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7日星期六

被小鲜肉的硬屌插到喊救命

最近都没有约炮 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自己打出来* N, p9 N  H. |& Q8 e( H" g8 d* n
虽然偶尔在约炮软件上有聊 可是都没有下文
主要是自己挑 希望做爱的对象是自己有感觉的
虽说是约炮 也不是对什么人都会掰开肛让对方插进来' R% p2 y8 R" M' L4 H* {. X* C
昨天中午放学后 就开始放一个星期的假期' L3 K, e6 P) W7 ~' |7 @
心想该不该去约炮 好好释放一下压抑已久的情绪2 k9 f6 [- g8 d3 c* ]
所以就点开了约炮软件 刚好有一个小鲜肉在附近( }, Y, Y' i5 f8 l+ ]* n+ n
原来他是邻省来这里办车展 简单来说就是汽车推销员4 u: F7 p/ f6 |$ _4 Y
虽然我们交换了照片 可是我还是希望和他见个面
毕竟现在照骗实在太多了2 f- V; E# |. X8 g9 i/ y2 k! F. o
当我来到车展的时候 只剩他一个人. X. m% p' [$ j3 t
他给我的第一个印象是和照片差不多
只是身高没有我高 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
所以我们就决定去酒店房间好好深入了解一下

为了避嫌我先进入房间 他随后就到/ T% B) z: m$ B
他一进入房间就开始脱黑色皮鞋 然后脱白色衬衫 黑色长裤 还有白色背心
在他打算把内裤脱掉之际 我问他不如先洗个澡 毕竟他工作了一整天
不过在他洗澡之前 我想帮他吸屌 因为我喜欢原汁原味的屌4 E+ V/ O& Q/ L* t9 o; ]+ p1 n
我帮他把内裤慢慢拉下 然后他的屌就弹了出来
为什么会弹出来 因为他的屌已经开始硬了
年轻就是不一样2 t! y3 W$ l6 R0 W  ]) L
我一张口就把他整个屌吞没在我的口中
他的屌大小适中 等下插入时应该不会太痛 因为我已经蛮久没被人插入了
我努力地吸着他的屌 也不时用我的舌头玩弄他的龟头和马眼
我知道他被吸得很爽 因为除了他淫荡的呻吟声 他的屌在我的口中也变得越来越硬5 L' L8 r/ \# b7 x7 O- T- |. U
我一般都很少约20几岁的小伙子 因为个人比较喜欢成熟型的大叔 ( U+ K* Z* w( z
不过年轻人的好处就是屌硬 很容易插入 插多久都没问题 ) [' U* s( k* u) {' S0 H; W: W/ q+ @

也许是我把他吸得太爽了 他竟然说不要冲凉了 直接来吧
看来他比我还猴急 年轻人就是这样 哈哈
他迫不及待地躺在床上 我就开始把自己的衣裤也脱光# c: N% L: I$ K/ [  m
然后就开始趴在他身上继续帮他吸屌
如果你问我吸屌的工夫如何 我也不知道 只是被吸过的都说赞 哈哈1 c$ Y1 E2 f+ ^
除了吸屌 我也帮他吸睾丸 他的睾丸有点小 我轻轻地咬了他的屌和睾丸
他呻吟地更大声了 看来他喜欢我这么玩8 W. |" a! T( I$ c2 z
接着我问他喜欢被舔肛吗 他不拒绝, C8 X' D# T- ~1 @/ q0 w- i7 V
我就把他的双腿抬高 将我的舌头伸到他的肛门四周5 K5 Y. d# j6 w1 x; ]
如果你问我有味道吗 那是当然的啦+ ]0 K; |3 ?( P7 k1 S' j
吸屌有尿味 舔肛自然也有屎味
可是我不理这么多 继续为他服务
我用牙齿轻咬那四周 才发现原来他除了有修屌毛 竟然把肛毛都剃光了( l/ g/ j" _% {# K: C2 B5 r
除此之外 我还试着用舌头插入他的肛 2 r$ }2 j/ Q: Y7 x2 q( H2 z+ W
虽然插不大进去 可是看得出来 他非常地享受
我问他可以用手指插入吗 他说不要

小爸爸和大儿子

小鸡爸爸和大鸡儿子(1) . y. H3 P6 k8 O0 H* K
我叫王大壮,是个小县城的警察。不是很繁华的小县城倒是和平的很,整个局里经常好几天都没有什么任务去做,这个工作反而闲的无比清闲。 自从我工作以来这里就没有发生过什么太大的事故,我也乐的清闲。每天到了警局喝喝茶看看报,晚上回去就给儿子做饭菜吃。我儿子叫王军,今年12岁,今年是小学六年级,每天都为应付升初中的考试在准备,因为是单亲家庭的缘故,儿子懂事的很早,很早就会打理自己了,一点也不用人费心。我对这个儿子可是相当满意的,每天都给他吃好的穿好的服侍的好好的,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我也感到无比的幸福 今天我也如同往常一样,下了班就回去做饭等着儿子放学。本来就像平常一样,我准备等儿子洗完澡再进去洗,结果打开热水器的时候发现,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只有很少的热水。这点热水用来两个人洗澡肯定是不够的,我想到“正好好久没和儿子一起洗澡了,今天就来重温一下小时候一起洗澡的日子吧”。我把今晚水不够得两个人一起洗的消息告诉了儿子,小军有点害羞,不过还是同意了。想想这个孩子很早以前就开始独自洗澡了,也是让人省心。 到了浴室,我把不多的热水都放在了浴缸里,调好了水温之后便准备洗澡。王军也开始脱衣服了,等儿子脱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也开始脱衣服准备进浴缸,在我脱最后的上衣的时候,在脖子那儿不小心被卡住了,烦人的衣服,不知道是谁设计的这么紧,我费了好大的功夫,用各种方式,来脱掉这件上衣。因为眼睛被衣服遮住什么都看不到,脱衣服的过程中,我只感觉有双小手在我的阴茎上抚摸。因为长时间没有发泄的缘故我的下体迅速的勃起了起来,在儿子面前勃起有点尴尬,不过既然被看到了也就没什么了。这个时候,王军好奇的说:“爸爸,为什么你的鸡鸡和我的不一样啊?”我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果然在小孩子面前勃起还是对他来说震撼挺大的,于是故作轻松道:“没事的,你长大之后也会变成这样的。”王军带着崇拜的声音说:“爸爸你的鸡鸡怎么是翘起来的,而且好硬好小哦。”我得意的一笑,小子知道老子的本钱了吧。不对?好小?他是不是看错了什么?这个时候我总算把衣服给脱掉了,深呼吸一下,定睛一看。王军正在直勾勾的盯着我勃起的阳具,再往下看去,一根巨大的疲软的还没长毛的鸡鸡映入我的眼中,这根稚嫩的生殖器虽然还在疲软状态,但是看长度竟然比我硬起来的还要长。我大吃一惊,坚挺的阳具也一下子软了下去了,身为爸爸的我居然鸡鸡没有还没有上初中的儿子大,想到这里我疲软的阳具缩的更小了,这下儿子的鸡鸡看起来至少有我的两倍那么大。王军一脸期待的问:“长大了之后真的就能变小了么,我去上厕所同学都笑话我,害的我只能在没人的时候去尿尿。”说着他又摸了摸我缩成一团的阳具说:“好羡慕爸爸的鸡鸡都长的这么小了,平时一定很方便,我走路的时候鸡鸡都会甩来甩去的实在是太麻烦了。”我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不过还是跟他说明了实况:“鸡鸡是不会变小的,只会长的越来越……大。” 王军一听到这就慌了神了:“什么!居然还会变得更大!这样已经很不方便了还要长大,我不想要啊。”说着说着居然要哭出来。我心里暗骂一声,臭小子,我还想要这么大的呢,得了便宜还刺激老子。不过还是安慰他说:“还是大的鸡鸡好,大家都想要大鸡鸡呢,你小子应该感觉高兴才对。”不过王军还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说:“再大也只能用来尿尿而已,要那么大做什么。”看着伤心的儿子,我咬了咬牙,一口将王军的鸡鸡给含入口中,软软的无毛鸡鸡很干净,入口感觉有股奶香味。王军显然没有见识过这种场面,不过因为刚刚洗过澡的原因不觉得自己的鸡鸡脏,好奇的问:“爸爸你在干什么啊?这样感觉好奇怪。”王军的鸡鸡虽然还没完全开始硬起来,但是就算这样我也只能含住一半,口腔里就被塞的满满的了。儿子的大鸡鸡塞的我喘不过气来,只好松开口并且回答道:“爸爸这是在告诉你鸡鸡大有什么好处呢。”接着我又含住了王军的鸡鸡,剩下的部分一只手握不住,用了两手握住撸动。渐渐的,王军开始进入状态了,嫩嫩的鸡鸡开始勃起,变得坚硬无比,本来我能含住王军的一半的长度,现在只能含住一个龟头了。 我上上下下又舔又撸的给儿子弄了半个小时,可是这个小子只是面色潮红开始喘粗气而已,一点要射的意思都没有。我累的不行,这小子太坚挺了,看来得动真格的了。于是我拿出毛巾把王军身上擦干,一把把他抱了起来走向了卧室。我从柜子里拿出了润滑油,仔细的给王军的巨大的阳具上抹上一层润滑,接着又给自己的后穴里涂上了油,然后往床上一躺张开大腿,将自己的后穴充分暴露出来。小军明显没有见过这么刺激的场面,他的巨大的阴茎一下子变得坚硬无比,还在不停的跳动,从龟头处留下了好多的液体。平日我在警局经常被那些小伙子们干,有时候还会被警犬干,早已经经验十足了。我牵引着儿子的鸡鸡,往后穴里送,王军尝到了甜头,立刻就知道要干什么了,他激动的抱起我的腰,接着下体狠狠的一撞,一下子将自己巨大的阴茎全部塞了进来。我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疼的我浑身冒冷汗,高昂的阳具也一下子软了下来,本想着我后面连最大的警犬的狗鞭都能容纳的下,王军的虽然大了一点,不过应该适应一会儿就能行了,没想到这混小子居然一下子就全部插了进来,一点都不照顾一下他老爹。王军看到我疼成这个样子也懵了,鸡鸡插在里面动也不是拔也不是

2019年9月1日星期日

天菜TOP被開發成淫零

先介紹一下自己,27/178/69/?,長的還算帥,喜歡打羽毛球,在大學時是校隊,平時也有健身,身材還算不錯,是GYM FIT, 雞巴也不少,17公分,比較粗, 有一夜多操的能力, 我在網絡上常被稱為天菜。可以想像, 不愁沒女伴, 在大學裹差不多天天都帶女生回宿舍過夜, 有時也從酒吧釣回洋妞, 當然質素都不差; 但性愛無論如何招式, 甚至3P, 總覺欠了什麼似的。到大四時, 越來越瘋狂, 時常男女多P, 有幾次, 我把男同學的菊花都幹了。# n  `. {3 m: F% i* K# C1 x
* m+ d9 B% [* I' [6 I- l$ t" q
畢業後, 繼續我的放蕩生活, 但對女生的興趣漸漸減少, 到後來只找男的。既然是天菜, 自願獻身的0仔多的是。為了取悅我, 他們沒有尊嚴, 出盡招數去引誘我, 求我大屌的慰藉。有個舊同學, 長得也挺俊, 在一次和他做愛時, 抽插了一陣子後突然想去小解, 但他求我不要停, 甚至說在我忍不了時, 可以抽出來直接射在他身上, 當時覺得他好變態, 好下賤, 讓我看不起。

這種生活過了幾年又開始厭倦, 之前交的2個男友都說我冷感而分手。其實我不是冷感, 只是沒興趣和他們做; 雖比和女生做愛好, 但不知為什麼, 總是沒有一種強烈的快感…. 現在的我終於明白了, 既感到恐懼和悲慘, 但又有一種強烈慾望和期待。……
' ?+ n1 X2 d* ~* |
在幾個月前……6 T% V4 H, k2 k6 `1 {0 T- S7 q, m

憋了好一陣子, 便上TT去晃晃,看到一個名為“猛1約互打”的貼子, 好有一種共鳴, 便PM了他。+ l3 I* d; f) y
我: 「我也是TOP, 找互打嗎?」
他: 「對啊。

他: 「你是D。」/ p' t& K# @5 e+ W
我: 「yes, 我叫Danny。」6 Z7 x8 ~; T, V/ ~& S
之後聊了一陣子,約去一商場殘廁互打。他是一個很陽光的男孩, 只18歲, 叫阿力, 比我還要高壯, 183/78, 原來是籃球隊長, 強健體魄型, 有稜有角的臉部輪廓,甚有陽剛氣。我們迅速地走進廁所,我擦著小帥哥的褲襠,都能感覺到裡面硬硬的, 尺寸不小, 大家快速脫去衣服後, 兩雙手開始不安分的彼此撫摸著。突然,他往我奶頭捏了一下,我悶哼了一聲,之後他開始用舌頭進攻我敏感的奶頭,不得不說被舔奶頭真的很爽。然後他用一張粗糙的手掌卻沿著我的另一邊胸部, 從外圍一圈一圈的向裡推進,而另一隻手則由腹部往我的肉棒前進。之後他的手開始往我後面摸,我撥開他的手。但他直接壓倒我,用大拇指按壓了幾下我的肉穴之後,開始用舌頭舔,那種感覺很特別,癢癢的,很舒服,忍不住想呻吟, 這時他雙手把我屁股往兩邊分, 舌頭用力頂向穴內一下, 有種難以形容的快感, 心跳得厲害, 正期待他用舌頭的再一次衝擊, 但他停了下來問我說: 「你要不要繼續?
第三集 (通用版): 被釋放的慾望
& h" j; [0 g( d4 ]
礙於top的面子, 我猶疑了一下, 說了不要。他笑了一下說: 「之後你想要可以再約…」/ [& d9 V, K) e' Z* h
$ T. C% P3 i9 F. V& n% _
自從那次被舔穴後, 一直好回味, 有想再被舔的慾望。所以就在TT上貼文找舔菊。但聊了幾個都不合, 便放棄了。8 o3 |! Y5 @4 L8 |1 u+ v1 R) Q

可是過了幾天後,我還是忍不住, 傳訊息給上次約的陽光帥弟,事先聲明不玩入, 但他仍答應會幫我舔菊。可是他說有一個前提就是要先幫他吹屌。我很少含人,猶豫了一下終究答應了。我們約了在TST MTR站,一齊到附近一間他訂好的時鐘旅館。到我進去房間後才發現裡面有大面的落地鏡。他突然在後面冷笑一聲, 說這大鏡房是為我特別訂的…
; C) p  `& s) y- m0 |4 V! T
他忽然問我洗肛灌腸未? 我從未試過, 也沒想到。 他命令似的說浴室有工具, 快去。我忽然有種羞辱感, 但他的要求合情合理, 唯有走進浴室灌腸。出來後, 他早已脫下褲子, 叫我幫他吹,我之前做愛不太幫別人吹,所以技術沒有很好,,吹一下子之後, 他便雙手按著我的頭讓我給他口交,我用力的舔著吞著後 忽然他放手並叫我停。然後讓我站起來, 他的手開始往我後面摸,想把指頭擠進我的穴內, 我說: 「不要這樣, 不是說好了舔菊嗎?」 他嘲諷地笑了說: 「你都來了,不就是討幹嗎?淫0。」
" ~9 P% g% s3 @* y0 }+ ]  H
我覺得面子掛不住,所以抓起褲子要走,他一個箭步把我抱了起來。我這時才知道原來他比我壯這麼多。我被抱到床上,他一手壓住我,另一手把我雙腿架開。我當時說了一句: 「我是top!」

鐵馬情緣

 f7 z9 H! @, L7 ^+ D/ O% x
 
邱文豪與劉建鋒
7 w& X9 X7 W4 ]8 E+ X0 O* ?
! R/ z/ t" N7 ^" U9 s

「幹,這不是那個很有名的Flashlight嗎,劉~~建~~鋒,原來你那麼悶騷,竟然私藏這種東西」& a! D2 L8 C' E1 t
我瞇著雙眼,對劉建鋒賊笑: ?5 L' `7 p3 \

$ d! f$ u/ G0 A% K
「媽的,阿豪,給我拿回來,操,你變態喔,一直握在手裡幹嗎!!!」
劉建鋒見狀,立即衝到我的面前,想奪回他的玩具2 m7 Z( ~, `" g( q) E
6 a: ]! c$ l  l4 N: _# H# Y
我,邱文豪,跟劉建鋒都是鐵馬訓練營的隊員、都來自外縣市(我是A市、他是F縣),
& ^) _0 U( }" g# n4 i0 x
而C鎮素以鐵馬運動著名,在地方政府與鎮公所的多年經營下,並為了帶動鎮內的觀光風氣,甚至設立單車活動中心。( _3 v# N1 R2 B5 G  _) Q" Q
每年能供應幾名其它縣市的自行車選手在此長期住宿,這屆剛好只有我跟劉建鋒,其餘參加的選手都是鄰近的鎮民。

第一天的迎新會中,看他那一臉冷淡高傲的模樣,跟他打屁也不怎麼鳥人,只是一直盯著手機傳訊,
回到我們的起居室也沒過多交流,要不是波多野結衣,我看我們到離開宿舍都是相敬如”冰”。; u3 U5 a) r) }) M
+ G: [2 X: }# ]2 a( i! B

我們兩個人的身高都是178,但由於劉建鋒比我重個十公斤(我70公斤),所以體格看起來也壯碩許多,
跟他相比,我則算是精實型的身材。然而都是田徑隊出身的我們,膚色如同體院生那般油亮古銅或健康小麥。, ]% y) a% N5 Y' r, h
' f/ {5 n/ L5 s9 c
但不得不說,我超羨慕他的粗眉,因著他臉型較為粗獷,又是單眼皮、2 e7 B0 m8 u3 @- ?, o- @3 v
搭上他的圓厚胸肌跟粗壯手臂,操,我就是沒這種先天條件。可惜的是,他有一位交往4年的女朋友了!!!
% S7 J: Q+ S& D- R6 y) }  j, m
; n* H3 y( o0 @+ _- ^, {
自從兩天前被他發現我在房間看A片(好在沒被他發現我更愛看雄嵐的片子)後,才開始主動跟我聊天!
果然,”性”是男人間最好的溝通橋樑。# p, @0 \* e* H- X% r
要不是今天我叫他去買便當,好讓我抓到機會往他房間偷翻一下,/ z. v# @# e& S# L  C5 P* p9 _- j
還不知道外表看起來正直的劉建鋒,竟然私下暗藏這種好貨。

9 G' W  h8 y3 h  f7 l4 ^
" o  U9 }+ ?2 c4 w$ v
「操你媽的,拿回來啦你」幹,今天穿白色吊嗄的劉建鋒,這露出的手臂肌肉線條實在有夠誘惑人的,
加上他現在急著搶回Flashlight,時不時與我的身體碰撞,要不是他是個直男,我早就跟他激吻開幹了。4 m; h$ C( P, R9 {
「拿去拿去,都成年人了,我借來看一下不行喔!」我很不甘願地把Flashlight還他& L0 b  L; U2 L7 Y2 n
「邱文豪,你該不會還有翻我房間其它東西吧」劉建鋒拿回Flashlight後,口氣依舊冒火似的,完全不肯原諒我. @0 r) f6 W7 b
「吃飯了啦,我才不會動你其它東西」我白了他一眼後,就走到公共區用餐
" {9 H: a! r$ o1 k- M5 _
; o4 _& Q+ P8 X# v

+ d% w/ Q3 I& u( p* n
說真的,第一天到這活動中心時,我真的很佩服地方政府的財力,能打造出這棟三層的複合式活動中心。  e" g( O2 a7 K" f" m. c
一樓的大廳堂平時用於教練跟選手們的當日訓練檢討、不然就是出租給鎮民做大型運動比賽的場地: t) R  A% F) k4 K# C" t$ p
(按教練的說法,基本上都是太極拳或土風舞)。
二樓以上就是僅限我們這群單車選手使用,因此通往二樓的入口在另一處,一般民眾無法進入。
二樓算是小型健身房,重訓器材、飛輪等舉凡在健身房能看到的器材,
這一層樓都有,雖然數量不多,但夠我們這些選手使用了。- |5 q* E( y% @$ _$ {
三樓就是我們這群選手的起居空間,最前方是客餐廳,什麼冰箱、電視、微波爐、電磁爐等都相當齊全,) \# M8 a0 q+ B
中間的區域是四間四人房(都是上下舖),最裡端則是洗手檯、浴室間、洗衣區。- W% P& G+ _$ A3 S

汗味工人(體臭強制取精)

又是晴朗炎熱的周六午後,我卻滿心期待。
因為一早就接到新炮友-城哥的電話。' n$ Q1 h0 |+ I7 C
我做好準備,穿著短褲跟吊嘎。
準備赴約要來好好解放自己的慾望。5 G) x4 C  |" r- k
我騎著車,到了一處國小旁,只見可釋放我慾望的人-城哥,) h3 Q' y2 }* Z& d9 |
已經在一旁的矮牆等著我。城哥依舊一副剛下工的樣子,打著赤膊。4 ?* k/ N- l/ ?, ?/ z
黝黑的肉體搭著胸前的刺青,身形粗壯,滿臉的鬍渣,2 \2 f! T' T" R. c  W1 e4 \0 Z
完全是粗獷男人的典範。我ㄧ走近城哥,
便聞到城哥勞動了一天,滿身的汗水味。) Z  U5 t! O! j/ j) C
我卻不嫌棄,還貪婪的嗅著這男人特有的味道。+ X4 O: j% u  Q3 E
城哥見我來了,便要我上他的機車。我上了城哥的機車。
也不避嫌,反正安全帽是全黑的面罩,我大膽的摟著城哥的腰,
享受著城哥散發出的體溫跟男人味。城哥騎往郊外,1 h, T: O, O8 v3 n3 H
天色將暗未暗,我脫下安全帽,用臉磨蹭城哥厚實的背部,
伸出舌頭舔著城哥結實的背肌。雙手也不安份的挑逗著城哥黝黑的乳頭。  ^2 Q" r2 E9 z) L! ?! X( R
城哥:幹!!!足會弄ㄟ…林杯足爽ㄟ…- U# O$ ~) d; H

我盡情的挑逗的城哥,城哥將機車騎往田間小徑。
這時天色已暗,城哥將車停在一處竹林旁。6 Y4 h6 d6 h0 [( O
我們下車後,城哥迫不及待的脫下褲子。
城哥穿一件紅色子彈內我猴急的拉下內褲,
將城哥悶了一天的雞巴含了進去。8 \' W! x. E7 h  w" }6 h
城哥:齁~~足爽ㄟ…呷林杯ㄟ懶叫!!林杯悶了一天…懶叫足癢ㄟ…" |0 x* P8 g0 |
我舔著城哥的臭雞巴,像舔著什麼美食一般。
我慢慢向上,舔著城哥的身體,接著是腋下。7 E& m( R8 m9 ]  I+ T! k4 l9 a
城哥:幹!!!林杯沒洗澡,滿身臭汗,你這個騷貨也舔得津津有味% [. C4 |  s( r5 s% x
我充耳不聞,繼續嚐著城哥的結實肉體。
接著城哥轉身我更是期待。只見城哥的屁眼,
塞著一根肛塞。我慢慢將肛塞抽出,
城哥一陣哀嚎:幹!!!林杯塞了一天,足爽ㄟ!!" i, w0 D4 m- {+ g
我舔著城哥的屁眼,城哥低聲的呻吟著,
雖然被我舔著男人最羞恥的部位,
城哥的叫聲依舊充滿男人味:
幹!!!爽!!!咖窗足癢ㄟ…舔大力點…
我這時起身,將我已經滿是淫水的屌在城哥的屁眼摩蹭著。# l7 Z& K) X$ e0 ]; J
# j& F8 e( A/ k' P- E3 I

工人.運動男.汗味的饗宴

周六午後,已經宅在家裡一天,想一個人騎著車到處閒逛,
順便體驗一下野外的自我羞恥訓練,我做好清理,將肛塞插進我淫蕩的屁眼,
帶上屌環,穿著吊嘎短褲便出外溜達,我騎著機車,隨著路面震動,3 }% Q' f9 ]! H& G( P
享受著肛塞在屁眼裡的震動,我忍受屁眼裡肛塞帶給我的愉悅,5 G1 T( m" h& \# o! Z' [
享受著這種戶外調教的刺激。這時,我突然發現一個工地,' S; }. U# e! a4 X
一群工人三三兩兩的坐在路旁,我想應該是在等下工。# r, b* Z9 C1 V& k% v
我之所以會注意到,是因為工人們都打著赤膊,如此養眼的畫面我怎麼能錯過,8 f! A; ?: ^$ Y! s) E8 I  }" d
我停在對街的學校,坐在花台上,拿出我的手機偷拍,& A+ I- @' t) t3 ~
一個個粗壯的黝黑工人便收錄在我的手機裡。
工人中有一個40出頭歲的大哥,更是我的菜。) u( ~) @$ U+ N  ?& g! ~
不只長相粗獷,身上還有著刺青,整個人散發粗野男人的氣息。8 E9 j- g9 C0 I) z" t# r/ C6 Q
這時一個貌似工頭的大叔出現,講了幾句話,工人們便一哄而散,7 G8 }. c7 d3 t0 H  |
而那個我注視的大哥卻朝我這裡走了過來。我收起手機,裝作沒事。4 V2 V' w% P. F+ O
不一會,工人大哥已經在我面前。我可以聞到他身上散發出的男人汗味。1 a7 s) d9 N# t; V* g8 ]
工人大哥走向我一旁的機車,拿出水來猛灌,水沿著嘴角流下,
流過他粗壯又結實的胸膛,我目不轉睛地看著。
工人大哥應該注意到眼前這個人一直盯著他看。
但工人大哥卻神態自若,只見工人大哥伸手喬了一下褲襠,
這時工人大哥:少年ㄟ..你剛剛在偷拍齁..
我:哪有…工人大哥更加靠近,他的胯下已經在我眼前不到30公分
工人大哥:少年ㄟ..你甲意查埔人齁..
我:….
工人大哥見我不答腔,更加靠近  u7 l! V0 y1 f& h) U0 \2 }  \
我可以確定工人大哥的褲子裡,那根大屌已經勃起。
我嗅著工人大哥散發出的男性費洛蒙,我吞了一口口水。
: e  e) E% R3 d
工人大哥見四下無人,用手抓住我的頭,往他的褲檔磨蹭。
我明顯地感覺到,工人大哥有一根粗屌。工人大哥隔著褲子,- Z+ I2 G0 ~# |# m' m; i( d
用我的臉磨蹭著自己已經勃起的大屌。工人大哥一臉享受,9 i5 g. l2 w& q3 r7 {
過一會工人大哥掏出雞巴,立刻塞到我的嘴裡。7 P: T4 h% r& ?8 g/ x% A
我莫名其妙地佐裡多了一根雞巴。工人大哥的雞巴悶了一整天,9 e: C% L+ a6 U% ^9 |" g5 a  b
滿是汗味跟尿騷味,我卻無法掙脫。就這樣工人大哥的雞巴整根塞在我嘴裡,0 ?1 r+ |; l1 n# E0 e' z
我只能用舌頭舔著。服務了一會。突然後面一個聲音響起:
城阿…我要先走了
這時工人大哥回過神,抽出雞巴收好。回說:好…我自己回去6 n; V  i. j8 [' x) k! X5 E
工人大哥這時又對我說:幹!!!在路邊你也敢吃懶叫,真夠賤的..
我心想明明是你硬插進來的(謎之音:你也吃得津津有味蛤~~)3 ~/ n  I! M) _: I/ W# K
工人大哥這時又說:我們來爽一下…8 Z( V* i2 i  ^' N
工人大哥說完便轉身往工地走去。我默默跟在他身後,
工人們已經離去,工人大哥往工地裡走,工人大哥—城哥迅速的拉下褲子,
一根硬屌已然成形。我見狀立刻湊了過去,
跪在城哥的面前將他滿是淫水的粗屌含進嘴裡。

肌肉直男為錢淪為暴露狂+肉便器

王永強今年28歲來自山東,是一名地道的漁民。自小在漁村長大的他深諳水性,不僅是個捕魚高手,而且還愛好廣泛,尤其喜愛健身。在鄉下條件有限的環境下也能鍛煉出一身肌肉來,再加上185的身高,每次赤膊勞作時都是小村裏一道養眼的美景。. C5 `: s; v5 @
  王永強老婆名叫劉鳳珍,自小就跟他青梅竹馬,兩人未上學時兩家便定了娃娃親,長大後水到渠成地結了婚。劉鳳珍給他生了一兒一女,讓他過上了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普通男人生活…這日子雖說簡單,但一想到老婆孩子王永強就美滋滋的總有用不完的力氣,他十分愛惜這種甯靜又平凡的生活。
    【一】晴天霹靂# ?* L4 l! [! {9 Z  X: x' D
  這王永強無比珍愛的平靜日子有一天突然被一紙診斷書打破了。女兒王嘉瑤突然高燒不退,跑遍了鎮上的診所終不見好。醫生建議去省城,于是夫妻二話不說帶著女兒來到了青島,終于被確診為再生障礙貧血……夫妻倆簡直不敢相信,活潑可愛的女兒居然得了這麼可怕的病!醫生說這病只有骨髓移植才有的救,但需要一大筆錢,否則孩子只能眼睜睜地等死。
  王永強痛定思痛,立刻做出決定,讓女兒留在醫院治療,並由妻子照看;然後回老家將兒子王胤彪交給父母照顧,自己湊了錢便南下至上海打工賺女兒的醫藥費。村裏人不禁感歎,好好的一個家就這樣完了!
    【二】初來乍到
  可王永強在上海找工作並不順利,極少進城的他不僅有鄉下人的土氣,性格也是非常木訥,在當地人眼裏他是典型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類型,再加上學曆只有中學,所以很多公司都將他拒之門外。
  然而他沒時間煩惱了,女兒的救命錢還沒著落呢!所以他只能硬著頭皮苦苦哀求。最終被聘請成為一個外賣騎手,每天穿梭在這繁華的都市裏送餐。
王永強工作十分賣力,但這收入對于女兒的醫藥費來說無疑是杯水車薪,所以每天晚上他都傷心哭泣…寶貝女兒啊,爸爸到底要怎樣才能拯救你呢?可是光哭又有何用,現在除了拼命賺錢外已別無選擇。" }$ Z+ m5 l0 t' H; h( x2 D
  這一天,王永強在晚上送完了最後一份宵夜,點餐的主人在南匯別墅區。王永強在外面給客人打完電話便徑直地登堂入室了。站在玄關他不禁感歎起這別墅的奢華,漁村出來的他哪裏見過這仗勢?不由得感慨有錢人的奢靡程度了。想想自己,還在替女兒的醫藥費疲于奔命,忍不住鼻子一酸。' i. h, g  Q, N- m  B0 a* t: _
  “您好,您的外賣到了”王永強喊到。# v$ t3 n: p& \- I* M5 r& P
  “好,我這就過來”屋裏傳來了中年男人的聲音。
  很快,一個身材瘦小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與王永強的高大健壯形成了鮮明對比。9 K: x6 f* y$ D3 Q, v! Y: `% [
  餐點確認完好後,王永強准備離開,重複著每天都要說無數遍的話——如對我服務滿意請好評。
  這時,中年男子叫住了王永強。“小夥子是北方人吧,說話口音跟本地人完全不像喲”  “是啊,我是從山東來的”王永強回答道。“怪不得呢,這身板一看就是北方漢子,粗獷!”中年男子贊歎道。“可是,小夥子你為何做這種工作呢,多累呀!而且我看你又不是大學生,是家裏很缺錢嗎?”中年男子問道。( O0 m. s: ?: m7 N
  王永強有點慍怒,勞頓一整天了本來想馬上回去休息,可沒有時間跟他閑聊呀。
  “沒辦法啊,我現在確實急需用錢,可我拼命幹活也不夠用,那筆錢數額太大了。”王永強回答道。1 p* i, i7 V+ g& ~
  “哦?那小兄弟不妨說說,你到底有何苦衷?哥看你也是面善人,說不定能幫你一把”中年男子說道。
  于是王永強便把家裏的遭遇說了一通,說著說著不禁哭了起來。( a7 }2 [6 W) L- |( @0 G$ a) h
  “唉,可不是嘛,看病這麼貴,尤其這種大病,真是壓垮了多少家庭啊。”中年男子十分同情,不停地安慰著王永強。$ w- i- f4 [, Z7 `' p6 r3 q$ W: d9 [
  “老弟,醫藥費這麼多,你光送外賣哪裏夠賺啊,何不換個收入更高的工作呢?”中年男子問道。
  “我…我連高中都沒念,哪能找到啥好工作啊?”王永強回答道。
  “要不來我會所上班吧,保證比你送餐賺得多,日進鬥金也不需要文憑。”中年男子說道。9 F: y! \2 t  K
  “啥、啥叫會所啊,還日進鬥金不看文憑…天底下有這好事呢?”王永強疑惑道。4 N; k0 g; T3 w
  “這份工作確實不看文憑,但對外表有些要求。”中年男子說道。9

技術高超的裝潢工人

最近為了新家裝潢,公事私事兩頭忙,: l+ U5 ~0 w+ m& u% I& r  \
為了怕踩雷,
找了許多廠商,
最後透過友人介紹找了這個裝潢師傅。
第一次見面我就下定決心,
裝潢就交給他了。( a3 s  i1 F: T+ F9 N9 i
原因無他,來接洽的統包商,
完全是我的天菜。
40歲上下的年紀,體格粗壯,
雖然穿著一件POLO衫,  X9 @9 \) [$ A" `1 Z5 n
仍掩蓋不住他有一副好體格的事實。
統包先生-武哥,長的一臉粗獷樣,小平頭、( P$ x3 |6 u- u; j: X  x) e7 u$ u
膚色黝黑,留著一圈口字鬍,
讓他看起來更加有男人味。7 E9 ^8 r8 C0 c* ]& q/ v4 x
我們談了細節,# T) B7 e$ E1 ?' {6 Y. g# X
心想統包先生不只外貌出眾(擦口水),
感覺還是一個頗實在的包商。
正事談完,
我們開始天南地北的閒聊,; J# j9 n- f& O/ ]0 G; T% P
我發現武哥短袖沒遮住的地方,# s$ A1 D2 m$ H/ G" r! h% J; }" v
微微露出刺青。我心想這個粗壯的統包商,; N2 E: n# G  ~! K, U7 K7 {
POLO衫底下應該也是有著刺青,
這種刺青壯漢在我們南部鄉下,8 E6 Y1 G4 M. B0 s- D' S
雖然不是俯拾即是,
但也算常見,不論是半胛,還是手臂,8 y) f$ l( f! a( o9 K
不然就是整隻小腿。' `) G4 N, i5 \, ]' h3 F7 }1 f, V$ O: ^
我正發花癡的幻想著武哥衣服下的肉體
跟刺青是如何的誘人,! d/ K: _, e. J1 E
這時武哥開口了:這樣我想溝通應該沒問題,- Z, G' O$ Z' I0 r% @6 h
不過你真的不規劃小孩房嗎,9 j" U' M4 |: |% M: w; T, x. I6 g
這樣以後有小孩再改裝,會比較麻煩。
我心想我又不可能結婚,哪裡來的小孩,# V0 d- M" m  k
而且本人十分厭惡小孩這種生物。
我笑了笑:武哥,我不打算結婚
武哥也是見過世面的:不婚族歐!?
也是,一個人自由自在也好。$ C8 Y& J% S) U5 }7 f
我也不說破,只是一笑。

各行各業-不是吉X福適小鮮肉的粗壯搬家工人

手機響起,我看了一下,臉上露出喜悅的笑容,
想到等一下的刺激,不免有著期待,3 P2 D$ U; d% F8 B4 k2 Z2 r: O8 M- I
阿威跟阿威,果然嘗過我的好處,; ?4 T+ e2 m7 E( |) u( Z
果然知道三不五時要回味一下我訓練有素的騷穴…0 N7 Z2 a+ R6 z4 S9 h' N


貨車上,我翹起屁股,享受著阿威粗屌的操幹,. C/ i8 U! V$ T% b$ }! ?0 n
嘴裡則吸著阿伍的硬屌,一次滿足兩個男人,
而我也一次滿足兩種欲望。阿伍,這個粗壯的貨運搬家工人,
在一天辛勤工作後,滿滿男人味的屌在我嘴裡,$ _  U7 `9 a. Y6 X, U# e
而我沉溺在阿威的汗水味中,享受著阿威的操幹,
臉上蒙著阿威的吊嘎,回想起去年底第一次見到這兩個粗勇搬家工人…

之前散盡家財,買了一間小公寓,而忙了幾個月,
因為阮囊羞澀& g1 V9 _( P3 b4 s1 s$ {
(還好不是陰囊!!!)6 _& b! U! b3 [0 S0 R
沒錢裝潢,只找了木作工班略為裝潢一下,) f6 Q7 R5 Y- F
當然,粗勇的工人我是不會放過!!
(蝦米!!你不知道我跟裝潢工人間的這樣跟那樣!!??請看傳送門~~
技術高超的裝潢工人1 m4 T6 ~+ z0 `, S
x. t! I" c
好不容易裝潢完畢,家具終於要進屋,我跟公司請了假,& K' k% \' ~( Q& a0 J# @  ^
要好好配置屋內一番。這時腦海裏不免想到廣告吉X福適,5 C1 ]& Z; A/ ?7 G
心想家具的送貨師傅會不會也是有著腹肌的小鮮肉
(想太多!!),
不過我本人對那種面貌姣好的小鮮肉倒是沒多大興趣,: f' [  t8 f7 ]' @/ I1 T. _6 k9 P
我個人覺得男人要過40歲,才會散發出那種成熟誘人的男人味。, B1 |/ `0 p0 {# X
左等右等,我大量採購的家具終於到了,滿滿的一車,  e# v% O- q8 ]% w' {) f
連管理員阿叔都說怎麼那麼多
(沒錢裝潢當然只能買現成的!!)。$ e9 B2 m( [. y0 Y; N* T
我這時看到駕駛座下來一個30出頭的師傅,有些失望,
體型一般,就比常人粗壯一點,以路人來說算是粗勇,9 i0 c) {3 t$ n& C1 k
不過是我期望太高,以為搬家師傅都是更高大粗壯的猛男。, }7 @. u1 [3 h! B, L9 ~; `
(謎之音:你是找搬家師父還是找牛郎!?)' Q6 e8 D5 }6 }* n+ v/ I( R' A
正當我有些小失落時,老天爺聽到我卑微的心聲!!$ g1 s( d5 ?& t' [0 ^+ i+ E; f5 U
副駕這時下來一位我的天菜!!!一個40出頭歲的大哥走了下來,
不像剛剛的先生穿著家具公司的POLO衫,
大哥只穿了一件黑色工字型吊嘎,手臂肌肉粗壯又結實,+ s7 @+ x1 |9 {7 g
胸肌噴起!!還能從吊嘎上緣看到事業線!!!; _) `6 p#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