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30日星期六

体育帅哥租房

刚升上大三的李浩然是台北某国立大学的体育系学生,前两年大一大二浩然是住宿舍, 而宿舍住久了浩然也有点腻了想一个人搬去外面住,这样就不用被舍监管东管西的太麻烦了。 因为经济能力有限,浩然上大学之后就在一间知名饮料连锁店以及一家餐厅当服务生打工,浩然  租的是一间很常见的四房两厅外加一个浴室的公寓雅房。最大的主卧室是房东住的,房东年龄大( 概四十五岁左右,看起来很和善,所以浩然跟房东还算处得来。
另外浩然卧室隔壁的房间没有人住,而对面住的是另外一位房客,对面的房客比浩然小一岁,. 浩然同学校大二的学生本名叫做张廷江,浩然跟房东都叫他阿江,阿江的外貌平平,脸上几颗痘/ 痘加上身材也只能算中等,白白净净没什么肌肉,一看就是个标准的作息日夜颠倒的大学生。 浩然很少跟房东和阿江交谈,因为浩然其实是很害羞的,很多人都对体育系的学生有刻板印象觉得
都是很粗犷豪迈的,但浩然却是非常单纯、一点侵略性都没有是很温和的大男孩,他高中跟大一都
各交过一个女朋友,但是前两任女朋友都嫌浩然太过「纯情」,交往半年都还只停留在牵手抱抱的国中国小阶段, 之后受不了就跟浩然分手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 住了两三个月浩然对目前的生活还算满意,但就是性慾的问题有点难解决,浩然从国中开始就知道
自己性慾很旺盛,高中最高纪录一天可以打六次枪,射六次,次次精液都又多又白又浓。但浩然没' 做过爱,所以二十一年来每次都靠着打手枪解决性慾。有一次因为太久没打了在打工的餐厅硬了起来一直消不下去, 还被中年男老闆强哥笑说,「年轻人你是多久没打了!,让浩然黝黑帅气的俊脸一下就红了起来。  回到租屋处晚上十点半,浩然因为身上都是餐厅的油烟味,一回房间立刻拿起衣服去浴室洗澡了。
进浴室之后浩然把衣服脱掉看着浴室的镜子里自己结实壮硕但又不夸张的好身材,因为
浴室的镜子很大所以浩然几乎可以直接看到膝盖了,浩然一百八十三公分的身高,头髮因为练体育所以剪成一般的平头,但仍掩盖不住浩然帅气阳刚的脸庞,遗传到老爸的剑眉、高挺的鼻子、还有那双澄净的眼眸、以及薄薄红润的性感嘴唇,往下看是方方的两块古铜的胸肌,因手掌撑/ 着流理台而股着纠结的臂肌,六块沟渠分明又黝黑的腹肌,一直延续到内裤里的形状不太清楚- 的第七跟第八块腹肌,然后是引人遐想的茂密黑森林,最后就是浩然引以为傲的大雕了,没勃起时就有八公分,勃起后更是足足有十八公分的大鸡巴,大鵰之后是长期运动的结实腿肌。
浩然看着自己的身躯不禁自恋的摸了摸自己的偏方形大胸肌,洗完澡之后浩然打开电脑看着片抚摸着自己的大热狗,开始解决自己足足一个礼拜积存的性慾,二十分钟后浩然坐在床上,打手枪的% 右手湿黏地像倒了一瓶胶水在手上,公分的大热狗沾满透明的前列腺液,红通通的又流出透明的液体,只等
待着解放的那一剎那,浩然觉得该是射出来的时候了。
浩然微微斜坐上床上,向后靠着墙壁,闭起眼睛,两手开始快速套弄起来。眼睛闭起来都是刚刚淫靡的
画面,过了不到几分钟就射出来,大多射到脸上,胸肌和六块腹肌也满满都是浩然热腾腾的精液,精液顺
着胸肌间的凹槽缓缓流下来,再经过腹肌间的沟渠流到阴毛上。高潮了一阵子,浩然都无法动作,只能
很爽的唿气。「,~」实在太爽了!射完之后浩然拿起卫生纸把自己身上的精液擦干净,然后套上黑色四角裤  就半裸在床上睡着了,却没注意到房间的门没有关紧,留了一条隙缝。 隔天早上浩然还在睡梦中,但四十几岁的房东已经起床刷牙洗脸了,在走回房间的过程中房东注意到浩然的房门. 没有关紧,一条小小的隙缝有微微的光跑出来,房东其实早就从浩然来看房子的时候就意淫浩然很久了,于是房
东便轻轻推开门一看,结果画面直接让中年房东早晨勃起刚软掉的鸡巴马上又硬起来了,帅气阳刚的浩然躺在床上, 身上只穿一件小小的黑色四角裤,黝黑的肌肉身材让房东直接看傻了眼,尤其是浩然晨间勃起的大热狗居然自己往上跑出四角-  裤透气了,没盖棉被床旁边的窗户又没关好,晨光从窗户照耀着浩然的完美男体,房东这下心里暗爽。『没想到这个体育系的这么骚包不盖棉被大老二又跑出来,简直是诱惑我嘛! 房东看着浩然的身材心里想着

于是房东悄悄走到浩然的床旁边,手还不忘把房门关上,准备享受这个极品的帅哥,房东先用手轻轻感受着浩然的- 两块方形胸肌,然后慢慢往下摸到没有激凸的乳头,右手慢慢玩弄着浩然的奶头左手仍继续往下探索,两块大山丘  之后是六块方方硬硬的腹肌,房东的左手感受到的是腹肌间的沟渠,有如云霄飞车般腹肌→沟渠→腹肌→沟渠→腹肌
→沟渠,准备到达最引人诱惑的大热狗时,房东停了下来,他怕浩然突然醒过来,那样就会吓跑这个帅气单纯的体育系帅哥.,于是接下来的几分钟房东的「进度」一直停留在上半身的肌肉,但是房东越摸越受不了那根大热狗的极度诱惑, 就在这时候,那根大热狗抖动了一下,似乎在向他招手要他去安抚这个火热的肉棒。

身陷魔窟——我和警察被狂虐

那件痛心寒骨的事虽然过去多年了,但我的心却永远冰封在那个暗无天日的魔窟里,我曾千万次地试图跳出来,可是不能,伤痛太深残了,当年那个十八岁的花季,已经被完全冰封了,我已无法面对一切。尽管我知道这不是我的错,可心灵上的伤痛永远难以弥合。感谢我的家人、朋友以及我们这个温暖的社会没有放弃我。大家时刻关怀着我、帮助着我。昨天,居委会的刘大妈还为我请来了心理医生,医生让我敞开心扉,把一切都倾诉出来,会好一些。可是那些难以启齿的龌龊,该怎么说呢!医生看出我的心思,他说那沉痛的一页很难彻底翻过去,我们为何不把它写出来,让恶人得到唾骂;让好人提高警惕;让心灵得到解脱。 于是,我饱含着屈辱的泪水,将我恐怖、残忍、羞愧的遭遇写出来……. 一 那是个晴朗的早晨,由于我高考成绩不错,父母奖励我两天假,允许我放松放松,他们高兴的说只要不违法乱纪,想怎么玩都可以。 我象一只出笼的小鸟,飞快的蹦下楼,老爸又喊住我,将他的手机塞给我说:“有事要联系。” 家就在西城区,多年准备高考,从没在大街上闲逛过,看着满街涌动的人流,我一时竟不知道该干什么,听同学们都说网吧好玩,从没去过,今天我要玩玩。 这样想着,就在大街上搜寻着,冷不丁一双大手拍了我一下:“小伙子,今年高考怎样?” 我扭头一看,原来是我们西城的片警魏琨叔叔,魏叔是我心目中的神,他高大英俊,篮球打的特棒。他经常去我们班做法制报告,我们很熟。我说:“还可以吧,上浙大有点悬,不过交大应该没问题!呵呵”。 魏叔拍拍我的肩膀:“不错不错,告诉你爸,庆功宴别忘了叫我呀。” 我忙说:“一定一定,魏叔,你干啥去?” 他说:“你们班那个小狗子离家出走了,我去看看。” 这事我知道,小狗子平时就是我们班上的“老大难”,这次高考背着家人没参加,被他爸狠揍了一顿,就出逃了。我说:“他不会有事的,他只是跟老爸和不来。” 魏叔叹口气:“你们这帮孩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奥对了,你要有他的消息一定告诉我。”说着递给我一张“警民联系卡”,只见上边写着:有困难,找警察。下边是魏叔的手机号码。 看着魏叔骑车远去的背影,我想,做个警察也实在是太辛苦了! 经常想着逛网吧,真到网吧门口了,我却有些犹豫了,要不要进去呢?从没上过这个地方,心里还真有点害怕。看着高高兴兴和我一样年龄的孩子进进出出,我骂自己没出息!这有什么可怕的,又不是做小偷。 我正要进网吧,听到一个人在喊我,原来是同学王东。王东是个花花公子,仗着他爸是个小区长,经常欺负我们。去年他爸出差因飞机失事死了,他妈得了一笔扶牺金又找了个款爷,这小子更是张狂得不得了,学也不上了,整天在社会上闲混。 我不想理这个小混混,说:“我正忙呢。”就要走,他过来一把拉住我:“哈哈,现在谁还到这破地方,走,到我家去,我们家老爷子带我妈出国了,这些天我一个人闷得慌!走吧,我家有电脑、台球,还有好多好多毛片,你肯定没看过!” 我不知道什么叫毛片,一脸茫然,他神气的说:“咳,小儿科!这都不懂,还高中生呢!”鬼橘的一笑,叫来一辆出租车,连拉带扯将我推进去。 二 王东家和我家离的不太远,那里原是省塑料厂生产区,这些年企业不景气,被一位开发商买了盖成别墅区对外销售,因而那里成了富人区,我们都叫他”小巴黎”. 小巴黎碧草连天,每一家的欧式三层小洋楼,被人造溪水和绿草坪划隔开,宛若仙境。 王东家在小巴黎的最北边,北靠北莽原,前观花溪水。王东自豪的说:“我们家地势最高,其他人都在我们脚下,我家是王宫!”诡秘的一笑。 坐在王东家宽敞的大客厅,我目瞪口呆的欣赏着这一家人的奢侈,心里感叹有钱人与没钱人真是两重天。 王东从电视柜下边一个暗斗里随便抽出一沓光碟说:“先看毛片吧。”

在北京的日与夜

1

        我到北京打工住的那一片是个很大的老社区,原先是某个大企业的家属宿舍,全是六七十年代六层的红砖老房子。那个社区分成好十个几小区,有的中间隔着墙,有独立的院子,但多数都连成一片,只是有菜市场、小卖店、干洗店还有卖房子的中介将其区隔,路边到处停满私家车和破自行车。
        我租的房子是在十七区靠西离公交车站最近一栋楼的六层。楼道里不让堆放杂物,但每层都有一两辆电动自行车,主人怕丢吧,搬上搬下来也不嫌麻烦。墙上密布开锁、通下水道、空调加氟的小广告。因为没有电梯,所以住在这的老人出行有点艰难。我有几次上下班的时候差点撞上一两位踽踽独行的老人,在被大声斥责前,我一般都冲的不见人影了。
        我在距我住的地方四个公交站远的一家高端装饰城上班,卖床垫子,干了大半年,天天搬2米见方以上的大家伙,胳膊都粗了一圈。
        这天,我倒休没上班躺在床上,快九点半的时候,终于等到早上刚拉完活儿回来的伍哥。我听见外面伍哥咣咣上楼梯的声音,赶忙跳到门口,给房门留了个缝,然后弹回床上。几秒后就看到伍哥兴冲冲地走进来,接着“叭”地甩上门,直奔厕所而去。他想是憋着了,妈的,能哗哗五分钟。完事后他大着嗓门朝我房间嚷嚷:“小崽子,知道留门了嘿。”
       我没动弹,他晃进屋一大屁股坐我床上,顺势把光头磕我胸口上,我的脸到他呼出的阵阵热气烘着,夹杂着芙蓉王的烟味。他朝我说今天又拉一傻逼,在他嘴里就没有不是傻逼的人。
       我跟伍哥已认识一年多,当时我刚来北京,也是住在这个小区,在装饰城旁边的商场五楼帮老乡卖老年保健品。伍哥不到40,因为什么事儿进去了三年,离了婚,放出来后约的第一个伴儿据他说就是我,真假不知道。
        我们见面是在装饰城和商场共用的室外停车场,下班以后我踅摸了半天才找着他说的速腾,车门开着,一个壮实的中年人在驾驶座上抽烟,阳光的影子使他的长相看不太清,只是一颗光头比较扎眼,我迟疑的问了一句是你吗,伍哥没搭理我的问题,却说:“操,跟网上不像啊,你丫成年了吗?”
        我说:“我23,网上跟你说了阿。”
       他又抬头瞅我一眼,有点不耐烦的说:“上车吧,别渗着了,哥们儿一会儿还要喝酒去呢。”我也不墨迹,直接把双肩包扔到了后座,自己上了副驾驶。路上气氛有点尴尬,我先找的话儿:“哥你这车还是手动档的啊?在城里堵车好开么?”
       伍哥像被触动了开关,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从手动自动档侃到了全球汽车工业,唾沫横飞,我其实也没怎么听,抽空嗯啊附和两声假装有兴趣,一直在偷偷打量到北京见面的第一个网友,伍哥肤色较白,脸打理的还算干净,有几颗痘痕在两颊不明显,单眼皮,眉毛不浓,大嘴,嘴唇很薄,两条很深的法令纹,下巴剃的一大片青色,三角肌和二头肌很发达,说话嗓门大,不太在意别人的反应,专心致志的吹牛逼。
        在车上不知不觉天一下子暗了下来,小区里有些房间亮起了灯,当我们驶过一扇扇窗口时,突然有点想家,我知道,每个窗口下都掩藏着不同版本的故事吧,这里面有喜有悲,有笑有泪,有欲望也有挣扎。只不过我们不是那故事里的人,不会了解到他们故事的辛酸与无奈,更无法替代他们去走相同的轨迹。而我此时离乡背井坐在一个陌生网友的车子里,感受着身下皮革坐垫和香烟的味道,被想象中将到来的淫荡和刺激诱惑着,像一叶孤舟飘向未知的远方,车子时快时慢,终于到了我俩定好的如家。


2 


        时间不曾过去,因为它始终藏匿在你心底的某处,一个意想不到的瞬间,就能使失去的时光从头来过。
        我从伍哥的脑袋下面钻出来去厕所收拾准备一下,他四仰八叉的继续骂他拉的那个“傻逼”。
        我从厕所出来到伍哥跟前帮他脱掉衣服,只留了双袜子。伍哥身上的两块大胸肌非常结实,大黑奶头上许多毛,让人心跳加速,小肚子上有赘肉但特别硬。我喜欢的是他的两条大粗腿,快赶上我腰粗,一使劲,肌肉一条条隆起,蕴藏着强大的力量和爆发力,特别性感,让人羡慕。
        伍哥咬了我的脸蛋子一口说:“小崽子,想我没?”
        我笑笑看着他不说话。因为我是和别人合租,一般要等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才能约伍哥来,毕竟频繁出去开房太贵了。
        伍哥也明白,接着又说:“你丫不会换个地方自己住啊……瞎几把什么合租啊……”我没吱声,心想跟人合租我都要交不起房租了呢。
        伍哥啪的一声打了我屁股一巴掌,让我撅起来,下背打直,“……哎呦!”随着伍哥开始有节奏的抽打,我不禁跟着呻吟。伍哥停了下来,看着我带着红印子的屁股笑:“得给你屁眼松快松快,一会儿留着好干。”说完,他从床头柜摸出一根黑色假阳具,递到我的嘴边说:“来!唆了唆了好插屁眼。”
        我舔了他手一口,边看着他的小眼睛边张开嘴裹起阳具头来。
        伍哥看着我一口口的唆着阳具,淫笑的说:“小崽子!还是你行!跟你怎么玩儿都没够儿!带劲!”说完,他从我嘴里把阳具拔了出来,到我的身后抹了点油,对准屁眼“扑哧”一下捅了进去。
        “哦!……”我浑身颤抖的喊了一声。伍哥一只手拿着阳具捅,一只手又使劲的抽打起我的屁股来……
        “啪!啪!啪!……”在双重刺激下,我的鸡巴硬了起来。伍哥侧身钻到我的裆里面,用嘴口我的鸡巴,把流出的黏液狠狠地吸了一嘴,对我说:“嘿!骚!”又腾出另一只手抚摸我的肚子,感慨;“你丫一天吃那老些,怎么还有腹肌?”边说边在上边画圈玩儿,手上的茧子弄得我刺挠,我挤兑他说;“这您就不懂了,姆们年轻人新陈代谢快,跟您们中老年人可不一样”。
        “嘿,小崽子,你还来劲了,过来给爷儿们唆鸡巴”
        伍哥把大腿分得开开的,我跪着向前移动趴到他的胯裆前。伍哥的鸡巴硬了,暗黑色的巨大鸡巴杆上根根静脉凸显,硕大的龟头从包皮中挺了出来,中间的马眼上渗出晶莹的液体,泛着淫秽的光泽,蘑菇般圆滑的龟头闪烁着紫红色的光芒,跟个熟透的大李子一样,沉甸甸地上下晃动。我张嘴凑向这根大阳物,可伍哥却一收肛门肌肉,将鸡巴抬了起来,我扑了个空,刚想笑,却见大鸡巴兜头盖脸地甩了下来,啪地一下砸在自己的脸上,圆滚滚的龟头坚硬灼人,砸在脸上好像肉鞭一样,疼得我呲牙咧嘴,伍哥却趁着这个档口,将粗硬的鸡巴猛地杵进了我的嘴里,一下被大鸡巴塞了个嘴满,只感觉龟头边缘长着的小肉刺刮划着自己的舌头和牙膛,粗壮的柱体一下一下地冲向喉咙深处,一时间话也说不出来,鸡巴和卵子上的茂盛的黑毛扎在鼻子孔里、嘴唇上,熟男的下体味道混杂着一丝汗味和尿味,像烈酒一样,令我刺激又沉醉。

粗野汉子们 纯朴高H 6

林清明握住高柱的巨根,本想来次深喉,高柱却拔出来,站起来挺着巨根对高磊说:“去炕上,我也要操他。”) ]% z% V& {3 e' i3 x
8 {8 w: E3 i! T2 }2 E; b
  高磊正大力操干着,听到高柱也要操林清明,脑子立马想到柱叔要跟他一块操屁眼,他担心地说:“不会撑...撑烂吧?”
5 f8 Q" v$ j# B% I9 ]/ p0 N" H
“别废话,去抱着他躺在炕上,这骚货屁眼厉害的很,你当一百个心。”高柱心急地握住巨根撸动,恨不得当场操进去。
6 X* U* M5 x" ]4 b8 I7 P
  高磊将林清明反身抱起来,接着他躺在炕上,让林清明躺下自己身上,之后拉开他的双腿,两人的结合处暴露在高柱面前。$ h) z4 e. y* a' Y* q' ]) Q% y

“啊...啊...叔...你别...别进来...”林清明最怕两根大屌一块操他屁眼,感觉屁眼能被大屌撑破。) V; J; E  Y' l. O
7 D/ J0 P7 a% t. U
“装什幺装!骚货最喜欢两根大屌一块操!”高柱说着就将龟头戳到结合处去挑逗松软的屁眼,能吃的屁眼轻而易举吃进半颗龟头。  G; q, j- t7 R9 ]7 Q3 N
% u( n3 F% P  m4 J0 i0 X! c" J
“哦...不...啊...”林清明松软的屁眼已经吃进一根大屌,现在又吃进高柱半颗龟头,屁眼整个要爆了。

“真他娘紧!柱叔你快进...进来!”高磊巨根被屁眼勒的难受,而柱叔迟迟不进来,他觉得难受死了。
- w9 Z% j) a; }* A! l* t' h5 A& o
“进来了!呃...”高柱雄腰耸动一下,巨根冲破束缚,全部进入,两根巨根并排在一块,松软的屁眼变得紧致,死死夹住两根巨根。

“啊...你...你们...”林清明饥渴的屁眼被两根大屌填满,快要顶到他的胃。6 ^. o- C, R% H% d. P

“叔!咱两一块操。”高磊忍不住先抬臀操了一下,接着高柱也跟着耸动,两根大屌齐头并进,两个龟头互相之间摩擦,龟头再被肠肉吸润,双重快感致使两个男人吼出来。
" u9 J6 }5 Q/ d$ s, ]9 c. G$ X
“操他娘的!这屁眼老子操一辈子都不烦!”高柱低吼着,他半压在林清明身下,胯下巨根进的很深,同时又与高柱的巨根摩擦,他的阴囊开始收缩。8 E2 @8 M; R0 y* c6 M
! D; P: j- k  Z, v* P3 r3 R$ ?/ c6 M# R
“啊...好...好猛...两...两根大鸡...鸡巴一块操...屁...屁眼要...要破了...”林清明放开了嗓子呻吟,屁眼里两根大屌刚开始齐头并进,现在一个拔出来,一个又操进去,不间断的操干使他的快感增加一倍。/ {4 d  H, r2 W
$ [6 M/ Z. j$ [8 \
“操!这屁眼流的骚水真不少。”高磊跟柱叔配合着疯狂地操干,屁眼里的淫水像是源源不断一般,将他阴毛、阴囊、会阴都弄湿,这骚货果然不一般,他真找到了一个宝。, j7 q" z8 Y! [

粗野汉子们 纯朴高H 5

 
操屄操到忘形的男人,浑然忘记了今天他接候回来的高磊,而半夜起来去茅房尿尿的高磊,回来缺发现炕上多了一个男人,而那人全身赤裸坐在柱叔身上,白嫩的肥臀间柱叔紫黑的阳具夹在里面挺动,那男人却不满足,肥臀饥渴地吞咽着阳具,嘴里还发出骚浪的呻吟声。
+ F- H7 l' J  u4 y
  高磊当了三年的兵,在部队里,男人干男人的后门,他也不是没见过,但是在他们封闭的乡村里,别说男人操男人了,就算是男人操次女人也很难得,他好奇坐在柱叔身上的男人是谁,他从后面看,那人的腰细臀肥,典型的荡妇,但这人却是个男人,高磊想着,炕上的柱叔已经翻身把那人压在身下猛干了起来,听着屋内的淫言浪语,胯下的好久没有发泄的阳具已经勃起了,高磊呼吸粗重将军裤内的巨物掏出来撸动。

“搞...搞死我...叔的大...鸡巴搞...搞死我...”林清明并不知道屋外站了一个正偷看的高大青年,他毫无羞耻地放荡大叫,双手攀着男人的后背,乞求男人用大鸡巴搞死他。/ x2 a$ m5 ?4 D1 n
- H4 _2 `+ M. e/ {
  高磊胯下激动的握着阳具快速撸动,他没想到那男人如此淫贱,叫的那幺骚,阵阵呻吟声打击他的心脏,致使胯下发育过度的弯屌更加坚硬,黑红的龟头涨大一圈,从马眼流出的黏液流到地上。
* W0 K8 u0 b( o
“骚货,你说你怎幺喜欢被男人干!”高柱骂了一声,他拔出黝黑发亮的阳具,将林清明肥臀抬高,上半身立起来,而他则骑在肥臀上,一口唾液吐在紧缩的屁眼上,他急冲冲地又挺着阳具操了进去,而唾液随着操干流进屁眼里跟淫液混在一起。  ^! ~+ W  r& l$ ^, B" A
; T# p& `4 K! }* l+ B, Z
  林清明整个上半身只有肩膀靠在炕上,他的肥臀被男人捧着套弄阳具,这种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姿势,交合处被男人看得很清晰,屁眼周围的黑毛也不放过。

“叔...叔你...你要...要怎...怎幺样!”林清明不知所措,被男人这样盯着结合处,他紧张的缩紧屁眼。$ {+ P: [; Q# [# ^

“他娘的!竟然还敢夹紧!想把叔夹射吗!”高柱操干的同时,眼睛火热地盯着结合处,自己紫黑的阳具进出白嫩的臀部,两种不同的颜色交合在一起,就好像他玷污了林清明一般。, D* Y2 O: {& @. w7 ]2 b7 c7 t! y' w, `/ Q
( P4 d9 t$ W7 @
“不...不是...叔不...不要看...快操...操我!”林清明缩紧的屁眼被男人大屌再次干松,这下彻底门户打开,黝黑的龟头闯进更深的地方,湿滑的肠道沾染男人阳具的腥臊味,可是这种味道激发他的性欲。: u  Z5 ^; s% x2 Z
! ?& Y# c5 g5 [: u9 f2 {: l: @
“骚婆娘!如你所愿!老子用大鸡巴奸烂你的骚屄!”高柱胯部狠劲撞击,粗壮的双腿弯曲站在炕上,他抓住林清明的肥臀,大屌又快又重地奸淫屁眼。( \2 H2 ?- p  C$ b! \
# r' A" r( P/ ]$ w7 w# y
  初秋的夜晚,外面很冷,但高磊火热的很,特别是胯下的阳具滚烫的厉害,二十厘米的弯屌黝黑粗大,比高柱的阳具更胜一筹,但唯一不足的是龟头稍微细了一些,色泽也浅淡几分,看来用的不多,高磊在部队有了感觉通常都是用手解决,唯一一次操屄的经历还是一年前,但那次经历对他来说是非常惨的,因为阳具刚进个头就射了出来,所以对于对于这次不好经历,他不想回想。
1 x3 q! D0 p0 k
  炕上的林清明抓住被子,他的双腿圈住男人的脖子,上半身挺立了半个时辰,屁眼被操的松软,体内一圈一圈肠肉吸润阳具却不敢夹紧,怕男人的大屌戳破他的肠道。, T9 C$ k- h6 N2 d% h- X' A+ k1 L

粗野汉子们 纯朴高H 4


  高二壮噘嘴吹着口哨,背着砍刀悠闲地在后山乱逛,他好久没有来后山砍柴了,这几个月都是他哥一个人来,眼看着家里的柴火快没有了,他也不好再让高大壮来,只好一个人来劈柴。1 M( v& U6 G8 `0 i. }

  林清明来到河边,他不紧不慢地脱掉衣服,挺翘的肥臀上全是阴囊拍打出的红印,中间那骚透的屁眼流出白花花的精液,浓精顺着长腿流到地面。
5 Q$ o8 ~% u9 v8 O
“怎幺这幺多,那汉子是有多久没泄了!”林清明往湿润的股间一摸,一大股精液从屁眼里流出,他将手指挤进去一抠,又是一大股精液,太多了,简直是两个人射的一般多。

  高二壮吊儿郎当地溜到河边,他正眼一看,前面站了一个全裸身体的人,他擦了一下眼睛再看,原来是林清明!妈的!这骚货怎幺来这了,不是刚才还被他哥按在田里操屄嘛!就这幺短的功夫跑到河边勾引他来了!

  林清明心思全放在待会洗澡的上面,哪里会注意到后面还站了一个人,等意识到后面有人,他就被高二壮抱住了。4 [) H$ d/ C! c5 z: L5 {
8 I; @) E  [$ j" n& ^, s8 s
“谁...谁啊!”林清明转过身用拳头捶打从身后偷袭他的人,但是没想到那人却大力握住他的手腕,使他没办法发力。2 T3 p0 X, Y, m8 E# p7 A+ k, q
9 z. F3 N! C+ t) S
“操他娘的!你男人都不认识了!我是操过你屄的野男人!”高二壮抓住林清明的手腕,就将他往树后面带。

“二...二壮!”林清明被高二壮按在树干上,: ^3 C7 m  @4 R* s/ R6 h( ]
' I% h' o- K  K) R/ v( \( {, M% H
白嫩后背被树皮蹭的火辣辣的疼; T" W# C5 k' M- Z2 T' v2 P



  高二壮火热的眼神注视着林清明白花花的身体,这骚货的身体不是他第一次看到了,但是如今再看到,他只感觉鼻子发热,下面裤衩里的粗屌也勃起了,将大裤衩顶起一大坨。! N& ?9 \5 F) O
0 U: M* B) ~3 l; A5 h8 T7 Q6 B$ x% ?
“俺以为你忘了!这不是还记得俺!”高二壮将手伸到林清明身后,抓住挺翘的肥臀揉搓。3 T4 z/ E4 E$ f* s8 h
: k( N) P' f2 s+ C
“唔...不...不...好...好痒...”林清明才高潮过,身体还很敏感,男人一摸他的肥臀,他的身体兴奋地颤抖,肥臀痉挛个不停。
5 v1 W6 Y9 W1 _1 p& X. b
“他娘的!真敏感!老子一摸就不行了!女人都没你骚!”高二壮熟练地挑逗林清明的敏感地带,他双手沿着肥臀,往屁眼里摸去。: f" e8 y4 y" }9 F2 m/ i

  "唔...不...不要进...进去..."林清明屁眼被高大壮操了好几个时辰,洞口软乎乎的还未合拢,所以高二壮手指能轻易的抠进去。* U/ `2 d+ q! C; {5 `1 A
) n1 o9 h5 }8 a
“靠!你这后门里怎幺那幺多的精液,又被哪个野汉子操了!他娘的!”高二壮装作愤怒的样子,一根手指捅进去之后,便狠劲抽插起来,里面残余的浓精顺着他的手指流出来。# C) C; k( h0 F
7 o- s8 p9 F4 w/ ~" f
“没...没有...我...唔...”林清明脸色绯红,这小子蛮劲大又粗鲁,他可不敢说高大壮刚才在苞谷地奸了他。0 Z5 Q( m# y0 F6 s$ \

“骚货!他他娘嘴里没个实话,没野男人操你,那你这屁股里装的是什幺?”高二壮也不说废话,他直接抽出手指伸到林清明眼前说:“这淫液是从哪来的?”% z3 Z3 A4 V1 T0 m. ^& V

  林清明扒着男人的臂膀,鼻子闻到手指上散发的腥臭味,一时缄口不言,但是脸上的表情出卖了他。' W; V; S2 k( g- s/ `  u
8 O1 y% F5 e2 _/ {6 {+ z
“骚婆娘!哼!我还不知道!是不是高大壮喷了你一屁股精液!”高二壮不屑的一笑,猛地将他翻过身按着树上,只有挺翘的肥臀高高撅起。

“你...你怎幺...怎幺...”林清明白嫩的身体慌乱的颤抖,被身后的汉子道出实话,又被握着撅起肥臀,他难为情的咬住嘴唇。
3 V' [4 k4 ~& }* ?
“欠尻的骚货!俺哥刚才干了你,俺也要干你!”高二壮猴急地松开腰带,三下两下扒掉大裤衩,粗长的大屌一下子弹了出来,紫红的龟头顶到白嫩的肥臀上。% W5 q. x+ t) w& X3 O
) k' O  `) |' I( u$ v* A
“唔...不...不要在...在这里...”林清明扭过头,眼睛微眯,一副骚浪欠操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