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8日星期三

打工淫传

林兆豪是H大学英文系大三学生,在班上是的大帅哥,有人说他与台湾的贺小美有几分相似。因为参加了学校的划艇队关係,锻鍊出一副让人称羡的身材。平日上街,他很喜欢穿着紧身的衣服,也许是想其他人羡慕他吧。' }7 X1 J$ ^( ]# Y3 H5 ?

            兆豪大一大二时,家里经济状况还不错,并不需要他出外打工。但好景不常,兆豪升大三暑假时,家里做生意亏损,欠了近千万债务,虽然债主们人很好,并不逼他们马上还钱,还帮他们介绍客户,但兆豪父母坚持把一个月所赚的钱拿一半去还债。这么一来,兆豪就必须自己赚学费和生活费了。所幸兆豪的功课不错,一星期打五天工倒也还能应付,只是期中期末时就要辛苦些了。

            新学期一开始,兆豪就忙着找工作,最后在学校附近一家餐厅找到了服务生的工作,一小时110元,星期一到星期五上三天各四小时,周末周日上八小时,这样一个月可以赚到一万多块,再加上又住家里,节俭点也可以存下不少钱。0 R! ~9 w( C  u) s3 d2 S
/ x4 X5 n) ^4 `* U/ {8 h
            兆豪上班的那家餐厅,在那区小有名气,晚上常常客满,因此需要聘请大量年轻人来担任服务生。在炎热的八月天,兆豪经常穿一些很贴身的T恤和牛仔裤,充分表现他那完美的线条。但他穿成这样,却让周围的男生女生口水直流,常常藉着工作之便,有意无意的吃豆腐,特别是那些女生,经常会在兆豪身上乱摸一通,有次更摸得兆豪起了反应,牛仔裤的裤襠部分变成了一个小丘,好不尷尬。虽然曾经出现了之前那件尷尬事,但是兆豪好像没有换上其他衣服的意图,上班仍然是穿着紧身T恤和牛仔裤。2 ^8 d9 d+ z, Y4 _1 _3 {

            某个週末晚上打烊后,兆豪与同事道过再见后就骑车回家。本来兆豪母亲反对他这份工作的,主要是因为服务生的工作时间很长,餐厅接近十二点才打烊,打扫后差不多近一点了,恐怕身子迟早会捱不住而病倒。不过兆豪十分坚持,而且从餐厅到家骑车也不到十分锺,最后兆豪父母还是答应了。
& z6 W9 p0 Y1 Q( G) f9 c; z
            兆豪在夜晚的街道上骑着车,心想回家要快好好洗上一澡,工作一天汗也流的够多了。最高兴的是父母带哥哥去南部批货,要明天晚上才回来,这样明天轮休可以好好睡上一天……才这么想时,兆豪突然想到一件事。

            「糟糕!我的手机还留在店里呢!」兆豪不禁懊恼自己为什么那么糊涂,虽然已经快到家了,但还是非回去拿不可,谁知道到明天自己的手机还在不在?幸好餐厅老闆看他年纪比其他人大,而且责任感强,所以把备用钥匙交给他保管。本来兆豪还嫌每天带它很烦,想不到这个时候反而帮了大忙。, q% P$ @! M% e$ V0 i
  M. ]* p  d  f
            兆豪掉头骑回店里,到了后门发现厨房灯还开着,里面隐隐约约还传出笑声。

            「咦?是谁还没走?还是有小偷?」想到可能是小偷,兆豪紧张起来,本来就要到旁边的公共电话报警的,后来一想,如果在里面的是还没走的同事的话不就糗大?兆豪决定先看看再说。5 S" _' T$ L9 T% C" _2 c: E7 p

            兆豪小心翼翼地把还没锁的餐厅后门打开一条缝,偷偷地往里面看了进去。

            「呼!原来是他们!」兆豪鬆了一口气,原来在厨房的是兆豪的同事伟翰和国翔,他们都是比兆豪小四岁的高三男生。他们趁大家回去后拿餐厅的啤酒出来喝,兆豪看到这样,心想要吓吓他们。. p/ w: C+ J9 n2 }) z: q% b9 N& g4 }
1 L/ x) K- |- E- h7 {% l: F$ X) `
            「你们好大胆,敢偷喝餐厅的酒?不怕我去告诉老闆?」兆豪衝进去大叫,果然伟翰和国翔吓的跳起来。等到他们看清是兆豪时,兆豪早已经笑的站不直了。

            「豪哥,别这样嘛,我们祇是偷喝一点点而已……」伟翰先开口求饶。

            「对呀,反正酒那么多,喝一点也没关係。」国翔跟着说,他知道兆豪人很好,不会把刚才发生的事跟老闆听。

            「骗你们的,瞧你们吓的……不过以后别常做这种事,下次如果是被别人看到,我就没办法囉!」兆豪本来就只是想吓他们,当然不会刁难他们,伟翰和国翔也鬆了口气。

            「豪哥,你怎么又回来了?」国翔问道。
! s& M, d/ i2 f$ T4 N& F' m
            「没什么,我的手机忘了拿而已。」伟翰听到,就挪了挪身体让兆豪过去。兆豪到自己的柜子,发现手机真的在那里。
. M0 v/ c' N" [
            「真好,现在可以回家了……」兆豪心头放下一块石头,心想着要快回家休息。/ x8 ^0 ?$ R1 w. e. q  B, ~
+ v0 N+ r( T8 E
            「我要走囉,你们两个也别太晚回家,小心被临检抓去关!」兆豪虽然平时讨厌他们屌儿啷噹的模样,但还是会为他们着想的。& Y0 n7 {1 w4 T  ^2 H( J+ r' p

            「豪哥,你要走啦?陪我们聊聊天嘛!」国翔开始耍无赖,还把身体挡住通道不让兆豪过去。6 Z/ X' k( ~8 E% Y

            「我哪像你们那么精力充沛呀?现在超想睡的,你们也别太晚走。」兆豪不是第一次被这样闹了,所以也不理国翔,伸手就要推开他,国翔也只是闹闹而已,看兆豪推他,国翔也边笑边让开。% u- u  [. A; j
3 Y+ D& |# `8 \; i2 Y. A

继父早晨在床给我的猛力撞击

半年前,妈和继父买了层三房的公寓后,就把我接来一起住,开始了长达半年的小家庭生活。" J+ I. c' m" k, Y1 e0 ~$ ]& e

那段时间,我记得早上在赖床的时候,继父最爱溜进我房间,打我屁股,叫我起床。继父开玩笑骂我是只爱睡的死猪,但我知道那语气,继父他是疼我的,并且想让我接纳他为家庭一份子。
3 y# @9 \6 d+ W9 O2 }: L$ |
而后来一次,我故意睡得很迟,只穿著内裤,就为了勾引继父碰我的屁股。记得继父一掀开我床被那刻,就在床边犹豫没动了,而我还在装睡,故意把自己的屁股抬得很翘。我又是个骚逼,故意穿那种性感的后空内裤,搞得继父都忍不住偷摸我的屁屁,特别是他还用手指头在我屁股沟上滑动,而且不只是滑一次。他还轻轻將手指插了我的屁眼,我屁股敏感得抖了,他才马上收起自己的手指,我也假装醒来了。
$ I) C3 ~7 _7 i7 }
那次以后,我用同样的方式勾引继父。第二次,继父来我的床,看我睡得像死猪一样,又用手指头在我屁股沟上滑动。这次,我很大胆地转身抓著继父的手指,他慌了一下。我内心很刺激,特别是早上的晨勃,那根特别的硬。我马上拉住继父的手,让他到我床上。结果,他就贴倒在我的身上。我忍不住抱着继父,和他身体相互摩擦。7 p8 Y7 m0 f5 Q5 F( H. I
3 X0 g7 M) A0 W! K! B3 C7 t) L
继父当时就很矛盾,我含情告诉他,自己很喜欢他这爸。我就把他的手指头放回刚才的菊花洞上,继父很认真的神情看著我,但马上又用手指头刺了我屁眼好几下。

继父很磁性的声音问道:就这么想要吗。/ `) q& v/ o8 i& e
3 {7 G/ V& j  R7 a! J& W0 g
我当时很渴望的点头:我想试一试,就那么一次。9 O1 }0 ^* S" W+ }8 u/ j5 V

继父连忙说:好。0 d# c0 A& ?8 t4 O* I! E

继父正解开他的裤子,我就隔著他的内裤,摸著他的肉棒,感觉还满粗的。继父也脱下了自己的内裤,掏出了他的肉棒。贪婪的我握著继父的肉棒往嘴里吞,舌头不停舔弄它的头部,用力吸著那根在嘴里的鸡巴。7 H7 _6 q; L; y% Z
9 Q1 V4 b  @. k: K# ]
继父脸上有点难为情,毕竟知道我是他的继子。他不敢正视我替他口交,只好闭上眼享受。感觉继父的那根也相当硬,估计和我一样受到晨勃的刺激。我故意双手抱着继父的公腰,一口一口来回吸著他的肉棒。他知道被我这么玩很爽,也轻轻在我嘴里一来一回抽送。! K7 r, a( F; Q8 Z5 N. t, j6 K/ L3 `

大概都吸了继父好几分钟,继父受不了,马上将鸡巴抽出我嘴里,那根非常硬的挺著。我想一定是妈早上都没帮他好好发泄,现在只能由我做儿子的来帮他。我还故意舔了继父的大龟头四周,爽得他鸡巴抖了好几下。继父这时说自己硬得快不行了,调皮的我还转身用屁股沟靠着继父的鸡巴,他都忍不住借用我的屁股沟来回摩擦。

当时,妈都已经去了电子工厂工作。我让继父放心插进来,双腿摆好在床上。继父看著我洁白可口的小屁股,索性把我的小内裤也脱掉,一只手握著肉棒,对准我的小肉缝塞进去。
* i6 v& d# |% `/ S# L
那时候,我抱紧自己的枕头,继父的龟头尖从后先进来,我忍住那股撕裂感。不懂是早上屁眼还没干活,继父说我里面夹得他很紧。继父为了让鸡巴再深入点,吩咐我忍一忍。% l0 }( W/ |( k) T) R2 x5 h
: i% D* x, T, x3 p
我显得紧张起来,屁股洞一直被继父的鸡巴涨著,实在忍不住,嘴巴都在呻吟。那时候,我感觉继父已经进入一半了。# i/ D! R* B9 j/ P' G: }, z

继父还双手抱着我的腰,轻轻地来回抽送,想尽快让我适应。屁股里面越来越饱满,疼的爽的什么感觉都有,随著继父的抽送,我开始适应了这种感觉。尽情啊!啊!啊!叫着,继父也一直摆动腰部,让我的屁眼吞入他整根的肉棒。他一边快速抽送,我一边揉搓自己的肉棒。

虽然继父不是什么帅哥了,但这种背德的感觉实在很刺激!我下意识的扭动着要,配合著继父一阵阵的撞击,那股啪啪啪的快感不断刺激着大脑。9 w) \4 O5 ^7 Y5 n

随后,继父要求我躺在床上,让我享尽他的鸡巴。他从我两腿间,往中间的屁眼塞了进去。继父加快速度插,夹着我的浪叫声,越插越用力,每次都插得我很深。和继父玩了都有半小时,他表情激动起来,马上抽了出来,射在我身上。我起身吻了继父一口,他脸上其实很茫然,第一次享受到男男肛交的快感。后来,他拿了纸巾给我抹干净那些精液。1 e- a# s* p; v

找了男友的好友解决我大屌性生活的困扰

我和男友在一起也有半年了,表面上过着幸福的日子,而实质上我和他的性生活并不完美。我们基本上是每个星期的周末出来见面而已,平时的日子,大家都忙于工作。就算如此,我们也不是每次见面都会做爱的。有的时候,男友还会拒绝我的性爱要求!
% w% S, s& f7 ?% I& i
这里是有个特殊的原因,导致我男友不喜欢和我做爱。大家或许会猜测不出来,我和男友并没有争吵,而是因为我底下的鸡巴!谁叫我出世的时候,就有一根天生具有的大肉棒!!!( o- Y6 G  K2 U0 }  z4 M

第一次和男友做爱,他都吓了一跳!他质疑我吃了什么补品,鸡巴竟然能长得这么大根!

当时我要操男友的时候,他有点不愿意。经我慢慢说服他,他才肯脱下内裤,让我操他的小穴。他担心的一直说:麻烦你涂多点润滑油!1 y2 X3 L# D$ E5 j

要玩肛交,零号肯定就会“先苦后甜”嘛!刚开始难免会疼啦,他就须在过程中慢慢适应。后来,他自己淫叫得很嗨,承认确实有爽到。但隔天,男友的屁股就开花了,大便时还流了点血丝。从那天起,男友就要求和我的做爱频率,一个月只保持在1至2次左右。大部分时间,只愿意勉强帮我口交!
( ]9 m& ~+ U- w  j9 s
对我来说,这简直就是一段很难熬的日子。因为我是一个性需求比较旺盛的男人,时常都会打飞机,几乎每天都会来一炮!我当然就不想通过这种手淫来浪费自己的精华,肯定就想流给自己的男友。可惜的是,我的男友不争气!
, x4 f1 T7 h$ L$ Z
好在上几个月的时候,我在男友的生日聚会上,认识了男友的一个好友。还记得这家伙和我打招呼的时候,竟然在偷笑了。后来,才知道男友告诉了他,关于我大屌的事情,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但也因为这样,我找到了一个肯陪我发泄的零号!
9 B  a- E5 c8 c7 Z8 T- s
这家伙和我在微信聊天,时常会故意叫我发屌照给他看,我感觉他对我的肉棒很有兴趣。那时候,自己内心也很需要,我只好向他诉苦。好在男友的好友善解人意,他说可以尝试帮我,只是不能让我男友知道。看他长得还挺可爱的,我实在难以压抑那股欲望,只好私底下约了他到我家玩。

第一次,男友的好友来我家,我就将他裤子和内裤全部脱掉了。就可以看见他比我男友的身材更有肉感,尤其是他的屁股又大又丰满,那个屁眼绝对是和男人肉棒结合的好地方。* }9 o( c5 X$ s: b% }1 ^

我也脱下了内裤,让他看我粗大的家伙。他并没抗拒,而且还低下身一边玩弄我的鸡巴,一边抚摸我的蛋囊,让我有种想扑起来抱着他的感觉!- f" {- S9 J/ V- }" Y* o/ Q. i, O

可能他对我也动情了,热情地抚摸我的大屌,让我看见他非常投入帮我口交。好几次,这顽皮的家伙故意吞下我的蛋蛋,搞得我好刺激!他还伸手指划过我的屁眼,就是特别有情调。使我亢奋得不能自制,底下那根東西坚硬的撐著他口里。同时,他也知道我的大龟头特别容易流出淫水,就主动伸舌帮我舔干净。就这样在他嘴里,我的大屌高涨得受不了,但我就是强忍著,想要继续享受这份快感。

隔壁的房客 4/4

1 a( Q! U1 I6 T5 ]
; z, ?, o
8 ~( h) |+ P!318 q* U5 @- X1 B# a: I' e

月光透过穹顶壁画,犹如万花筒一般,映得满地五光十色,如梦如幻。" t0 A: ?# n2 D0 j. k; \
武俊龙跟随众人,拾级而上,分院仪式的喧闹声,从扶梯底下不时传来,令他心烦意乱,一抬头,又瞧见那侍应生光溜溜的屁股,忽觉一阵恶心。8 P% p. E! u7 h9 O
他在车上听到山庄的名号,初时震惊无比,但是一路困在小小推车中的经历,已令他冷静下来不少,况且连房东周哥也被他连累,好好的却被抓到这鬼地方来,越想越是愧疚,无论如何也要将他带出这地狱一般的山庄去,不到万不得已之时,总需委曲求全,再也不能轻生为念,一遇时机,便不惜一切地带周欢逃走。想通此节,心中本是一团乱麻,突然变作一片清明。
可是等到他当真踏入山庄之时,心里堆砌了一路的重重防御,却几乎土崩瓦解。
在他眼里,这山庄大厅便是阿鼻地狱,无数堕落的妖
魔鬼怪,拦在他面前,伸长了手臂,要将他拖入油锅之中。8 I* k& ~6 V9 O# O. M
周欢走在他身侧,忽见他脸色极差,连忙抓住他手臂,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3 E; S) C: {. n" l/ e. O
武俊龙摇摇头,示意无碍,顿了一顿,低声说道:“周哥,都怪我不好,连累了你。”6 s! Q' M3 _; B, o5 k
周欢一怔,低下了头去,心中百转千回,忽然拉住武俊龙的手,紧紧握住,低声说道:“俊龙,你千万不要放弃,咱们一定能想出办法,逃离这里。你要是敢寻短见,把我扔下不管,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武俊龙心中感动,将周欢的手紧紧一握,点头道:“周哥你放心,为了你,我也不能死。”
周欢胸口一暖,只觉前头便是刀山火海,但凭武俊龙这句话,自己也义无反顾了。) ?6 x) D! c/ M. M; V. d& w
邵虎和那神秘帅哥走在最后,两人见了他俩小手一牵,神秘帅哥不由得暗露微笑,邵虎却冷哼一声,转过了头去。
侍应生引着四人,迤逦而行,踏上最后一级台阶,前方正是西洋宫入口,大门洞启,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什么也瞧不清,突然那黑洞之中,鬼火一般,刹那之间亮起无数绿色的眼睛,杀气森森,像发现了鲜肉的野兽一般,突然向门外五人冲刺而来。0 |0 t/ ~: i: C: h( Q% b4 M
周欢等未及思索,十来条成年高加索犬已迎面扑了过来,口角流涎,交错的利齿猛地分开,露出殷红的血盆大口,狂吠之中,离众人已不过数步,立时便要择人而噬。
饶是武俊龙和邵虎这样惯于搏斗之人,见了这群恶犬,也不由得头皮发麻,身子上紧了弦,已做好恶战一场的准备。周欢却已吓得双足发软,险些要从扶梯顶端滚落下去,但仍强自镇定,不肯在武俊龙身旁退却一步,只是身子已不听使唤地哆嗦起来。7 L* Y. D0 w2 @( X% L
“停!”
一声苍老而威严的呵斥,从黑洞中传来。
那群高加索犬已然扑到了众人脚下,张开了利口,听到这声命令,只得依依不舍都将送到嘴边的人肉四肢放开,意犹未尽地在众人身上嗅了一番,这才用巨大的尖爪踩着地面,不甘心地溜到入口两侧,安静地坐好,十来对眼睛却仍死死盯着众人,这样主人一旦改变心意,便好冲在其它同类前头,大快朵颐一番,舌头像吊死鬼一般悬在嘴边,口水落了一地,腥臭扑鼻。
只听笃笃笃的拐杖拄地之声传来,一个佝偻着身子的矮小老头,从西洋宫大门缓缓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八个配枪守卫。, C  _$ t4 F9 w$ ]; k+ w
“小家伙们不懂事,几位可别见怪啊!”* d, H; r0 C7 L2 n
周欢等人心照不宣,知道这木总管是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心中更增戒惧。! K& B4 y% i- s5 O9 b# k- ^) e3 [
“各位请随我来。”
木总管转过身去,瘦小的身躯重又没入大门黑暗之中,众人虽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到了这步田地,也只有乖乖地跟随在后,当下先后走入了通往西洋宫的走廊。6 {: F( i- p) [' p9 P% I
木总管等人仗着群犬凶恶警觉,似也不怕他们在黑暗中有所动作,走廊中没有一盏灯,又黑又长,似乎走不到尽头,只听拐杖拄地声,枪械摇摆声,人的脚步声,狗的脚步声,咳嗽声,狗吠声,在狭长的走道里发出回响,好在前方不断有风吹来,不用忍受身后那十多条畜生的气味。+ s5 m! }0 b6 |6 }7 p
就这般走了数百步远,忽听前方传来一阵惨呼,隐隐夹着几声鞭子抽打之响。
那木总管埋怨道:“现在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打完?”双手一拍,走道之中电灯接连亮起。
周欢等心想,这老头真爱装腔作势,明明有灯,却故意叫他们提心吊胆地摸黑走了这半天。
众人向着那惨呼声起处慢慢走近,声音越大,越觉凄惨无比。那一声声鞭打,虽然无人见到,但听在耳中,犹自带着血光。那使鞭的人,一听便是老手,每一下都极其清脆爽利,抽在皮肉之上,绝不拖泥带水。
木总管领着众人,走到鞭囚的小室前,对这门上一个小窗喊道:
“老高,真有你的,打了快一天了,怎么还在打?小心打死了他,我们还得找个麻袋装他,若不是这里的人肉都有些脏,我看倒是丢去喂狗才好呢!”
群犬似有灵性,听懂了木总管的言语,一时躁动起来。  m- s3 m% _% M: V0 N, K
只听囚室里那人回道:“木总管怎么亲自到外头走动了?您老还好?我老高的鞭子您还信不过吗?打一百鞭也好,一千鞭也罢,横打竖打,绝不重复打在一处,等全身每一处都打完了,也绝对死不了。不过,全身挨遍了我老高鞭子还不求饶的,这山庄里还没有这号人物呢。”
木总管摇头道:“我瞧着也是怪累得慌的,不过也只有老高你的鞭子,可以不留伤疤,养好了照样见客。只是今晚你还是养养神,歇歇手吧,南边那几个老爷就要到了,连我都不得不跑出来松松老骨头,你这神鞭还是等上两天吧,不要坏了他们的雅兴才好。”
老高应道:“是嘞,木总管辛苦了!”5 B, k5 c) M6 C! Q  o
木总管一招手,众人又往前行,等过了囚室,他便摇头叹道:“真是作孽啊!”
周欢等虽知他是故意安排了给他们看的,但心内仍是不由得栗栗不安,又见走道之中,每隔数米,便有一名守卫站岗,要想逃走,可着实不易,何况出了走道,四处还要许多哨岗,即便侥幸逃出,山庄只要放出那些猎犬,不等他们走出四面的深山老林,便能立时追捕回来,想到此节,人人心头都笼罩了一片阴霾。
众人越走越深,四周墙壁壁纸的花纹也是越来越繁复,走到后来,头顶和两侧都是精美的花叶纹饰,脚底踏着厚厚的地毯,织工精美,甚是豪华,连那些持枪守卫的衣饰也都变了,宛然便是欧洲宫廷的守卫服装。5 Q0 k7 U5 E1 f) O1 v+ q; w
“啊,咱们到了,带他们洗浴更衣吧!”4 R3 p* {# l" P1 @# n
木总管停在了一个三岔路口,向手下吩咐道,也不和周欢等人打招呼,便带着群犬又右行去了。
那八名守卫则带着周欢等人向前继续走,来到一个装饰华贵的房间,四面都是瓷砖,组合出一幅幅狩猎出行图,画上尽是欧洲皇室贵族骑在马上,每人又伴着一个裸体的健壮青年,或坐在贵族身前,或坐在贵族身后,坐后之人全都暧昧地搂着坐前之人,下身阳具只要显露,必然是昂扬起立之势。头顶画的则是宙斯化作老鹰,掳走美少年伽倪墨得斯,在奥林匹斯山和他做爱的故事。房间正中,摆了一排浴缸,其中四只已放满了热水,浴缸旁设有小几,放着毛巾及其它洗浴用品。8 i# o( I9 `0 M. C) K2 z' q
八名守卫送他们进来后,便站在门口,另有四个青年男子,上前为四人脱衣。周欢等连连拒绝,说是自己来就行了,那些人却道:
“别难为我们了,要是让总管们看到,我们又有苦头吃了。”
周欢等听了一愣,只得由他们动手,一些紧要的地方,自己抢先一步就是了。/ @/ S) o* j& P: ?$ a' n
周欢脱去全身衣物,侧眼一看,武俊龙也已剥得赤条条的,全身腱子肉丘壑起伏,线条分明,一手掩在阴毛丛下,可是鸡巴硕大,哪里是五指山所能掌控,他连忙跨入浴缸,飞速坐下,身躯急沉,顿时撞出两片水花,泼在分配给他的那名青年男子身上,那人只穿了一件白色绸衫,一条白色绸裤,经水一湿,立时贴在了身上,只见他胸肌如甲,腹肌如铠,透水而现,脐下三分之处,一条羞棒,昭然而现。那人行若无事,拿起毛巾为武俊龙搓洗,武俊龙推也不是,从也不是,脸色一片尴尬。
周欢心中不快,不愿再看,转过头去,只见那神秘帅哥,脱去了一身服务生的行头,露出一身铁疙瘩也似的肌肉,身上道道疤痕,深浅大小不一。他提起脚,踏入浴缸之时,更是露出一对布满足茧的脚底板。他双脚踏入,转过身来,一条粗长肉屌,随之摆动,映入周欢眼帘,根直头翘,蓄满了精力。
周欢在幕布上见过他的屌模,当它全然勃起之时,自己还无意间触犯到了它,此刻见了真身,不由得脸上一红。

隔壁的房客 3/4

23

周欢正仰头望着武俊龙的面容出神,不提防武俊龙鸡巴一顶,恰好挨着周欢下巴颌,向上猛然升起,长枪也似,携着一股腥臊之气,往他双眉前刺了一个来回,几乎便要沾到他眼皮,周欢不由得将眼一合,一吸气时,几乎被武俊龙的骚味儿熏倒,长枪回落之时,更是重重在他双唇间撞了一记,登时嘴皮沾满了武俊龙的屌液。
周欢第一次吻到武俊龙鸡巴,只觉双唇一阵酥麻,双颊酡红如醉,重新睁开眼来,只见武俊龙硬屌从根至顶,颜色由黑转红,便如一根紫檀玉雕成的春笋,节节拔高,最终吐露出一段绯红的笋苞,冒着点点春露,等候着采笋人的品尝。
周欢咽下一口唾沫,恨不得立时将武俊龙的宝贝一口囫囵吞下。他不敢抬头去看邵虎,可深知此刻他便握着手机,对准了自己和武俊龙的勃起之物,等着将这场香艳好戏录下来,有了这样的把柄,今后自己和武俊龙岂非是任他宰割了?可是,放着这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周欢若是将送到嘴边的鸡巴放走,只怕他余生日日都要后悔了,但是邵虎镜头瞄准之下,一时终究难以下口。
邵虎瞧得不耐烦了,伸指一弹,在周欢脑壳上打了个暴栗,喝道:“骚货,裙子都被淫水打湿了,还装什么贞洁烈妇?”他做戏做得十足,连“裙子”“裤子”都不说错。
周欢被那一记暴栗打得脑袋嗡嗡作响,自知裆下早已淫态大作,多半已被手机拍到了,脸皮不禁更加涨红了。5 L2 D) |2 }9 h$ h* l
武俊龙听到邵虎又辱骂起来,自然以为他在骂青辰,只是双臂双脚都被固定住了,徒然身子一阵激动,怒道:“你这狗比,你骂谁呢?”6 _7 ~2 U$ ?& W% _" {  z6 _
邵虎笑道:“你这臭嘴,真是比你那狗屌还硬!这小贱人,平时看到你那狗鸡巴,恨不得跪在地上帮你舔,现在怕被拍下来,倒装起纯情来了!也罢,你就滚一边去,看大爷我亲自调教调教吧!”
周欢一凛,身子已被邵虎推到一旁,只见他蒲扇也似的大手一伸,便要将武俊龙的巨屌握入掌中,大惊之下,险些便要叫出声来。  Q1 ?* v+ f! Y3 b. G; c
武俊龙四肢被制,只有任他摆布的份,固然临危不惧,但是听到邵虎要亲手调教,也不免身子一震。
谁知邵虎手掌将触未触之际,忽然反手一扬,狠狠抽了周欢一巴掌。9 h' a8 ], J4 `; r8 P3 J
“哼,你这杂种狗鸡巴玩意,没的脏了大爷的手,小婊子,还不张口,大爷撕烂了你的逼嘴!”手掌捏住了周欢下巴,微一使劲,周欢痛的双颊几欲脱臼一般,不由得张开了口。
武俊龙只道邵虎打了青辰一耳光,心中怒极反静,暗暗赌誓,日后定要将此仇十倍奉还,当下反倒劝道:“宝宝,有我在呢,别难过了,忍一下就过去了,老公爱你!”/ j# P7 A7 V: D( X) {" B
周欢明知武俊龙对话的不是自己,可是听到他这般情真意切地柔声安慰,忍不住眼泪便如珍珠脱线般落了下来,直滚到邵虎手上。% t3 n* L! h8 I4 R$ G' i. ]
邵虎做了个嫌恶的表情,放脱了周欢,将他泪水甩掉,又在衣服上蹭了个干净。
周欢一边脸颊高高肿起,下巴兀自疼痛,见了邵虎的神情,强行忍住眼泪,心想:“我被打了,我居然会因为不肯吃屌被打了,还是我最喜欢的帅哥的屌,哈哈,哈哈,太好笑了!”慢慢朝着武俊龙双腿间低下头去,又想:“其实谁都知道,我哪里是不爱吃屌,我只是怂罢了,先前不敢吃屌是怂,现下被逼吃屌还是怂,我周欢真是天下第一大怂包!”重与武俊龙的巨蟒相对,又想:“老公,老公,今天你就做我一回老公又如何,那是你自己说的。嗯,你就是我老公,吃老公的屌,天经地义,其他都是放屁!”! t! l# n1 O4 e, y) O- f' ^
周欢微露狂态,忽然咧嘴一笑,在武俊龙龟头上轻轻亲了一口,武俊龙目不视物,正不知情况如何,突然敏感至极的所在被吻了一下,身子不由得过电一般,微微一颤,但觉那嘴唇秀气小巧,绝非邵虎,只道青辰回心转意,登时放下心来。; G4 y# C' g7 o/ V# L+ q) u3 {
周欢吻了这一下,先前干了的嘴唇,瞬间又沾满了淫露,一舔之下,咸得舌尖都麻了,刺激异常,瞬息间那麻感又从舌尖褪去了。+ M. D/ ]- b  `1 g5 S) b! S& ~
周欢食髓知味,鼻子一嗅,舌尖循着那腥咸之气,一路而下,抵在武俊龙的马眼之上,便如井中取水一般,来回舔䑛,片刻间,武俊龙的龟头已被舔得通红发亮。1 ?: l5 c: c$ r" e: A0 s0 ~
周欢张大了口,嘴唇垫在牙齿外,缓缓低头,只见武俊龙硬邦邦的巨屌一寸一寸地没入他口中。) Q4 }; Q# |- V8 E  u' q
武俊龙鸡巴的直径甚是可观,将周欢的口唇撑得浑圆如O字,还未吞没到一半,周欢便觉喉头一呕,武俊龙的大龟头已抵在了会咽。
周欢只觉口中之物大得惊人,不似自己吞噬一根肉棒,倒似一根擎天巨柱,要将他挑到云端一般。9 ]6 c8 @% b% O1 W( R7 A5 u
周欢初识厉害,便将巨蟒重又轻轻吐出,只见屌身银辉闪闪,布满了津液,那浅浅包皮之下的皮肤,被口水濡湿了,稍显透明,条条青筋益发清晰,随着武俊龙越来越快的心跳,也自一齐微微搏动。, c2 ]( `* n9 @% {  j/ K
周欢吐到龟头处,便停了下来,蓦地鼓动柔舌,便似九天玄女下降华山一般,转瞬间便向那山峰间绕了数匝,越绕越快,一时间舌灿莲花,尝遍了武俊龙龟头棱上的所有犄角旮旯。% h$ J3 b; o/ `" [1 M7 ~2 n
武俊龙初时颇觉奇怪,往时便叫青辰替自己口上一口,也是千难万难,更不用说这般尽心尽意地伺候自己,但他绝想不到车上还有第四人在场,因此疑窦再大,也只道是邵虎威逼所致,当下又是怜惜,又是惊喜,阵阵快意传来,浑身畅美难言。
正在武俊龙陶醉之时,周欢忽然舌速一缓,撤离了武俊龙屌梢,鼓起腮帮。/ B5 [3 @! G) W4 l
武俊龙只觉一圈口唇箍在自己龟头棱下,屌首闷在一口热气之中,空空荡荡,先前席卷天地般的痛快淋漓之感突然一消,顿觉一片空虚,忽然间犹如微雨轻飘,一点一点,若有若无,落在嫩软的龟头表面,雨势渐大,才知是舌尖在轻轻点落。点点细雨之间,舌尖偶然拂过武俊龙的包皮系带,便似微风拨弦一般,一扫而过。
便这般,一番细雨,几丝微风,武俊龙只觉酥痒难耐,忍不住口中发出呻吟,臀部离席而起,龙屌抢入周欢口腔深处,力道用得大了,一撞撞入了周欢咽喉。
周欢不觉一呕,口腔肉壁一阵抽搐,将武俊龙鸡巴向外一挤。
武俊龙嘴巴微张,腹部一沉,显是爽了一把,周欢稍得放松,略一喘息,忽然疾风骤雨一般倒卷上去,唇吮嘴吸,舌弄颊含,只见周欢摇头晃脑,武俊龙巨屌所到之处,不时从他两边脸上突出。
邵虎不愿在手机录影中留下自己的举动,只见周欢冒名顶替,将武俊龙一根鸡巴吃得风生水起,又是眼红,又是心热,裆下早已胀如儿臂,横到一边裤管中,当下一边拍着二人色相,一边隔着裤子,暗暗揉搓自己的大红肠。. @1 J5 ^2 A/ F+ G9 C
周欢只觉自己像是电视里攻城的巨人,将一个武俊龙形象的小人吃进了嘴里,武俊龙便在他嘴里奋力挣扎,努力分开他的牙关,而自己则不住地用舌头要把他卷进来。
忽然间,周欢又觉得嘴里的东西变了,那武俊龙模样的小人越变越大,自己含着的却是他的一条胳膊,攥紧了拳头在击打自己,似乎有意要把他的舌头牙齿全部捣烂。
周欢感受到了来自武俊龙的威猛,那每一次撞击,都像是金甲金冠的顽猴,要撞破南天门一般,他觉得自己再也抵挡不住了,满天神佛,都要在武俊龙面前魂飞魄散。3 i3 V/ j: |( O7 o2 b8 k4 i. @
他的舌头跪倒在武俊龙的神力下,变作一条红毯,看他脚踩五云,一路打杀进来;看他七进七出,逞尽威风;看他踏破凌霄,一晃千丈。
都不是,周欢忽然从想象中回过神来,都不是。  t2 w+ s- H- E; p3 p# d* Q
只是一根无情屌,穿梭一张多情口。7 B+ e6 E( U. c+ C/ b0 N3 h0 u
而此时,那屌又到了它远征最远之处,周欢忽觉下唇微微一凉,竟是武俊龙的卵袋贴了过来,不经意间,武俊龙的鸡巴早已通体插入了周欢口中,龟头所指,已深深陷入周欢喉中!
周欢本在沉醉之中,尚不自知,此刻忽然醒觉,登时再也承受不了,哇的一声,张口急呕,谁知武俊龙正到了紧要关头,先前试探得对方承受得住,早已放开了本事,哪里知道周欢的心理变化,身下屌红如血,正巧迎着周欢一呕之势,向前猛地一操,便在周欢“哇”的一声同时,仰脖低吼,两股战战,待要拔出,固是不能,也是不及,当下两膝一阵颤抖,脚趾夹起,肉臀一抬,巨屌仰天发炮。1 Y' c, h" J- e$ j, W0 y
周欢只觉口中一炸,顿时旋涡一荡,一股腥咸洪流瞬间盈满了口腔,顺着他干呕之势,随即喷涌而出,这边涌出口外不止,那边武俊龙射向口中没完,周欢直喷了数秒,口中依旧是满满的,却是武俊龙不断在补充货源之故。

隔壁的房客 2/4

14! ^- @5 [) I- J9 o( a

周欢舌尖才一触及邵虎屌包,耳边便听一声叱喝:“干什么呢?”6 [1 X: e5 h/ A# _* ]% |# g
周欢吓得一哆嗦,舌头急缩,嘴巴急合,差点儿便咬到了自己。' G& `% j* n6 m
只见邵虎身边同伙都散作两边,现出一个一个娇小的身影,瞪视着二人。
“还想不想在这里干了,无法无天了还!赶快给客人赔礼道歉!”
邵虎似乎有些意外,心道怎么今天萍姐突然插手起来,半晌才道:“萍姐,我们在跟武教学习呢,您误会了。”
说话的正是萍姐,她淡淡地说道:“学习完了吗,该干嘛干嘛去!”
邵虎等人连连点头哈腰。" I( _+ U5 p; |1 j* v
萍姐最后瞪了邵虎一眼,转身离去前又意味深长的勾了武俊龙一眼,这才迈着气势腾腾的步子走开了。: R4 u, f' I. x$ J3 ^, X( O
武俊龙自始至终未发一言,邵虎一边注视着萍姐的方向,一边走到他身侧,凑在他耳旁悄悄说了一句话。# t( a: `" d" k$ z' B8 z* b
周欢虽然离得甚近,却也没能听清,只见武俊龙嘴角一扬,露出轻蔑的微笑,冷冷地回视邵虎,比了个OK的手势。) ]6 b& h5 R; J( |' X
周欢不知他二人打的什么哑谜,但料想不是好事,邵虎一摆手,众人便各自散了,不由得吁出一口长气。6 p0 J2 L5 M" ^/ E
武俊龙定了一定,向周欢道歉道:“周哥,让你受惊了。”
周欢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问道:“这傻逼是什么鬼?嗯,他是不是经常搅黄你的生意?”5 Q( i; e, }! \
武俊龙不置可否,只是回了一句:“他还没那本事。”
他说这句话时,眼中精光一闪而过,周欢不由心中一凛。
武俊龙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周哥,请你签我的课吧,只要你积极配合,我保管你一个月出线条,两个月体形重塑,三个月脱胎换骨!”语气平静而充满力量,目光炯炯地望着周欢。
周欢心中一荡,心中突然生出一丝愧疚之意,不由得低下头去,轻声说道:“我相信你。”
武俊龙面露喜色,问道:“那是成交了?”
周欢仰起头,直视武俊龙,微笑道:“现在反悔成不成?”
武俊龙一愣,反应过来周欢是在逗他,摇头笑道:“周哥你学坏了啊!”
也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武俊龙有那么一刹那,看到周欢的眼神暗了一暗,但转瞬间又恢复了正常。
两人到了前台,签了份三个月的私教合约,每星期上一次课。) U( z" M( L! b* ]) [# K  q) h
周欢刷完了卡,武俊龙欢呼一声,将他拦腰抱了起来。2 L$ b# S5 C! s% P
这一下出其不意,周欢上次被人抱起还是在小时候,不由得有些发窘。+ q: C1 \& R7 f# V" H
武俊龙将他放下地,又为自己的幼稚行径不好意思起来,周欢只作淡淡一笑,身周被武俊龙搂抱之处,这时一发滚烫起来,又感叹那一抱来的太突然,自己都没来得及好好地感受。
+ m7 a0 u3 S6 H& t
周欢运动了这片刻,早已累得不行了,武俊龙帮他抻了会儿筋,让他又慢跑了20分钟,周欢只觉浑身都要散了架,一步步挨下跑步机来。
武俊龙正在和一名顾客攀谈,远远瞧见周欢有氧做完,和那人招呼了一声,便小跑着来到周欢身前,说道:
“周哥,你今天差不多运动了一个多小时了,量不算大,但是第一次,还是要注意多休息,多补充营养,待会儿你洗个澡,中午咱们一起吃饭吧,我请客!”, f: \: ?. O* d# ^8 M9 y
周欢笑道:“好啊,不过你还没发工资吧,这顿我先请了,以后你有的是机会!”; s1 |2 a. A# t- ~0 A2 O
周欢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下套,还是出于真心,总之,武俊龙是感动的不要不要的。5 e' t2 w, z! ]- o/ p
周欢来到健身房后端的浴室,只见里面空无一人,装修得倒颇为精致,大理石的墙面,映着柔和的灯光。浴室入口处设计了几道转折,离大厅又有些距离,因此显得分外宁静舒适。7 A; D( E0 s- ~2 n$ w5 r% V( w7 e9 x
浴室中并排一溜隔间,隔间门均是毛玻璃,不设门闩,上下都留有空间。这样既便于通风,又能察觉是否有人晕倒,同时也让爱占便宜的顾客没法偷偷在里头洗衣服。
周欢三下五除二脱去衣物,走到一个隔间中,尽情享受着水流的冲洗。. G  }/ Q0 H- I2 e7 u9 I, B
隔间里放置着洗发精和洗浴液,他一边沉醉在温水对酸胀肌肉的按摩中,一边将洗发液挤出,搓在头顶,顿时满头的泡沫就挂了下来,周欢双眼紧闭,惬意地揉搓着脑袋。
蒸汽氤氲,水声喧哗,就在他无比放松之时,忽然背后一声轻响,近在咫尺。- `9 h) s3 ?$ p* [
周欢一惊,右手伸出,按在把手型的水龙头上,才一关上,正要抹去眼前泡沫,突然一只大手坚定地覆在了他右手上。
9 w# w, i( k( z3 V6 P3 ]
15

周欢倒抽一口凉气,右手急缩,背后那人却牢牢地按住了自己手背,周欢一运劲,便知彼此力量悬殊,待要抹去眼前泡沫,左手还未上抬,又被那人五指交叉扣住,半分挪动不得。
周欢掉转了头,下意识地待要睁眼,霎时一阵剧烈刺痛,只得牢牢闭紧了双目,不知为何,却不敢开口问询,只觉那人通身蛮力,但只要自己不去挣脱,那人便不如何使力,似乎生怕弄疼了自己。1 v5 Q' u' B6 @" C6 i
周欢心中砰砰直跳,只觉太阳穴如打鼓一般,隔间中蒸气未散,只觉一阵发晕。
两人都不打话,按在周欢右手上的那只大手,突然微微一转,无名指和小指托在了水龙头把手下,轻轻带动周欢右手,向上缓缓抬起,一股水流重新倾泻而下。, s5 Q) y- Q" q/ {
那水流初时不大,只淋到周欢脚边,渐渐淋到周欢腰际,胸口,眼看就要淋到周欢头部,将阻挡他视线的泡沫冲去了。8 {' A% v" Q6 T% C, B( l
便在此时,那人突然贴紧了周欢背脊,带动周欢双手,一把将他拦腰轻轻抱起,身子转了半个旋,掉转了一百八十度。. W8 z& V, h* v+ _5 z7 n
周欢一阵晕眩,心中不住叫道:“是他,是他!”5 @' J1 i. x2 y4 N2 S
这拦腰一抱,和刚才武俊龙在前台时的动作一模一样。4 w1 A3 i. [2 Z; `+ f
周欢只觉一个炽热的身躯紧紧贴合在自己身后,水流激溅在那人颈后背上,自己就像躲在瀑布下的巨石之后一般,一道道热流从那人肌肤上流下,流到两人身子相连之处,又流过自己的肌肤。
这一来,周欢满身热流,脑袋却仍裹在一团浓密泡沫之中,不过此时的他,也不消睁眼去看了,心中又是震惊,又是甜蜜,忽觉双股之间,升起一条滚烫如烙铁的硬物,热水沾濡之下,划过周欢大腿内侧的皮肤,啪的一声,撞在了他会阴下。
那人原是微微蹲着的,但他不光腿长,身子也长,即令躯体半弓,两片健硕坚挺的胸肌仍是压在周欢肩上,硬邦邦的两粒乳头,被两人的肉体夹着,仿佛滚动着两颗铜豌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