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8日星期四

猛男与军人

我来自体育系,毕业后当了一阵子教练与体育老师,始终赚不了什么大钱,后来投入商场,却也没有因为忙碌的白领生活而放弃锻炼自己。
我身高182CM左右,皮肤黝黑发亮,身型魁梧,浓黑的眉毛,眼睛很亮很有神,像两弘幽深的泉水。
有棱有角的嘴唇,整齐而洁白的牙齿,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我相信我会被公司选拔上,也正是我杰出的外表,否则他们不可能破例用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也没商业基础的外行人。


记得我的顶头上司曾夸赞我的鼻梁显得是如此的挺拔:“听人说鼻梁高的男人鸡巴一定奇大无比”他甚至如此性暗示着我。
但他说的没错,我的确拥有一根傲人的巨大猛屌。
可巨屌的麻烦就是我时常无法得到满足,也就因为这样,我玩腻了女人,改玩耐玩的男人,而且还要是像我一样威猛俊俏的极品MAN货才行。然而能够与我旗鼓相当的对手,恐怕还真是不多。除了…… 

那是08年的夏天,我被公司派到左营出差。
在出差前,在聊天室遇到了一个左营的边防军人,约好了第2天在左营见。
晚上到了左营的饭店,我把地址发消息告诉他,然后要他一定穿军装和白袜子来,因为我们都喜欢这个,他答应了。
在等他的时间里,我一直在想,自己会见到一个什么样的军人呢,说实话,不抱太大的希望。

门铃响了,我透过猫眼看见一个武警军人,连忙开了门,他站在门口问我:”你是凯吗?“我赶忙答应着,让他进来。
我们各坐在一张床上,我看着他,很壮实,稍微有点黑,不算很帅,但很男人,很强悍的样子。

他看着我笑着说:“你还说你一般,我看你长的很帅嘛。”我笑了笑。我穿着白色汗衫,露出强壮的臂膀,那隆起的二头肌布满了清晰的血管。这身体育系锻炼出来的身材比例也很完美,上半身饱满的肌肉将汗衫撑起,仿佛盔甲一般!3:7的黄金比例,不禁令人赞叹!

聊了一会儿,看彼此都很满意,我让他先去洗澡,因为我已经洗过了。他答应了,开始脱下衣服。大盖帽,外套,领带,皮带,皮鞋,只剩下一条白色的三角内裤和白色的袜子。 


他说:“我已经洗过了,不信,你来闻闻。”
说着,走到我身边,站在我面前,我的脸正好对着他下身隆起的部分。
白色的紧身三角裤紧紧包裹着一大团肉,像是半勃起的状态,两个大睾丸和一个硕大的圆头清晰可见。
我抚摸着这个诱人的男根,软软的,一大包,沉甸甸的。他被我摸爽了,发出低低地喘息。我拼命舔着这个军人的阳物,他闭着眼,抚摸着我的脸,呻吟着。他龟头分泌了淫水,把白色的内裤湿透了,红色的龟头若隐若现。我拉下他的白内裤,一根粗大,足足有18CM的黑鸡巴跳了出来,直挺挺地翘着,黑红的龟头像小孩的拳头一样,半张的马眼流着水。鸡巴上青筋暴露,像绳子一样缠绕着粗壮的阴茎,饱满的睾丸沉甸甸的坠着。鸡巴周围是浓密的阴毛,但不长,只有胯下会阴处是毛,没有蔓延太多。好一个雄壮的男人,种马!   
他急不可待地按着我的头,把鸡巴插进我的嘴里,一直顶到喉咙,可还是没全吞进去,干!真他妈长啊!

我使劲地吸着他的鸡巴,嘬着他的龟头,他爽地大呼小叫:“靠!真他妈爽!老子搞死你!”一边淫叫,一边疯狂地插我的嘴。突然,他抽出鸡巴,一把把我推到床上,把穿着白棉袜的脚伸到我的脸上,然后开始套弄自己的鸡巴。我只看见一个厚实性感的大脚踩在我的脸上,而这个脚的主人,一个雄壮的武警军人,在我面前疯狂手淫。我舔着他的脚,从脚趾到脚背、脚心,白色棉袜舒服地摩擦在脸上,还有股男性的体味,我迅速地勃起了。

他看着我的鸡巴,握住了我那根17CM长5CM粗的鸡巴说:“你小子不但长的帅,鸡巴也很大嘛!”边说边开始套弄。他猛力撕掉我的内裤,终于露出惊人的黑屌,就如同我上身黝黑的健康肤色,巨屌仿佛是黑色的墨鱼香肠,油量发光,浑圆的大龟头,透着反光的棕红色!阴茎上则是布满蜿蜒密布的血管! 
我心想:当然!!我可是个猛男!!但我嘴里是帅军人的白袜,而自己的阳具被军人玩弄着,爽的差点射了出来。他停了下来,把我衣服扒光,看到我锻炼的身体忍不住吞口水了,我那宽厚的胸部微微长着几根胸毛。

“好发达的胸肌!!”他忍不住赞美,对我两颗硬硬的黑乳头,轻轻用手捏了捏,不断抚摸着我壮硕的胸肌,并以划圈的方式在乳头上轻揉!接着抬起了我的腿,放在他肩膀上,用手指开始抚摸我的会阴,肛门。老实说,像我这等猛男,是不太愿意给人上的,但难得遇到身材相当,屌又巨大的对手,我也很想尝试被征服的快感。   
我只觉得肛门处一阵阵酥麻,他抬起自己的鸡巴,龟头上已经是淫水直流,他把龟头对准我的肛门,开始用他的淫水润滑按摩我的肛门。

我只觉得一个大肉球在我的后门口挤压,我扭动着屁股,挑衅的吼叫着:“阿兵哥,有种来干我吗?!” 
他坏笑着:“我当然要操你啊!别急,我有的是精液,等会儿让你吃个饱!我怕你受不了哥哥的大鸡巴!” 
我继续挑衅道:“干!最好是!我的屌没比你小!干!”话是这样说,我后面却已经被他磨的受不了。他涂了润滑油在他的大鸡巴上,又用手指把润滑油在我肛门处抹了点,然后我只觉得一个手指慢慢钻入我的肛门,在里面蠕动,我爽的扭着屁股,想让他插地深点。接着,是2根手指、3根手指,我觉得后面越来越涨,越来越满。

我再也受不了了,大喊着:“操!你到底进不进来!我要你的大鸡巴!”他看我的骚样,终于挺起那根大炮,对准我的屁眼,捅了进去,一插到底!我大叫一声,只觉得屁眼被撕开一样,一根巨物捅进了我的身体,剧烈地疼痛让我一把推开了他。 
他连忙拔了出来,用手抚摸我的肛门,拼命地亲我:“不要紧吧?干!你真紧得像个处男!” 

我抱住他的肩膀,胸肌还在抽搐不停,我靠着他,摸着他的大鸡巴,小声地说:“你的太大了,干!”过了好一会儿,后面的疼痛感消失了,他再次挺起他的男根,开始进我。先是龟头在我屁眼处摩擦,然后慢慢进去。龟头进去了,我的后面被打开了,接着他再次插了一点,我只觉得肛门深处被撑开了。随着他一点点的进入,我只觉得下身涨的满满的,终于他停止了。我伸手摸了摸我的后面,只摸到一根大肉棍插在我的肛门处,外面还留着2指宽的鸡巴没进去。 
  我呻吟着:“阿兵哥,好大根鸡巴啊!”他弯下腰,吻我的额头、嘴唇、脖子,这个强悍的兵哥哥不但阳刚,还很温柔。 

他喃喃地说:“帅哥,我的鸡巴是你的!你把我的鸡巴吃掉了!”他开始慢慢抽插,我只觉得自己的肛门随着他鸡巴的进出,一会儿涨满,一会儿空虚。 

我呻吟着:“你的大鸡巴真大,我下面满的快爆了!插进去,别插,啊……干!!啊……”他把我的脚抬到他肩膀,吻着我的穿白袜子的脚,舔着,而那根粗壮的阳物在我身体内进进出出,他插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猛,每一次冲击都撞得我下身酥麻痛快,我看着我的脚在这个军人嘴里,而军人的鸡巴在我身体里,这个猛男嘶吼着,疯狂地操我。 
突然他停了下来,拔出大鸡巴,一把抱起我,自己半躺在床上,让我坐在他身上,我把屁眼对着他那个通红发紫的巨大龟头,猛地坐下去。他哦地大叫一声,喊着:“爽死我了!”我只觉得屁眼被塞的满满地。我抚摸着这个猛男军人粗壮的脖子,厚实的胸膛,块垒分名的腹肌,我摸着他身体的每个部分,感受着身下这个雄壮的军人。他的下身猛烈地起伏冲撞着我的肛门,巨大的阳具全根没入我的身体,我的下身挤压着他的鸡巴,只觉得那根大肉棒好像要和我结合在一起。 
这个猛男军人,这个黑壮的种马在操着一个体育系毕业的超级猛男。急促的呼吸声,坚挺的乳头,汗如雨下浸润了强壮的身躯。腋毛还挂着汗珠,开始散发雄性的味道,胸膛不断的起伏着,八块腹肌交替着起伏,昂立的黑色香肠不断流着淫液!TT1069同志貼圖交友網2 l( t8 b: k) f 我不由自主地浪叫着:“大鸡巴阿兵哥,你猛,敢操比你更MAN的猛男!我要你的大鸡巴,黑鸡巴,粗鸡巴!快,干死我!”他闭着眼,双手玩弄着我的巨胸,下体激烈抽插,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叫。我只觉得后面被插地快撕裂了,每一次进出都让我爽得想用肛门彻底吃了他的鸡巴,而会阴处的酥麻一直传到我的大鸡巴。 
  我那根黑粗的鸡巴在他双手的玩弄下,坚挺肿胀,一阵酥麻过后,我只觉得会阴一阵抽动,大喊着:“啊啊啊!我要来了!”他立刻停下了抱着我,亲吻着我的嘴唇、耳朵,温柔地摸着我,我只觉得一双粗糙的大手在我身体上滑动,渐渐想射的感觉消失了。 
他摸着我,轻轻地说:“猛男,你的身体真棒,我不会让你那么快射,我还没满足呢?想让种马继续操你吗?”我汗流浃背的贴在他胸口,点点头。   
  他又把我按在床上,架起我的腿,分开我的屁股,把我的肛门完全暴露在他面前。

他用手分开了我的菊花,坏笑着说:“干!练体育果然有个好屁股,你的屁眼真紧,把我的鸡巴夹得爽死了,看我怎么整你!”还没说完,那根肉炮猛地捅进我的后门,我只觉得原本酸软的后门突然涨满了,痛并着爽! 
军人在干我,在操我,我舒服地身子一挺,大喊一声:“干!!!啊啊啊啊,我被你操死了!”他听到我的喊叫,将全身重量压了下来,狠狠地撞击我的屁眼,只听见啪啪地响声和他低沉有力地喘息,我摸着他浑圆的屁股,多毛而紧闭的肛门,我体会着这个武警军人的手指游移在我健壮的胸部上。他时而揉捏,时而爱抚,时而轻戳,享受着饱满鼓起的胸肌带给他激狂刺激的快感,我壮硕的胸膛不仅外形如雕像般棱角分明,整片肌肉强健而有力,而且摸起来惊人地饱满而充满弹性。

他全身的汗水和我融合在一起,床的咯吱声和他操我时的劈啪声混合在一起:“好饱满的胸肌呀!不愧是搞体育的,胸肌练得又大又硬,干你娘,手感真你娘的棒!”我拿起他的军帽给他戴上,只见一个穿着雪白袜子、戴着军帽的男人压在我的身上,浑身肌肉紧绷,发出野性的吼叫,疯狂地操我。我只觉得肛门会阴阴茎越来越涨,一股喷射的欲望从肛门深处冲到龟头。

我不禁挺起身,紧紧抱着我身上这个强壮的军人,舔着他的胸和乳头,抓着他粗壮有力的胳膊,喊着:“啊……好痛呀……喔…啊……”军人一看我快不行了,马上把我抱起来,狠狠插在他的大鸡巴上,挺着那跟又烫又硬的大鸡巴,使出浑身力气,疯狂地在我肛门里冲刺。

每一次捅入都像大炮直插我的肠子,发出啪啪的脆响,在他近乎野蛮的抽插下,我只觉得一股激流从会阴直冲龟头,我一把抱住兵哥的脖子,大喊:“啊……啊……我……射了……!”我的精液喷射在阿兵哥的胸膛、脖子、脸上,和他的汗水混在一起。

军人看着我的精液,更加猛烈的冲击我的下面,我只觉得肛门被撕裂了,我快顶不住了:“不!种马!别插了,我不行了……别插了!我会坏掉!”可军人这时在情欲的顶峰,按住我的手,死死压住我的身体,阻止我的反抗。那根钢枪继续在我身体里冲撞,我想扭动身体逃开,但这个强壮的军人压得我无力反抗,刚才剧烈的爽变成了钻心的疼痛。

他说:“干!你不是很MAN很猛吗?怎么?也有求饶的时候啊?干你妈的贱MAN!你们练体育的壮货就是欠操!我不操死你,我怎么当男人?”

我苦苦哀求:“猛男!我不行了,别插了!”他压住我,低下头吻着我。突然,他拔出了大部分鸡巴,我刚觉得后面一阵空虚,然后一阵更剧烈的疼痛来了,他在做最后的冲刺。
只见这个强壮的武警军人满脸通红,浑身青筋暴露,脸色凶悍,死死盯着我,直着脖子大吼:“爽!爽!我的全给你!我操到你坏掉!!操到你以后只认我这个男人!!!我的鸡巴是你的!啊!”我只觉得肛门里那根凶器在猛烈地抽搐,一股股热流冲进我的肛门和肚子里,每一次抽动都让我觉得剧烈的涨痛,足足抽了十几下。这个强壮的军人终于瘫软在我身旁,我靠在他胸口,感受着他的喘息,轻轻舔着他雄健的身体。

只觉得肛门里那根阳具在慢慢变软,塞在我身体里,他想拔出来,我连忙说:“不要拔,很舒服,放在我里面吧。”
他笑了笑,抚摸着我的屁股,像变了一个人,轻轻问我:“舒服吗?”

我感受着他的温柔,点点头说:“你真厉害,我被你干死了。”
他说:“舒服的话,以后我天天操你!下次射你嘴里。”
我笑着说:“哈!这么有自信啊?”
他仍爱怜的摸着我健壮的身体:“干!你真他妈的是贱猛男,这么快就勃起了!就是欠操喔,你这个体育MAN货…”就这样,我们抱在一起,他的阴茎一直插在我的肛门里,我们结成一体,沉沉地睡去。  
我和军人做爱次数越来越多,我也知道了他的SM爱好。我喜欢他床上的强悍,也喜欢他身上那种刚强果断霸道的军人气质,身为备受尊敬与崇拜的猛男,我很想尝试一下把自己完全交给一个军人,被他征服,任他蹂躏的感觉,我提出陪他玩一次。对于一个猛男愿意让他玩弄,他很惊讶,但也非常开心的答应了。

那天,我按照他的要求,只穿着一件白色的三角后空内裤,雪白的袜子,带着一双黑色的军警皮手套。门铃响了,我打开门,他站在门口,我赶忙让他进来。他穿着整齐的军装,腰上系着皮带,穿着高腰的军靴,英武帅气。他打开包,把一双白色的手套,一条绳子,一根黑色的假阴茎、皮鞭、避孕套、润滑油一一摆在桌子上。

他沉着脸,带上白手套,坐在椅子上,按下我的头,低喝一声:“跪下!”我突然想起过去体育系学长学弟间的体制。赶忙跪着,抱住了他的腿。这条粗壮的腿上,裹着黑色的皮靴,橄榄绿的军裤收束在靴筒里,更加显得粗壮挺拔。我直起身,我吻着他的军装、皮带、隆起的胯部、大腿,开始舔黑亮的皮靴。皮靴有种好闻的皮革味道,混合着他浓烈的男性体味,我激动起来,抱住了他的脚,从靴腰到靴面再到靴底舔着。他斜靠在椅子上,橄榄绿的军帽下,那张英武的脸带着几分邪气和淫荡。

他抚摸着我的头,我把他粗壮的腿抱在怀里,吻着、舔着,他按住我的头,压在他的阴部。在橄榄绿的裆部,一根粗大的肉棍鼓了起来,我把整个头埋在他的阴部,摩擦着他的军裤,舔着那根巨大的阳具,吻着这个军人充满男人味道的体味。他把身体伸直,享受着我的服侍,陶醉地微闭着眼睛。

我沉醉在他下体混合着精液、汗味和皮革味道的气息时,他命令说:“用嘴把我靴子裤子脱了!”我赶忙用嘴把他的裤子从靴筒里拉出来,然后咬住鞋带,开始脱他的靴子。刚解开鞋带,靴子里男人的汗味和皮革味冲了出来,我陶醉了。把他的靴子脱了后,抱住他穿白袜子的脚,拼命舔了起来,感受着军人脚的厚实和味道。他被我舔的呻吟不止,我解开他的裤子,脱了下来,一个男人下体展示在我面前。白色的三角内裤,被粗大的鸡巴顶起来,龟头、睾丸和巨大的肉棍清晰可见。脚上是双雪白的棉袜,我疯狂地舔着、吸着那根阳具,他舒服地抓住我的头发,往自己鸡巴上压。

他站起来,把我压到地上,我躺在地板上,任这个男人摆弄。他抚摸着我光滑的身体,带着白手套的手摩擦我的身体,从脸到脖子、胸口、小腹、生殖器、肛门、大腿、穿着白袜子的脚。

我兴奋地吼着:“啊!…啊!…干!…你要,让我爽死…喔!…喔!”听到我的吼声,阿兵哥并不让自己闲着,另一只空着的手,已经捏向我胸肌另一边的奶头。一股冲动上涌,翻身压向了我。
我浪叫到:“啊!阿兵哥!…不……喔!……”话未说完,阿兵哥已经手口并用的攻上了我两座肉丘上的两粒奶头。在他的抚摸下,我迅速勃起。黝黑的肉柱,青筋如龙,赤红的龟头,涨的足足有如鸡蛋般大,龟头前的马眼处,正凝结着一滴混透的水珠,顺着光滑发亮的龟头,不断流下。
他赞叹着:“真漂亮,你他妈的屌长的真好。你是老子的,只有老子能搞你!知道吗?猛男?”然后阿兵哥找了根白色绳子,开始捆绑我的阴茎,一圈圈缠绕后,我的阴茎涨得像要爆炸一样,直挺挺地指着天空。我那原本就很粗大的阳具被绳子缠了以后,更加粗大挺拔,两个睾丸硬硬地,整个巨大的白色棍子伸在我的下体。他玩弄着我的大阴茎和后面禁闭的肛门,我整个下身都肿胀着。
他俯身用手翻开我跨下两粒沉沉卵蛋的阴囊,看了看:“有够大!”然后双手扒开我的屁股,让屁眼露的更明显些,让他看的更清楚。他站起来,把穿着白袜子的脚压到我的脸上,开始踩我,我舔着这双热乎乎的大脚,兴奋地呻吟着。他拉起我,让我跪着,撅起屁股,把那根巨大的假阴茎拿了出来。
这个阴茎足有17CM,黑色的,上面有粗大的血管状花纹,硬邦邦的,他低喝道:“跪好,把屁股撅高!”然后把假阴茎摸上润滑油,对准我的肛门。
我只觉得肛门突然被一根粗大的棍子顶住,他往里捅,我疼地惨叫起来:“靠!痛!”他赶忙停下,抱住我,吻着我的背,那根大棒子退了出去,我享受着他的爱抚,然后那根大炮开始慢慢试着进入我的身体,一点点,我觉得我后门被打开了,最终我的肛门被这个巨大的假阴茎全部塞满,我只觉得整个身体都涨了起来,又是痛,又是舒服,我扭着屁股,只想着这个大鸡巴会怎样把我操死。他用假阴茎抽插了几下,然后把阴茎穿到了我的身上,原来这个假阴茎可以像内裤一样穿在下体。穿好后,我站了起来,我这时穿着白袜子,阴茎被绑成个白色粗棍子,带着黑色的军警皮手套,下身被几根黑色的皮带套着,后面插了根巨大的黑色阴茎,他满意地看着我,自己套弄着他那根大鸡巴。突然,他按了那根假阴茎的按钮,阴茎在我肛门里震动起来,我顿时觉得整个后门都被撑爆了,肛门最深处被狠狠地按摩着,爽地我扑通一声跪倒,疯狂喊叫起来。

他立刻站在我面前,把自己那根大鸡巴野蛮地塞到我的嘴里。我死死抱住这个军人粗壮的大腿,把那根阳具吞进嘴里,喉咙里,阳具的结实肉感,在我嘴里冲撞着,一直顶到喉咙深处,我已经没有意识了,只是疯狂地吞着,那根17CM的巨物居然全根没入我的嘴里。我一边吃的他的大鸡巴,一边玩着那两颗硕大的睾丸。睾丸饱满结实,坠在他的两腿之间,随着他的抽插晃荡。
武警一边操我的嘴,一边用那双戴着白手套的手,抚摸着我的脸、头发。嘴里不断呻吟,不断喊着:“操!爽死我了!快吃,吃老子的鸡巴!想不到这么极品的男人也会屈服在我跨下!爽!”我摸着那两个大蛋,顺着他的会阴,开始抚摸他会阴浓密的阴毛,最后摸到了他的屁眼。屁眼紧紧闭着,周围有很密的毛,这是这个军人的禁区。我抚摸着军人的肛门,他的肛门开始抽动。
他突然停下来,俯在床上,说:“舔我屁眼!”我早就等着他说了,赶快扑上去,掰开他的屁股,他的屁股很圆很挺很结实。掰开后,这个武警最隐秘的部位展示在我面前。黑色的肛门,中间一朵淡红的菊花,我对准菊花用舌头开始挑逗探索。
军人在我的伺候下,舒服地连声呻吟,他的肛门渐渐打开,由坚硬变得柔软。我把舌头伸到他肛门里面,开始一进一出的舔,他大喊着:“舒服死我了!”舔了一会儿,他站起来,按住我跪着,骑到了我身上。这个穿军装的壮男压在我身上,我的头上就是他的大阳具,还有一丝淫水滴到我脸上,我屁眼里那个假阴茎还在震动,他不时拿着皮鞭抽打我。我的军人就这么在玩我,他终于开始操我了。他掰开我的腿,拔出假阴茎,把那根早就发紫的大阳具,军人用来传宗接代的男根,对准我的肛门一插到底,我爽地挺直身子,大叫一声。

军人一边猛烈操我,一边骂:“操,你这个体育骚货!老子操死你!你的紧穴被老子弄松了!欠干!!”疯狂地冲击我的前列腺。我被干得话都说不完整了,只是哀求不要停,把我操死。他每一次冲击都直到我的肠子,房间里除了我的呻吟,他的辱骂,就是啪啪地屁股撞击声。突然他加快了速度,身子发硬,嘴巴张开,眼睛瞪圆,满脸狰狞凶狠,我知道阿兵哥要射了。他迅速抽出阳具,脱下套子,把那根湿漉漉,满是淫水的大肉棍塞到我嘴里。刚抽动了两下,他就大吼一声,直插到我喉咙里。我赶忙摸着他的会阴,只觉得他的会阴猛烈地抽搐,一股股灼热浓烈的精液射到我喉咙深处,那种味道腥咸,还有微甜。军人的肉棍在我嘴里抽动着,这个健壮的军人仰着头,大声吼叫,把他的男人精华全部射到了我身体里。精液实在太多了,我咽都来不及,溢出了我的嘴巴,滴到了地上。

他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我赶忙凑到他鸡巴上,舔干净鸡巴上的精液,全部吃了下去。他把我按倒在地,重新给我插上假阴茎,打开震动开关,我爽地在地上拼命扭动身体。军人开始用穿着白袜子的玩弄我的阴茎,看着他的军帽军装、白手套、白袜子,我再一次迅速勃起了。粗大通红的阴茎流着淫水,被他穿着白袜子的脚一玩,水全部流到了他的袜子上。他一会儿踩,一会儿夹,一会又用厚实的脚板按摩,我被他玩的连声呻吟。玩了会,他蹲下,开始用他那双戴着白手套的大手套弄我的鸡巴。军人的手又厚又结实,还很温热,他一个手打我飞机,一个手按住我肛门里的假阴茎,前后夹击。
我骚叫着:“阿兵哥,我是你的性奴,你玩死我吧,操死我吧!啊!舒服死我了!快弄我!啊!啊!啊!”
他满脸淫荡地说:“体育骚货,你就是我的猛奴!老子玩死你这个猛男!赶快把你的猛男精液给老子射出来!”他的那双白手套已经被我的淫水彻底湿透了,隐约可以看见手套里的大手。

突然,我只觉得肛门里一阵强烈的酥麻,会阴处抽动起来,我猛地挺起身,大喊着:“阿兵哥,我要射了!干!”一股股白色的精液喷到了他的帽子上、军装上,他猛地把屁眼压在我嘴上,堵住了我的嘴,双手继续玩弄我的生殖器和屁眼。我舔着这个军人的大屁眼,闻着他身上浓烈的男人味,拼命抽动射精,爽地几乎要死过去。
安静下来了,武警那双带着雪白手套的手抚摸着我,军装已经乱了,帽子也歪了。我把脸埋到了他的阴部,感受着他软下来的大肉条,浓密的阴毛,还有男人下身那种浓烈的气味。他笑了笑,亲了下我。

我搂住了他的脖子,轻声说:“阿兵哥,好爽!
他低下头,压住我的嘴唇,那上面还有他的精液,他舔干净了说:“体育骚货,你够猛!我好像爱上你了!”事后,过了几天传来消息,他要调动到离岛总队了。在电话里听到消息,我突然觉得十分沮丧失落。

他安慰我:“我们再做一次,这次,我让你玩我,随你怎么弄都可以,好吗?”我的难过变成了激动,是的,我要彻底占有这个强壮的军人,我要把我的精液射进这个男人的身体里。让他知道他曾干爆的猛男是一匹不输给他的种马。  
他来了,穿着橄榄绿的军装,带着大檐帽,扎着武装带,戴着双雪白的手套,套着高腰的军靴。挺拔的胸膛,浑圆的大腿,饱满的屁股,突起的裆部,干!真是个强壮性感的优质种马。我穿着白色的三角内裤,带着黑色的健身皮手套,雪白的运动棉袜。我的大阳具坠在两腿之间,把白内裤撑起一个巨大的肉团。军人一进房间,没脱帽子和靴子就躺在了床上,雪白的床单配着橄榄绿的军装和黑皮靴、白手套显得更加性感刺激。而那,又是另一则激情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