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6日星期三

肌肉贱男王勇


第一章
我叫王勇,今年28岁,无业游民。虽然无业但生活不愁,因为我老爸老妈在我19岁进大学时移居国外,国内留下3套房子给我,出租后就当我的生活费。大学毕业后他们催我移民,但我感到不自由就没去,他们在外面又生了两个小弟弟也就随我了,不过还是给我一笔钱作启动资金。我把这钱又买了一套房,现在我靠租金就衣食无忧了。
虽然我家庭生活优越,本人也长得高大英俊,在大学时都得过学校健美冠军,是女同学心中的"白马王子",但我知道我是一个gay,而且是一个下贱的零号,总是幻想跪在比我,弱小的人脚下,由他们羞辱,打骂,在大众面前脱光的衣服由大家轮奸。
大学毕业后我进了一家公司当文员,干了两年没有机会,只能自己在家用脚镣铐住脚,用大号阴茎扦屁眼,用12寸螺丝刀扦马眼,最痛苦的是往JJ里注辣椒水火辣辣的要一个星期才好。有时晚上裸身穿着旧的迷衫服专门找垃圾堆在上面爬,就这样偷偷摸摸过了两年,我想被人羞辱被人干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于是我辞职了。
辞职后我到处找社会上认为低等的职业,如建筑工搬运工希望有人来欺负我,但由于我个头大也没人敢上,还是满足不了我。甚至有一次我离开居住的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当乞丐,打着赤膊光脚穿着露腚的裤子在街上晃,在垃圾桶里找吃的,搞了6、7天,可是别人都把我当精神病人根本就不正眼瞧。
直到一年前,我又找了一家小的建筑工地打工,才稍微满足了我的愿望。
由于一直不能满足,这次我去这家建筑工地时想了个法子,我就只穿着迷彩服,腰间系根塑料绳,脚下光脚穿着一双破军鞋,找到工头后说"老板,我家里出了事需要钱,我到你这里打工,干两个月,能不能先预支一月工钱?""那有这样的好事,你拿了钱跑了,我上哪儿找你?""老板,你相信我,我不会跑的,你叫我干什么都行,你要不信,我脱光衣,你再找根链子锁住我。"工头一听,眼晴发光,原来他也是个gay。"那行,你脱给我看。"听他这样一说正合我意,于是我将衣服裤子破鞋子都脱了,赤身裸体地站在他面前,JJ因为激动而微微勃起。他一看转身进了内间,不一会就拿了一样东西出来,扔给我,我接住一看原来是条贞操裤,后面是一条1cm皮绳带着一个长15cm直径6cm的阴茎,前面是一个阴茎套加两根皮绳。"你穿上,我就把钱给你"。于是我就穿上了贞操裤,说实话这裤子有点小,也没法,好不容易遇到个有解决问题的,我也不能讲究了。他过来从后面将裤锁住,我知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他的了,"钱寄哪里?"他还没忘那一茬,"不用了""你他妈的原来是来找贱的。"8 u8 l+ p, u* H1 |  y$ b
两个月的奴的生活开始了,我一直兴奋着,但勃起是没可能了。穿着这样我跟他到了工棚,工棚有二十个床左右,估计整个工地也就十几人。他指着一个角落叫我以后睡那儿,那儿与工人的通铺是分开的,就两块木板在地上,又给我一个盆叫我吃饭用,我点点头,到这里就是来被人羞辱打骂的,就是现在要了我的命都行,还讲条件。他出去把工人都叫了进来,我一看就我一个185cm高的肌肉男站在他们中间,他们最高的估计也就170cm高,矮的连160cm都没有。想到我就要跪在他们脚下,由他们羞辱打骂轮奸,我的JJ就要硬起来了,可是不行被限制住了,只能涨疼。工头对他们说我以后跟着他们作事,叫他们看住我就出去了。0 X" B8 p0 @  o
头几天也就工头晚上叫我去他那儿,解开贞操裤让我方便然后干我。工人们不知道我和工头的关系只是窃笑,还不敢动我。我一个这样大的贱零号工头干干哪里能够满足我。于是有一天我扛了袋水泥看到一个有点凶的工人走过来就故意身子一晃撞了他一下,他回手就给了我一巴掌,我故意又推他一下,这下他火了马上叫了三,四个人过来,将我打倒在地,拳打脚踢,有个家伙把皮带抽出来对我一通乱抽,我一看来力了,马上把JJ和卵子对着皮带,第一下打在卵子上真疼啊,但我由感到很过瘾,他们打了一阵看我即不反抗好象还挺享受的,似乎也明白了一点,这时工头过来了看着我就说了声"你们不要把他打坏了就行"(其实我心里想打坏了也无所谓)。奴的生活开始:干了几天活我也没冼澡,他们把我赶出了房间,我平时就睡在屋檐下,工头干了我几次后把贞操裤解了,只是用套子将我的JJ套住不让我勃起。这烊我就方便工人们干了。每天第一仵事是将工头的尿喝了,然后将所有工人的JJ用嘴洗干净,出去干活,当然最重最脏的活都是我去干,平时吃饭盆也没了,就吃他们倒在潲桶里的剩饭剩菜,我还真能吃,一般把他们的残渣剩饭全吃完,有时他们喝酒呕出来的东西也在里面反正我全吃了。下班吃完饭是工人们的乐趣时间也是我的乐趣时间,进到工棚他们马上把衣脱了就开始干我,前一个后一个大家轮作来,我也乐在其中。有时他们把我头和脚绑在一起,方便他们干活,有时他们在工头那里挨了骂,那我肯定是要被打的,有时用皮带抽,抽得我全身都是一楞一楞。有时他们将铁夹子夹住我的乳头,卵子,大腿反正那里敏感就夹那里,一夹就是一个晚上;有一次一个工人不知啥事不高兴,脱了鞋对我脸连抽了几十下,把我脸打肿了嘴流血了又对着我JJ猛抽疼得我直冒冷汗。有一次他们把振动棒扦进了我的屁眼,那是真疼我都晕过去了,后来工头不准他们这样。有一次他们休息,决定好好玩我,他们先是把我吊起来,仅两个大脚趾着地,把嘴用臭袜子堵上,然后用皮带全身抽打我,还特别照顾我的JJ和卵子,那个痛啊说不出来,又用针穿我的乳头,后来他们把我放下来,把我的腿捆在我脚下垫了三块砖头,给我坐老虎凳,并用打火机烧我的脚板,用板子抽,那天他们前后整了我四个小时,可以说是体无完肤,最后我像一堆烂泥似给他们扔在屋外,第二天我还挣扎着干活,连他们都佩服我。他们全部干完睡觉后,我还要将他们要洗的衣服洗好,才能睡觉,好在是夏天衣服都不多。

被多人嗨肏

介绍一下我自己26 178 70,偏0,短发,爷们儿公0,留着小胡子,给人感觉是很文气的男生,但是骨子里透露着淫荡的因子,也许这是天生的吧,对大鸡吧莫名的崇拜,言归正传,谈谈我在成都的极度淫荡的一晚吧! 那天晚上7点钟跟聊了半年的一个嗨友(下面简称他A,他情况25-173-60-0.5-17)计划见面,那天我准备好了肉(成都的娃子都晓得哈),买了网上传说很神奇的0号胶囊,强烈的rush,在香槟广场附近的酒店开好了房间,告诉了我的A,他说晚上10点才空,我百无聊赖的在酒店提供的电脑上继续约人,说好的要3p的,成都聊天室的很热闹,不过耍嘴的比较多,也没怎么在意,更好另一个炮友(26-172-55-0.5-17-5)约我去红瓦寺那边的酒店走场3p,因为溜了一晚上没有解,所以在这边没有开始之前我先去赴约了,这边就基本省略了,算是我的开胃菜吧,哈哈,等红瓦寺完事儿刚好9点半,我就打车回酒店了,顺便买了一些甜食和饮料上去,这个你们都懂得哈,过了大概半小时,A背个包来了,第一次见他,虽然之前经常聊天,很精瘦,短发,是我喜欢的类型,他看我也挺满意的,然后他就脱了上衣,只留了一个短裤,鼓鼓的一包感觉很大,有腹肌,我鸡巴瞬间硬起了,因为想给他留个好印象就穿了情趣的吊带内裤,他问我是还有没有人,我说没有找到合适的,就等你来了给我介绍好的呢,,他嘿嘿笑了笑,感觉有戏,把家伙准备好了,吃了几口,已经很上头了,他就开始上手机在群里约人了,一会儿他说有两个要来,我很兴奋,因为当时已经上头了,趁等人这会儿我去洗了个澡,由于刚才做过一场了所以菊花里没有什么异味,又灌肠了几次很干净。等我上床后就拿出0号胶囊按照说明用了3分之一的量,这时候门铃响了,他询问了一下就去开门了,哇,是个身材很棒的帅哥,仔细一看,原来约过炮,叫他B(27-180-65-1-18-5)他的鸡巴我依旧记得很直,公狗腰做爱很猛的,只不过只跟他做过一次,也是在固定的炮友家里,此处省略了哈,他看到我有点儿放不开的感觉,我也没什么表示很亲近的样子,毕竟有A在,假装不认识了,然后没说什么,你一口我一口的吃了起来,我这边大概过了15分钟没什么感觉,B去洗澡了,在这时候门铃又响了,A去开门了是C(26-171-56-1-18-6,绝对真实,龟头特别大)然后B出来了,原来他们都认识,我在床上,他们在沙发上走起中,这时候我发现我菊花开始发热了,0号胶囊开始有效果了,C看了看我,很暧昧的一笑,给我的感觉那就是春心荡漾,我说哥哥们你们上头了么,上头了就上床吧,他们哈哈笑了,然后A先上来了,他洗过澡了,鸡巴没有完全勃起,但是感觉很沉甸甸的,黑黑的一定操过很多菊花,我看了看就去吃他的大鸡吧了,B也没闲着上来就掐我的乳头,我的乳头很敏感,我另一只手摸了摸B的鸡巴,已经很坚硬了,我小声说哥来大鸡吧操我,他回声说先给我口几下,我二话不说就把他的鸡巴吃嘴里了,很充实,龟头直顶我的口腔里,菊花这时候被A用手指来回的抽插,说都是水,我也感觉在流水,很痒,我给B深喉了一会儿,他爽的大声呻吟起来,这时候C洗完澡过来了,我靠!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龟头,真的很大,我想我的菊花应该受不了,

16岁直男堕入骚零

去年年底,参加了某个国内的时装秀,认识了一位走内裤秀的模特儿。" P2 U2 B6 \% }7 a
, [" G1 K( f0 d* g
看他在台上走秀,就觉得这家伙太帅了,身材不会太壮,就刚刚好。肉体的曲线非常的平滑优美,加上脸蛋椭圆,笑起来弯弯的眼睛。而底下穿的内裤用料很节约,虽把他的私处遮住,但性感的屁股依然凸显,相当勾引人。5 n, b/ Q( _; _2 _# D& L
) T" @1 A" z* G# F( G
他走完秀后,我忍不住走到后台跟他认识。当他看见我这英武壮实的熟男走了过来,就笑嘻嘻地望著我,甚至还把他的屁股摇了两下,意思好像是:来啊!
  ?$ W% x2 j+ p( E" H0 m
说实话,在他尚未摇动屁股之前,我对于能否搞定他一直抱怀疑态度。在得到他屁股的明确无误资讯后,我走了上去,直截了当地说:你好,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 u+ w. T2 g. f) q( ]* _
/ L& |0 m2 E0 Z+ C# J$ q
他笑了笑,说:“好啊,但我在工作呢,不方便跟你说太多。”5 U! \+ ~8 a2 _" q

我说:“其实我想让你帮我司代言几个品牌呢,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X/ e& B1 `7 m/ Y2 x2 n2 U% q/ w% B

他听了,马上高兴起来,深感兴趣。

我说:“我觉得你就是我要找的模特儿,所以我想和你认识一下,这样,你现在很忙,我给你我的电话,你给我打,好吗?”
5 l) U& P3 R; s: T. D
于是我把我的电话给了他,他马上收了下来。- E7 x0 y; `# x9 ^0 w& x( N
1 p* Z) z/ ]. a- R: k
当晚他就给我打了电话,不过我没有约他,因为我想到他白天挺辛苦的,如果晚上就被我干,肯定会影响第二天的工作,于是我们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儿,他很感谢我这么关心他,说其他人就没我这么细致了。1 z3 D" u+ j5 q3 g+ J" }
' ~* p( r7 j' R6 ~) n% d
我开玩笑地说,我真的很喜欢你的身材和屁股,他说我坏,我说我不坏,我只是低级趣味,他哈哈大笑。- W7 F$ p. \" S" \

过了几天,我联系了他,我们相约在一个百货商店门口见面。俩人去了某件咖啡店聊天,他主动问了我关于工作的事,而我故意逗他还在筛选中呢,里面还有几个人选。他马上替自己说好话,曾经做过时尚杂志上泳裤介绍篇幅的模特儿,也为一些服装品牌代言。我打趣的说,第一次在内裤秀见面,就被他的身材和屁股给勾引了,所以才打算把这个机会留给他。可是,我又不能确定这么做对不对,况且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f0 s! T# |% l9 K3 ]( Z) i

他知道我话中有话,脑海联想了“那方面”的事。我凝视著他,他脸一下子就红了,问我是不是喜欢男人。我说是,尤其是他这种俊美的男生,就想请他到我家来喝酒。没想到他爽快答应了,其实我们心里都知道要去干什么。
8 j, l8 z8 `  T" z5 n0 q; e
到了家里,我们就坐下聊天,喝酒,然后我突然抱着他吻起来。他开始时反抗,想得到我肯定的答案。我让他放心好了,很快他就张开了嘴巴,我们深吻著对方。两条贪婪的舌头贫拚命的吸吮著,我用掌心摩着他的胸肌,手指夹着他奶头拉扯著,每次的拉扯他嗓子眼里都发出满足的呻吟。4 f! Y$ h! \6 Q" m& y3 b/ _. t8 R

我把他带到房里去,让他躺在我的床上,我的身体压在他身上。我吻着他的脖子,一只手从腰滑下,伸进裤子里,摸着他的屁股。相比他的大胸肌,他的屁股更大,跷起浑圆,简直是人间极品!这个不夸张,他的屁股我最喜欢了,简直是爱不释手。我马上把他上半身的衣服和底下的裤子脱掉,只让这模特儿在我的床秀留下一件内裤。! R. e4 b0 g* y! ^, {# U& F* {5 P

他也把我的上衣脱下,用手在我的胸前摸索著,伸进裤子里抓捏我的阴茎,握住了就不撒手,使劲的上下套动。我笑他怎么这么有经验,是不是时常被老板们玩,他脸马上羞红了。我起身拿起手机拍下这淫荡的模特儿,他求饶说不要啊,马上拿起枕头遮住自己的半边脸。

随后,我把他抱起来,让他直起腰跪在我的大腿上。我把嘴凑过去,吻着他光洁的小腹,舌头卷著舔他的肚脐眼,他兴奋的“嗯,唔,嗯”的呻吟,用力抓着我的肩膀,身体使劲的后仰。这时你才能真正的感受到他身体的柔韧性,整个身体后仰的快要一平了。$ C' J% b9 t  }, ^! ]) v
! L3 Y6 k& o$ t4 D: h
他被我搞得很敏感了,选择躺回床上。我也握着他的狗公腰,舌头沿着肚脐向下舔,隔着内裤舔着他的肉棒,然后又舔著裤衩中间的沟缝,他爽得受不了,脸上就是很享受我对他的服务。

和内裤秀模特兒在床上的激情!

去年年底,参加了某个国内的时装秀,认识了一位走内裤秀的模特儿。" P2 U2 B6 \% }7 a
, [" G1 K( f0 d* g
看他在台上走秀,就觉得这家伙太帅了,身材不会太壮,就刚刚好。肉体的曲线非常的平滑优美,加上脸蛋椭圆,笑起来弯弯的眼睛。而底下穿的内裤用料很节约,虽把他的私处遮住,但性感的屁股依然凸显,相当勾引人。5 n, b/ Q( _; _2 _# D& L
) T" @1 A" z* G# F( G
他走完秀后,我忍不住走到后台跟他认识。当他看见我这英武壮实的熟男走了过来,就笑嘻嘻地望著我,甚至还把他的屁股摇了两下,意思好像是:来啊!
  ?$ W% x2 j+ p( E" H0 m
说实话,在他尚未摇动屁股之前,我对于能否搞定他一直抱怀疑态度。在得到他屁股的明确无误资讯后,我走了上去,直截了当地说:你好,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 u+ w. T2 g. f) q( ]* _
/ L& |0 m2 E0 Z+ C# J$ q
他笑了笑,说:“好啊,但我在工作呢,不方便跟你说太多。”5 U! \+ ~8 a2 _" q

我说:“其实我想让你帮我司代言几个品牌呢,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X/ e& B1 `7 m/ Y2 x2 n2 U% q/ w% B

他听了,马上高兴起来,深感兴趣。

我说:“我觉得你就是我要找的模特儿,所以我想和你认识一下,这样,你现在很忙,我给你我的电话,你给我打,好吗?”
5 l) U& P3 R; s: T. D
于是我把我的电话给了他,他马上收了下来。- E7 x0 y; `# x9 ^0 w& x( N
1 p* Z) z/ ]. a- R: k
当晚他就给我打了电话,不过我没有约他,因为我想到他白天挺辛苦的,如果晚上就被我干,肯定会影响第二天的工作,于是我们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儿,他很感谢我这么关心他,说其他人就没我这么细致了。1 z3 D" u+ j5 q3 g+ J" }
' ~* p( r7 j' R6 ~) n% d
我开玩笑地说,我真的很喜欢你的身材和屁股,他说我坏,我说我不坏,我只是低级趣味,他哈哈大笑。- W7 F$ p. \" S" \

过了几天,我联系了他,我们相约在一个百货商店门口见面。俩人去了某件咖啡店聊天,他主动问了我关于工作的事,而我故意逗他还在筛选中呢,里面还有几个人选。他马上替自己说好话,曾经做过时尚杂志上泳裤介绍篇幅的模特儿,也为一些服装品牌代言。我打趣的说,第一次在内裤秀见面,就被他的身材和屁股给勾引了,所以才打算把这个机会留给他。可是,我又不能确定这么做对不对,况且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f0 s! T# |% l9 K3 ]( Z) i

他知道我话中有话,脑海联想了“那方面”的事。我凝视著他,他脸一下子就红了,问我是不是喜欢男人。我说是,尤其是他这种俊美的男生,就想请他到我家来喝酒。没想到他爽快答应了,其实我们心里都知道要去干什么。
8 j, l8 z8 `  T" z5 n0 q; e
到了家里,我们就坐下聊天,喝酒,然后我突然抱着他吻起来。他开始时反抗,想得到我肯定的答案。我让他放心好了,很快他就张开了嘴巴,我们深吻著对方。两条贪婪的舌头贫拚命的吸吮著,我用掌心摩着他的胸肌,手指夹着他奶头拉扯著,每次的拉扯他嗓子眼里都发出满足的呻吟。4 f! Y$ h! \6 Q" m& y3 b/ _. t8 R

我把他带到房里去,让他躺在我的床上,我的身体压在他身上。我吻着他的脖子,一只手从腰滑下,伸进裤子里,摸着他的屁股。相比他的大胸肌,他的屁股更大,跷起浑圆,简直是人间极品!这个不夸张,他的屁股我最喜欢了,简直是爱不释手。我马上把他上半身的衣服和底下的裤子脱掉,只让这模特儿在我的床秀留下一件内裤。! R. e4 b0 g* y! ^, {# U& F* {5 P

他也把我的上衣脱下,用手在我的胸前摸索著,伸进裤子里抓捏我的阴茎,握住了就不撒手,使劲的上下套动。我笑他怎么这么有经验,是不是时常被老板们玩,他脸马上羞红了。我起身拿起手机拍下这淫荡的模特儿,他求饶说不要啊,马上拿起枕头遮住自己的半边脸。

上在熟男屁眼里撒尿的刺激经历

前阵子,约了某个不错看的熟男在家中欢爱,我们彼此紧紧地交融在一起,我的生殖器和他的骚穴紧紧贴合在一起。因为刚刚内射玩,他不让我的鸡巴离开。我知道,他一直喜欢这种内射的销魂感觉,就好像一股热流涌进他的骚逼里,让他感受到自己是一个完整的母狗。- T3 V  D$ l% ~

然而,由于射精后往往会有尿尿的冲动,而射精后肉棒又不会马上绵软,所以我隐隐约约会觉得有一点热流从龟头挤出来。但是它和正常的排尿又不一样,肉棒插入肛道中其实是有阻力的,所以除非尿液很多动力很强劲,否则很难完全自由排泄。当我意识到有少许尿液排出后,立即抽出了肉棒,而鸡巴一抽出来,马上有一股尿液射在他的屁眼上。他离开发出了「啊,啊」的呻吟,似乎比內射时的快感还來得强烈。" E/ \& J$ H* [3 V* e, s5 c  S" B
) t) w: C# X3 K+ J
我马上跑到洗手间把尿排完,回到床上后,他立即俯下身帮我把肉棒上的尿液全部吮吸干净,咽进嘴里。然后枕著我的手臂,眼神迷离地看著我,看得出这骚货很享受。他温柔的说:「刚刚你是不是尿在我里面了?」: D8 B2 t+ m4 N

我不好意思,赶紧辩解:「对不起,我一点也沒预兆,以后我射完就拔出來。」$ Z+ c" y2 f: V# d  @7 c2 i/ G

他过了一会儿,轻轻靠在我耳边说:「还有吗?」
3 r3 T* L/ B. I2 q! p. I
我勒个去!他还好这口,真是个淫荡的母狗!
5 a/ h& r) r; s* [5 ?+ Q
其实我在以前看过类似的射尿GV片子,里面有好几个桥段都是在肛道里放尿,不是插个漏斗尿,一般日本人比较猥琐才会这样做,外国人是直接插进去尿,然后再到喷出来,当时看了就觉得热血喷张。( I5 w$ i3 ^$ A+ \4 T% |
* v: Q/ r( L- K& d2 ~# x9 F$ o6 O  [. K$ |
但是自己却从来沒有想过,一是其实男性的输精管和尿管用的是一根管子,閥门都是选择开的,如果是做爱的预备射精状态,打开的就是连接精囊而不是膀胱的閥门,是尿不出的。7 W6 b% O% z4 u1 [& v( Y  D

二是即便你尿进去了,男性肛道其实是一个很敏感的器官,拥有微妙的酸碱平衡。被射入那刻,骚逼们都会感到十分的嗨!如果尿液里面病菌较多,可能会造成屁股发炎。
! x2 Y1 \$ R  l2 a/ _. ?
但是这熟男炮友并不在意,加上我身体也健康,同时他骨子里确有一种对内射的迷恋。自从这次的约炮,他就迷上了我的尿液,希望能感受那种大容量的温暖液体冲入他体内的快感,而这些液体恰恰来自我们这些健壮的猛攻。

第二次做愛是一星期后,激情过后,这熟男娇羞地問我:「有尿吗?」5 t4 _8 U  {# _' k) _
+ u: y! c, Q( n1 g8 H, [
这一次,我們认真地讨论了在肛道里尿尿可能帶來的后果,他起初有点犹豫,但是过了一会又撲在我怀里说他想要,哪怕就一次也好,能让他像上次那样感受一下吗。

我紧紧抱著这骚逼,知道彼此找到了在性愛上的知己。马上插著他的屁眼,将体内的尿液都射了给他,他爽得啊啊啊的淫叫。( b% t9 r; U8 T; ~

这之后,我查了一些資料,也做好了准备。问了某个医生朋友,若插入方属健康的状况,被插入的伴侣是不会有影响的,反而有助于提升伴侣间的性高潮。那一天,我和他又约了,彼此在毫无心理压力和时间紧迫感的做愛,才让后面的尿交变得水到渠成。0 M, ?" D1 Q0 Q* B
7 L( L6 G, w+ R  j
我特地准备了一个小地毯和盒子,让这阳光的熟男待会尽情排尿。) ?3 z) Y# y8 c$ {2 D; k" z2 o

在赴約之前,我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大量的喝水和排尿,一直到尿液比较清澈些,这样对他的伤害降到最低,干净的尿液,只要沒有別的疾病,一般是沒什么傷害的。& C6 p5 B6 e/ ~9 [

准备工作做好后,在做愛前的一到两小時再次大量喝水,但是必須憋著尿,这样才会有強烈的排尿冲动,因为有过这种经验的人才知道,这和正常小便是完全不同的,因為有压力存在,一是肛道內壁的压力,二是心理上不习惯造成括約肌无法自由控制,所以解決办法只有一个———大量的尿!

2018年5月10日星期四

老徐墜落的天堂

第一章- F& b, t4 V3 [# s1 {% x& ~

老徐是這一兩年才意識到自己不再年輕了,一方面是身體的,一方面是事業上的。身體上,老徐從十幾歲當兵開始鍛煉,堅持了快三十年,身材一直都很棒,是老徐的驕傲,可最近體重有點難以控制,180的個兒80多公斤,小肚子也跟著起來了。照鏡子時,看到腦門髮際線越來越高,索性網上買了把電推子自個兒剃了個光頭,導致健身房裡面的年輕人都叫自己叔……還有就是夫妻生活,老徐今年46,媳婦兒郭紅梅比自己大1歲,女兒去了澳大利亞後,郭紅梅幾乎把所有精力和熱情投入到廣場舞上,完全不把老徐放在眼裡,夫妻生活也變得敷衍。久而久之老徐也沒了興致,年輕時那蓬勃的欲望不知道是被壓抑了還是就此消失了。事業上,老徐本來是單位最大業務部門的經理,前途被大為看好,可去年升為公司領導後,出人意料的並不負責業務,而是成為排名最後的主管後勤副總經理,在他們單位其實是宣告仕途到了頭。總之,老徐身體上精神上漸漸萎靡。. z& B8 \8 O, }( x; ~
那天,老徐在健身房裡跑了5公里後,準備去往器械區,迎面走來一個20出頭的帥氣小夥兒,用手捋著被汗水浸濕的頭髮,笑吟吟的過來打招呼。小夥是經常和自己一起鍛煉的,叫劉暢。3 g" Q7 A' f. l# A8 {% N
“小劉,練完了嘿?”
“沒呢,我等你呢啊徐叔,偶像不來我哪敢練哪”
“呵!你小子就貧吧”" D' s/ [1 X/ F& ]9 D
“真的啊,我要是您這個年紀身材有您一半好就知足了”( E$ M$ F" C- B2 J4 e
“還我這個年紀,我有多老啊”
劉暢沒大沒小的說:“徐叔你一點不老,除了腦袋亮點,哈哈”! V! g  M  X& H  ]( S
年輕小夥子充滿著活力和熱情,跟劉暢在一起老徐覺得自己好像也年輕了幾歲。3 _6 x- d- C) }
兩個人鍛煉完了一起去更衣間換衣服,老徐當著劉暢的面一把將背心脫了下來,寬厚的胸背上的汗水飛濺,兩粒黑褐色乳頭癟癟地嵌在大塊的胸肌上,胸脯間的胸毛耀武揚威地雜亂而生,閃閃發亮,與腋下兩叢散發著陣陣男人氣息的黑毛遙相呼應。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更為茂盛密佈的毛髮隨著喘氣的頻率,像朵不斷變化的黑雲,翻滾而來。接著彎腰褪下短褲和內褲,軟塌塌地黑雞巴跳脫出來,在兩條粗壯無比的大腿間左右晃動,腿上同樣是毛髮叢生,蹬掉鞋襪,兩隻冒著熱氣的大腳直接踩在地上,腳趾上也生著根根硬毛。
老徐抬頭發現劉暢還沒脫,正拿著手機眼睛直愣愣地盯著自己。老徐哎了一聲,劉暢才醒過來似的開始脫衣服,小夥子淡淡小麥色的皮膚透著點紅潤,胸肌練的已頗有形狀,兩顆粉紅的乳頭,顏色不像是男孩子的,暴露在空氣中,挺挺地立著。棱角分明的修長軀體被薄薄地一層肌肉覆蓋,腰腹沒有一絲贅肉,比女的腰都還細,屁股結實挺翹。  ^  d) f/ v* C4 z$ M
洗完澡,老徐和劉暢在健身房外面抽了一顆煙後才走。然後開車把劉暢送回了不遠的社區。
一路上天南海北的侃大山讓老徐非常放鬆。: [8 [; O: w% P9 {
回到家看著廚房裡還沒洗的碗筷,知道媳婦兒又去跳舞了。老徐心裡有點堵有點煩。% w5 Z3 n1 P/ n# s. _1 x
週六,老徐又去健身房沒有見到劉暢,練了不到一小時覺得沒勁就回家了,結果發現自己沒帶家裡鑰匙,敲門也沒人開,看來媳婦兒也出去了。
老徐無奈下一個人開車在外面閒逛,不知不覺發現來到了劉暢家社區。老徐給劉暢打了個電話問他這個週末怎麼沒去健身。劉暢聽說老徐就在樓下,就趕忙下了樓,請老徐上去坐坐,老徐不願意上去,劉暢就上車坐在副駕,陪老徐聊了一個多小時。4 U- c  W5 y' f# D, l+ _
第二天,老徐接到劉暢的微信約健身,吃完晚飯,跟媳婦說一聲,便去健身了。
到健身房,練了一會後,劉暢說手機落更衣室了下樓去拿。劉暢剛走,老徐想抽顆煙便去更衣室找劉暢。% f# l' V6 s6 d! h  X
老徐進了更衣室,剛想叫人,一下子愣住了。看到劉暢正站在老徐的衣櫃前,衣櫃的門是開著的,應該是老徐忘了鎖,劉暢正把整張臉都埋在一件衣服上,仔細看那不是自己換下來的內褲嗎,只見劉暢胸脯前後微微起伏,而一隻手伸在短褲裡像是在摸雞巴。

發生在我大學時候的事情

發生在我大學時候的事情

我的男友是我同校的學長,跟他認識是透過朋友之間的聚會而認識。那一年,我大二,他大三,雖然我們兩個讀的是不同科系,但我們很自然地就在一起。他也常常帶我出席他跟朋友之間的活動,各種吃飯邀約或是看電影之類的,都會帶我去,漸漸,我也就跟他的同學們很熟。其中,我跟他一個同學叫做阿凱的特別熟,也或許是一種感覺吧,

在一次聚會,大家為了慶祝期末考結束,相約到我男友的租屋處開趴,他們是租整層公寓,所以一群人很開心的大吃玩遊戲還有喝酒。最後,我男友很快就喝醉被抬到房間睡覺,其他人,有些也回家,有些醉倒睡在其他房間。我比較不能喝,也就喝一點點還沒醉,負責收拾最後的殘局,一堆垃圾以及餐具我要負責整理。阿凱學長也是少數沒有喝醉的,感覺他好像滿會喝的。等我收完,看到他躺在沙發上休息。  D2 Z2 a* N0 h" @. X

其實,我當下也不知道怎麼了,心裡有一股衝動坐到阿凱學長旁邊。這段時間以來,其實我一直覺得阿凱學長好帥又好迷人,比我的男友還好看,他又愛打籃球又是打系籃所以身材也比較好。我甚至曾有過想法,跟我男友在一起,其實是為了有機會接近阿凱學長。但從我男友口中得知,他的同學阿凱學長是異男,而且還有一個女友是學姊。他們一群朋友之間,常常調侃阿凱愛吃年長女人。不過阿凱真的就是那種陽光大男孩又會打籃球的氣質,不管學妹學姊都很喜歡他。

"學...學長..."突然,阿凱學長靠到我身上,把我給嚇到。* s; u; V' C6 {+ z
"你...是不是坐在我旁邊偷看我?"學長帶著酒氣的問我。
"哪...哪有...."我很心虛,身體移動往沙發旁邊。2 |1 c# ]+ z3 w8 Q. R; C


就在這樣一來一往,我的手不小心碰到學長的下面,隔著學長的褲子,我好像摸到硬硬的東西。遲疑了一下,我不太想離開,手好想繼續摸,但是心裡又跟自己說,他是喜歡女生,不能這樣隨便摸他。


"學弟.......幫我...好不好" 阿凱學長拉住我的手,壓在他的下面,當下我真的嚇傻了,手就這樣停住在學長褲檔之間。& z/ t" {- J# A3 A: C: I
"學長......." 我可以感覺手中隔著他的褲子,真的有一根硬硬的東西4 a9 Z1 d: b1 g. H
"反正阿偉已經睡著了,我已經好幾天沒有射了,幫我摸摸就好。"# p$ Y4 y9 ~6 m: L* _& [


於是,我好像被下迷湯一下,順著他的褲子,把他的拉鍊拉開,又幫他解開褲子脫下。接著就看到學長的內褲凸了好大一包,阿凱學長拉著我的手,伸進去他的內褲裡面,握住他的大肉棒。我一握,就可以聽到學長很爽的喘息聲,於是我緩緩慢慢地上下撮弄阿凱學長的大肉棒。
% M: Z; r2 P' W: E/ P# g
阿凱學長就這樣兩腳開開,身體往後躺在沙發上,被動的享受我的服務。接著,他要我把他的內褲脫下,我的兩隻手一上一下握住他的大肉棒,還可以凸出整個龜頭,比我的男友大好多。我男友的肉棒,我一隻手握住,就剩下一點點龜頭露出來,學長是人家兩隻手上下握住之後,還露出整個龜頭。

"比阿偉大很多吧!" 學長很驕傲地說。2 t+ `5 e% Y3 s# w6 ?) |! f8 ~
"嗯......"我吞了吞口水,看著眼前的大屌,有種渴望好想幫學長口交。& h) I) S$ C: J; d' @* r# p0 B. o

阿凱學長伸手往我胸部的地方摸,而且還用捏的手勢,頓時可以感覺到他真的是異男,很愛挑逗捏女生的胸部。但我這種沒胸部的男生,阿凱學長很快就鬆手,繼續半躺在沙發讓我幫他用手打手槍。1 R3 j  Q5 ], H6 q) R, w-

淫荡体育生(双龙+互攻)

我叫家乐,是N大的体育生。我有着英俊的相貌,古铜色肌肉,还有一根大的JB,加上我开朗的性格。: J5 Y- @) }5 \) ~5 ?
这些条件使我非常受女生和男生的欢迎,特别是我在运动时,那些人都在看,有的还尖叫。
其实我除了喜欢运动之外我还喜欢性 交,特别是喜欢和男人性 交。你没有听错,我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淫荡的人,我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可以说是高三哪年暑假的事改变了我。4 d$ `. t' u' k% c+ t) D
我高三暑假时,父母出去旅游了。他们之所以放心我一个人在家而自己则去过两人世界是因为我表哥这个暑假来我家住了。% s% [, Q+ Q  J) {5 G1 I
我表哥叫家顺,是一名军人,他今年22岁,有他照顾我,我爸爸妈妈很放心。9 e7 d$ d8 |2 B# g2 V
我对于这个表哥也不排斥,因为他长得也很英俊很阳刚,对我也很好,其实我表哥内心也很淫荡,这也是我们搞在一起的原因。$ `( ]- r6 c6 w8 y* d% U6 W
父母走了后的第一天我和表哥去篮球场打了2个小时的篮球,回家时我们满身是汗。9 |$ V- C9 Q9 P3 }2 g  r: y2 Y
表哥回到家后,就在客厅里脱光衣服了。
我呆呆的看着眼前裸体的表哥,我不知所措。
“家乐,呆着干嘛?没看过男人裸体是吗?你不会还是处的吧?”表哥突然淫荡的说。
“怎么可能,我高一时就干过女人了。”我回过神说道。
“哦,只和女人干过没和男人干过吗?”
“切,男人有什么好干的。”
“呵呵,男人当然好干了,你没试过,干男人的滋味非常棒的,比干女人还爽。”; x1 b: H& @; U$ |
“哦,怎么棒?”我的好心被表哥勾起了。
“我先说干男人吧,你想想自己用JB把一个男人操爽操射时,你多么的有成就感,而被其他男人干时,自己被男人用JB操射比自己干别人更爽。”' ?- ~- G0 r' ?" i5 e
“这是真的吗?”我的JB已经蠢蠢欲动了。7 i. ?: c$ O  |# b! Y/ v/ E
“当然是真的,我在军队时就是和队友互干的,不信我现在可以干你,让你试一下和男人干爽不爽,怎样,够不够胆试试?”
“怎么不敢,试就试试。”我被表哥的话激怒了,大声的说道,不过我的内心也真的想和男人干一下看看是不是比和女人干更爽。. ?: t2 C4 T- I6 ^: _1 t0 f
“不过,表哥你干我一次,我要干回你三次,不然我不让你干!”我也好不吃亏的说:“我的PI'YAN可是从来没有被人干过的,还是处的,你既然要破我的处那么你要让我干回三次才行。”
“行,没问题。”
我看到表哥爽快的回答后,也脱光了衣服。
“哧哧,家乐你的身材不错啊,JB也挺大的,看来今后有得爽了。”表哥抓住我的JB,我也不反抗,“那当然,我的JB可是被我干过的人都称为钢炮的。”
“是吗,我的JB也被称为巨无霸热狗的,来,先用嘴尝尝表哥的巨无霸热狗。”
“你浑身都是汗,脏死了。”不过我还是蹲下把表哥的JB含住了,毕竟我和女的干时也会舔她流着淫水的阴唇。
我生涩的舔弄表哥的JB,表哥抱着我的头轻轻抽插我的嘴,等到表哥的JB完全硬了之后,他抽出来用JB拍了拍我的脸,他的龟头上的淫水也沾到我脸上。: {1 a; H, e2 U; C  C0 o
“来,躺在桌子上举起自己的双腿。”我听话的照做了,毕竟我明白现在的我就好像女的一样,我只要配合就好了。5 Z3 z) {$ A; d6 l& U3 u' ~
“啪。家乐你的屁股真翘。”表哥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后就舔我的PI'YAN。; q( t7 ~9 d7 q1 V3 x
“嗯。”我的PI'YAN被表哥舔得很痒,但又很爽,总之是一种全新的感觉,我开始期待表哥用JB把我操射时是不是比我之前干的更爽。
“家乐,你的PI'YAN不愧还是处的,你要放松,别让PI'YAN夹得我的手指很紧。”6 W$ f6 P$ N$ `* V$ a
我呼了口气,任由表哥用他的手指插我的PI'YAN。0 X8 q' ~" ~/ j1 i. ~6 b* _
“好了,家乐,现在表哥就用表哥的巨无霸热狗帮你破处,让你享受一下被男人干的滋味是多爽。你要忍住,别紧张,就像拉屎一样把PI'YAN打开。”! s  o4 Q+ {! E1 r1 O: |
表哥吐了些口水混合自己流出的淫液抹到自己的JB上,抓住我的大腿,JB对准我的PI'YAN。

2018年5月7日星期一

嗨0进化史


先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26,170,55,0。外表是一个阳光小萌受。身上没有肥肉,没有体毛,摸起来光滑细腻。本人是学艺术的,身体也比较柔软,有利于做各种姿势。(哈哈哈)
在没有接触H之前,在做爱这件事上都是很害羞的很被动的,所以每一个男朋友都对我照顾有佳,那个时候逼是紧紧的粉粉的,没有毛,很干净。大学四年期间,交往了4个男朋友,都是比较成熟稳重的,第一个男朋友37岁,当时我才18岁,刚认识的时候他一直骗我说自己28岁,我们确定关系了一个月以后才上床,现在想想他对我真是很好,是我自己不珍惜,呜呜呜。。。。记得第一次是在宾馆里,他前戏做了很久很久,很专业的前戏,接吻,舔耳朵,然后一直向下,到乳头,继续向下,都菊花,全身他都舔遍了。当他脱了衣服之后,我真是脸红的不行了,他身材太好了,胸肌腹肌,加上细腰翘臀,当时我都不好意思看他,就这样把第一次给他了,无套内射。结束后他说他会爱我一辈子,我信了,相拥而睡。从这次被开苞之后,我们同居了,他性欲不是很强,并不是天天都爱爱,做爱时间也不长,鸡巴也就15,并不大。所以证明了一个道理,看起来身材好的并一定鸡巴就大,相反鸡巴都不行。之后的四年,换了3个男朋友,不过并没有一个是鸡大活好会玩的,不过也正好搭配了当时清纯的我。直到遇到浩,才开始我淫荡骚嗨0的转变。
那是十一假期的刚开始,29号下午,自己一个人无聊,那时虽然外表清纯,可能内心还是很淫荡吧,只是缺少人开发而已。 自己在北京男孩同志聊天室里喊,找1见面找1见面。。。一下午加一晚上断断续续的喊,都觉得没有合适的,十月1号,出去玩玩,不过北京哪都是人,也就很快回家了,继续无聊。十月2号,同学们都出去约会了,我又是自己,心里不舒服,继续聊天室喊吧,这时聊天室里一个情况是28,180,65,1的人和我聊了起来,加了qq,聊了一会他说:方便视频吗?我告诉他,我没洗脸没洗头在床上,你不害怕我就可以。他笑笑发来了视频,视频里的他,第一眼就是我比较喜欢的类型,我们开始视频聊着,之后他说想和我见面,我立马答应了,尽管他在通州梨园,离我十万八千里,但还是洗干净打扮打扮坐上了地铁去找他。到那天都暗下来了,他来地铁站接的我,见到我第一句话他就说,你比视频上好看很多啊,我喜欢。你说完我又害羞了脸红。他笑笑。走在路上他就说,今天别走了住我这吧,我很矜持的说:再说吧,看情况。估计这句话他就懂了。回去路过小超市他买了两瓶啤酒,我们就上楼了。进了屋里,我有点紧张,他很暖,很会调节气氛让我放松,很主动的介绍他自己,说他是军人,还给我看了好多他当兵的照片,让我觉得他不是坏人,我渐渐放松警惕。他胆子很大,看我有点放松了,直接拿出了壶,当着我的面,来了一大口。我到时主动这是什么,只是没试过。他没有征得我的意见而是直接把吸管给我,说:来,我教你吸。听我的。我竟然看着他的眼睛就同意了,我把吸管放在嘴里,他开始烧,说:走。我就开始吸,结果我就像吸rush一样的吸了一下,就完事了,还剩那么多烟我吸不进去了,他立马抢过来吸管,吧剩下的吸完。然后教我要慢慢吸,吸的时间长点,吧壶里的烟吸到没有,要不就浪费了,这很贵的。我懂了,之后开始第2口,第3口,第4口,大概10口左右的时候,他问我有什么感觉,我实话实说了,说没什么感觉,他问我头皮有没有麻麻的?我说没有,他很诧异,问我没有不舒服吧,我说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他又把吸管给我,我又嗨了5,6口之后,我还是说没有感觉,他也绿了,他说可能洗个澡就有感觉了。于是我去洗澡了,他说要我洗热热的,我刚洗过啊,所以我就冲了一下就出来了,我进屋看到他正在吃伟哥,一下吃了俩,他看到我问我灌肠了吗,我说没有,他笑,让我再去,我很少灌肠不太会,在进去之后灌了很久,但怎么都不干净,大概半小时了,他进来了,问我怎么了,我说不干净,他开始教我,我试了几次还是不干净,很尴尬,他就在旁边看着。看出我尴尬了,他说没事,多几次就好了。他出去了,我马上灌起来,刚一次他又进来了,这次他拿着壶进来的,我边在坐便器上作者排水,他边让我嗨,就这样一次一次,灌了几次就又嗨了几口,这个时候我开始一直出汗,他笑着说你开始上劲了。之后用浴巾把我包了起来,公主抱哦,我手里拿着壶和火,他那我抱到了床上,此时的屋里已经只有电脑屏幕上开着g片的灯光了。

干嗨


08年的时侯,刚和BF分手,当时的21吧还算有名气,摇曳的灯红,举酬的酒绿,面对似热恳的虚情假意也感的好遥远,筹光交错的灵魂空洞、轻浮。放肆的干杯只是为麻痹揪心的疼痛而以,主持阿阳因为认识,所以有一搭没一搭的过来陪着喝酒,想找个人陪着。那晚是第一次见到了别人嗨。没有参于,所以没有任何的故事。
流年花开,昼夜没停,一切安好。
时间回到现在。
谁没有谁的时间不会被岁月遗忘,甚至它会慢慢抚平、慰藉你那千疮百孔的心。
时间煮雨,心绪沉定,用满怀的感恩和友情祭奠那曾经的情与爱,安然。
深秋的时光,斑斓舒畅,午后的阳光披在身上,暖的有些发痒,抖抖肩,“Can’t let You Go”耳边轻快回响,难得的假日当然要好好享受,赴约。
他是QQ好友里为数不多不做作的一个,聊的挺来,话不多,没有霸气的口吻,却透漏着威严,青海的汉子。视频过,棱角分明的硬汉形象,不管是有意无意的撩拨都一直是我幻想的对象,叫他吴哥。
一辆军绿色的丰田霸道前方不远处,停了下来,待我走近,车窗摆下,招手,笑而不语,是吴哥。
“这地方不是很难找吧。”吴哥看似油盐不沾的语气,如果没有之前的聊天,肯定会以为他这是不痛快的责问
“嗯,车难搭。”憨笑着看向吴哥。
他本人比视频中要高大魁梧,一米八左右的个头,没有坐办公室的奶油感,健康的麦肤透着清爽干练。
驶进小区,停好车,午后斑驳的阳光投在伟岸挺拔的吴哥身上,乌黑的夹克配着正装西裤,阳光洒在他伟岸的胸膛上,投在他坚挺硕圆的屁股上。枫叶色浓,阳光斑斓,美好的画卷,如品一杯温润的卡布基洛。香甜绵延留长。
“去洗下,宝贝!可以用浴缸”简单明了。
进入浴室,空间比较大,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洁白巨大的浴缸,已经放满水,想想躺进去,如此这般的生活很滋润。刚躺进去,吴哥就进来了,当看到他下身的巨物时,我还是愣了一下,黑黑的,没有勃起,目测就已经有十四五了,两颗红彤彤的卵子垂吊在后边,随着走路左右提拉着摇摆,浓密的体毛一直从肚肌眼蔓延至小脚之上,尤其是鸡吧周围更加的浓密。吴哥躺进水里,侧身拥我入怀,双腿直接一上一下的夹着我的双腿,水的滋润,男人胸怀的搂抱,一下子感觉幸福来的太快。我直接用嘴烙在了吴哥的双唇之上。浸在水里,我们相互的拥吻。浴缸里四溅的水拍击着我们俩人的脸颊,耳垂、大脚以及各个的臀瓣和腰背。没有只字片言,两人嘴巴里的舌头相互的吸吮和舔拭着,仿佛对方就是各自这个世上最好的美味。不肯错过,不容失去。被吴哥夹着的双腿之间明显感觉到一个硕大的硬物抵着我。吴哥来回的用他的硬物在我的双腿之间来回的抽查。一手在按着我的头,一手在我的后背游走抚摸,我的双手按着吴哥坚挺结实的翘臀上揉捏。
当我们都吻的气无力的时侯,吴哥转身躺在浴缸里,我则爬在了他的身上,从他的乳头吻向他的大鸡吧,吊毛在水里随水的摇摆起舞,紫红色爆着青筋的鸡吧却一柱擎天,一动不动,硬梆梆的指向他的肚肌眼。我用舌头滑过他的肚肌眼,轻轻的用舌尖在他的马眼上打转,每拭舔一下吴哥的马眼,鸡吧就跳动一下,咸咸的淫液时不时的涌出,看着吴哥眯着眼睛陶醉的样子,我舔的更加挑逗,吴哥也更加的用手捏着我的乳头。
“宝贝,坐上来!”吴哥眯着眼睛看我。我站起身来,身上滴落的水珠砸在吴哥的身上和鸡吧上,吴哥健壮的身躯躺在水里更加呈现的迷人和诱惑。我先轻轻的用菊花抵住吴哥的龟头,慢慢的拭插,再一点点的用力试图用我的屁眼把吴哥的龟头吞进去,只是,唉,因为太大,费了半天的功夫都没有进去。吴哥由刚才的眯眼享受变的有些狂燥,我俩相互配合的一上一下,还是没能把他的龟头顶进屁眼里,吴哥的眼神有些迷离起来,再来,向上顶,顶,再顶,当进去一点点的时侯我疼的要命,索性爬在了吴哥的身上,放弃了坐入。
吴哥有些难受的看着我,双手扶在了我的双垮之上。
“哥,你的吊太大了,这样进去,估计我的菊花肯定残了。”吻向脸色微红的吴哥,我无奈道。
“有的是办法进去,就是看你敢不敢!”吴哥双手游走在我的臀上。
“就怕进去后被整残了,以后老公就用不了了!”
“放心,哥那里舍得!”吴哥魅邪的笑道。
“嗯!”
吴哥起身进了卧室。身上的水珠从后背滑落流至翘臀,滴落地板。随着脚步,两瓣翘臀一抖一抖,我想冲上去吃舔,更想用舌头吃舔他的菊花深处。骚淫难抵,心里就像是上万只蚂蚁啃食。到底是什么?心火被燎燃,期待着将要来临的无限激情。
几分钟,吴哥走出卧室,手里拿着一个比一般壶上用的锅稍长一些的锅,明了了。
“玩过吧!”吴哥轻身躺进水里。
“没有壶,怎么弄?”疑惑,毕竟对于这个我没玩过几次,什么样的技巧更是少之又少!
“干嗨!”说罢,没有多余的解释,就已经在吴哥的手里豆火燎绕。
好吧,虽然有些不解,但我也玩过,没有什么大不了,而且对于这样MEN的男人。冰化成液体,青烟徐徐升起,越来越浓,吴哥不急不慢的把锅把一头靠进嘴吧,悠悠的吸了起来。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六秒。稍微的停顿,吴哥抬起头将满嘴的浓烟缓缓的吐了出来。空中延绵的浓烟:悠长,悠长。
豆火燎绕: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六秒。抬头吐出,整个浴室的烟雾如同渲染的水墨,更浓了一层。“看我怎么来。”吴哥又点了起来。我们俩就这么相到盘着脚对面坐了起来。三口之后,吴哥闭着嘴,把锅把向我伸过来点了起来。嘴接着,待到浓烟起:一秒 两秒 三秒 四秒,不行我推开了吴哥打火的手。嘴里的浓烟吐了出来,于此同时吴哥也把嘴里的浓烟吐了出来,整个水池面,立马被浓烟铺盖,如同仙境。也许是没有这样玩过,嘴里感觉很苦,面露难色被吴哥看到,笑着又点了起来,“老婆,干嗨,没有过滤,肯定嘴里有味,但,这样更容易上头,更爽,宝贝!来,停一会再吐出来!”
滚滚浓烟被我吸进嘴里。
停顿,似乎感受室外秋叶飘落碰触地面的声音;
停顿,似乎聆听吴哥心脏跳动拨动脉搏的声音;
停顿,似乎感受满心淫欲敞开心扉蔓爬的声音;
停顿,似乎感受吴哥鸡吧跳动拨动水波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