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2日星期六

被輪到會怕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就是G中淫蕩的賤貨。這樣說自己很不服氣。但是從我自身的表現來看,我卻一直都是這樣的。當我第一次在網絡上看見G片的時候,就是3個攻幹一個受的,那個時候在我潛意識裡面就覺得,受就是被男人幹的,無論那個男人都可以干,都可以操。我第一次被男人插的時候,說實在的,我真的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疼痛。只是因為看了很多H文,裡面都寫了第一次很痛。所以我故意的裝作痛。讓那個男人覺得我真的是很痛。或許淫蕩的本能,讓我喜歡上了刺激的
       我有一個固定的炮友,雖然聯絡比較少。但是每次有刺激的性愛他都會通知我。簡稱他為小劉吧。這天小劉給我電話說,他有兩個1號朋友想要嗑藥玩通宵。但是很多0都不願意。問我要不要去,被三個男人嗑藥玩。被人輪姦的性愛也玩過。但是沒有嗑藥,也沒有通宵。感覺到刺激的我欣然同意。小劉很高興,說一會兒開車來接我去某某賓館。30分鐘後我坐上小劉的車,上車後小劉就給我了一粒藍色的小藥丸,一杯溫水。說先吃下,這個東西半個小時後起效。我二話沒說就用溫水吞了下去。小劉也吞了一粒綠色的小藥丸。大概15分鐘後我們就到了某某賓館,這個時候的我已經感覺到藥效了。頭有點暈,臉潮紅,JJ已經都硬起來了。也感覺到內褲被淫水弄濕了。很想摸自己的雞巴。更加想被男人操。我看見小劉的臉也是紅紅的。在電梯裡,沒有人的時候,我不顧忌的就伸手摸上了小劉的雞巴。那根操我多次的雞巴也是硬硬的。小劉伸手在我屁股上用力的揉捏,弄的我差點在電梯裡面淫叫。到了門口,小劉敲開了門。走進去一看,裡面兩個男人,也是臉色潮紅。裹著浴巾的裸體下,雞巴高漲。小劉對我說「瘦一點的叫小張,胖一點的叫小董。」小張和小董直接摟著我的身體,幫我把衣服,褲子脫掉。本來就被藥物刺激的淫蕩的我,也直接拉扯掉他們的浴巾。握著他們的雞巴。小張的雞巴大約17,但是比較細。跟小劉的相似,只是小劉的雞巴龜頭特別大。雞巴稍細。看似胖的小董反而雞巴更加粗長。約有20.還很粗。三個光溜溜的男人挺著大雞吧擁著我就走進浴室。簡單的沖洗之後,三個男人幫我把身上的水擦乾。又抬著我就上了床。感覺自己就像皇后一樣被伺候著。小董和小張分別躺在我左右,小劉則含著我的雞巴。小張用手撫摸著我的乳頭,小董用舌頭舔著我的耳垂,脖子,和我接吻。我兩手握著小董和小張的雞巴,努力的給他們擼。四個被藥物刺激的男人淫蕩的展現著自己的本能。小董坐起來讓我偏過頭給他口交。這個時候我看見了床頭櫃上還有幾粒藍色的和綠色的小藥丸。只是無暇他顧的我努力的舔著小董的大雞吧。鼻息也越來越嚴重,發出「嗯嗯….嗯嗯….」淫蕩的聲音。小張努力的舔著我的乳頭,小劉抬起我的雙腿,開始舔著我的騷穴。「啊,好舒服,騷穴好癢。」小劉停止了舔菊花。說道「誰先來操?」小張說:我的最細,小劉的龜頭粗,小董的雞巴又長又粗。所以我先來,小劉第二,小董第三。小劉和小董點頭答應。這個時候小董拿起床頭櫃上的藍色小藥丸,遞給我,再給我一杯溫水。我又吃了一粒。三個攻也吃了一粒綠色的小藥丸。' 
       小劉在我身下放了個枕頭。然後和小張換了個位置。小董拉開我的雙腿,讓我的屁眼直接暴露在小張的雞巴下。小劉在旁邊看著小劉的雞巴插入我的騷穴。「啊,好舒服…..雞巴操我…」小劉扛起我的右腿,給我打飛機。小董撫摸著我的乳頭。我的右手擼著小劉的雞巴。左手抱著操我的小張的大腿,想讓他操進來的更加多。「被雞巴操的舒服麼?」小董拍著我的臉問道。「啊…好舒服…大雞吧幹我…干騷貨….」藥物的刺激,雞巴的插入,肛腸被摩擦,我的雞巴又在被小劉擼,乳頭被小董撫摸。本就淫蕩的我,已經失去了自己的意識,只想被男人操。小張操的好猛,根本就是把我當做發洩的對象。這個也是大家想用最快的速度射精,然後輪操。「賤貨的屁眼好緊。」小張邊插邊罵。整根屌熱騰騰的幹我屁眼深處,他粗獷的手臂抱住我兩條腿,擺動他的臀部瘋狂的抽插我的屁眼,我的屌,馬眼流出前列腺液,淫蕩地扭動起相系彼此的雙臀,我張開了迷濛的雙眼,右手緊緊地拉著小劉的雞巴,而小劉更加快速的給我打飛機。興奮的喘息著,我的興奮也透過緊緊相連的肉體傳達給了小張,他開始幾乎完全退出再進入,再退出再進入…速度越來越快,不斷的挺動著腰部加快攻擊的速度任由興奮在體內不斷的攀升,我柔軟的腸道內壁緊緊的包裹住小張的雞巴,每次進入都能聽見清晰的摩擦聲。激情不斷的上漲,原始的,淫蕩的韻律在床上裡奏響,甜美的慾望在小張,小劉,小董的刺激下。我大叫道「啊,我要射了….快,用力操….」我的雞巴在小劉的手裡射精。第一道精液直接飛到了我的臉上。第二道飛到了我胸口。第三道落在了我腹部。我驚訝於自己射的那麼遠。而小張興奮的看著我射精過後的雞巴,一陣衝刺。射到我體內。小董和小劉把我的精液全部抹到我的身上。很均勻。射精後的我短暫的回神。但是雞巴仍舊是硬硬的。騷穴還是想被操。而小劉看見小張射了之後,拉開小張,小董掰開我的雙腿。小劉藉著小張的精液和潤滑液直接操了進來。小張過來掰開我的雙腿,小董在旁邊撫摸我的雞巴。小張用他剛插我的雞巴,塞進我的嘴裡。我感受著精液和屁眼的騷味。「哈啊啊啊……哈啊…啊啊…」開發過的後庭很容易就被貫穿到最深出,被肉棒衝擊到的腸壁不斷的收縮著,緊緊的吸住入侵的雞巴。淫蕩的呻吟聲隨著肉棒在我的體內的動作不斷的從我的嘴角溢出,飄散在房間不斷的迴蕩著。靈活的肉棒在我的體內不斷粗魯的抽插著,甬道內的油和精液起到了潤滑的作用,肉棒跟腸壁摩擦發出『滋'『滋'的粘膩的淫聲,腸壁內部過多的黏液隨著肉棒每一次的進出而不斷飛濺出來。伸手上下擼動著我早已脹成紫紅色的雞巴,刺激著頂端的小小洞穴,看著我淫蕩的神情,「怎麼樣?舒服吧?」小董問道。「啊啊……呀……好棒……啊……用力……」「媽的!真爽!小騷貨,看你這發浪的樣子,小浪穴是不是很爽?!% G/ ^' ~$ g" p0 i3 }: c/ G5 W

宿舍里的龌龊事!

今天我又逃课了。打发了老大、老三他们去上课并让他们千万不要忘记替我答到后我又躲进自己温暖的被窝里继续刚才被中断的美梦。 P
      我们宿舍一共有六个人。老大、老三是公认的好孩子,整天上课,没课也上自习,所以他们考研很成功,一个考了本校,因为他女朋友被保了本校的研究生,另外一个考了北京的一个学校,因为他说他受够了山东这破破烂烂的小城了,所以他一报就报了首都。老四是一个不会长大的孩子,虽然他比我大一岁,但是做事还跟小孩子一样。这不,陪着他女朋友不知道去南京玩过家家去了。老五是一个大胖子,很会抽烟,但交际很广,所以他在网吧干着兼职,我不知道他每天的工资是否够他抽烟的,但经常是人影不见。
      老二是一个南方人,湖北人。一句老话叫做: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由此可见湖北佬的罗嗦程度,而他是湖北人中最罗嗦的一个。平时在寝室里,他说话我总要反驳一下,而且经常会让他闭嘴。不过现在我都有点怀念他了,因为他已经出去找工作三个多星期了,这三个多星期没有他的唠叨我还真受不了。而且他的身材也是我们当中最好的,真正的虎背熊腰,(腰稍微细了那么一点了)。从来没有想过,原来我们也能玉成好事。
      睡的咪咪糊糊的,突然听见有钥匙开门的声音,也不管,还以为是老五上完通宵回来睡觉呢。不过那动静不对啊,因为老五回来宿舍总是会有一股的香烟的味道,而我却什么味道也没有闻到。睁开眼一看,原来是老二回来了,一脸的疲惫并不能隐藏他英俊的笑容。“小懒猪,又没去上课。””呵呵,知道你今天回家,特地等你的。“说这种话可是我的拿手绝活。老二一高兴,拿出了很多吃食。有南京的盐水鸭,天津的小麻花,他们老家的麻糖。不过我嘴上可不饶过他,好久没找人练练嘴皮子了:“就知道你没安好心,看我这么胖了还给我吃,你不知道我在减肥啊?”老二也不回嘴,只是在笑。我心里一阵发麻,这小子一定有什么阴谋了,因为上次把我脱精光给扔到客厅里就是他一手策划的,而在动手之前他也同样对我笑了半天。“咋的了,去一趟外地你不会说话了?”我边说边准备起床。他笑的更淫了。“在等你起来啊!!”边说他边拿出了一个部照相手机来。想给我拍照片啊,早说啊。我就裸身坐了起来,在床上摆更样的姿势,又跪在床上使劲往后仰,好让他拍我JJ 的特写。JJ 虽然不大,但是在早晨还是很诱人的。“你小子不知廉耻!!”丢下这句话他就不给我拍了,可能是 因为我太配合了,他觉得没意思。而我却还没有表现够,就继续自己拿着手机给自己拍。而他却在那脱起了衣服。“太累了,洗个澡舒服一点。”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脱得只剩下内裤了。身材显露无遗。这让我原本就发胀的JJ 更加的膨大。而他的JJ 在内裤里也不安分了起来,一点点的胀大。我笑着摸摸它,“怎么了?”他也不回答,只是逃一样进了卫生间。4 f8 a
      一会儿,卫生间的水就响了起来。其间还带着我们老二欢快的口哨声。而我也穿上了内裤准备进洗手间解决自己的存水问题。
    正在刷牙,突然听见老二在隔壁杀猪般的嚎叫,原来是我刚刚把热水给关了。早春早上洗凉水可也够他受的了。我就高声问:还敢不敢扒我衣服了?他的回答相当令我满意:好弟弟,好哥哥,好大叔——得,再叫下去我就跟马克思同岁了,所以他又能及时洗上热水而没有被裸体送进医院太平间的危险了。所以欢快的旋律又响了起来。但是我怎么能让他如此的得意呢,所以我蹑手蹑脚,拿回了手机就猛地将门一开,一个裸体人满身是肥皂沫的照片就被拍摄了下了。但是我的全身包括我的内裤也湿了。我就“不得不”加入了晨洗的范围。手机被搁在了衣服架上。内裤也被脱了下了,和老二还是第一次这样洗澡呢,内心的欲望一个不住,就只好任由JJ 硬了起来。老二的眼神也不自然了,净往我的裤裆部位飘。不过到底是二哥,很快他就回过神来:“刚好帮我搓背!”于是一块搓背巾就在我手中了。我的右手挫着,左手就扶着他的腰部,不过很快我的手就不老实了,右手依旧搓着背,而左手却往前试探去了。就碰到了一个很硬的棍壮物。:“二哥,你怎么了?”他的声音相当的虚弱,“别摸!”但是我的手已经不受我的控制了,紧紧握着那个棍壮物,前后抽动,而他已经没有了一点的力气,只能由我来动了。很快,我感觉他自己已经在那里抽动了,我就轻轻的问:“哥哥,想不想放出来?”他一句话都没有,只有很重的喘息声,而抽动就更快了,终于,我听见他很压抑的一声大叫:啊!!!!!手中的大棒已不再前后抽动,而是本身在有力的挺着,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射在了我的手里。
  又过了好一会,老二回过头来,满脸通红而不好意思!我说,没事的哥哥,该干嘛干嘛去吧。但是他的眼神又飘向我那依旧挺着的JJ,“你怎么办?”“我自己解决了。”我说,“你快出去吧,一会打扫卫生的阿姨就该来了。”他听后,就更显得不好意思了,忙将自己身上冲洗干净,也没抹干就用毛巾围着自己的下半身出去了。而我就乐得一个人享用这挺大的洗澡间了。

做三䡢車的孰男

星期天回家的路上,一整個星期沒有上同志網站,所以積壓了不少的情慾。從車站到家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所以我選擇了三輪車。 
/ P2 j. o) ]/ o# D+ _
       在我的面前一整排的三輪車排在面前,我沿著這些黑黝黑黝的師傅走著,突然眼前一亮,一個五十來歲皮膚黝黑,只穿了一件背心,漏出結實有力的臂膀,胯下微微鼓起,腹部平坦,大腿和小腿因為常年做三輪兒生意而形成大腿結實粗壯,最重要的,就是他的臉輪廓清晰,有一點點鬍渣整個給人感覺有男人的魅力。我下意識的坐上了他的車,心中有無限的慶幸。 車快速的行駛著,看著他誘人的身軀不停的上下動著,我的心裡充滿了對他的想像,我度日如年卻又無比快樂的熬著。可是當我們進入一個偏僻的小路時,又乘著天黑,我終於鼓起勇氣,機智的問到:“叔叔,你要多少錢阿?” “就給五塊吧” 他的聲音好有磁性,讓我更有勇氣了,於是我見機行事•
2 Q4 t  H& t: p# M
           說道:“可是我身上才只有4塊阿,於是”說罷,我立即環抱著他的腰,用緊張得顫抖的聲音說:“不如我幫你那個吧… ”我的心跳開始狂加速。過了五秒,我見他一言不發,無限欣喜下,更小心翼翼的將手深入他的褲頭…………… 裡面好潮濕阿,我緩緩的探索著,我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他的背上,十分口感舌燥。隔著他鬆鬆的純棉的內褲,我的手指輕輕的遊蕩,滑動在他軟軟的,肥大的雞吧上,而他卻依然若無其事的騎著車,只不過速度明顯放慢了許多,在濃濃的夜色中,沒有人知道我們的秘密,這真是無比刺激兒浪漫的事 我時不時的稍稍用力去捏他的雞吧,而他就隨之抖動一下強健的身軀並且發出一種男人的,粗緩的,低沉的生寧,每次我都興奮異常。漸漸的,他的雞吧硬了起來,雖然我早就猜到他一定是無比粗大的,但我實在沒想到,他竟然如此雄偉壯觀,把短褲襯起來像個小帳篷,因為四下都沒有人,所以我們不必在意這些.. 好飽滿的龜頭,好滾燙的陰莖,我用手的每一寸肌膚去享受他的男性魅力。以至我的口和屁眼都開始羨慕我的手,不過他好像絲毫沒有要射的意向,真是一個身經百戰的金剛之軀。
" _3 W2 B- I3 H0 W  E
在無比的激情中,我終於發現路越來越不對,越來越偏僻,但也許是被激情沖昏了頭,我什麼也不顧了,只沉浸在他的熱度中。 終於,他停下了車,在一個荒野中,這裡一看就絕對不會有人經過,他下了車,鑽近我坐的位置,他依然沒有一句話,但在他的眼眸中,我看到了無限的火熱。他躺在車上,我跪在地上,我把他的腳抱在手中,我緩緩脫去他的鞋,靜靜的添著他的襪子,好香的汗味,我迷醉其中,我用嘴脫去他的襪子,一雙粗獷的大腳誘惑著我,我吻著他的腳,用臉去摩擦,我順著腳踝不停的往上添,小腿,大腿,粗壯且富有質感,偶爾我會輕輕的咬下去,他也是一陣低喘。另一隻腳我又重複了剛才的動作,真是百吃不厭,然而每一次我都在他的大腿內測戛然兒止,以勾起他的激情。 我以最淫蕩的姿勢爬上車,騎在他的腿上,用屁股輕輕摩擦著他的雞吧,我湊近腦袋去添他的唇,吻著他粗壯的脖子,扯掉他的背心。一個完美的身材出現在我的眼前,我迫不及待的低頭輕咬他的挺立的乳頭,不時用力的吮吸著,我的手便順著那光華的背向下游盪著,慢慢把內褲向下推。我的頭也慢慢向下滑,直至小腹。
# \: I( N4 |% e; T# g2 Z; N  L

他豐潤的臀部壓著我的手,我的手也在柔軟的臀部下不停的捏著,好有彈性阿。 他一直一言不發,配合著我的一舉一動。而現在我可以自由操控的就只有嘴了,於是我輕含著他的雞吧,好重阿,我一點一點慢慢吞下他的雞吧,剛開始還可以勉強,但漸漸的,我嘴裡的空間不夠用了,但我還是不要命的一直往裡含,終於,他的雞吧夾著少許硬硬的陰毛,深入我的喉嚨,因為是第一次,我盡量用盡全力的上下吞吐著他的雞吧,並一邊用舌頭刺激著他例如馬眼之類的。他的耐力真是太強了,二十分鐘後,當我的嘴已經開始麻痺的時候,他卻依然屹立不倒,正當我想抽出嘴時,他的表情突然一遍,痛苦而享受。他一把抓住我的頭,一邊用力的抽插,一邊忘情的嘶吼:“淫蕩小弟弟,我要操爛你的嘴……” 有是數分鐘後,當我快要窒息時,突然感覺一股強有力的暖流射進我的喉嚨,好舒服呀………… & R;

我被民工干的好爽

我是一个20岁的学生,皮肤黝黑,胸肌发达。在我家前有一片工地,施工声音天天吵的人心烦!我有时闲的无聊就趴在家中的凉台上看他们干活!时间一长,我看见有一个30多的男人长的很壮,我拿起我的高倍望远镜开始观察他。看着他,发现他不仅壮还长的很粗框心中不尽想入非好想与他认识!我发现他们每一天下工后都在工地前聊天,下棋。

于是我就慢慢地每天也凑过去,没几天就与他们溷熟了。我知道了他小名叫阳子,我也这么叫他。怎么与他才能单独在一起呢,我想了有想,机会终于来了!爸妈要去美国看姐姐,我找了个理由说暑假里要补课没和他们去。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了,我好高兴!爸妈走的当天傍晚我又下楼,看见了阳哥(我一直这么叫他),他正和别人下棋,已经连输好几盘了。我和他说:“阳哥别下了,到我家看盘去吧!”“好吧,反正我今天也老输”。我心中暗自高兴!  到了我家,我说:“看什么”?“有刺激的吗?”“有 ”我说,“那就看它”我听后吧不得呢!我找了一盘前面是男女后面是男男的盘放了进去!我边看盘边看阳哥的反应,我发现他的下面开始有了反应,尤其是看到男男影片的时候,我心中更有准了!我慢慢的把手摸向他的大鸡吧,心中乱跳不止!没想到阳哥一把就把我压在了身下,边脱我的衣服边说:“小帅哥,我早就想你了,没想到你自己上门了,这可不怪我了!说完他也把我的衣服给扒光了。我的心里到有了一点害怕的感觉了,不晓他下一步要怎样。 “把我的衣服脱了,快”他说到。更多精彩内容加微信aybl2019 我只好按他的要求做了,刚把他的裤衩脱下,他就一下把他的大屁股做到了我的脸上。“快舔我的屁眼”他边粗暴的说边把他的屁眼做到了我的嘴上。我只好用舌头舔他的黑黑的屁眼。“香不香”他说到!舔了有5分钟左右他抬起了屁股我刚想喘口气他又把他有25公分的把鸡吧塞到了我的嘴里,一下就到了我的喉咙的最深处,他就一直这样也不动有一分钟左右他才开始勐的操我的嘴,边操边说:“操死你,小骚货,操。。。。”也不管我的死活!我在他的把鸡吧的勐操下只能用嘴使劲裹着他的大鸡吧,别的什么办法也没有!阳哥足足操了10分钟我的嘴才把他的大鸡吧从我的嘴里拿开! “ 没见过这么大的鸡吧吧! ”阳哥对我说。“是呀’我说到,”干什么不玩了,我问到,“着什么急,一晚上呢,我要操死你,把你身上的每一个孔都操到,操的你哭爹叫妈不成!”“不要呀”我说到,“饶了我吧,下次不敢招你了!”“晚了,你要不答应我,我就把我的工友都找来操你,他们可什么样的鸡吧都有,到时看你受不受的了!怎么样,你想一想是我一个人操你好,还是20多人一起操你好,他们可多是好几个月没操人了!”我没说话。“这就对了,快给我舔鸡吧吧!”他一下就把我的头按在了他的几吧上“哈哈。。。。。。。。。”你以后就是我的性奴了!

阳哥一边操我的嘴一边说“爽不爽呀!我可很爽。你的屁眼被操过吗?” 我因为嘴里叼着他的大鸡吧不能够说话,所以摇了摇头。我刚摇完了头阳哥就勐的一下把他的大鸡吧从我的嘴里拔了出来说“该操你屁眼了,趴下厥起屁股!” “不要,”我看着他的25CM的大鸡吧,龟头有鸡蛋大心理害怕的哆嗦! “快点,没和你废话,”他一下就推倒了我!我只好厥起了我的屁股。他往他的大鸡吧上开始涂KY,他又把我的屁眼涂了好多KY,我感到有凉凉的感觉。 “啊”我感到屁眼一阵钻心的痛,叫了起来! “叫什么叫,我刚用手指你就叫,过一会还不爽死你!”他说。我感到他的手指在我是屁眼里进进出出,突然他的手指拔了出来,一个更粗更大的贴到了我的屁眼上,我知道是他的大鸡吧来了,屁股不自觉的绷紧了。他把大鸡吧插了好几次都没插进,他有点着急,边打我的屁股边说“放松,不然我操死你!” “啊”我刚放松就感到屁眼钻心的痛,我知道他的大鸡吧进来了! “真爽,我鸡吧头刚进来就这么爽,你的屁眼太紧了,好久没操这么紧的屁眼了”他并没有再更深的进入我的屁眼里,只是用他鸡蛋般的大龟头在我的屁眼里戳进抽出,就是这样我也已经不行了,对他说:“我不行了,你下次再操我吧!” “这才哪到哪呀,我还没真正开始操你呢,你就先忍忍,一会就舒服了!”说完他勐的一下就把在我屁眼外的剩下的大鸡吧一下全都戳进了我的屁眼。 “啊”我大叫,屁眼好象被撕开了似的。

阳哥已经不管我的感受了,我越叫他操的就越狠!他的大鸡吧在我的屁眼里不停地做着活塞运动,每一下都戳进见底抽出进头,一下比一下狠,比一下快,25CM的大鸡吧在我的屁眼里横冲直撞。阳哥不停的操我,不断的变着花样,一会背着他,一会也他脸对脸,一会侧着操,一会他站起来操。好多姿势我都没见过!但他的大鸡吧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屁眼,“扑哧,扑哧”声不绝于耳!我早就没了感觉,随便他怎么操我。就这样他不停的操了我30多分钟,可他还没有要射的意思! “你看,挨操的”他对我说“你的屁眼都翻出来了,还有血!哦,真爽!操死你,我操,我操。。。” “操死我吧”我也大声叫到! “爽吗?痛吗”他问到。 “爽。痛”我答到。你现在知道了什么是“痛并快乐”着吧!他边说边“哈哈”大笑,边把他的大鸡吧狠狠地戳进了我的屁眼里!突然他停止了操我,好象想起了什么事一样,他拿起了电话。大鸡吧就那样硬硬的戳在我的屁眼里!我没问他要干什么,心想,让我喘口气太好了,我快被操死了! “喂,是东东吗?我是大阳,到我着来,带5~6个人来,要找年轻力壮的,鸡吧大的!知道吗。” “你在干什么呢”东东问到! “我在操屁眼呢,你听”说完他勐的用大鸡吧狠狠地操了我起来,由于太突然我“啊” 的大叫起来! “我听到了,哪找的帅哥?”东东问到。 “就是你早就想操的那个,我在他的家呢,你知道他的家在哪吧!他的屁眼真好玩,我是第一个操他屁眼的人,好爽,你还不快过来,你也尝尝鲜!” “我马上过来”! “不要”我大声说! “怕什么,我们是好朋友,有屁眼大家一起操吗,我们一直这样! “你不要想这么多了,先想现在吧”说完他又狠狠地操起我的屁眼来! “啊 啊。。。。”我又开始不停地叫了起来!就这样我被他用大鸡吧不停地操了又有15分钟左右,他越操越快,我知道他要出了,心想终于完了,可以休息了,太好了! “张开你的嘴,”他大叫!我刚张开嘴,他就一下从我的屁眼里拔出他的大鸡吧,塞到了我的嘴里,又开始勐操起我的嘴来。又过了一会我感到他的大鸡吧勐的塞进我的喉咙最深出不动了,一股咸咸的东西灌满了我的嘴巴,我想把他的鸡吧从我嘴里拔出来,可他用双手包住我的脑袋就是不让他的大鸡吧从我的嘴里出来,还说“想不喝,没那么容易,喝了它,一滴都不能剩,否则有你好看的!” 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按他说的全喝了!他射完后也没把他的把鸡吧从我嘴里拿开,对我说“就这么叼着,直到他们来!”我听后差点晕了过去。又过了一会我听到了敲门声,我心里一阵哆嗦!“他们来了,还不快去开门!” 我赶忙下地把门打开,一看吓我一跳,门外来了6~7个大小伙子,都是又高又壮,皮肤黑的发亮,最后还跟着一个大概有13~14岁的小男孩。 “我来与你介绍一下,”这时阳哥也从里屋光着身子出来了,他的大鸡吧在两腿间摇晃着。“这是大毛,这是小虎,这是小民。。。。他们都叫我‘大哥’你以后也这么叫我吧!我看着前面的这几个大汉心里暗暗叫苦,我这不是引狼入室吗!难道他们今晚都要上我!还不操死我!我心里想着嘴里可还叫着,大毛哥;小民哥。。。。。!”当我看到那个13~14岁的小男孩时心想,难到他也要操我?我心中一阵猜疑。 “这是‘小尿童’,我们都这么叫他,这是找来让你操的,他还有一个用处,你一会就知道了。”大哥补充道刚说完大伙就哈哈大笑起来。弄的我煳理煳涂,不知怎么回事。 “开始吧,我最爱多人游戏了!”大哥刚说完大伙就把我围了起来!大毛一把抓住我的鸡吧,使劲拽着我走,把它当成了栓狗绳。“回到床上去,”他嬉嬉笑着说。

一个双性恋男人的自述:和老婆及男友一起的日子

我并不完全是GAY,严格来说我是双性恋吧。底下的雞巴看见漂亮火辣的女人还是会顶起的,就只是我本身爱男人多一点,也许和他们在一起感觉更舒服。
7 H' x( @, T, ?. g) f
岁月不留人,两年前自己也到了男人应该结婚的年龄。当时,就一直被父母催婚。为了满足父母的心愿,我和从小一起张大的青梅竹马就这樣结婚了,前任男友也因为我的决定和我分开了。; ?) `! w  {& Y

我兒時的青梅竹马,也就是现任老婆,从小就对我有好感。我的父母非常喜欢她,我也只好和她开始交往。当然,我对她还是存有少许的感情,并非是个没感情的动物。
- O  a! `0 ^- b- y! H7 U/ g
结婚了一年,老婆也怀孕了,父母很高兴。而我还光顾同志酒吧寻找猎物,不知不觉迷上了现在的他。曾经几度为了追求他,我忽略了老婆。每当回家心里有点内疚,但更加明白自己爱得就是另一个他。

几个月的时间,我和他谈得投入,我们俩人很快就在一起了。然而我实在不想隐瞒他,我是有妇之夫,我向他坦白了。还以为他要和我分手,他却表示愿意做我的小三。那段时间,我们过得还满愉快的。尽管如此,我还是会尽力取悦老婆,毕竟这是我的责任。同时,老婆实在太爱我了,我也不忍心和她离婚。难免生活会有点累,也就只好见步走步。' k1 h: I1 @0 g3 N; C$ i
0 H( L2 s. q& t3 s
一时的疏忽,老婆发现了我的秘密,她伤心了一整晚。我只好对她坦白,我爱的不只是女人,同时也爱男人。我知道她无法接受事实,我让她选择是否要离婚。她抱住我,希望我不要离开她和孩子。我也告诉她我的苦衷,我也舍不得抛下另一个他。意料之外,她答应我可以接受另一个他同时在一起。也许她太爱我,我有点对不起她。7 W: w4 Y$ G9 c
, R4 S- R1 v8 L; `& \, x
隔几晚,我带了另一个他和老婆一起在家中聚餐见面。这是我提出的,这样对大家都公平些。虽然老婆伤心,但为了我还是接受了他。男友担心老婆是否会对他不利,我叫他放心好了,因为我了解老婆是个怎样的为人。
" C7 j( d' ~' v0 ~2 n) @
我和老婆谈好了,将家里的中房让给男友住,老婆和我孩子就住在大房较方便。我则选择自己住另一间房,老婆希望我和她一起睡。但我也希望她理解,另一个他也需要我。每晚我确实就像一家之主选择在哪间房睡,不许他们有怨言。大多数我都会和男友睡,因为小孩有时半夜醒来好吵。加上男友平时勾引我做爱,让我实在欲罢不能。9 `3 u" s) R" f. h" c' v+ v
. I/ o8 V9 Y% }! E, R
调皮的男友时常趁我老婆不在家,玩我的小孩。看他一副爱心的样子,我更喜欢了。就有几次,可恶的他竟然用自己的大胸部喂我小孩吃奶。看得我傻眼,我也故意抓住他的胸部,像个孩子一樣吸住他的奶头。男友瞬间都嗨了起来,我们俩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开始玩了。原本让他回房和我搞,他就偏不要。我只好答应他将小孩放在床边,以老公的身份幹起这个骚货。在床上拉开男友的大腿,将雞巴插入他深处。我连忙扔了玩具给小孩玩,转移他的视线。两人赤裸肉体结合,还在小孩旁做爱,实在罪恶极了。精虫上脑的男友已经很嗨,要求我射进他里面播种让他怀孕。那天操完他,我告诉他不允许再有下次,他还嫌我啰嗦。
3 U, U( X) d, ]  G# M. n& o
自从这个好色的男友搬进我家,加上老婆不时试探我对她的性趣,搞得我都快精尽人亡。日子久了,老婆和男友的隔膜也相对减少。我可以感受到老婆的体谅,还谢谢她瞒住我的父母。我男友也不时幫忙老婆照顾小孩和做一些家务。希望未来的日子,大家可以这樣愉快生活。

看bf被19大jb干

跟我认识有1年多了,我也知道了点BF原来的淫乱史,认识的时候他给我说他是纯1,但是听圈子有认识他的朋友给我说他原来也做0, 的而且做0很淫荡,但是他和我一起却没有做过0,(先介绍下我22、174、58。我BF 25、178、60,)有时候和他做爱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他被人操的样子感觉真的很兴奋
  
  本来也没想找人3P, 但是一次和BF 去酒吧遇见了他以前的一个熟人(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原来玩过),大家也聊的很尽兴喝的都也不少,他那个朋友暂时叫他阳,阳长的也很帅,180的身高,瘦瘦的但是给人结实的感觉,随说28了但是看起来和我们差不多大,很年轻也很时尚,因爲他是业余跳舞的身材也很好,看的我也很心动。晚上阳说不想回去了,因爲和他一起租房的男孩带人回去了,和我们凑和睡一晚上,我朋友就爽快的答应了
  
  我们是租的房子在外面住也没有多余的床,晚上很自然大家就睡一起, 都洗个澡就准备睡觉,BF 睡中间搂着我睡,阳睡另一边,其实当时我心里挺希望晚上能发生点什麽呢,但是大家都很安稳,由于喝酒的关系我很快也睡着了,半夜忽然感觉床有点晃我就醒来了 但也只是微微睁了下眼,就想接着睡忽然听见BF 叫我的声音了,也懒得答应,他继续叫两声,我还是没有理他(其实心里已经感觉到可能要发生点什麽)。
  
  轻轻的翻了个身背对着我,喘息声越来越重,明显感觉到他们在接吻了,BF很亢奋,阳略带喘息的声音”下去“。并使劲摁下BF的头,BF轻轻的滑了下去,头顶着我的背,贪婪的吸允着阳的JB,啊...啊...阳轻声的喘息,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想像中的画面真的出现在了我身边,感觉比我平时意淫的何止兴奋千万倍啊,我的JB 也硬了,我实在想转过去看看,但是又拍被发现醒来了,就假装翻了个身,这时我面对的就是阳了,BF 也停止了动作,我的JB 刚好压在他头上,BF 停止了动作,阳却没有因爲我翻身而放过BF 他使劲摁下了BF 的头,他的动作很猛,嗯...我听见BF由于被深喉而发出的呜咽声,阳双手摁着BF 的头开始猛操他的嘴,一点也没有顾及的样子,BF 的骚劲被操出来了,嗯...嗯...嗯...BF 爽快的叫着,一边猛吸着JB流出的淫液,不停的发出滋..滋声,我偷偷的睁开眼睛发现阳正笑的很淫荡的看着我,邪邪的样子真的很迷人,他已经看见我醒来了也没必要装下去了,阳拉着我的手,搂着他背,性感的嘴唇凑了上来,下面还在狠狠的操着BF 的嘴。
  
  忽然他猛的把BF 拉了上来,使劲翻了过去,变成他背对着我,BF背对着他,他一边亲吻着BF耳垂,手已经在后面帮BF松动他的菊花,顺势拉过我的手握上他的JB,我惊呆了没想到他的JB 竟然异常粗大,我的手不算大,但是也不小,握上去竟然刚好大拇指尖顶着中指,JB发出灼人的热气我的身体已经酥了,偷偷的同手手了下,两只手都握上去,他硕大的龟头还在外面漏着,至少都有20CM。
  
  阳狠狠的吐出一口唾沫在手上,向BF 的菊花发出又一轮猛烈的攻击(顺便说下BF菊花很嫩,没有一根毛,身体摸起来也异常光滑,他身上也没毛),我偷偷的爬起来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他3根手指已经进入了BF 的后庭,轻轻的抽查着,BF 后面也有水流出,淫水混着唾液。
  
  阳把他鸡蛋大小的龟头顶上了BF 的屁眼,BF 微微闭着眼睛呻吟着。
  
  啊.....BF惊呼一声,阳的大龟头进到了里面,剧烈的胀痛和满足使得BF又开始了浪叫,阳从后面轻轻的吻上了BF,刚好方便了我仔细观看,阳的大JB开始缓缓进入,BF 的屁眼被最大限度的撑开,BF 也努力配合着,用力撑开屁眼,好要这个大JB 完全进入,屁眼周围一圈粉嫩的肉和着大JB 深深的陷了进去,看的我热血沸腾差点就射了,还好我认住了
  
  啊...阳轻点,好久没被操了,要我适应下,你的JB 还这麽大,BF轻叫着
  
  嗯...你多久没被操了,想不想哥的大JB操你啊,阳一贯的痞子口吻邪邪的声音
  
  想,好想被你的大JB操,啊...啊...轻点...疼
  
  阳很用力的全根没入,BF浑身开始颤抖,阳打开了台灯
  
  没事,他醉了醒不来,阳说
  
  闭着眼睛享受着后面的充实,全身微微发红
  
  大JB 哥哥快操我,后面好痒,阳开始了疯狂的抽插,整个床开始摇晃起来,阳粗大的鸡吧,每次都是整根没入又完全拔出来,带动BF屁眼粉嫩的肉进进出出
  
  啊...快...操的我好爽。啊...再深点,再深点,阳开始两手使劲掰开BF坚挺的屁股,再次狠狠的插入,啊...疼...啊...啊...BF开始颤抖,好深好爽,好想要你一辈子插在里面
 


 
  好啊,以后我就每天晚上来日你
  
  嗯...好...大鸡吧哥哥每天晚上都来日我

2017年4月14日星期五

离婚后的激情 2/2

 


10
           出去发泄了一下,还认识了石头这样叫自己爽翻的男人,高飞感觉自己的心情好了许多。唯一不是很好的,就是一想起石头跟很多的男人也是这样的玩过,心里有点不怎么舒服,但回头想想,好象自己也不是什么多纯洁的人,再说了,石头也不是他的什么人。看看电话里石头留给他的电话,如果下次有时间,还是会去找他玩的,跟这样的人一起玩,玩的开心,玩的爽。
回到家,高飞才想到,自己还是要面对父母的压力,看到父亲指责的目光,母亲头疼的眼神,高飞的心好象压上了很大的一块石头。但他没有什么办法,也不能跟他们解释什么,只能希望时间过去一点以后,父母会不那么生气。但高飞知道,自己每出现在父母面前一次,或是他们想起自己一次,都会成为他们心里的一根刺。自己现在所做的这个工作,虽然可能不会经常的在家,但一想到母亲和父亲的目光,他的心很郁闷,很郁闷。
天已经进了夏季,这样的时候,长途运输已经是有点淡季了。这次回来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但还没有配到适合的货,在电话里,王哥还笑着跟他说,好好在家休息一下,就当给他们放假了。可高飞倒是希望可以早点出车,早点在父母眼睛里消失,他真的怕了,而且母亲怕他自己一个人,不会好好吃饭,非叫他回去吃。
这一天,他正想着是不是去市里,找石头爽一下,他的电话响了。原来是自己刚离婚时,在网吧认识的那个平头李哥,他又来这里出差了,但没时间到这里,住在市里的宾馆,问他有时间吗,说挺想他的。高飞想起自己跟他那疯狂的一晚,还真的是对这个可以把自己爽翻的男人,十分的惦记,马上答应他,自己下午就去,会直接去宾馆找他。
坐在去市里的火车上,高飞想起自己在回大连船上发生的事,不禁心里Sao动起来,他拿出电话,打给了石头。出站的时候,已经看到在石头在边上冲他招手,高飞笑了,走出人群。
“我说哥啊,你真的今天休息啊,别是翘班出来的吧”
“呵呵,瞧你说的,对了,兄弟,你跟那人说了吗”
“说了,他也挺想3个人玩玩的,这回你可要爽死了”
石头又羞又浪的打一下他,犹豫一下,有点不自在的看看高飞,
“兄弟,我--我想告诉你的,我可能认识你说的这个人,他好象去过浴池的”
“认识怕什么,大家不是更放的开,是不是叫他把你操了?呵呵”
“臭小子,我是怕你介意吗”
两个人说笑着,来到李哥说的宾馆,找到房间,按一下门铃。脚步声响起,门被打开,李哥看到高飞,关系的笑了,也看到了石头,有点意外的笑一下,让两个人进去。
“热吧,喝点什么,这里有冰过的水”
穿着浴衣的李哥应该是刚洗过澡,头发上还有湿,他热情的给两个人倒上在冰箱里拿出的冰水。高飞笑了,喝一口水,感觉舒服多了,他也看出两个人是真的认识,而且自己就是通过李哥介绍才知道的浴池。他拿出烟,给两人都点上,
“哥,你们应该认识的吧”
李哥和石头笑一下,点点头
“我前几天想着你跟我说的,过去看一下,就认识了石头,刚才我才想起来,你去好几次了,怎么会不认识他呢”
“臭小子,笑什么,你一说,哥就知道是他,这样不是更好吗,告诉我,是不是很爽”
石头脸红了,高飞笑了。
“我身上都是汗,哥,我先去洗一下,你们先聊着”
高飞把烟灭了,起身把身上的衣服脱了,冲两个人笑一下,进了卫生间。他迅速的把身上的汗冲一下,一边擦着身上的水,一边走了出来,看到两个人,他笑了。李哥的浴衣已经解看,站在石头面前,石头正含着他胯下那粗硬的大J8,在给他口交。看到高飞出来,石头脸红的把李哥推开,李哥笑了,拉过了高飞,两个人抱在一起。李哥身上的浴衣被拿下来,两个人摸着对方赤裸的身体,亲吻着,那种有过亲密关系的感觉,叫两个人都兴奋起来。
高飞亲一下李哥,拉过石头的头,把自己已经硬起来的大J8,送到他脸前。石头迟疑一下,张开嘴,含住了那还在涨大的大J8,一只手摸着李哥那同样粗硬的大J8。
“恩--想哥了没,哥可是想死你了”
“傻哥哥,我怎么会不想你的--恩----”
两个人亲吻着,摸着彼此的身体,蹲在地上的石头,用他那很好的口交技术,轮流含弄着两个人差不多粗大的大J8。想着可以被自己喜欢的两根大J8操弄,他的身子早酥了,屁眼早痒了。
“恩--哥,我们上床上去吧”
高飞拉起了石头,三个人来到床边,李哥跟高飞躺上去,看着石头把衣服脱光,爬上床。高飞拉一下他,叫他躺到了两个人中间,用手摸着石头那光滑的身体,和他胯下已经流水的大J8,
“哥,你喜欢李哥的J8操你,还是喜欢我的J8操你”
“恩--都喜欢--恩---臭小子---你们哥俩把我操死吧---”
两个都操过他的男人笑了,一边一个,开始舔弄他的奶头,两个人的四只手,摸弄着他光滑的身体。被两个男人玩弄的石头,撩人的哼着,蠕动着自己敏感的身体。高飞分开了石头的腿,伏在他胯下,开始含住他流水的大J8,给他口交。李哥爬起来,跨在石头的头上,把自己的大J8塞进他的嘴里,自己则伏在高飞的胯下,三个人互相舔弄着另一个人的大J8。
“恩---兄弟--恩-----”
石头的腿被抬起,李哥跨在他头上,叫他给自己舔着屁眼,自己则扳着他的腿,高飞正扒开他的屁股,舔弄着他蠕动的屁眼。被人操多的石头,不是很紧的屁眼很敏感的,被高飞一舔,就已经浪的哼出来,可以被自己喜欢的大J8男人玩屁眼,石头也是很兴奋,很高兴的。
“啊---兄弟---哥要---恩---恩----”
舔着李哥屁眼的石头呻吟着,淫浪的央求着,他渴望这两个男人的大J8来操自己。高飞笑了,知道他已经浪的受不了,他松开石头的屁股,在床边拿过李哥准备的KY和套子。把KY挤到石头那张开的屁股中间,用手指涂开,慢慢的插进他那柔软的屁眼,用手指温柔的揉着那温暖的肉洞。
“哥,你先来吧”
高飞冲李哥挤一下眼,招呼着他,李哥笑了,在石头的头上起来。高飞笑着,把位置让给李哥,自己下先了床,在沙发上点上只烟,看着两个人。李哥把避孕套套在自己的大J8上,却没有马上就开始,而去拍一下石头的屁股,叫他起来。石头知道了李哥的意思,下了床,来到高飞面前,伏下是身子,一边把自己的屁股翘起来,一边给高飞口交。
李哥和高飞笑了,他站在石头的后面,把自己带着套子的大J8顶到他屁眼上,蹭了几下,慢慢的顶进去。
“啊---慢点--恩-----呜--呜---”
嘴里吃着大J8的石头,Sao浪的哼着,扭着浑圆的屁股。
“哦---Sao货---屁眼真好---爽死我了---恩---”
李哥呻吟一声,开始动起来,扳着石头结实的屁股,大J8慢慢的插动着。高飞刺激的看着两个人的动作,把手里的烟灭了,伸手摸着石头的奶头,
“恩--哥---李哥的大J8操的爽不--恩---舒服不”
“啊---好弟弟--哥要被大J8操死了--恩-----”
被大J8操的晃动的石头,已经顾不上给高飞口交,趴在他胯下,扭着自己的屁股,迎合着李哥的操弄。高飞也忍不住了,他站起来,叫石头趴在沙发上,自己来到李哥身后,抱住他,一边伸手摸着两个人连接的地方,一边用自己的大J8顶着李哥的屁股。
“恩--兄弟--来吧--来操哥吧---”
李哥呻吟着,蠕动着自己的屁股,刺激着高飞的欲望。高飞哼一声,在床上拿过KY,挤到了李哥的屁眼上,用手指涂开,也没有带套子,就把自己的大J8顶上去。
“啊---兄弟---恩---慢点--恩----”
“恩---操我--恩---使劲的操我吧---恩---”
两根粗硬的大J8,把三个男人连在一起,刺激的扭动着,摩擦着----。

离婚后的激情 1/2

1
         背着包,高飞走进已经离开有半个月的家,虽然对家没什么感情,但这总是自己的一个窝。刚要放下包,他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在门边,明显的多了一双男人的鞋,高飞看一下半掩着的卧室门,提着包慢慢走过,看到了在自己的大床上,压在一起的一对肉体。他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老婆在上面的男人冲撞下淫浪的样子,高飞没有冲进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把手里的包扔进了卧室。
         坐在沙发上,一支烟刚刚抽了一半,老婆和一个紧张不安的男人不自在的从卧室出来,高飞没有看老婆的脸,打量一下那个男人,被吓的发白的脸长的还是很不错的,就不知道会不会被自己的那一包,吓的阳痿。
“你走吧,这没你什么事”
         冲那男人挥一下手,指一下开着的门,那男人楞一下,看一下高飞的老婆,急忙的跑出去,连鞋也没有提上。高飞看一下自己并不喜欢的老婆那张又羞又怕的脸,苦笑一下,
“没事的,我不会打你,我们还是离婚吧,这应该也是你想要的”
“你说的是真的,这是不是也是你想要的,如果我就不离呢”
“何必呢,我也不想耽误你,我一年里有半年多不在家,我也不想这样”
“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我,哪怕是在床上,你也对我很冷淡的,我努力过,但好象没什么结果,我也不想这样,但我也是人,我也需要人来爱的,呜呜----”
           老婆捂着脸哭了,不知道是为了自己的解脱,还是为了自己的委屈,高飞犹豫一下,安慰的拍一下她的肩,房间里,只剩下老婆那呜咽的抽泣。
结婚很麻烦,但离婚很容易,到民政局的登记处,领上一本离婚证书,一切就都结束了。老婆什么也没有要,只是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一下,叫辆车,就那样的走了,临走时,深深的看了一眼抽烟的高飞。
没有马上把自己离婚的事,告诉父母,希望等过段时间,再跟老人说的话,可能会更好点。看一下有点凌乱的家,高飞突然的感觉是那么的轻松,一个压在心里的包袱,突然被放下,一下被解脱的轻松,他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是好好的庆祝一下。把结婚时买的VCD放上自己最喜欢的一张碟片,随着音乐,他把衣服一脱,开始整理这个属于自己的家,把墙上挂的结婚照装到箱子里,把房间里属于女人的东西都扔到一个垃圾袋里,把老婆扔下的不要的东西,也都装到袋子里。满头大汗的把最后一块地板擦干净,看一下这个整洁的,完全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小窝,高飞笑了,把手里的那块抹布也扔到了满满两大包的垃圾袋里。
兴奋的冲一个澡,换上件干净的衣服,天已经开始黑了,高飞把两个大袋子带下楼,犹豫一下,特意的带到离楼比较远的一个大垃圾堆,拍一下手,一切OK了。他在小饭店里,特意的给自己来上两个菜,要了一瓶啤酒,算是庆祝自己又成为单身的男人。
不知道是心情的关系,还是这啤酒上头,出来饭店时,他感觉头有点晕,看一下表,刚8点多,他信步进了边上一家网吧里。他选了一个靠边的电脑,打开后,直接进了本地的同志聊天室,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婚姻解体,他现在特想找一个人,疯狂的发泄一下自己那压抑的欲望。
高飞的家是在一个小县城里,在本地聊天室里,这样小地方的人本就不多,有那么三两个,不是太小,就是不合适,叫高飞的心有些烦躁。这时,一个人在他旁边走过,高飞看一下那人,那个人也看到了他,长的很端正的这人,冲高飞笑一下,走过去,高飞发觉自己的下身一阵烦躁。
           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他还是看到这人长的是挺端正的一个男人,大概跟自己差不多,三十岁左右,个不是很高,但很壮的一个平头。
“大哥,借个火”
身后一个人拍一下他的肩,高飞一扭头,看到了那个平头男人的笑脸,脸一红,把自己的打火机递给他,平头笑了,也递给他一支烟,两个人笑一下,把烟点上。高飞一边抽着平头给的烟,一边想着,如果这个人是个同志,如果可以跟这样的男人玩上一次,该有多好啊。
高飞决定了,不再挑了,差不多找一个,玩上一次就算了,这时,一个名字叫‘初到XX’的人发来信息。
“好,可以聊一下吗”
“你也好,能介绍一下吗”
“34/172/80,你呢”
“30/175/75,可以吗”
“喜欢什么样的朋友”
在这常见的套话里,高飞庆幸自己可能是找对人了,
“我上来出差的,只在这里呆2天,你介意吗”
“如果有感觉,我是不介意的”
“呵呵,能知道你是1/0吗”
“没什么的,我都可以,只要是喜欢的”
“呵呵,我也是这样,兄弟,你东西大吗”
“呵呵,还可以吧,你的呢”
“我的挺大的,你喜欢吗”
这直接赤裸的问话,叫高飞下面燥燥的,痒痒的,
“大哥,你在什么地方,方便见面吗”
“我住宾馆的,当然方便了,你现在什么地方”
“我在网吧的”
“呵呵,什么位置的网吧”
“北安街上的,你可能不知道”
“是云帆网吧吗”
“你怎么知道,你是?”
“呵呵,兄弟,我就坐你身后的”
高飞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惊讶,努力忍着没有回头,
“真的有点太巧了,不知道大哥还满意吗”
“你说呢,抽烟的人有不带火的吗”
高飞笑了,走出网吧,高飞看到了在路对面等着自己的平头,笑一下,走过去。
“呵呵,看样我们兄弟,还真的是有缘分”
平头看着他,笑着递给他支烟,高飞也笑了,
“走把,去我那里坐会吧”
高飞点点头,跟着他,走进了前边不远的一家宾馆。

2
   一进门,平头先把空调打开,又打开了电视,高飞坐到床上,
“兄弟,看哥哥还满意吧”
高飞笑了,平头也笑着坐到他身边,把手放到了他的腿上,轻轻的摩弄着,
“我一进去,就看到你了,忍不住找个借口又看一下,呵呵,还真的看到了有用的东西”
高飞不自在的笑一下,虽然对这个男人感觉很好,但这样的见人见到宾馆里,他还是有点不自在。那人的手已经摸到了他裤裆上,隔着裤子,摩弄着他胯下不安分的东西,
“大哥,我想冲一下,身上有点汗”
高飞找个借口,想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平头笑了,把手拿开,看着高飞站起来,把身上的衣服脱了,在平头盯着他内裤下隆起的目光下,高飞脸红的进了卫生间。
高飞以为平头会跟进去,但他冲了一会,也没见他进来,只好把自己下面仔细的又洗一下,围着浴巾走出来。房间里的灯光已经被调的暗下来,平头已经脱了衣服躺在床上等着他,结实粗壮的身上,只穿着一条黑色的丁字裤,正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摸弄着内裤中间高高的隆起。看到他进来,平头笑了,叉着腿,叫他很直接看到那腿中间,那透明的窄小内裤下高高顶起的部位,高飞笑了,坐到床上,平头一翻身,靠到了他的身上。
“兄弟,哥看到你,就忍不住了”
他抓着高飞的手,把它放到自己内裤中间的隆起上,叫高飞直接的感受到自己的欲望,隔着那薄薄的纱网,高飞感觉到了他的粗硬与热度。平头哼一声,手摸到了高飞结实的胸脯上,一只胳膊勾住他的脖子,把自己的嘴亲上去。高飞迟疑一下,抱住他,两个人柔软的嘴唇贴到一起,轻轻的蹭几下,一个滑腻的舌头撩人的拱进了高飞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