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2日星期三

【肉文 超H 自备纸巾】和肌肉男同事从偷情到3P



真的要插入吗?你男朋友不会回来吗?求你了,想被你操很久了。* D" o% S, d7 s% r5 N
啪,啪,啪。他壮硕的小腹在我屁股上不停地拍打,滚烫的肉棒在我的骚穴里进进出出,从开始龟头在洞口的试探,到探索性的深入,再到快感来袭的猛烈抽插,高潮临近的加速冲刺,然后一股热流喷入我的淫穴。; 
你好棒。他用尽力气之后仍不愿抽出,我不断收缩着括约肌,让他一阵一阵战栗。然后他将沾满汁水已经疲软的阳具从我后庭抽出。你真骚。: a. m) D, o: d. p1 r
有你男朋友骚吗?
你比他骚多了。男同事仍趴在我的身上,手指在我充满精液的洞里不断深入,抚摸着我的前列腺。我发出满足的呻吟,然后翻过身来。我早就想被你操了,你知道吗?3 |' L& T, [( q% G4 [7 L* Z
知道。7 {8 E- j/ P5 a
那你为什么现在才操我。
你我都有男朋友啊。
沉默,然后我再次抚摸他的肉棒,让他再次坚挺。
我不在乎,我要你的肉体。
他再次将肉棒操入我的两瓣肉臀,这一次不再试探,轻车熟路地将他16厘米的阴茎顶在我最敏感的地方,我分开双腿迎接着他的攻击,然后沉溺在性的高潮中,任精液不受控制地从我的龟头流出。我被操射了。% p  `( g; ?9 E
我和M是一家公司的同事,认识的时候就知道彼此都是同志。他健硕的胸肌和紧绷的下体总是让我不住将目光定格,而他也似乎从来不避讳我的好奇和垂涎。
第一次说话是他主动过来,说想去楼下711买个喝的,要不要一起去。他紧绷的T恤下面鼓胀的胸肌,让我无法拒绝他的邀请。我买了一听可乐,他买完饮料还顺便拿了一盒冈本,看到我的目光,解释说是男朋友让买的。
你和你男朋友多久了?我问他。/8 H; b6 c2 w6 ?6 N
七年,马上八年了。你呢?
四年多吧。* o4 v3 H( q4 ~7 i7 x  z+ V
哦,也不短了。
然后两个人一路有的没的聊,他是1,从不做0。而我是纯0,从没做过1。我心里小鹿开始乱撞,四年多之后,男朋友和我的性爱完全沦为了例行公事,而他的身体散发的味道,让我无法控制地在脑海幻想被他压在身下的样子
这之后,我便有意无意地靠近他。其实男同事的性格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东北人,太大大咧咧,但说起话来倒是还可以。我原本以为他们感情稳定,我只能想想,没什么被睡的机会。谁料闲的无聊打开aloha,竟然推送给了我他的页面,里面写,不找男友,只找NSA。我觉得有机会了。/ 
到了六月,公司安排集体旅游,我特地让秘书将我和他安排在同一个房间。到酒店房间,他进屋就开始换衣服,一眨眼就脱了个精光然后换上泳裤,我假装没在意,下身却背叛了自己,只好转过身去。0 O  i; u* P/ H/ I
你下去游泳吗?他问我。
我不会游泳。/ g( m$ o+ i7 O# c4 g/ ?7 w
没事儿,我可以教你。! P" F# }+ A: r2 p: z% ?0 J1 H# I: d$ E
好吧,那我跟你一块儿去吧。
泳池人不多,我和他到浅水区,他让我拉着他的手试着将身体放平。我握着他的手,浑身燃起的欲火却难以抑制,紧绷的泳裤立刻背叛了我。他肯定看到了,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游泳结束之后回到房间,他直接脱光了衣服进洗手间冲澡,却没有关上门。我问他,一会儿几个同事要去夜市吃海鲜,他要不要去。同事摆摆手,说晚上不想吃太多东西,然后让我把浴巾递给他。我把浴巾扔过去,然后脱掉了自己的内裤,说我也要洗。他顾着擦身体,说那他下楼去对面的711买点儿喝的。我说你给我带一听可乐,他应了一声,穿好衣服便出去了。7 s" {$ s& H, b
我坐在浴缸里,让热水慢慢浸过我的身体。热水的温度放松了我坚挺的下体,但却没有让我的性欲减退。我慢慢躺下,手指不自觉地移到了自己的后庭。作为一个纯0,我的屁股和菊花非常敏感,也是最容易激起性欲的地方。我将自己的手指用口水稍稍润滑,便插入已经放松的穴内,还有一些紧,但我闭上眼让自己幻想是他在扩开我的下体,慢慢变成两根,三根。) v+ E6 @$ F  x
你洗完了吗?同事的声音突然唤醒了我。我忙不迭地关掉还在放水的龙头,从洗手间侧掩的门缝看了一下,他似乎买的不只是饮料。
马上。我回答道,然后起身擦干,没有披上浴袍,而是将浴巾围在腰上便走了出去。他买了一盒冈本和一瓶润滑油。- h3 g7 X8 q9 t/ G
你买这干什么?我假装好奇地问他。3 l1 k4 z3 _6 X/ V+ n: f
啊,不干啥,正好身边没有。9 I1 r) _# S& Y. ~" ?' E! ?
你出来玩儿,要这个在身边有啥用啊。" % @' _7 u9 x/ q" H
哈哈,你真想知道吗?他先是有些害羞,然后又坦然地说,约炮啊。7 s  |$ Z( |" R- e
啊?你不是有男友吗?我还真的是被他的坦诚吓到了。
一辈子和一个人做爱,多腻啊。我约了楼上一个日本人,尝尝鲜嘛。说完他就带着东西走掉了,而我在房间里,又重新将手指插入了自己的后庭,幻想是他在我身上肆虐。% f, A& ?* f9 }* ?) u" j/ J$ E/ d
旅游结束回来的那个周末,我男友要出差去新加坡一个星期。我在朋友圈里发了句话,说又要过一个无聊的周末。过了五分钟不到,他发来微信,问我是不是欢迎他来我家坐坐。我说当然啊,想玩什么自己带上,附了个吐舌头的表情。他说你放心,肯定好玩。- ' E7 h. _(
I# @6 I9 D# M. m
大概不到半个小时,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男同事背着个小双肩包站在门外,问我,可不可以让他进去。" q6 C# I; Y9 }: o4 `: G! R
当然,快进来啊,我家又没有狗会咬你。我等他进来,转身锁上了门。  c2 ^  Q8 m2 [& |
他回道,狗不会咬我,人不一定。
我说,你包里背了什么好玩儿的?
和上回你在酒店里见到的一样啊。
我脸一下子就红了,他突然走上前,把我的头捧了起来,将舌头粗暴地伸进我的嘴里,我毫不犹豫地迎接了他的吻。; A0 y) g7 k1 q
我是来操你的,你想玩儿吗?他看着我,然后手向我的下身探去。
想。, S! e* j, |& K3 O5 C
大概一分钟之后,我们就赤裸地在床上滚成一团。他的舌尖掠过我的乳头,然后用手在我的会阴和睾丸不断撩拨。
求你了,操我吧。我努力分开双腿,将自己的后庭毫无保留地向他展现。他翻过我的身体,让我趴下,然后扶起我的屁股,打开润滑油的瓶子。他的手指,一根,两根,三根,和我自己在酒店里幻想着的一样,带着温度滑入我的肠道。我扭动着臀部,不停抖动,求他插入。 
真的要插入吗?你男朋友不会回来吗?7 s; h  a( |6 G
求你了。  
然后他的龟头出现在了我早已湿润的洞口,不断摩擦,反复试探,接着一下子冲入我的身体,我下意识用身体去迎接,连根插入。
我都不记得自己的浪叫都有哪些内容,只记得他的阳具在我身体里反复出入冲刺,我扭动着腰肢,用最下贱的姿势让他猛烈地操我,然后等待他的洪流冲入我的身体。直到被他操射。
那天我们做了一个下午,他内射的精液从我的淫穴还没完全流出,然后已经不再浓稠的精液又射在了我的脸上。我们对着镜子,他拽着我的头发,从后面不断抽插,让我看自己被操的骚样,我却觉得镜子里那个被操的自己好美,想被所有人知道我多么喜欢被男人征服的感觉
上床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上午,我们在公司楼下的星巴克撞见,目光对了一下,然后又互相躲避开。那天他在床上问我是不是喜欢他,我其实心里清楚只是被他的肉体吸引,而他也是一样。他和男友在一起两年之后,性生活也逐渐变得左手摸右手,于是两个人就开始各自寻觅感情之外的性爱对象。大多都是同样有男友的人,因为这样上完床也没有情感的羁绊。而我只是他的一个新猎物,一个自己撞上门来的猎物。' i( A0 D4 E" t7 P% p5 [
这样的状况减轻了我的负罪感。男同事是我四年多以来的第二个性伴侣,而那之前,我也没什么一夜情的经验。那天的疯狂过后,我独自在夜里,属于我和男友的床上,给男同事发短信。# ?0 z0 x$ u' T! o, E( C5 _# E
我们这算什么?我问他。
炮友啊,这不是很简单嘛?
哦。你是我第一个炮友呢。# K$ S  t9 w. l5 n# a' s) L5 D0 f
哈哈,很荣幸啊,希望能让你满意。他似乎不觉得有什么事。
好吧,我猜我得适应一下。我回完这一条,等了一会儿,又补了一条。你好棒。
过了大概五分钟,他回,那当然,你也很棒。, \1 L2 R2 S' Q
然后就是在星巴克的相遇。我打破沉默,问他要喝什么。. v" v6 U' Y" ]. Q  D
大杯美式,巧克力麦芬,一会儿我支付宝给你。
这个星期就这样相安无事。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还是会喊我下去陪他买个饮料,而我们也回避讨论那次彼此都高潮迭起的性爱。/ W! `" M; ~) F
过了大概两个星期,我们因为不同的原因,在同一时间去深圳出差。因为都是一个人,公司就安排我们住在同一家酒店,我俩心照不宣地答应了。# [) @6 V7 D7 q' G; Z
我是第一次去深圳,他比我早一班飞机,在到达处等了大概两个钟头。一路上到酒店,还是他惯有的绅士,直到进了房间。
你做好准备了吗?他一边收拾行李一边问我。# T- j& f  l, S& r
什么准备?我装傻。
和我做爱的准备啊。他从包里拿出润滑油和安全套,还有一根振动棒。  U8 }. X. Z9 Q# _
我答应这次要和你做爱了吗?我继续装傻。5 s. v  o8 Y; s* f2 ?5 u
操。他走过来把我早就拿空的行李箱捡起来扔到一边,然后将我推到在床上,手指伸进了我的裤子。你都硬成这样了,我不操你,你会放过我吗?
我发出挑逗的呻吟,不说话,任由他脱光自己之后又扒光我,然后把我抱起来扔进浴缸,翻到屁股向上,拧下来花洒的喷头,开始给我清洁。& o3 [+ D: z/ Y2 p( F
清洁完身体,他把我细细擦干,擦到我已经流出淫水的龟头,轻轻用手指划过。7 z4 ?$ g( ~4 X: I5 A
把我抱到镜子那里,好吗?我指着酒店房间里的镜子。
他两手一把抬起我,扔到镜子旁的沙发上。、3 `  d: P! {5 l+ C- F; N4 r: u
我想看着自己被插入的样子。我向他请求,然后分开了双腿。他拿起振动棒,在我的淫穴处不断摩擦,我努力地张开双腿,迎接他蘸着润滑油的手指。他将振动棒塞进我的屁股,打开了电源,来着菊花深处的震动传到了我神经的每一个角落。8 B% C, F/ j% p; K
舔我的鸡巴,叫爸爸。他用红润上翘的阴茎拍打着我的脸,我从阴茎的根部顺着血管向上,用舌尖反复上下游走,然后裹住了他的龟头。他的马眼也冒出了兴奋的汁液,而后庭的震动让我更加渴求男人的征服。
他拔出振动棒,突然空虚的骚穴让我更加淫贱。求求爸爸,快把你的肉棒插进来吧。我央求着他。而他没有戴套,直接将占满我的口水的肉棒操入了我的屁股中心。镜子前,我看到了一根红色的肉棍操着我的淫荡的肉洞,放声淫叫了起来。
爸爸,快操死我吧,爸爸。2 o+ ?! D0 }' O
儿子,你的逼好暖好紧。6 Y* w$ L* c) \1 G9 R( r
爸爸,爸爸,儿子的逼好痒,儿子被爸爸操得好爽。2 x/ Y) C3 @  u6 A
骚逼。他看着镜子里我已经失控的样子,操得更用力了起来。 我翻身趴下,将屁股高高撅到他的阴茎处,让他一次次全部拔出,再一次次重新彻底深入。他扶着我的腰,用力挺进我的淫穴深处,双手用力拍打揉捏我的屁股,而我则用尽全力去迎接。
儿子是爸爸的一条骚狗,生下来就是让男人操的。.' i7 b% f% K1 k9 \0 ]( N
你个浪逼,看爸爸操死你。
我喊出了和男友做爱永远不敢喊的声音,而他,将精液留在我的屁股里。一共三次高潮,他从不离开我的身体,而我也早已被操射两次,小腹都是精液。

做爱结束已是三个小时之后,屋里飘满了精液的味道。我的后庭被操开,残留的精液还在体内没有完全出来。他看着我,说,从没有操的这么爽过。我说,我也是。那你想更爽吗?他问我。
.我不知道。我翻着刚才做爱时他用手机拍下的照片,那个淫荡的我,才是被感情压抑了多年的我。& G5 @- W( v# [& m2 {2 `9 ?$ U
他拿回手机,钻进了浴室,留下我对着镜子,看着被操得浑身虚软的我。
男同事对于我的意义,在于我可以表达许多无法向男友启齿的性需求。我想在落地窗前做爱,想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被插入,想撅着屁股被男人后入的时候还被拽着头发。这些想法对于已经做了四年爱的人而言,太过疯狂,导致了他内心的不安全感。而和男同事这种纯粹的肉体关系,反而不存在这样的顾虑。3 K4 i# _# r: s& H4 F; ^. D$ o& J; B
然而我内心最长久的性幻想,却一直没有和男同事启齿,那就是3P。5 J/ S: m) l+ L* f# j" r$ F
从我第一次有性的启蒙,意识到自己喜欢被男性征服之后,我就一直对3P有按捺不住的好奇。然而大学里谈过七八次恋爱,也有过一两次疯狂的性爱体验,却始终没能捅破这层窗户纸。我下着各种3P乃至群P的小电影,脑海里浮动着被两个男人同时玩弄的画面,甚至手淫的时候也要在下体插入各种各样的棍状物,可真实的3P却一直很远。
而在和男同事做爱的过程中,我却无意喊了出来心里最大的幻想。3 [% W; W1 Z/ a
那是另一次在上海出差的经历,我们在洗手间的镜子前侧面对着镜子,我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屁股被肉棒插入再拔出。爸爸,快来轮奸我的骚逼吧。我感受着他粗壮温热的肉棒不断摩擦,忘情地喊了出来。他却突然停止了抽插,然后凑到我耳边。$ F. w5 M. O, D3 V2 a: e, Q, E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他边问边慢慢转动着插入我体内的肉棒,用龟头按摩着我的前列腺。
我要爸爸们轮奸我的骚逼。我的龟头不可抑制地流着汁液,大脑早已在快感的冲击下失去了理智。$ S- v% R/ ^7 u$ |3 ^% S, B
他说,我也想,我早就想了。然后再一用力,又顶到了我骚穴深处最敏感而酸胀的地方。爸爸找人来操你。

他拔出阴茎,去桌上拿起手机,然后让我出来,趴在床上,撅起屁股。我知道他正拿手机对着我已经被操开的后庭拍照,于是开始抖动我的屁股,并让骚穴不断张合。他拍完,我听到了微信发出的声音,然后他拿起手机开始语音。3 A2 f: V1 R$ C. h5 @
Vincent,我在浦东香格里拉,你想来玩儿吗?9 u# a) j* G  w$ M5 Q6 k
他一边发微信,一边用龟头在我洞口掠过,就是不插入。
那我等你。他放下手机,然后过来,掰开我的屁股,又重新插了进去,却不怎么抽插,只是慢慢旋转。我叫了一个壮熊,我知道你喜欢。他在我耳边说道。" q; h  N  X4 n2 e
我大脑已经一片空白,还无法消化这个消息,然而身体却做出了反应,被插得半软的阴茎重新挺立了起来。( F; ^* `. t7 G
慢点来,一会儿有哥哥和我一起伺候你。他也不说话,也不抽插,只是两个手开始玩弄我的乳头。然后他拔了出来,留下空虚的我瘫软在床上。这时我们其实刚做了二十分钟,还没有射精,床上只有润滑油和我流出的汁水。% m1 \8 e0 e+ \; \8 v7 D+ p- _
大概只过了十分钟,门铃响了,他裹了一块儿毛巾去开门。进来了一个大概一米八出头的络腮胡男生,流着标准的圆寸,衬衫下面看得到健硕的胸,领口露出一丛毛发。男同事关上门,对我说,这是Vincent。$ R  J+ g9 K1 h  d9 F, o4 @
而我正全裸着,双腿大字型分开,这不是个适合认识陌生人的角度。
Vincent倒是话不多,憨笑了一声,说,哥哥会让你满意的,然后进了浴室。男同事解下毛巾,重新开始给我润滑。我才意识到,人生的第一次3P就在眼前,而我还没有心理准备。. v9 A$ c2 }8 V- e( `4 t
别怕,他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有男朋友了。男同事边说,边用手指在我的穴里运动。你可以放心,他特别温柔。
这时,脱光的Vincent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腹部浓密的毛发下,一根挺立上翘的阳具出现在我面前。他走了过来,我也爬了起来,头部正对着他的下体。给我吃进去好不好。他指着那根黑红色的肉棒。我迫不及待地抓过那根肉棒,从龟头含了进去,再次撅起我的屁股。男同事读懂了我一样,挺进了我的骚洞。
这就是3P的感觉吗?好不真实。我嘴里一根多汁的肉棒操着我的喉咙,而屁股也有一个男人在疯狂拍打和冲刺。还没等我感受完,他们就把我拎了起来,然后交换了体位。男同事用鸡巴拍打着我的脸,而Vincent一把抓起我的腰,对准我的花心,长驱直入。
他比男同事的阴茎更粗更弯,长度虽然差一点,但是非常充实。而他小腹的毛发在我屁股上摩挲,让我更加无法控制自己被他狂操的欲望。

两个小时,我被两个男人反复插入,抽打,塞着振动棒舔着两个男人的阳具,然后在镜子前看自己被轮奸的样子。他们交流着操我的体位和方法,然后轮流拍打我的身体,操进我,射给我。两个人,七次射精,精液在我的逼里,嘴里,脸上,而我的龟头早已失控,身上涂满自己的淫水。我活了28岁,才知道原来这才是性爱。" Y( D2 S2 @  c

第一次和他3P纯属巧合,我们住在香格里拉,离他的好朋友公司和公寓都很近。他和那个朋友是在国外读书认识的,参加一次orgy,他们两个人第一次玩3P。后来回国,他朋友在上海,他在北京,如果在一个城市就会约个3P。9 K/ T7 G2 k1 X! B

男同事回国之后比在国外安分,国外黑人白种人都玩过,国内基本就是固定的小圈子,基本就是open relationship的圈子,还有已婚gay。这些群体相对注意安全,不愿意纠缠,也就比较不容易闹出难堪的事儿。后来男同事的男友管的严了,他就开始吃窝边草。. T3 q* U8 Q: J3 [( |, U
男同事的阳具16左右,不算特别大,但是尺寸足够用了。微微上翘,龟头很漂亮,粗细也匀称。他操人喜欢一点粗口,而我又爱听。我非常喜欢被人旁观自己做爱,以前和男友保守,后来和男同事就是头上套内裤然后拉开窗帘,屁股冲外面,看到过有人拍我们,反而觉得更刺激。还有就是照镜子做爱,我喜欢看着男人的阴茎操入,还有自己失态的骚样,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3P就特别喜欢。
Vincent比男同事更洋一些,因为他中学就被父母送到了国外,也是在国外才真正意识到了自己的性取向。国内的gay即便肌肉练得再粗壮,胡子留得再茂密,说起话来还是阴柔居多。而在国外长大的V,从高中开始就健身,后来干脆练成了肌肉棒子。回国处理家里的生意,之后相对疏于保持,体重上去了一些,可架子还在。比起男同事,他的抽插幅度甚至更大,而且也更不害怕暴露身体。他和法国男友早就保持了心知肚明的开放式关系,甚至两人有时候会直接把做爱对象带进家里来。
被这样的两个优质男性轮流抽插的后果,是我发现和男同事一对一的性爱已经无法像过去一样满足我。
在男同事的家里,他将我们3P的视频投放在电视上,我看着自己的屁股被他们的阳具轮流攻陷,身体充满了想被两个男人一起支配的欲望。男同事也发现了这一点。1 b5 H6 G2 h, m+ z$ @( Z7 C
你今天状态一般啊。他停下了抽插,问我。
你接着操啊,别多想。/ D7 b$ L, B" c; B1 _0 {
他拔了出来,说,你个小骚狗。( q/ I) M6 L$ p
我就是骚狗啊,我在你身上想得到的只有性,不然呢。5 s3 t8 J" H# D( O1 x  G; T
操。他下床走到我身前,用他的阴茎拂过我的脸,然后抬起我的下巴。你真他妈骚。. j6 z& `6 G% K# ~  k# p8 ?* w
那你就把鸡巴放我嘴里,再给我后面找一个男人,我就是欠男人干。! G/ \) Q5 ^' k8 y- `0 U  ?9 b
他看了看我,笑了。下星期,下星期我带你去个地方,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爱。
+ H: F4 q1 L0 K/ d) N9 r5 W$ U- |
然后那一天剩下的时间,他莫名地持久,用各种方式各种角度插入,频繁换着位置。沙发,浴缸,阳台,餐桌。旁边的摄影机记录着我们全部的缠绵,特写着他的精液在冲刺的过程中从我们结合的地方变成白沫,我的龟头在猛烈的抽插下不受控制地精液横流。干死你个不要脸的骚婊子,他扶着我的腰,以巨大的力量撞击着我的屁股,将肉棒不断冲入我的花心。
干死我,让全世界的男人都来干我吧。我毫不示弱地抖动着屁股,迎接他的抽插。- C3 X6 w8 s" d, t
一起,我们再次来到了高潮。
一个星期后的周末,我接到了男同事的邀请,是太古里斜对面的写字楼,里面有好些公司。坐着电梯上了23层,男同事在电梯口等我。
今天我还约了个人,这是他的地方。男同事拉着我左转右转,到了一个法律咨询公司的门口。一位胸肌很发达的外国男子在里面开了门。他叫Daniel,男同事介绍说,这是他在美国时候的朋友,现在在北京工作。
3 d! q- ~& r& f& M3 w3 g$ x) ]+ a
Dan上身穿了一件白T恤,下身是灰色的运动裤,但隐约能看到里面的动静。男同事问我,洗过了吗?没洗过他办公室里可以洗澡,Dan租了这间办公室SOHO,平时没什么人。" ~9 L4 {" M' [- a
这间办公室是落地窗,正对着之前网上很火的三里屯优衣库。Dan上来握手,说How are you,我愣了一下,说,I'm great, can't wait to be fucked. Dan笑了,借着握手的劲儿,用力一拉,将我拉到他胸口,用鼻尖碰了一下我的额头,oh really?他拉着我的手,伸进他的运动裤,让我感受他已经硬起来的大屌。
男同事这会儿已经脱了裤子,戴上了面具,然后把内裤套在我的头上。不拉窗帘了,把脸遮一下呗。我把内裤从头上扯下来,转向Dan,do you mind if people can see you fuck me?
That would be perfect. Dan的手解开了我的腰带。1 ?/ b8 X" Q) S. F$ N5 r
这是我第一次和白种人上床。Dan的阳具呈现一种令人兴奋的红,而小腹金色的汗毛在下午自然光的映射下,仿佛发着光。超过20厘米的长度,和强烈上翘的弧度,都让我无比新鲜和兴奋。男同事一边润滑着我,一边嘲笑,见了洋人的大屌,我以后是不是满足不了你了?而我根本没理睬这句话,无法抑制地握着Dan的阴茎吮吸着。
7 ~5 W7 u) N8 l7 h. d! A) E
男同事似乎是为了向老外证明着什么,这一次操得格外用力,而我也需要这样的热身,因为Dan的尺寸看上去并不好完整承受。大概十几分钟的抽插之后,Dan让男同事和他交换,男同事说,Once you go that big, you can never go back.: @2 W' y3 S' K' I

Fuck me, please. 我感受到Dan扶着我的腰,在用龟头试探,我努力撅起屁股,展现着自己已经被微微操开的骚穴。嘴里,男同事不断试探我喉咙的深度,捧着我的头,像操我的逼一样插入着。终于,Dan温热的龟头找到了洞口,然后热烈粗壮的白人的阳具,完整地操入了我的身体,向里一直探寻到从来没人到过的地方。
超长的尺寸最大的好处,就是抽插的幅度可以进一步增大。而强烈的上翘带来的摩擦,让我的前列腺和肠道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Dan缓慢持续地加速,而男同事则也不断在我口中抽插,我连叫床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发出满足的呜呜声。这一切,都发生在三里屯对面的落地窗前,赤身裸体的我,跪在地毯上,被两个强壮的男人用阳具不断地征服。
You are so fucking good! Dan不断地向前抽送着他的巨根,You fucking slut, call me daddy and beg for it! 
Isn't he great? 男同事得意地问Dan,而Dan露出满足的表情,不断点头,Yeah, yeah, that's it.  K  F, T; k/ U) K
而我则不断用中文和英文,来乞求他们更加用力地操我。爸爸,Daddy,操死我吧,fuck me hard please. 我毫不在意作为人的尊严,而只想被两个男人深深地支配,用阳具插入我的身体,让下体不断地获得高潮。他们轮流将我抱起,抵在墙上猛烈操我已经满是精液的逼,或者让我跪在办公椅上,屁股冲窗户外面展示正在流出的精液,再猛烈插入。Dan拿着他的DV,让我对着镜头乞求被男人操被男人征服,而我的身后,男同事正掰开我的屁股,用力地射精。

这才是性爱,我脑子里只有不断被操的念头,让全世界都和我分享我被操的快乐,让两个正在操我的男人能够获得欢愉。: b/ w5 j5 {( b, `5 B8 c
虽然两个人那天都很尽兴,但结束之后,男同事还是对谁让我更满足耿耿于怀。我解读为他作为男性的自尊。而我作为一个纯0,并不太在意这一点。我很少掺合gay友们关于阳具尺寸大小和做爱时间的争论,大小很重要,我也希望能被一根巨根查入,但我自己的大小,不碍眼不奇怪就好,虽然我自己的尺寸并不小,也有16厘米。内心里,在性上面,我承认自己有些女性化,然而穿上裤子,并没有人看得出我不仅是个gay,还是个喜欢被3P的骚0号。'* S- {  C4 ~( j7 R) r" q
而两次3P之后,男同事开始想一些新的花招,能在只有我和他两个人做爱的时候丰富一下玩法。我人生中第一次接受了轻度的SM。
其实我虽然在床上骚不可耐,口味却不算重,还有些洁癖。除了精液,我很难接受别人的分泌物。所以SM的体验,就以捆绑和束缚为主。
洗净后庭的我,双手被捆在了身后,两腿被蜷缩起分开,屁股一览无遗地被展示了出来。男同事拿出了两个小夹子,我开始并不知道用处,然后他将我放平,开始吮吸我的乳头。待我的乳头也兴奋地立起来,他告诉我,手里的是乳夹。被夹上乳头的第一反应,是敏感的疼痛,然而我却不反感这种疼痛。被捆绑起来,将后庭展示给即将操我的男人,我爱上了这种感觉。; P% q7 \. V' s, G
求爸爸干你的骚逼。男同事拿他的阴茎抽打着我的脸。
骚儿子的逼眼好空,求爸爸拿大肉棒操进来吧。我吐露的是心声,被捆绑起来让我无比渴望男性的阳具能够填满我被掰开暴露的后庭。
你怎么这么骚呢?啊?!男同事骑在了我的身上,拿手拽着我的头发,让我把头抬了起来。外国男人的肉棒还没操死你啊。: x( B2 ~8 I! J8 p) A/ n
骚逼儿子没被爸爸操够呢,我努力扭动着屁股,逼眼好痒好空啊。
操,贱货。男同事掰开我的屁股,开始用舌头进攻我柔软的花心,我发出了一阵阵淫叫。然后男同事拿出了一根20cm长的假鸡巴,在我的洞口摩擦,并满满插入了我的身体。
逼还空吗?啊?骚一点爸爸再操你。- p7 e- _5 X; _: `& a
想要爸爸的大铁棍干进我的骚洞里,儿子骚逼流水了。/ _0 ^+ i7 p/ C4 t& d/ @1 e
他一下子拔出假鸡巴,然后冲进了我的身体。我被他抱起来操,按着头趴着操,在飘窗上对着外面操,身体已经酸麻,但高潮让我毫不在乎身体的束缚。
你他妈的就喜欢洋屌?操死你个贱逼玩意儿!啊!爸爸一样能干烂你的骚屁股!; y5 ~9 w7 j6 e4 |( d
儿子逼被干得好爽!唔唔啊啊,爸爸,老公,我逼眼要被操烂了!  G4 T, c1 z! m( `
你的烂逼早就被洋狗操松了,小骚货。他拿起手机放到我面前,是Dan在和他facetime。那头的Dan似乎没穿多少衣服,我淫荡地叫了起来,I'm being fucked, oh yeah, that's fucking good. Fuck me, ah, fuck my ass. Dan笑着看着我,手里开始套弄自己的鸡巴。1 C8 }; w" q8 ?' R. ]
男同事拿回手机,我知道他在拍他的肉棒操我的地方,you see this? This whore is being fucked by me. 我在被人操,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
和男同事的做爱频率,甚至有一段时间超过和男朋友。我的欲望大门被他不断地粗暴踢开,而因为不是总能找到人3P,就只能在刺激度上下下功夫。
之前在Daniel的办公室,是趁着周末没人,而这一次,只是我和他都在加班。平时办公室十一点之后才会安静,然而今天,旁边的大团队出差做活动,不到九点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了我俩。男同事和我坐在办公室靠窗的角落,后面是部门的大桌子。男同事绕到我身后,问我,还这么忙吗?
你还想干啥?
干你啊,小骚逼。' q' V( H, z0 W2 G( d9 n: I2 u6 |
你就不怕有人进来吗?
那不更刺激吗?
我起身在四周看了一下,办公室里的确只有我们两个了。保洁阿姨都已经下班,只有公司门外的老头拿着iPad看着神剧。; }4 T' p& L; z7 Y# r. E6 k
我没洗啊。
我带湿巾了,而且你一向很干净啊。) z, l/ D5 o0 l! Z: N" Z7 }4 ?* I
我也没有油。
我有。他变魔术一样拿出一管KY,然后把手探向我的下体。
我要进来了。他从身后抱着我,我跪在办公椅上,屁股向后。他的龟头在我屁股沟中间摩擦着,然后猛一挺身,一根温暖的肉棒操入了我的直肠。我无法抑制地啊了一声,他迅速捂住了我的嘴,然后开始抽插。
爽吗?他不断抽送着鸡巴,我只能发出含糊的呻吟。操死你个骚货。/ I' l" b4 T* c3 }: x
公司的窗户是落地玻璃,虽然灯光不强,但仔细看一定能有人看到,二十七层的一个男人正在被另一个男人以后入的方式操着。这种暴露感让我羞愧又难以自拔,止不住更加投入地迎合起了他的抽插。
这时,他电话响了,是他的上司。然而他并没有停止,直接接了起来,下身却依然在抽送。2 w& F8 `( a+ B: Y8 }5 g4 ^& X2 F

那个计划是周三发。他一边说,一边操着我的屁股。下周我们过去展示一遍。' j* {2 q) s( w8 G. Q5 k" o
能不能带上策略部的人一起去?他说的是我,讲这句的时候,他捏了一下我的屁股。
好的,好的,嗯,拜拜。他挂掉电话,手机扔在一旁,扶着我的腰,说,小骚货,你又要被轮奸了。然后又是一阵猛烈的抽送。爸爸带着你去广州,找个大鸡巴一起操死你
自从被男同事操过之后,我就说服自己坦然去享受婚外性,因此也有了一些男同事以及他朋友之外的炮友。当然不是在软件上随便认识的,而是一次集体旅游,我的上司的一个男性朋友。/ o; z& }" ^  v
团队结束了在广州的活动,然后决定集体去海南玩儿三天,一个领导的好朋友也加入。因为男生刚好多一个,就安排和我住同一个房间。领导说他是直男,但其实后来发现并不尽然。" z4 q" \% J- @$ w
白天checkin之后大家就去游泳,吃海鲜。晚饭结束,领导把大家约到她的套房里,一起喝酒玩游戏,是一个留过学的人在国外经常玩的游戏,叫我没做过什么。其实就是一个人说一件他没做过的事,做过的就要喝一杯,能挖出很多秘密来,很刺激,但需要互相足够熟。& X7 W% y. H% K- f8 A

开始大家还比较低调,都是工作学习旅游。酒越喝越多,就开始往下三路发展。团队大多都是女生,又知道我是gay,所以故意说一些我肯定做过的事,比如和同性接吻之类的。前面还正常,但突然,状况出现了。我领导看着他朋友,意味深长地说,我没和同性发生过性关系。

我自然拿起了杯子,没想到领导的朋友,就叫D吧,也端起了杯子,一口闷掉。- [$ A5 `4 Y3 a$ D; |: S, }
我们都惊呆了,然后D说,他有个小受大学同学,追了他很久,但他一直兴趣都是女的。只有毕业时候喝多了,小受把他送回家,然后挑逗他,他就和小受上了床。/0 W/ _9 c2 N8 Z) z
大家震惊完,就继续玩儿了。后面就开始针对我,给男人口交,被男人操后门,我喝得快晕过去了,于是D就说结束了吧,他把我送回房间。. Z+ I4 v1 W+ _( F0 z$ a  Y0 }0 n
回了房间,我就钻进洗手间吐,吐完之后舒服多了,就刷了刷牙洗了一下,出来看电视。D见我出来,就进去洗澡。
D一直健身,个子也高,他穿着内裤进了洗手间,我的眼神就一直盯着他的身体。大概二十分钟,他全裸着出来了,裆下的大屌一甩一甩,坐在了我床边。  w, H  y& p% G( ~4 R+ L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然后他就直接抱住了我,说,你不是喜欢男人吗,我你觉得怎么样。' m' B' N2 e$ s, m
我吓了一跳。他身材很好,鸡巴看起来至少有18,我肯定会愿意被他操的,可是他是领导的朋友,我也不敢造次。我发呆的功夫,他已经掀起了被子,整个人扑在了我的身上。我想操你,可以吗?他问我。
我大脑一片空白,然而鸡巴背叛了我悄悄抬起了头。
;他感受到了我的坚硬,笑了,然后就扳起了我的腿,让我的菊花暴露在了他的鸡巴前。
我的书包里有润滑油和套子。我刚反应过来,他听到立刻下床,把我包里的东西直接倒了出来。除了油和套子,还有我随身带的震动棒和肛塞。我立刻红了脸。他捡起振动棒,看着我,满脸调戏的笑。

其实D绝对不是只和男人做过一次,因为他扳起我腿的动作太娴熟了。我的双脚被他架在肩膀上,熟练地开始给我润滑。因为来旅游之前,我被男同事操过,所以后面有点松,他轻松地就将三根手指伸进了我的洞里。润滑完,他伏下身,说,老子不带套,老子要内射你。然后我就感觉到了他灼热的阳具出现在了我的洞口,并一下子就操了进去。8 D# T( N3 X- H% g9 ]' V+ M. @
绝对不止18厘米,至少有20。他的龟头一下子顶进了我的骚逼深处,我的龟头立刻涌出了一股透明的黏液。啊!我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他急忙捂住我的嘴,骚货,隔壁听见了。
他操过很多女人,因此技术非常娴熟。虽然操我和操女人的地方不一样,但他给我的感觉依旧很舒服和惬意。正面,侧入,后入,抱操,端着在洗手间镜子前操。我被D二十厘米的阳具操得心花怒放。他掰开我的屁股,用手机记录着20厘米的巨屌操我的细节,然后放给我看。我清楚地看着一根粗壮的肉棒在我的屁股之间抽插,嘴里无法停止地发出毫无意义的呻吟。
他的精液太多了,我能感受到他在我体内一股一股地喷射精液,至少有十五股。他拔出以后,我自然感受到了精液不停地在流出。
这还只是一次。这个晚上,他颜射,口射,内射,整整七次。我成了他泄欲的工具,他二十厘米阳具的奴隶,跪在地上求他用肉棒赐我被操的爽快,然后感受着身体内外精液的肆虐。我第一次被一个直男操,而且被他操得我所有淫贱发骚的细胞都活跃了起来。% @, v9 J$ U# [9 e( E: e0 h) I
+ O2 V+ g6 \4 s2 ^* U
接着讲和男同事的性事。他说去广州,是因为他前些天和公司老板说,他去广州出差需要带一个懂技术的人,所以把不同部门的我带了去,当然不是为了工作,而是为了能在广州好好操我。我以为只有我俩,没想到他早就约了人,还不止一个。" h. l8 q  b" v4 I/ a/ U
% C+ J5 d' ^4 F, w3 }3 p. z( W2 Q) R
白天的会开到下午五点多,没吃饭我俩就回了酒店。他让我先去洗干净自己,然后拿出一根振动棒,让我先松一下,不然后面受不了。我俩钻进浴室,他开始认真地给我清洁,然后用振动棒和手指慢慢放松我待操的后庭。
大约六点半,外面的房门响了。男同事腰上围了一块浴巾去开门,而我在浴室里擦干身体。进来了两个身材壮硕的男子,一个不高,大概一米七五左右,胸肌很大,但是人很白净。同事介绍说这是他在香港工作时认识的律师朋友L。还有一个是L的男友K,满脸络腮胡,白T恤下面能看到浓密的体毛透出的黑色。
L和K先去浴室里洗澡,男同事跟我讲,他们在一起大概十年了,以前男同事和L是地下炮友,后来K知道了,竟然约男同事一起操他男朋友。后来L和K搬到广州工作,男同事每次来都要和他们一起做爱,这次有我加入,他们都很期待。  {) ~. m' @' q) p0 Z
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两个0,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男同事和K倒是轻车熟路,K开始舔起了L的菊花,而男同事也掰开了我的屁股,用舌头开始进攻。温热的舌尖在我后庭不停温柔舔舐,让我放下了紧张,开始求男同事操我的逼。另一边,L也开始发出求操的呻吟。
男同事和K分别跪在了床的两头,让我和L头和头碰在一起。我看着L充满欲望的脸,把舌头伸进了他口中,L也给了我激情的回应。这时,男同事火热的鸡巴操进了我的逼眼,我也看到K扶着L的腰,开始抽插。两个被操了起来的骚0都开启了发浪的引擎,我们开始互相刺激奶头,不停深吻,然后一起大声叫床,求身后的男人猛烈的插入。2 M9 I( z" C5 k# [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男同事和K停下了动作,然后两个人换了位置。我和L上身面对面抱在一起,互相爱抚着下体。我在他耳边说,你男人要把鸡巴塞进我的骚逼了,你不想抽我这个贱货吗?L说,好妹妹,你不知道他有多棒,好好享用吧。

L说的没错,K太棒了。虽然操过我的都多少算是优质的1,性经验都非常丰富,但K也绝对出类拔萃。他先只把龟头插入,然后用冠状沟摩擦着我的洞口,让我迫不及待地抬起屁股,双腿强烈地分开,然后我迎来了猛烈的一送到底的操入。而这时,L也起身,和男同事一起,把鸡巴送到了我的嘴边。我无法抑制地将两根鸡巴都放到我唇边,然后用舌头疯狂吮吸着两根大屌的汁水。L在遇到K之前是只做1的,而今天,他也要在我身上重新显现男人的雄风。6 F# S7 c6 G5 t! h7 k( C3 {$ ~
骚逼。操死你。贱货儿子,叫爸爸。
爸爸!啊,啊,啊,嗯,啊,嗯。我已经被轮得语无伦次。
把你的逼眼张开一点儿,让爸爸好好干你的肉屁股。4 ~. P+ ~, ]" {$ H- b& B
儿子的骚逼好满,爸爸好棒!
K和男同事轮流干着我的逼,而L一直操着我的嘴,我感觉自己的骚洞里可以容下全世界男人的精液。这时,L和男同事换了位置。男同事把鸡巴拍在我脸上,说,他们要一起干你。然后把我两腿分开抱了起来。L面朝上躺下,示意我坐上去,我当然迫不及待,男同事帮L把鸡巴塞进了我的逼里。L鸡巴不算太大,14到15的样子,所以我并没有满足。这时,我被身后的力量推倒,趴在了L身上。是K,他按着我的腰,说,把逼抬高点儿。L配合着我,把屁股中间被操的骚洞提高,然后我感受到了第二根大屌的摩挲。1 y# ]/ W) _, \3 M( X
是K,他巨大的阴茎也一起操入了我已经被操开的逼眼。K和L两个人,一个正面,一个背面,来自情侣的性爱攻势。
两根鸡巴一起操入真的有些痛,然而满满地,我的逼就适应了这样的感觉。男同事也开始骑在L身上,然后操起了我的嘴。被三个男人一起操的爽快,竟然比3P还不可思议。

双龙之后,他们三个人开始轮番操我,互相拍照。我仿佛三个人的性玩具,每一次阴茎的交换,都让我无比性奋。我的头发上,嘴角,小腹,乳头,逼眼,屁股和大腿,到处都是男人的精液,而这个酒店房间里,也都是荷尔蒙的味道。! A) |$ x# g+ A
大概九点,L和K分别在我体内射了两次之后,洗澡离开。而男同事仍旧意犹未尽,可我的逼已经被彻底操松,他又操了一会儿,然后拍了我俩例行的淫照,就正式收工。我早已被操射两次,虚弱地张着双腿,屁股朝着房间的落地窗,发出被操爽了的喘息。
爽吗?男同事问我。
骚货。男同事坐在我身旁,抚摸着我的乳头。我又不听话地硬了起来。+ R+ `6 |$ P: F) Y: a
别硬了,老子操不动你了。" m- ^  N8 c7 F' ~
我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并不是每一次和男同事的偷情都那么与众不同,更多时候就是晚上在公司的洗手间隔间里让他后入射一次,或者在我们谁男友不在的时候偷欢。我们和各自男朋友感情都很好,因此纯粹的性关系反而更加稳定。事实上,男同事让我更愿意主动去寻求性的满足,让我和男朋友做爱的时候也能重燃激情。/ u6 K& J, x! p1 i- x: \1 }' ]7 g
我并不是很有技巧的人,只是很放得开。最喜欢的姿势是公狗后入,我撅着屁股被男人从后面操,可以扶着我的腰,揉捏我的屁股,我也更容易主动运动来迎接阴茎的抽插。男同事喜欢抱操,所以我也会配合他,抱操的时候0被男人征服的感觉更强,我也很喜欢。$ |+ F) H4 S3 l% c; a8 z) _- @2 n
发现自己是gay是上初中的时候军训,和男同学还有教官一起洗澡,教官健硕的身体和下体让我一直难以忘记。军训最后一晚上,出去尿尿的时候撞到隔壁排的教官正在给大教官口交,我在角落里看着他们,完成了人生第一次手淫,脑海里全是自己加入他们的画面。% T! P, w9 V/ Q: u4 P* ?
后来在高中的时候,喜欢上了高一个年级的体育老师,三十多岁,身体很壮实,有胸毛。厕所里偶尔撞见他,就会故意在他旁边尿尿,然后偷看他的鸡巴。后来有一次实在偷看得太明显,被年级一个体育很好的男生看到。他趁晚自习叫我出去,在男生宿舍楼下的开水房里告诉我他知道我喜欢男人,然后逼着我给他口交,射在了我嘴里。那是我第一次给男人口交。那个同学并不是gay,他只是想找一个发泄性欲的人,后来整个高二高三,我都是他地下的秘密性玩伴,然而只有他能得到发泄,我却只能咽下精液,等他离开之后自己躲在角落里哭。然而高中的经历让我有了一些斯德哥尔摩一样的受虐后遗症,我后来很喜欢吞精。
第一次被操是高三结束高考完,同学一起聚会。我住的离聚会地点比较远,就留宿在一个平时关系不错的男生家里。青春期的男孩儿,又没有了高考的压力,压抑不住刚解放的冲动,两个人躺在床上聊性,我就坦白了我给别的班男生口交的经历。同学说,那你也给我舔舔,我想知道是什么感觉。我就脱下了他的裤子,给他口交。大概就两分钟,可能是我太用力,他太敏感,很快就射在了我嘴里。他说,那你要不要爽,我说我也想,但从来没有过。我其实看过GV,知道男人是可以被操的,但从来没有经验。而同学更是纯粹的处男,他问我说想怎么爽,我就想到了一部日本GV里,小0坐在1的鸡巴上。我说,你躺下。然后我给他口了起来,他很快就重新勃起了。我吐了些口水抹在自己菊花上,然后模仿片子里,把他的龟头放在我洞口,满满坐了下去。! l) m( P% r! |2 Y! K# j
第一次很痛,我深深地记得。但当他整根火热年轻的阴茎操进我屁股里,我感到了一阵神奇的颤栗。那是身体对于我被男人操的欢呼,也是我终于找到自己的一种反应。男同学在我体内笨拙地上下抽动,而我按着他,自己开始把屁股上下起伏,迎接他的抽插。时间很快,他又射在了我屁股里,而我的龟头早就被前列腺液润满,他射精抽动的同时,我也刺激自己的龟头流出了精液。8 C& H* q( ]6 a+ @6 h' e
第二天醒来,我和男同学都很尴尬,因为他不仅是个直男,而且追过很多女生。后来我们避而不见,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虽然我们夺走了彼此的第一次。$ A' K9 [, U1 @" R
直到上大学,我才第一次接触到自己之外的gay,并第一次享受到被男人主动操逼操到射精的高潮快感。

之前每次和男同事做爱,他都会悄悄传给我拍下来的视频,但那天他们三个人轮着干我,却忘记了拍视频,觉得很遗憾。以前拍下的视频,他都会存在自己的硬盘上,放在公司抽屉里,免得被男朋友翻到。
男同事新招了一个实习生J,以前在一个时尚业的杂志做过一阵子,是个略有一些胖的男生,个子很高,大概有接近一米九,大胡子很粗犷,就坐在男同事背后,和别的实习生不在同一个区域。基本上就是男同事的助理,有时男同事太忙就会把健身卡给他,让他下班后去跑跑步。

结果出了个事儿。J经常帮男同事拿一些东西送到会议室,或者帮忙拷些资料一类的。男同事有一天让J帮忙问别人借个移动硬盘,把客户给的一些资料拷过去,没想到J对男同事的东西太熟悉,直接在抽屉里拿了存放性爱视频的那个硬盘,然后跟男同事说,你抽屉里不就有嘛。还没等男同事会,他就插上电脑准备开始拷。
大概过了五分钟,男同事电话打了过来,J赶紧把硬盘拔掉放了回去,说并没打开,让男同事放心。然而他挂掉电话,却对上了我的目光。
.他看到了我对着镜头求男同事操的样子。
下班后,J给我发微信,问我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我明知是鸿门宴,却又怕我不去J会到处乱说,只好应了下来。: g$ K2 K9 H( ]8 R% V$ B! B9 j( c: N
见面之后,他问吃什么,我找了一家有隔间比较安静的日料店,进了常去的小包间。" N4 b; [% Y+ b4 a( M5 e
你们俩是真的啊!J倒是没什么心眼,开门见山。我以为你们都有男朋友呢。1 F$ k8 h/ L9 x1 z. F- Q" L- r
你都看见什么了?我心虚地问。
哈哈哈,什么都看见了。J倒是挺直接。你挺厉害的。
你别告诉别人,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窘迫得浑身发烫。
真的吗?J看着我。你说话可得算数。4 D1 ?9 ^6 z9 a( y, X5 t3 I
真的。% ^6 W) o& ?- w4 f4 q7 X7 D/ W7 l8 S: T/ s
那你可以像片子里一样伺候伺候我吗?J说。
我脑子都炸了,原来J也是gay!但我竟然没有看出来。信息量太大,我一时间竟然有点儿懵。
你没发现我是gay?哈哈哈哈,胖就不能当gay了吗?J看着我,一脸坏笑。
可我有男朋友了啊。我只好回答。
J不屑一顾,有男朋友你不还是让他操了吗?还有个外国人呢。$ e3 X- f4 q* C8 k; J5 _. t
看来他看的是我被男同事和Daniel轮操的那次,那次我状态可能最好,说的话也特别下贱。
好吧……我回答。可是……! 
可是啥,我就当你答应了。J盯着我的眼睛,脸上还是狡黠的笑意。: `% y$ _8 e, H* f5 S) J9 n

饭没吃多少,我也没有什么胃口。结账之后,J把我带到了他在公司附近租的公寓。原来他是个小富二代,不过也没什么惊讶的,不是富家子弟不会想来我们这种类型的公司实习。这儿的酒店式公寓一个月租金要上万了,他实习工资才两千一个月。

其实J虽然看着敦实,但毕竟不到22岁,身体还是有年轻人的线条。他等我进门,反身就上了锁,然后把我顶在墙边,说,一起去洗洗吧。" C- O2 U4 a# O  w+ Z( Z
刚洗完后面,冲了一下身上的汗味儿,J就急不可耐地在浴缸里把我按在地上,然后指了指下体。给我吃。6 N! B, P% ^. f3 S/ P8 E
都说胖子的阳具会偏小,但是J的鸡巴也有大概14厘米左右,而且很粗。年轻人的阳具,勃起的时候硬度真的不一样,紧紧贴着他的小腹。加上他个子高,我跪下都够不到他的龟头。他看我无所适从的样子,居然笑得乐不可支,说,算了算了,擦干上床吧。; {6 _1 `  o- I5 o+ I
J的卧室其实不大,床的侧面是镜面的衣柜,能看到赤裸的我被他按在床上的样子。我根本不需要什么前戏来调动他,他已经急不可耐地要把我屁股掰开,把又硬又粗的阴茎顶进去。
套子你不需要吗?我问他。
操你我不想用。+ u6 C0 V+ v$ c9 ]" y; r, w- R
那你给我润滑一下吧,你好粗啊。我几乎是央求他,否则他那根直径得超过6厘米的阳具有我受的。) Z* X5 h6 L! w5 H
好吧。他不情愿地打开床头柜,拿出KY,在手指上挤了一些,然后开始润滑。可也就是稍微涂了一些,然后在他阴茎上也抹了一些,就又把龟头顶在了我的逼眼上。/ [$ x* P. \' m- L, h3 O
能让我看到自己的逼被你插入的过程吗?我指了指镜子。5 @" N! F, L! W* @4 i% L. q
J又笑了,操,果然骚。然后他把我抱到镜子那一侧,让我跪着趴下,掰开我的屁股,对着镜子,说,你看看你的骚逼。  F- n5 K: ]# R) c/ P5 i( A+ h
我看到自己翘起的屁股,和他黑粗的屌,终于放开了。我想看你的鸡巴操进去。  R! l1 i9 r5 m  d9 \$ \
那我来了哦,J急不可耐地把他的粗肉棒塞进了我的肉洞,开始用力的抽插。
骚逼,J扶着我腰,开始剧烈地插入,早就想操你了。
被双龙过的我,倒也不再害怕太粗的鸡巴,很快就跟上了J的节奏。& G$ J/ _2 S; _, ]
逼抬高点儿,J拍我的屁股,我听话地撅了起来。看你骚的,被男人操的骚货,他扭过我的头,让我看着镜子里他的肉棒在我逼眼里进进出出。你拍不就是给人看的吗?骚货。想被爸爸操吗?$ p6 q# n, c, l
想,好喜欢。我一边应答,一边看着自己被干的样子,既然已经被上了,不如好好享受吧。
来,骚逼,看老子怎么操你的。他把我抱了起来,准备换个姿势,侧面对着镜子抱操。一米九的他力量很足,轻松地把我抱了起来,仿佛我就是个玩具。
爽吗?啊?再骚一点,不骚老子不操了啊!他用力地干着,我也慢慢享受了这个状态。  / b0 F" g) Q3 h3 n  o' i  ?) @
手机的屏幕一直在亮,是男同事。我示意能不能接起来,结果J直接拿了起来,挂掉了。今天你的骚逼只归我操。; y! k& _8 u; L( q9 W  D/ v
年轻人的体力就是不一样,当他终于在我身上射完最后一股精,已经两个半小时过去了。他拍着我的屁股,说,哥哥你的逼好棒啊,没操过这么好的0。/ p) ^8 C$ `: a1 ~$ W( @, P
喜欢吗?喜欢以后经常让你操。我已经精疲力尽,屁股里还在不断流出精液。: |; @& Z+ R4 V
放心吧,我不会放过你的。
8 ]$ Q  B# R! Y4 o6 L
被J操过的第二天,男同事过来找我了。. X+ a, W2 b$ L# L7 l/ I
J好像看了我操你的视频,他没为难你吧?男同事问。:
他也是gay。我没正面回答。男同事一下子警觉了起来,问我,所以昨天晚上你在哪儿?
你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操我。我回答。
操。男同事骂了一句,然后说,我就知道。你怎么这么贱。8 x5 d' `4 u. y! L. c) H
我非常不高兴,我和你也就是肉体关系,你找别人一起操我不也很开心吗?然后我转身就走。

连续一个星期,我没怎么理男同事。J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悄悄问我怎么回事。& u% h$ T! O# W* d1 `6 \
还不是你闹的。我没好气地回答。% J' K- l2 g1 M: U5 l3 K6 L6 t
那你要我怎么补偿?J嬉皮笑脸地问。$ S" E" Y4 [6 d5 D
我抬头看了一下他,虽然床上很娴熟,但还是个小孩子,哑然失笑。不就是个炮友嘛,能怎么地。: X8 R% `4 D% m; C' k
那我去找他承认错误?J半真半假地说。
你自己看着办。我打开邮箱,也没再搭话。
恰逢男朋友辞职在家休息,差不多一个星期要操我三次。我把学到的招式都用了个遍,还让他买了一套捆绑的器具,他很开心。' M/ I; a: z0 P4 A$ n* X" q
你最近怎么这么棒?男朋友一边在我身后抽插,一边问我。$ K5 }5 \, R1 a0 x8 L6 H, h
一直都很棒啊。我迎合着他的律动。4 H& n. _. T( M% d2 I" S
男朋友的技术也慢慢进步,但我还是偶尔怀念3P的感觉。不过在床上,我还是表现得非常投入,只是脑子里在脑补别人在旁边排队操我的画面