这个鸡巴绝对不是能给我带来一般的舒爽,因为他的粗大和坚挺向我菊花传递着这一讯号,继而慢慢的进来了,菊花开始有一种被撑着的撕裂感,“疼”我轻哼。他趴下来在我耳边说,忍着,等下操开了有你爽的。他手又摸上了我的乳头,我的疼痛感瞬间消失,他感觉到我的菊花放松后,又开始慢慢的挺近,那种饱满感越来越强烈,天哪,大鸡吧塞进来不动都是那么爽。终于,他完全进来了。

2017年7月21日星期五

猛一老公沉沦为找人轮奸的骚逼



老公叫余川,31岁,180的个子,瘦瘦高高,平时戴幅眼镜,总是西装笔挺的,配着干净的黑皮鞋黑袜,纯爷们的样子,让人一点也想象不到他是gay。所以交往了几任男友,只有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走在路上不怕被人遇到。实在是因为他身上一点gay气都没有。他的嗓音,是天生的低音炮,更是性感得不行。几年前第一次见到他,就被他身上的男人味深深吸引,当时我虽然做过几次0,可是交往的对象几乎都是0,因此觉得自己还是偏1,对这个一看上去就是纯1的家伙,还是放弃追求的念头。后来鬼使神差地和余川成了好友,然后日久生情,最终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此处省略一万字。总之,我成了他老婆。_当然,跟他在一起的日子,我只能委曲求全地做0。也有偷偷瞒着他在外面约炮,满足自己做1的欲望。# f# v) y/ W4 [, A, g% o
就像绝大多数情侣那样,我们在一起三四年之后,也渐渐进入了“瓶颈期”。两个人每天通一两次电话,每周末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再打个激情泛善可陈的炮,然后各自回家。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太熟悉彼此,连对方身上哪里有痣,哪里敏感,哪里无感,都烂熟于心,做爱就变成了一种仪式,没有意外,也就没有惊喜。曾经,他试图加入sm的元素,可是大概是我自己心理就有强烈的“主性”吧,让我叫他爸爸、主人之类的,根本叫不出口。他看我勉强不来,也就败兴地放弃了。4 t7 ?5 {2 \) B3 K9 {1 |
我看到他眼神中的落寞,感觉到彼此的心正在远离,知道必须想想办法了。于是在某约炮软件兴起后,我主动提出了3P9 ^6 o0 q  ?0 |) S
“3p?你确定?”余川皱了皱眉。“找个小帅哥回来玩,就一次,试试什么感觉嘛。”我搂着他的脖子,装出一幅跃跃欲试的样子。
我知道他是个很严肃(或者说假正经)的人,3p这种事他绝对不会主动提出。所以,就让我来说吧。& \9 L. @  D! R
而且我也预料到了,即使他心里也很渴望,但当我提出3p的时候,他也会故作矜持地拒绝的。而我要做的,就是坚持。. 
果然没几个回合下来,余川就妥协了。. C+ c1 G1 e8 _! i  m' ?" n9 _
“仅此一次,而且必须戴套。人选也要经过我同意。”他郑重地说到
“遵命,老公大人。”我连连点头。* w! h, a) u5 o5 Y2 z& p. j
那晚,3p的人都还没联络好呢,余川就在我们1v1的性爱中表现出许久不见的激情,我知道,他内心的火山蠢蠢欲动,即将爆发了。
“这个怎么样,178.22.65.0.5”,我指着一个基友头像问他。头像是个穿着背心的年轻人,肌肉线条清晰,薄肌,可惜只有背影。
“看背影应该不错。”余川点了点头。3 P1 \# Y- c( y9 T, K: g
“就是不知道玩不玩3p。”我嘟囔一声。* L7 w- _0 |8 x# K/ R$ o
“不行就算了,大不了不3p。”余川说到$ Q% h9 a6 K' C2 F9 L2 J3 b: Q% A% c
我偷偷一笑,知道这家伙刚刚高潮完,估计理智了些,当然,更多的可能是,还在故作矜持。" 
于是,开始勾搭那个薄肌青年。
“你好,3p来吗?”我开门见山地问。“可以考虑,你们什么情况?”青年回答。" R/ `. x3 F& W; ~3 d
“我老公180.31.70.1。我172.27.60.0.5偏1。”我回答到。
“意思是我做0?”青年问道。 - ^  k) y* S$ E3 l% i. `
我:“我也可以做0啊。你做中间那个,不是更爽?”- Y9 V/ W6 P* P: a  T
青年:“看情况。照片看看。”
于是发了我们两个照片过去。
青年:“你老公很帅。”'我:……(意思是我不行)青年接着发过来他的照片,虽然阅后即焚,还是让我小惊喜了下,棱角分明的小痞男类型,不论做1做0都让人食指大动。
余川笑到:“看来他比较喜欢我,让你跟着沾个边儿了。”我没好气地瞥他一眼:“到床上他就知道谁操得更爽了。”
% d5 a+ ?. [; l3 R5 @7 A
约好了周六晚上3p。一开始我提议把青年叫到家里来(我和他没有同居,各住各的)。但余川向来谨慎,觉得不能把一个陌生基友约回家,所以还是到酒店开了个房间。
本地是小县城,三百的房间条件已经很好。尤其那大床大卫生间,我一看就乐了:三个人一起洗澡一起滚床单都绰绰有余。' U; I4 d8 ~7 ~/ e& Y$ \" ~
接着我和余川便各自洗澡,心照不宣地保持距离,要为待会的小帅哥保留“精力”。
洗漱完,裹着浴巾坐在床上,我们看出了各自的紧张。
虽然我也算约炮老手,但3p还是第一次,更何况其中一人是自己的老公。这种有悖人伦的感觉,更增加了刺激感。
不但要看到他操别人,还要被他看到自己和别人做爱,让人又羞耻又紧张,百味杂陈。 4 E* E5 g: c' U- u0 ^5 m6 V) h

田徑體育異男愛上幹男人屁眼

我叫李子昂,就讀於北市一間體育大學,主修田徑。雖然說運動員每日的訓練量不容小覷,但年輕的肉體總是蘊含著驚人的精力,附近又有一所音樂大學,淫糜的故事不斷在同學之間流傳,像是主修鋼琴的校花跟練跳遠的Eason、練舉重的Teddy大搞3P,最後各被無套中出了兩次,聽說好一陣子下不了床,等一下了床從此就跟兩位肌肉棒子好上,據說無時無刻想要討幹,甚至有人謠傳在學校廁所看到校花幫兩位體育健將口交,一臉陶醉沉迷。4 Y( Y* C) t3 ]9 r& o! W
. U6 W7 b+ z  O$ @
我雖然不比其他人縱慾,但那並不代表我輸給他們了。相反的,長年練田徑的我肌肉雖然不比其他人壯碩,但精實的胸肌和壁壘分明的腹肌和腰身,我可是一點都沒少,一雙長腿黝黑筆直,雖然沒什麼腿毛,但不是我自誇。每次和隔壁音樂系的學妹上床,17公分的陽具總是頂到學妹最深處,讓她花枝亂顫、淫水直流,每次都讓學妹一邊喊著受不了了,一邊又要我射進去,有時候心情不好,甚至還會故意操久一點,讓學妹受不了尿在床上。

總是在床上叱吒風雲的我,總是可以滿足所有女人的需求,卻沒有想到有一天我也會愛上操男人的感覺。9 @5 u1 N: y2 o

我和主修籃球的龍哥住在北市的一間小公寓裡,除了廁所跟客廳就只有兩間房間。兩個男人生活的環境必定不會太好,客廳總是散落著喝過的啤酒、或者是穿過的內褲,但今天的客廳卻有人整理過,龍哥的房門沒開燈,我心想應該是不在家,便脫了精光準備洗澡。  M0 L  i9 |7 b4 h$ H# D
, z) j7 ^4 h. u3 T" o8 |- i/ E* P8 h" _& ~
不得不說一下我跟龍哥都有一個怪癖,就是不喜歡穿衣服。這個癖好是在我們住在一起半年後一次喝酒才知道的,從那之後不管對方有沒有在家,想全裸的時候就會全裸,反正大家都是男的也不在意。$ ~# [" O* b  m( u! ?' Q  ]

從浴室出來時,連身上的水珠也沒擦乾,由於太熱而擴散的子孫袋搖搖擺擺撞擊著大腿,正思考著晚餐要如何打發,一道身影從龍哥的房間走出,卻不是龍哥。- W2 ^- a* I4 v$ t% Y' Z
5 j' G: w' x; Q% A
「誒!?抱歉抱歉,我不知道龍哥帶朋友回來!」- J' [# \* f- s. n

來人身高不高,大約只有168公分,身體很厚實卻很白,還有著即使穿著T-SHIRT也掩蓋不住的胸肌、二頭肌。
, d. W# C% F/ j0 k5 g: E
他看到我的裸體,唰的一下臉就紅了:「我以為是龍哥在洗澡,我想要廁所,沒想到是他室友回來了。」

「喔喔,龍哥沒有跟我說他帶朋友回來。」看著他白皙的臉上一抹顯而易見的紅,我突然興起戲謔這個人的念頭:「幹嘛臉紅阿哈哈,沒看過男人裸體嗎?」4 D- u/ v- @' V- {5 B' U

「恩……有。」我注意到他用眼角餘光打量著我。6 D& A. K2 o! v# ^' H
/ j. ?( w, I" |) |3 O( M4 P
「那還這麼害羞,不是大家都有的東西嘛哈哈,還是說你想摸摸看?」不知為何覺得戲謔非常有趣,說著就拉著他的手往自己肉棒上貼,想不到他也沒躲就這麼摸了上來。0 H5 t  M+ [3 j: }3 `! G# @

「怎麼樣,大吧?」我寡廉鮮恥地問。
「恩……好大,跟龍哥的差不多大了……。」
「哈哈,原來你這傢伙也看過龍哥的啦。」

我以為他馬上就會把手收回去,想不到他就這麼搓揉了起來。而且……就算我兩天沒有打槍了,也不至於硬的這麼快吧!他的手並不細,甚至手上有些厚繭,然後這些厚繭卻帶給我不小的刺激,他的手指一下子滑過冠狀溝,一下子用手掌包覆整個龜頭輕輕轉動,另一隻手更是搭上了玩弄兩顆睪丸。從來沒有想過男人的手也可以帶來這麼刺激,起碼比起其他女生輕柔柔的挑逗還更舒服。% |# ?8 {) M; x1 p& r# m
6 N0 E! P* M" B
「恩……好爽,都勃起了。」我往後靠在牆壁上,用眼神示意他繼續。誰叫我兩天沒有清槍,而眼前又有雙手幫自己打槍,雖然是個男人,但閉上眼睛享受也不壞。4 C7 O" `1 }: e: Q# X( ^. |

「幹……好爽……阿……」自己昂然的肉棒突然進入到一個濕潤又熱騰騰的狹窄空間,睜開雙眼這個男人竟然在幫我口交,男人!?但是……幹,好爽,比我遇過的所有女生都還會吹。

与外劳的淫乱(激情,强暴,淫奸)

(1) - 命运的安排 

一切都是交由
Grindr交友软件开始, 已经是凌晨1点了, Grindr找了不少人聊着,突然一个无照无个人资料的匿名人找上了我,"Hi". , 就是那么简单的信息. 平时我都会忽略这些无头照的人,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情比较high,就回复了他."Hi what's up" 接下来他写的语言不是一般我国人明白的所以我铁定他是其他国家的人, 就那么鸡同鸭讲地聊着他就对我说他是security guard然后他当时在看守着岗位. 

他留了我电话号码, 我带着好奇心用他的电话号码查到了他的面子书. 他的面子书就只有两张照片,而且蛮新,他的朋友也不多全都是巴基斯坦的人,看来他一定是纯外劳了!他的皮肤在外劳当中算白,样貌五官都很好看,鼻子挺,五官深邃,偏瘦但精壮,头发短带点卷,照片上的他穿着干净的保安制服看得真诱人,制服上领最高的两颗钮扣是脱着的露出了那雄性的黑毛,当时头脑只徘徊着迫不急待地被这种制服的外劳恨恨强奸. 5 k" ~% N9 W/ \( u- Q
2 E. g7 M/ l+ b
当时我在自己安静的卧房里看着这张外劳的照片下体已硬到不行, 真人见到他不就更不得了?在我对他充满着淫乱的幻想时他回复了我"want come now?"还附加坐标. grindr里万万之中我就选择了他,选择了一个我从来未体验过的淫乱经验,凌晨的时间我二话不说就启动了车子引擎带着自己那贪婪的嘴巴,紧实的屁眼和立挺的硬屌去乖乖服务一个巴基斯坦外劳. 

(章2) - 保安亭的始录
& I4 M3 l% Z$ K; {% w1 G3 ^3 p; G
迫不及待地我在凌晨两点像贱狗般地跟着他给的坐标驾驶去他的工作岗位, 可能是凌晨没有车的关系, 我花了不到10分钟就快速抵达了他的地方. 原来是一所不小的学堂, 学堂外的大铁门已经关了, 我把车子停在一旁, 关了车子引擎. 

我在车子内很谨慎地先观察学堂的四周环境, 非常安静, 每层楼座的灯也关了, 地方就像一所学校那么大, 相信在较内侧的教室里面大喊求救是绝对不会有人会听到. 我隐隐约约看到铁门旁有一个小亭子亮着灯, 大概就是保安亭, 我从大铁门的缝隙看透亭子里坐着一位职夜班的保安. 我心里想着巷子里的那个人应该就是那准备要把我给玩坏的外劳吧?: o7 L% l2 B+ |! t( n
7 ?2 T! F$ {# f- g6 g; R9 M
当时的我非常紧张, 心脏不知是兴奋还是害怕地在快速跳动着, 就在当时我看到亭子里的背对着我的保安站了起来, 他从烟包里抽出一枝香烟, 燃了起来, 然后转向亭子的门口左手捉着烟, 右手捉着电话, 帅气般的抽起了烟. # X# \4 f! |9 \

他的身高大概1米74, 身材精但有肌肉线条 , 白色的保安制服配黑长裤与黑皮鞋如照片上看的完全一样, 样子我敢保证认得出是照片本人但真人更帅气, 有胡须但是已剔过留下非常短的胡渣. 

在我回不过意的时候我看到他拿起了电话像是要打给某人. 我的电话响了, 我立即接起我的电话. "Hello, where are you?" 他的声音就是那种巴基斯坦人该有的口腔, 单听他的声音就感觉到了他的男人味. 我回了他说我到了. 他的英文并不是很好, 所以我与他用了当地语言勉强地沟通., n) E8 E. I: n; z3 U8 U
1 y& F* B9 |5 @+ P( y" a* }
***这一刻的开始我会用中文来表达我与他的对话因为他用的是当地语言与我沟通, 方便读者我会改写中文对话.***! `2 ]8 e: e3 C; ]* @. l" t
& G  M! H0 a* L" x; G9 C* R
我下了车子鬼鬼祟祟的向他走去虽然四周围根本空无一人就只有我与他. 他第一眼看我 "哇! 你很帅!". 我不否认我的外表长得蛮好看, 身高1米78身材带壮因为平时都有锻炼. "你也很好看啊" 我害羞的回了他. 
( `& |0 y$ s. J' z' J" ~" S$ X
他奸笑的打开了大铁门旁的小门很欢迎的让我进去. 他的裤档里的大包明显的突出, 看得出他已经硬了起来. 我的渴望的眼睛离不开他那裤档, 等不及直接蹲下把他吞进我那发痒的骚口, 我带着"一踏进去就会全身淫荡地爬出来"的心理准备踏步跨进了这个小门. 

外劳保安锁上了那小铁门和亭子门并带着一个腰包和电筒往学堂内走去, 我也开始扮演着服务外劳的贱奴跟着他走去.
 章3) -厕奴的服务8 @6 J* ?$ R( b: T; M9 C
" s  i, k+ f: j+ ?
他上了楼座的某个陌生楼层, 带我越走越内侧时, 整个大走廊已经暗到伸手不见五指, 他开了电筒, 只听见他皮鞋踏地步行的声音走到了最深处的某间男厕, 我开始感到害怕, 害怕他会对我做什么比想象中更糟糕的事情, 这一刻的我根本逃不出, 哭喊也没用, 电话信号也没了, 我处在的地方根本就是身为一个贱奴就该存在的地方. 
0 K& v/ h, x% k8 B8 o
我进了那封闭的公共男厕, 就只有一个室内抽风口, 他开了男厕的灯, 锁紧了男厕的门. 整个楼座就只有我和一个饥渴的外劳在一所被封死的男厕内. 这一轮真的小鹿乱撞逃跑也不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