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30日星期日

推理要在打炮後-玻璃教堂血案

玻璃教堂血案1
* W' p6 B) x: o
所羅門:「說吧,到底發生什麼事?」

少年除了全身一絲不掛外,手臂被麻繩綁著呈彎取的樣子用手肘撐著桌面' u' S; I' F) |2 `% v. A
膝蓋也呈彎曲樣,腳裸被鐵鍊銬在桌子上特殊的凹還上0 l  A. s0 g: q( Q+ _2 C
,眼睛被眼罩遮住,全身肌肉緊繃冒汗
他想趴下來休息可是脖子上綁著一條麻繩高高的拉著
要是頭一低下就會勒緊無法呼吸。

所羅門把少年嘴上的膠帶撕開

翔杰:「唔...我怎麼知道!又不是我做的!!」) _! P; Y4 j# s, {. K) c
所羅門:「你是不是還不知道自己的處境?翔杰-同學」5 ~* M1 c( q& f" Z0 P* c
他翻著少年的皮夾看著身分證和學生證,張翔杰19歲,T大體育系二年級生
. B4 I4 ]( R# {% o9 D0 Q
翔杰:「放開我!你這變態!我一定會報警!告死你!!」5 e  L+ |, I5 r* [1 Y
翔杰:「唔!!住手!!」塞在體育少年屁眼的電動屌又開始啟動,嘴上的膠帶被重新黏回去。! c' B. Q3 T& F$ [/ c+ o/ k9 ?3 b

眼睛被矇住依然看不見,可是敏感的龜頭感覺到一雙熟練溫熱的手掌不停的摩擦龜頭
是一種既舒服又痛苦的感覺「唔!!!」少年痛苦的掙扎著! s# k4 w% C5 w+ R' ?
4 L% ~3 `& d9 `1 l5 q; a) ]

所羅門看著眼前的少年不但身材精實,胸肌腹肌都很明顯,身體流了一身汗2 H/ T; Q0 J2 {5 O5 Z3 Z; m1 n! |  N2 X# x
畢竟已經被玩弄一小時了,除了對運動背心和短褲的曬痕不太滿意以外
,大致上算是極品,尤其是那根被麻繩綁住根部的粗屌( u, @' ?7 d9 n) V  N% O
爆著青莖的粗屌,龜頭因為充血被玩弄許久呈現紫紅色
馬眼不停的流下前列腺液體。


兩小時前

+ F. O( O! t1 P( ~/ {- @5 w0 N
翔杰心跳加速快速的走動著,他想去便利商店買杯飲料舒緩一下情緒) n1 z6 o. J2 p  L) q
忽然有人拍了他肩膀「你好,我叫所羅門」
翔杰:「阿?什」+ W: N3 P& R! J( w
所羅門:「我知道你做了什麼事!你最好快跟我來!否則你麻煩就大了
尤其是消息傳到你爸媽那裏...」
翔杰:「欸欸!???」
! b9 r( c. V0 k
翔杰還沒回過神所羅門已經快步離開,還來不及思考已經坐上車子進到他家
然後忽然的就被綁了..6 @9 N( E2 v) m# d9 A7 x0 |
; E: w: p" s9 q( i8 `

所羅門:「你最好聽清楚了,現場有你的精液,而今天
也就是剛剛你竟然又重新回去命案現場圍觀」

所羅門:「你應該不知道吧,犯案兇手有超過六成的機率都會重新回到犯罪現場
你的臉可是徹徹底底的被警察錄下來了呢」8 a" P( O4 @. x5 l

所羅門:「什麼?你要找律師?」
所羅門:「沒問題的,等到警察把你約談到案,那時候你當然可以找律師
對了我在送你一項情報吧」! \  T4 v. u- f; ^
* M$ q* V0 b0 o7 }2 y; a
所羅門:「命案發生是在昨晚凌晨1點,那個教堂旁邊的公園,
雖然沒有攝影機,對恭喜你啦」

所羅門:「不過周邊道路可是有攝影機的喔~ 猜猜看接近1點的時候誰被路口的攝影機拍到呢?」

我被骗做妓的经历

我是一个0,长得比较爷们,看到我绝对想不到我是0,但是,在我内心深处,我还是喜欢健壮的爷们。我上学成绩不好,退学后就外出打工了,不料由于我比较年轻,被人骗到甘肃,然后把我身份证都给没收了,老板是个满脸横肉的大汉,满脸络腮胡,操着一口东北口音,听说是东北那边黑社会,跑到甘肃来了。老板有一米八五的身高,快两百斤了,皮肤是很黑的,胳膊和后背纹满了刺青。他在国道边上开了家宾馆,内蒙的煤从内蒙到秦皇岛,好多大车司机拉煤路过甘肃,于是老板的生意主要是这些拉煤的司机们。当然,老板宾馆除了住宿还有色情服务,有两个少妇,听说也是被他从外地带过来的。我是第三个被骗的,由于他已经把附近的公安搞定了,平时对我们也是满口脏话,动不动还动手打人,我作为一个刚从学校出来的孩子,哪里还敢反抗,早就被他吓住了,这周围也没有别的人家,最近的村子也有十公里的路,被他骗来后他倒不是不给工资,只是平时很凶,我又不敢反抗,于是就这样过了,开始两三个月给我开了工资我都寄回家里了,我爸妈以为我在外打工挺好的,我也以为就做个服务员,哪里想到我还是太天真了。0 h9 a: c( P5 K# |) W) y' `
一  被黑道老板开苞* s9 y6 m9 \) u1 l
  老板都有俩儿子了,不过没留在身边,都在东北上学,听说在学校也是混混,好像快毕业了,老板平时很少回东北,估计也是怕我们跑了,总在这里盯着我跟那俩个少妇。刚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老板早就把俩少妇上了,每当有个少妇早上从老板房间出来是,总是摇摇晃晃,那时我也不大懂,但是知道这是老板的私事,也不敢问。直到有一天。那段时间起了扬沙,最近三天都没啥生意,大车司机也不跑了,老板最近脸越来越黑,不住的说粗话。“这鸡巴天再这样,都好几天没生意了,草他妈的”,我听了看了老板一眼,这东北爷们说话就是粗鲁,老板满脸横肉,铜铃的大眼瞪了我一眼,骂到“小崽子看鸡毛啊,你妈逼的有闲下来是不是,天天吃老子的饭,啥鸡巴活也不干,让老子白白养你啊。”我吓得赶紧转身就走,但是感觉后面总有双眼盯着我的屁股看,把我吓得差点摔一跤。老板吃过晚饭后,没有叫两个姐姐晚上去伺候他,跟我说最近风沙大,让我好好洗一下澡晚上。我天真的以为老板对我变好了,等我洗完澡躺在床上,张姐过来叫我,说是老板找我有事,由于是夏天,又刚洗完澡,我就穿了见背心就出去了,到了老板屋,我一进门就傻眼了。只见老板光着上身,只穿着个短裤,黝黑的皮肤,后背的龙刺的张牙舞爪,瞪着大眼,仿佛要把我吃了。老板四四十多岁的人,看着就是头黑熊一样,满脸胡渣,两个大胸很突出的鼓起,奶头很黑,还有好多胸毛。现在跟他独处一室,我就感觉自己变成了小白羊,显得那么弱小。老板看我来了,呵呵一笑,两眼漏出淫光,对我说,“小天啊,你也跟我儿子差不多大,我一直把你当儿子看的,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我的心跳了两下,这是闹什么鬼,把我当儿子看平时还那么凶我?但是嘴上不敢说,“老板对我很照顾,谢谢老板”我也只能敷衍地说道。老板听了很高兴,“我对你那么照顾,你是不是该好好伺候伺候我”怎么伺候啊,我心里纳闷,“老板是要我给你捶背吗?”我问到,“嗯,最近闲的蛋疼,身体都乏了,你给我来按按吧”说完,老板躺在了他那张超大的床上。老板的床比别的床大好多,他本身就是头熊,小床估计受不了吧,我天真的想到。我先给他按了按背,等他翻过身,我按到他毛绒绒的大胸时,突然他把我一把抱住,“老板,你干什么啊,快放开我啊”,“干什么?小逼,当然是干你啊,那两个老逼我都玩够了,操了两年了,早就操得松了,把你弄来你以为就是当服务员啊,我早就想上你了,只是看你还没成年,想先把你养大了再操,不过老子这两天憋着火,那还管你没成年,今晚就把你给办了”“老板,求求你,我还小,你放过我吧,我保证好好干活”我吓得不行,又挣脱不开,只能求饶。“操你妈的逼,老子养你不仅让你干活,也要把爷伺候舒服了,你放心,我知道你是雏,我会温柔的。”靠,你都把我强按床上了,这还叫温柔?黑社会的人都喜欢胡说吗?“告诉你小子,在这里我就是天,我让你干哈你干哈,再逼逼信不信老子找兄弟把你轮了”他又凶又狠的对我说。

2019年6月25日星期二

被几个处男轮奸

去年6月份,我奉命到苏州辅导一个舞蹈班的学员,下火车后叫了一辆出租车想先到郊外的朋友家去看看。
    半途中,车出了故障,我只好下车在路边等候另外的车辆。v  E: ]) A7 L$ J4 e1 z
    那天很热,路上行人很少,车也不多,我上身穿了一件黑色吊带背心,下身穿的是浅灰色长裤,站在路边上企盼着有车过来能搭上一段路……  g7 n( f# b8 A
    几辆车过去了,都没有停车的意思,我正在心急,看到远处来了一辆白色的依维柯大轿车,并且虽着我的招手停了下来,车上的一个小伙子探出头来问我去哪? 
    我说明后上了车,车上很凉快,除了司机以外一共有六个男子,看样子最大的也不过三十岁,有两个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他们长的都很帅气,每人穿一件白色T恤衫,显待很精神。  [. @8 u" v4 ?# u2 q; T/ Q
    在我身边的一个小伙子戴着太阳镜,一边听着耳机,一边问起我话:“大哥,您是模特吧?一看就不是一般人。”V7 T4 `5 ^- S* M( \2 t
    我笑了笑说: “不,我是舞蹈老师。”  X% \; V" T  [& {: r
    车上的几个男子一起哄了起来,都说我又帅,身材又好。我说有些累了,可不可以把临座的椅子放平躺下休息一会儿,他们一起说没问题。 8 A/ Y. V4 d
    于是我便躺在椅子上,用车上的一只草帽盖着脸闭目养起神来。正在我似睡非睡的时候,我隐约感到有人摸我的大腿,我猛地坐了起来。 ­/ Q% P% b; J' \9 y8 s
    看到三、四个小伙子拥在我的身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我紧张地说:“你们要干什么?” ­
    那个戴着太阳镜的小伙子,摘下眼镜笑着对我说:“大哥,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 ­2 T2 u* |  b. k; I$ U# f# u: E
    另一个接过话说:“哥哥,你太帅了,你躺在椅子上的样子实在太性感了,我们真想……” ­$ Z/ v- E! G4 {) I6 F
    我打断他们的话说:“对不起,快停车,我要下车了!” ­
    这时另一个大一点的男子说:“大哥,何必呢,实话对你说吧,刚才我们哥几个都统一认识了,都说不能白白地遇上你这么一个美男,咱好说好商量,您肯定比我们大,我们保证不对您粗暴,只要哥哥同意,我们全依您的,肯定让哥哥快乐,我们不但是小兄弟,而且差不多都是处男,哥哥也不吃亏呀。” ­+ O7 ~6 z" L. y# p6 G& Z6 ]5 U
    我问:“你们都是干什么的?” ­* @1 P' s& V5 |- u$ Q+ J+ e+ A
    他们说:“您就别管这么多了,反正我们绝不是坏人,再说我们长的也都不错,这么多小帅哥伺候哥哥一个人,还不值得?” ­. c, C7 P6 [) {9 q3 u
    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因为我心里很清楚,如果他们不是一定要强暴我,我只要不同意也就算了,如果他们若是主意已定,就是不从,就是反抗,也无济于事。 ­
    在行进的车上,车窗上全挂着帘,他们六、七个大小伙子,我不是白白的挣扎吗? ­% V1 }" \# M' l# a+ x5 B
    他们看我不说话,一起凑到我身边说:“大哥,别怪我们,谁让您长这么帅呢?路还远着呢,哥哥就让小兄弟们高兴高兴吧!我们若强迫哥哥对谁都不好,请哥哥多包涵,兄弟们失理了……” ­, @6 e' t& a+ c( [/ T! T  G
    话还没说完,他一下子就把我抱住了,把我按在椅子上,使劲地在我的脸上糊乱地亲吻,我一边叫,一边推他。 ­, K4 i# i8 s( q4 k1 A# P
    这时,另外几个人一起按柱我的双腿,我用力挣扎了几下,感到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的,这场劫难是在所难逃了…… ­, y/ h$ P) K5 T4 w/ S0 R
    我衷于没有力气也没有勇气与他们抗衡了,我紧张的躺在椅子上,心跳得喘不过气,脑子一片空白。 ­* S% s1 M; S# B( l/ e
    他们看我不动了,也松开了手,可是他们却开始脱我的袜子,我没有去制止,我知道是没有用的,我很奇怪自已居然没有呼救。 ­. g9 q# J* U% M: b
    我的内裤被褪到大腿根,他们开始抚☆〖摸〗我,两个人捧着我的J8和睾☆〖丸〗,一边揉捏一边亲吻…… ­; S0 Y' i& j4 w( G$ d. h
    另两个人抚摸着我的大腿,还有两个人将我的上衣掀开,一边揉我的胸一边吸吮着我的乳☆〖头〗…… ­- L6 Y7 Q1 I+ t- H/ ^4 m" a2 }9 p5 X
    随着他们的抚弄,我紧张而僵硬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慢慢地松软下来,我感到他们确实很不老练,显然是没有经验的,但他们的动作都很温柔,很轻。 ­. W' O3 m* h) S) D  q
­
    我心中感到了一丝松懈。六个男孩一起下☆〖流〗地猥☆〖亵〗一个男人的身体,无论是什么样的男人,我想也是难以自制的,那超出常规的快感和剌激以及特殊的环境和心理使我陷入了极度的矛盾之中。 ­5 w  Y* @; {9 M9 V. M' H
    我怀着复杂不定的心态半推半就地“忍受”着带着罪孽感的快感,他们一边猥☆〖亵〗着我的身体,一边不停地叫着我哥哥。 ­: P* ~! a+ J

看著弟弟被輪姦成為騷零

今天弟弟吵著我要到鄰居雄哥的家裏玩兒,我當然不願意啦,萬一雄哥又對我弟弟起色心的話,那該怎麽辦啊?弟弟就這樣鬧了我半個小時,突然,門鈴響了起來。我走向前開門,是雄哥!“是你?” “你不上門找我,我當然就回來找你了!” 只見雄哥把他的目光放到了我18歲的弟弟上。 “進來吧!” “好的,謝謝。” 我便走進了廚房,爲雄哥準備水。當我走出來時,看到我弟弟被雄哥用一塊手帕捂住了鼻子。“你在幹嘛!” “別擔心,他不會有事的。” 弟弟在催情藥的發作下,變得迷迷糊糊,開始發熱。之後,雄哥也用一塊布捂住我的口鼻,怎知,那是迷藥!“好好的睡一覺吧!” 我也倒在了沙發上。 “小寶貝,你是不是很癢啊?” 雄哥調戲弟弟說。“人家就是癢嘛,你對人家做了什麽?” “我沒對你做什麽,只是你淫蕩而已。” 雄哥的手也開始慢慢地脫下他的褲子,褲檔裏的雞巴也彈了出來,雄偉的直立著。“人家的哥哥還在那邊,不要亂來嘛!” “你哥哥啊,也是個騷逼,想不想好像他這樣,做我的小騷逼?” “進房間嘛!人家的哥哥在這裏...” “他現在被我下了藥,不會礙著我們快活了!” 弟弟聽到後,也開始發浪,把自己的衣服脫掉,露出他那比我妖豔的身材。“你身材怎麽那麽好啊,小賣逼?” “人家天生就這樣嘛!” “你是說天生就是被人操的嗎?” 雄哥的手也放到弟弟的翹臀上,開始挑逗他。 “你的手...伸去哪裏?啊~” 雄哥把他的手指放進弟弟的潮濕的穴裏,準備好開拓功夫。“好濕啊!是不是欠男人幹?” “人家就欠你操,才會流水的...” “想不想含叔叔的雞巴?” 弟弟害羞地點點頭,舔了舔雄哥的龜頭。“不敢嗎?” “人家怕塞不進去...” “慢慢來哦,吸得叔叔爽,叔叔就獎勵你。” 弟弟也開始慢慢地把雄哥的雞巴含下去。 很明顯,弟弟的吹雞巴技術不如我,他含到4分之1就含不下了。“怎麽不吞完它?” “你的手在人家後面弄來弄去,人家專心不了嘛!” “那我來幫你!” 雄哥開始操起弟弟的嘴巴,操進他的喉嚨去。“幫老子吸雞巴爽不爽?” 弟弟一邊點頭,一邊發出“嗚嗚”的聲音。“這逼真嫩!” 雄哥把他的三支手指放進了弟弟的穴裏。 “好會吸,老子的雞巴被你吸得好爽!” 雄哥的雞巴在弟弟的喉嚨裏抽動,讓弟弟的嘴成了另一個屁眼。“好好吸,吸得老子射精就好了。雄哥越操越快,也越操越用力,不斷頂到弟弟的嗓子裏。“要射了,要射了...啊—啊!” 雄哥的精子直接射進了弟弟的食道裏,流進去了。雄哥的手也沒閑著,不斷在用手指抽動弟弟的穴。 “啊—好爽,不要停...啊~” “想不想被老子操?” “要~” “趴下來,讓我看看你那幼嫩的騷逼!” 弟弟撅起他的翹臀,讓雄哥看他粉嫩的穴。“好一個賤貨,要叔叔的雞巴嗎?” “要,人家要很久了~” “真騷,讓老子操死你!” 只見雄哥的雞巴輕易地就進入了弟弟的穴裏。 “你爲什麽會那麽松啊?” “人家在家都有鍛煉的,當然松了!” “真騷,早知道操你就夠了!” “不要操哥哥嘛!他屁股又不大,又不淫蕩。” “你就是說操你就夠了是不是?” “就是嘛!人家的穴很喜歡你的寵愛嘛!” “真騷,那我以後就只操你這個賤貨,搞不好你會變緊呢?” “你的雞巴那麽大,只會那人家操松而已啦~” “好騷,那就讓我操松你!” 在一旁看戲的我雞巴也硬起來了,可惜動不了。“好深,爲什麽你的雞巴有顆粒啊?人家好爽~” “這些顆粒就是拿來操你這種賤逼的,讓你爽翻天,不停流水,操到你潮吹,是不是很爽?” “是,啊—人家的淫水滴到地上了...” “喜不喜歡?” “人家好喜歡這樣被你操,被你頂到好爽——” “想不想要更爽的?” 弟弟害羞地點了點頭。 雄哥也拔出了他的雞巴,坐在地上,等弟弟坐上去。“來,坐下來,保證你爽死!”

大学里的肏屁眼生活

才上大一,寝室的兄弟混的很熟了,经常一起看黄片; [2 V. Z% e3 W' b0 m! V
6 A" c0 R9 w% [. B% \) g0 u: |
我是GAY,而且是喜欢做0的,经常在家用手指头自己插自己的肛门.感觉很刺激,但从来没有跟别人做过.

大一放十一假,很多同学都想家回家了,我门寝室是5楼,最高一曾,放假的时候,我门都商量不回家了,因为十一假火车肯定挤,回去也呆不了几天.奇怪的是,其他寝室的同学几乎都走了,一个个门锁着,就我门寝室六个人在.

放假这几天,每天晚上看黄片,当然不是GAY片了,不过大家看的都很硬,又没有发泄的,而且5楼没有人,我门胆子也很大.敢大声的喧哗,说淫秽的话.; V& d; \& d  T

我门寝室6人,各个都长的很帅很壮,按床号分,我是3号床,大家叫我小3,1号床是寝室长,他有些胖,是很壮的那种胖,小5(后面都按床号叫名字)是我门寝室最爱说脏话最开朗的人,当然拉,他180的个子,超短的头发,长的很帅气,我暗脸很久了,特别是洗澡时见过,他的鸡巴好大好大,软的时候都有15厘米呢.- D& t+ Y) `! D) |
* H! L$ a, Y; k8 }9 n0 ]+ J& r
好象是放假的第4天,我门实在空虚死了,天天看毛片,又不好意思发泄,楼上也没有人陪,就我门6个,那天晚上,照例是大家看黄片,天气有些闷热,大家都没有穿衣服(除了我),小5只穿个小裤头,看黄片时,大家鸡巴都硬的很,我不停的往小5鸡巴上看.小5也发现了,说:"小3,杂不脱衣服啊,这么热"!我:"没事"小5:"是不不好意思啊,怕什么,看我都脱光了"说着他把裤头扒下来1点,漏出大鸡巴,又把裤头穿上我看了后简直想咽口水,又粗又大,那会看毛片,大家都是硬的
# `$ f4 G; E% t8 @& N
我说:"你不也没有脱光啊,还有裤头呢"小5:"靠你吗的,这也算?我脱光,你也敢吗?"因为实在喜欢小5,我说:"好嘛"小5说着就把裤头拖丢到床上.说:"脱啊,小3,别这么婆婆妈妈,寝室里就你闷骚""是啊,我是最少说话的.可是我还是不好意思,只脱衣服裤子,穿着裤头.,我说:"不好意思脱啊""
: r& E1 D  |8 N3 S
他们几个都看我笑话,寝室长说:"怕什么啊,整个楼就咱6个了,门也锁着,都脱了吧,今晚一起玩玩"8于是他们5个全光了,我被寝室长和小6按倒,裤头被小5扒了.小5:"嘿嘿,小3,鸡吧真他吗好看"

我门鸡吧都很硬了,我被扒后,也没有心思看毛片,只想看大家用手玩自己的鸡吧.
. j( N" V* X, _' }; [
我说:"小5,我想摸下你的"

他说:"随便,吃了都可以"这时候我都快晕死了,也不顾自己平时装老实的形象了,抓住小5的大鸡吧就往嘴里送,这时大家都看呆了.然后又都嘻嘻哈哈笑了,小5使劲按我头往他的大鸡吧上送,但我只能哈住1半
; I, K* w2 X" I- ^3 H
寝室长说:"小3,你是GAY吗?看你也不爱说话,也不找女朋友,还那么老实"7 E& F' c) W8 x9 U3 ^$ j
2 ^5 S( W. `2 |* k
我不多说什么,坐起来说:"是的"小5已经被我哈的青筋都出来了,说:"哈哈,真舒服,我还是第1次呢,有洞日就好了大家也都附和了几句,我说:"我P眼可以给你门日".小5倒爽快.直接把鸡吧往我P眼里塞,但由于姿势不对,插不进去,我于是起来跪到床上,又去添小5的龟头,然后把P股对向他,说吐点吐沫就可以日我了,小5真的吐口吐沫,把龟头对着我P眼,用力的完全插进去,我这会已经很骚了,感觉自己被心爱的人日,好幸福,小5开始抽插,一进一出,我也不停的呻吟,他门4个,小2和小4不喜欢这样吧,自己去打手枪去了.寝室长和小6也在床上,我含着寝室长的鸡吧,寝室长不段的呻吟,小6在使劲揉戳我的乳头,弄的我胸都肿的大大的,后面巨鸡吧还在顶我,弄的我喊不出声,只能放荡的"55555"的呻吟.小5平时就爱说脏话小5:"小贱人,哥日你日的爽不?"
小5"你个搔货,是不很喜欢被人草啊?"我:"恩恩"小5:"呵呵,我还第1次呢,都给了你个小骚货,真鸡吧舒服,你以后当我老婆吧,天天把你草爽"
我还是"恩恩",放荡的叫着.小5个鸡吧真是大,我以前也只有自己用手指插肛门的经理,今天被小5弄的,又爽又疼,眼泪都出来了,而且小5越是骂我,我反而越开心.直到小5猛的插几下,我感觉小5的鸡吧都到我肚子里了,顶的我真舒服,然后小5鸡吧颤抖几下,我知道他是射进我的最深处了。
小5:"啊...啊...真是爽死了,小3,哥爱死你个小骚穴了,以后哥再也不手淫了...啊,你喜欢被我草吗?7 l) Q: w, T# S
我咽下寝室长的精液,说:"喜欢,我喜欢哥哥草我"就这样,小5和寝室长都射出去了,等了半天的小6说:"靠,终于轮到我了!"看着小6博起的鸡吧,虽然没有小5的好看,不是很长,但绝对是超级硬超级粗的,对准我湿润的肛门就猛插进去,我感觉也不是很大了,因为被小5的巨鸡吧日的很麻木了,但是小6的那么粗,还是叫我很舒服,就这样,小6也是辱骂着我,兴奋的插,我也很兴奋的被插,不一会他突然抽出来,我感觉好空虚,他抱起我的头,对着我的嘴插了,一会就射我嘴里了,我兴奋的唆着,吃着.,* Q* k2 O9 s+ @! G
天晚了,也累了,我也是很累,小5,小6,寝室长都去自己床上睡觉了,我也想睡,实在累死了.可是小2和小4打完1次手枪过半天了,又硬起来了,想草我,我说累的要命,小5说:"叫他们日,你个小贱人,不叫日明天干翻你":看小5的面子上,我说日吧.这次不同了,小2和小4要一起日,我的肛门哪里有那么大啊,也不知道怎么摆姿势,小2躺床上,叫我坐他的大鸡吧,我背对着他坐了进去,然后小4面对着我,把我的2条腿举的很高很高,把他的鸡吧也使劲插进我的P眼,疼的我都叫出来了,真的双龙入洞啊,就这样,小2在我下面,小4半跪坐着插我,我也慢慢习惯了2个大鸡吧插我,扭动着自己的臀部,迎合着小4的抽插,不停的吟叫着,可能由于他们打过1次手枪的原因,这次好久没有射,一直把我干飘了,他们也虚了,小4射我肚子里后,拔走睡觉了,只剩小2的感觉真是很空虚,小2也觉得我冈松了很多,猛的迅速插我,饿又浪叫一会,小2突然拔出来往我嘴里送,可是没有及时,射我一身精液,然后我又吸他的鸡吧,只吃进去一点点.小2走后,我实在感觉我的腹部被折腾的不行了,他们走后我难受的要命,不是再想被插的很决了,而是真难受,真疼& @. n( ^4 X& d+ p
但是寝室长说,他们4个都草过我了,只有寝室长是被我口交射的,他说他又硬了,想干我不好意思拒绝,毕竟他是寝室长,只好忍痛被日了.& C6 j) h! {5 F( v5 v
同样,已经射过1次的人,第二次再干就能坚持很长时间,我实在没有力气,平躺床上,面朝上,寝室长坐在床上,把我双腿抬起日我,都累的很,不说话了,保持那个动作不停的抽插.大鸡吧和我肛门的撞击声音都很大,不知道是我里面的液体太多的原因,还是寝室太安静的原因,直到寝室长射后,他趴我身上,说:"小3,我要把鸡吧插你肛门里睡觉我说:"好,一直插着睡到明天") i. x9 l3 S. j, f: b0 I; C& Z

2019年6月23日星期日

壮军警的烦恼


第一集 军营爱的初体验TT1069同志貼圖交友網. R- J3 w. D4 }
高铁军,是派出所赫赫有名的人物,因其年轻时就以陆建战功的优异表现而闻名,曾徒手制服多个行凶歹徒,另附近的小混混闻风丧胆,因而加官进爵的速度也很快,
35岁的他就已经成为了一名派出所的副所长,而且相貌英俊挺拔,气质英武不凡,最让人垂涎的还是他那饱满,硕大的胸肌,另所里的男人羡慕不已,所里的女人欲罢不能,
高挺得鼻梁,菱角的国字脸,更增添了几分刚毅,但他的个性却出奇的好,与所里的每个人都能打成一片,更是所里下一任所长的不二之选。0 z% W7 I/ I) g) D
但是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高铁军也一样,光鲜的外表之下,他内心里也有很多遗憾和烦恼,最大的遗憾就是,结婚多年尚无一男半女,和老婆的关系也并不是很和谐,+ v- N/ D5 m1 c4 W3 E2 R/ Y
原因很简单,铁军在当兵的时候,曾经发生过很多令他至今难忘的经历,在这个外表高大威猛的男人的内心,播种下了根深蒂固的种子。www.tt1069.com+ G. ^) Y$ C& _- X! _% G$ a
当兵三年,艰苦的训练生涯,让当时血气方刚的铁军,锻炼出了钢铁的意志,但是他也有死穴,那就是男人强壮挺拔的身体和粗大坚挺的阳具。
其实刚入伍的时候,他可以说是不折不扣的异性恋,然而也许是基因的关系,或者是遗传因素,再或者是偶然的事件,将其人生轨迹彻底转变。
那时在军营里,新兵是饱受欺凌的,不光要为老兵洗衣打水买饭,有时甚至要为老兵们洗脚,甚至供老兵发泄,然而对于年轻强壮的军人们来说,能为老兵提供性服务的的机会,还是比较少的。
毕竟生来就像高铁军这样,英俊挺拔,强壮刚毅的尤物,还是很少见的,然而既然他具备了提供被人性侵犯的一切优势,那么他被老兵们性侵犯的几率就大大增加了。
那是高铁军刚刚参军的第三个月,由于成绩优秀,加上人缘极好,高铁军在军营的知名度已经很高,士兵们都佩服这个外表阳刚,但内心热情善良的高铁军,也都想领略他的风采。
铁军当时只有20岁,作为班长,上进心很强,对班里的士兵要求严格,各项指标他们班都是名列前茅,单凭这一点,就引起了各排长、甚至连长的刮目相看,并开始争相与铁军套近乎,展开对人才争抢的暗战。5 `% p8 Z" B6 }7 U7 m
然而此时铁军心里也有杆秤,他最看好的是一排长和三排长,两个排在军队里是有名的对头,什么事都要争一争,要说最敬佩的还是只有耳闻,尚不曾见面的连长,要说见面也不能说不曾见面,

攻略壮汉武警父亲

引子; G- k. W+ r) b, \9 I# m' A7 ?3 X
夜深人静,尿意袭来的我起身去上厕所,偶然瞥见了洗衣机上的白内裤,是我爸爸的,我抓起来,闻了闻,一股浓郁的男性体味,有点骚,但不臭,我对着上边的尿斑舔了舔,一种满足感涌上心头。没错,我很迷恋我老爸,我老爸现在是一名驾驶教练,原来是一名武警,他做过很多工作,送过水修过灯,都是体力活,他脾气很好,智商不高的他很喜欢用真情感化别人,听说当年我妈就是这么被攻略的。: R& E. @# t; E  V& |
上完厕所,我鬼使神差的去了老爸的房间,老爸有只穿内裤睡觉的习惯,今天老妈去了外婆家,偌大的双人床他一个人睡看起来正好。月光下父亲的身体随着呼吸起伏,多毛的胸肌上褐色的乳头十分诱人,中年有些发福的肚子圆滚而结实,几缕体毛直接深入胯下,男根在深色内裤的包裹下显得很大,贴身的内裤包裹着壮实的大腿,大腿上的弯曲的腿毛毛茸茸的,粗壮的小腿交叠着,肉乎乎的脚丫上指甲修的非常整齐,真是醉人的肉体呀。
我走上前,戳了戳老爸的眉中,没有反应,说明已经是熟睡了,我熟练的用嘴唇盖住了老爸的嘴唇,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混着浓郁的鼻息扑面而来,手开始揉捏老爸硕大的胸肌,这傲人的胸部让我的手都抓不过来,我扣着他的乳头,另一只手抓着老爸的男根,我感觉它在不断的变大,开始在我手中勃起,我用舌头舔起了父亲的乳头,父亲的呼吸变的很重,下体已经大到抓不住了。我趴下身去,舔舐着老爸的马眼,汩汩的前列腺液流出来,尝起来甜甜的,我将父亲的下体全部含住,用舌头在阴茎上缠绕,老爸的呼吸原来越急,粗壮下体上青筋毕露,我的嘴开始放不下他的下体,我疯狂吮吸着他的睾丸,将头埋在他的胯下,毛茸茸的胯下有一股让人安心的雄性安全感,我的下体淫水直流,我脱下内裤,将冒着淫水的下体蹭到老爸的嘴上,月光下可以看到一串亮丝,我将我挺立的乳头送到老爸的嘴里,下体不小心摩擦到了老爸的肉手,十分温暖而又有些粗糙,我忍不住多蹭了两下,突然想用胸肌夹住老爸的下体,我小心翼翼的扒下他的内裤,粗壮的男根挺立在我的面前,我用肉乎乎的胸肌夹住老爸的下体,感受着它在我乳沟的触感,像一条发热的棍子,淫水弄得的我的胸毛一篇淫秽,裹着我的汗液,交织着。
可能是我的胸肌夹得太紧了。父亲的眉头开始皱了,我意识到他快醒了,赶忙停下了动作,帮他把鸡巴塞到内裤里。跑回了自己的卧室

第一章 爱的初体验. m9 N) ]8 ^2 {: W
母亲要在外婆那里呆一周,我和我爸只好每天叫外卖,这天,我爸频繁进出着厕所,看来是吃坏肚子了,我在沙发上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穿着内裤跑来跑去,像个肉球一样。
从厕所出来,他将黑色T恤一扔,躺在沙发上,“儿子,我不行了”我笑的前仰后合,用手给他揉了揉肚子,不得不说,肉感真好,一个邪恶的种子在我心头种下了。* I+ Y) X% |5 v: A% i( A
“只是单纯的拉肚子么?”我问道。“呃…不是拉肚子啊,是便秘,肚子还很疼,就是感觉有东西,屁眼还有些火辣辣的。”“谁让你一大把年纪了还吃变态辣,咋了,还不服老了”“我没有!我本身就很能吃辣的,哎呦呦,不说了,感觉又来了”他气鼓鼓的又冲进了厕所,我起身去我的卧室翻药箱,“便秘的话...哼哼...”
“老爸,你上完厕所来我房间一下。我给你用点药”没一会,我爸就来了,满脸的绝望,“来,把屁股撅起来,我给你用下开塞露。”“你还有这东西?”“上次我便秘买的,快过期了”' s9 T* s' N; k2 f) n
老爸乖乖的爬到了我的床上,脱下了唯一的衣服,屁股上也有很多毛的他现在显得格外诱人,加上面颊的绯红,有种说不出的性感,我扒开他的肉臀,将开塞露插入,“嗯——”老爸发出了一阵呻吟,我突然起了反应,是你勾引我在先的....我拿出早就备好的0号胶囊,在将开塞露拿下的时候,顺势放了进去。神不知鬼不觉。# i# k, c; d7 g  h8 `# `
我起身看着即将成为我的猎物的老爸,粗犷的身躯透漏着无力的气息,软绵绵的趴在床上,“你这多长时间见效啊”“十多分钟吧”我心不在焉的拨弄着手机,那边的老爸传来了鼾声,真像头蠢熊。突然,他从床上跳起,奔向厕所,看来是开塞露起作用了,老爸从厕所传来了痛快的声音,不一会便快快乐乐的从厕所出来了,“小伙子干的不错”老爸开心的对我说,“还痒么,我这有点止痒药”,其实哪里是止痒药啊,是我怕他把我的胶囊排出来了,药效不够可不好了,“痒啊,来吧。”他熟练地脱下裤子,迫不及待的撅起肉臀,我看他这单纯无害样子,突然有点于心不忍了。他开始不耐烦地扭动屁股,自己扒开了臀瓣,毛毛的菊花象征着性欲“你快点的”老爸开始催我,我一狠心,放进去了又一颗零号胶囊。# H; n; O8 ?6 ^4

军队连长赤龙


第一章-1% h% D1 m, \. _5 p% _0 m2 f
军营今天有新兵入伍,六班班长苏雷带新兵蛋子熟悉环境。在路过军犬基地的时候,一个新兵指着狗笼里一个壮硕的肌肉裸男问是怎么回事。
苏雷:“哦,那是我们的连长,犯了错被罚在狗笼子里关着呢。”- `; t) E% U9 E2 N  P, ?6 X

2 ~0 ^& ?1 }8 v2 _* G3 z; u0 C' _
姚赤龙被关进狗笼,要从3个月前说起。苏雷原来是姚赤龙连上的六班班长,加上苏雷100人左右都归赤龙管,组织全连的军事训练,属于那种严格贯彻规章制度的个性。只要平时训练不到位,罚蹲,罚长跑,关禁闭都是常有的。加上军营在山沟沟的地方,学北洋新军建军之初的做法,明确允许体罚,排长班长没少挨板子
寸头粗犷国字脸的赤龙一身黝黑的肌肉,胸围逆天胸肌壮实肉厚得像俩气球,圆滚的胳膊,还有粗壮得像树干的大腿。9 W" _) F, p7 }; o
: P  ?% N' U$ b8 e
赤龙教育培养出很多优秀的军官士官和班长。赤龙对自己也很严厉,和连里的手下约定,谁犯了严重错误,就得被当众打屁股三天,三天内由自己下级来实施惩罚,提什么要求都得听话。% F# V  j0 a: h  `; ]; ~
部队里有禁酒令,除节假日和重要纪念日聚餐外不得饮酒。但是赤龙的酒瘾很大,这次私自喝酒了,第二天安全风险防控动员会迟到了很久,耽误了动员会的进行。/ O6 o! x- ^2 J- @
“连长,这次你犯了这么大的错,是不是要体罚三天。“, U' q0 \, P1 i0 ]' m
赤龙想虽然是这样没错,但一个连长,在100多人面前,被打屁股,那多不好意思。" ^4 |/ g# w( O8 f7 A
但是转念一想,如果不被打,以后不就没诚信了吗,怎么带手下的士兵。
赤龙自觉脱下迷彩裤和红色的三角内裤,弯腰手撑在板凳上,撅起屁股。六班长苏雷拿木板,重打了30大板。打的赤龙结实圆翘的屁股青一块紫一块的。
当众把裤子脱下来让人打,终究是非常羞耻,何况都27岁的人了,简直没脸见人了。
自从被当众打了屁股,赤龙就下定决心把酒给戒了,还定下规矩加重处罚。但是赤龙的喝酒误事的毛病仍然没改,罚了好几次。大家都打趣地说,连长不止喝酒上瘾,连被打屁股都上瘾了。1 {8 `+ d. K# T; R' R) V* ~: q
苏雷也开赤龙玩笑,”连长,大家都看过你光屁股了,你下次再被体罚,要把衣服脱光,展示你的男性魅力。”
五班长补充说:”军营里只有军犬是光着身子的呢!”" z. i% y+ U0 u0 O
赤龙:”哦,你意思是我得脱光衣服,像狗一样趴着,被你牵着走,还要被板子打屁股了”( ^& E  f3 c' Z, }; W" I
苏雷:”连长,你应该不敢吧”
赤龙:”有啥不敢的,说的像就我会犯错。就这么定了,下次不止体罚,还要追加当一天军犬,全连的人谁犯错都一样罚。“
苏雷知道赤龙的酒瘾大,就耍诈让一些士兵偷偷去找赤龙喝酒,然后自己去抓。1 s3 l6 v2 B3 o& g. f+ K$ e. T
第二天,这些士兵全身赤裸地列队立正,里面就有赤龙。现在的赤龙,根本看不出来是个连长,只是个和其他士兵一样脱得精光,一丝不挂赤裸着,露出自傲的大驴屌和结实的光屁股挺得笔直罚站。
苏雷让其他士兵罚站一天就回去了,对待赤龙却不一样,第二天也让他来全裸罚站。. d6 V; o" a4 `) u* i
赤龙知道自己做错,不敢说什么。. m. u# _5 D# c
罚站后赤龙还得去打扫厕所,大家永远想不到连长赤龙会有一天要用抹布跪在地上擦厕所,用自己的牙刷来刷小便槽。
厕所扫不干净,赤龙睡觉的被子也被苏雷扔到厕所里,还在地上踩了几脚。
赤龙也是倔脾气,刷完厕所当苏雷的面直接舀起小便池一瓢水喝,证明自己已经打扫干净。5 w9 Y$ B2 x& ~0 e3 q6 O9 `" E' [
! T8 V) B% @! l$ t7 Y$ }
第一章-2% D8 A, M7 d0 I8 W, ~
过了3个月,凌晨1点时,哨兵在操场上看到有个人影乱转,过去一看居然是连长赤龙,脸上通红满身酒气。$ n0 ]  `( o3 s+ A% \0 g2 C
营长知道后,愤怒地大骂赤龙,说:“就算是军队的军犬,也懂得听从命令。他妈的,赤龙你干脆重新接受训练,就从学习当条军犬开始算了。”之后赤龙被部队停了职写检查。
赤龙非常后悔,自己怎么就戒不掉酒,如果战争的年代,自己的错误可能就会导致敌人偷袭,军营火光冲天,部队的兄弟们血肉横飞,自己的战友被俘虏,被奴役蹂躏。
赤龙觉得营长说的有道理,反正都被停职了,就自觉去军犬基地报道。军犬基地的主任也一脸诧异,连长赤龙要来学习当军犬。

2019年6月17日星期一

报复昔日学警

小周中学时是个学警 。每天放学都会在学校操练。虽然不是个运动员,但身材和一般的运动员没差。在学校,学警是有类似警察制服的,他们也有维持学校持续的责任。当然,学校的小坏坏自然和他们不爽。尤其那些被学警罚过的小坏坏。有几兄弟 阿强,阿豪和阿杰特不爽小周。但在读书的这几年已混过去了,不爽归不爽,在学校也没对小周做过什么。毕业了也各有各发展。阿强他们三个没考到什么好成绩,不可能当上什么律师医生,但合伙做些小生意,生意也很忙,刚刚上了轨道,现在总算比较闲了,可他们都还是单身。三人买了一间6房的独立洋房住在一起。一人一间大房,另外有三房是空放。, e- v$ x, N2 v8 B! {

小周毕业后考上了大学,他也算是个校草,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成绩也就普普通通,现在在一家大企业做个小经理。可是他的女友是个看钱很重的一个公主,一心想要做个少奶奶。买名牌,到酒店喝下午茶可是她的梦想。可是打工的小周可满足不了她。今天他们分手了,小周很爱她但没办法,最后还是失去了她。分手后小周很伤心,到一家pub借酒消愁,想忘记一切。当晚他喝了很多很多,不停的喝,最后在pub那倒下,完全泥醉了。% @, ~# t0 s4 W3 L7 [
9 Z* G) y5 Z2 D6 d: i
"老板,我收拾完了,那边还有一个'尸体',怎样?"
阿强:"你先回吧,我会处理。"
9 Z, m3 i% D  y7 N0 p
阿强:"阿豪,要来捡尸吗?😏"
阿豪:"有个美女喝醉了?"
阿强:"是个男的。"7 g" Q. j$ L5 a2 H, c2 N# h3 e
阿豪:"男的你也要玩哦?😒"
阿强:"你以前的好朋友,小周!😘"+ N) \9 |: n5 o
阿豪:"ok,我阿杰一起来,这可是个好机会,看他怎么死,哇哈哈哈哈!😁"

他们把小周带回家,脱光衣服,拍了一大堆裸照,有全身前后,屁眼,小吊等等。然后帮他穿回全部衣服,把他放在一间空房。这房间是有厕所的,有一张桌子(小周就睡在桌子上),还有一架60寸电视。他们在桌子前和厕所都装上摄影机然后把一个无线蓝牙耳机装在小周耳朵,电视不断的播着刚才拍的裸照,等待小周醒来。

阿强:"朋友,醒啦!"
小周:"这.........是哪里啊?我头好痛........啊!"& a. y; q5 k! @0 O4 b. ]
阿豪:"还有时间头哦,哈哈你看看电视,有好看的......"
小周:"你...你们是谁??做么抓我回来,还拍我裸照.......。你们想怎样??"
阿强:"没怎样,只要你乖乖听话,这照片我们一定会收好,不然....你好像是abc公司的经理哦,在你钱包看到你的名片。哪....不听话的话,我们就影海报贴去你公司门口,好吗?"
小周:"你要我做什么,我听,我听........"
阿杰:"这房间有摄影机,现在开始你不用说话,我们下指令你照做就行。不然..........我不多说,现在开始......。"
" L7 Y1 O& M! n# J
小周还有一身好身材,只是现在比较白,因为不再像以前在太阳下操练,现在经常去健身房。他站了在桌这上,慢慢把裤子脱了。还穿着一件全黑的方形内裤,短T-shirt,黑袜, 跑步鞋。然后不断的扭他的屁股。一面扭再慢慢的脱了上衣。接下来他犹豫了一下,脸红的像番茄酱,握着很久那内裤情不愿的样子,还是脱了。慢慢的他把内裤放进口中咬着,然后试着弄硬他的小吊,吊硬了之后,他从桌只爬下来然后用屁眼对着镜头,收紧了几次,转身对着镜头慢慢的套弄他的吊。硬了的吊还算大,有包皮但龟头是可以出来的,二十五岁,还真有个美吊。在他不段套弄,把龟头推出来,龟头有点越来越红,然后他就对着镜头把精液射到镜头上。然后他就跪下,像小狗将爬去镜头前把精液舔干净。之后他就进厕所。) A6 j9 d5 b, }, e1 w
& |; J: @: f( y* A; X
在厕所,他放了沐浴露,慢慢的摸自己的胸部,把两个奶头弄的硬硬的然后拿起那防水相机,把奶头,小吊,屁眼来个特写,再洗干净,穿回衣裤走出客厅,等着看是谁在做弄他。" }1 T% y. a4 G
( P! B- o  _  H! ]- f7 e4 M
阿杰:"wow,小周,身体练的还不错哦,哈哈
你也真乖,叫你做的都照做。"
小周:"怎么是你们啊,求你啦,放过我好吗?"$ l- j# Z8 t7 t) x# u, ]
阿强:"谁叫你喝那么醉啊,叫都不醒,就玩玩吧!"" ]5 G5 i3 Z$ B9 Q0 m! N
小周:"我刚失恋(眼有点泪),看在一场同学,我也表演给你们看了,就算了吧!"
阿豪:"放过你!当年我们好像也曾经这样跟你说,你有放过我们吗?还不是处处针对我们!"& N" z( r2 {; X8 C- d" o
小周:"............"( t" y) Z# u. T" m. k, H) p

警察操小流氓

他妈的今天又要巡逻”我愤愤不平的想着。要不是那个欠操的大队长••没错我是一名警察。刚刚开始工作,但是那个欠操的大队长就会欺负新人,又派我去巡逻。当我来到一条小巷的时候看见有一辆改装的面目全非的电动车停在一户人家的门口,按照规定这种车是要没收且罚款的。于是我上前敲了敲这家人的房门。不出意外的开门的是2个很夸张的小流氓一头黄一头绿的“妈的这么小装什么流氓”我在心里想。看得出来他们很嚣张“喂有什么事嘛”一个身材还可以的小黄毛说。“你们的车按照规定要被没收,而且交罚款200元。”小流氓就是小流氓一听到要没收就慌了神“别啊警察大哥我们以后不敢了••”现在的小流氓都是这幅嘴脸。“少废话,填单吧。”为首的那个黄毛说(后来知道叫啊宏):大哥先进来坐坐吧!喝口水!“于是不由分说的就把我拉进去了。进屋子之后我看到整个屋子很乱,烟头酒瓶,还有几个装满精液的避孕套!臭袜子臭内裤随处都是•••现在的小孩子真是的••这么邋遢。一进门阿宏就偷偷摸摸的给一个手下啊根使了个颜色,“妈的想玩老子!不让你们这群无法无天的小流氓知道人民警察的厉害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啊根拿了一杯开水出来。我假装喝下然后开始训斥他们小孩子不要耍流氓,他们一开始很听话后来过了5分钟之后啊宏就吊起来说”妈的不就是个警察么看今天老子怎么玩死你”“你说什么•••••”然后我就倒下去了,阿宏这时候就走到我面前“妈的臭警察装什么逼待会老子操死你”想踹我的时候我突然一个翻身把他踹倒在地“妈的小贱货还想操老子啊你以为警察都是白痴啊跟你一样骚逼一个啊”看到他们3个惊恐的摸样,我一脚一个把他们踹倒在地并随手捡起几根绳子把他们绑了个结实。“老实点!骚逼”一个个踹了几脚之后他们开始求饶了“大哥我们错了您饶了我们吧!”“呸!看你们骚逼那样大爷不治治你们你们这群人就无法无天了”随手捡起几个还有精液的避孕套塞在啊宏的嘴里“给老子喝下去!”他开始闭着嘴巴不肯就范。“妈的还给老子装清高!”赏了几个耳光之后他开始听话了眼神里带着不屈和愤怒把避孕套里的精液喝下去了“那是你们自己的精液呢好好喝下去别浪费啊”又赏了几个耳光,啊宏的左半边脸都红了,迫于我的淫威之下,他乖乖的把所有的精液都喝下去了。“敢吐出来老子就打死你!”看到他作呕的动作我骂道。看到他眼角噙着的泪水我欲望更强了。“你过来!爬过来!”我用脚指了指啊根说。他就比较听话了果然是当小弟的料。“跪下!”不容抗拒的威严。啊东只好乖乖的跪下了。“给大爷拖鞋!”我命令道。他看了看自己被绑死的双手••然后用无助的眼神看了看我“看什么看用嘴!”他只好屈辱的蹲下身子用嘴把我的鞋脱了下来••一瞬间一股浓重的脚臭味弥漫在这个小小的出租屋内。我看见啊根厌恶的皱了皱眉头,但是啊宏这个当大哥的眼神有点迷离了鸡巴也开始抬起了头。哼原来是一个骚逼啊还当大哥“贱逼鸡巴都硬起来了啊大爷的脚好闻么”他感到羞愧然后把头别到一边去但是他越来越硬的下身出卖了他。“哟还装清高呢”我捏住他的下巴然后就亲了下去。他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甜蜜”吓到了瞪大了眼睛。我蛮横的在他嘴里搅来搅去,他嘴巴里还有、残有刚刚喝下的精液的味道。啊根好像也被吓到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我鸡巴也渐渐的抬起了头。大约过了一分钟之后我松开了他“怎么样啊骚逼大爷亲得你爽不爽啊”阿宏似乎被吓傻了一个劲的点头•••我解开了他的绳子并且脱光了他的衣服。不得不说,肌肉没有多少但是鸡巴看来很客观。我把他一把揽过来用嘴含住了他的鸡巴“哦~哦~啊啊啊~”啊宏爽的开始浪叫。他的鸡巴大概有16厘米不算特别粗但是也不错了有一股浓浓的骚臭味。割过包皮了所以没有什么包皮垢但是很臭。估计有一段时间没有洗了。“哦哦~~~哦啊啊~~舔舔龟头对啊啊啊~~”他爽的浪叫。突然我放开了他的鸡巴,然后对着他吐了口口水“呸骚逼鸡巴有多久没洗了这么臭”他可能是骚性上来了居然把我的口水给咽下了“骚逼就知道你浪爆了”啊根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我嫌他碍事就把它关在另外一个房间了。留下啊宏一个人。他突然一下子抓住我的头想让我给他口交。就他那两把手的还能跟我斗?呸于是我一个反手就把他制服了。“小骚逼”给大爷舔脚吧!”他乖乖的跪了下来抱起我的脚就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看着这个刚刚还是小流氓现在却甘愿做我脚下奴的啊宏我也忍不住了把他抓起来就亲了起来,他嘴巴里面都是我自己脚的臭味,这味道让我们都兴奋不已。我用我在警校时训练出来的技能三下五除二的鸡巴衣服脱得干干净净“小子来舔大爷的腋下!”我抬起手把他按在我的腋下。啊宏乖乖的伸出舌头将我腋下的所有汗都舔得干干净净。我又把他抱起来亲这回嘴巴里面可都是我男性的味道啊!他似乎爽翻了鸡巴流出大量的淫水。我把它涂在他的肛门上用我自己17厘米的大鸡吧为他做菊部按摩。哦哦哦哦~~啊~啊~快操我大哥用你的大鸡吧操我~~~啊宏开始发浪了央求着我操他。

熟男人夫儘管內射屁眼 反正不會懷孕

他疲軟的老二再次在我手掌裡復甦。他說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才剛射完不久又想來第二回。# Z0 Y! }$ I: V% |/ s" n
3 v6 B) F$ Z& _/ H% A& k& U/ t
自從結婚生子以後。7 ?# n2 P; |. f/ Z2 e3 J
5 `) Q0 g6 \; G/ P/ n1 f9 B
我跟他說我的屁眼也已經很久沒有被肏這麼開了。它現在開闔簡直像在呼吸一樣。  y5 d+ W; g6 b, ~7 s

「痛嗎?」他問。
「有點。但還好。」1 W" _% X* B1 v8 L" I$ i& g
「那不幹了。」
我捏了下他半勃的屌,「少來。」
「我怕你痛欸。」
「你剛剛從後面拼老命啪啪啪的時候怎不怕我痛?」9 ^. e  D$ x. I
「我以為你很爽。」
「你的這麼大⋯」- i' E+ T5 m% x+ w: v
「別說,我會害羞。」3 J; G* r" o9 F" D' P# {; J
「⋯⋯你好煩。」9 ]  Z6 C6 {, q, R+ q

「騎上來。」他邊說,老二的硬度似乎準備好了。% ?# z; g) f4 d3 ]1 @, c. L5 k9 K
「不戴套嗎?」$ [* j; C: o  Q
「又不會懷孕,戴什麼套。」0 j4 q3 k( x: k" s) v( `
那剛剛是戴好玩的嗎我想。邊扶著他的腹肌,我將穴口對準他的龜頭,那熱燙燙的東西還是讓我感到還害怕。
: @8 \5 l; m8 H' _/ w7 N) q# q3 b
「不要用肛門調戲我。」
「我哪有⋯」
「你在那邊要進不進的⋯誰教你這樣的⋯我記得你以前很清純的⋯」
「現在卻騎在某個已婚爸爸的屌上。」
「閉嘴!乖乖坐下!地方的爸爸需要你幫忙⋯洩慾。」& p0 m4 b( p) u) k( P, n
9 M! w* s$ r- ^5 U; k; ^7 r
「唔⋯好緊⋯怎麼還是⋯⋯」& {; V7 a% n$ @9 s* X* r
我也覺得怎麼還是好大。明明剛剛不是大戰過一回合了嗎。明明已經領教過的巨屌現在還是覺得激烈的磨蹭著括約肌難以進入。我深呼吸要自己放鬆,但好難。
" x9 Q( q( X5 F) v0 d- r
剛第一回合被進入的時候簡直覺得世界末日。尤其是一開始剛要插入的時候,本來還沈浸在多年後居然跟他重逢並幹砲的驚喜中,可是他屌捅進來的那瞬間,撕心裂肺,好啦,有點誇張,但我真的覺得肛門口有撕裂感,因為我的屁眼真的很小很緊,我已經很久沒有使用它,我已經很久沒有被幹了,這幾年來轉Top幹人居多。# y. a& M: y- Z8 _* G0 m

多年後的再次當零就是為了他這個當了爸的異男。

好在是在入住戶還不多的我的新公寓房間,所以我可以叫大聲也不會被鄰居議論。因為周圍幾戶根本不是沒住人就還在裝修。3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