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0日星期日

淫雄


 


简体版:
' Y: Y* ~3 _/ \- t7 n3 ]& o/ u
  21岁的霍啸阳是家中的老二,体院田径队的他一身肌肉黝黑结实,整个人充满了年轻人的活力,霍啸阳的哥哥霍啸虎,26岁,目前在一所重点中学实习体育老师,同样是体院出身,不过由于专业关系和爱好重量训练,肌肉比霍加阳大了许多,而两人的父亲,53岁的霍啸龙则是退伍军人,由于常年锻炼的关系,看起来也就四十出头,退伍后爱上了健美,练了七八年,参加过不少健美比赛,也得过很多奖项,之后干脆自己开了家健身房,方便自家男人健身又能赚点小钱。不过要说这老大随爹一龙一虎,唯独这老小一个阳字,也不少人说起,每逢霍啸龙就豪爽地说:“他娘的这小子小时候像个娘们儿似的,文文静静,爷们儿就该阳刚,就挑了个阳!哈哈哈!”,再说霍啸龙的妻子,在霍啸虎十来岁的时候难产去世了,要不这一家还要再添个男娃,这事儿过去也快十年了,一家人早就抛掷脑后,三个爷们儿每天吃喝拉撒,家里的阳气是越来越重......9 K+ k4 L" H" a5 R* D
  “阿阳,你这快放暑假了,来爹健身房好好练练,把肌肉块子练大点!你看你现在......”霍啸龙一边嗑着生鸡蛋一边说着,而靠在沙发上的霍啸阳则慵懒地摆弄着手中的手机,完全没把老爹的话听进心里,“阿阳!别总一天到晚玩手机,去叫你哥起床!这都几点了!还他娘的睡呢!”听到老爹雄浑地吼声,霍啸阳赶紧老老实实地放下手机,走到老哥房间,刚一推门就闻到里面窜出来的脚臭味,熏得霍啸阳直皱眉,睁眼一看,满地的臭袜子和骚裤衩,揉成团连着阴毛的发黄的卫生纸散落在各个角落,白色的床单上也是黑一块黄一块的,而床上那个四肢大岔,一身雄壮的硕大肌肉大张着,骚黄的白色三角裤衩被裆里的男根顶起得老高,帅气阳刚的脸上一脸淫荡,嘴角还流着哈喇子的猛男,正是自己的老哥霍啸虎,霍啸阳看着自己那熟睡中的肌硕哥哥,想想老爹说的也是,自己虽说比同龄人结实了不少,可和这家里的其他男人比起,自己瘦得还是像个柴鸡一样,不过这也跟自己的专业有关,毕竟没见过哪个田径运动员有着健美先生一样的肌肉块儿。看了看床上的肌肉男,霍啸阳抬起43码的大脚丫子,一脚踹在霍啸虎高高勃起的裤裆上,只听“嗷!!!!”的一声,刚还在酣睡中的霍啸虎整个人挺了起来,八块腹肌紧紧绷着,额头血管暴突,“哈哈,哥,爹让我来喊你起床!”霍啸阳一副痞子样看着眼前满脸通红的老哥,而那只脚丫子还实实在在地踏在霍啸虎的裆部,只是裤衩里那根大棒子,此时已经软了下去,“他妈的你想废了你亲哥是不!?信不信老子让你娶不着媳妇!!”霍啸虎一阵臭骂,可霍啸阳还是笑嘻嘻地,抬脚一看,霍啸虎满是尿渍的裤衩又湿了一块,“哈哈哈哥,你这咋还被我踩漏尿了!哈哈哈!!”,霍啸虎一看弟弟的贱样,彻底恼了,跳下床直接把霍啸阳按在地上,眼看拳头就要抡上霍啸阳的脸,“别打了!再不出发就迟到了!”霍啸龙一发威,打闹的两人立刻老实了,霍啸阳从地上爬起来,膀子上还粘着一团黏糊糊的卫生纸,抓着丢在霍啸虎45码的脚前就回屋穿衣服了,霍啸虎揉了揉裤裆,“操”往地上啐了口唾沫,又用脚掌一擦,也套上运动裤T恤准备上班。
  霍啸阳刚出门就碰到了对门的邻居熊钧威,现役武警,年少有为,28岁就立了不少功,人高马大,一身紧身黑色背心,黑色警裤和厚重的警靴,大眼看去就知道是个大大咧咧的汉子,“你小子要迟到了吧!威哥今天开车接女朋友,不能送你小子了哈哈哈!”熊钧威豪爽地和霍啸阳打招呼,霍啸阳也回应:“操,威哥你这女朋友换的够勤快的啊,天天糟蹋黄花大闺女!!”,熊钧威一警靴踹上霍啸阳这小子的屁股:“哈哈操你妈的!这样说老子!!不是上次带你玩小姐的时候了是吧!小心我告诉你爹!”,霍啸阳装疼地怪叫了一声,捂着屁股,做出一幅可怜的样子:“别啊!威哥你这要告诉我爹了,他不得废了我!!”,“别贫了!快去上课吧!”霍啸阳一看时间确实不早了,和熊钧威道了个别就一路小跑去上学了。

  到了学校,本以为迟到了,却刚好在校门口撞到教练,“霍啸阳,你今天迟到了,不过今天老子有事,先放你一马!快滚进去!”教练大骂着,高宏军是霍啸阳的教练,48岁,体格魁梧,光看长相就知道是个糙爷们儿,平时训练十分严格,私底下跟队员学生关系不错,哥们儿一样。霍啸阳刚庆幸,突然背后一个重击,“霍啸阳!你小子也迟到了啊!哈哈哈,不过今天运气好,高教临时有事,训练取消了!”转头看原来是自己的室友龙俊皓,篮球队的队长,这货一直是霍啸阳的好哥们儿,平时球场上没少耍帅装酷,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天天除了打球健身之外就是撸管开房。“靠,你吓死我了!咋?你小子也迟到了啊?”霍啸阳一把推开满身汗臭味的龙俊皓,“那咋,小爷我就不能迟到?”龙俊皓一脸拽痞的样子,还撩起背心,露出一块块紧实饱满的腹肌,对着路边的女生吹口哨,惹得女生红着脸走了。“别他妈发春了,跟发情的公狗似的!都不训练了你还往学校走啥,去网吧玩会!”霍啸阳拉住龙俊皓的短裤,一下子露出大半个硕壮的屁股蛋儿,龙俊皓赶紧提住裤子:“我靠!你他妈想让我大庭广众展示男性雄风啊!玩鸡巴,我媳妇还等着我玩呢,昨晚上才约的!”,霍啸阳看着龙俊皓一脸饥渴的样子:“去你妈的吧,炮友就炮友,还媳妇,回头染上性病可别碰老子!那你去吧,老子自己去玩!”,两人嘻嘻哈哈道别后,霍啸阳就一个人在路上瞎逛,走着走着看见一条小巷子,深处好像还一闪一闪地亮着霓虹灯,就好奇地走了进去,一看是家酒吧,门口还有个穿黑背心的大汉,霍啸阳想着正好进去喝两杯,可刚想进去,就被大汉拦住:“干嘛!”,霍啸阳看着大汉,厚实的肌肉把黑背心都快撑破了,不过自己也不是好惹的,就放狠地来了句:“找乐子!咋的!?”,大汉打量了下霍啸阳,就放行了。进去才发现,里面面积还是挺大的,就是光线十分昏暗,屋里吵吵闹闹的,仔细看才发现全是男人,台上还有一个戴着面罩,肌肉发达的裸男扭着屁股跳舞,“靠,这啥地儿!”霍啸阳纳闷起来,摸了半天才摸到在前台,“帅哥,喝点什么?”前台小伙拿了个单子,霍啸阳一看,单上全是英文也看不懂,又不想丢面子,就随便点了个,没一会小伙就放了个小杯子,倒了点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霍啸阳看了看,杯子不比自己大拇指大多少,干脆一口闷了,结果呛地霍啸阳直流眼泪,前台的小伙笑了笑,“笑鸡巴!多钱?”霍啸阳抿了抿嘴角呛出的酒水,小伙呵呵笑了下,说:“200”,这一下差点没让霍啸阳从凳子上摔下来,心想这啥鸡巴玩意儿张口闭口要两百块!?从裤兜里掏了半天,将零零碎碎一百来块钱放在酒吧台前,还有几个5毛的硬币,旁边不少人都呵呵笑了,霍啸阳脸刷地就红了,也不能给老爹打电话,不然让他知道自己来这种地方,不得把自己狗腿打断,酒吧男看了看那把皱皱巴巴的零钱,又打量了下眼前的男孩,肤色黝黑,手臂结实,T恤下也是肌肉隆起,一看就是搞体育的,利落地短发,是个充满年轻男人味的帅哥“就这点钱也好意思进来?不如.....钱我就不要你的了,你跟我.......”,霍啸阳还没听明白这人说的啥,就看到身后飞来两张红钞落在酒吧台上,“这是他的酒钱。”一个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的高大男人说道,“这酒钱我帮你付了,你第一次来这吧?”,霍啸阳一下解除了危机,感觉道谢:“谢谢你啊哥们儿,我改天一定把钱还你!”,这下霍啸阳才仔细看到眼前的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里面穿着黑色的衬衣,打着一条红色的领带,这些衣物被健硕发达的体型撑的饱满有型,发型是很板正的短发,鬓角到下巴微微有点络腮的青茬儿,但给人感觉很干净整洁,看样子是精心修过的,相貌看起来文雅却又透露着男人的狂野气息,而且一看就是有钱人,仔细西装男的身后还有一个穿着健身背心肌肉硕大的男人,“第一次来这里吧?我介绍一下,我是邵雄,28岁,职业律师,身后这个是我的朋友.....”西装男自我介绍着,身后的肌肉男接着:“嗯,我叫阮峰,30岁,健身教练....”,霍啸阳点了点头,只想着一心离开,“嗯....我....我还有课,所以先走了!对了怎么联系你?”,“这我名片。”西装男递出一张全黑色印着银字的名片给霍啸阳,霍啸阳接过收进口袋里就赶紧溜了。“你就这么让他走了?还以为你想钓他呢。”阮峰坐在酒吧台前的凳子上点起一支烟,一旁的邵雄向台前的酒保点了杯酒,此时周围已经有不少的人盯着邵雄和阮峰两人,“呵呵,以后有咱们玩的....”邵雄抿了一口酒含在嘴里,视线扫视了下周围的人,看到一个结实的运动男,便把口中混着口水的酒吐在脚边的地板上,又轻扭了下头示意运动男过来,运动男咽了口口水,乖乖地走上前来跪在邵雄皮鞋前,伸出舌头贪婪地舔舐着地板上腥烈的液体。& f; l% E- h9 d: n- l* g& P
  离霍家不远的一栋红色旧楼房上,不怎么明显地挂着一个招牌“龙啸健身”,这里地处比较偏,一般不注意的话很难发现这里还有个健身房,一楼是个小饭馆,二楼是个澡堂子,三楼就是霍啸龙开的健身房,而四楼则是个小旅馆,一般来这栋楼的客人也都是附近的人和不怎么富裕的人。健身房内面积不大,墙面也没怎么粉刷装修,没有跑步机之类的设备,只有几架力量训练的器械,几个杠铃,一堆堆的铃片,和一地散落的不同大小的哑铃。健身房里也只有不到10个会员,不过各个都是健美级别,霍啸龙将两个儿子送走后,就来到了健身房开始一天的高强度训练,不大的健身房内,一声声雄浑有力地吼声和咣当咣当器械的撞击声充满了力量,霍啸龙平躺在长凳上,上身赤裸着壮硕的肌肉块子,两手紧握杠铃杆,胸大肌爆出一丝丝的肌理,黑色的短裤中央高高突起一坨,两条毛茸茸的壮腿微微分开却纹丝不动,“龙哥今天挺早啊!”霍啸龙专心推举,只听声也不回应,没一会头上一个黑影,突然胸口猛受到一记重击,但却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直至做完了这一组才撂下杠铃,抬眼一看,只看见两条粗壮无比腱子肉结扎的大腿,一条黑色紧身的健美裤紧紧包裹着大腿内侧肌肉突起的男性雄峰,上面肥硕的胸肌爆凸着,仅有两根细绳的健身吊带背心完全没有起到任何遮挡作用,从下往上看,胸肌几乎遮住整个脸,霍啸龙光看这身肌肉,就知道这人是谁了,筋肉健身狂曹硕,此人30出头,185的身高,体重足足有近100公斤,不过这100公斤不是肥肉,几乎完全是腱子肉,在国外呆过,也参加过国际的健美比赛,在一次比赛中和霍啸龙认识,两人志同道合,很快成了兄弟,后来霍啸龙办了个健身房,就干脆让曹硕来这里免费锻炼,正好顺便带带自己。
  霍啸阳上着楼梯,一直想着刚刚那地方到底是干嘛的,都是男人.....到了家门口一摸裤兜才发现家门钥匙没了,肯定是刚刚在酒吧掏钱给掉出来了,操!这才几点,老哥回来还早呢,去找老爹肯定又要骂我,干脆去威哥家呆着好了。霍啸阳刚准备敲门,又想到威哥去接女朋友了,正准备离开,却发现防盗门露着一条缝,可能是忘了关门,想着跟威哥关系跟兄弟没啥区别,进去休息会也没啥吧,霍啸阳就开门进去了,本想着去卧室睡上一觉,却听到卧室传来“大骗子!本来说去看电影的.......你就带我回你家了........啊~~阿威.......”,直接吓的霍啸阳没趴地上,霍啸阳赶紧往后撤,可卧室内传来的一声声娇喘,又让霍啸阳抑制不住好奇心,毕竟是二十来岁血气方刚的男人,谁受得了这么叫,霍啸阳干脆悄悄走过去扒开门缝,一看,屋里一具魁梧健硕皮肤黝黑的男人正趴在一个女生的两腿之间,撅着被黑色三角内裤包裹的硕大臀肌吧唧吧唧地舔舐着什么,而女生面色潮红,胸前的衣服被撕扯出一条口子,紫色的胸罩半露着,白皙的胸口一条深深的乳沟缓缓起伏。这男人想必就是熊钧威,女生就是威哥的女朋友小欣。
  龙啸健身房内此时已经有四五个肌壮的健美爷们儿在狠狠操练自己了,而霍啸龙也刚练完一组负重深蹲,臭汗淋漓,黑色的短裤早已经因为汗水湿透,而被霍啸龙丢在一旁,只剩下一条汗湿的灰色三角裤衩紧紧包裹着中年爷们儿腥臊阳物。“浑身大汗真爽!”霍啸龙一边用背心擦汗一边走进更衣室,却听到从柜子后面传来一声声雄浑的呻吟声,偷偷一看,原来是曹硕这小子正躲着打飞机,霍啸龙仔细打量了下,曹硕已经浑身赤裸,只有两只45码的大脚套着运动鞋,由于刚刚练完,一块块肌肉充血爆筋,就着油腻的臭汗油光发亮黑里透红,裤衩已经退到脚踝,之间曹硕一只大手握着他那根乌黑的阳具狠狠撸动,另一只手则是在自己肌壮的身体上摸来摸去,两大块西瓜一样的胸肌互相挤压着,两颗大黑奶头早已勃起,还随着胸肌的起伏一抖一抖。霍啸龙见怪不怪了,平时有不少健美兄弟因为健身锻炼后欲火难消,干脆直接在厕所或更衣室自行解决,也没少被自己撞到,正当霍啸龙准备悄悄离开的时候,曹硕突然抬起一条粗壮多毛的大腿,一把扯下脚踝处的骚裤衩,直接套在头上,而前面包裹鸡巴的位置正好对着曹硕自己鼻孔的位置,同时曹硕开始猛吸着,嘴里还发出满足的喘息声,紧接着,曹硕那根黑屌子和大胸肌开始同步猛烈抖动起来,噗嗤噗嗤一股股浓稠的精浆喷射出来,高潮后的曹硕大口喘息着,而接下来的事更让霍啸龙目瞪口呆,曹硕这个肌肉男居然趴在地上伸出肥舌开始舔舐起自己射出的雄精,吧唧吧唧地,同时曹硕两块肥硕肌臀高高撅着,就连中间那枚长满杂毛一开一合的爷们儿臭屁眼子霍啸龙都看得一清二楚,霍啸龙还是第一次偷看另一个男人的手淫,况且还如此淫荡,好不容易才回过神,赶紧离开,以免被曹硕发现,可是曹硕的大肌肉,大鸡巴,大屁眼儿却一直回荡在霍啸龙闹海中。高潮后的曹硕舔完了地上的精液,用手擦了擦嘴角,露出一丝淫荡诡异地笑容:“呵呵,霍啸龙,老子一定要征服你这个肌肉壮爷们儿!用老子肌肉大屌捅烂你的肌肉骚肛!“,说罢,曹硕又握着大鸡巴撸了起来。) G9 ~. C; o' F0 g& l+ O/ P


繁体版:0 F$ e7 w# |- k* V8 U

2 I0 y; |% H  W( |
  21歲的霍嘯陽是家中的老二,體院田徑隊的他一身肌肉黝黑結實,整個人充滿了年輕人的活力,霍嘯陽的哥哥霍嘯虎,26歲,目前在一所重點中學實習體育老師,同樣是體院出身,不過由於專業關係和愛好重量訓練,肌肉比霍加陽大了許多,而兩人的父親,53歲的霍嘯龍則是退伍軍人,由於常年鍛煉的關係,看起來也就四十出頭,退伍後愛上了健美,練了七八年,參加過不少健美比賽,也得過很多獎項,之後乾脆自己開了家健身房,方便自家男人健身又能賺點小錢。不過要說這老大隨爹一龍一虎,唯獨這老小一個陽字,也不少人說起,每逢霍嘯龍就豪爽地說:“他娘的這小子小時候像個娘們兒似的,文文靜靜,爺們兒就該陽剛,就挑了個陽!哈哈哈!”,再說霍嘯龍的妻子,在霍嘯虎十來歲的時候難產去世了,要不這一家還要再添個男娃,這事兒過去也快十年了,一家人早就拋擲腦後,三個爺們兒每天吃喝拉撒,家裡的陽氣是越來越重......
  “阿陽,你這快放暑假了,來爹健身房好好練練,把肌肉塊子練大點!你看你現在......”霍嘯龍一邊嗑著生雞蛋一邊說著,而靠在沙發上的霍嘯陽則慵懶地擺弄著手中的手機,完全沒把老爹的話聽進心裡,“阿陽!別總一天到晚玩手機,去叫你哥起床!這都幾點了!還他娘的睡呢!”聽到老爹雄渾地吼聲,霍嘯陽趕緊老老實實地放下手機,走到老哥房間,剛一推門就聞到裡面竄出來的腳臭味,熏得霍嘯陽直皺眉,睜眼一看,滿地的臭襪子和騷褲衩,揉成團連著陰毛的發黃的衛生紙散落在各個角落,白色的床單上也是黑一塊黃一塊的,而床上那個四肢大岔,一身雄壯的碩大肌肉大張著,騷黃的白色三角褲衩被襠裡的男根頂起得老高,帥氣陽剛的臉上一臉淫蕩,嘴角還流著哈喇子的猛男,正是自己的老哥霍嘯虎,霍嘯陽看著自己那熟睡中的肌碩哥哥,想想老爹說的也是,自己雖說比同齡人結實了不少,可和這家裡的其他男人比起,自己瘦得還是像個柴雞一樣,不過這也跟自己的專業有關,畢竟沒見過哪個田徑運動員有著健美先生一樣的肌肉塊兒。看了看床上的肌肉男,霍嘯陽抬起43碼的大腳丫子,一腳踹在霍嘯虎高高勃起的褲襠上,只聽“嗷!!!!”的一聲,剛還在酣睡中的霍嘯虎整個人挺了起來,八塊腹肌緊緊繃著,額頭血管暴突,“哈哈,哥,爹讓我來喊你起床!”霍嘯陽一副痞子樣看著眼前滿臉通紅的老哥,而那只腳丫子還實實在在地踏在霍嘯虎的襠部,只是褲衩裡那根大棒子,此時已經軟了下去,“他媽的你想廢了你親哥是不!?信不信老子讓你娶不著媳婦!!”霍嘯虎一陣臭駡,可霍嘯陽還是笑嘻嘻地,抬腳一看,霍嘯虎滿是尿漬的褲衩又濕了一塊,“哈哈哈哥,你這咋還被我踩漏尿了!哈哈哈!!”,霍嘯虎一看弟弟的賤樣,徹底惱了,跳下床直接把霍嘯陽按在地上,眼看拳頭就要掄上霍嘯陽的臉,“別打了!再不出發就遲到了!”霍嘯龍一發威,打鬧的兩人立刻老實了,霍嘯陽從地上爬起來,膀子上還粘著一團黏糊糊的衛生紙,抓著丟在霍嘯虎45碼的腳前就回屋穿衣服了,霍嘯虎揉了揉褲襠,“操”往地上啐了口唾沫,又用腳掌一擦,也套上運動褲T恤準備上班。. g1 H1 s; ~; G  R
  霍嘯陽剛出門就碰到了對門的鄰居熊鈞威,現役武警,年少有為,28歲就立了不少功,人高馬大,一身緊身黑色背心,黑色警褲和厚重的警靴,大眼看去就知道是個大大咧咧的漢子,“你小子要遲到了吧!威哥今天開車接女朋友,不能送你小子了哈哈哈!”熊鈞威豪爽地和霍嘯陽打招呼,霍嘯陽也回應:“操,威哥你這女朋友換的夠勤快的啊,天天糟蹋黃花大閨女!!”,熊鈞威一警靴踹上霍嘯陽這小子的屁股:“哈哈操你媽的!這樣說老子!!不是上次帶你玩小姐的時候了是吧!小心我告訴你爹!”,霍嘯陽裝疼地怪叫了一聲,捂著屁股,做出一幅可憐的樣子:“別啊!威哥你這要告訴我爹了,他不得廢了我!!”,“別貧了!快去上課吧!”霍嘯陽一看時間確實不早了,和熊鈞威道了個別就一路小跑去上學了。
  到了學校,本以為遲到了,卻剛好在校門口撞到教練,“霍嘯陽,你今天遲到了,不過今天老子有事,先放你一馬!快滾進去!”教練大罵著,高宏軍是霍嘯陽的教練,48歲,體格魁梧,光看長相就知道是個糙爺們兒,平時訓練十分嚴格,私底下跟隊員學生關係不錯,哥們兒一樣。霍嘯陽剛慶倖,突然背後一個重擊,“霍嘯陽!你小子也遲到了啊!哈哈哈,不過今天運氣好,高教臨時有事,訓練取消了!”轉頭看原來是自己的室友龍俊皓,籃球隊的隊長,這貨一直是霍嘯陽的好哥們兒,平時球場上沒少耍帥裝酷,一副桀驁不馴的樣子,天天除了打球健身之外就是擼管開房。“靠,你嚇死我了!咋?你小子也遲到了啊?”霍嘯陽一把推開滿身汗臭味的龍俊皓,“那咋,小爺我就不能遲到?”龍俊皓一臉拽痞的樣子,還撩起背心,露出一塊塊緊實飽滿的腹肌,對著路邊的女生吹口哨,惹得女生紅著臉走了。“別他媽發春了,跟發情的公狗似的!都不訓練了你還往學校走啥,去網吧玩會!”霍嘯陽拉住龍俊皓的短褲,一下子露出大半個碩壯的屁股蛋兒,龍俊皓趕緊提住褲子:“我靠!你他媽想讓我大庭廣眾展示男性雄風啊!玩雞巴,我媳婦還等著我玩呢,昨晚上才約的!”,霍嘯陽看著龍俊皓一臉饑渴的樣子:“去你媽的吧,炮友就炮友,還媳婦,回頭染上性病可別碰老子!那你去吧,老子自己去玩!”,兩人嘻嘻哈哈道別後,霍嘯陽就一個人在路上瞎逛,走著走著看見一條小巷子,深處好像還一閃一閃地亮著霓虹燈,就好奇地走了進去,一看是家酒吧,門口還有個穿黑背心的大漢,霍嘯陽想著正好進去喝兩杯,可剛想進去,就被大漢攔住:“幹嘛!”,霍嘯陽看著大漢,厚實的肌肉把黑背心都快撐破了,不過自己也不是好惹的,就放狠地來了句:“找樂子!咋的!?”,大漢打量了下霍嘯陽,就放行了。進去才發現,裡面面積還是挺大的,就是光線十分昏暗,屋裡吵吵鬧鬧的,仔細看才發現全是男人,臺上還有一個戴著面罩,肌肉發達的裸男扭著屁股跳舞,“靠,這啥地兒!”霍嘯陽納悶起來,摸了半天才摸到在前臺,“帥哥,喝點什麼?”前臺小夥拿了個單子,霍嘯陽一看,單上全是英文也看不懂,又不想丟面子,就隨便點了個,沒一會小夥就放了個小杯子,倒了點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霍嘯陽看了看,杯子不比自己大拇指大多少,乾脆一口悶了,結果嗆地霍嘯陽直流眼淚,前臺的小夥笑了笑,“笑雞巴!多錢?”霍嘯陽抿了抿嘴角嗆出的酒水,小夥呵呵笑了下,說:“200”,這一下差點沒讓霍嘯陽從凳子上摔下來,心想這啥雞巴玩意兒張口閉口要兩百塊!?從褲兜裡掏了半天,將零零碎碎一百來塊錢放在酒吧台前,還有幾個5毛的硬幣,旁邊不少人都呵呵笑了,霍嘯陽臉刷地就紅了,也不能給老爹打電話,不然讓他知道自己來這種地方,不得把自己狗腿打斷,酒吧男看了看那把皺皺巴巴的零錢,又打量了下眼前的男孩,膚色黝黑,手臂結實,T恤下也是肌肉隆起,一看就是搞體育的,俐落地短髮,是個充滿年輕男人味的帥哥“就這點錢也好意思進來?不如.....錢我就不要你的了,你跟我.......”,霍嘯陽還沒聽明白這人說的啥,就看到身後飛來兩張紅鈔落在酒吧臺上,“這是他的酒錢。”一個西裝革履,戴著眼鏡的高大男人說道,“這酒錢我幫你付了,你第一次來這吧?”,霍嘯陽一下解除了危機,感覺道謝:“謝謝你啊哥們兒,我改天一定把錢還你!”,這下霍嘯陽才仔細看到眼前的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裝,裡面穿著黑色的襯衣,打著一條紅色的領帶,這些衣物被健碩發達的體型撐的飽滿有型,髮型是很板正的短髮,鬢角到下巴微微有點絡腮的青茬兒,但給人感覺很乾淨整潔,看樣子是精心修過的,相貌看起來文雅卻又透露著男人的狂野氣息,而且一看就是有錢人,仔細西裝男的身後還有一個穿著健身背心肌肉碩大的男人,“第一次來這裡吧?我介紹一下,我是邵雄,28歲,職業律師,身後這個是我的朋友.....”西裝男自我介紹著,身後的肌肉男接著:“嗯,我叫阮峰,30歲,健身教練....”,霍嘯陽點了點頭,只想著一心離開,“嗯....我....我還有課,所以先走了!對了怎麼聯繫你?”,“這我名片。”西裝男遞出一張全黑色印著銀字的名片給霍嘯陽,霍嘯陽接過收進口袋裡就趕緊溜了。“你就這麼讓他走了?還以為你想釣他呢。”阮峰坐在酒吧台前的凳子上點起一支煙,一旁的邵雄向台前的酒保點了杯酒,此時周圍已經有不少的人盯著邵雄和阮峰兩人,“呵呵,以後有咱們玩的....”邵雄抿了一口酒含在嘴裡,視線掃視了下周圍的人,看到一個結實的運動男,便把口中混著口水的酒吐在腳邊的地板上,又輕扭了下頭示意運動男過來,運動男咽了口口水,乖乖地走上前來跪在邵雄皮鞋前,伸出舌頭貪婪地舔舐著地板上腥烈的液體。
  離霍家不遠的一棟紅色舊樓房上,不怎麼明顯地掛著一個招牌“龍嘯健身”,這裡地處比較偏,一般不注意的話很難發現這裡還有個健身房,一樓是個小飯館,二樓是個澡堂子,三樓就是霍嘯龍開的健身房,而四樓則是個小旅館,一般來這棟樓的客人也都是附近的人和不怎麼富裕的人。健身房內面積不大,牆面也沒怎麼粉刷裝修,沒有跑步機之類的設備,只有幾架力量訓練的器械,幾個杠鈴,一堆堆的鈴片,和一地散落的不同大小的啞鈴。健身房裡也只有不到10個會員,不過各個都是健美級別,霍嘯龍將兩個兒子送走後,就來到了健身房開始一天的高強度訓練,不大的健身房內,一聲聲雄渾有力地吼聲和咣當咣當器械的撞擊聲充滿了力量,霍嘯龍平躺在長凳上,上身赤裸著壯碩的肌肉塊子,兩手緊握杠鈴杆,胸大肌爆出一絲絲的肌理,黑色的短褲中央高高突起一坨,兩條毛茸茸的壯腿微微分開卻紋絲不動,“龍哥今天挺早啊!”霍嘯龍專心推舉,只聽聲也不回應,沒一會頭上一個黑影,突然胸口猛受到一記重擊,但卻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直至做完了這一組才撂下杠鈴,抬眼一看,只看見兩條粗壯無比腱子肉結紮的大腿,一條黑色緊身的健美褲緊緊包裹著大腿內側肌肉突起的男性雄峰,上面肥碩的胸肌爆凸著,僅有兩根細繩的健身吊帶背心完全沒有起到任何遮擋作用,從下往上看,胸肌幾乎遮住整個臉,霍嘯龍光看這身肌肉,就知道這人是誰了,筋肉健身狂曹碩,此人30出頭,185的身高,體重足足有近100公斤,不過這100公斤不是肥肉,幾乎完全是腱子肉,在國外呆過,也參加過國際的健美比賽,在一次比賽中和霍嘯龍認識,兩人志同道合,很快成了兄弟,後來霍嘯龍辦了個健身房,就乾脆讓曹碩來這裡免費鍛煉,正好順便帶帶自己。
  霍嘯陽上著樓梯,一直想著剛剛那地方到底是幹嘛的,都是男人.....到了家門口一摸褲兜才發現家門鑰匙沒了,肯定是剛剛在酒吧掏錢給掉出來了,操!這才幾點,老哥回來還早呢,去找老爹肯定又要罵我,乾脆去威哥家呆著好了。霍嘯陽剛準備敲門,又想到威哥去接女朋友了,正準備離開,卻發現防盜門露著一條縫,可能是忘了關門,想著跟威哥關係跟兄弟沒啥區別,進去休息會也沒啥吧,霍嘯陽就開門進去了,本想著去臥室睡上一覺,卻聽到臥室傳來“大騙子!本來說去看電影的.......你就帶我回你家了........啊~~阿威.......”,直接嚇的霍嘯陽沒趴地上,霍嘯陽趕緊往後撤,可臥室內傳來的一聲聲嬌喘,又讓霍嘯陽抑制不住好奇心,畢竟是二十來歲血氣方剛的男人,誰受得了這麼叫,霍嘯陽乾脆悄悄走過去扒開門縫,一看,屋裡一具魁梧健碩皮膚黝黑的男人正趴在一個女生的兩腿之間,撅著被黑色三角內褲包裹的碩大臀肌吧唧吧唧地舔舐著什麼,而女生面色潮紅,胸前的衣服被撕扯出一條口子,紫色的胸罩半露著,白皙的胸口一條深深的乳溝緩緩起伏。這男人想必就是熊鈞威,女生就是威哥的女朋友小欣。  N# c6 M6 x1 v" J* M
  龍嘯健身房內此時已經有四五個肌壯的健美爺們兒在狠狠操練自己了,而霍嘯龍也剛練完一組負重深蹲,臭汗淋漓,黑色的短褲早已經因為汗水濕透,而被霍嘯龍丟在一旁,只剩下一條汗濕的灰色三角褲衩緊緊包裹著中年爺們兒腥臊陽物。“渾身大汗真爽!”霍嘯龍一邊用背心擦汗一邊走進更衣室,卻聽到從櫃子後面傳來一聲聲雄渾的呻吟聲,偷偷一看,原來是曹碩這小子正躲著打飛機,霍嘯龍仔細打量了下,曹碩已經渾身赤裸,只有兩隻45碼的大腳套著運動鞋,由於剛剛練完,一塊塊肌肉充血爆筋,就著油膩的臭汗油光發亮黑裡透紅,褲衩已經退到腳踝,之間曹碩一隻大手握著他那根烏黑的陽具狠狠擼動,另一隻手則是在自己肌壯的身體上摸來摸去,兩大塊西瓜一樣的胸肌互相擠壓著,兩顆大黑乳頭早已勃起,還隨著胸肌的起伏一抖一抖。霍嘯龍見怪不怪了,平時有不少健美兄弟因為健身鍛煉後欲火難消,乾脆直接在廁所或更衣室自行解決,也沒少被自己撞到,正當霍嘯龍準備悄悄離開的時候,曹碩突然抬起一條粗壯多毛的大腿,一把扯下腳踝處的騷褲衩,直接套在頭上,而前面包裹雞巴的位置正好對著曹碩自己鼻孔的位置,同時曹碩開始猛吸著,嘴裡還發出滿足的喘息聲,緊接著,曹碩那根黑屌子和大胸肌開始同步猛烈抖動起來,噗嗤噗嗤一股股濃稠的精漿噴射出來,高潮後的曹碩大口喘息著,而接下來的事更讓霍嘯龍目瞪口呆,曹碩這個肌肉男居然趴在地上伸出肥舌開始舔舐起自己射出的雄精,吧唧吧唧地,同時曹碩兩塊肥碩肌臀高高撅著,就連中間那枚長滿雜毛一開一合的爺們兒臭屁眼子霍嘯龍都看得一清二楚,霍嘯龍還是第一次偷看另一個男人的手淫,況且還如此淫蕩,好不容易才回過神,趕緊離開,以免被曹碩發現,可是曹碩的大肌肉,大雞巴,大屁眼兒卻一直回蕩在霍嘯龍鬧海中。高潮後的曹碩舔完了地上的精液,用手擦了擦嘴角,露出一絲淫蕩詭異地笑容:“呵呵,霍嘯龍,老子一定要征服你這個肌肉壯爺們兒!用老子肌肉大屌捅爛你的肌肉騷肛!“,說罷,曹碩又握著大雞巴擼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