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9日星期四

淫情再续《淫靡大厦重置版》 1-7

01
9 n" e+ g  m! ]; ^
夜幕降临,霓虹渐起,在外忙碌了一整天的人们终归可以卸下伪装好好地做回自己,尽情的去追寻自己想要的种种。

欲望,贪婪,性爱,疯狂
; Z5 Z6 t- b2 D8 N# A. M
是B市每一个傍晚的写照1 g2 M1 K8 j9 T( \% |6 G* E
/ Y8 n1 V$ f0 R! S& I
就像此刻的经贸大厦,在这座城市发展最大的齿轮之上,此时此刻却衍生着无数的欲望和黑暗,平日里衣冠楚楚的精英们在这寂静黑夜的掩饰下,尽情地宣泄着。& N7 Z  S, {. v
  R- J- d3 x! J% v. P1 Z, f1 k1 o. e
16楼一间办公室内,四周所有的窗帘都被拉了起来,月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直直地投射在屋内,映出屋内两个健壮男人的轮廓。

一个举着高脚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一个却虔诚地跪在地上。
% W% X- f& A+ [
大概不会有多少人能够猜到,此时此刻跪在地上的正装猛男正是这座大厦里安保部的部长,特种部队的出身给了他特别的魅力,那凌厉的双眸和硬汉般阳刚的模样平日里迷倒了无数年轻纯爱的生灵,但在那硬朗帅气的面容之下,却是截然不同的灵魂。
! {" I' ~1 u  u$ z5 Q
此刻的他就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量身剪裁的西装紧紧地包裹住他健硕威猛的躯体,勾勒出那结实有力的一块块肌肉,但他此刻的动作和神情却难以让人相信他就是白日里那个威猛严肃的安保部部长。9 W2 E* Y: [2 ^+ ?+ \8 K. i

一只穿着棕色皮鞋的大脚被他虔诚地捧在手心,高挺的鼻梁紧紧贴着对方裤管里露出的黑色棉袜,嘴唇不停地在皮鞋的表面摩擦着,舌头时不时地弹出轻轻舔舐着皮鞋上的灰尘,鼻子一翁一翁地呼吸着,享受着这静谧的屈辱和滋味。
2 p1 c6 B' X/ U6 w
皮鞋的主人高傲地坐在椅子上,略带些玩味地看着眼前这个威猛健壮的帅气军痞臣服在自己的脚下,舔舐着自己穿了一天沾满灰尘的皮鞋和那捂了一天的汗臭棉袜,陶醉的一塌糊涂。3 }' i! s* [2 L8 k) I

皮鞋的主人嘴角微微牵起一个弧度,“帮我把鞋脱了吧...”; U0 Z( K. H8 S4 c

健壮的男人呼吸明显急促了一些,抬头瞄了一眼男人的神情,随后咬住皮鞋的鞋带将其拽开,再把嘴巴张到最大,咬住鞋跟堪堪脱了下来。
( ]- s2 _& `# ~% G. M
在棕色的系带皮鞋从那黑袜大脚上坠落的瞬间,跪在地上的男人仿佛要窒息一般,贪婪地呼吸着空气,将周围氤氲着的主人气味通通吸入鼻腔,整张脸贴在那黑袜大脚的脚掌上,高挺的鼻梁被挤压的有些变形,不过他还是依然虔诚而陶醉地享受着这一切。; J8 X6 d+ w) Q) a

坐在沙发上的男子嘴角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抬起另外一只脚放在了男人的眼前,脱了皮鞋的那只黑袜大脚则直接踩在了男人的裤裆上,那无比坚挺的触感、灼热的温度都彰显着这个跪在地上的健壮男人此刻到底有多兴奋。3 d) e, F/ a2 W

“这么骚啊?最近一直没被人操?”4 s  F! F- k% o$ ^% `

“贱狗已经十七天没有被人操过了,真的要憋到炸开了。贱狗求求主人了,今晚操贱狗的骚逼吧,贱狗的逼痒死了,好想要主人的大JB啊...”) C2 y+ ~$ Q( L/ e( P

“哼...”6 E" G* H$ g# h
* a7 t- y. a2 B! c
坐在沙发上的年轻男子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不过脚上的力度倒是随之大了不少,踩在健壮男人胯下的黑袜大脚不住地改变角度,偶尔上下摩擦几下,偶尔伸开脚趾夹一下退役军痞此刻涨大无比的肉棒,爽的那正装猛男不断的呻吟着。/ U" c) Q* C0 w/ r5 r' A2 |1 P- C
6 j$ d$ Q, n# d# I) K
不过仿佛是刻意玩弄这健壮保安一样,在这帅气军痞最兴奋的时候,男人将自己的两只黑袜大脚尽数收了回去,翘起了二郎腿。/ }5 L9

肌警(肌肉特警們的淫蕩性生活)



林雄,33-186-85,职业特警,体毛浓密,肌肉发达壮硕,尤其是两块连女人都望尘莫及的胸肌,配上两颗黝黑的乳头,标准纯爷,再加上一根长18粗6的黝黑大屌,两颗饱满乌黑的卵蛋,简直是标准的种马,平时为人阳刚豪爽,霸气威猛,破获过很多走私贩毒案件。
; Y' `# {/ ^5 Y. Y. k( j
  一天傍晚,林雄正健身房热火朝天的锻炼本就发达的肌肉,周围还有几个身材也不错的男人朝满身大汗的林雄抛媚眼,林雄其实也是欲火焚身,裤裆里的大屌也在分泌着淫谁,混合着汗水湿透了紧身健美裤里已经四天没换的骚裤衩。深蹲结束后,林雄结实的大腿更显粗壮,站在落地镜前招摇得显摆着一身肌肉块,忽然,一个二十多岁的健壮青年掠过林雄的视线,白色背心紧紧包裹着结实的肌肉,宽松的篮球裤,穿着运动鞋,白袜从脚踝处露出,还算得上帅气的五官,更让林雄喜出望外地是对方的眼睛正死死盯着自己裤裆那一处凸起,林雄知道这就是今天的猎物,对小伙子使了个眼色便走进更衣室,没两分钟小伙子就跟了进来,看了看周围没人,拉着小伙子到一个角落,“操,盯着老子看得挺入神啊?”林雄说着抓起小伙子的头按在自己雄臭味浓烈的裤裆上,小伙子也很识相的抱着林雄粗壮的大腿用脸蹭了起来,时不时还伸出舌头舔两下,林雄看到这货这么骚,直接掏出18厘米粗大黑屌“他妈的,看你也挺爷们儿,肌肉也不错,没想到这么骚!老子今天好好治治你的骚劲儿!”,话还没说完,掰开小伙的嘴就猛干进去,林雄刚刚锻炼完,又几天没洗鸡巴内裤,骚味可想而知,壮小伙被干得直干呕,两眼一翻一翻的,林雄看着壮小伙的贱样心里的征服欲更是得到满足,摆动着大屁股一次比一次猛的操了起来,五分钟过去了,壮小伙被干得慢脸口水和淫水,林雄看差不多了,扛起壮小伙放在长凳上,篮球裤和内裤被一把扒下,两块浑圆白壮的屁股露出来,啪!一巴掌打在上面,浪肉一阵抖动,“呸!真他妈骚!”林雄抓开臀肉一口唾沫喷上去,露出毛茸茸的黑屁眼,一看就是被操多了,已经开着一个黑洞分泌着骚水,握着油亮的大屌顶在穴口,“铃铃铃!!”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林雄的兴致,竟然是局里的,接到上级消息,根据知情人的消息,屡次逃脱的强奸犯张强,现在正在一家小旅馆休息,为了不打草惊蛇,特派高级特警林雄单独前往将其捉拿归案,“他妈的!竟坏老子好事!操!”林雄拿着警用皮带猛抽了下壮小伙的骚臀,转头收起鸡巴就跑去自己的储物箱,一身臭汗都没洗,直接穿上警服,汗湿脏臭的黑色长筒棉袜直接穿上铮亮的警靴,带上墨镜,配上警棍出发,警裤里的大屌却没有软下。
  林雄看了看上头发来的强奸犯资料:姓名:张强年龄:28身高:180CM体重:78KG
一边开车一边想:他妈的,这货可算栽老子手上了,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不过趁着现在上头正提拔队长,也算是一功了,哈哈哈等老子当了特警队大队长,要什么样的极品货色没有.......一路上林雄胸有成竹,还没抓上强奸犯,就开始意淫起来。大屌也一直处于勃起状态,淫水早就湿透了整个裤裆,在骚裤衩的包裹下酝酿着浓烈的雄性骚臭。: Z. z- \4 _. o& d' V' m- m
  此时正在小旅馆休息的张强,完全不知道此时林雄正在来捉拿他的路上,悠哉得躺在床上,两条粗壮的胳膊背头,露出腋窝浓密的腋毛,一身黝黑结实的肌肉,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黑色紧身三角内裤,脚上套着黑色长筒丝袜,脚尖和脚跟被汗水浸湿,看起来也是相当性感。
  来到小旅馆楼下,林雄看了看周围,确实是个隐蔽的地方,下车大摇大摆得走进脏破的旅馆,前台的小姐看到帅气阳刚的林雄,赶忙上去套近乎“帅哥,开房啊?哟,您是警察吧,怪不得这么霸气,要几人间啊?....”一边说还用算得上丰满的胸部摩擦林雄粗壮的手臂,看到骚气的前台小姐,林雄厌恶的推开“别他妈发骚!看看这人你认识不认识,是不是在你们这开过房?!”小姐揉了揉胸部,看着照片上的人“好像是有这么个人,不过我也不确定,要不您帮人家想一想?刚刚都推痛人家胸部了......好疼.......”,林雄虽然爷们儿,但其实是纯GAY,从来没有真正想过操女人,虽然以前有尝试过,把那些骚娘们儿操的潮喷,但自己没有一点快感,后来只好放弃。小姐这把林雄弄得一阵恶心,直接掏出警棍砸在前台“别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给老子快点说!!妨碍公务的话老子就一起把你带警局去!!”小姐只得识相的说了张强住的房间,看着林雄雄伟的背影,挺翘的硕臀,只能咽口水意淫。询问得知张强的房间,林雄直奔楼上,看准了门号,猛抬起45码铮亮的警靴,啪得一脚踹开张强的房间门。. k, s' \: ]. a  {: ~, G8 ]0 _
  林雄破门而入,躺在床上的张强吓得直起身子,刚想看看咋回事,没等反应就赤身裸体得被林雄制伏在床上,“他妈的你小子今天栽老子手里了吧!别动,老实点!!”林雄死死压着身下奋力反抗的张强,但身为特警的林雄,平时训练强度大,再加上健身,就算张强一身腱子肉也自然反抗不过,只能被肌肉发达高大威猛的林雄死死按在床上,不过张强也不是吃素的,一边扭动一边臭骂:“我操你妈逼!!快放开老子,不然一会有你好看的!!!”,穿着三角裤的双臀还时不时摩擦两下林雄的裤裆,这时林雄才仔细端详了身下的强奸犯,一脸痞子样,头上一层青茬,和光头差不多,身材虽然没自己健壮但很结实,本来刚刚就让扫了兴致,现在又有这样的优货,不如趁机会爽爽!林雄心里一边盘算着,“他妈的你给老子老实点!不然老子直接给你送警局!出得来出不来就不好说了,整不好一枪直接毙了!...”林雄语气刚硬,故意吓他,张强本来文化水平就不高,又是家里的独子,不免犯憷“操.....老子今天栽你手上了.....你先放开,有话好好说.....”,林雄得意得笑了笑,放开张强,一屁股坐在身后脏破的沙发上,扶了扶墨镜,点了根香烟叼在嘴里,翘着二郎腿,蹬起一只45码的警靴对着一头雾水的张强翘了翘“老子忙了一天了,给老子擦擦警靴!”,愣在一边的张强还没反应过来,要说这事儿不算啥,可是有辱人格啊,林雄看出张强在纠结“呵呵,劝你还是老实配合,不然到了警局就不好说了!”,张强想,擦就擦吧,多大点事,小时候也没少被人整,不就擦个鞋!接着向四周看了看“额.....这也没擦鞋的玩意儿啊?老子那啥擦?”,林雄抽口烟,对着张强吐出一口烟雾“呵呵用舌头啊!”,听到林雄说完这几个字,张强一下子爆发了,握着拳头猛站起来对着林雄轮过去,不料林雄轻易躲开,掏出警棍对着张强腰部就是一猛击,紧接着一脚踹翻,张强捂着痛处咬牙跪在地上,抬头就看到警靴蹭在自己脸上“还不老实?要不这样,老子今天放了你,你想去哪去哪,以后你的案子老子不再过问,咋样?”说着林雄掏出几张钞票甩在张强脸上,张强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打不过逃不掉,豁出去了,总比被抓进去被人轮了好,甩了甩头,看着林雄的警靴,伸出舌头舔了上去,除了闻到微微的脚臭味,还算干净,除了有点胶革和尘土的味道,其他也没什么大味,应该是擦过的,经过口水擦拭的警靴更是油亮,林雄看着张强老实了,就打算提出更进一步的要求,其实林雄刚刚说的那些话只是为了让张强老实服侍自己,等自己爽完了,把张强操成骚母狗,再送回警局,一石二鸟。林雄一脚踹开张强“差不多了,帮老子把警靴脱了,揉揉脚!锻炼一天了,捂得老子大脚难受!”,林雄健身训练了一天,黑色长筒棉袜已经被汗水湿透,又在厚重的警靴里捂了一天,在张强脱下的一刹那,浓郁的脚臭味散开来,熏得张强直皱眉,一只45码穿着臭黑袜大脚丫子露出来,黑袜被汗水浸泡摩擦得已经白了一块又一块,几乎还冒着热气,说不出的臭味没一会就弥漫了整个房间,连林雄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的大脚今天竟然这么臭,也算是这个强奸犯倒霉,偏偏今天撞枪口上,“快他妈的揉!想啥呢!”穿着黑棉袜的大臭脚踹张强脸上。这一次,受到刚刚的教训,张强确实老实了,双手捧着大脚,轻轻的揉起来,手感软中带硬,湿乎乎的还有点粘,每次下手都感觉黑袜里积存的脚汗被挤出来,心里一阵恶心。“哦......揉得不错,用点劲!”林雄背靠着身后的沙发,看着另一个肌肉结实的爷们儿跪在地上揉自己的大臭脚,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快感,深深吸了一口烟,伸手解开制服衬衫领口的两颗扣子,露出性感的锁骨和发达胸肌间的深邃乳沟,这一动作被张强看到,竟从某些方面微微刺激到了张强。- S( y' E1 [/ F: ^2 ^

对不起室友,每几晚我都偷骑你的大屌!

一个人在外租房工作,平时也没什么娱乐,自己就爱关在房间里看色情片。确实我本身就很好色,时常打飞机意淫发泄的对象。特别是性幻想刚搬进来的室友,他就住在我隔壁房间。看见这家伙长得还不错,属于我喜欢的类型。平时,他也很有礼貌向我打招呼,让我心里不自觉对他产生少许爱意。有时候,我会偷偷去闻他的原味内裤,拿来打飞机!  T: c& b1 K. X- G

每几晚看住眼前的色情片,躺在床上手淫,真希望被别人干。自己一人在外生活的日子,说实在的,内心非常的空虚!直到那天,眼前的迷奸G片让我内心动摇了。脑海闪过了几个想法,一直都没敢行动。) e! g0 C+ ~  i6 a0 d4 V* m% U, K
  K* i6 b( e; y7 P* B
近日和某位医生友人见面,我想到了一个妙计。这么污浊的想法,连我自己内心都不停怦怦咚咚地跳动。我抵制不住内心的渴望,终于走去找友人帮忙。我只能找借口告诉他,自己住家环境晚上很吵闹,简直难以入眠,吩咐他必须给我有效的安眠药,解决我的痛苦。友人看见我的困境,实在没办法情况下给了我要的药,也让我按说明书的指示用药。

那天回到家,我整颗心一直在跳动。自己坐在房间里看G片,期待夜晚的到来。看见他回来,我又犹豫究竟该不该这么做?!看见手上的药,我内心一直在动摇。当时内心热得很,感觉全身欲火燃烧!尝试说服了自己,就只是他妈的试一试!
8 o4 P5 V" _) U) V% n
我之前就观察了他一段时间,知道他晚上睡前有洗澡的习惯。趁他走进冲凉房,我赶紧溜进他房里,疯狂找他的日常饮用水瓶。发现他书桌上也有个水杯,里面还有一半的液体。第一次行动,我不管了!我把安眠药放进他水杯,也放进他水壶里,再不停均匀搅拌。真他妈的,我的心跳得很厉害!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我深怕他快从浴室出来了,一直转头看门外,一边摇动水杯和他的水壶。再次检查他的水杯没异样,我才赶紧拔腿跑回房。整个人心跳得停不下来,关上房门等到深夜。我不时走到外面,耳朵贴住室友的房门,暗听里面有什么动静。心里在想:我已经做完了所有的东西,他应该会中招!

回房再核对说明书的内容,用了药后,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都会熟睡。从中也提到,使用者也需要确保自身的安全。8 [% f/ J- I6 U% o
7 ~8 o) v0 v. o
等到了半夜,我小心翼翼走进了室友的房间。假装叫室友的名字,约他去吃夜宵。我还真越叫越大声,确认他当时的状态。我关上房门开灯,再拍了他身体几下,果真完全不动,一脸熟睡的样子。我顿时内心又在激烈地跳动!这次还不让我捕获到你嘛!

「对不起了,XXX。」

我迫不及待将他的衣服和裤子都脱掉,看见他底下又是穿住CK牌子的内裤。
$ G* @# d- H( i1 O1 @" B
「我可不理你有没有女朋友,今晚你是属于我的!」& R9 I: {6 h# [5 f

狠狠地把他性感的内裤摘下,马上露出他平时隐藏的大鸡巴!整根垂头丧气的样子,是不是要让我这骚货来帮你舔舔。没想到他底下的春囊还真大袋,包着两颗大蛋蛋,里面一定有无数的精虫!看得我整个人好激动,低下身开始抚摸他的肉体。这么美味的鸡巴,我可不客气了。推开外层的包皮,嘴巴开始吸住他的男根,拼命用舌头刺激他的龟头。当时我有点失望,还以为他睡死了,鸡巴也不会抬头举起,就只能让我这么玩玩他的鸡巴而已。没想到他的大屌被我连续玩弄,就不安分地翘了起来,大龟头还流出了好色的淫水。感觉就是淫荡的鸡巴,就像暗示我,它还要更多!我拿起他的CK内裤帮它抹干净,再继续含住这根肉棒。

看住他鲜红色的大鸡巴,愤怒的样子,我都被它迷惑了。内心在犹豫要不要和他玩更嗨点!矛盾了好几分钟,我爬上他身体,用自己的股沟和他的大屌摩擦。看住前方他迷人的样子,我决定和他的鸡巴大干一场!

吐了口水涂在屁眼上,尝试用手指先插自己的小穴。只有把自己的穴口弄松些,才容易让这直男室友的大鸡巴插进来。过程有点靠耐心,毕竟室友睡死了。但好在他的大屌听话,很快被我塞进穴口里。我慢慢对准他的鸡巴上下来回抽送,短短几分钟忘了自我。我骑住他的鸡巴,速度越来越快,感觉里面都被他的鸡巴塞满。回过神来,没想到自己都把他整根大鸡巴坐了上去。两人在床上紧密结合,我的屁眼和他的大屌深深撞击,那种啪啪啪的感觉很刺激!& o  i: _% `/ t( }1 \+ S# X
4 o& u9 Y, {( I8 N, W. h
都怪我一直骑住他的大屌,完全没留意到一堆透明的液体流了出来!直到我无意碰到结合处,才发现有湿黏黏的液汁。我慌得赶紧拔了出来,才发现他鸡巴流精了!当下,我真不好意思。是我玩得太过了,我都不知该怎么办。直接拿去他的CK内裤把它抹了,就当是他梦遗时兴奋射出的淫汁。

篮球帅哥一晚操了我8次

记得是2008年暑假的时候吊上的!一个人在家无聊的来,于是就打开QQ,看看加的zuoai群里有没有在那里叫嚣的。哈哈!记得聊了一个上午,都只是说说的,并没有动真的。正无聊着,想下线了。一个名字叫篮球巨炮的人上线了,说想找0zuoai~我一看估计是个运动男吧?于是和他聊了起来。他26岁,比我大点,公休在家。好家伙,他说他有197~我说好高啊,要仰望你了,他说他很喜欢操~而且JJ超级大~有23CM~我半信半疑。。。但是心里实在是一个痒啊。就去吧~~离开我家大概也就40分钟车程。于是我就出发去了! p% ESp&& h& m- n+ {9 W
一路上他还在那里发骚,说什么宝贝还不来呀,我都要射啦!我说你忍住千万别射要不就浪费啦!他说过会射爆你!我摸索着,终于到了他的家~~一开门,我晕!!果然高,真的要仰望了。身材高大就不说了,手臂肌肉很明显,一块一块的。皮肤黑黑的小眼睛SG~看到我他乐了,笑的特别特别色的那种。说等了你半天了宝贝,才来呀!一把就把我抱了起来,用脚把门给T上了。这是我进人屋里最特别的一次了。他直接把我抱上了床,迫不及待的就开始亲我。估计是忍了很长时间了,我也特别喜欢这样高大强壮的男人。他边亲边说,你可真轻一下子就可以抱起来了,过会抱着干你吧~~我说你怎么那么着急啊!原来他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操过人了~而且他不喜欢打飞机的感觉,就爱实干!我问他你JJ真有23CM啊?~他说尺就在旁边要不你量量?但是我摸了一下就决定不量了。真TM大啊!!!又粗又大一大条啊!大家对南佳也这个男人有印象吧?说他比南佳也还大那么点,一点也不夸张。不过想想,197的大个子,吊估计也会相应的变大吧。。。。我看到这个大炮,还真有点不知所措了。他看着我,咬了我一下鼻子,说,傻了吧?过会就爽翻你,来吧宝贝,我们开始吧!!于是他2\3下就把我剥个精光。看着我,我觉得他都快把我给吃了。。。他带上套子,把我翻了个底朝天,嘴巴盖了上来,手扶着JB直接就进来了!连润滑都没用,但是奇怪的是我一点也不觉得疼啊,照理说那么大个巨吊,该疼啊。。。。估计我也是个老B了(汗),他说我技术好吧?被我操过的0,没一个说疼的,都光知道爽!看来是个老手了。 于是他开始干我了~一边干一边捏我的乳头,我马上就浪了起来,开始哼哼的叫着,他听到我叫,就兴奋了,那个大JB好象更加膨胀更加强硬了,我里面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它在跳动!他边插着我,边摸我的肚子~~因为偶身上的皮肤比较软滑啦(臭美一个。。。)。然后就骑我,但是他实在是太重了。。。估计都快200斤了,没骑我几下我就被他压滩在床了。。。。他说宝贝你还是趴着吧。于是我就摆了个大字,趴在床上他从上面插入我。这样的姿势我喜欢,虽然很重,但是却有种莫名的兴奋(再汗一个...)而且这个姿势让我清楚的领教了他的超级大吊!拔出来塞进去,明显比以前操我的几个都要长,都要粗,都要爽!我在那里喘着大气,哎哟哎哟的,他靠近我说宝贝爽吧,爽就要叫,叫了才会更爽!于是加大力气在那里顶我~我被这样一弄,当然什么淫荡的话都说啦!一会叫大吊用力操我~一会说我要被你操死了~~他操爽的时候,还在那里O YEAH,O 爱的~然后他双手伸到我身体下面,对我说,来,把你抱起来操,就象G片里那样~我说噢。你抱的动我吗?后来我觉得我问这个问题真的很白痴!他先坐在床边上,躺下来,我坐了上去,把那条大龙塞进了我的洞洞里之后,他叫我手环住他的脖子,双腿稍微放松一点,然后一站就站起来了。。。边在那里操边说着,啊,真轻~宝贝,你个子也不小,怎么就那么轻(因为那段时间厌食...兄弟们!学校食堂惹的祸啊!恶~~)我晕晕的说了句轻还不好,他就笔挺地站在那里,用那个超级巨吊固定住我,一上一下,里里外外的插~~这时候我的B早就松了,被他弄的爽翻了天。这个人真的是经验丰富。我相信他前面说的被他操过的0都只有爽的份了。他在那里一挺一挺的,我看着他。胸肌好宽啊,真厚实,2个乳头性感地突着。下面的腹肌就更明显了,6块在那里动啊动啊,因为他在做腰腹运动嘛~哈哈,真性感。他突然用脑袋顶了我一下,问我你看什么呢,我傻笑了下说你身材真好看!

2017年6月25日星期日

肌肉老公背着我做狗被人轮奸

我叫古成,今年29岁,从上学到工作我在这座海滨城市生活了十年,在认识老公浩之前我一直是做1的,第一次初恋是学生时期,同宿的同学,偶然的机会窥得对方的秘密而在一起。$ _' _; m2 \2 x7 E) y
  那时候我们彼此是相爱的,只是我家当时的条件一般,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供我在这座高消费的城市读书,还有个上高中的弟弟真的很吃力了,给不了我太多的零用钱。假期我都是出去打工以补贴二人的花销,临近毕业的时候BF出轨了,对方是个大款,在酒吧时认识的,BF付出了肉体而得到金钱与工作,知道后我毅然分手。
  出社会了了解金钱的重要,我没有选择专业对口的工作而是干起了销售,在当时销售为王的行业内没有别的工作能挣到这么多钱,那两年我真的很拼,酒精中毒进医院数次,胃出血两次,每次饭局前我都要先吃解酒药外加两个大馒头,第三年我的业务在全公司做到了前三,第四年在城东新区买了套房,140平的大房子我付的全款。这么拼的几年钱挣到了,但是感情世界还是空白,我实在是不愿意在网上找人聊骚,原本很有耐心的人早已被各种奇葩客户的刁难把耐性磨平了,我都是直接去浴室,或是去会所点小弟。  
  12年夏天的一个晚上达文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吃饭,海边夜市,都是圈里人,有七八个吧,说实话我是不愿意去参加这种场合,平时做业务的因素抛头露面的多实在在不想接触太多圈里人,架不住达文软磨硬泡说要给我介绍帅哥就去了,说起达文是我圈里唯一的一个好哥们,说是拜把子的兄弟也不为过,上学的时候就认识他一直和他玩,他比我大五岁入社会早,家里条件也好经常带我出去玩,古飞性格好人缘不错交际的比较广,认识很多圈里的名G,是属于在江湖中一直被传说的那种人物。+ ^: b) W1 v# S; Z* a3 X% O* q4 Y
  
  我是最后一个到的,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喝上了,两张桌子拼在一起坐了七个人,算上我是八个,我大眼扫了一圈除了达文我都不认识,瞄到临街那个位置的时候我彻底惊住了,很帅的一个小伙,只是属于我喜欢的那种帅,浓眉,小眼,薄嘴唇,有点络腮胡,脸部很有棱角,光着膀子,只看他肩宽,胸阔,腰细,屁股当时没看见,只见前面八块腹肌,凹凸有致,皮肤是健康的那种黑,我觉得我不敢再看下去,我怕会流鼻血,坐下说了会话这帅哥起身去上厕所,只见他运动裤下那屁股简直就像里面塞了两个排球,走动起来上下波动,从我身边过的时候我都怕我会忍不住捏上去。: Q4 U) {) U  t1 f% G" l/ h

  当时的浩符合了我心中理想型所有的条件,用现在的话说,我给他打99分,不给他那一分是怕他骄傲,中间我也没心思喝酒 ,有人端杯子我就跟着干,眼睛一个劲的瞄着浩,达文不愧是我的好大哥,看出来我的心思所属,推了他旁边那大胡子一把,说老李,这小帅哥是你带来的,我弟兄喜欢他,你给介绍下呗,那李胡子倒是痛快说他们看对眼就行,浩侧过脸看着我笑,当时的海风吹过我发烫的脸,我觉得我有点喝醉了。: q( W+ x# y% P: L
  饭局还没散场我和浩就尿遁了,在公园里坐着聊了起来,浩是在首都上的体大,毕业后回来家里安排进了一所学校当了体育老师,因为他跟前任BF分手时闹的太高调,以致于他BF找到他们家,使他被迫出柜了,原先家里一直经济上支援他,知道这事后他老爹暴打了他一顿,赶出了家。他家里早就在他教课的学校附近给他买了房,户主是他钥匙也早就给了他也不致于让他露宿街头,但以前花钱大手大脚习惯了挣的工资虽然不少但实在是不够花,最近打算把屋子里两间不住的卧室租出去,我跟他开玩话说你租给我嘛,他说行啊,于是我住进了他家。
  同居后我越来越迷恋他的身体,每次性事我都会狠狠的玩弄他的屁股,那两驼肉球像两个排球一样大,中间包着一朵粉色的花蕾,在和他同居之前我就知道他是纯1,为了他我真的是含泪转型,期间跟他说过很多次让我插他一次,他就是不肯,他的屁眼我可以用手摸,可以舔,甚至一根手指插进去也行,但就是不让我鸡吧草,我问他什么,他说我的鸡吧小,想操他除非鸡吧比他大,18公分以上的才行,我的鸡吧其实一般吧,不算小有15左右,粗往上翘,浩的比我稍长一点点有16多些,但是龟头大,每次操我的时候都让我很不适应,生理上真的是没什么快感,心理上却觉得异常的刺激,一般做爱的时候我都会叫他老公,让他猛操我,期间还经常被他操射,他真的很猛。5 }. c. J9 B6 x( e' n
  转眼我们在一起3年了,性生活上也算是比较和谐吧,经济上我一直在补贴浩,我比浩大3岁,浩经常笑我说女大3抱金砖,我可是找了个能挣钱又能挨操的好老婆) 
  国庆的时候我和浩计划好了去泰国玩,临订机票的时候公司却有事让我过去一趟,以前我谈的一笔业务对方厂家说我们的设备有问题,剩余的尾款一直不肯打过来,那笔款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老总非让我跑一趟,我心想设备有问题我又不会修你派机修过去呗,胳膊扭不过大腿加上老板对我一向大方我就应了他,浩听说去不了泰国倒也无所谓,问我去几天,我说最多五天就回来了,你在家附近找个地玩吧,浩说我不去就在家打游戏了; 
  到了地后检查了设备其实问题不大,操作不当加上天气因素导致启动异常,两个机修师付一上午就搞定了,我可没那么幸运连着喝吐了两个晚上才把剩下的款子结回来,迫不及待的想回家陪浩,但时间点上已经没机票了要买就要第二天,火车票也是别说没卧铺就是坐票都没有,我一咬牙站了七个小时回了家,还没出火车站呢达文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干嘛,我说出差了刚回来,这会火车站呢,达文说先别回家了我心情不好,晚上陪我去浴池逛逛,其实跟浩在一起后我就再没运过浴室,心里也有点排斥那种地方了,但达文开口了我没办法拒绝,就说行吧。 & M2 j: \- z% G9 A( @

  达文开着他的A4来火车站接我,我们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杀到浴池,进去后才七点不到,里面人不多也不少了,假日期间嘛闲人还是比较多的,达文去开了个单间,在大厅那聊骚一个小孩,看着有17.8那样,两人去了房间里,我无聊就在那玩手机,玩了一个多钟眼都有点花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楼弟口那有声音传了上来,有几个人上来了,我瞅了一眼,我操,打头的一个不是浩吗,穿的运动裤,跑步鞋,卫衣像是刚跑完步的样子,我赶紧坐在沙发上脸朝里怕他看到我
  浩后面跟着一个壮汉,185的样子像个狒狒一样,我仔细一看是火锅王,圈里一个有名的大鸡吧主,传说他的话硬起来有20多公分,龟头鸡蛋一样大,我虽然没见过但一直深信这个说法,因为跟他玩过的小伙都不敢再轻易接他第二次,说受不了他。火锅王在浩的屁股上捏了一把让浩快去洗澡,浩有点不好意思换衣服,几个上年纪的老G一直在洗澡间门口吹口哨,说帅哥我吃你鸡鸡啊,浩可能是第一次来,洗澡的水笼头脚踩式感应的,他弄了一会一直不出水,火锅王脱了衣服后在他旁边指导他,一边玩捏着他的屁股,我当时心里是愤怒的,像捉住老公偷腥的女人一样最让我恶心的是火锅王是出了名的猛1,他不可能会让浩操他,我就像个小偷一样在旁边偷窃,我百分百的肯定浩看不到我,他是个大近视眼,还散光,但他说带眼镜显得娘除了晚上开车和打游戏别的时候他是不带眼镜的。7 T2 a9 h0 N5 G

被男朋友的室友給.....

從我開始和男友分開住後,我就一直來往於學校和家之間,而男友則與他的一個大學同學(之後稱其為“室友”)合租了一間地下室。男友經常抱怨他的室友,帶女朋友回來過夜,雖然男友睡覺很死,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做愛,但是畢竟有女生在,男友總覺得很憋扭。男友的室友知道,我和男友的關係,還開玩笑的說: 他也可以把我帶去睡啊!

        這天晚上我去等男友下班,之後陪他回地下室換鞋,準備出去吃飯。一進門,男友就把我推倒在床上,邊親我邊用力的搓揉我的屁股,他說任何一個男人,都受不了我的大屁股。我極力掙扎著,一方面想要,一方面怕有人進來。我推開男友,告訴他我怕你室友,或者那個室友的女朋友回來。男友冷靜了一下,說:那我打個電話……沒有一個人的電話有人接,男友告訴我,那他們肯定都在打工呢,不能聽電話,叫我放心,他說:一般他們要12點才能回來。說著,就又把我壓倒,這次他就把我脫得一乾二淨。  

        男友抬起我的雙腿,用手使勁往前推,我的屁股高高的,展現在他的面前,他最喜歡舔我的屁眼,他一邊舔著,我一邊不自覺的呻吟了起來。他把我後面的洞洞,舔得好濕好濕,接著他用手指一根根進入,一直到進入了第三根。這時1 g0 o/ r" t+ h  h+ A
,男友突然跨在我的胸前坐下,一手扶著雞巴直接伸到我嘴邊,說“快!舔濕!”。我用力的含著雞巴,很快,我的口水把他17釐米的大雞巴,全部含濕了!男友起身又抬起我的腿,一桿進洞!“啊~~”我差點暈死過去!他從來沒有這樣性急過,還好之前他已經用三根手指,把我的洞洞完全放鬆了。他一下一下的插著……

     “咚咚咚……”有人敲門,我驚惶的要坐起來,男友一下把我按住,對著門外說“誰啊?”“我,快點開門,幹嘛呢?”是男友同屋回來了!男友說“我辦事兒呢!”暈,我的臉肯定紅透了,這個笨蛋怎麼這麼大方,就告訴人家,自己在做什麼啊!?“哦,你把我小靈通拿來給我,我就不進去了。”……男友拔出大雞巴,我頓時感覺空虛得要命,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男友居然起身,拿了一個東西就把門開了一道縫。天啊!我的屁股還翹著呢!我猜想洞口一定都沒有合上呢!我不敢看門外,只聽見男友說了一句,“別他媽看了!”

       我的臉燒起來了。關了門後,男友繼續要做,我說不要了,男友說不會有人來了,我只好聽他的,畢竟後面現在很空虛。之後我只記得,男友很快就射在我裡面了,射了好多好多。我們一起吃完飯,男友說:“今天我同屋的媳婦回家了,你去我那睡吧!”我不好意思。“那怎麼方便,而且他今天知道我們那個了!”男友不爽道:“什麼這個那個啊?
!不就是做愛嘛!他經常問我和你做,跟和女人做有什麼不一樣,他好奇得要命,根本沒有討厭的意思。”“啊?他那麼問你,那你怎麼回答的?”我很詫異。男友很自然的說: “我就告訴他,比和我以前的女朋友(男友和我在一起前,是直男。)做爽多了,和你比較激情,你比較放得開。” 我傻眼...“你連這個都說了啊!你還要不要我見人了!”$ e* Q* ?+ i2 |+ k) t- B. W' a. Z
: ?) `8 j, u8 k) `( r  I8 L+ K
      我們打了一小時台球,回到地下室已經將近11點了。一進門看見他室友,我很緊張,倒是那個室友很大咧咧的樣子,“怎樣?今天爽了吧?”我想我的臉紅透了。“滾蛋!少放屁!”這是我男友的口頭禪……之後我們打牌,關燈,睡覺。在被窩裡,男友再一次插入我,動作很小,當我渾身是汗的時候,男友再度射進了我屁眼。男友小聲說:“我去洗個澡,你要不要去?” “我懶得動,你去吧” 我無力的回答。 4 s' U! p6 U# p2 O6 C, ~* H
! v# ?% a% a+ g7 g  p
        男友拿了些東西出了門,我全身放鬆準備入睡,就在這時,他的室友突然壓在了我身上,我嚇了一跳!“啊!幹嘛/ L5 ?  x* [2 `- [- V" L. w8 T
?”我問到。室友趴在我耳邊:“幹你真的那麼上癮嗎?能把女朋友都甩了?我也想試試!”不等我反映的機會,他把雞巴一下子插進了我屁眼,他的雞巴沒有我男友的大,順著之前兩次男友,留在我體內的精液,他很順利的進入了!我驚呼“不要!”他捂住我的嘴,說:“你別嚷,我趕緊插玩就回去!你不想等到你老公回來吧?”我無語……

BF的死黨喂我第一次嗨後,我開始了瞞著BF溜嗨被輪艸的生活

(一) 我和我BF在一起兩年了,平平淡淡,卻很甜蜜。在今年上半年,他因為工作需要,經常出差,但是我們都很愛彼此,絕不偷腥。 有一天BF的死黨阿輝生日,叫我倆去參加他在家辦的生日party,碰巧BF出差一個禮拜沒回來,只得派我做代表。我和阿輝不熟,通過BF見過幾次,蠻帥的一個攻。我是一個很怕生的人,所以我就等到生日會差不多後再過去,送個禮物就走的。大概晚上十點多,我按照地址到了阿輝家。“叮咚”“誰啊”“是我” 聽見一陣細碎的腳步聲後,門開了。“帥帥啊,快進來!”我進門後發現沙發上還坐著3個帥哥,各自在玩著手機。房間煙霧繚繞的,但是聞著不像是香煙的味道,也不管這麼多了,我笑著把禮物遞給阿輝:“這是我和海送你的禮物,生日快樂!”“謝謝謝謝,快來坐會兒吧!”“不了不了,你還有客人,我就先走了。”“沒事的,這幾個都是我的好朋友,不礙事兒到。”於是我被推著坐到了沙發上。“跟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死黨的bf,叫帥帥他們抬頭對我笑笑,上下打量了我很久,弄的我好不尷尬……。“我們來玩遊戲吧,迅速熟絡下,輸的人要真心話大冒險!”阿輝提議道。我心裡暗爽道,從小到大,只要套上真心話大冒險的的遊戲,我基本都沒輸過。於是我也爽快答應了。阿輝說:“我們來玩 ‘我沒有做過什麼’的遊戲,就是大家輪流發言說自己沒有過的經歷,只要誰有過這個經歷就算輸,都沒有過這個經歷的,就算說的人輸。”“好! “我沒有親過女的”“我沒有看過A片”……輪到阿輝說了,他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說:“我沒做過0”我心裡咯噔一下,環顧四周,好像就我是0。“好吧我輸了,我選擇真心話”“沒意思沒意思,敢不敢大冒險?”我是個不能激的人。“誰說我不敢?”於是,阿輝從桌底拿出了壺,我雖然沒玩過嗨,但是還是知道這個的,聽說玩了後0會很淫蕩,所以一直不敢玩。“大冒險就是,敢不敢玩幾口?”說出的話潑出去的水,我後悔也來不及,於是只好無奈的點了點頭。我拿著吸管放進嘴裡,阿輝拿火機點玻璃球,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就這樣被喂了3口,漸漸的,我越來越想繼續呼,阿輝好像看出了我點心思,於是繼續給我點,咕嚕咕嚕……。差不多十多口,感覺自己飄飄的,很舒服。“阿輝,你朋友的bf量不小啊,第一次就玩這麼多,待會兒要騷死,哈哈哈哈”聽了這些話,我竟然不覺得羞愧,反而臉紅了起來。過了一會,身體好熱,我感覺自己的乳頭開始癢了起來。“熱了就脫了吧”阿輝說完自己也開始呼了起來。我聽話的把衣服脫了只剩一條內褲。 二 這時,邊上一個叫傑哥的讓我躺他腿上,另兩個叫阿林和濤濤的直接上來舔吸我的乳頭,我啊的叫了出來,前所未有的爽勁讓我欲罷不能,我視線迷糊了起來,感覺自己快淪陷了。這時阿輝走了過來,已經脫了精光,他那戴著鎖精環,18公分的雞巴來回的在我嘴唇上摩擦。“大雞吧,我要吃大雞吧…”這時我已經徹底淪陷了。“誰的大雞吧?”“老公的大雞吧”“你的老公出差呢,大雞吧不在邊上哦!”“只要是大雞吧的都是我老公,啊啊啊啊…”“哈哈,以後就做我老婆好不好,天天給你吃大雞吧!”“好!唔…”嘴巴塞滿了大雞吧,現在我就想被他們好好玩。傑哥他們相視一笑,瞬間也脫個精光,順帶扒了我的內褲,我的雞吧雖然軟的,但是流了好多前列腺液。“阿輝,咱們把他開發成一個天天想嗨,天天想被大雞吧輪操的大騷貨好不好?”“那不行,我兄弟知道了要殺了我的”我聽見這對話,邊含著阿輝的雞吧邊不假思索的說道:“我要變成騷貨,天天爽死!阿海只是我bf,你們四個是我的大雞吧老公,唔…”“哈哈,阿輝,聽到沒,騷貨自己要當我們的老婆哦!”濤濤說道。這時我已經把傑哥的大雞吧含在了嘴裡。四根雞吧輪流吃。“騷老婆,你的逼流了好多淫水啊,老公想操了。”“老公快用大雞巴操我的騷逼,好想要。”“別急,老公再給騷老婆點幾口,嗨大了後爽死你!”我迫不及待的吸住管子,咕嚕咕嚕,又是個將近二十口後,我感覺自己竟然越來越清醒,而且腦子裡竟然已經認為自己天生就是騷貨。我對著阿輝的大雞巴一屁股坐了下去,“啊…”我呻吟了起來。原來當騷貨被嗨操這麼爽,我以後天天都要被嗨操。“想要幾個老公怎麼玩你啊?騷老婆。”傑哥問道。“啊,隨便老公玩,玩死騷老婆,啊啊啊啊啊…”我淫蕩的叫著。“雙龍要不要啊?兩根大雞巴一起操我的騷穴,射裡面,尿裡面,好不好啊?”“要要要,老公玩死我吧!”“操,第一次嗨就這麼騷,不開發成萬人騎的騷貨太可惜了”聽著這話我感覺是在誇我,於是我更賣力的用我的騷穴上下吞吐著阿輝的大雞巴。“噢,太爽了,我一定要把你從阿海那搶過來,然後天天被我操”阿輝說。我突然感覺阿輝的雞巴變粗變大了,撐的我好爽…我說道“老公你的雞巴越來越大了,好爽呀!”“是老子的雞巴也進來了!你被兩根大雞巴操呢,騷貨!”“啊,難怪這麼爽,大雞巴老公操死我!”阿輝和濤濤雙龍我,我吃著傑哥和阿林的大雞巴。過了半個多小時,傑哥說,換人。我騷穴裡的大雞巴換成了傑哥和阿林的,而阿輝和濤濤的雞巴帶著我的淫水,直接插進了我的嘴裡,我上下都貪婪的吸著,生怕錯過一點液體。 ……就這樣我被互相輪流的雙龍著,一直被玩了一天一夜,四人都把精液射進了我的騷穴裡,然後又拔出來輪流讓我吃,直到我們都精疲力盡的趴在床上一動不動。殊不知,我的手機已經有了海的二十幾個未接來電… (3) 打開門,一見宋峰,發現他真人更加健壯。宋峰見我只穿了條內褲來開門,邪邪的一笑,關上門,一把把我摟在懷裡,輕輕捏著我滾圓的屁股。我被他捏的不好意思,低下了頭。宋峰哈哈一笑,放開了我,徑直往臥室走去,我急忙跟在身後。 宋峰打開書包,拿出需要的工具,一一組裝,然後去廁所給瓶子灌了水,大功告成。他又從從包裡拿了條丁字褲給我,說道:“和老婆第一次見面,給老婆帶了禮物,快換上!”我心裡開始漸漸激動了起來,於是脫掉自己的內褲,開始穿這條只有前面一片網格狀布的丁字褲,與此同時,宋峰已經開始點上了,咕嚕咕嚕……一口接著一口。看見我換好了,他示意我過去,坐在他兩腿中間。他把管子遞給我,我想了想上次呼的方法,開始了第一口,第二口,第三口……不知不覺他已經給我喂了15口,那種渴望的感覺重新回來,對,就是這種感覺,我太愛這種感覺了!宋峰開始挑逗我撫摸我,我整個人直接就像飄在空中一樣,全身輕飄飄而且全身發癢,騷勁越來越大。 這時,宋峰拿出手機對我說道:“擺一些騷的姿勢,越騷越好,老公幫你拍照。”聽到這話,我竟然沒有一點的猶豫,毫無羞恥心的擺出了一個一個平時想都不敢想的姿勢:張開大腿雙手摸乳頭;半跪著把臀部兩半肉往外拉,在宋峰面前露出我早已濕潤的騷穴;一隻手把手指伸進嘴裡來回攪動,另一隻手把手指插進了早已癢到不行的騷穴……卡擦卡擦,宋峰照著照片,我發著騷,勾引著宋峰。宋峰終於忍不住了,脫光了就直接過來把他的大雞巴塞我嘴裡,19CM的大雞吧不停的在我嘴裡抽動著,我吸吮著這根美味的雞巴,心裡想著如果天天都能吃到這麼美味的雞巴,那該有多好啊。我吃著大雞巴,宋峰咕嚕咕嚕的溜著。接著他把我掉了個頭,開始舔我的騷逼。“啊……”隨著我的一聲淫叫,我的理智開始全面瓦解。 “老公,求你操我!”“你是誰?”“我是你的騷老婆”“老婆有多騷啊?”“老婆想天天被老公操,把我的騷逼操爛,啊……”“操死你個大騷逼……”宋峰把他19CM的大雞巴對著我的騷逼一通到底,毫無阻力,洞口竟然還濺出了許多我騷逼水。“啪啪啪啪……“每一下都直頂我的花心。“操死我,操爛我,啊,好爽……”淫水沿著我的大腿根部往下流,弄濕了床單一大片。宋峰拔出大雞巴讓我吃,我嘗著自己的淫水,後面流的更多了。 “騷老婆,我改變主意了,雖然老公不喜歡多人,但是為了滿足你這個小騷貨,老公決定天天都一兩個大雞巴1輪操我,雙龍你。”

讓我第一次見識到高潮的勇猛原住民

2013年夏天,大三的我在暑假時留在學校製作畢業專題。, ~) k: h6 j7 v7 A
那陣子我剛接觸到圈內聊天室,那時候還沒有智慧型手機,更沒有交友APP,因此發現有管道能跟圈內人聊天很興奮,常趁室友不在時上聊天室。

那是一個室友不在的午後,我便上聊天室和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有個叫阿賜的人傳來訊息。# P; r' j& B7 Q2 I/ d6 L
$ ?2 T3 ?) R* `) [
阿賜:自介嗎?
我:173/63/20 你呢?% n" Q+ l0 ]) v8 j" C" ]$ N, d6 }
阿賜:183/75/26 約嗎?
這自介的數字完全打中我理想的條件,不過那是我第一次在聊天室遇到有人這麼快又直接的約,讓我有點措手不及,也感覺到他的猴急。3 \- v% K' ?: B2 k
我:可以先看你照片嗎?
: _' L- \( ^0 h& T: F
我們交換了當時還很多人使用的拓網,點開他照片一看,我驚訝了一下:我曾看過他的拓網,是個高壯的原住民帥哥,但我一直不敢留言給他,覺得他太帥我高攀不起,現在我居然在和他聊天。; u( i( d% T  L. v4 F8 i
我:我看過你的拓網欸 你很帥' D3 O- L; _: ], @7 B
阿賜:哈 是喔 你也很可愛啊 要不要約?& g' z! W1 x# z4 g% P
好一陣子沒做的我,禁不起天菜的誘惑,便跟他加了臉書聊要怎麼約,ㄧ問之下才知道他住的地方距離我大約有30多公里遠。這樣我騎車過去,大約也要50分鐘左右才能到,而且在手機沒有Google地圖的當時,真的蠻擔心會迷路的,我一邊看著他的帥氣照片一邊猶豫著。
+ X' S" Q0 M- [! i
我:你私照是什麼啊?
阿賜:想看嗎?
我:好啊7 R- k% H8 o4 P: y- j2 W& t
他解鎖後我一看便傻眼:是他的屌照,看起來很粗很有生命力,很⋯原住民的感覺。看到他的屌照,我便把所有顧慮拋諸腦後,毅然決定赴約。當時我用電腦的地圖查路,在紙上畫路並標記出沿路的地標,最後和他交換電話後便出門。/ k; X8 ~6 h. s4 b" l! q& @2 \
9 X3 n4 F& x9 w: k5 |* d3 P- z
雖然不曾騎過這麼遠的路,但我最後還是順利到達他說的地點,打給他問路,他要我沿著一條巷子騎進去,他在門口我應該可以認出他。我騎進了一個小村莊,路的兩旁都是簡單老舊的小平房,四周很寧靜,我也慢慢的往前騎,然後遠遠看到一個高壯的身影站在路邊。; y" L5 ]( ?4 h6 \5 _' ]! J$ B

「你車停這裡吧。」他本人的聲音如同電話中,渾厚帶有點粗糙,而且有著可愛的原住民腔調。他領著我進門,直接進到他房間。房子外觀看起來簡單老舊,但他房間裝潢佈置的很有個性:木質牆壁、高級的音響設備、裝飾的大旗幟,房間裡還有淡淡的香氛味道,午後的陽光從窗戶透進房間,有種慵懶舒適的氛圍。
- ]1 e! W' i, s! j1 M8 t4 }' L
他在我身後把門關上,我轉頭望向他,這時我才好好的端詳他本人:讓人很有安全感的高壯體態,黝黑的膚色散發出一種原住民的勇猛氣質,而一頭染金的短髮搭配他的濃眉單眼皮及挺立的鼻子,倒是讓他增添一點痞痞的味道。6 N" c3 l& L+ b8 n7 K
在我還來不及說句話時,他那雙單眼皮突然對我投射出一股炙熱的眼神,那是一種綜合勾引及渴望的眼神,讓人深深著迷,情不自禁的也回望向他,等到回過神時,他人已經靠近到與我一個呼吸的距離。彷彿已有了默契,我們將對方擁入懷中,他的擁抱比我想像中更美好,由於身高差距,我可以整個人像是埋進他懷裡似的被他整個包住,他的唇也隨之吻上我的唇,雖然他口中有我不大喜歡的菸味,但他親吻的技巧也很棒,這擁吻讓我彷彿整個人融化在他之中似的沉醉。抱著吻著,隔著衣物我們都能感覺到彼此都已堅硬,他漸漸把我引導到床邊,輕輕將我推坐在床上,一邊繼續用炙熱的眼神盯著我,一邊非常迅速的脫下身上的t恤及裡面什麼都沒穿的短褲,全身赤裸的站在我面前。, g* k) ?( F; M%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