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6日星期日

退伍兵的胯下生涯 2/2


15. - |: ^, O* ?" H" P8 ~# g

拍摄完了回到更衣室里洗澡,周辰远摸着自己屁股上满满的精液,觉着一阵恶心。“工作结束”周辰远当天就拿到了公司派发的奖金,郭延还特地单独给他包了个五千块的红包。一下子赚这么多钱,小帅哥心里有些飘飘然,先前那些不愉快都让他抛在了脑后。看着脚上穿了很久的旧运动鞋,他决定下周就给自己买双新鞋。3 Q! I5 I7 [! {/ A) \' Z
* P2 f$ G* v3 X2 I4 p" m+ k! g
一转眼到了周末,睁开眼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周辰远从宿舍的床上跳下来,想着要是公司没有新的工作通知,就去商场逛逛买两双新鞋子。

刚洗漱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弄了个帅气的发型。跟着桌上的手机就响了,拿起来一看原来是公司老总赵宇的电话。

“赵总您早”

“小周,电话接的倒是蛮快的嘛,今天本来又有新的拍照,不过郭总刚给我电话,想让你今天陪他上街逛逛,所以我就问你今天你是想去拍照呢,还是陪陪郭总。”9 m" [5 R4 x, C) \% e

“那陪郭总的话…”

不等他说完,赵宇就像猜到他的心思一样:“提成郭总出,他正好还想给你买点礼物你看怎么样”

想到与其脱光了被一群人羞耻地摆弄还不如陪郭总逛逛街,周辰远很快就下定了心思“正好我也想去街上逛逛,那我就去陪郭总吧”

“好的,郭总二十分钟后到你们学校门口接你”3 T7 y7 W5 C0 q/ i

周辰远于是去宿舍楼下的早餐车上买了点早点,一边吃着一边晃到了学校门口。跟着一样明晃晃的跑车停在他的身前。他也不客气,跳上车坐在副驾驶座上。“郭总早”, ~. @1 x% K* A

郭延一边踩着油门,一边扭头看他:“早啊帅哥,看你吃着一嘴油,后座上有纸。”

周辰远抹了把嘴扭头去拿纸。趁他扭头的空挡,郭延腾出右手隔着运动裤抓住小帅哥的下体。

正伸手去够后座上的纸,突然感觉到鸡巴被人握在掌心,周辰远也顾不上拿纸,扭头过来就要捂住自己的鸡巴。

“郭总,别这样”

“怎么了,你吃饱了我还没吃饭,不能让我摸摸解解馋?”郭延一边说,一边手上动作揉捏起来。“你看你一模就硬了,你爽我也爽,不是挺好?把裤子脱了,车外面看不见的”& O! |. c2 A% k$ z7 n& u2 w. D) O

看郭延把车开得飞快,周辰远心惊肉跳,担心再挣扎郭延就把不稳方向盘了,只得听他的把运动裤和内裤脱到膝盖的地方,。3 j- [! I+ ]! S# d9 N5 [) P1 P

“啐,这么老土的内裤”郭延扭头看了一眼“等下带你买个十条名牌内裤”4 ^% w0 M& ?: k: t, R

没想到郭总这么大方,周辰远也不好意思再违逆他的意思,红着脸看着窗外,任郭延的手对自己的鸡巴为所欲为。

郭延一边玩弄着周辰远的鸡巴一边问:“你这大鸟看着挺嫩,有没有操过?”
" |, W+ ?3 c3 g4 D$ R+ A
“没,我还没谈过女朋友”
5 S4 [4 _6 A+ B/ a$ i9 r
“没想到还是个雏”郭延更是有了兴趣“那你这鸡巴有没有被别人玩过?”- i, q& F0 d% \  m' E

“没有…”
$ f; I- G6 q# G+ ^4 p
看他一脸羞臊的样子,郭延满脸的兴趣盎然“那我今天就先帮你射一发。”说完郭延一边慢条斯理地撸动着帅哥未经人事的鸡巴,一边用指腹摩挲着他最敏感的龟头。
+ V4 P: D4 }- f% I' I; _5 l
从来没被别人玩弄过自己最隐私的地方,周辰远只觉得快感连连;敏感的龟头被人用手指绕着圈让他爽的红了脸,蜷紧了脚趾,还发出一声声浅浅地闷哼。不一会儿一波波快感袭来,帅哥性感的腹肌一下下缩紧,积攒许久的精液蓄势待发。4 ?) S% v3 @( T! s+ t( Q3 e

感觉到小帅哥精关失手,郭延立马用手握住了他的龟头,一波波精液全射在了他的张掌心。不等他完全射完,郭延又开始慢慢撸动着帅哥还未软掉的肉棒,把掌中满满的的精液全给抹在周辰远的肉榜上。$ W- N; i+ r9 z5 ^, z& n
! {* `0 l) x0 D) O# i
“看,你这骚鸡巴被人玩过还这么精神,像不像牛奶冰淇淋让人想要一口咬下去。”/ E2 u8 {: p8 z, g  u" l

帅哥迷蒙的双眼还没从高潮的余韵中清醒,一低头,就看见自己满是精液的大鸡巴毫不羞耻地在男人手中傲然挺立,射过一次精的龟头已是鲜红的颜色,郭延还用两个手指捏着敏感的龟头,刚刚喷精的尿道口被捏的一张一合。5 ?6 S" g8 A# u/ r

16.

郭延让周辰远回头拿过纸巾,却只自己擦了擦手,他很恶劣地用两个手指捏弄着帅哥依旧硬挺的肉棒,直到小帅哥眼睁睁地看着精液慢慢地干涸在自己的肉棒上。

接著兩個人開車到了市裡最大的購物中心,郭延带着小帥哥去了内裤店。两个大男人跑内裤店买内裤,周辰远还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随手挑了三条样式普通的内裤。郭延看着他有些窘迫的样子存心逗他,伸手就拿过旁边情趣系列的内裤在他身上比划。; _" A" M$ J7 w8 `; {$ r: z
; x% |1 n) }% n0 ^! \' b
郭延手里的情趣内裤各个骚气地不行,有的偏偏在鸡巴的部位做成半透明的样式;有的布料少的可怜,还在臀部开个洞。周辰远看着这样的内裤在自己身上比划,恨不得低着头赶紧跑出门去。

“有什么关系,都成年了还这么纯啊你。”郭延一把拉过他去收银台结账去。* K; r0 p7 B6 c0 F
# J& G# v5 ^$ p+ `# Y
结完账出门,郭延在他身边耳语:“走,去洗手间把这件穿上给我看看”说完就拐进了不远处的洗手间。
# ?! j: k* i7 O' S9 G) @
两个人钻进一个隔间关上门,小帅哥只得慢吞吞地背对着郭总把手里刚拿着的情趣内裤套上,穿的时候还小心地捂住下体。* b% [; \- o/ Q( O

郭延从背后揽住他,在他的耳旁轻声说“你看看你,拍了两次照片怎么就把自己当成女人了,在男人面前遮遮掩掩。”说完一把拉扯下他的内裤,小帅哥鲜嫩的大鸟立马跳了出来。8 N- S; f. \$ @; V

“你跟你们老板签的是人体模特的协议,这玩意对我们这些会员来说可是想怎么看就怎么看的。今天我好心提醒你,要不到时候你不肯脱裤子,你们老板可是要好好教训你的。”

郭延又帮他把内裤穿了上去,还伸手掐了下小帅哥有点不老实的肉棒,引得他一声闷哼。跟着让他转过身,小帅哥挺翘的臀瓣从情趣内裤开的洞里露了出来。

“上次我就注意到了,你小子居然有一个比女人还棒的翘臀。你这屁股真是你身上最大的本钱。”郭延捏了捏周辰远的臀瓣“手感还真是不错”" [! C( J4 `+ ~8 b/ J1 c

“郭总,别这样”

“你看你穿的这么性感,漂亮的屁股露在这勾死人了。郭总我被你勾硬了,你说怎么办?”2 W7 Q; }4 w$ j  [# n  [3 r1 ^

“我…我帮您打出来吧…”一想到上次那个淫荡的“拍摄”现场,周辰远宁可用手替郭总帮忙。5 y, u3 `1 D3 S2 ^

“郭总我今天不像上次那样用鸡巴搞,你这屁股这会儿实在是太诱人,让我玩会儿呗。& W- e6 M3 T  R. m6 q4 A% N" b

“好,好吧…”小帅哥心想反正怎样也不会比上次那么多人看着被郭总用鸡巴玩弄羞耻,而且今天郭总是来出钱的,还是忍忍吧。( S7 U# E) y9 j: B( U; d
6 |" B& l4 ~0 W2 v
周大帅哥的这一妥协正中郭延下怀,他坐在马桶上,指挥着小帅哥摆出羞耻的姿势“对,就这样两腿再打开一点,把屁股撅起来,好就这样。”' o! j( c8 @( `, W0 c
- x' i( Q4 y/ T! T* T; C9 S
周辰远怎样都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要在厕所里按别的男人的要求摆出如此羞耻地姿势,主动撅着屁股让别人玩弄自己的屁股。
6 @( G2 c* Y+ Z! H: [3 w  R- U
郭延的大手开始抚摸上帅哥的臀部,时而托起臀瓣慢慢掂弄,时而一下下合拢掌心抓捏,不同的动作都让小帅哥感觉无比羞耻。& X+ H6 h3 W: k  i) \
: v* E5 U% z5 V! J$ j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自己像AV里那些被玩弄胸部的女优一样?不过你这手感可比她们的奶子好多了”
# J. d/ I, P  h: r2 d. S
话音未落,周辰远只感觉到臀瓣上一阵湿滑,一股股湿热的鼻息也清楚地从敏感的臀部传递过来。“怎么样,想象一下你现在就是片里的女主角,从没被人看到的胸部现在暴露眼前,敏感的乳房被揉捏,舔弄,吸允。”
' z4 w2 A8 L- P8 c9 g9 Y$ m
一边说着,郭延一边掰开帅哥的臀瓣,无毛的菊洞瑟缩在中间,仿佛是在无声的邀请。
: J$ P1 h; m1 \
“你这小菊花还挺粉嫩的,屁股再抬高一点”
! B# I1 l) }! ^0 \( b$ b
周辰远只得大张着双腿,双手扶住脚腕。
- D' B6 `2 t: ]) x. P
郭总冲着紧闭的洞口吐了口唾沫,跟着就用粗糙的舌头舔了上去。小帅哥从来没有被人触碰过得禁地一阵麻痒,双腿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了起来,挺翘的臀瓣也不受控制地扭来扭去,看上去倒是像主动地在郭延的脸上磨蹭。郭总伸手扣住了周辰远的腰,就像接吻一样吸的小帅哥的菊花嘶嘶作响。3 N' ^/ G0 i" V" R$ F$ H

周辰远的处子菊被吸允地一张一合,郭总的舌头很容易就探入肉洞里,刺探着帅哥尚未开垦的处女地。

郭总的一番啃咬舔弄足足玩了十分钟,小帅哥的肉洞被吸允的一片殷红,菊花微张无法合拢,臀瓣上也布满了郭总浅浅地咬痕和吻痕。郭总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双手更加大力的掰开周辰远的肉臀,冲着帅哥合不上的肉洞吐了两口唾沫,接着恶劣的揉捏起帅哥的臀瓣,看着帅哥的菊花吞下自己的口水
17
郭总拉过小帅哥,让他跨坐在马桶上,摆出两脚朝天的姿势,一边继续玩弄的帅哥的菊花一边问。“大帅哥等下想买谁家的鞋子?”$ S4 `" R  x" W2 h

“想买耐克的篮球鞋”
# H2 J4 l: i- ]( \9 o: d( h
“让我看看你的帅脚穿着好不好看”说着,郭总就抬手脱掉了小帅哥左脚的鞋子,露出了漂亮的白色船袜。小帅哥的脚型的确很好看,淡淡的直男脚味也让郭总喜欢的不行。一把扯掉周辰远的船袜,郭延抱着的他光裸的大脚就啃咬了起来。帅哥的嫩脚从来没被人碰过,此刻却被人捧在手上一个个吸着脚趾。郭总肥厚的嘴唇吸允得脚趾滋滋作响,舌头也不停地在脚趾间的缝隙里穿梭。* r6 u. c9 r$ ~' W
6 y6 s: p- C/ p" w% Y0 j- {- W; @3 T8 Q
周辰远看着自己的大脚被人捧在手上,像玩物一样地随意舔弄,只感觉无比羞耻。被舔过的地方像着了火一样一阵麻痒,想要抽回小腿却无奈被郭延卡住脚腕,他只得一边不断扭动着修长的帅腿,一边控制不住发出啊啊的轻叫。 ' \# x7 m1 e# c6 ]! I
8 N+ x  q9 H2 K7 d  p3 Y
不知不觉间,这份羞耻淫乱的感觉夹杂着快感让周辰远的肉棒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悄然硬挺了起来。9 e  D4 @6 b; H
% g+ [2 q7 \$ i- Z: N
郭延伸出手指隔着内裤弹了弹小帅哥的肉棒“舔个脚都能让你这么爽,看来你很喜欢被男人玩啊”, p7 M/ q, _) j
1 l; z4 i. z5 O, j0 E( e1 C
“我没有!”周辰远赶紧捂住下体“我对男人没有兴趣”

“你这狗鸡巴倒是挺有兴趣”郭延也不和他争,于是问道:“鞋子要几双”. Q5 x* v! G% |9 Z6 H, O  v

“三双就够了”周辰远想着反正玩都被玩了,不开口就是傻瓜了。
0 E" F. P# ^9 X" ~8 v
“可以,胃口不小嘛,不过得看你这里的胃口够不够大。”郭延托着小帅哥的屁股伸出一个手指在帅哥的菊花外面打着转。“你这小嘴吃的进去三个手指,我就都买给你。”3 Y0 R& o  M* {% i1 G9 I

想到郭总的三个手指要塞到自己屁股里面,周辰远立马反悔 “不要了不要”。. W4 P7 @: t: W2 g2 i
( b! S; p9 `- Q, ~0 ?% C
“你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没胆量?说过的话还想反悔吗”

“屁股里怎么能塞东西进去”# B3 A) j# C/ n6 M- j. S+ t

“那么粗的东西都出的来,你还怕进不去?放心不会多疼的,敢不敢像男人一样用身体接受挑战?只要你赢了,再贵的限量版我也帮你买”郭总对于这种小年轻,特别擅长用激将法。果不其然,周辰远点了点头。

郭延心里一阵得意,直接把手指塞进小帅哥的嘴里“舔湿了才不会疼”。周辰远于是就乖乖地舔起了郭延的手指。- X. W  r5 N) }4 H/ @; K* x; q  R

看帅哥卖力地舔了半天,郭延满意的抽出手指,很快一个手指就没入了刚被舌尖撬开的肉洞里。“怎么样,没想到你这屁股这么贪吃吧,进去了都不让我出来。”郭延一边慢慢的模仿性交的样子用手指在他的菊洞里抽插,一边慢慢地挤进去第二个手指。

第二个手指进来的时候就比较费力了,周辰远只觉得菊花一阵涨痛,不由得夹紧了臀瓣拒绝着手指的侵入。郭延于是啪啪拍打了几下帅哥紧致的臀瓣“夹这么紧干嘛,装处女啊。放松点,夹得紧只会让你更疼。”% y) [. L4 t5 `7 c9 p8 |
$ b) N8 x+ m3 K$ i/ h+ U
周辰远只得试着放松菊花,身后的手指很快就突破障碍深入体内。这时候的他已经满头大汗,上身的运动T恤也湿了大半,挺翘的乳首也若隐若现。郭延一把扯开帅哥的衣服,露出帅哥精壮的大胸。张嘴就冲着帅哥粉红的乳头吸了下去。
, k. U8 a( N$ n  x9 Z7 O. J; Q
“啊…郭总,不行了…第三个我不要了。”

“这怎么行,先让你爽爽,过会儿再试。”郭延松开嘴下的嫩肉,跟着就活动起插在帅哥肉穴里的手指,一边慢慢的抽插抠挖着帅哥的嫩菊,一边探索着他的G点。很快,周辰远就感到身体的变化,下身的胀痛随着身体的适应慢慢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确是一种隐隐地快感,尤其是郭延的手指刮挠着自己前列腺的位置。& L- R+ B" u# d# H( I! X8 q
$ _  {  p8 }. p6 E* H
不一会儿小帅哥的阳具就变得更加硬挺,龟头先是变红跟着变紫,随着郭延的手指抽插一跳一跳动了起来。突然间一股电流闪过,周辰远赶紧伸手去制止郭总手上的动作,却使得郭总更加卖力地抽弄,一下子就把周辰远给玩射了,浓稠的精液一股股地射在帅哥赤裸的肉体上。精液从胸肌、腹肌汇集到肚脐处,再慢慢地顺着公狗腰流了下去。

射精的同时小帅哥的菊花也一下一下的收缩,郭总经验老道地撑开双指,菊花的每一次收缩之后都被更大的撑开,几次收缩之后,红艳的肉洞彻底袒露了出来。5 }. c2 O3 Y  O8 u

没想到自己会被两个手指玩弄肛门玩到射精,周辰远又是震惊又为自己的身体感到羞耻。没等他从失神中清醒,郭延抽出菊东里的手指沾满帅哥腹肌上的精液。“有你自己的精华润滑,轻轻松松就让你吃进去三个手指。”

这个时候,周辰远也没有了反抗的力气,眼睁睁的看着郭延将沾满自己精液的三个手指塞进了自己的菊花里。

郭延的手指就着精液的润滑,肆无忌惮地刮挠着帅哥未经人事的肉壁。“怎么样,就说你这小嘴没问题吧”
2 x7 R- W2 j0 H: s4 }
果然没有先前胀痛的感觉小帅哥不知道哪来的狠劲直接开口说“操你妈的,再来一双”4 `7 F- |; i. Y8 J! Z5 I6 [

郭延立马领会了他的意思,于是左右手交握各拿出两个手指,摆出打枪的造型插进了周辰远的屁股里
18! c6 [8 l6 u, x& y+ M+ c% f( c

“怎么样,郭叔叔的机关枪厉害不厉害”郭延大力地抽插着手指,小帅哥屁股里的精液肠液和口水混合在一起被捣成一片泡沫。

抽出手指,看着帅哥合不拢的洞口,郭延掏出手机拍了一张递到周大帅哥的眼前 “你看你这粉红的洞口大张着,比女人的骚逼还要勾人,郭总我的大鸡吧可是忍不住了想要操进去的” & r! L4 t) k( T# b  |( C0 {
/ N5 |5 O* i7 E8 _& @* L* v3 T0 _
跟着他脱下裤子露出自己早已硬挺许久的肉棒说:“我也不为难你,你自己用手撑着下面这张嘴,我打飞机射进去就算结束怎么样”

还以为郭总想要操自己,做好了反抗准备的小帅哥松了一口气,于是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2 g; S) p  u: M
6 d  e1 E8 p+ k# f. h. x  k0 s
一点点小技巧就让这个帅气的直男不但放弃反抗,还主动赤裸着身体坐在马桶上,双脚翘过头顶,自己淫荡地用两个手指一左一右撑开自己最私密的肉洞,只等着自己把精液灌进肉洞里。
8 P0 p7 D* R1 s: E- o/ n) D
郭总把粗大的肉棒对准了小帅哥的菊花一边打着飞机,一边用龟头磨蹭着小帅哥的洞口,时不时不经意间将龟头撸进帅哥的肉洞,周辰远看他似是无意,也就随他去了。又一次郭延把龟头送进洞口的时候,乘小帅哥不注意装作没站稳,顺势扑在小帅哥身上扣住了他的肩膀,还没等周辰远反应过来大鸡吧一下子一杆到底,操到了小帅哥的最深处。* |1 A& F) h& j; A. \1 b

“草你妈的放开我“周辰远挣扎起来,双脚被高高架起使不上力,他只得用双手推拒着郭延试图把他推开。
/ n+ R& e& b* U) x
“这一棒操进去,让你处男变骚逼。” 郭延紧扣着小帅哥的腰,大力地抽插了起来,未经人事的嫩菊花就这样被粗大的肉棒进进出出狠干到底。周辰远疼的不行,挣扎地更厉害了。郭延把他往上一拎,小帅哥就被摆出了头朝下脚朝天的姿势,半个脑袋卡在马桶里。“老实点,你这骚洞自己把老子鸡巴给吸着不放,我这是好心帮你给开苞,等下有的你爽的。”5 ]% K4 ]* a) f$ t
2 I: k9 f* i7 L) Y) t- O7 Z) {
周辰远被倒拎着身体,脑袋卡在马桶里挣脱不出来,只感到体内滚烫的肉棒进进出出地抽弄,操的自己一阵胀痛,越是反抗,反倒是被更加粗暴的抽插,小帅哥没几下就被草软了身子不再反抗。数百下抽插之后,郭总又狠狠地干了几次,每次都插到最深处。之后,灼热的大鸟就在帅哥的体内抖动了起来,一股股的热流狠狠地打在了前列腺上,射进了体内深处。9 H+ v) l0 p4 Z; ^6 D
- T. t* a- w: [) F, }. ~" n. a! J
郭总依依不舍地拔出插在帅哥体内的大鸟,又将他摆出屁股朝天的姿势。经过了这一番大力操弄,周辰远的肉洞周围满满的白色泡沫。郭延抬手抹开泡沫,露出菊花的真面目,原本淡色的菊花此刻被操的一片绯红,。# W; [3 J1 x; k) u1 G) y

想着自己的屁股如今像个女人一样被一个同性用生殖器插在里面,最后还被内射,小帅哥羞臊的扭过脸,不敢正眼看着郭延。0 D& K$ q% v' \9 R
' W. M; \  l& m3 K; b0 y! u
“不就破个处嘛,大帅哥怎么害羞起来了。”郭延托着帅哥的臀瓣不让里面的精液流出来“你这身上最值钱的就是这,将来叔叔们个个排着队请你吃鸡。”说完,郭延又用半硬的鸡巴磨蹭着小帅哥的洞口。
7 u% ]" l6 t* O
“我,我不行了。”小帅哥今天射了两回,又被内射了一次有点筋疲力尽了。
& Z  K+ j0 T3 }! j# H% ~" f  G5 K
“可是你看它张着嘴还在勾引我”郭延又拿出一根手指半插进洞口打着圈,跟着又对着洞口吹了吹气。“等下去逛鞋店,你这屁股里面的东西流出来怎么办?”  U$ S# Z/ m) _# i
+ F/ Y/ A. o- {& H* v
其实屁股里的精液排掉就好了,可是周辰远这会儿的思路已经被郭延牵着走了,想着的全是等下要是出去怎么不让屁股里的精液流出来的问题。) a$ O; L' J9 K

郭延捡起帅哥丢在地上的船袜,又脱下他另一只脚上的鞋袜一边擦着帅哥肿起的肉洞和周围干起来的泡沫一边说:“这倒是有个办法,你自己把洞堵上怎么样”

看着满是精液的袜子,周辰远也顾不得羞耻,接过袜子就往自己的屁股里塞了起来。8 e3 d: \7 y2 C# P, l% q
7 V, j/ w4 ^, U) y4 {" x+ p! ^4 C
郭延心道:“这种蠢直男真是好骗” 一边开着手机拍着小帅哥往屁股里塞袜子的样子 。其实对付这种直男,只要这次调教让他自己主动塞了东西到自己的菊花里,下次他就不会抵抗任你把别的东西给塞进去。

19
等到周辰远皱着眉毛把袜子给塞进去,郭延腾出一个手指把洞口的袜子往里塞了塞。“我倒是忘了,你看我这鸡巴上都是你屁股里的东西,弄这么脏怎么办”
* F1 z( c0 d* [, E
小帅哥不好意思看眼前这根刚从自己屁股里抽出来的湿哒哒的肉棒,上面还沾满了泡沫状的精液肠液。他捡起地上的内裤闭着眼睛,慢慢地帮郭延的肉棒给擦干净。大鸡吧被小帅哥乖乖地握在手里慢慢的擦着,郭总很快就再度勃起了。# K6 A% u/ V9 C6 y' @, \2 ~
+ ^7 ]. J' U0 _: p* `0 @" j  W
周辰远只感到手里的肉棒一阵火热,很快就又一柱擎天了。他于是火急火燎地赶紧擦完。只是这时候郭延可不打算轻易放过他。“你说你,擦个鸡巴都要把它给弄硬了,你让我等下怎么出去。”
, g6 N& C7 A3 e7 \
“我…我…”小帅哥百口莫辩。

“随便擦擦就想完事了?全是你屁股里的东西,给我舔干净”- r9 }& A5 E6 M  O: E

“这么恶心,我不要”
0 n+ P) S" ^4 Z4 b, P
“恶心?” 郭延啪的甩了他一个巴掌。“你的屁眼里是有多干净?老子的宝贝鸡巴肯操进去帮你开苞让你爽,还说它恶心?给我跪下”

小帅哥被一巴掌打蒙了,直接就真的跪地上了
/ h# Y) t$ A: g" A6 x0 B
“肚子里灌满了老子的精,还在这里矫情。”郭延扯过小帅哥的头发,一下子就把大棒子塞到他嘴里去。
4 B! O1 j, ]% t
周辰远双手推拒着郭总腰,想要用舌头把他的大鸟给顶出去,倒是像是在伸出舌头慢慢舔弄。郭延享受着强暴的快感,索性一下下进进出出操起了小帅哥的嘴。

不多一会儿,郭总就又射了出来,这一次他牢牢按住小帅哥的头,把精液全射在了小帅哥的嘴里。刚松开手,小帅哥就抱着马桶吐了起来。( _% D5 W8 e8 ~& ]# L

郭延耐心地等到小帅哥吐完,帮他穿上沾满了精液内裤。

两个人去鞋店一口气买了五双鞋子,其中还有两双是很贵的限量款。这下周辰远才觉得赚够了本。回去的路上,郭延对他的胸肌,奶头又是一阵蹂躏,小帅哥买了东西心情好,估计也是鸡巴也吃了屁股也操了,这点小打小闹也就不在乎了,任他玩弄毫不反抗。他不知道的是,厕所里的那一幕早就是提前设计好的情节。两个人一进去,厕所就被锁上挂上了正在清洁的标记。隔间的各个角落都装上了针孔摄像头,小帅哥被调教的一幕幕都被镜头记录了下来。

郭延送周辰远回到宿舍,下车的时候郭总好心提醒他:“记得回去给自己用花洒灌一下屁股”。周辰远红着脸跑到卫生间用力刷了半天牙,直到牙龈都要刷出血来才停下。跟着他脱了裤子坐在马桶上,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塞在肛门里的袜子给排了出来。就在袜子排出来的那一瞬间,体内满满的精液也顺势流了下来。
. K5 R- w! g( H! \! D
第二天一早,周辰远还在床上睡觉,就又收到了公司的电话。“小周,昨天郭总对你陪他很满意啊”5 x. ^0 t0 t3 G6 g& w

“还好还好”周辰远支支吾吾地应答到  ?3 P) j6 O  l4 `) O" P" [
6 S- q0 [+ }3 v- m& n
“休息的还好吗,今天公司的会员们都蛮想你的,坚持要这周再拍一套,等下九点钟你到公司来,先给你准备一下”
  Y4 d) U; m) L% U& a: `" R
周辰远还没来得及拒绝,赵总就挂断了电话,于是他只得爬起来匆匆赶到公司。赵总看着眼前阳光帅气的小帅哥,又想到昨天帅哥在镜头下羞耻无奈的样子,下体一阵火热。
20
赵总把他拉到公司专用的浴室,周辰远以为要让自己先冲个澡,倒是利落的把衣服脱了。赵磊双手抱胸,看着小帅哥一件件脱掉身上的衣服,弯腰脱裤子的时候,紧致臀瓣中的肉缝也是若隐若现。不一会儿,小帅哥健美的身材完全暴露在自己的眼前,周辰远无可奈何地捂着自己的重要部位感受着赵磊的视奸,背过身打开花洒洗起澡来。
% y8 G' P( C7 U
正抹着洗发水,忽然就被人从背后抱个满怀。没想到赵磊居然脱光了走了进来,此刻他的大手抹上滑滑的沐浴露,在周辰远的胸口摸来摸去。小帅哥感到赵磊硬邦邦的阳具正定在自己的臀缝里上下磨蹭,他一头的泡沫睁不开眼,只得闭着眼睛转过身来试图推开赵磊的咸猪手。
; n" G4 J( s. n/ N7 q, Z' s
没想到刚转过身,卵蛋和肉棒就被赵磊抓个正着,赵磊把他顶在墙上让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挨在一起,一边揉搓着手里的肉棒。

周辰远的鸡巴很快就被挑逗起来,硬邦邦地翘在身前。赵磊在他耳边说道“怎么,昨天玩的那么嗨当我不知道?”( x; ~& v8 d& ]. Z. |  I
8 o: X$ Q4 K+ t; ^0 @
“哪有”, B8 T4 l' d* @" v+ i+ ^3 f" U( l

赵磊粗糙的大手顺着小帅哥的臀缝,毫不费力地就把一个手指塞进了肉洞里去
) _+ `7 F4 }1 i" b
“啊…赵总,赵总你别”* x0 w$ d+ y/ o! W

“没玩过怎么我的手指随随便便就插进去了?屁股被人操开了还装?下面的嘴比你上面的嘴还要诚实”

赵磊抽出手指来,看到手指上还沾着昨天的精液。“看来昨天郭总大鸡吧给你喂得挺饱嘛”说完他一巴掌抽在周辰远的屁股上“昨天我让你陪他逛逛街,你倒好,把郭总给睡了”+ O9 _- v- Y7 H3 Z# Q* @0 d

正说着,浴室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赵磊挪开身子去开门,周辰远赶紧拿起花洒把头上的泡沫给冲干净。不等他弄好,身边就已经站满了人,都是之前拍照的会员。

“老赵你说啥,门口就听见你说,这小子被郭延给操了?你不是说他只拍照不出台的吗”- v- z- A( a$ r; C! D! ]
' s, z1 @9 H/ s  I/ A
“我以为他这种直男学生只肯拍拍照玩玩,哪想到这小子心那么大。”赵磊看着捂着鸡巴蹲坐着的小帅哥说:“你是自己爬到洗脸池上还是要我给你弄上去”
, K3 Z/ R7 m+ F% F' R  z
“我自己来”周辰远只得站起来走出淋浴区,突然一个转身,小帅哥冲着门的方向钻了过去,拉开门还没等他逃出去,离门最近的罗军抬脚绊了他一下,小帅哥扑腾一声摔趴在地上。) e8 w0 C* t! x+ |0 R- i
: P: X  B9 t& g
不等他站起来,两个脚腕就被人抓住了,头朝下倒提着被人拎到了洗脸池边。这下周辰远红着脸坐在洗脸池上,双手还是捂着重要部位。2 L  j) [* ^9 w2 _3 D1 z

“谁要看你的鸡巴,把腿抬起来,让我们看看昨天郭总操的怎么样。见周辰远坐着不动,赵磊亲自动手给他摆出脚朝天的姿势,这下周辰远的肉洞一下子暴露在众人的眼前。没想到自己要把被人操过的肛门洞彻底地展露在一群人的面前。周辰远羞愧的伸手去遮挡,却被赵磊一巴掌拍开9 A8 q8 b, b7 Y, i7 b% a

“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果然是被操过了,你看现在还红肿着”赵磊又把手指给塞了进去,年纪轻轻的学生长得又帅身材又好,倒喜欢用屁股赚钱”  I. ?8 I' h$ c$ p0 j

“我没”, j2 o* D$ N; K
, ]; }0 v% G, w( F- y# x
“郭总没用刀子逼着你给他操吧”6 J( p/ N$ Z. G' [7 v( ^

“他骗我说他不操进去”

“他说不操你那你在干嘛?你没把裤子脱了屁股打开对着他等着他干你,我不信他能强把你这身强体壮的小年轻给上了。再说了,处男屁股这么紧,你和我说他怎么操进去的?”

总不能说自己让郭延用四个手指插自己的皮炎插到松,又自己掰开屁股把洞对着郭延的鸡巴才让人一杆到底操到屁股开花,周辰远低着头不吭声。" [3 ~- D! @! {$ A$ d

“怎么不吭声了?”赵磊从浴室柜的抽屉里拿出一个鸭嘴器,身边的两人默契地按住了周辰远的双腿。赵磊抹上润滑慢慢的塞进了小帅哥的肉洞里。, s/ }6 \( K7 V* w1 g0 Z0 `

慢慢地鸭嘴器把周辰远的肉洞给撑了起来,手电筒一打,肉洞里的美景一览无遗。“一群人盯着肉洞看进去,里面残留着不少昨天留下的精液。看来郭总没好好教你怎么给自己清理”

鸭嘴器把大帅哥还在红肿的肉洞给撑到了极限,周辰远皱紧了眉头,无力反驳。
% O) h! v2 s+ G6 @
“公司对会员都是一视同仁,你怎样陪了郭总,其他会员也都要是一样的待遇,给我老实回答他们的问题。”

于是会员们一个七嘴八舌地问起了让小帅哥难以启齿的问题
# Z1 l) v( e! X5 [% S
“有没有舔郭总的鸡巴?”. G8 E3 x, m/ t4 d4 ]- }

“嗯”

“操你前还是操你后”
! F0 f4 z* o' k
“…之后”
: c# a/ u1 ?7 j
“躺着操你的还是趴着操你的?”- \6 @! Q0 t# f; \& l) s
. U3 x# y% T$ _; Z
“躺着”+ L8 }' [* ?4 m  Q. O

“屁股里塞手指了吗?”
. [. [- D8 j7 |# i# m0 r
“嗯”
# H# e0 B1 L* O- |6 z
“几根?”

“…四根”
% b/ y' _% U+ s) A
“够贪吃啊,第一次就四根。除了塞鸡巴和手指还塞别的什么东西进去了吗”
4 A. E. }3 E( o0 w
众人以为小帅哥会说按摩棒跳蛋什么的,小帅哥停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舌头…袜子”
( R! ?  d! H$ j' j
“他把袜子塞你屁股里你也没反抗?”
" t. W* u" M- y* y
“我…他让我自己塞的…怕那东西流出来”' V  i' l) n* f4 p& I6 G
. E4 `7 \9 T  x7 d  u3 W
“骗谁啊,不会蹲马桶上排出来啊,还用塞袜子?臭袜子塞屁股,你小子的屁股看来是什么都能吃了”说完赵磊冲着小帅哥撑开的的肉洞吐了口唾沫。“看来你今天不挨个满足一下公司的会员你是没法交差了。”
) o* m, `5 k3 G7 r3 E4 U  b
“不行”这么多人干起来屁股不得操开花,周辰远吓得抬手就想把屁股里的鸭嘴器给拔出来,只是已经鸭嘴器已经把肉洞撑到极限,不松开锁扣根本拔不出来。随便一拉疼的他龇牙咧嘴# N: c6 a( v* G' i8 A: s5 A
6 q- D- W$ u# \' ~$ R, V( S
“你要是这么拔出来,估计你这菊花以后就再也合不上了。“* A/ n5 y4 |& c
5 Z8 T4 l: d  B2 p
“赵总,我这真的吃不消。“
8 Z, y% p9 h' G
“总归要拍套写真今天,要不放你走了会员们可不答应。你们说要拍什么主题?”
2 b1 y/ \0 C: B7 H+ }" `, R$ k
站在门口的罗军说“这处男洞被破了处灌了精不说,还塞了袜子,有够脏的要不就拍套给他洗澡的照片如何?”

众人心领神会,唯独小帅哥还蒙在鼓里。想想能轻松过关,就答应下来。3 M& v" V, u8 Q; Q/ a

于是两个人架着周辰远去了淋浴间,众人拿了摄影器材围了过来。周辰远低着头,无奈的撅着屁股。只听着赵磊在身后拧开了花洒,发出一阵水声,跟着一股很细的热流冲击在在自己挺翘的臀瓣上,然后直直地冲着自己被鸭嘴器撑开的肉洞击打在自己的幼嫩的肠壁上。这并不像是花洒的水流,周辰远一扭头,只见高大的赵磊站在自己身后,黝黑的肉棒正冲着自己的臀瓣,一股浅色的尿液正从他的鸡巴里源源不断的喷向自己的肉洞。: k! R+ q( ]+ F9 t* B: U, a; @

私密的肉洞竟然被当做便器灌入尿液,周大帅哥翻身就踹了赵磊一脚。还没等他站起来就被人一脚踩在赤裸的背上:“怎么,自己答应的事又想耍赖反悔?“+ `; z! V! p/ T: v" H( _
5 m. f7 x( n+ v4 l, _
“张总你放开他,让他自己选,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要么挨个把昨天郭总的项目体验一遍,要不接着拍,让他自己看着办。”说完,赵磊弯腰,把塞在小帅哥屁股上的鸭嘴器给取了下来。取下来的时候他故意只松了一半,拔出来的瞬间疼的周辰远捂着屁股在地上直蹬腿。

“小帅哥也是辛苦,这场我赞助两万块钱怎么样。”罗军开口说道。$ t. G6 j" q7 N
( @  b1 I* g/ v; ?$ Y; o# M
“罗总大方,怎么样,还不主动点?
4 R# O$ }" f! [4 q( A/ ?" j
周辰远捂着屁股趴在那疼的抖了半天,好一会儿才伸出双手,拼尽了自尊才慢慢地掰开的自己健壮的臀瓣。微微泛红的肉洞,还没从鸭嘴器的蹂躏下恢复就被自己的主人用手亲自掰开展示在众人的面前。为了方便被人撒尿,小帅哥还要主动的撅高屁股,把肉洞掰到极限。两个人站在他身后,两股热流一齐没入了帅哥私密的肉洞。$ _' H3 U4 ^8 L' K" j, Q
7 u! h9 G: p6 g* U0 l
“漂亮的菊花浇了水才能开的漂亮”赵磊这边说着心里想的却是:今天这些周辰远主动被玩弄的照片都会是将来要挟他的筹码
21, J$ ~! ?: Z& l% k% U; T  L
" J% j. \3 F9 K
兩個人尿完,周辰遠就被擺出兩腳按過頭頂,屁股朝天的姿勢。跟著羅軍的大鳥便靠了上來。周辰遠皺著眉毛別過臉去,一邊扭動著「羅總別用這個姿勢行不,會…」* d$ W% `1 r: m/ z$ o' ^% ~

「羅總掏了這麼多錢,不得讓你看看清」+ q8 z9 a+ A# s2 q' I7 O
9 @/ K: J" t3 u8 s, B
「我不要」
, F( L( X6 m; J! \4 H9 n' l  }
   「一萬塊錢買你個姿勢還不行?」羅軍捏著周辰遠的臀肉,感受著年輕帥哥緊翹的觸感。7 y5 s$ \9 q7 O1 v

「那…那…放裡面…」4 T5 ]/ P. E+ k/ o, T( D/ y

羅軍看著小帥哥漲紅了臉,故意好整以暇的問道:「你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6 _3 f: y9 ]$ |$ Z( N
「放…放到我裡面來」9 b7 u& g* v( S" O  y& T

「什麼放到你裡面?」
/ Z2 l( x6 `8 }& ^" R4 S
「…」: j& Q/ \9 r9 a

「說啊,你老師沒教你怎麼說清楚嗎?」羅軍一巴掌打的小帥哥的屁股一聲脆響6 A* f5 l. @: T& j

「你的雞巴」; Z# {# H  q0 Z: O) X& d* _6 ~) h

「我的雞巴放到你什麼裡面?嘴裡嗎?那我開動了」羅軍作勢拎著雞巴就要尿起來

「我,我,我的肛門裡」周辰遠急的話說不利索。
4 e, k+ p1 P+ h4 K8 n9 T
「小帥哥,好好的你要我把雞巴塞你肛門裡乾嘛?」" f6 s5 k1 r6 X4 T

「撒尿」周辰遠被羞辱的說話聲音越來越小0 ]& k6 h. y5 o- L* V( i) y' c

「大男人怎麼跟個女人一樣這麼小聲音,給老子連起來講清楚。」羅總捏著周辰遠的嘴狠狠地說道:「你要是講不清楚,我不介意給你洗把臉讓你清醒清醒」

「羅總…請你把雞巴塞我肛門裡撒尿」  O, {1 w6 M$ m- R4 u$ E

羅軍的相機此刻已經開著錄制視頻的模式,鏡頭裡英俊的小帥哥大張著雙腿,微微腫起的肉洞門洞大開。清秀的帥哥說出這樣淫蕩的話語,羅軍的肉棒直接硬邦邦的挺立了起來。/ }+ ~8 N5 e& e' L* O9 }
8 F% T& C, d) Z
「周大帥哥,你好好的一個帥氣的高材生怎麼請我讓我拿雞巴塞你肛門裡撒尿啊?你說你是不是賤」. Z. S: A! B2 @# N
1 L5 E( y1 z* z
周辰遠死活不吭聲,羅軍也不惱「既然請我撒尿,那就自己幫我把雞巴塞洞里吧,我倒數五下,你要是塞不進去我就直接尿了」
8 \- G8 K+ O6 u, g' D
周辰遠顧不上顏面,只得握住羅軍粗大的肉棒,像個飢渴的女人一樣,主動把雞巴塞入自己的屁眼裡,不過他只是淺淺地埋入龜頭的部分。+ ~) k5 W% x0 V+ r6 C6 p
: A. r( j, N2 G! k  Z6 Y7 y
「小帥哥真是輕車熟路,不過你知道嗎,被雞巴操進去的洞都叫逼,你這從昨天開始就不再叫肛門了」羅軍用手指撫摸著周辰遠被肉棒撐開的洞口,一邊接著羞辱小帥哥:「來,說說看接下來要我乾嘛」4 _1 X8 {6 ~: S, N
! z7 w: m( @! {  |/ i, I( l
一次次被羞辱,周辰遠的自尊心掃了一地,卻始終無法承認自己和女人一樣的構造。3 ]. _( W$ Y; i5 \+ Y0 u
# l3 B9 J; _, F5 T( W  N
「不說那我只能開始操逼了」說著羅軍突然就一桿進洞,頂的小帥哥一聲慘叫,還沒等他說出口,羅軍已經開始大力的抽插一操到底。
. s7 X; C. P2 j% w
「不要…啊…羅總,求你...求你…尿…尿我逼洞裡面」幾十下乾完,小帥哥才斷斷續續講完這一句。
' n) D) [& R( ~0 \
「都乾著你的逼了還叫什麼羅總?叫羅叔叔」+ z: `" x& U  y2 q0 Y# ~4 _
+ f5 R2 v- f, w, A& C, A& w) Q
「羅叔叔別操我了…疼…」  {1 b- m, m8 ~7 \+ N# [! ~
7 E$ c* d" _# v0 T5 g
羅總又抽插了十多下這才停下來「羅叔叔下次再操你,今天就讓你當叔叔的小尿壺」 說完,周辰遠只覺得一陣熱流充滿了自己的體內。羅軍足足尿了有一分鐘才停下來,周辰遠的腸道又漲又難受,不由得蹙緊了眉頭,只等著羅軍拔出雞巴好把體內的尿液給排出來。沒想到羅總剛拔出肉棒,菊花就被一個黑色的肛門塞個堵上了。

「你羅叔叔的尿可是寶貝,今天結束的時候你才能排出來」像是看穿了周辰遠的心思,趙磊撥弄著肛門塞,一邊給他解釋到。. M/ i- n+ U2 v8 e
* j7 J, k. J7 A, K) C1 U$ B. K9 s
「趙總,這個真的好難受「周辰遠感覺自己根本堅持不到這群人結束的時候。

「只要你好好配合,總歸很快的。」
6 P5 h" c. v3 X  [5 ~$ w1 `5 i
趙磊就讓他跪坐在地上,一手扶著一個雞巴,看著別人尿在自己的身體上。就這樣,雄性的尿液順著自己健壯的胸肌,腹肌一路向下在腳下匯成一灘。燈光下,小帥哥灑滿了尿液的肉體閃亮著讓人著迷。

一群人就這樣集思廣益變著法子羞辱著這個學生帥哥,酒店老闆高昇就讓他躺在地上,兩只腳抬起用腳掌心握住自己的肉棒,尿液就順著帥哥的大腳,小腿,大腿內側,再順著屁股流到地上。

法國餐廳的老闆Richard讓周辰遠像母狗一樣半蹲在地上,自己站著尿在他寬厚的臂膀和背上。尿液水花四濺,最後匯入一處順著臀縫一路向下,流過卵袋後又從他雞巴處流下來,看著就像是帥哥自己跟母狗一樣蹲趴著撒尿。
6 p% g9 V( s2 W4 W5 B, j1 F2 m' k
這麼健碩可愛的帥哥,如今輕易就在男人的腳下被尿液羞辱,還要擺出一副主動迎合的樣子等著男人的雞巴用尿猥褻自己。看著一個個相機的鏡頭肆無忌憚地靠近自己最私密的部位拍下無數讓他不敢去看的淫靡畫面。鏡頭下,小帥哥下體的每一根陰毛,肉洞的每一處褶皺,尿液激蕩在肉體上的每一個水花都無處遁形。

直到最後只剩兩個人的時候,其中之一的王總說:「該玩的你們都玩了個遍,該尿的地你們也都尿過了,這讓我兩乾嘛啊」7 Z% q% t1 G+ R8 W( l2 w6 o

「這不是還有俊臉嗎」* R' u; k5 j( ~1 @, \

「不要,趙總你剛才答應不尿臉上的」

「那是羅總答應你不尿臉上,可不是趙總答應你的哦」王總笑著拍拍帥哥的俊臉「你說說看,你為啥不能被尿臉上?」

「你這太羞辱人了!」9 r& N( V; b& E: W$ j. Y

「作為一個男人,你不但讓郭總操屁股還舔他操過自己的雞巴,剛才你又自己把羅總的雞巴塞自己屁眼裡,一邊叫著叔叔尿我,你做的哪一樣是男人該做的?你說你這麼犯賤的男生是不是活該被懲罰?」! ^% [( L+ W' w$ @$ {

說著,羅軍遞過自己的相機,周大帥哥看到視頻里自己說「羅總…請你把雞巴塞我肛門裡撒尿」沒想到自己說過的話都被拍了下來,接下來,鏡頭又切到自己忙著往屁股里塞雞巴的樣子。- y+ R' _% f" m5 t. f

「怎麼樣,要不要我幫你發到學校的論壇上去讓你當一回網紅啊」
& }/ V/ W/ A9 b! F4 E
「趙總,不是這照片不會發出去嗎」9 [* h: N  r1 G6 {2 r2 l& c

「那是你乖乖聽話的前提下。」
* d& B% P4 V* v" v: j' m
「算了老趙,既然小帥哥不願意我們就將就一下給他肚子里灌灌水」說著王總分開周辰遠的雙腿捏住了肛塞。「夾緊了,要是屁股尿出來還得麻煩羅總給你再灌點別的進去。」說完,他拉出堵住菊洞的這枚肛塞,沒有潤滑的雞巴直接就插進了小帥哥的屁股里。

兩個人的尿把周辰遠的肚子給撐得微鼓,看著周辰遠漲的冷汗都出來了,車行的姚總還是把他擺出先前屁股朝天臉朝下的姿勢插了進去,周辰遠只感到肚子都要漲裂了,拼命地用手推起姚總「好漲…不要了不要了,快拔出來」5 x! d; O6 W% ~1 y9 o
' A4 |1 b7 d* u4 s5 g. \# T
等的就是他這句話,姚憲一邊尿著一邊拔出肉棒,停不下的尿液肆無忌憚地噴射在小帥哥的俊臉上。與此同時,周辰遠也漲的前後失禁了,粉色的肉棒衝著自己的臉淫蕩的噴尿。菊洞的尿液噴到半空,最後又都灑落在自己的身上,臉上。8 F- O/ @, k" c: N1 z) S

「你不讓我尿,卻自己尿自己臉上啊。大騷逼你還真是會玩」 王總抬腳撥弄著周辰遠停不下來的大鳥,你這騷棒子還真是淫蕩。」

眾人拍攝完畢,給周辰遠好好的洗了個澡順便灌了腸清理的乾乾淨淨。
; n' e1 p( J9 j- M0 z. ]
22 
2 Y8 S: t$ M5 z* g- Q
灌完腸周辰遠感覺腿都軟了,晃蕩著去更衣室穿衣服,一進門就見到趙磊站在衣櫃前拎著一條運動褲:「把這褲子換上,以後來公司不用穿內褲直接套這個」
) j* C- X: H. G9 B* _/ A; d$ _
周辰遠只得把褲子換上,緊身的運動褲勾勒出帥哥完美的曲線,年輕的大屌輪廓清晰地鼓起。
! A# p: U0 J9 o  I/ N3 b8 {
趙磊伸出手塞進他褲子的口袋,周辰遠沒想到這個褲子的口袋居然是空的,趙磊直接就抓住了小帥哥年輕的肉棒。
# O' n* n2 n( q. M- m' Y2 ]
「怎麼樣,這褲子方便吧,不用脫就可以直接用你的身體隨時隨地賺錢。」跟著趙磊又掏出一個小的肛塞,從另個口袋塞了進去。摸到小帥哥的嫩穴,不容他反抗直接給塞了進去。4 J# D6 e8 j2 V
* h+ g$ V/ N" o& r* h
「趙總,你乾嘛。今天不是都結束了嗎」周辰遠甩開趙磊,想要把肛塞給拔出來1 m6 s7 ]2 i- O! ?2 C1 M- Q- R

趙磊按住他的手,順便把肛塞往里推了推。「羅總操兩下就叫疼,以後你不得哭天喊地啊。我這是讓你平常可以適應適應。這個一丁點大又是軟的,不會影響你。平常除了上廁所和洗澡,記得塞好了。下周我不給你安排工作,就用這個代替,獎金照發。」  x+ @) ^9 z, _' S7 Z, g& }! O
+ N, f, [& |" x. p8 _4 ^6 X6 F
兩周沒工作照發獎金,比今天這羞恥的淋尿好太多了,周辰遠於是點頭答應了。
* W2 d/ }. P' W, Y
出門前趙磊回頭提醒他「這玩意可是高科技,有溫度和壓力感應的,可別想偷偷拔出來糊弄我」/ a2 ~/ V1 `0 X4 a
2 v- h8 ^7 {4 ?5 K1 D: a* A
周辰遠走出公司想到屁股里插著肛塞,只得打出租車回家。坐在後座上,雖然路上有些顛簸倒還真的沒什麼不適的感覺想想這東西還真是做得不錯。

只是他沒想到的是,這一個小小的肛塞可不只是體溫感應這麼簡單的功能。夜裡,檢測到小帥哥已經進入睡眠,原先細小的肛塞利用內置的迷你空氣泵,一點點慢慢膨脹了起來。肛塞的端部慢慢伸長碰觸到體內的前列腺,輕微震動了起來。8 N" g) u+ C3 S" P
2 V% ~6 X4 V6 b- h1 C, a6 C2 t
隨著前列腺的刺激,周辰遠的肉棒在睡夢中慢慢挺立了起來,不由自主地一抖一抖,肛門也一下一下吸允著肛塞,緊閉的馬眼在前列腺的刺激下不斷滲出透明的液體。
7 f: g+ o3 m- r. i5 V: c2 W
直到後半夜,肛塞才停止了震動,周辰遠的肉洞也在被撐開到三個手指的程度後慢慢地收緊。

第二天一早,周辰遠醒來的時候只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個很爽的春夢,雙腿有些微酸。拔下肛塞,發現肉洞里濕漉漉的,他只得去衛生間悄悄用紙擦乾屁股和肛塞。周辰遠有點擔心塞了一夜肛塞,屁股會想A片里的女人一樣被操的洞口大開,沒想到一拔出來菊花就自動收緊了。

小帥哥站在馬桶邊一隻腿踩在馬桶上,伸手摸到自己菊花的褶皺,一個手指塞進去很快就被肉洞給吸住,看來菊花沒有問題。他放下心來,慢慢地把肛塞給塞了回去。不像第一次被趙磊塞入時候那種異物的侵入感,肛門輕易地被撐開,把肛塞給吞入進去又緊緊地吸牢。. G( H9 |/ T; ]8 a" k: k: g  Q5 ]

一天的課上下來,倒也沒有什麼不適的感覺,只是覺得肛門處稍微有點濕濕的感覺。其實肛塞不斷地在他體內釋放藥性,把帥哥的肉洞漸漸變得敏感和濕潤。

一周過去,周辰遠的肛門已經被撐開到能塞進五六個手指的程度,對此他都毫無知覺,只是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發現菊花濕漉漉的,拔出肛塞的時候居然會有液體順著大腿流下來。他以為這只是因為塞了肛塞的緣故,不知道以後哪怕沒有了肛塞,肉洞也會不斷地分泌腸液等著將送入體內的肉棒好好潤滑。: @2 r3 b- K1 z: S6 Y& M, d! e1 A
) w1 F6 f# O$ D7 L
週三的早上他照例拔出肛塞,準備上個廁所洗個澡,沒想到就在這肛塞拔出的一瞬間,一股快感從肉洞處襲來,一低頭,只見自己粉嫩的大鳥已經傲然挺立了起來。4 K$ a+ D1 N* m1 P2 w

周辰遠心道「不會吧,拔個肛塞怎麼會這麼爽」於是他不信邪地把肛塞又給慢慢塞了回去,這下正好頂到前列腺,不由得渾身一抖,沒想到前列腺的刺激居然比自己平常打飛機爽上好幾倍。7 A) `, m8 h' O
0 M7 u1 \& h+ e; V% }& l- ~
之前被郭總羅總乾屁股的時候明明只有脹痛的感覺,怎麼現在反而會滿滿的快感。周辰遠於是試探著模仿之前郭總乾屁股那樣一下下抽插起肛塞來,沒想到快感一波波襲來,等到理智告訴他該停下的時候,他已經射了一地的精液了。) L! i3 ^) o& N' }  E4 @, c
5 v! B! Z! m9 @3 \0 S
沒想塞了十多天肛塞居然能爽到這個地步,肛門不但習慣了被插入的感覺如今抽插起來居然樂在其中。小帥哥想想都覺得後怕,反正都十多天了,後天就要去上班,今明天不塞肛塞應該也看不出什麼來,周辰遠摸了摸自己有些微張著口的肉洞,拿出手機來放到身後拍了一張。看著手機里剛被自己瘋狂玩弄得有些紅腫的菊花,小帥哥一陣懊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