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1日星期五

操了個高二處男


看了很多文章,好像都不怎麼精彩,也不知道是不是文筆不好寫不出來,其實我也寫不出來具體的感受,但是最近居然操了個處男,實在爽的我不成了,也想寫寫,大家多提一件,我寫的絕對是我自己最近真實經歷,沒有做作的成分。言歸正傳,本人從出道就一直和17到20左右的帥哥做朋友,以前第一個BF也是處男,那時候我也是處男,第一次見面做愛,胡亂就插進去了呵呵也沒管老婆的感受,疼的他嗷嗷叫,最後發現出血了,但是那晚上還是做了4次,第二天他走路都和鴨子一樣了呵呵沒辦法了誰叫我喜歡他了。因為我長的爺們,身材又好,雞巴又長又直,操了很多帥哥,很多都被我操的丟盔卸甲直接射了,也有非常喜歡的,但是都是被操過的,見面就洗澡,吃我雞巴吃夠了就叫我操的嗷嗷叫呻吟不止,也有說直接是處男的,但是一操就知道怎麼回事了。前兩天,群裡突然進來個新人,和他說了幾次話都不理我,也不怎麼搭理別人,後來終於又一天回話了,說一直在上課,高二的學生,是被聊天的一個人拽到群歷來的,說從沒做過,我問是感覺喜歡草別人還是被別人操,他說肯定操別人了被人操不的疼死,感覺是個處男,就這樣聊了有10多天,多方利誘呵呵終於答應和我見面,見面以後對我印象不錯,大眼睛,臉就和雕刻出來的似的,稍微有點毛茸茸的小鬍子,感覺更他媽的性感了。有個耳朵戴了個耳釘,沒辦法說了,沒辦法評價是帥還是可愛了,總之絕對是明星范。太多所謂的帥哥都是老帥哥了,可這樣白嫩帥哥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大街上看到我也會看不夠,何況現在是個同志還和我出來見面了。吃了飯,聊了回就回去了,我想做愛,他說什麼也不肯,說從沒做過,要操我還可以,我想操他絕對不可能,這更激發了我一定要操到他的欲望,帥哥才17歲,181的個頭和我差不多,66左右的體重,身體相當的好,屁股翹翹的,腿特別修長,以看就是經常練習長跑的,問他他說學校長跑他一般都取得很好的名次。手非常白嫩,比他媽的女人的手還好看了,我想他腳丫一定也非常漂亮,總之回去以後我就睡不著了,一直在想著他,看他也很喜歡我畢竟哥們也不差,就這樣聊了很久,中間也出去過兩次,但是他始終不答應和我做愛,終於又一次,他問我對他是不是真心的,我說當然,其實我何嘗不想找個我喜歡的在一起,況且是這麼帥的帥哥,不過他還是不相信我。後來還叫我發誓,絕對不會見別人,而且要對他一個人好,呵呵為了得到帥哥我當然什麼都答應了,當然也都是真心的,不知道墨蹟了多久,終於他答應試試,但是如果疼她說就不能做了,我說可以了呵呵。。。欲望沖昏了頭腦,那裡還管那麼多了。終於盼到週六他放假了,上午我早早找了本地最好的一家賓館開了一間房,畢竟人家說了第一次(當然我還沒完全相信),要知道一間房就500多啊呵呵我算豁出去了。終於等到他來了,我想他非常靦腆,即便不是第一次,也不能操之過急把她嚇跑了,看了回電視,我說想抱抱她,他沒拒絕,我把她拽起來,一下抱進懷裡,我操,那個舒服啊,趁著機會摸摸它的腰,相當有肉感,以點贅肉都沒有,小腹平坦,特別柔軟的那種,抱了一會我故意用下身蹭他的襠部,感覺沒一會就硬起來了,我想時機到了,慢慢的親吻她的耳朵,明顯他開始喘粗氣了嘿嘿、、、然後是臉然後是最後我想要的嘴,他根本不會接吻,親了她半天我的舌頭也突破不了他的牙齒,他甚至激動了就咬我舌頭,我操,這讓我真是越來越著急了,雞巴已經硬的不成了,我想還是得緩緩,我說寶貝先去洗澡吧,他說你先,我想他是不願意交我看他的裸體,畢竟人家還小嘛呵呵索性管不了那麼多了,脫了衣服我就去沖澡,他突然看到了我的雞巴,哎呀一聲,“哥,你雞巴怎麼那麼長啊,你不會疼死我吧”“沒事寶貝,絕對不會的,要不怎麼那麼多人想做愛了,很舒服的,你只要聽話就好了”“哥,你說你挨我的啊你可吧能硬插,我說不成就別做了,以後慢慢來”“放心吧寶貝,肯定不會的”嘿嘿怎麼能慢慢來呢,我現在就已經向直接插進去了。等我洗澡出來,他已經脫的剩個小平角褲在那坐著了,我說你去洗吧,我操,當時頭以下就大了,操過那麼多帥哥,可真的沒有見過這麼讓我上眼的,腿修長,不是那種瘦的只有骨頭的那種瘦,也不是有很多肌肉的那種壯,只能用相當適宜來形容了,腳丫修長,呢嫩嫩的腳趾紅彤彤的。。。好像能出水似的,上身肌肉不多,但是明顯運動的痕跡有點,當時真差點就射出來了,太爽了。。。沒辦法,忍吧。趁著他去洗澡的機會,我把油和套放在床頭,只能強忍著看會電視了,其實什麼也看不下去了,過了10多分鐘他還沒出來,我實在忍不住了“弟弟,你快了嗎?差不多就好了”“知道了,我出去你不許看啊”我操,真麻煩,磨蹭了半天才出來,還裹了一塊大浴巾,嘿嘿、。。。。遲早是我的還裝什麼了。

虐直男警

雷鹏是驻边某团第二连的连长二十五岁,这天晚上正好是他在边境巡视执勤。突然,借着皎洁的月光,他看见有两个黑影正顺着一条小路向山上跑去。这一段时间,边境上走私和贩毒的情况十分的猖獗,而雷鹏却是这些人最大的克星,别看他年纪轻,但是他多次孤身一人就捕获过许多的贩毒和走私案犯,这些人一提到雷鹏的名字,虽然恨得咬牙切齿,但是却从心里害怕他。; O7 d$ b. ?& [$ E
看着这两个行迹可疑的人影,雷鹏用手摸了摸挎在腰间武装带上的手枪,向那两个黑影跟了过去。南方边境的夜晚也是异常的闷热,没过多久,雷鹏的军装就被汗水给浸湿了,潮湿的军装使他那健壮的身躯更显得雄壮了。由于天气热,雷鹏的军装下除了军用短裤什么也没有穿,潮湿的衣服贴在他的肉体上,十分的难受。
雷鹏的身手异常的矫健,很快他就渐渐地接近那两个黑影了。突然两个黑影交谈了两句,开始向不同的方向走去。雷鹏犹豫了一下,然后坚决地向一个黑影跟去。突然那个黑影停了下来,转过身对着雷鹏说道:“朋友,你总跟着我干什么呢?”
雷鹏愣了一下,他知道没有确切的证据是不能采取行动的。但是他很快的说道:“没什么,只是例行的检查和巡逻。”
“我是个本分的山里人,没做过什么坏事。”那个人声音颤抖地说道。. E# r1 X$ Q# k7 O9 l% g
“没事,老乡,我只是检查一下。”雷鹏把手枪放到了腰间,向那个老乡走去。走到近前,借着月光他看见那个老乡斗笠下的面孔上有一条长长的伤疤。雷鹏突然一怔,脑子里飞快地搜索着什么。
“您还有事吗?我还要赶路呢。”那个人说道。0 |/ M4 u; U2 z% W
“很快。”雷鹏一边说,一边警惕的握住了腰间的手枪  _) _1 ~  ?% A* o- K1 H/ H
“把你的斗笠摘下来。”雷鹏说道。
那人缓缓地摘下了斗笠,斗笠下的面孔有三十来岁的年纪,一道伤疤从左眉毛一直划到嘴角。雷鹏的脑子里突然一亮,他拔出枪喊道:“不许动,尤老大,今天终于遇到你了。”  J* |) B; P$ N/ `6 R0 v
尤老大是边境上有名的悍匪,每年几乎有一半的贩毒和走私的刑事案件和他有关。雷鹏有些兴奋,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遇到这个通缉总中分量最重的犯人,同时他又有些紧张,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对付的了这个有名的匪头。突然他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就是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也不能再叫这个狡猾的狐狸跑掉,想到这,雷鹏释然了。
“同志,你这是干什么,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人。” 那个人紧张地说道。. f% G8 G) x0 ^6 W5 Q  V
“跟我回部队一趟,到那一切就都明白了。”雷鹏命令道。
“我。”那人转身想跑。
“别轻举妄动,我手上有枪。”雷鹏警告道。
突然啪的一声,雷鹏觉得自己的手腕上一阵剧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过来一道长鞭正抽在雷鹏的手腕上。战士手里的枪掉在了地上。战士正要弯腰捡枪,突然他的头部一阵剧痛,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雷鹏渐渐地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置身在一间小茅屋里,在茅屋的一角有一个小碳炉子正冒着红光。他想挪动一下身体,却发现自己站立在屋子的中央,战士的双手被反绑在屋子中央的一根柱子上,双脚也被捆得结结实实一动也不能动,小碳炉散发的热量让这个屋子更加的闷热了, 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身上的军装已经被炭火烘干了,武装带紧紧地系在战士的腰间,战士那健壮宽阔的胸膛微微向前凸起,在火光中,战士的身躯显得更加的威武雄壮了。% r, x  p. ~) `4 x7 C
突然,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尤老大和一个四十岁上下的汉子走了进来。借着火光看着雷鹏军帽下英俊的面孔,尤老大发出一阵狞笑。“久违了,雷连长。”尤老大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雷鹏刚毅的说道。# f3 W; V- A. f# y! r
“雷连长,我们已经注意你很久了。我们有不少兄弟都折在了你的手上啊。”尤老大笑着说道。2 c; n$ `7 H5 X3 n0 M
“落在你们手里,我没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刮随你们的便,我绝不皱一下眉头。”雷鹏说道。他知道自己落在这个凶犯的手里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我知道雷连长是军队上有名的硬汉,不过我还不想要雷连长的命。”尤老大诡笑道。* b& F- w  O2 V, T3 S0 u) B
“想从我嘴里打主意,你们就别做梦了。”雷鹏警觉地说道。虐
“是吗?”尤老大走到雷鹏的身边,他的身高只到雷鹏的肩部。尤老大注视着火光下雷鹏英挺的面孔,突然踮起脚在战士的脸上亲了一下。, N" K+ T# D3 n
“你!”雷鹏又惊又怒。. j. V, V$ c0 }; |, x# F
“哈哈哈哈。”尤老大和那个四十多岁的汉子都大笑起来。
尤老大走到雷鹏的身前,用手隔着军装抚摸着雷鹏那微微向前挺起的健壮宽厚的胸膛说道:“雷连长真雄壮啊。”由于腰间紧扎着的武装带的缘故,战士那单薄的军装下,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当战士挺起胸膛的时候,在军装外,战士的乳头被依稀地勾勒了出来。+ w2 C7 |. k" c3 {" C' P
“住手,混蛋。”雷鹏骂道。$ p: N: i& M" D' u
尤老大毫不在意,用粗糙的手背轻轻地隔着军装蹭着雷鹏健壮胸膛上的那两颗硕大而有弹性的乳头,说道:“我注雷连长已经很久了,雷连长还是处男吧,为了工作连女朋友都没有,而且雷连长从不吸烟喝酒,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雷连长何必苦了自己呢?”雷鹏感觉自己的乳头在他的蹭摸下已经渐渐地硬了,感觉到悍匪的手碰到自己的乳头战士内心一阵厌恶,他怒道:“畜牲,有本事你杀了我。”尤老大已经感觉到在战士军装下那两颗饱满的乳头在他的抚摸下已经渐渐地硬挺了起来,他笑道:“雷连长想死吗?不过在死前我也应该让雷连长享受一下。这样才不算白活一回。”尤老大示意了一下,那个汉子用布把雷鹏的嘴堵个结实,然后他点燃了两根烟,插在了雷鹏的鼻孔里。浓烟顺着鼻腔进入了雷鹏的肺部,战士宽阔的胸膛因为呼吸不畅鼓鼓的挺起,剧烈的起伏着,腰间扎着的武装带勾勒得战士的身躯异常的性感。尤老大觉得喉咙有些发紧,他凑了过去,把脸贴在战士鼓起的胸口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好香啊。”
雷鹏的口中发出厌恶的呜呜声。尤老大笑了一下,张开嘴,隔着战士的军装开始吸吮起雷鹏那鼓起的宽厚胸膛上微微挺起的乳头来。雷鹏觉得胸口一阵麻痒,他厌恶的想扭动着身躯,但是身体被捆着,根本就动不了。尤老大的手在雷鹏的身体上胡乱的抚摸着,嘴却隔着军装不停地吸吮着战士健壮胸膛上的两颗乳头。' L/ \! `

男友的好朋友送上门,叫我如何把持得住!

之前被男友约和他几位朋友一起去KTV唱歌,在那里看见了他其中一位朋友,感觉这人很熟悉。虽然是第一次见面,这张脸孔好像在哪里见过。自己在包厢里边吃边唱了几首歌,感觉有点尿意,起身去了外面洗手间。
9 k4 e/ H% u, z, A6 y1 A
刚好在洗手盆洗手弄头发,看见他也走了进来。随后,他走了过来洗手,对我笑了笑。& I- |  ~% O8 r3 x2 R0 M; Z( N

我: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2 v2 {, B& h8 A2 h: o
他:嗯,你觉得呢?, B" w6 w, m  Z3 _" x6 d
/ e# p  L( ~$ n4 }( D
再仔细看了他,我忽然想起来了。我还真忘了!之前有玩过同志交友APP,但是自从和男友在一起,我基本都没用了。一定是在Jack'd看过他的照片,我好奇直接问了他。果然没错,他承认有玩Jack'd。他还告诉我,之前曾经有发信息和我约炮,我没理人家。我傻乎乎呆足了,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我也有男友了,当然也不会随便欲淫约炮啦。我们俩走回去包厢继续吃东西唱歌。
4 q$ w- t& D9 {+ z
隔几天,无聊时安装回了Jack'd。翻回历史记录。一条一条地看,果真他有发过信息给我。也许当时忙碌还是有男友在身边,所以也没怎么搭理这些约炮信息。我顺便回复了他:「嗨,是你哦。」他:「嗨,怎么啦。」两人闲聊了几句,这家伙竟然回我一个信息:「想念你」* \* ~; P$ B7 B; s$ D+ O+ z

看他这么顽皮,我故意回他:「我也想你」。后来,他:「你想要X吗?」

我的天,我可是有男友了,目前还和男友同居住在一起。他竟然明知我是他好友的伴侣,还故意勾引我,真要命。我也没怎么搭理他,去做别的事情。3 `1 ~: Y. J6 x" N, U1 {; m" r

直到那天,自己看了色情片很欲热,玩住鸡巴等男友回来,打算操男友的小穴。听见开门声,高兴地迎接男友。结果,男友带了他这位朋友来家里做客。没想到竟然有人进来打扰我的计划,真该死!男友进房收拾东西,我和他坐在沙发上。
; g7 c7 U( Q, A$ b
我发现他在偷笑。我:「你有病啊,一个人在那里偷笑。」, f6 j9 y2 k5 ^- @! }  S' j
! P) o% b1 I# U; f" k' B, y
他看住我的裤裆,我才发现底下的裤裆明显突起帐篷,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我尴尬的笑,他还问我刚才是不是在家做“坏事”。. }  U9 {3 g4 W$ \9 D
6 K- H( s! [( P  D& M
男友匆忙走了出来,说忘了要去银行办事,吩咐他好友先坐在家等他回来。我和他俩人坐在沙发上,你看我,我看你。男友关上门出去了,这家伙还真大胆靠近我,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我当时有点矛盾,被他这么摸住敏感的大腿内侧,我竟然有点爽。他看我没反抗,伸手进我的短裤里袭击我的鸡巴。天啊,男根被他抓住了!他:「你的好大条,我可以帮你吗?」

我不知该如何,他可是我男友的好朋友!他还不停抓住我的大龟头一直和包皮摩擦,我又硬了起来!好不容易刚玩鸡巴休息了那几分钟,内心的欲火他妈的又被这家伙点燃了!他望住我淫笑,也没问过我先,就把我的裤链拉开了。他拉住我的大鸡巴出来透透气,我心理跳得有点快。这骚货继续握住帮我抽打,弄得我欲火焚身。我无法承认很舒服,特别是被陌生人帮我打飞机。我欲热地望住自己的大鸡巴,他已经爬到我两腿之间跪着。9 Q, c1 a' ?* M" Y' K% h9 E

我抬头望了他,他知道此刻的我内心已经很需要。低下了头含住我露出包皮的大龟头。我心中最后的防卫线彻底没了,被这家伙温热的舌头舔玩龟头,我整支大鸡巴都在他嘴里涨着。他含情地望住我,就像示意有能力驾驭我的大鸡巴。我忍不住背叛了男友,双手放在这家伙的头部末端,拼命地抽送他的淫嘴。不知是不是他又是男友的好友,那种背叛的感觉莫名其妙地刺激!& N$ {- S+ i$ @' Y7 i7 p  d

在他嘴里一来一回快速抽送,大鸡巴都硬得不像话了!好想插进他的屁股取暖!我抽出了他的淫嘴,吩咐他坐上我的大鸡巴。骚货还故意挑逗我,握住我大鸡巴抽打几下,才爬上来对准自己的屁眼捅了下去。也许没润滑,他只好吐了口水涂在自己屁眼上。我扶住他腰部,他握住我鸡巴插入自己的肉穴。两人相互配合,很顺利地结合在一起。这家伙开始扭动腰部,上下来回骑住我的大屌,嘴里在不断呻吟。我抓住他两边的奶头捏玩,他都嗨了,用力抬高屁股往我鸡巴顶了进去。看见他激烈地骑住我大鸡巴,风骚精瘦的样子,还真是只可爱的小母狗。为了满足我的性欲,他屁股抽动地越来越快,就像要把精液吸出来一样!这骚货的屁股还不时吞入我的大鸡巴直到底部,只剩下了我两颗蛋蛋春囊留在外面。他的屁眼和我的大鸡巴结合得很深,那种欲潮来了一波又一波。

猛男被斯文同事弟弟爆操

k: T. H3 f6 e1 Z  Z
阿杰和小东同事,虽然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年级就读,但是大学四年里两人因为不同的专业,而从没有过交集。
毕业后两人找到了现在这间广告公司,一个从事设计,另一个做编辑。( r" s1 @3 g: n. U* E6 C. A8 w# Q+ c
两人似乎都不太熟悉,直到有一天两人参加公司的聚会,才知道两人是校友,于是越聊越投机,酒过三巡,两人渐渐飘飘忽忽,7 u7 @8 D0 v( [, N0 u, n$ I
聚会后大家各自回家,他们被叫上同一辆出租车,两人迷迷糊糊,出租车按照同事留的地址,把他们两人逮到了阿杰的家,
两人跌跌撞撞,信誓旦旦的说回到家继续喝,阿杰的家是个一居室,由于酒量稍好,他打开门,把小东扶到床上,便打开冰箱冲了两杯蜂蜜水,
叫起小东,扶他把蜂蜜水喝掉,自己便躺在了卧室的沙发上,开始大量这个让他相见恨晚的家伙。* D. g4 `/ y# u" ^' Z
小东此时已经睡着了,端正的五官,算得上是一个帅哥,虽然不高,但是看得出来很喜欢运动,身体很结实,头发垂在耳际,
阿杰看见他睡得那么熟,开心的笑了笑,便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1 j( M; ?8 }0 U+ Q) x+ P
早上,太阳早早的照进了房间,小东睡眼惺忪的醒来,四处张望着,看见沙发上的阿杰,知道了这里是阿杰的家,; s! _' j& A" D: i# H
起床喝了杯水,便开始大量这个不大的一居室,看得出来,阿杰很爱干净,处处都很规整而不失情调,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像自己的出租屋,脏衣服到处都是,
而此时睡在沙发上的阿杰,更是一出风景,高高的个子,宽宽的肩膀,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鼓实得胸肌,粗壮的大腿,干净利落的短发,英俊且很有男人味的帅脸。
就像一件别致的艺术品。( O. [/ B3 g* M& H% S" X
但是沙发有点小,阿杰睡的很不舒服,于是小东想把他抱到床上睡,他把一只手勾住阿杰的脖子,另一只手拖住阿杰的双腿,
尽量让自己的动作很轻,但是阿杰比小东想象的要重一些,于是他踉踉跄跄的勉强把阿杰放在床上,自己也顺势栽倒在阿杰身上,
这时阿杰醒来了,看见自己身上的小东,一个激灵便从床的一边窜到另一边,6 z+ K  |: N) ?5 b. U0 N2 d
“你干嘛?。。。。。”
“呵呵,你怎么这么敏感啊,我看你在沙发上睡的很难受,所以把你抱上床啊”# s- E' T+ D" L6 t3 i1 t
“... ...”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强奸你吗?哈哈"! }+ a) i0 p7 d5 g! E
"嘿嘿,"
"不过你真的很沉啊,累死我了"
"昨晚睡得怎么样?"
"谢谢你,我睡得很好"; C. R- m, \" R0 P( I. Z1 O" n
"洗个澡吧,浴室在厕所..."
"要不要一起洗啊?哈哈"' C9 k. c3 N+ t) a  z% I4 s
"滚吧你,我可是洁身自好啊"
说笑着,小东顺势脱掉上衣,把衣服扔给阿杰,"给我洗了啊"然后走进了浴室,- g  }, p! Z* r$ Z* D; J% _% n" ~
阿杰看见小东的半裸,心里开始燥热起来,小东的身体虽然不如自己这么强壮,但是还是很结实的,阿杰坐在床上下身开始不安分起来.
但是他还是很快打消了淫乱的念头,走到客厅打开电视看了起来,3 b: T9 Q+ q9 U: X& O: P
小东洗完澡,赤条条的走出来:"阿杰,给我你的衣服穿,我的衣服味道很大,没法穿了"
阿杰目光停留在小东赤裸的身体上,无法转移,"啊....好....等一下", @1 Z/ X. ~5 d, h& b3 Q$ m3 ]
于是挑了几件稍微小号的内衣和T恤拿给小东.
小东发现了异样:"你干嘛用那种色迷迷的眼光看着我啊?") N8 L0 Q8 u1 r
“额。。。我哪有啊。。。”
“我看你是不是太寂寞了?。。。”小东慢慢逼近阿杰,把他逼到了客厅的墙角,“要不要我帮你发泄一下?啊?嘿嘿”
“滚开啦,我才没有呢”$ t* r% d& u' j: g1 F" A, h
“哈哈哈,看你紧张的,还说心里没鬼?。。。。算啦,不吓唬你了”
小东穿上爱接的衣服,很合身,虽然小东个子比阿杰稍微矮一些,但是也有178了,小东穿好衣服,笑着对阿杰说:“好了,我回家了,今天要回家好好休息”  h2 g) B" w, A: b4 q1 t& ^9 b# H4 ?
阿杰有些不舍的说:“别走了,回去也是你一个人啊,今天周末,陪我呆一天吧,我们晚上还的喝出胜负呢”
“算了吧,就你那点酒量,还跟我挑衅呢”小东不服气的回答
“切,是男人就跟我决出胜负再走”阿杰继续挑衅者。
“喝就喝,怕你啊?”% ]; A/ r, [- s& \4 T* w
于是两人去超市买了一箱啤酒,一瓶红酒,还有一些下酒菜。
天色刚刚暗下来,已经没有酒了,此时,两人都站不起来了,醉醺醺的开着玩笑,; S, z& \: W4 X2 c7 A8 `
“对了,你自己住都没有女朋友吗?”小东问道。8 y" }  F/ z  U3 g* _$ ~
“没有啊。。。。。。。。我觉得女人。。。。。。。。超级麻烦的,你呢”阿杰道。8 F; Y/ ^' H, e
“我也没有。。。。没有固定的。。。她们只是我拿来。。。。。拿来泄欲用的,哈哈”6 ^! \- j; G* l7 e2 ~
“真的假的?没想到你的私生活这么淫乱啊。。。。。。”阿杰笑着说1 T. ?8 _+ e; _; e( i
“这算什么。。。。比这更淫乱的。。。。。。。我都试过”
“啊?说来看看。。。。”
“我操过男人。。。。哈哈。。。。怎么样。。。我厉害吧。。。。”小东不服气的看着阿杰
阿杰此时心跳有些加速,加上喝酒后微微泛红的脸,结巴的说“你真恶心,草男人有什么意思啊。。。。”
“很有意思的啊。。。。很有征服感。。。。。而且啊。。。。。男人的后面很紧的。。。特别舒服啊。。。。那种感觉真是爽死了。。。。。”# g

2017年3月30日星期四

少爷的骚穴真浪 2/2

八、
本来以为程瀚阳的淫穴被阿豹阿虎和那两个猛男加上他的那一根超级粗长的大鸡巴(虽然是倒模的假鸡巴)一共五根粗长的大鸡巴操了一个晚上,再怎么骚浪的淫穴也早就该松的能随便放下自己的粗长大鸡巴的老板,却在插进去之后发现程瀚阳那早已经被操的松松垮垮的淫穴正在以极快的速度蠕动收缩着,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缩小如同处男的小穴一样到把他的肉棒紧紧地包裹住,同时淫穴内壁则不停的蠕动着绞着他的肉棒往淫穴深处拉去。
“……我靠真紧……果然是极品……淫穴……哦……好爽……哦……我操你…………哦……啊……好极品……果然好爽……的淫穴……”早就被欲望驱使的老板二话不说直接抱住程瀚阳纤细的腰肢把他翻了一个身跪趴在自己身前然后大力的前后晃动着自己的公狗腰,象打桩机一样狠狠的操起来。程瀚阳的淫穴里温暖异常不说,还有很多热热的浆汁烫的老板的龟头分外舒爽,“……老子操死你……操到你发疯……天天操……哦……小骚货……哦……要不要……说……要不要老子……做你老公……大鸡巴……天天操……死你……”$ \( n/ U# T2 s8 t$ Z6 i* m, {+ h8 q& I
“……啊……好爽用力……哦……你是我老公……啊……老公……用力阿豹……阿虎哦……老公啊……好爽哦……都是我老公……啊……老公……啊……耗子啊……铭伟……哦……老公啊你们……啊……好喜欢……大鸡巴……用力……哦……都是我……老公……大鸡巴……”或许因为这根粗长大鸡巴是一个养精蓄锐了一晚上的生力军,也或许是因为啫哩的作用,老板才开始摆动他的公狗腰用胯下那根粗长大鸡巴操着程瀚阳的淫穴不到2分钟,程瀚阳就已经浑身颤抖的高声浪叫,淫穴深处更是急速的收缩绞紧,而老板在滚烫的啫哩浓浆的刺激下也忍不住大呼:“……真极品啊……哦……早知道我就……该早点来你……哦……操死你……好爽……骚货宝贝……老公操死……你要不要啊……说啊……哦……”
“……啊……小浪穴好爽……用力啊……嗯……我要……嗯……老公天天……操我……哦……好爽……用力不要停……小浪穴……要嘴巴也要……我要……吃大鸡巴……哦……好美味的……淫液……好好喝……哦……”程瀚阳被新加入的三根粗长大鸡巴操的再次爽的了新的巅峰。% I" ^, m3 M5 _3 a  N8 a

李昊洋,李海峰兄弟二人本来站在程瀚阳的前方正在用他们的粗长大鸡巴慢慢的在程瀚阳的脸颊上摩擦,嘴唇上滑过。挑逗程瀚阳吐出舌头去舔他们的大鸡巴,结果被粗长大鸡巴操着淫穴浪叫不止的程瀚阳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就着老板抱着他的腰的姿势忽然抬手一把抓住两个饱胀的肉棒轮流就往嘴里送去,一脸享受的舔着肉棒上大龟头马眼口流出的前列腺淫液,舔的啧啧有声。坐在沙发上,地毯上喘着粗气挺着不停留着淫液的大鸡巴观战的四个人看到双眼冒火。恨不得立刻再次冲上去狠操这个骚货淫娃。就在老板操的正爽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传来,累的躺靠在沙发上的陈铭伟立刻转头示意离手机最近的阿虎帮忙接一下电话,阿虎一把按下免提,电话里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我到了,开门。”
“到了,什么到了?”精神全部集中在一会怎么操死少爷这个骚货的阿虎压根没注意到手机不是自己的,随口就回答了一句。! n3 u0 `& z. L, P% r" }& b
“归田园居,西1区1号别墅。嗯?阿虎?你……是阿虎对吧?快开门!”, Q1 e/ e1 D; E# R
“马上!”扔下电话的阿虎立刻又爬起来忍着鸡巴和卵袋的肿胀和阵阵瘙痒,挺着流着前列腺淫液的肉棒随意的套了一条裤子再次下楼去开门了。3 K. U' x% `: s# K# X( i
一辆黑色的布加迪威龙16.4在别墅区门口验明身份后,向着西1区1号别墅疾驰而来,才一小会功夫就飙到门口。在一楼大厅等候的阿虎听到跑车的声音立刻打开了大门,当看到开车的帅哥后连忙上前扒在趁窗上对帅哥说:“车库里面没位置了,停花园吧。”
跑车停好后下来一个长相和老板极其相似的帅哥,色迷迷的眼光朝阿虎胯下支的高高的裤裆一瞧:“哟,操了一夜,大鸡巴还这么威风,你们昨天晚上用了多少‘三攻一’啊?”/ L4 t0 l+ e+ ^# n
“阿豹调配的,这不是人多嘛。调的有点浓了。”
“呵呵!快进去,我今天要好好操操这个极品淫穴。”帅哥一声轻笑,俯身从车里拿了一管500ML的药膏:“拿好,这是中和剂,嘿嘿!幸好老子从来不穿内裤……”话音未落就已经冲进别墅里然后猛的撕掉T裇、扒下裤子后同阿虎一样挺着鸡巴向二楼奔去。
整个二楼的房间里充斥着一股浓烈的精液混合着淫水和催情啫哩的气味形成一种的香味,让人闻了之后血脉贲张;听着众位猛男的淫言浪语和程瀚阳酥媚入骨的浪叫,让两人胯下本来就已经勃起的粗长大鸡巴更加鼓胀,冲天而立,粗度长度硬度都比平常要强上不少。
新来的帅哥冲上二楼后给大鸡巴帅哥们打了一个招呼就加入战场,站到了程瀚阳的前面把大鸡巴捅到程瀚阳嘴边:“那我呢?要不要我也做你老公啊,是不是我们今天在场的都是你老公啊,小骚货想不想天天晚上都被老公们被操通宵啊?”眼神迷离的程瀚阳立刻为这个帅哥的大鸡巴深喉吞吐起来,含糊不清的说着淫言浪语:“……嗯……啊……我要……都是……老公我的……老公用力……操我啊……啊……好爽……操的用力……哦……都是……你们……嗯……啊……我要……啊……天天晚……上被你们……操……啊……”7 F/ b4 @3 p0 i
“……哦呀……好棒的口活……阿虎阿豹……你们不厚道……居然独自享用了……这个骚货……两年……哦……吸的好爽……两年才叫……我们……哦……好会吸……小骚货……要不要……啊哦……真爽……哥哥的……粗长大鸡巴……干你的……淫穴……”( p3 m, ]/ G9 B$ H8 K! x
“臭小子……啊……好爽……他的淫穴……好紧……哦……极品……操起来好爽……哦吔……以后别在……外面乱搞……家里有操的……哦……淫穴里面……好会吸……哦……骚货要不要……老公们……大鸡巴……一起操你的……淫穴……”$ Z5 c* w0 E& d- K$ y4 z
程瀚阳吐出帅哥的大鸡巴大声浪叫的回应着:“……要……我要……我要快插……进来……我的……淫穴……被操的好爽……升天了……哦……我要你的……大鸡巴你们……一齐操我……快啊……哦……不要停……” 5 V9 z6 P! ?4 [/ Y
帅哥在程瀚阳为他深喉吞吐了一会后,抽出大鸡巴趴在床边把装着“三攻一”的试管抓起来,先从试管中抠出一团啫哩抹在自己的粗长的大鸡巴根部后来到老板身边,老板也从试管里抠出一团将啫哩然后抽出粗长的大鸡巴,从龟头到鸡巴根部和卵袋全部抹了一遍,本来就已经被程瀚阳淫穴中的具有催情作用啫哩浓浆刺激的淫液直流的鸡巴遇到浓度更高的啫哩后变得更加的敏感,胯下的卵袋也更加鼓胀;然后抱着因为淫穴瞬间空虚而一个劲的摇动屁股寻找大鸡巴操他淫穴的程瀚阳躺下。让程瀚阳面对面的跨坐在他的胯间,李昊洋,李海峰两兄弟也抹了啫哩后挺着的粗长大鸡巴站在程瀚阳的面前,喂他吃着从粗长大鸡巴的龟头马眼涌出的前列腺淫液;而帅哥跪在程瀚阳身后,挺着因为啫哩的催情作用而前列腺淫液长流,肿胀的发痛的大鸡巴和老板的大鸡巴一起操进程瀚阳的淫穴中,立刻就和老板的大鸡巴一起被柔软湿滑炽热的肉壁死死的绞住,两人双双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淫叫:“哦呀……好爽……哦……好会吸……啊……二哥……啊……我的鸡巴……龟头……被你的大……鸡巴龟头……摩擦着好爽……哦……这个骚货的……淫穴真的……是极品……好会吸……哦……” 

少爷的骚穴真浪 1/2

一、" e# u/ y! @! k3 {. h) }
就读于京城西城区体育学院篮球专业的程瀚阳今年21岁;长相帅气阳光媲美明星;作为国内顶级富豪的父母当年是因为巨大的经济利益而结合在一起的。在他16岁那年,自觉已经完成任务的二人各自单飞后不约而同的移居国外寻找各自的性福去了,只是每个月在他的国际账户上都有7万美元和5万英镑的入账,还有父母解除婚姻时留给他的房产,位于京城西郊山脚下的一个住满了顶级上流阶层的豪华别墅楼盘──归田园居。别墅区分为东南西北四大区:每个大区有三个小区,每个小区只有10栋别墅。因为在这里居住的都是顶级的富豪和权贵,因此为了显示住户的身份地位和保护隐私,每幢别墅之间至少间隔百米远。身高188体重83公斤的他长相帅气,由于经常打篮球的原因身上没有一丝赘肉,饱满的胸肌、六块腹肌,宽肩窄腰翘臀的好身材,胯下更有一根硬起来后有20厘米长,5厘米粗的大鸡巴,在裤裆里鼓囊囊,更添了几分性感。加上那金光闪闪的豪门背景,一直没有女朋友他走到哪里都是众多想要爬床成功,一举成为富家太太的美女们欢欣雀跃的发骚勾引的对象。- |2 @& v( M9 B) O  P+ \

“嗯……哦吔……好爽……用力……操……操我!”在程瀚阳的别墅里,二楼是一个超大的隔音完美的单独房间,程瀚阳正大汗淋漓的跪趴在床上,如此一个完美身材的帅哥此时正被两个精瘦而又肌肉结实没有一丝赘肉和多余脂肪的酷帅俊男在用他们粗长的鸡巴一前一后的狠狠的操着。这两个酷帅俊男的粗长大鸡巴在程瀚阳的骚穴屁眼和嘴巴里不停的进出,坚挺的肉棒上一条条紫红的血管青筋怒胀着。程瀚阳满脸都是那两个酷帅俊男的精液,就连头发都已经被那两个酷帅俊男的精液浸的湿漉漉的,随着前面的帅哥的大鸡巴在程瀚阳嘴里不停的抽插带出大量的唾液和精液的混合液体,沿着嘴角顺溜的从脖子流下滴落到床上;下身小腹和背上更全是那两个酷帅俊男射在他身上的大团大团的半凝固的精液,屁眼处更是随着身后那个猛男不停的抽插流出大量的精液,沿着大腿流到床上。随着身前和身后的两个猛男的大鸡巴不停的操着程瀚阳上面和下面的一大一小两张嘴的撞击动作,程瀚阳身下那根20厘米长,5厘米的从来就没有操过人的粗长大鸡巴正一甩一甩的,前端粉红色的龟头现在胀的发紫,正不停的往外流着淫水,随着鸡巴甩的四处飞溅,浸湿了身下好大一片床单程。两个帅哥的身上也同样的已经被三个人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液体沾满了全身。 
这两个酷帅俊男是程瀚阳的保镖,在后面用“九浅一深”的方法操着程瀚阳骚穴的是阿虎,191厘米的个头,88KG的体重,22厘米长的5厘米粗的大鸡巴;在前面操着程瀚阳嘴巴的是阿豹,身高193,体重90KG,22.5厘米长5.5厘米粗的大鸡巴;加上在特种部队练出来的全身腹肌精瘦结实的倒三角身材和超级电动马达公狗腰使得两人每天晚上在床上都十分的生猛,让程瀚阳每天晚上都享受着极致的快乐,以至于程瀚阳除了球队训练和比赛以外的每天晚上都会缠着他们两个人的粗长大鸡巴要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满足为止。- o- q' l* C. H, D, ~* s
! E; ?/ k" w" N) r
“少爷!爽吗……我的大鸡巴……操的……你爽吗……”阿虎一边狠狠的操着程瀚阳的屁眼一边下流的问着程瀚阳。
“爽……好爽……阿虎好会……操……的小穴要……化了……要升天了……好爽……”被阿虎用“九浅一深”方式操的程瀚阳不停浪叫,这时候只见阿虎猛加速狠狠的冲着程瀚阳的骚穴用力狂顶,然后突然一下拔出那条22厘米长的鸡巴,在鸡巴离开程瀚阳骚穴的时候因为空气的进入发出了“啵”的一声,然后程瀚阳不安的扭动身体:“不要啊,嗯……不要拿出来,快放进去操……我啊……狠狠的操我啊……”阿豹紧跟着从程瀚阳的嘴巴里抽出大肉棒,迅速的和阿虎换了一个位置,把他那22.5厘米的大鸡巴狠狠的捅进了程瀚阳的骚穴中。
“哦吔……现在呢……少爷,我的鸡……巴怎么样操……的你爽吗……” 
“啊……好爽……操我快……操我……大鸡巴……”程瀚阳兴奋的浪叫着。“少爷……你骚……浪吗……不回答我就……不操你了……”程瀚阳立刻反手往后抱住阿豹的腰,兴奋的摆动着腰,主动的把屁股狠狠的往身后正狠狠地操着他的阿豹的下半身撞去,让阿豹的鸡巴在他体内进的更深:“……我……浪……哦……爽……好爽……用力……我浪……不要停我……要阿……豹的鸡巴……”一边张开嘴把阿虎的大鸡巴从根部的卵袋一直舔到龟头,阿虎立刻抬起程瀚阳的头把刚从他的骚穴屁眼里拔出来的,沾满了从程瀚阳体内带出的混合着他和阿豹两个人的精液以及程瀚阳的淫水的大肉棒捅进了程瀚阳嘴里,狠狠的操弄这程瀚阳上面的大嘴,次次深喉到底,“哦~好棒!少爷,你上下两张嘴巴真棒!各有各的快感,好爽啊……我的鸡巴好……哦嘶……吃吗……” 
“少爷,我的……哦……吔……鸡巴操……的你爽……吗……”此时身后的阿豹更是狠狠的操着程瀚阳的骚穴,一次次狠插到底后又猛的全根拔出,在程瀚阳的骚穴口上磨上一圈后再插进去,插到底后再用力顶着程瀚阳的前列腺G点左右摆动着他的粗长大鸡巴,狠狠的研磨一圈后再迅速拔出,引的程瀚阳骚性大发欲火难耐,因为上面的嘴巴正在饥渴的吮吸着阿虎刚从他体内拔出的带着阿虎和阿豹的精液还有自己骚穴里面淫水的大肉棒,只好从鼻子里发出“嗯……嗯”的呻吟,反手抓着阿豹的腰的双手配合着阿豹操自己的动作把阿豹的下半身往自己这方拉近、推出;同时挺起屁股在阿豹的大肉棒操进来的时候往后面冲撞,好让阿豹的大肉棒能更加深的操到自己的骚穴深处,给他带来更爽的快感。
每次阿豹的大肉棒脱离程瀚阳的骚穴时,都带出大量的混合了他和阿虎两人精液的淫水,淫水刚一涌出便又被阿豹那粗大的肉棒堵住,随着大肉棒的插入抽离,涌出的淫水四溅开来,程瀚阳的屁股和大腿上早就已经是湿漉漉滑腻腻的,身下的床单也早就是一片潮湿;混合着阿虎和阿豹精液的淫水被磨的泛起了大量的白色泡沫糊在程瀚阳的屁眼骚穴周围。
“啊……嘶啊,爽啊……少爷!你的骚穴好紧……啊!好爽!我又要射了……”阿豹一边狠狠的操着程瀚阳一边咬紧牙关从嘴里憋出一句句粗话,“我操!少爷,你的骚穴……哦吔……是我操过的最爽的!操烂你!要不要!……啊!操……”被浑身紧绷着结实肌肉的阿豹狠狠的操着的程瀚阳吐出阿虎的肉棒大声的浪叫道:“阿豹!好棒!亲老公,快用力……哦嗯……用力使劲!哦……操……操烂我,快快!用力……”终于在阿豹一阵比一阵快的抽插下,达到极限的阿豹用手扣住程瀚阳的腰伴随着程瀚阳往后撞击力量把他往自己的怀里拉,粗长的大鸡巴深深的插在程瀚阳的屁眼里狠狠的顶在他的G点上使劲的磨动着,“啊!少爷!我操烂!你的骚穴!啊!射死你!我……射了!”一股股精液猛力的喷溅到程瀚阳的骚穴里,直直的注射在程瀚阳的G点上,烫的程瀚阳的肠壁一阵阵的收缩痉挛,爽的他不停的哆嗦着,坚硬挺立的粗长大鸡巴的龟头上,被阿豹的粗长大鸡巴顶着G点从前列腺上挤出的前列腺淫水不停的流出,将下半身沾染的湿漉漉的。屁眼骚穴口更是绞紧,把阿豹爽的浑身颤抖,“虎哥,快!换你来了……”说完拔出自己的大鸡巴就往旁边一滚。 6 M6 C4 Y4 A  v7 m# W
早在阿豹快要射之前阿虎就已经把他的大鸡巴从程瀚阳的嘴里拔出,来到了阿豹的身旁,等到阿豹射完了以后刚一拔出大鸡巴朝旁边滚开,阿虎就已经补上空位,把程瀚阳翻过身来躺在床上,然后扶着自己的粗长大鸡巴再次的捅进了程瀚阳的骚穴中,由于刚才阿豹的精液烫的程瀚阳的肠壁阵阵痉挛,阿虎的大鸡巴进入程瀚阳的骚穴后更加的感受到了极致的快感:“哦!真棒……少爷,你的骚穴真他妈的浪……哦吔!操了你……哦这两年……哦天天……晚上操你都……哦还这么紧……哦真爽……”. m) U4 ]0 o1 ~, S
趁着阿虎在操程瀚阳的时间,阿豹已经转到程瀚阳的前面,把21厘米的大鸡巴伸到程瀚阳的面前让程瀚阳的嘴巴给他清理,直到程瀚阳一脸淫荡迷离的把阿豹还没软下去的大鸡巴含在嘴里仔仔细细的舔着直到沾满了混合着两人精液的淫水的大鸡巴被舔干净后,才松开按着程瀚阳头的手,躺在他的旁边休息。  h" ?( @* [7 O) G2 C# {; d& `
继续把程瀚阳操的浪叫的阿虎也象阿豹一样两手抓紧了程瀚阳的腰把他狠狠的往自己怀里拉,用自己的大鸡巴对准程瀚阳的G点狠狠的顶撞上去研磨一下再离开,在顶撞研磨,在阿虎如此勇猛的刺激下程瀚阳的肠壁绞的越来越紧,把阿虎的大鸡巴紧紧绞住,终于在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尖叫后,程瀚阳那早已经被操的淫水直流的20厘米长的粗长大鸡巴被直接操射出了今天晚上的第四次精液:“啊!射了好爽!阿虎用力……不要停……啊!用力!阿虎好棒!狠狠的操……就是那里……哦用力……”大量的精液喷了阿豹和阿虎还有自己一身。( ~. x5 |! ^  x! f$ V, N
射了精以后的屁眼更加的紧致,绞的阿虎鸡巴上传来一阵阵透骨的酥麻,咬紧牙关狠狠的再次冲撞了几十下后也射了出来“哦……啊!好爽!射,射死你!射……的你逼里全……是我们兄弟……的精液!射大你的肚……子给你射满……哦……爽!”射精中的阿虎全身紧绷用力的向前倾身压着程瀚阳,在程瀚阳的骚穴屁眼里的粗长大鸡巴死死的顶着他的G点一跳一跳的颤动着,引的程瀚阳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久久回味。" t) n( H4 \- X% M! P/ x
在阿豹拔出大鸡巴的同时程瀚阳的屁眼里,大量的混合着他和阿豹两个人的精液的淫水从程瀚阳的骚穴屁眼里涌出。拔出大鸡巴的阿虎也和阿豹一样在来到前面把他的大鸡巴交给程瀚阳舔干净后,再和阿豹一起把程瀚阳身上的精液和淫水舔干净,然后转头躺在程瀚阳两边和他一边深吻一边交换着口中混合在一起的三人的体液:“少爷,你的胃口越来越大了哦。现在我们两兄弟至少要一人射你4次,我记得我们两兄弟刚来的时候可是一人一晚上轮流‘值夜班’啦,而且还是一个人一次你就爽,两次你就被操的受不了,每一次你都会被操射;结果现在则是我们兄弟两要一人射你一次你才会被操射……”: P& B2 O# F8 ^! h( E7 {
“那只能说明你们功夫好,把我操练出来了啊。天快亮了,洗个澡休息吧。”洗完澡和后阿虎阿豹两个人转移到了这个房间的另一张大床上,由他们两人一左一右的搂着一丝不挂的钻进了被窝,只留下了另一张床上满床被精液和淫水浸泡的狼藉。' E/ m' a% l! k7 h7 K! P

炮友约玩特殊4P杂交

那天被炮友约玩4P,体验了另类的感觉。是我之前全所未有的经验,也算是我第一次的杂交吧。6 `  m& V! {4 I/ t( z, l  i9 ?" O& y% L
* P7 H$ I3 y, K* l3 X
自己本身也有一段时间很久没玩多P,忽然就被炮友传了信息过来约炮。原本打算看完色情片,打下飞机发泄就上床睡觉去。结果就被这坏家伙深深诱惑,说会给我特别的惊喜。我还说他:「这么夜了,还真他妈的来诱惑我!」他:「兄弟一场嘛,就想到你。要不要来一起干我新的男友!」我:「在哪!给我地址现在去!」一大深夜我还真锁上家门口,冲了出去。) ^% ^8 }/ c: D7 A

到了他男友家,他出来开了门给我进去。我还真奇怪干嘛不是在他家干,反而是在他男友家干。我问他:「老兄,安全的吗?就你和你男友在家?」他:「你还真啰嗦,叫你来肯定就是打炮的。」我:「哦。」

他把我带了去主人房,看见他好色的男友已经脱光裸体等住我来一起多P激战。我就说我这老兄:「你不是说错了,刚和我说4P?」他:「我说是4P就是4P,你们先玩住,我待会过来。」' Y# t7 v, Z1 u, N# ]+ I
# d, @$ D8 ]  u7 z, u1 G+ f* I
他好色的男友靠近我,伸手隔着裤裆摸住我的鸡巴。我:「你还真色的,哈。」他又伸手进我衣服摸住我两颗的奶头。被他的挑逗,我还真有点嗨了。直接脱去衣服,他帮我解开裤纽,我直接把裤子拉下了!他还在底下隔住我的内裤,拼命用手摩擦住我的鸡巴。刚从家里看色情片来,我肯定很需要了。我:「帮我吹吧。」
9 Q( Q" F( D- P# P. z$ l
他就把我内裤脱了下来,这时底下的大肉棒很不安分弹了出来。好友的男朋友主动握住我的肉棒抽打,天啊,我的鸡巴被他玩得更涨了。大龟头对住好友的男朋友抖动了几下,马眼上都流出几滴水珠了!他看得出我当时很欲热,自主地舔玩我的大龟头。用舌头把水珠抹掉,扫干净我的马眼洞。妈的,我的鸡巴刺激地又抖了。他才张开口含住我勃起的大鸡巴,搞得我瞬间好舒服。大龟头在好友的男朋友嘴里被他舌头搅弄着,感觉又流出了不少汁!7 m0 L+ O4 V  w# H; `  L
% z: r4 }" F% |* q- Z% n
眼前的他长得乖巧的样子,却好像一个骚货,感觉是被我的兄弟调教出来的。当时兄弟不在场,我更大胆地伸出双手压住这个骚货的头部,来回抽送他淫荡的嘴巴。动作越来越大,整支大鸡巴连续顶入他嘴巴深处再抽出至嘴口末端,再抽送回深处。那种感觉爽极了,特别是被自己兄弟的男友含屌。8 U& d6 h! d  A6 X( `
; O1 [. k7 k2 V$ j. w6 o0 K
趁他专心帮我口交,我低下身摸住他的后庭,感受下兄弟男友滑嫩白皙的屁股。屁眼四周光滑,一看就是兄弟的杰作。每交一个男朋友,就把男朋友的肛毛都剃光,特地让他每个男朋友的小穴痒痒,这招还真绝!吐了些口水在他屁股沟,用中指摩擦再滑下去他屁眼直接插入。一手插他屁眼,一手按住他头部,确保大鸡巴维持兴奋状态。

直到食指加入中指一起插进了这骚货的穴,在他屁眼转绕了几圈,我才抽了出来。/ P: P9 ^* E9 L+ }/ }6 X

我:「去拿安全套帮我戴上。」+ B# A' i& ]6 R5 o+ j+ F* e

他吐出了我的大肉棒,拿了安全套,细心地帮我套上。骚货躺在床上,他把双腿高抬,尽量地分开来迎接我的撞击。我内心已经非常欲热,特别是想起刚看COAT日本帅哥被淫插的画面,马上用力往这骚货的屁眼插了下去。他直接大声呻吟了好几次,我还真不好意思把他幻想成了GV男星。开始闭上眼睛,幻想自己在操GV男星。抓住他两只腿激烈抽插,配上这骚货的呻吟声,天啊简直就像在演色情片。  }! G9 o- T& b& o& _( f5 j  v5 R
7 p; A, p5 o" `0 B
自己朦胧肛交中,奶头忽然被玩住。「该死的兄弟,现在才回来!真他妈的,我早就和你男友开战了!」

我没理会他,任他玩弄我的奶头。没想到自己一边的奶头被他吸得硬了起来,在激烈充血中,另一个奶头还被他用手捏玩,弄得我好嗨。我伸手按住他的头部,就想让他吸尽我的奶头。没想到竟然是长头发的!?

我连忙开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我往下看,是个她。
0 M* m% F$ x8 H& Y3 u' U- e6 C
好友:「舒服吗?」; q. p  V' c3 Q8 t4 J
我:「她是?」/ _) V$ M: G/ {% `
好友:「她是我男友的妈。」

我有点罢住了,但是阿姨已经从我的奶头舔到我的颈上,再舌头探索我的耳朵。内心说不出的刺激感,被她舔玩敏感的耳朵深处,还捏玩我的奶头,给我另一种兴奋感。我继续操住底下这骚货的屁眼,任由这艳母抚摸我上半身的肉体,耳朵不停被舌头玩弄,简直比G片更刺激百倍!

在诊所做工发现医生和病人竟然在XX!

前几个月被一位同行的朋友邀约去他值班的私人诊疗所应征工作,我就是个大家所谓少数的男护士。刚好他上班的诊疗所走了一个护士很缺人,就剩下朋友一人,忙得不过来。看见他老板提供的薪水待遇比我目前的还高一点,我才决定跳槽。后来,由朋友向他老板推荐(也就是这里的医生),我和老板碰了面,也没聊太多。也许这老板医生也相信我朋友,所以就直接请了我,安排朋友指导我日常的工作。) ]7 J" n! R+ g& Y7 B4 H3 |! o

刚开始工作了两个星期,感觉整体环境还不错,只是我工作的诊疗所和其它诊疗会有少许不同,那就是我的诊疗所,就只有医生和我们两个男护士,共三人而已,而且都是男的。许多来看诊的病人都会觉得有点好奇,毕竟我和朋友都是男生护士。尽管如此,我们处理工作还是很仔细无误的。朋友吩咐我,在诊疗所最重要是听医生的指示,定时完成每日的工作。当然,这就是我工作的本分。
8 H2 \. t+ j- x5 Z# j$ T# c
在那间诊疗所工作也有一段时间,被我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特别是每个月定时来复诊的几个男病人,每次医生会安排他们午休吃饭时间或者是晚上吃饭休息时间来看病。刚开始也觉得没什么出奇的,可能病人需要进行小型手术,所以医生在接近休息时间处理才比较适合。但是就很奇怪了,每次都只是医生和病人在治疗室里面。而且每次病人从治疗室出来,都没拿药就可以直接回去了,偶尔就只是收医疗咨询费而已。. {( L" Z% b" C$ f- E

好奇问了朋友,朋友只是告诉我,「医生帮他们检验身体吧,可能就一些普通的内伤。反正轮不到我们理,乖乖工作就好了。」听朋友这么说,我也没去想太多,专心处理日常的工作。

就直到那么一天,朋友有急事向医生请了假,就剩下我和医生俩人在诊疗所里。我终于知道了真相!也知道为什么有次钟点阿姨在打扫诊疗所时,垃圾纸袋竟然掉出用过了的安全套。我还以为是哪个病人在恶作剧,做完爱把安全套丢在诊疗所的垃圾桶,太肮脏了!

那天接近午休时间,同样定时复诊的男病人来了。他向我微笑,我让他坐下,像平常一样拿了医疗记录通知医生。医生让我在外面柜台服务,没事就不得进去打扰他和病人的医疗。
) C  N( D/ i: B5 z4 t8 g8 a/ ?' H
我工作的地方结构如下(从左到右排列):/ @, O- V# x" E/ W" h" ?" \8 P
6 g0 m( ^; |# t1 ~! N' K" `
|治疗室|医生看病办公室|柜台和一堆放药的架子|杂货储存室|

午休时刻,准备出去吃饭和邮寄病人的药物。一时忘了维他命是不是也要寄去给病人,但是医生又好像很忙的样子。我当时心想,「进去问问应该不会打扰到他们吧?顺便问医生要不要我帮他打包食物。」6 Y2 M1 U) i. b; G1 @

经过医生办公室,走到了治疗室接通的门口前。轻轻地开了门,看见布帘已经拉上了四分之三。正当我要从没拉上布帘的地方走过去,我整个人他妈的呆住了!' g9 ^' J  {8 i* j. A4 c  L+ z
( m7 r& Z. O: M# N+ z
「啊~啊~啊.....啊!啊!啊!」+ M% g. x  l- n  F3 K0 C3 B
" r; i, O0 l* \& y. l8 ^# O
我竟然听见男人的叫春声,叫得很淫色,而且这把声音很熟悉。我脑海出现了许多遐想和疑问???' t3 s& u+ b/ p4 f: C
  \9 ]7 m* H' T) }. b1 J9 m
「该不会是医生在和病人XX吧?!」
) [/ m) G1 \# x+ i+ F" L: O" p
当下我非常好奇,那个帘布又不是透视的,我更本无法看见里面发生的事。我只能很小心又无声地慢慢走到后边去。我当场傻眼了!!!完全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回事。看见医生和病人的激情实录,我内心有点小刺激。比竟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事发生,还他妈的在我眼前!

看见医生闭上眼睛叫得很淫荡,两只大腿张得开开的,被病人激烈来回抽送。我自己也没想过医生老板竟然这么地骚!叫得像只欠操的母狗,双腿还要开这么大!要是被普通人看见,觉得还真有点丢脸的。那种场面真得非常欲情,医生嗨得抬高自己双腿淫接病人的鸡巴抽送屁眼,已经被操得忘了自我,什么专业的医袍和内裤都丢到了床下。! ]: ^) r8 S" p# m7 d3 D
/ x' x( U5 N7 N' G+ U/ V
眼前就是两只发情公狗在激烈交配,医生的肉穴流满粘稠的液体,我都不懂该怎么形容了。只能很小心地从口袋拿了手机拍了下来,还录了一小段。听见医生不停地淫叫发泄,我的手都在抖住,害怕他突然开眼望住我。就拍录了几分钟,赶紧撤退到医生办公室开住门听他们做爱的声音。自己傻乎乎地站住门旁,直到听见伪装病人突然啊!了好几声,才赶紧关上门跑回柜台。趁他们还没出来,自己拔腿逃出犯罪现场吃饭去。1 g" d+ w, D; ?! `! V0 c

吃完饭回去诊疗所,医生开了办公室门口坐住等我回来。
3 h1 o# _5 B" m) h
「看好店门,我现在出去吃饭。」/ s  [2 ^6 s4 r( s) ^
「是的,医生。」" S: f0 }" J  R2 |

我趁医生不在,偷溜进治疗室。看见垃圾桶有很多擦过的纸巾,但就是没有用过的安全套!尽管医生收拾得很干净,病床上还是有少许抹不干的水印痕迹。我实在忍不住去看医生的办公桌子,发现柜子里有一盒开过的安全套!不久,医生微笑地回来了,我假装继续干活。

隔几天,另一个复诊的男病人又来了。医生惯例地吩咐我和朋友可以提早去吃饭了,这里他会搞定。我心想他一定是又在搞那个XX了!没想到吃饱饭回来,医生吩咐我帮他订购润滑油,他说用完了。我还真想答他:那当然咯,因为全部都用光在你贪吃的屁股上,哈!. `4 i5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