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8日星期一

雙性已婚奴的自白性史



我身高179、體重78、被男人搞了16年,因緣既會的在航空業也打滾了十多年。平常擔任營運管理的職務所以要管的人不少,包括空姐、機組和地勤。然而,要承認自己從愛幹女人到愛上被男人幹並不容易,要承認自己愛沉溺在男人的股間更是另一個層次的事情,要再承認自己愛上當男人跨下的奴,這就完全是另一件事了。
! ^  z* O& D( z6 E; W
第一章 自白的數據

撇開第一次被男人上不談,因為那應該是可以分開寫一個章節的事。第一次被上後間隔了三年,從我19歲開始到現在,已經被107個男人上過。事實上,我上過的女人也不少,人數也有67個之多,可能是外型與體格的關係,其實要上女人並不是那麼困難。有人告訴我說,男人是會被掰彎,我一開始不信,但是從現在回去看,我應該是被徹底的掰彎,並且樂在其中。  ?& i: ^; K0 S

; o7 _8 |- n9 p! ~5 W4 G4 U
我的身材屬於健身壯但偏游泳型,換句話說,我的臀和腿的線條比起純粹健身的人來說,線條相對的柔軟很多。男人是很視覺的動物,當BTM要不就是年輕,要不就是身材、外型要保養的好,不然TOP憑什麼要玩你,這是我的自知之明;另一方面,健身了十多年,其實對健康也好,加上穿著與外型恰當,上女人也是加分,自然,保持身材外觀成了我20歲後的重點。除了健身,日曬也是引起男人口欲的點,因此,在很多女人不了解我為什麼作日曬機的情況下,日曬的身材搭上健身的結果反而將自己掰成是吸引男人的可口巧克力口味

如果平常個性陽剛強勢,自然要顯露出蕩賤的騷樣就很需要其它東西的加持。不諱言,從早期的RUSH、衣服、褲子、勾妹唷、和年輕人用的菸,都是一種在過程中把外表面具脫下的方式。自然,久而久之,就會在性愛的過程中認識到自己的真面目。

我喜歡淫蕩、穿著騷的女人,在這一行,這種女人不少,這也是為什麼我歷任的女友都是空姐。畢竟女人不騷,男人不愛。這句話也適用在BTM,不過可能標準還更高:BTM不騷、不蕩、身材、臉蛋不吸引人,有經驗的TOP不愛。但是,性慾是一種很奇妙的事,一點也勉強不來。我從原本邊看A片女優替男人口交,邊幫男人口交,慢慢地,開始混看G片和A片,聽起電音,邊被男人活塞,到最後,淫蕩時,只想看著G片和SM的A片,邊服侍男人。這就是所謂自白的開始,開始知道差別。也因為被男人搞了16年,在後來的6年,走上了當奴的不歸路,也開啟了自己無盡的奴慾。就算娶了個正妹空姐升格成人夫,那種慾望已經被喚起,有些訓練也早已熟練。

& j5 b5 x8 t9 Y3 r+ u  d$ L
撇開勾引身邊的熟人所引發的背德感,一般聊天室或交友APP還是需要提供數據,才能讓TOP挑選,進而驗貨。「179,78, 健壯陽剛游泳型 雙性已婚BTM」成了自白的開場數據
第二章
; p+ x5 o+ w, C1 I
這一行就和其它行業差不多,有同志,也有雙性,混搭在一堆異性戀當中,只是不見得好分。M是我在前公司認識的一名機師,法日混血,除了英文說的很溜,中文也不差,他轉來前公司時,飛的仍然是他先前待在歐洲公司時飛的中亞線,只是和他聊過後知道他不想待在中東城市,所以才主動換到以亞洲為基地的公司。M先前不歸我管,但是後來因為調度和溝通流暢度的關係,就把他也派到我下面。不過實際上,他飛的線都是同一條,班表也固定,因此,比較屬於平等的關係;有時他確實需要我和東北亞的塔臺人員溝溝,多半是因為文化上的差異。他和我一樣在工作上都是直接、明確、有時帶有一點強勢,但是他的外國人身份和長相在以亞洲為主的公司職場政治上是不太有用。這時候,多半就是需要我這個帶階級的營運端出來說話比較有用。- H1 I, w: K, |. K

話說他的強勢和直接對塔臺人員沒什麼用,早就耳聞對女人很有用。空姐們其實也分很多類,敢玩愛玩的也是有,不過多半就是非常低調,畢竟被內部點名或是被空姐們集體排緊;不過我到前公司的時候,當BTM也十年了,也一直都在有女友的狀態下;因此,我的感覺就是騷卻優質的空姐和BTM其實是差不多的, 人前要讓人難以確定,偏偏又讓男人想碰、偏偏又不確定碰不碰的了。不過,對M來說,大概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我和M因為年紀差不多、體格也相當,不過他181公分80公斤的身型是比我厚實。M和我大概是天天到公司健身房報到的人,排除我和他不在地上的時間,加上能聊的話題也有,大概認識半年後就算不錯的朋友。
% V: r7 f. X( B9 C9 v% S
前公司並非台灣公司所以非國人士在境內的住宿也歸我處理,因此,我多半都把這些人,包括機師或維修顧問丟在內湖的一些飯店式管理公寓,這樣好讓他們和台灣的空姐們搭同一班交通車到機場。M住的公寓離我的不遠,大概十五分鐘,之所以沒把大家丟在同一棟,除了避免讓他們覺得在住宿舍,也好維持隱私。我住的飯店式管理公寓是因為有附地下停車位,至少我不需要在加班十一二點後回到台北時還要忙著找停車位,然後隔一天六點又要急著出門。

相對於我,M就好命很多,直接搭交通車,加上機師飛行時數限制,他不是待在健身房就是去騎車,省下不少在高速公路上開車的體力。從認識M開始,大概知道他挺有原則,也就是他不亂睡女人,一來是避免被亂投訴,一來是維持形象,也至到和他上床之後也才知道他也是口味玩很大,所以挑的很。
; ~6 c4 f% M* p. M* y
先前提過M的身高是181、體重80,算是標準東西方合體的架子,加上他愛騎公路車,體脂率也不高,平常話不多,但聊天起來通常都很愉快。撇開空姐,因為航班和人的關係,男人圈子裡他就和我比較熟,加上他和我也都愛彼此開玩笑,因此,我們的距離比起我和其它公司的其它人近很多。
0 ~1 P( W4 g6 F+ A% d

記得是2013年夏天開始,偶爾我會去他公寓了解一些辦公室聽不到的消息,說到這就不能不提前女友。前女友也是前公司的同仁,她本身就會幫我帶一些消息。我們的關係維持的很低調,畢竟碰到補貼、班表、和地勤一些事務,這種關係對她不是什麼加分。她的加分是原自於那種很肉慾的吸引,就好比同志就算不上女人,但如果女人豔麗也懂進退,同志自然少對這種女人白眼或忽視,當然就更不用擔異性戀的客人、或是地勤、或是航站人員了。她169、50、34D的罩杯大概解釋了她50公斤中有一些部分都長在該長的地方。
' z2 u2 O5 ^$ @* H+ a1 C
她也是那種標準愛美可以不要命的女人,除了會在飛完後還會主動去上健身房,她也是少數不穿靜脈曲張襪 (Compression Stocking),而愛穿吊帶襪甚至開叉褲襪的女人,就算冒著被記點或被座艙長白眼的風險,8公分的尖頭高跟鞋也照穿不誤。因此,客人或是站內人員對她的空姐制服加上性幻想所達成的回頭率與搭訕率大概是百分之二百。差別在於,熟客與站內的熟人就知道她是出了名的冷。也忘了她怎麼點名我的,我們睡了幾次後發現個性、興趣都差不多,平常就是冷臉忙辦事、愛健身運動、私底下也愛刺激、愛玩。就這樣從2012年開始交往。事實上,在和她交往的過程中,我還是會偶爾利用空檔和男人一夜(ONS),不過多半就是維持在固定的床伴之間,加上她在台北有她自己的小公寓,兩個人就是偶爾同居,自然不會讓她起疑。
3 c: Q- b; H1 B+ B
( a1 g5 g3 I+ G( S4 H' K+ D
2013那年秋末,我大概和M也認識了快一年,也串了門子大概十多來次,算熟了。那次是星期五晚上,前女友當天早上的飛機回來,傳了訊息和我說當天下午和晚上她有事,星期六和朋友聚聚,星期日再碰面。

我不得不說,自呼有時候是一件要人命的事,偏偏我自己知道自呼有時候只是讓我自己放鬆很快的方式,只要性慾沒有被勾起來… 我多半會在車子的行李箱放著一個小工具箱,裡面有水車、工具、和基本的必需品。那天是有想過趁星期五晚上前女友不會來的情況下,約一個APP聊了三四次的TOP。於是,趁健身快結束,時針要指到晚上七點時,上車前呼了四、五口。偏偏天意就是要我走上這條不歸路,那個TOP臨時取消了行程,回我簡訊的時候剛好是我把手上的水車放回行李箱,一邊想著要不要把RUSH帶在身上,一邊把車子開上高速公路北上路段。
3 w0 ^/ }6 o- m4 d/ ]2 j! i6 U
計畫原本是健身完,打算約在MOTEL見面後等煙上時再沖澡,這下也免了。一邊想到底要約人還是要乖乖的在家守貞。臨時就想起,健身時也沒見到M,於是在北上回台北時傳了簡訊給他,一來問他怎麼沒出現在健身房,二來問他要不要喝一瓶我從日本帶回來的一瓶紅酒,留在車上一直沒機會試。傳了簡訊給M,約莫三十分鐘,車子開到林口時,才見M的訊息。「剛才在忙,朋友剛離開。紅酒!? 當然歡迎。到了和我說。」


煙上來,其實人的思想就是會走歪掉,應該說,跟著一個慣性走,這也是煙最根本的作用,挑起人的慾望,不見得是情慾、也許是肉慾、也許是邪念、總之,就是很舒服的順著走。我開始會想M是不是剛幹完女人,自己也不自覺去開了手套箱看看我放在車上的十多條性感內褲。我是一個很戀褲的BTM,就像一般同志一樣,戀泳褲,戀性感的顏色、到最後我不得不承認、愈小件、愈緊、愈有網、薄紗、甚至蕾絲、就愈吸引我。買內褲成了一種習慣和嗜好,也從TOOT等牌子換到各種只要我喜歡的,在國外網站上看到的就會買下來。久而久之,內褲從後空、丁字、網三角、網四角、低腰三角、低腰四角、半透明、透明、分類下來大概有七八十之之譜;戀物的我自然就很習慣的把一些內褲隨身或隨車帶。更愛上從單穿到混搭,擺明了把自己當模特兒在玩。! Q& {9 A0 a' ~: T$ G5 P

那天,我裡面穿了件紫色班點的後空內褲,偏偏我就是外搭了件純白萊卡低腰網四角,沒別的原因,就愛騷包。唯一我忘了一件事,低腰的網是網在臀部,也就是從後面,我裡面的紫色班點後空內褲一覽無疑:這就是混搭的下場。
; c" \7 m5 r& R+ l4 G8 L5 f
周五的夜晚內湖找停車位還算容易,傳了簡訊給M等他的同時,腦袋轉了轉:待一陣子、然後回家自玩吧。我相信,自我也是很多人在不想亂找ONS的情況下,折衷的辦法。決定後,我就在等簡訊的同時,開了車門,繞到行李箱,再繞回後座,獨自的多呼了三四口。簡訊一響,我打算把紅酒開了、喝完、走了、回家玩自己。6 \* O; E' R) I7 H
0 r) v$ g/ r# J7 N( R1 O
----------------------------------------------------------------------------------------------
, P: I1 v+ A1 ^2 p, o. ~& O3 m
搭電梯到了十四樓,他的大門沒關,我走了進去,室內卻有一種肉體溫度的感覺。秋末是有涼意,但屋裡的溫度卻是暖和的,這不太正常,尤其是四十坪的房子。我沒見M人影,就直接喊著「紅酒在廚房桌上,你今天怎麼沒去健身房,難不成在家運動阿?」只聽見他推開臥房浴室的門聲,一邊回答我:「是阿! 剛下飛機,不想動,剛好朋友約,就直接在家運動,不是很好嗎」一個38歲的男人,講起性事來,就是一符很正常的樣子;這和我想的果然差不多,他剛和所謂的「朋友」作完「運動」。煙上的我,很不自覺的用手捏了下我半軟的屌。享受那種壓迫的快感,我下意識的一手伸進口袋摸了帶著身上的RUSH,他人走了出來,我也趕緊把手放下。

他手上拿著浴巾,只穿了件Under Armour的白色緊身快速排汗內褲,我煙上的情慾當然抑制不住直接瞄往他的下體。我只能說,目測他沒有勃起的屌,大概就有8、9 公分。我也很明顯到我吞口水的肢體反應,看來煙是完全上來了。閒話了幾句,M對我說「你手邊還有沒有 Ecstasy, 我朋友明天還會過來,你給我的,我都用完了」。講到這,必須要叉開話題,老實的承認一件事。在這一行,是有定期藥檢這件事,加上外國人需要定期體檢;我和M在國外待久了,也偏偏都知道,煙或是衣,前者可以幫助運動的爆發力,後者可以輔助睡眠。這二者事兜在一起,再加上在幾次Locker room Talk 之後,我們兩個就有默契的、透過彼此的管道,解決我們跨時區、長出差、睡眠品質差的問題。當然,我相信他和我一樣,在房事上一定也會用,只是他一定不知道我這個人前人模人樣的,會用這些東西在我的BTM角色上。3 f- a3 c4 l' Q0 t
' _7 p; i& \3 S4 k0 n
「我車上還有幾顆David之前給我的,我沒要待很久,等等走時,我拿給你」
: d/ H. w7 K% n% ?
「多謝」

我從他的表情和講話上,可以感覺到,他應該是衣服已經上來一陣子了,尤其是洗了熱水澡,這應該是沒疑問的,只是看他和他的「朋友」是玩了多久,我才能推算他藥效是正在退還是正上來。我也開始很想知道他這個朋友是誰,不過我們對隱私這件事很尊重,因此,我們也從來不問彼此是什麼性向、和什麼女人交往之類。換句話說,他知道我有女友,不過他也不知道她是誰。而我呢,我則是覺得他應該是玩女人的料,至於會不會玩男人,平常這個念頭在我工作時是從來不會出現。但是,今天,在健身完、現前約的男人失約、再加上看到他運動型內褲下面那條小蛇,我念頭早處在BTM的模式。

「你健身完進來過來?」
「是阿、原本要沖澡、後來人多就算了」
「那你要不要這邊沖一沖,我上個月自己裝了新的SPA,他們和我說14樓的水壓夠,我今天才開始試」
「好阿」這個直接的回答是因為我是一個愛沖澡的人,也愛身體保持乾爽的感覺;另一方面,我也懶的回去再沖澡,不如就在他這邊沖洗完,回家也好直接開始;再另一方面,我有點好奇的想知道他的「朋友」有沒有留什麼線索在他家。

他說「我那條浴巾給你」。我和M常在會健身房locker room洗澡後換衣服時,隔著櫃子邊聊天,因此,我一邊也就很自然,就像在自己家一樣,解給我的襯衫、脫下我的牛仔褲和皮鞋。只是平常愛穿性感內褲的我,多半是在進健身房前就把內褲換會所謂正常的緊身包臀四角,這個晚上,那個當下,我還認為我很安全,因為我紫色班點的後空內褲後面有一件純白萊卡低腰四角。是的,我並沒有意識到臀部的後面是網透明的,換句話說,兩條紫色班點的後空帶,還有整個後後形狀,其實是一覽無疑。

他從臥房再走出來,我正面面對著他上半身的襯衫剛脫下來,他遞給我浴巾時我客氣的說「你要不要我到另一個浴室」他則回我「不用阿,就是要你用我臥房的SPA」,他笑了笑,「另外,要請你給一下意見看水壓夠不夠,還是我要再裝另一個馬達」。我邊往臥房走邊說「我想應該不用,不然加壓馬達要裝在頂樓,還要看建商有沒有留位子,頂樓的游泳室應該本身就有加馬達,所以水壓應該沒問題…」, l, I2 U1 D9 e# C3 K# V% r: @
) C# F4 T- b. U4 m4 v
從廚房沿著客廳到臥房是L型的走廊,大概有8公尺,也就是8步的距離。是的,邊走時,我才意識到,我的後面是網透明的…太遲了,我第一二步走過去時才正在把話講完,在第三第四步時,我腦袋有點空轉,直到第五、六步時我想到我手上的浴巾,才想要把浴巾放下來圍住下半身、轉角就在前面。實際上,到我轉進臥房時,我才完全把我的浴巾包好。也許是煙上來的正常反應,我也沒很緊張,一邊也是想著他應該不會特別去注意,沒什麼大不了的。

「桌上那瓶我就打開嚕」他的聲音從遠端傳來。9 p3 ~- b7 E5 L% O: w+ C+ a
「好」。我進來浴室把玻璃門關上後,開始沖澡,一邊沖洗BTM的下半身。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樣,從開車回來內湖到洗澡大概也有一個多小時,加上下車前手賤的舉動,「那個」已經上來了。保持優雅、也保持周圍環境乾淨,我乾溼分離的馬桶和SPA間來回了四五次後,全身其實都「清乾淨了」。AXE的Body Wash除了在清洗上很方便外,它的香味也足以蓋住過程的不優雅。

問題來了,我到底是要穿什內褲回身上。這個問題沒困擾我很久,我一樣把紫色班點的後空內褲和萊卡低腰網四角依順傳上,因為我這次大算圍著浴巾出門,然後等出門前再到其中一間客房把褲子換上。出了玻璃門,我注意到浴室前的換衣簍。我打開蓋子就是為了看看有什麼線索。就在我眼前,我看到一條很眼熟的Vicotra Secret的瑩光黃蕾絲丁字褲:第一、台灣沒有Victora Secret,第二瑩光黃的大概只有騷包的女人愛穿,又不是夜跑把褲子脫掉,不然幹麻要穿瑩光黃,只有蕩BTM或騷包女人才愛穿。是的,我自己就有二件瑩光黃和瑩光緣的緊身泳褲,我是在說給我自己聽。但是,我更知道的是,那條件內褲的主人。我一邊找著有沒有吊帶式免脫黑褲襪的踪跡,我的臀卻不自覺的自己在夾…翻了翻換衣簍沒有,我的眼睛放到對角辦公小桌旁邊的垃圾桶。我走了回去,是的,就在那桶子裡,一件黑色,不是靜脈曲張襪 ,標準黑色不勾紗的吊帶免脫褲襪,被扯破了丟在裡面。我一隻手伸進去、揀了出來,一隻手又用力捏按了我在浴巾和混搭內褲下的屌…

我快速的放下被扯硬的褲襪,回過頭的時候,M已經在臥房門口了。
他邊笑著問我「你走去洗澡時我不是故意要看到你的內褲,不過很性感,可以多讓我看幾眼嗎?」
他邊講話的同時,我又不自覺的往他的下半身看去。雖然,他上半身已經穿上一件綿衫,下半身那件Under Armour裡面的傢伙已經脹起來了。他的陽具少說也有17公分長、粗度在那個當下應該只有半硬的狀態,我卻只能想到數字5或以上。他臉酒紅的,代表著他應該喝了我帶的紅酒;更重要的是,我很確信他現前二三小時用的衣正處在上來的狀態…
; T" q) u+ n  b( \2 {0 s9 y
「把浴巾放下來」他用很簡單的話,很客氣但帶著命令的方式對我說。我沒回答,默默的照作。因為,男人的命令對我來說一直都有無法抗拒誘感。我用手把浴巾打開、解來下來。- Y0 n, e# E' s; @
% f& T$ j7 x1 H- G& v
「轉過身讓我看一下」我沒回答,默默的把背面轉給他。淺紫色帶粉的Poly質材後空內褲上有黑色凸起的圓型班點,是為了增加觸感用的,萊卡的白色網四角就是泳褲般貼身,卻什麼都擋不住,兩條條子和後空的樣式就赤裸裸的呈現在白色網狀的包覆。' T8 @& n1 U3 K& N3 V' q

我回頭看了看他,他的屌應該是硬了,是的,現在只少是18/5.5的尺寸,在我被男人上過十多年後,我看屌是很準的…5 _. B7 x, u0 H$ n" r
) S8 k& t+ h4 k! `9 u9 L
「你是Bi BTM吧」他這樣直接了當的問。
「是」我很乾脆的回答。

----------------------------------------------------------------------------------------------

「給我看你裡面那件。我喜歡後空」M站在臥房的門口,再度開口。  ]6 K1 V  L% f8 W. H& `! x
' b- ~+ }3 [) v3 A. {) @' w. ~8 r, f
我一樣默默的不說話,緩緩的把白色萊卡脫到大腿間,我把白色萊卡網內褲褪到腳邊,距離浴室玻璃門一公尺前,我一手扶著門把,很自然的用右腳跟提起內褲,熟練的把內褲勾到另一手中。這個動作會讓臀部很習慣性的挺高好讓脫下內褲的動作不但優雅也帶有挑透意味。另一方面,我自己心知杜明,煙是徹底的上來了,我應該是不打算抗拒接下來任何可能發生的事。! P7 @2 Q8 N1 P& m! A

現在我的身上就只有那件淺紫色帶粉的Poly質材後空內褲,是我出差日本時找了許久的款式。淺紫色帶粉的Poly質材的前面是一片網紗交錯的小三角,面積不會過小導致和健身的身材不成比例,面積也不會過大造成減低男人性慾的效果。+ G3 Q6 m, n" Z3 f- N

我是一個平常外表陽剛喜歡運動的人,偏偏我私底下的那面就是愛營造給人有騷媚的感覺,經過十多年和男人與女人相處的歷練,我已經找到我的模式。也就是在健壯的體格下保有女人陰柔面的性感,但這種性感又必須遠離娘的成分,這樣,在男人中才有市場。事實上,喜歡純陽剛型的TOP,還是有很多不是很能接受我這種型。不過話說回來,雙性或是成熟的MAN TOP往往喜愛這種反差的特徵。這件內褲就是其中一件可以帶給我這種感覺的款式:黑色凸起的圓型班點與維多利亞紫,確實是有陰柔的成分,不過這也是反應了我是BTM的事實,混搭的白色萊卡本來也就是為緩和底下這件後空過多的直接了當,讓我在上班時,有一種安全有帶有性暗示的狀態。
: [9 i  ^: X3 u7 Z5 c

「真好看! 我們到廚房喝你帶來的那瓶紅酒吧!」M就這樣把兩句沒關聯話連在一起,指著我叫我先走。% G1 s& S0 S2 ~! \* U! X

我的經驗告訴我,M不是什麼新手了;這一點就激起了我的好勝慾。事實上,所謂健壯的BTM如果連平常的個性都很強勢的話,在男人房裡其實和「害羞」扯不太上什麼關係,反到是和「野」有關。換句話說,男人愈有經驗,愈是引起我想要勾引男人的慾望。因為,引起男人的視覺再勾起他想要的性慾,反而是我當男人BTM時一種挑臖的舉止,也是讓男人知道要駕馭我不是那麼容易的暗示。另一方面,我也知道從今晚後,我和M的關係,又會是滿足我另一種與男人沉溺情慾的開始。當下的我不知道的是,後來的發展確實是滿足了我從未體驗卻想像過的狀態,卻同樣把我的奴性和對男人情慾的渴望提升到另一個層次。
* ~1 \# m% T$ b$ A" ?( R6 G  ]+ C
我轉過身,健身後我的胸前又漲大了不少,腹部雖然沒有六塊腹肌,卻有著四塊的線條帶了些可以接受的體脂。我把右手的白色萊卡換到左手,走到臥房門口,擦身過M時,右手食指輕輕的掃過M的下體,他男人的象徵微微的抖動了一下,他身上剛用完AXE身上的男人麝香也回敬我一杯。) l* O& n/ o5 e& n) _+ u

右手食指離開他的內褲時還不忘用食指與姆指輕握M的龜頭,一邊回過頭和他說「走阿! 去喝吧! 原本是要帶回去給我女友的」。" I1 S0 o  Y9 G! _

「直粗大…難怪可以男女通吃…」我暗自在心理這樣說。

我一邊往門口客廳旁的廚房方向走,一邊把臀提高。「你要看,就讓你看個夠,你的屌粗,我的臀翹」這時候,我心理想到另一件事:二小時前,那個女人是不是也是這樣子在M面前過。5 k* I- @" u3 W+ @/ e
; I* V3 C" }) p2 T
% e+ }1 k+ b6 A2 r1 d
我可以看感受到M跟在我後面,他視線掃在我臀部上,那種意淫的氣氛。來到開放式的廚房,他從我身邊繞過,到櫃子上拿了另一個紅酒杯,繞過的時候,我可以感受到他的下體一樣輕輕的貼掃過我的臀部,現在,一比一平手。
6 A* p. v- V& h
「放了十分鐘後,會更甜,我買的時候,小姐和我說的」M站在我旁邊,我小啜了二口後告訴M。他的手一邊滑在我的臀溝和後空內褲的兩條帶子上。  j% K4 I8 x# L9 |( A9 D, w
$ e  a0 \0 _' h. c8 ?. d
「那正好,跪下去,幫我吹」M對我這樣說。. m0 S0 ~! t! a

該死的,直接、赤裸又帶有平常氣息的命令,我的身體就像著了魔一樣。不,應該說,服侍男人本性,就這樣被M喚了出來。但我不打算完全反棄,我熟練的跪在廚房的木板地上,M靠在高腳餐桌邊,盯著我看。

我隔著M的運動型內褲聞了聞他下體以及混合著AXE的麝香味,我張開口,伸出舌頭隔著他的內褲輕輕的從他的陰莖中間舔起。要知道,當BTM跪在TOP面前時,TOP的整個人和陽具其實就融為一體,他這個人吸不吸引你,自然決定了你想不想要唅他的分身。愈是吸引,想要口交的慾望愈是強烈。5 n" z& H0 A6 J$ A

我的陽具在搞女人的時候也是有15公分長4公分粗,但我在和男人上床後第二年就知道,男人的雞巴,某種程度代表了他的地位。我不完全是個陽具祟拜者,但是,就像女人一樣,BTM對於TOP的迷戀,某種程度是絕對存在的,只是迷戀的多寡。如果迷戀的指數是從一到十,我想我的分數應該是在七吧。偏偏,在當BTM的我,我的雞巴是不容易硬的。一來是用煙或其它東西放鬆所造成的結果,二來,更像以前搞過我的男人對我說的,我的重心就馬上從我的雞巴放到我的後庭去了;自然,那種渴望愈強烈,雞巴愈軟。

不過,在和M上床的前一年,我已經體會到自己雞巴在和男人行房時,是不會硬的事實,也更徹底的接受了自己是天生當BTM的料。也因此,看到TOP屌勃起的樣子,更讓我知道,我和他,在房間裡角色的分別。在認份後,我更容易前列腺高潮,也更容易潮吹(雖然潮吹出來的東西到底是尿或是混合物,我一直都分不出來),相對地,我的雞巴則更容易縮小到一個性感玩物的狀態。# u8 [- s% Q' D5 {* w; A
5 o  n* P. `; e
我的舌尖來往的舔著M的屌,口水混著紅酒潤溼了他的內褲,我抬頭看他的表情,M很自然的看著我對我笑一笑。我一手貼扶在他的大腿上,一手開始不安分的輕柔他的分身,而我的舌頭則往下開始舔聞他的卵囊。我的鼻尖輕貼著M的卵蛋並且在M的卵囊與股間呼吸著他的味道。我愈是呼吸的用力,我的頭就微微的發茫,舌頭就是更規律的來回來他的卵蛋和陰莖之間。0 b" h& M7 F, C
1 |# K+ t/ y# ?4 E% ~
M的卵蛋大概有乒乓球的大小,因此,整個卵囊隔著內褲給我一種很厚實又肥大的傲人感。我原本輕柔他分身的左手改放到M的腰上,右手開始打算輕輕的拉開他緊緊貼著身上的運動型內褲。M這時候抓住我的右手阻止我,一邊說到。
# H; _) O' x9 T1 X! \- s
「去車子拿東西上來,你自己要用的東西也帶著。」他扶了我一把,好讓我站起身。M指的是他想用衣,而他應該猜的到我自己應該用的是另一種。M因為常要通關加上體檢,除了有一次我們兩個人一大早進行100公里自行車自主運練時,用了一次,不然他對煙就是再三克制。而我也有我自己的考慮,衡量了一下今晚是星期五,六日休息後,我下星期一不用進公司,到星期二直接到日本辦公室,這段時間,也夠我回復了。

我起身要去穿衣服時,M開口了。「你不要穿牛仔褲直接下去拿」。我愣了一下,沒回應,一邊把襯衫穿上。

M轉過身到客廰沙發上拿了錢包,給了我一張四個小孩,一邊接著說「我陪你坐到地下室,我和你從車道上去,這樣社區警衛就不會看到了」。
% `' M& u8 m- i5 E$ }8 Y
「你要我死哦」我回嘴。+ o% A$ D, r- l/ ?! U$ s8 W- ~
; w0 t5 x8 f. i' O# }/ B0 y2 T" |+ \+ @
「我到覺得你會穿這種內褲去上班,我這要求應該不過份才是」他笑了笑回答。「不然你要不要搭個黑色褲襪,這樣晚上看不出來」原來,他看到我在檢查他臥房的垃圾桶,他大剌剌的虧起我來。! {1 ~( ~4 {% M- F2 I/ R

「那你要不要也只穿這樣陪我」我再回嘴,二比一。3 \; |7 l* F# K8 ^- S

「好阿」M輕快的說,他一邊套上他的針織衫。他的運動型內褲蓋到大腿中間,而我的偏偏就是該死的後空內褲,我的襯衫穿上後,也只是輕輕的蓋到我臀部的上緣而已。該死,二比二。( b8 P" K, u& `2 ~9 T

我們兩個搭進電梯,時間才剛過晚上八點十五分,電梯從十四樓一路往B2走。最好管理員不要盯著電梯的監視器看,也最好不要有人臨時走來了。
1 \4 w0 L3 M$ b8 }
隨著電梯往下走,偏偏我心裡的曝露慾卻開始一直往上升…; j1 |7 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