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12日星期日

BF的死党喂我嗨后,我开始了溜嗨被轮艹的生活

1 r7 d0 O& w0 S" x$ V. K
我和我BF在一起两年了,平平淡淡,却很甜蜜。在今年上半年,他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出差,但是我们都很爱彼此,绝不偷腥。; N8 v  Q0 q  e! o7 d9 }
有一天BF的死党阿辉生日,叫我俩去参加他在家办的生日party,碰巧BF出差一个礼拜没回来,只得派我做代表。我和阿辉不熟,通过BF见过几次,蛮帅的一个攻。我是一个很怕生的人,所以我就等到生日会差不多后再过去,送个礼物就走的。大概晚上十点多,我按照地址到了阿辉家。“叮咚”“谁啊”“是我”9 ~' k+ d. [# l
听见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后,门开了。“帅帅啊,快进来!”我进门后发现沙发上还坐着3个帅哥,各自在玩着手机。房间烟雾缭绕的,但是闻着不像是香烟的味道,也不管这么多了,我笑着把礼物递给阿辉:“这是我和海送你的礼物,生日快乐!”“谢谢谢谢,快来坐会儿吧!”“不了不了,你还有客人,我就先走了。”“没事的,这几个都是我的好朋友,不碍事儿到。”于是我被推着坐到了沙发上。“跟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死党的bf,叫帅帅他们抬头对我笑笑,上下打量了我很久,弄的我好不尴尬……。“我们来玩游戏吧,迅速熟络下,输的人要真心话大冒险!”阿辉提议道。我心里暗爽道,从小到大,只要套上真心话大冒险的的游戏,我基本都没输过。于是我也爽快答应了。阿辉说:“我们来玩 ‘我没有做过什么’的游戏,就是大家轮流发言说自己没有过的经历,只要谁有过这个经历就算输,都没有过这个经历的,就算说的人输。”“好!”
“我没有亲过女的”“我没有看过A片”……轮到阿辉说了,他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说:“我没做过0”我心里咯噔一下,环顾四周,好像就我是0。“好吧我输了,我选择真心话”“没意思没意思,敢不敢大冒险?”我是个不能激的人。“谁说我不敢?”于是,阿辉从桌底拿出了壶,我虽然没玩过嗨,但是还是知道这个的,听说玩了后0会很淫荡,所以一直不敢玩。“大冒险就是,敢不敢玩几口?”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我后悔也来不及,于是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我拿着吸管放进嘴里,阿辉拿火机点玻璃球,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就这样被喂了3口,渐渐的,我越来越想继续呼,阿辉好像看出了我点心思,于是继续给我点,咕噜咕噜……。差不多十多口,感觉自己飘飘的,很舒服。“阿辉,你朋友的bf量不小啊,第一次就玩这么多,待会儿要骚死,哈哈哈哈”听了这些话,我竟然不觉得羞愧,反而脸红了起来。过了一会,身体好热,我感觉自己的乳头开始痒了起来。“热了就脱了吧”阿辉说完自己也开始呼了起来。我听话的把衣服脱了只剩一条内裤。$ c# J$ T5 R* m2 L4 s0 E& q* l" Y
: \2 K! b0 j2 s0 k( F: X" F
这时,边上一个叫杰哥的让我躺他腿上,另两个叫阿林和涛涛的直接上来舔吸我的乳头,我啊的叫了出来,前所未有的爽劲让我欲罢不能,我视线迷糊了起来,感觉自己快沦陷了。这时阿辉走了过来,已经脱了精光,他那戴着锁精环,18公分的鸡巴来回的在我嘴唇上摩擦。“大鸡吧,我要吃大鸡吧…”这时我已经彻底沦陷了。“谁的大鸡吧?”“老公的大鸡吧”“你的老公出差呢,大鸡吧不在边上哦!”“只要是大鸡吧的都是我老公,啊啊啊啊…”“哈哈,以后就做我老婆好不好,天天给你吃大鸡吧!”“好!唔…”嘴巴塞满了大鸡吧,现在我就想被他们好好玩。杰哥他们相视一笑,瞬间也脱个精光,顺带扒了我的内裤,我的鸡吧虽然软的,但是流了好多前列腺液。“阿辉,咱们把他开发成一个天天想嗨,天天想被大鸡吧轮操的大骚货好不好?”“那不行,我兄弟知道了要杀了我的”我听见这对话,边含着阿辉的鸡吧边不假思索的说道:“我要变成骚货,天天爽死!阿海只是我bf,你们四个是我的大鸡吧老公,唔…”“哈哈,阿辉,听到没,骚货自己要当我们的老婆哦!”涛涛说道。这时我已经把杰哥的大鸡吧含在了嘴里。四根鸡吧轮流吃。“骚老婆,你的逼流了好多淫水啊,老公想操了。”“老公快用大鸡巴操我的骚逼,好想要。”“别急,老公再给骚老婆点几口,嗨大了后爽死你!”我迫不及待的吸住管子,咕噜咕噜,又是个将近二十口后,我感觉自己竟然越来越清醒,而且脑子里竟然已经认为自己天生就是骚货。我对着阿辉的大鸡巴一屁股坐了下去,“啊…”我呻吟了起来。原来当骚货被嗨操这么爽,我以后天天都要被嗨操。“想要几个老公怎么玩你啊?骚老婆。”杰哥问道。“啊,随便老公玩,玩死骚老婆,啊啊啊啊啊…”我淫荡的叫着。“双龙要不要啊?两根大鸡巴一起操你的骚穴,射里面,尿里面,好不好啊?”“要要要,老公玩死我吧!”“操,第一次嗨就这么骚,不开发成万人骑的骚货太可惜了”听着这话我感觉是在夸我,于是我更卖力的用我的骚穴上下吞吐着阿辉的大鸡巴。“噢,太爽了,我一定要把你从阿海那抢过来,然后天天被我操”阿辉说。我突然感觉阿辉的鸡巴变粗变大了,撑的我好爽…我说道“老公你的鸡巴越来越大了,好爽呀!”“是老子的鸡巴也进来了!你被两根大鸡巴操呢,骚货!”“啊,难怪这么爽,大鸡巴老公操死我!”阿辉和涛涛双龙我,我吃着杰哥和阿林的大鸡巴。过了半个多小时,杰哥说,换人。我骚穴里的大鸡巴换成了杰哥和阿林的,而阿辉和涛涛的鸡巴带着我的淫水,直接插进了我的嘴里,我上下都贪婪的吸着,生怕错过一点液体。4 R(

被超过10个Top男輪姦

我时常被圈内人说是个阳光可爱的弟弟,大家都希望我能找个男友在一起,但我内心其实更是个淫荡的小母狗。. }% Y/ d! u* L+ L6 Y3 D

之前参加过不少3p的性爱,就觉得特别刺激,慢慢变得上瘾了,自己还陆续参加了别人的4p/5p/6p淫趴。: t1 y4 M1 A% p* s( ^$ u; o3 D

甚至在上周还答应某个炮友,算是成全了我自身的愿望,让我作为他新年淫趴里的唯一受主角,也就是要让我亲自一人面对10个男攻以上的袭击。) `# M' s2 |8 G7 b0 N
- T, B1 Y1 Q6 a; r9 s
说实话,一直到现在我依然不清楚自己当天被多少个男人干过,有问过我这位炮友,但他不想告诉我,而我自己觉得是接近20个吧。

下午到了那位炮友家,上阵前有吃了PrEP预防性病的药,自己就坐在他准备的黑床上。炮友也有为了我的安全,准备了一堆安全套,还问我是不是来者都不拒,我说是,我就想体验这种感觉。" r, z" F9 b- ?+ c/ _8 S7 H, x

炮友当天已经叫了几位兄弟过来,他还吩咐兄弟call他们的朋友一起来玩我,反正不管这些Top有没有男友,当天我都是一律欢迎大家来干我的淫穴。0 E3 C' ]; c* G
" f0 d/ s$ y- _7 T* V
刚开始心里是这么想的,就贪图刺激的感觉,后来看见来的人越来越多,我反而变得更加紧张。一开始是炮友带着两个朋友来碰我,把我的衣服脱掉,一直用手摸我的肉体,超级敏感的,特别是两边的奶头,还要被他们来回吸,搞得我那两颗好肿。0 }- U4 O( t: H% J
5 {3 h$ P( H* m; `" @
炮友吩咐那两个朋友继续弄我,两个家伙一直吸著我的乳头,还伸手指进我嘴巴,要我用嘴巴含著。我的左右手也往下偷摸这两人的鸡巴,把他们的两个裤纽解开,誓要将他们的两根肉屌弄硬为止!

被他们看见我这么骚,两个家伙直接脱下裤子,握著下面那根喂我吃,旁边一些男的就在看我吹下面,感觉自己挺羞耻的。% {6 c: ~* b. e. t% _
* D! v  z$ b* [, Q
我还以为炮友去了哪,结果他去拿了刀片,直接过来把我的裤子割开成两半,还将两片裤条拉到我的膝盖下,要让我露出自己的内裤。由于我的内裤是后空的,所以在场的攻都能轻易看见我的屁眼,而且我还剃光了那边的毛发,就为了跟他们交配。" m) u# G, t- c  p, h

当下觉得小穴特别凉快,就很想大家快来操我,自己一边吸著那两个家伙的肉棒,嘴里面一直发出唔唔的呻吟声勾引众人。8 x% q* X& ^) y* r" h

下面还真的被几只手过来偷摸,感觉特别的爽,大家都在摸我的鸡巴和小穴。虽然我当时看不见下面,但已经感觉到自己特别的淫荡,而且还有几个攻把我的鸡巴从内裤边掏出来,放在他们嘴里吸著,弄得我超级的嗨!

我已经不知如何形容了,下面还有几只手在我的大腿内侧徘徊,弄得我超级敏感,身体有忍不住抽了几下。我还要一边吸他们的大屌,一边被这些男人的手袭击,叫我这个受好难受。加上那炮友还在客厅播放色片,弄得大家变得更加嗨,和刚开始相比的眼神都变得更加色。
" j, ~, V' l) j" e- T& \: J
我当下直接起过身来,用嘴巴替大家口交,因为越来越多人上前围住我,而且希望我可以帮他们口。但是只有我一个受,我只能一嘴吸一根,同时两只手抓著另两个男人的鸡巴抽打,其他的只好自己先打。偶尔我会玩下他们的睾丸,让他们为我生产更多的精液,虽然这么做还挺犯贱的。
, ^+ A' `3 q3 }! ]1 n! Y' x  a
炮友见我这么风骚,恨不得将我推倒在床上,要我乖乖平躺著。我是知道他的用意,还吩咐两个男的拉开我双腿,他就直接抬起我的屁股来舔。我当然不敢反抗,任由其他的男人握著鸡巴插入我嘴巴,两只手继续替他们每个人服务。7 u

我和同学一起操他爸爸

小強已經認識有一年多了,我176-70-25,有一根讓1看了羨慕讓0看了發騷的大雞巴,大約19厘米長5厘米粗。小強172-65-23,雞巴雖不是很長卻很粗,16,7厘米長5厘米粗。陽光帥氣

 由於我倆臭味相投很快就成了好朋友。也許有朋友要問什麼臭味相投呀,哈哈,那就是我和小強都喜歡輪姦騷0,我有一個性奴23歲,小強經常和我一起輪操我的性奴,當然還有其它朋友。不過我和小強卻最合得來。可以說是無話不說。因為無話不說就讓我得知了小強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小強告訴我他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那時因為他還小所以不知什麼原因,但後來他知道因為他爸爸是同性戀,喜歡被大雞巴操,但卻不喜歡操他媽媽,他媽媽在無法容忍的情況下和他爸爸離婚了。他從高中開始被爸爸勾引開始操他爸爸。已經操了6,7年了。我聽了以後很是興奮了一陣,但那時我對於年齡大的0沒有什麼興趣,過了一段時間也就淡忘了。

   但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融入了他們父子亂倫的遊戲當中。一天我和小強一起去酒吧玩兒,由於回來的時候很晚了,小強就讓我一起去他家裡睡覺,我想反正第二天也沒有什麼事就同意了。 

一起來到小強家裡的時候他爸爸已經睡下了,怕吵醒小強的爸爸我就和小強簡單的沖洗了一下就睡了,由於換了一個新地方所以怎麼也睡不著,這時忽然看見小強起身出了房門,我以為小強去廁所了,可等了半天也不見他回來,我也想去廁所就想去看看,可我到了廁所卻沒有看見小強。回來時經過他老爸的房間忽然聽見有聲響,房門沒有關嚴,我忽然有一種預感,想一看究竟,便輕輕把虛掩著的房門推開一道縫,由於房門正對著小強他老爸的床,床頭燈又開著所以屋裡的情況看得很清楚。小強站在床頭把大粗雞巴從內褲裡掏出來,正在用手摞。這時聽到小強老爸的聲音“不行,不行。一會兒你的朋友聽到了怎麼辦?”小強“沒關係,我會輕點兒操的。”小強老爸“那也不行。”小強“老爸我都憋不住了,您看大雞巴脹的。”說著不容分說就把大雞巴插向了他老爸嘴裡。 

他老爸沒再說什麼開始慢慢吞吐口中的大雞巴,小強伸出雙手抱住他老爸的頭把大雞巴在他老爸口中抽插起來,這時小強露出滿意的表情,開始輕輕呻吟起來,“OH~~太舒服了,使勁,對,使勁兒舔大雞巴頭。老爸我的大雞巴好不好吃?”他老爸“好吃,我就愛吃我兒子的大雞巴。”他老爸吐出口中的大雞巴,向垂在下面的兩個卵蛋舔去,小強剛剛被他老爸舔過的大雞巴似乎冒著熱氣,龜頭亮晶晶的,從馬眼裡吐出一屢長絲,垂在他老爸的臉上。這時小強伸出一隻手掀去了蓋在他老爸身上的毛巾被,我驚異的發現他老爸居然一絲不掛的在裸睡。他老爸側躺在床上,西雖說已經40多快50了但身材並不臃腫,看起來很健壯,屁股還蠻翹的。小強伸出手去開始揉搓他老爸的發硬的褐色乳頭,他老爸"啊~"的一聲呻吟,平躺在床上挺直了身軀。一根直挺挺的大吊挺立在陰毛繁密的軀體中央。這時小強挺著發燙的堅硬如鐵的大雞巴在他老爸的身旁躺了下來。一邊用嘴吸著他老爸的乳頭,一邊伸出手去套弄他老爸那已經發情顫抖著的大吊。過了一會兒他老爸的呼吸明顯急促起來,身體開始扭動。“強,老爸不行了。老爸的屄好癢,快用你的大雞巴操老爸的屄。”他老爸喘著粗氣急促的說著。小強翻身下了床在床頭櫃的抽屜裡取出來一瓶潤滑劑,又再一次翻身上床,把他老爸的雙腿M字劈開,打開潤滑劑的瓶蓋擠出些潤滑劑在手指上,把一根手指慢慢插進了那正在蠕動奇癢無比菊花,這時只聽他老爸長長的噓了一口氣。小強緊接著又把他老爸的熱吊含在了嘴裡。“乖兒子,對,就這樣使勁插,哇~太舒服了。”小強吸食著他老爸熱吊的同時已經把插在屁眼兒裡的手指又一根增加到了兩根,三根。他覺得差不多了,就起身跪在他老爸的兩腿之間,把老爸的兩腿搭在自己的雙肩,往他那已經躍躍欲試的大雞巴上摸了一些潤滑劑,對準老爸的菊花一挺身,“吱”的一聲就進去了半截。這時看得在門外的我是口乾舌燥,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下邊的那根大雞巴早就在內褲裡疼痛般的勃起了。忍不住伸手從內褲裡掏出了發熱的巨吊,慢慢的套弄起來。


玩了一个宿醉的大学生


8 U3
e$ W- K$ _! K
我是一名水电工,今年四十三岁,结婚了,还有一个孩子,现在在一所大学的后勤处工作,每天的工作就是检修各处的水电问题以及解决学生们报的宿舍水电故障,工作辛苦,钱也少,不过我也有自己的乐趣。我二十岁时就知道自己是GAY,玩了几年,结婚了以后就再也没有玩过。每次去男生宿舍修水电,我都觉得无比的刺激,男生宿舍里总能观察到数不尽的鲜嫩的身体。有一次我去一间宿舍修水管,本来是上课时间应该没有人,但是当我用宿管钥匙打开门,却看见一个半裸的男生,正准备脱裤子。我们都愣了,我说明了身份,他给我说了下水管的问题,就接着换衣服,我装着修水管,一面偷偷看他,他的身材特别好,宽肩。细腰,翘臀,尤其是小腿肌肉十分发达,估计是体育生。果然,他一把脱掉裤子,又背对着我脱掉内裤,挺翘的臀部形成了一道深沟,我不禁看傻了。他随手把内裤扔到床上,有弯腰从床底下拉出一个箱子找衣服,他这一弯腰,股沟微微张开,我几乎可以看见股沟中细细的黑毛,我激动的手都发颤了。可惜美景没有持续太久,他找好了衣服,又利索地换好,转过身对我说“师傅,我先走了,您修好了别忘了锁门”我连连答应,心里还在留恋往返那道深沟。他走了以后,我一边嗅着他刚换下的内裤,一边狠狠地打飞机才算了事。
很快,暑假到了,学生们都纷纷离校,这时候又是改水电检修以及集中处理放假前学生的报修。这天晚上,我本来要下班了,但是老刘说他明天有事,要我替他明天的班,我明天也有事情,而且老刘的活不多所以决定晚上赶紧干完。9点多的时候,几间宿舍已经差不多都修完了,我准备修下一间男生宿舍,一上楼,整条走廊都黑漆漆的,只有一间宿舍隐约亮着灯,我仔细看看宿舍号,正好是我要修的那一间,看来还有人,想不到放假了还不回家。我敲了半天门没有人开,于是就用备用钥匙打开了门。( L$ s8 e0 P) S6 {4 M
一进屋,首先是闻到很浓的酒气,接着看见地上堆着很多啤酒瓶,还有一个空的白酒瓶,然后是许多饭盒和零零散散的垃圾,门侧面的床上躺着一个人,胡乱地裹着被子,正打着呼噜,看来是喝醉了,桌子上的台灯发出昏黄的光,光线涂抹在床上的男生裸露的后背和大腿上,看得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我怕吵醒他,轻轻放下工具箱,这时,我忽然看到他扔在被子上的内裤,难道他在裸睡?我悄悄的蹲在他的床边,从被子的缝里往里瞄,但是太黑了什么也看不见,我打开手机照了照,果然顺着他的两腿往里看隐约可以看见蛋蛋和龟头,这一幕我忍不住了,忘了修水管的事,我跪在他的脚旁边,手尽可能地不碰他的腿,慢慢地从被子的缝隙伸进去,我不敢有大动作,指尖轻轻地触碰他蛋蛋上软软的皮肤,皮肤的温度大大地刺激了我,我整个手摸了上去,一面捏住他的两个蛋蛋轻轻地把玩,一面观察他的反应,他仍是均匀地打着呼噜,没有任何反应,我心里一动,小心地抽出手,然后推了推他“同学,同学?”他没反应,我又不轻不重地给了他两耳光,他还是没有反应,看来醉的很厉害。我借着灯光,观察他,这个男生长得还挺端正,但皮肤不太好,有点青春痘,身材普通偏瘦,身上的皮肤还算光滑。我看着他年轻的脸,忍不住吻了下去 ,我屏住呼吸,吸着他的嘴唇,他呼出的气带着一股很大的酒气,他的嘴唇很软很热,我差不多有20多年没有和男人接过吻了,更何况是这么年轻的男孩子,我从结婚以后也不是那么安分,也偷偷约过人,但是那些年轻的男孩子一见我的照片马上就把我拉黑了,愿意和我聊的人比我都老,所以我这些年都没和男人做过。他年轻的身体激发了我心里的欲望,知道了他醉得很死,我也放开了些,一边和他接吻,一边抚摸他的身体,我感觉自己控制不住了,我先去锁了宿舍门,然后一点点抽走了他的被子,他全裸的身体就呈现在我眼前,棕色的乳头,延伸到肚子上的阴毛,不大不小的软塌塌的鸡巴,垂着的蛋蛋,和被蛋蛋挡住只隐约可见的淹没在黑毛里的小菊穴,我虚趴在他身上,轻唆他的乳头,男孩子的体香混着淡淡的汗味咸咸的,但又好像我对这种味道有瘾一样,直吸的两个小乳头硬硬的才停住,期间他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死了。我又顺着他的肚子舔到了鸡巴,鸡巴上的骚味就重了些,我吸了几口,软软的,又舔了几下他的蛋蛋,蛋蛋上的味道就更重了,我本来打算洗一洗,不过担心会弄醒他,就算了。我的手指沿着他的蛋蛋摸到了会阴然后在向下,就是菊穴,我轻轻地按着那个小洞,忽然,他好像觉得不舒服,翻了个身,吓得我一下子滚下了床,哆哆嗦嗦地趴在床边的地上,准备随时跑,不过他倒好像一下子又没了动静,我抬头一看,这次他成了侧卧的姿势,他的屁股上肉倒还蛮多,屁股和大腿根处有两片黑斑,是那种学生长时间坐着留下的,我推推他,他没反应,呼噜却更响了,我重重捏了一把他的屁股,见他没反应,我心又放了下来,接着玩他的屁股,我捏着一瓣屁股,像玩女人的奶子那样揉了一会,然后手指撑着两瓣屁股肉向两边分开,缩得紧紧地小菊花就出现在我眼前。小菊穴周围是细细的黑毛,还有脏东西的痕迹,这我可接受不了,赶紧用桌上的卫生纸沾点水,然后把他的股沟仔仔细细擦了一遍,我揉着他的屁股肉,然后又亲又吸,舌头像是探洞一样舔着他的菊穴,然后把一根手指插了进去,他的菊穴太紧了,只能进去一个关节就再也进不去了,像这种直男的小洞如果不是我,可能这一辈子也不会被人插进来,他的里面干干的,却很烫,烫的我心里痒痒的,我本来不打算操他的,万一他醒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但是他又烫又紧的小洞牢牢得吸住我的手指,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想法,只有一个念头,插进去。3 `2 L" E8 h0 `  |7 W
如果不想他疼醒就要给他充分的扩张,说实话我的鸡巴不大,甚至还挺小,勃起大概也就8厘米左右,加上勃起也不太硬,一会能不能进去都是问题。我从他们厕所里找到了沐浴露当润滑剂。挤了一大块在手上,然后用指头挑一块沿着他的股沟抹下去,一直摸到那个烫烫的小坑里,然后画圆圈涂开,这次手指稍一用力就轻松伸到了底,我来回抽插了几次,换两根手指一起插,这次明显困难一些,他好像也感觉到了不舒服,眉头都皱了起来,嘟嘟囔囔得,不过好在他酒劲没过,也醒不过来。我也怕他疼,两根手指插到底后也不抽插,就那么保持不动,让他的小洞适应。过了一会,他不反应了,又安静了下来,我才轻轻抽插起手指,这次阻力也变小了,估计差不多了,我抽出手指,手指上还有一些脏东西,我赶紧去水龙头洗了,然后抱着他躺在了他的床上。我怀里抱着一具热烘烘的全裸的年轻肉体,我身上的衣服显得无比多余,我色胆一横,把他的双手用数据线轻扎了起来,然后把他的内裤套在他头上蒙住眼睛,防止他一会醒过来看见我,接着我关掉了台灯,然后摸黑脱光了衣服。3 N$

2019年12月29日星期日

骚货的各种大肉棍

还是在我刚接触嗨的时候,就有过几次连续约炮,所以后来也习惯于这样玩。我不喜欢同一个人长久地性交,更喜欢不同的人给我带来连续的高潮。那天我正在家一边闻直男室友的正装皮鞋一边打飞机,微信上很久没联系的一个大鸡弟弟小A发消息说有空么,有个1在他家,找0一起玩,我问那个1啥样,小A说来了就知道,赶快。
小A,银行小职员,175/70/26,鸡粗蛋大,跟我一样是喜欢成熟直男范儿的,平时上班也穿正装,得知我喜欢黑袜皮鞋后每次都穿着和我互玩。高中时练过几年短跑,粗壮的小腿性感得要死,就是最近都太忙已经好几个月不联系。他还特别喜欢攒上好久不射,然后在菊花里射好几次,每次量都好大射得我好舒服。所以对我来说,呆会就算见了那个人不合适,小A的鸡巴和黑袜也是我想念很久的,于是马上说ok等我,然后拿出嗨,十几口下去上头,灌肠抹油下楼打车。
到了小A家,他们已经在床上69玩了一会了,俩人都还穿着黑袜。我一看,不错是我爱的壮大叔,180/75/38,平头戴眼镜,感觉就像中学物理老师的样子,但是黑黑的大鸡巴一点都不斯文,又直又硬,没有小A那么粗大,却长出两个龟头的尺寸。小A粗壮的小腿一直是我兴奋的源泉,今天还穿上了黑袜,我只感觉后面好痒好想要。衣服一脱就躺倒他们中间去,左右各一个大鸡巴顶着我,小A的鸡巴不停涌出粘液,对我说来先让哥给你润滑一下然后陪大叔好好玩。于是我转过身和大叔搂在一起,大叔低下头舔我的奶头,而奶头是我最敏感的部位,一被舔菊花就会不停蠕动发骚。此时小A正用他鸡蛋一般大的龟头顶在我菊花上不停地涂抹前列腺液,其实我一放松他的龟头就可以进来,但长夜漫漫何须急着一时,我还是加紧了菊花,一边让小A轻点。
大叔的鸡巴在我手中硬得快炸了,小A顶了一会让大叔先操我,大叔戴上黑色的套子,让我一边闻着rush一边就直挺挺地操了进来,嗨菊的热度和柔软度让大叔猝不及防,差点一下就射了,大叔拔出鸡巴,说幸好有套子不然这一下就要喷出来那可丢人了。我一边舔着小A脚上的黑袜一边装疼说叔轻点,捅坏了没地儿修啊。大叔深呼吸几下,扶着我的屁股,把戴着黑套子的黑鸡巴重新慢慢捅进来,然后缓缓抽插,还是爽得直叫,小A站起身,把大鸡巴送进大叔的嘴,我继续舔着他的黑袜。来之前我里面灌了润滑油,加上小A大量的前列腺液,大叔的抽插异常顺滑,没有几分钟就忍不住交出了第一炮,抽出软下来的鸡巴,一脸歉意地去洗澡了,小A把大叔射过的套子拿给我看,虽然是黑套子,里面的精液还是鼓鼓的至少有一个龟头那么大的体积,小A坏笑着说要不要加点润滑啊,我装害羞把头埋进枕头下面。小A到我后面,把套子的口塞进我菊花,大叔刚射出的精液全部挤进来,我只感觉后面热热的一大片然后小A的大鸡巴一下子就进来了。大叔刚插得我菊花放松,小A进来也一点困难没有,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嗨过后的我做爱,以前都是他的大鸡巴插得我求饶。而这次菊花的感觉明显不一样了,软滑烫,大叔还没化开的精液包裹着小A的大鸡巴。小A开始抽插,一边说怎么骚逼现在这么爽,一会哥射里面让大叔再操你。小A的大龟头实在是太好用了,嗨了之后的我完全接纳了他的粗大。在后面如潮的快感攻击下我开始放浪地呻吟。这时候大叔洗好又到了床上,我含住他的大黑鸡巴,大叔则和正在插我的小A接吻。我的口活也是相当不错,大叔的鸡巴很快又硬了起来,一前一后两个大鸡巴插得我满头大汗。小A插了二十分钟左右憋不住精关,大叫着射了十几下,每一下都烫得我一个寒战。大叔看着小A赤裸的阴茎问靠都射进去啦,小A一边努力把体内的精液一下一下排给我,一边说当然骚逼就是装男人精液的,来哥你上,大叔说先都休息下吧你看他出汗了去冲下。然后小A拔出鸡巴,拉着我去卫生间一起冲汗。一边冲小A问我,今天怎么这么骚,我说还不是因为两个鸡巴大,一会我还闻你袜子让大叔操我哈。小A说没问题,大叔射过之后可厉害了,小A自己都被大叔整整操过两个小时,这次两个都想做1,刚好想起我来就叫我了,没想到几个月不见后面已经这么厉害。小A先洗好了回房间,叮嘱我精液要留着哈,这可是他整整一周都没出的给我了。
精液当然是要留着的,按照小A的精牛体质,刚才至少有不输大叔的量给我了,我手指伸进后面,热热的满满的,还能摸到小A没有液化的一块块的精块。今天可真是爽死了我想,然后擦干身体回到房间。小A正在给大叔口,大叔躺着闭着眼,两脚也被小A穿上了黑袜。小A见我过来,就让我跨到大叔身上直接往下坐,而他自己也翻身骑过去,把大鸡巴送进大叔的口中。我背对着小A,把菊花口对准大叔的龟头,略微放松一下括约肌,慢慢地吞进大叔直挺向上的阴茎,一直到根部。大叔张开双腿,让鸡巴尽可能深入我的身体,突然大叔的龟头顶到一个地方,我菊花一抖,差点松掉让里面的精液都流出来。我继续慢慢地动着身体,让大叔的龟头慢慢地摩擦刚才碰到的那个点,无尽的快感开始从菊花里涌上头顶,我感觉菊花里面被大叔的鸡巴插通了,大龟头进入到了一个新的位置。大叔也感觉到了,吐出小A的鸡巴,示意让他起来。然后我们又恢复到我趴着舔小A黑袜,大叔一边吃小A鸡巴一边抽插我菊花的姿势。这次大叔非常勇猛,光这个姿势就将近40分钟,然后换着换着各种体位,后来小A干脆到一边去边打飞机边看大叔花式抽插。我的菊花被大叔彻底捅开了,前两次的精液被大叔的龟头刮出来然后操成白沫。小A一边被我舔脚一边打,突然也快射了,于是让大叔拔出鸡巴,小A顶进来射出第二波,也是足量的十几下,然后大叔的鸡巴补上小A拔出口的空,把小A的精液顶回去,在小A的滚烫精液刺激下,大叔也忍不住吼叫着再次把大量子弹打在我柔滑滚烫的肠壁。
都冲洗了一下一看时间,从七点多操到快十一点,三个人都爽得要死,这时候大叔也急着要回家了。大叔是开车来,也住浦东,于是我们一起告别小A,下楼我搭大叔的车,大叔要了我的微信说以后约玩。我家刚好顺路,大叔把我放在小区门口就开回自己家了。而我体内还被他们的精液烧得想要死了,一边上楼一边看手机,看到兵哥给我微信上说出差来上海了,住虹口酒店,问我啥时候有空见见。兵哥是郑州人,算是我学长,大我两岁,176/72/33,鸡巴偏大,技术极好,而且也是我超爱的正装男。我一看到这消息立马回复说我现在就OK的过来啦,然后上楼回家,使劲补了几口嗨,然后在肛门深处放了一个小胶囊,里面一点点嗨粉,一会在小A和大叔的精里化开了被兵哥的大鸡巴一顶,会爽得天翻地覆的。
到了酒店上楼敲门,兵哥开门,还是那么帅,结果进门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原来是兵哥同事,住隔壁间,没事硬要过来聊天的。这个同事挺年轻大概25岁样子,长得少年老成挺方正也很精神,一张嘴山东口音。然后兵哥跟他说我和我朋友谈点私事要不小石你先回去明天早上楼下餐厅见。小石就喏喏着回去了,兵哥关门说这个小石是刚转业的武警, 90后傻不拉几啥都不懂,但又是领导分给兵哥带的徒弟,出差必须带着没办法,我说没事咱俩干咱俩的又不理他,兵哥脱了衣服去洗澡,我躺床上一边闻兵哥的袜子一边等兵哥洗完我接着冲下。没几下有人敲门,兵哥在卫生间洗澡根本没听见。我去猫眼一看是小石,也不知哪根神经搭错就给他开了门,而我自己只穿了内裤,小石说兵哥呢,我说在洗澡,小石说我知道兵哥是同志,你们这是要搞么哈哈,我回来拿我的烟,不打扰你们哈,我说是啊一会兵哥要干我干完去找你不,小石说不要不要了烟给我,然后他拿了烟嘻嘻笑着回去了,我也回去继续坐等兵哥洗完。
兵哥的鸡巴在我坐上去的时候也硬得快炸了,兵哥说你慢点动今天感觉好强烈啊。我问是不是兵哥你太久没射了,兵哥说还好也是一个多星期,不过今天出差赶路有点累估计干不了多久。我装满小A和大叔精液的菊花包裹着兵哥的大鸡巴上下套弄,嗨粉化在精液里,鸡巴一碰会感觉滚烫又刺激,结果兵哥不到十分钟就忍不住射了,双手掐住我的屁股,低声地吼叫着。

我和直男室友的淫蕩往事

說說我剛畢業那會兒和同居的一個直男室友的事情吧!6 g6 N7 I( @& t3 m$ V0 Y$ e
多畢業那年,到了一家貿易公司做财務工作。那個時候,在我們的辦公裏基本上是大媽級别的老女人,成天家長裏短的沒完沒了,再加上我們辦公室基本是月初月末忙一下,平時就隻管給員工報報賬什麽的,所以有時候覺得很是無聊。一天中午快臨近上班的時候,我一個人在辦公室翻看一本體育雜志,這時候門開了,我以爲是其他的同事來上班了,也沒有擡頭,卻突然聽到有人“咦”了一聲說:“怎麽沒有人啊?”我一聽心裏十分不悅,辦公室不到三十平米,我坐在正對門的位置上,這家夥也太目中無人了吧。我擡起頭,見門口站頭一個男子,二十六七歲,高高瘦瘦的,臉看起來梭角分明的,那模樣像極了現在中國乒乓球隊張繼科,——不過看起來比張繼科顯得成熟一些。我壓抑着自已心中的不悅,做出一副很有禮貌的樣子問:“您找哪位?”那家夥也爲自已剛才的冒失感到有點不好意思,笑了笑說:“我來報點賬。”說着走到我面前的椅子上坐下,遞過一支煙來,我搖搖頭謝絕了。他看了看我又問:“你是新來的吧,我以前都沒見過你。”我點點頭。他有點自來熟,自我介紹起來:“我叫周鵬,市場部的。我每個月都來你們辦公室報幾次賬,以後多多關照!”我笑着應承幾句,也通報了自已的名字。他看看我手裏的雜志,又說:“看什麽呢?哦,你喜歡體育啊,喜歡什麽項目?”也難怪,人家是市場部的,很會跟人打交道,就這樣不一會兒我們倆熟絡起來,我把之前那一點不悅也忘得幹幹淨淨了。過了一會兒幾個同事都來了,周鵬馬上去忙自己的報銷,我又見識了他的“交際能力”,他這個姐那個姐的叫個沒停,嘴像抹了蜜似的,把幾個老女人恭維得有點得意忘形了,平時别人來報賬,那幾個老女人,簡直像拿她自己的錢似的,沒事都得讓别人折騰好幾回,今天周鵬卻非常順利的辦完了。完了之後向我打了個招呼走了。其實那一面之後并沒有留下太多印象,後來又在辦公室見過幾次面,每次也就禮節性的招呼一下。直到幾個月後的一天下午下班後,我騎着自行車剛走到公司門口,突然聽到有人叫我,回過頭一看,原來是周鵬。他穿了一身運動裝,看上去十分帥氣。他問我:“上哪兒去啊?”我笑笑回答:“還能去哪兒,回家啊?”他問:“你住在哪兒啊?”我說:“北門那邊。”他做出一副很驚訝的樣子說:“那麽遠?”公司在南門,到北門差不多穿城而過,騎自行車差不多要一個半小時。我說:“沒辦法啊,那邊房租便宜。”他說:“你租的房啊,那還不如搬我這裏來住,我就住這裏,一個人租的。”他指了指前面不遠處的一排房子。我笑了笑問他:“你這是要去哪兒啊?”他說:“幾個朋友約了一起去打球,你要不一起去?”我搖搖頭說:“算了吧,改天!”他突然認真的補了一句:“我說真的,你可以搬過來和我一起住。”我一時不知道怎麽說,他又匆忙的說:“這樣吧,留個電話改天再聯系。”我們于是互留了電話,分頭走了。沒過幾天他果然給我打來電話,再次邀請我搬到他那裏住。盛情難卻,我隻好同意了。幾天後我收拾好了自已的行禮,搬到他一個人租住的房子裏。那是一個五十平米左右的一居室住房,屋裏十分淩亂。不過設施倒很齊備,冰箱、空調、電視甚至鍋碗瓢勺一應俱全。卧室裏有兩張單人床,是前面有人在這裏住過留下的,正好爲我所用。我把屋裏歸置了好了,又把那些久沒啓用的鍋碗瓢勺啓用了。從此以後,我每天下班回家就做飯,他下班也回來一起吃。他說像請了一個保姆一樣,每天有人做飯收拾屋子,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樣每天在外面吃。我們倆的關系也越來越融洽,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但隻是朋友而已,他雖然長得帥,但我知道,輕易去碰一個直男,後果是不敢想像的,所以我隻敢偷偷的看他那稍顯清瘦但勻稱結實的身體,甚至猜測他JJ的狀态、尺寸,換句話說叫意淫。

雄淫體育隊

趙鈞龍,24歲,剛剛體院畢業,182的身高配上78公斤的健碩身材,外表也算得上是體院裏數一數二的,可以說是個標準的陽光運動爺們兒。本想畢業就留在本校當個教練,一來人緣熟絡,二來自己的女朋友也就在附近上學,平時約會什麼的也是方便。可教練卻說男人應該出去闖蕩闖蕩,已經幫趙鈞龍找了一個去省體育隊的機會,表現好的話還可以到國家隊當運動員。聽到這,趙鈞龍也確是心動了,自己本來就是個農村孩子,來到城裏上學打拼到現在這一步也不容易,難得能有個出人頭地的機會,總比當一輩子當個默默無聞的體育老師強,況且到時候真在體育隊混不下去,也一樣可以回來當這個教練。想來想去,趙鈞龍便答應了教練的提議,拿著舉薦信準備去省體育隊報導。. S  a  p% e, S  k4 `" W  S  y
  “啊~~鈞龍~輕點....你那裏太大了.....啊~~~!”一聲聲的嬌喘從303套房裏傳出,即使是在隔音效果良好的賓館裏。地上運動褲,三角內褲,運動鞋,胸罩,裙子鋪了一地,床上一頭壯碩的黑肌壯男死死壓著身下膚嫩腿白的女孩。因為畢業達標,已經禁欲幾個星期的趙鈞龍此刻已經獸性大發,完全不憐惜自己女友那早已被插出血的陰道。只見趙鈞龍兩眼通紅,太陽穴爆凸著,堅挺黝黑的臀部飛速的聳動著,兩條粗壯的黑毛腿勾著女友兩條修長的白腿,44碼穿著白襪的腳搭在床邊,時刻散發著體育猛男應有的氣味。“我操!爽嗎老婆!老公的大根兒把你的小穴填的滿不!?小聲點叫老婆,騷得外面都聽到了!啊啊!!!!”趙鈞龍一邊用語言刺激著女友,一邊加速抽動。這是趙鈞龍談的第一個女朋友,雖然有不少女生乃至女人對趙鈞龍表示過好感,可是趙鈞龍卻並不濫情,自從認識了自己的女友,就再也沒有碰過別的女人,當時第一次的時候,還是在女友的幫助下才順利插入,專情這點這對於一個性欲旺盛體育猛男來說確實十分不易。而此時的女友早已被插爽,原本從陰道裏流出的鮮血也被淫水取代,一股股得被趙鈞龍那粗黑的壯屌帶出,擴散在床單上。“啊~~~~好舒服哦~~~插得老婆都流水了....啊~今天老公好帥!好猛!好MAN!啊~~~~”女友騷浪的叫聲,一連三個好誇得趙鈞龍也是忘乎所以,操逼得力度是一浪頂過一浪,整個床都發出吱吱得聲音。半個小時後,屋裏已經充斥著趙鈞龍特有的雄壯氣味,床單也是濕了又濕,但下肢的動作卻沒有絲毫得減緩,兩顆烏黑的卵子啪啪啪得甩打在女友嫩滑的臀中,只聽女友“啊啊啊啊啊!!!!!~~~”得一聲,趙鈞龍感覺到自己的雞巴被陰肉一陣狂夾,緊接著就是陰道內連著尿眼兒決堤似的湧出股股尿液和潮液,他知道,女友被自己操得潮噴了。而在女友淫蕩劇烈的收縮下,自己也再也扛不住,一個哆嗦繳了槍,一發發憋了幾個星期的猛男雄精爆射而出“嗷嗷!!!!!!老子來了!!!!!!小屄接好咯!!!!”,高潮後的趙鈞龍大口喘了幾口氣,一把摟著女友,雞巴也不急著拔出來,就這樣緩緩睡了過去。

  第二天,將女友送去學校後,趙鈞龍就拿著舉薦信來到了體育隊的招待處,逛了幾圈,除了門口的門衛,幾乎沒看到什麼人,等了一會看到迎面走來了一個比自己高了一頭多的壯漢,這人身穿黑底配金色爆裂紋的籃球服和籃球褲,即使是寬鬆的籃球服也被底下傲人的胸肌高高撐起,下麵籃球褲大褲管裏粗壯的腿部穿著黑色的緊身打底褲,腳踩一雙十分霸氣的漆金高幫籃球戰靴,尤其引人注目的是那抱著籃球,青筋暴起淌著油膩汗水筋肉交錯的胳膊。當那人走進了才發現,這人至少190以上,一頭俐落的碎發,而且還是個英氣十分的帥爺們兒。“嘿!哥們兒,啥事兒?”趙鈞龍聽到對方先打了招呼,便回應了他:“額,我是趙鈞龍,曹教練推薦來的,這是舉薦信,可是剛剛招待處沒人,我就自己進來了....”,對方看了看趙鈞龍手裏的信,又上下打量了下趙鈞龍,滿意得笑了笑點了點頭,“我是武雄韜,你以後叫我武少就行,我是省體育隊的總部長,也是籃球隊的隊長。今天體育隊經理有事沒有來,我先幫你入籍吧。”,趙鈞龍看對方挺友善,就答應了,兩個體育猛男並排走著,一路上趙鈞龍介紹著自己的情況。6 G, a. m( a" l6 ?% g

3炮把我彻底操服的大爷们!







至今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的那个五一劳动节的下午,天气异常的闷热,仿佛随时要把人身上的欲火引爆,又拼命地捂着焖着,象不断地累积着能量的火山,酝酿着惊天动地的大爆发。
我走进租家附近的First Fitness健身房,这是一家亲同志的健身房,绝大多数的顾客是同志,健身大厅里十几个在健身器材上锻炼着的猛男赤露的上身泛着油油汗光。我环顾搜寻着“猎物”,注视着这一具具健美的身躯,象一只贪婪的猫紧盯着可口的鲜鱼。别看这些表面看上去超级爷们的肌肉猛男,好几个早已被老子的大鸡巴操服,一想到这些大爷们在老子的大鸡巴下的骚样,我心里就特别的满足,操这些猛男,比他妈的以前操我女友可爽多了。1年来我几乎每个周末和假期都来这里,不为别的, 就是为了狠狠地操他们,彻底地征服他们,操服一个猛男大爷们, 可比操服一个SAOBI满足100倍。
不知道是天性使然,还是读书和工作太过顺利,我有很强的占有欲,征服欲。可是从小就独立,骄傲,桀骜不驯的我心里却一直有个致命的伤痛,因为从初中开始我就知道了自己的“与众不同”,并一直为之苦恼。当一伙死党在一起谈论班里的“波霸”和“臀霸”之时,我却在暗恋我们班里的足球队长陈针锋。想着他那足球场上黝黑矫健的身影,那张比同龄少年都早熟的帅气的脸,我一次次忍不住打手枪喷发出少年无尽的欲望。然而由于父亲的严厉和母亲的慈爱, 我不敢也不忍心伤害他们,只能苦苦压抑着自己的原始欲望,不敢逾越雷池半步,还努力地试图矫正自己。20岁开始我交过3个女朋友,由于心理的障碍,和前两个女友的交往平淡得像杯白开水,第3个女友成琼的性经验和开放, 打破了我和女友间的天生屏障,我终于尝到了男女间的鱼水之欢,但这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我的性向。记得有一次在昏暗的大光明电影院里,大胆的成琼为我深喉口交,我最终把一腔欲火全部喷射在她的口里,可是我心里一直想着的,却是坐在我们前排的一个穿警服的猛男。从那时候起,我明白了一个自己久久不愿面对的事实:不管我怎样地压抑自己,我的内心还是一个同志, 我爱男人,我爱猛男,特别爱猛男军人, 这一点与生俱来,我根本无力改变。
2007年, 23岁的我独自离家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对父母的思念每每折磨着我,然而我也尝到了从未有过的自由自在。我这只囚禁多年的笼中鸟终于飞入了丛林,沐浴着和煦的阳光,呼吸着自由的空气,俯视着葱郁的树林, 我自由自在地快乐地飞翔着……
一个月内,独自一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我走遍了许多网上登出的同志场所,同志海滩, 桑那,按摩,泳池,公园,吊洞还有聊天室, 当然大多数是在好奇心驱使下的走马观花, 并非不顾安全的恣意妄为。终于我锁定了这家离我家很近的First Fitness健身房,为了塑造自己的身材,我每个周末都来到这里挥汗如雨,一年来从23 181 60的文弱男,练成了24 181 70的肌肉男,从很多成功的“钓鱼”经验中, 我知道自己的“市场行情”已经大大提升了,更容易吊到心仪的优质猛男,狠狠地操他们,彻底地征服他们,加倍填补自己多年压抑累积的巨大欲壑。
在健身大厅里仔细搜寻了几遍后,并没有发现能令我心动的货色,一年来我对猎物的要求是越来越挑剔了,我只得在靠近门口的重力器械上练起了胸肌。忽然一个矫健的身影走进了健身大厅,一下子就把我的眼球紧紧吸引住了:25岁左右的黝黑汉子,身穿一条旧的迷彩军裤, 脚蹬一双黑军靴,身材高挑像个模特一般,比181的我竟然还高了那么一点。光着的上身没有一丝赘肉,肌肉的线条却十分之明显,肩膀宽阔,却有一条精炼的公狗腰,胸部两块四方的肌肉看着阳刚而干练,发达的胸肌如同馒头一般鼓胀在胸前,腹肌明显却不夸张,同巧克力块一般层次分明。浓眉似剑,鼻梁高挺,唇宽厚而嘴角微斜,坏坏的邪笑中透出一股疲子味,浑身散发出的爷们气中带出一股帝王的神采,只令人不自觉地想臣服于他。在健身房里十几双目光的注视下, 他独自走到角落的一个跑步机上跑了起来。同志的直觉告诉我, 这绝对不是我想寻找的可以猛操的“猎物”,他肯定是个直男或者极品猛1,但他浑身散发的男人味还是把我死死地吸引住了,我故意在他边上的跑步机上锻炼起来, 为了更仔细地观察他。他的跑步姿势是标准的军人姿势,雄劲漂亮极了!黝黑健壮的背肌上,慢慢渗出一层汗珠, 油光光的,象抹上橄榄油的古希腊健儿,胯间迷彩军裤里那一个大包鼓鼓的,随着他的步调一动一动,让我的心跟着怦怦直跳,性奋不已。。。。。

幸福监狱------一个直男被操弯的性福

前言
 A3 c! V7 m: Y
       从小就向往监狱和军队这些纯爷们环境下的同性生活,现在终于通过<<幸福监狱>>把内心的欲望和感情写了出来。' C7 i2 W* i% K* i: V
       虽然故事的情节是虚构的,但是我的真名就叫健豪。曹宏彪,王兵,陈针锋,陈桂明都是在我生活中曾经出现过的,深深触动过我灵魂的帅哥,猛男。至今想起,依然历历在目,令我怦然心动. # v* t8 w- ~4 h! B6 [. F
        第一次写作,难免生涩,但虚构的故事里,折射着我真实的生活, <<幸福监狱>>字里行间充满了我的真感情,真欲望.
        准备了六张我心目中故事中人物的遐想图,编成1到6号,希望大家能够根据文中描写一眼认出,与健豪,曹宏彪,王兵,陈针锋,陈桂明,大狗熊一一对号入座。
        故事中人物主要特征:
健豪-------电眼猛男, {( ~& o& |, J4 N
彪哥曹宏彪-------混血猛男
王兵-------小 "赵又廷"1 C: k( P0 v2 r% d3 @! t9 G! i
班长陈针锋-------精壮兵哥哥9 k! t. a( p& L) h( n! L# d# R
陈桂明-------淫荡帅哥- h" a$ c  _" z+ R6 }# }8 l* y
大狗熊-------壮熊. B3 [1 u9 y" Y' f2 T( r5 x
( }1 z$ P* f5 Y# x+ @# P
幸福监狱


1 被捕
 i% r' C2 y, Z! x5 y
       我叫健豪, 今年22岁,身高184公分,体重69公斤,是一所著名女子健身会馆的健身教练.从17岁起, 五年来,我每天做的两件主要的事情就是健身和操女人.每天八小时的健身,让我拥有了傲人的六块腹肌和魔鬼身材. 加上天生一双勾人魂魄的电眼和尺寸惊人的大鸡巴,让我身边总是围着一群美女.但是,我健壮的躯体里,是一颗空虚的心.22岁的我,虽然是个性场老手,但从来没有享受过真正爱与被爱的滋味.只能通过每天在女人身上疯狂的发泄,来填补我内心的空虚. 
N" }+ `5 U


终于有一天,我的人生彻底地改变了.' X+ L% g# I' Q: V% Z) a" l" Y

       那天晚上,我带着刚刚在酒吧搭上的一个金发美女,来到她住的酒店.进了屋,脱光后,我坐在床边,一边看着性爱光碟 ,吸食她带来的大麻, 一边享受着跪在地上的美女卖力地为我口交.
       在这个旅馆偷拍的性爱光碟里,女主角是一个穿着校服的清纯学生妹,脸上还透着稚气。帅气的男主角是个黝黑,健美的阿兵哥,穿着被汗水浸湿的谜彩军服,像是刚从兵营受训回来。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从谜彩军裤中掏出那在兵营中憋了很长日子早已涨得通红的大鸡巴,享受学生妹的口交。
       半小时后,我终于吸饱了大麻, 兴奋的感觉一阵阵冲向脑门. 大鸡巴头被吹得涨成酱紫色,油光光沾满了我马眼里渗出的淫液. 此时光碟中阿兵哥正把大量的精液一股股地喷在学生妹的脸上,学生妹的脸上充满了淫荡,贪婪地舔食情郎那美味的精液。& r3 q$ J! s, t- K* m
        金发美女一边吹着我的大鸡巴, 一边用手指抠着自己的骚逼,满手都被骚逼流出的淫液沾湿了.
        知道她已经发浪,快忍不住了,但我却故意坐着一动不动,一点也没有要操她的意思.根据我的经验,女人开始发骚的时候,你越不操她,她对大鸡巴的渴望就越加强. 等到她浪到顶峰, 大鸡巴再猛操她时,她就会欲仙欲死,彻底地被大鸡巴征服,心甘情愿地当大鸡巴的屌奴.3 N" L/ ]% n# o0 y2 Y
        “大鸡巴哥哥,快操我吧…..哦…..  妹妹的逼骚死了, 要大鸡巴操……..”.& D

8 e2 Q! K1 Y; a+ J
        “我知道她已经浪到顶峰, 到了用我的大鸡巴彻底征服她的时候了.7 e' `- ~5 ]+ Z8 j
          我躺在床上,叉开双腿, 大鸡巴一拄擎天.
         “骚逼,想要大鸡巴操,还不快自己坐上来, 自己骑?”.
           她急忙把骚逼口对着我的大鸡巴头,一点点慢慢套进去.终于, 鸡蛋般大的龟头整个进入了湿热的骚逼.最后,整根大鸡巴全根尽没,直顶花心.# q8 O! s: I6 C3 Z% e
         “哦…..爽………爽死了………….”她长出了一口气.
         我的大鸡巴死死顶住她的花心,终于把她的欲火暂时压住了.7 w" h! s" Z/ R9 s2 H9 E0 [
但马上,她就用骚逼紧紧裹着我的大鸡巴,一边叫春, 一边上下快速地骑.骑了50分肿后,她的骚逼一阵紧抽,逼里一股热热的骚液喷向我的大鸡巴. 猛烈的快感从我的大鸡巴一阵阵冲向脑门., k1 g: W5 v  _: R
“哦…….大鸡巴………操得我爽死了……..哦.…..”. 她浪叫.: W% P$ i. m% K4 C  R$ _
我知道她已经达到高潮, 就挺起大鸡巴向她的花心加速猛力几肏,精关一开,精液向逼里狂喷.2 A: K! [" `9 y% P  R
这个时候,门突然被踢开,冲进来三个警察.我狼狈地拔出还在滴着精液的大鸡巴,目瞪口呆…….





K0 P% ~! l8 C
就这样,我因为吸食大麻被捕入狱一年.对于即将来临的监狱生活,我充满了担心和恐惧.五年来,我那根天天被美女伺候得爽爽的大鸡巴,在未来一年没有女人的日子里,可怎么办?
h* a- t0 L

幸福监狱


2 入狱
( K" ~( h
      我坐在开往监狱的囚车里, 囚车上挤满了犯人,有两个犯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坐在我边上的是一个帅哥,20岁不到,酷酷的,长得很象赵又廷.一直在用那双赵又廷般色眯眯的单眼皮使眼色勾引我.
      慢慢地,他凑到我的耳边说: “大哥,你好壮,肌肉好发达,好有男人味啊!”.5 [7 \# y) a# L2 K
     见我没有反应,他接着说:“大哥,你那一包鼓鼓的,鸡巴一定很大吧?”* p3 g- d8 Y0 a, W; y, X, p
     “那当然,除了在性爱录像里,我还没见过比我更大的鸡巴.”我骄傲地说,4 F$ y* g' N/ {  |5 R) V
     “你操起来一定很猛吧?当你的女人一定爽死了.”

王大虎的成熟到熟透

王大虎是个建筑工程公司里的不大不小的一个队长,通常被组里的人叫“王队”。这次他们组的作业还挺特殊,是在一所中学里给造一幢新的教学楼。
要说学校想给校区翻新的话,得把学生挪到别处去,但这学校想乔的只有那么一幢楼,就利用着剩下的校区,把高年级给留下了,只把初中部的搬走了。
既然还有学生老师在着,那食堂师傅、清洁工人,还有保安也都得留一半下来。
这事儿就给到了王队的心坎里,因为他打来干活的第一天,就被学校里一年轻帅气的保安勾得移不开眼睛了。

学校的保安大多是4、50来岁的师傅,但这保安可不一样,看着顶多30,而且脸还长得挺有男人味的帅。人也高,王队上下扫几眼一估摸,大概得有1米88。
他人背着手往那一站,映着校门口“山万附中”这四个大金字,还真挺有气势的。
他长得这么好看,连那些平时趾高气扬的女高中生都喜欢嘻嘻哈哈地和他搭话了。
虽然王队是个大男人,身上腱子肉块块儿的,但他也偏偏和那些女高中生一样,爱看那个帅保安,眼睛黏得快离不开了。

王队30多岁了,年轻的时候结过一次婚,但因为某些问题很快就分了,连孩子都没来得及生。
对外他说的原因是感情不和,但只有他和他前妻知道,第一次对着女人裸体的王大虎竟然会不举。他人又高又壮,怎么也不像肾虚的样子。一开始两人只当是太紧张了,但试了各种办法之后,他也只是半升旗。
这样时间一久,他前妻也很受打击。再加上两人本来就是介绍认识,感情不深,于是很快就协议离婚了。
可怜王队的前妻还是个处。

离婚之后王大虎就从农村到城市来打拼了。
城市里毕竟不一样,花里花俏的东西多着。王大虎和合租的哥们儿一起看黄片儿,里面竟然还混了张男人操男人的片子。
片一放出来,大家都哈哈大笑,打趣儿着互相摸对方的二头肌。只有那时还年轻的王大虎傻了,因为他一看到一个男人的大鸡巴操着另一个男人都是个水的屁眼的时候…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硬了,热热的精水从龟头上那条缝里渗出来。


王大虎才发现自己喜欢的是男人,而且渴望着被男人的大鸡巴操。
他试着在洗澡的时候玩弄自己后面那个眼儿。以前没有男人也可以被干的概念的时候,摸起来也没什么感觉;而现在,他一边用中指揉着那里的褶皱一边想象着,要是这是一个男人拿龟头在磨他…那种酥麻的感觉立刻让王大虎软了腿。

之后的事情混乱而巧合,王大虎在迷惘着散心的时候误入了一个许多同性恋出没的公园里,他和一个来搭讪的男人互相打了次飞机。
接着他就跟上了瘾似的,不断回到那个充满迷幻色彩的公园。
第二次有人给他口了一管,第三次他半推半就地操了一个人。第四次的时候,王大虎终于被一个男人一把按在公厕隔间里的墙上,给狠狠地扒掉了裤子。
那时王大虎趴在墙上,紧张得浑身都在发抖。那个男人往手上啐了唾沫,粗喘着抹在王大虎收缩的屁眼上。接着他听到那人将套子撕开、急吼吼地戴上的动静。
他操进来的时候还是疼的,王大虎都有些后悔了,但好在那人不是很大,进出了两回大虎就习惯了,而且被顶弄的肠肉也开始酸麻着舒服了起来。他一开始是闷闷地哼,但到了快射的时候他简直叫得快把公厕的屋顶给掀了。
事后王大虎匆匆地逃了,但那次高潮的感觉没有放过他,被真枪实弹地操了一回才让他明白,他自己用手指插插弄弄都是儿戏。

那个公园成了王大虎心心念念想着的地方。

随着时间慢慢地过去,公园变得不再神秘,它的每一个角落王大虎都记得清楚;而王大虎则变得越来越有男人味了,他刚从乡下出来的时候还是个浓眉大眼的愣头青年,而近几年,他的肌肉变得越发厚实、他的体毛变得越发浓重,而工程队长的职务也让他更加成熟、沧桑。
每次他回老家,左亲右邻都会说他“变了变了”。
只有王大虎自己知道,他们看到的都只是外在,他这几年来最大的变化,是成了个离不开男人鸡巴的骚货。


这几年王大虎的责任越来越重,事情也越来越多,再加上性欲也没20多岁的时候那么旺盛了,于是他去公园的次数也渐渐少了。
而这两天让他遇上了那个学校保安,那把火好像又被勾了起来,烧得他裆里燎燎的。

虽然这保安小哥看着养眼,但毕竟也只能解解眼馋。
一来王队完全看不出来他好不好这口,二来他从来不吃窝边草。一个组里的工友们常常一起出外包工,吃住都在一间里,要是他同性恋的身份暴露了那该多尴尬。这保安虽然不是工友,但离得也够近了。
王队是这么想好了的,也只是逮着空瞄他一眼,但最近却发生了一件令他心慌的事情。

他们在工地上干活,三急还是要解决的,大多数时候他们都趁学生在上课时去旁边的教学楼里搞定。
这天王队急匆匆地跑去厕所,刚刚尿上,余光里就出现了一对深蓝色的裤管。
他正把着自己的家伙,紧张得头都不敢抬,直到尿完了拉好了拉链才敢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旁边。
保安就站在那儿呢,一张俊脸看着他笑。
不是嘲弄的笑,也不是对着那些学生的客气的笑容——这笑里下流的意味,流露得很明显。要是这是在那个公园里,王大虎早就想方设法把他弄进一个隔间给他口了。
王队心慌意乱地和他点头打了个招呼,转身就去洗手了。
而这时,那保安也才背对着他解了裤子,哗哗地放起水来。

从此王队更在意那个保安了,有几次他也趁休息,大着胆子和他搭话或是递烟。但那人总是有点儿高深莫测地翘翘嘴角,一边客气地伸手拒绝,总之不怎么搭理他,甚至神色间有点看不起他的意思。
几回下来王队也失了信心。
火是被这人勾起来了,但没法靠他泄掉,王队决定抽空去一回公园里。

公园的晚上总是漆黑漆黑的,乍一看冷清,仔细听听则角角落落都有很暧昧的声音。
但今晚王队的运气却不怎么样,来搭讪的不是老头就是胖子,他不喜欢那种的。在椅子上无聊地坐了一会儿,他丧气地决定去放个尿,要是真没喜欢的就算了。

在尿池旁边尿到一半,王大虎突然看到旁边多出来了一个人,甚至还飘来了一声轻笑。
他有点不爽地转头一看,旁边站着的竟是那个保安!
… …
第二次在撒尿的时候碰上他,王大虎都有些呆了。而这次保安没等他尿完,而是挂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脸径自解了裤头。
王大虎脑子都懵了,但他无法自控地、目不转睛地盯着保安看着。
他亲眼看到他掏出了那根他做梦都想了很久的东西。
天哪。王大虎心里想着。
他从来没见过没有硬就这么大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